灯火阑珊处(2)


  ——十六岁时——
  宁波比正印早六个月过十六岁生日。
  阿姨问她想要什么,“每个女孩子只得一个十六步,非得好好庆祝不可。”
  正印在一旁怂恿:“开一个舞会,那我们就可以热闹两次。”
  宁波只是笑,“不不,同学与朋友都是同班人,我们都到你的舞会来不就行了?”
  “那么要一件名贵礼物,问要一对钻石耳环,时时借给我戴。”
  宁波只是摆手,“阿姨给我弄一碗嫩鸡煮面就可以了,我别无要求。”
  正印瞪着她:“太不会见风使帆了。”
  阿姨抬起头,感喟地说:“眼睛一霎,十六岁了。”
  宁波笑,不知怎地,大人总是爱那样说,她可是等了不知多久,才熬到十六岁。
  现在,江宁波仍然住在阿姨家,可是,名下共有六名补习学生,下了课一直轮着上门去家教,到晚饭时分才回家,功课,仍然名列前茅,她收支平衡,尚有盈余。
  正印比起小时候已大有进步,聪敏在十二三岁时完全显示露,功课只看一遍便记住,堪称过目不忘,人又长得漂亮,身后男生一大堆,使邵先生不胜其烦,家里多添一条专线,特地给正印用,可是少年的电话还是打到客厅那台电话,以致线路不通。
  惟一不变之处,是正印与宁波仍然相爱。
  正印一提到异性,就眉飞色舞。
  她知道自己的毛病。
  “我总是不爱与同性在一起,全女班叫我发闷,”这是真的,宁波见过她呵欠频频,“可是只要有男生在场,哪怕他只有六岁,或是已经六十步,我都会立刻精神奕奕,把最好一面拿出采,这是天性,我改变不了。”
  能把自己说得如此不堪,可见是颇有幽默感的一个人。
  孩提时的正印稍嫌娇纵,踏入青年期,她因知道那不是什么好质素,故努力改掉,现在变得活泼爽朗,自然,那样年纪的漂亮女孩,少不免有点刁钻。
  江太太说:“这是宁波对她的好影响。”
  正印不否认:“宁波好厉害,她见我越规,也不劝说,冷不防讽刺几句,叫我无地自容。”
  一次去买点心,正印挑了好几只面包,店员用纸替她装着,她硬是要换盒子,“小姐,换盒子要加五元,”“加就加,”宁波不出声,她买半打蛋糕,店员自动取出盒子,她冷冷地说:“我不要盒子,减五元。”正印被宁波调侃得讪讪地做不得声。
  也只有宁波,住在别人家里胆敢顶撞人家的千金小姐,君子爱人以德固然是天下少见的美德,可是像邵家那样的容人之量,岂非更加可贵。
  正印时常跳舞到深夜才回来。
  宁波坐在功课桌前,喝着热可可,听正印讲舞会趣史。
  “唷,”正印深深叹气,“太多男孩,太少时间。”
  这使宁波嗤一声笑出来。
  邵先生常骄傲地对亲友说:“我家有一对如花似玉的姐妹花。”
  这是真的,那种年龄,加上精致容貌,真是像粉红色芙蓉花或是茶花那般好看,晶莹、鲜艳、芬芳。
  随便甩一甩长卷发,或是掩着嘴笑一笑,就叫人觉得,呵年轻真是好,年轻而貌美,更是上帝杰作。
  正印太知道自己是受到恩宠的一个,跳舞裙子挂满一橱,忙着浪掷青春,一刻不放松。
  阿姨问宁波:“你为什么不一起去?”
  “我要替学生补习。”
  一本笔记本里时间订得满病,又注明各学生收费之类,完全像个小生意人。
  阿姨含笑说:“你都不像你父母。”
  宁波笑笑,她不得不自幼立志武装,母亲住所楼下开了一间桌球室,人杂、吵闹,可是母亲因经济问题搬不动家,小学教师的薪水越来越不见用。
  宁波拿着她积蓄投资黄金,她不是不知道那是件颇为猥琐的勾当,可是拿着三五两宝金买进卖出,居然颇有斩获,又使她觉得庸俗自有代价。
  邵太太得悉,大为诧异,“宁波,来,阿姨教你做股票,进帐更丰。”
  宁波立刻去图书馆借了大量有关证券书籍回来阅读,不,她对跳舞不感兴趣。
  阿姨问:“有何心得?”
  宁波皱着眉头抬起头来,“纯靠运气。”
  邵先生奇问:“不讲眼光吗?”
  宁波答:“运气好那一次眼光会奇准。”
  邵氏伉俪笑得打跌。
  他们让宁波入股。
  正印问宁波:“你对男生没有兴趣吗?”
  宁波正抽空研究恒生指数在过去三年之走向,顺口回答:“有,怎么没有?”
  “你看都不看他们。”
  “我苦无时间。”
  “事总分先后。”
  “你说得对,我不觉得男生地位重要。”
  “你会成为一个老姑婆吗?”
  “或许会,不过我不会在目前为那个担心。”
  “你是理智型。”
  “不一定,可能考验来到时,不堪一击,”宁波看正印一眼,“对了,你最近和谁一起走?”
  “区文辞、黎志坚、马成忠。”
  宁波大大诧异,“可以同一时间与那么多人拍拖吗?”
  正印理直气壮,“你同时投资多少只股票?”
  噫,说得也有理,宁波不予追究。
  直至有一天,宁波发觉正印闷闷不乐。
  “怎么一回事?”
  正印没精打采。
  “说呀!”其实不讲,也知道是上得山多终遇虎。
  “他对我说不。”
  “谁?”
  “奚治青。”
  “他自何处冒出来?”
  “你不认识他,他是李汝敦的表哥。”
  “李汝敦又是淮?”
  “李云生的哥哥。”
  “李云生,我知道,姨丈生意拍档的女儿。”
  “对了。”
  “这人对你说不?”
  “是,我久他坐船出海游玩,他说没空。”
  斗胆,“他有何苦衷?没时间,已婚,还是只结交同性朋友?”
  “都不是,他纯对我冷淡。”
  “再讲一次他叫什么名字?”
  “奚治青。”
  “在何处出没?”
  “他在某区主理一间书店,叫鳍鱼。”
  “叫什么?”宁波大奇。
  “鳍鱼。
  宁波立刻去翻百科全书。
  鳍鱼,利用胸鳍与腹鳍支持着身体,从一个干涸的河床爬到另一个有水的河中求生存,骨骼渐起变化,逐渐演变成两栖动物,成陆上四足动物祖先。
  正印在一旁问:“有什么主意?”
  宁波抬起头笑,“你想怎么样?”
  正印愠怒,“有机会也对他说不,好教他知道滋味!”
  宁波说:“我相信你起码对上百男生说过不。”
  正印强词夺理,“我是女生,我长得如花似玉,我有权说不,他是老几?”
  噫,说得有理。
  某天下午,自学生家出来,宁波忽然想起鳍鱼书店。
  她一路找过去,终于看到招牌。
  推门进去,发现它其实不算正式书店,面积比较小,可是五脏俱全,世界各国的报章杂志齐备,还兼售中英畅销书。
  地方十分整洁。
  一个年轻人坐在柜台之后听电话。
  见有顾客,他抬头招呼。
  这一定是对邵正印说不的那个奚治青了。
  找死。
  长得倒是不难看,可是胆敢伤害少女的自尊心。
  她并没有朝他微笑,只是闲闲翻阅一份新加坡的《联合早报》,然后不经意地说:“鳍色,是四亿年前,地质史上称为泥盆纪时生活在沼泽里的一种鱼。”
  那年轻人本来有一丝冷傲的神情,一听此语,立刻换上讶异的表情。
  他颔首道:“多谢欣赏。”
  宁波接着说:“鳍鱼又称拉蒂迈鱼,是两栖动物,我猜你除了主理这家书店,另外还有一份职业,对不对?”
  那奚治青也不过只是一个人,在丝毫没有防范之下让一个美貌少女拆穿心事,内心颇为震荡。
  “你……你怎么知道?”
  宁波这时才嫣然一笑,“呵,都是我猜想的,我买一份星期日《泰晤士报》。”她付钱。
  “你全猜对了。”他替她用纸袋装好报纸递上。
  “是吗?鳍鱼先生,你的正职是什么?”
  “我上午在父亲的证券公司帮忙。”
  一听见股票,宁波双目一亮,“嗯,是两份截然不同性质的工作。”
  鳍鱼先生兴奋地说:“我打算把这间书店扩张成真正书店,包罗万有,廉价售书。”
  宁波微笑,“那,真要先在股票市场上多赚一点。”
  年轻人立刻向她她教姓名,“我姓奚,可需要每天替你留一份《泰晤士报》?”
  “不,我不是每天看。”也就是说不是每天来。
  奚治青明显有点失望。
  宁波留下深刻的印象之后,挥挥手离去。
  那天下午,家中照例孑无一人,家努助理躲在房中休息,姨丈上班,阿姨外出应酬,正印一定有节目。
  邵家在过去几年已经搬了两次,地方越来越大,屋越住越贵,车房里的车子似一组队伍,连厨房都背山面海,风景秀丽,可是正如正印说:“可是对面再也没有露台,露台上再也没有青年。”
  要到市区,得坐三十分钟以上的车。
  宁波却非常享受这一份金钱买来的宁静。
  这里与她父母的家,有著天渊之别。
  她斟一杯果汁回到房中,正欲阅报,忽然看到阿姨向她走来。
  宁波意外,“阿姨,你没出去?”
  阿姨走近,宁波发觉她又目红肿。
  宁波这一惊非同小可,“阿姨,什么事?”
  “你回来正好,宁波,我有事与你商量。”
  宁波十分紧张,她的胄液惊恐地窜动,是阿姨的健康有问题,抑或姨丈的生意出了纰漏?
  “宁波,我与你姨丈分手了。”
  宁波一愣,反而觉得这是不幸中的大幸,心底暗暗松口气,不过表面上不动声色,只是呆呆地看着阿姨。
  怎么会,他们原是模范夫妻。
  阿姨没精打采,“他另外有了人了,对方是职业女性,在证券界颇有地位,相当富有,所以他已决定离婚。”
  到这个寸候,宁波才开始唏嘘。
  她原先以为像她母亲,因元我力余生都把丈夫背在身上才需离婚,真没想到姨丈阿姨会结束那样富泰舒适的关系。
  宁波难过,双目通红,眼眶渐渐润湿。
  阿姨反而要安慰她:“别担心,他给我的条件不坏,这间屋子拔到我名下,开支照旧,另外还有美金股票……”可是说着又落下泪来。
  宁波握着阿姨的手。
  阿姨问:“宁波,我是应该与他平和分手的吧?”
  宁波点点头,“是明智之举,越拖越糟。”
  “可是,我的朋友都说我太便宜他们了。”
  “别去理那班好事之徒,你同姨丈二十年夫妻,应当好来好散,有条件尽管提出来,他一定会做足。”
  阿姨与宁波紧紧拥抱。
  “正印晓得这件事没有?”
  “她?”阿姨没精打采,“我还不敢告诉她。”
  “今天就得同她说。”
  姨丈比正印早回来。
  宁波本想避开,被他叫住。
  “姨丈要搬出去了。”
  宁波只得颔首,“我听说了。”
  “你不怪我吧?”
  宁波得体地说:“想这也是姨丈不得已的选择。”
  “宁波,”邵先生用手抹一抹面孔,“你一直是个明白的人。”
  他似乎有点宽慰,可是随即换外套出去。
  正印回来,一听此事,愣了半晌,放声大哭。
  宁波把她拉到房中。
  她问宁波:“我们以后还够不够钱用?”
  原来是担心这个。
  宁波没好气,“够七十个邵正印用七十辈子。”
  正印稍觉好过,又流泪不止,“真是一点迹象都看不出来。”
  人心叵测。
  不能相信任何人。
  电话铃响了,正印已无心思闲聊,“说我不在。”
  宁波立刻替她安装一具小小录音机,一搭通便自动说:“我不在。”
  正印只不过在家十天八天左右,又出去了。
  阿姨在家的时间多了起来,由宁波陪她。
  阿姨问:“你牺牲了几份家教?”
  “两份。”
  “你当教阿姨好了,阿姨付你酬劳。”
  “阿姨教我投资好了。”
  阿姨笑,“我方景美什么都不会,只会买股票。”
  已经足够,消遣与零用都在它上头。
  宁波已算鳍鱼书店常客,可是她永远不定时出现,永远给奚治青一个措手不及。
  有时捉到他在吃便当,一嘴油腻,有时他在点算存货,一身汗,有时遇到他跟无理取闹的客人交涉。总而言之,攻其不备,他所有的尴尬事都落在她眼内,他渐渐气馁,锐气全挫光,见到这个少女,只会搔头皮傻笑。
  宁波觉得这种感觉是享受,她得到极大快感。
  她向正印报告:“奚治青快倒霉了。”
  正印瞠目结舌,“谁?”
  宁波哗一声,正牌邵正印!她正设法替她出气,她已浑忘一切,好家伙。
  “没什么。”宁波挥挥手。
  “谁,刚才你在说谁?”
  “不是你认识的人。
  正印忽然正经起来,“妈妈到半夜还是时时哭。
  “那自然。
  “还需哭多久?”
  “一年、两年,或许余生。
  正印大吃一惊,“这简直是一个哭泣游戏嘛。”
  宁波抬起头,“皆因她忘不了他。”
  正印又纳罕,“那么我不像她,无论什么事,一转眼我就忘记,我那么喜欢卫炳江,他到伦敦去念书,我也只不过是难过了三天。”
  宁波笑笑,“人人都应该像你这样。”
  “是吗,那我真堪称得天独厚。”
  “这是毋须置疑的一件事。”
  正印看着宁波,“那么,为什么我觉得你在讽刺我?”
  “你太敏感了。”
  终于,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奚治青提出约会的要求。
  那个下午,宁波刚洗过头发,额角与脸旁的短卷发不可收拾地松出来像一个花环似地围绕着她晶莹的面孔,她穿着藏青色水手服,手里拿着小提琴,眼神有点忧郁,整个她像拉菲尔前派的画中人。
  奚治青轻轻问:“可以去喝杯咖啡吗?”
  他太有信心,根本没有想过她会拒绝。
  可是宁波在等的便是这一刻,她立刻清脆地答:“不。”
  奚治青一怔,像是挨了一巴掌,“为什么?”
  “因为你太爱说不。”
  奚治青莫名其妙,“我和谁说过不?没有呀!”
  宁波微微笑,刚要拆穿他,忽然店堂后转出一个人来,“宗岱,装修师傅什么时候来?”
  宁波呆住,笑容僵在嘴角。
  那位仁兄看到宁波,一怔,“这位是——”
  只听得奚治青说:“大哥,这位是江宁波,我大哥奚治青。”
  宁波睁大了眼睛,那是他大哥奚治青,那么,他又是淮?
  那正牌奚治青果然一副心高气傲模样,“宗岱,王师傅来了,你且招呼他一下。”又钻到后堂去。
  那奚宗岱这时才看着宁波问:“我对谁说过不?”
  咄!原来一直把冯京当作马凉。
  “没什么,不。”她连忙说,“我没空喝咖啡。”
  “你可是已经有男朋友了?”奚宗岱好不失望。
  “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好了。”
  宁波匆匆离去,走到街角,不禁觉得好笑,终于弯下腰,靠在电灶柱上大笑得掉下泪来。
  简直不是那块料子,将来,邵正印的纠纷,由邵正印自己去解决,她一插手,只有越帮越忙。
  自称是奚治青的青年电话接踵而至。
  “你自何处得到我家号码?”
  他笑笑,“想约会你,当然得有点路数啦。”
  宁波听了十分愉快,难怪正印与他们谈起电话来没完没了,不过她随即说:“不。”
  奚治青诧异,“我还没提出我的要求呢,你为什么说不?”
  “无论你的问题是什么,我的答案均是不。”
  对方啼笑皆非,“太不公平了。”
  宁波忽然掷下一句:“世事从来都不公平。”
  “我们可以面谈吗?”
  “不。”
  “我来接你。”
  宁波更加高兴,“不,请不要再打电话来。”
  她挂断线。
  阿姨在一旁听见,转过头来讶异地问:“那是谁?”
  “推销员。”
  “推销什么货色?”
  “他自己。”
  阿姨嗤一声笑出来,“我只听见你一连串说不。”
  “说说就顺口,很痛快。”
  “其实宁波,你也该和他们出去玩玩散散心。”
  “来,阿姨,我演奏一曲《天堂中的陌生人》给你听。”
  宁波取出小提琴,她那无师自通的琴艺足以供她娱己娱人,把一首流行曲弹得抑扬顿挫,情感丰富,悦耳动听。
  方景美女士鼓掌,“任何听众都会感动。”
  宁波放下琴,“我妈妈就不会。”
  “我一直约她,她一味推说没空。”
  “她出来一次也不容易,穿戴化妆整齐了搭公路车来回连喝茶总得四个多小时,实在吃不消。”
  “情况还好吗?”
  “身体还不错,环境是窘了一点,不过那份工作总算牢靠,只是非常寂寞。”
  三言两语,把一位中年女士的状况描述得淋漓尽致。
  “你父亲呢?”
  “他最近状况倒是不错,市面忽然需要大量编辑人才,新刊物办了一本又一本,他此刻在一份周刊工作,薪水比从前好,可以维持生活,不过仍然老作风,房里一只大烟灰缸里约有千来只烟蒂从不清理,衣服掉了钮扣坏了拉链也不管。”
  “你不帮他?”
  “不劳我动手,他屋里自有女生穿插来回。”
  阿姨骇笑,“不开玩笑?”
  “她们觉得他有才华。”宁波的语气十分平和。
  阿姨只得说:“只要他们二人生活均无问题就好。”
  “谁说不是。”
  过两天,在板桌上,宁波听见阿姨对正印说:“门口有个男生定期在黄昏徘徊,我怕邻居说闲话,你去把他打发掉吧!”
  正印诧异,“谁?”
  她母亲说:“我怎么知道?你去看看不就晓得了。”
  正印在窗口张望一下,咦一声,跟着出去了。
  阿姨燃起一支香烟,笑说:“还有人巴不得生儿子呢,好不容易养大成人,结果瘪三似地跑到人家女儿门口来站岗。”
  宁波但笑不语。
  “阿姨小时候也十分调皮,跳舞裙子塞在书包里,放了学假装补习便换上出去玩,搽上胭脂假装大人……你以力正印像淮?就是像我。”她微笑。
  宁波问:“我妈呢?”
  “她乖,可是运气不好。”
  宁波低下头。
  这时正印推门进来”十分讶异地说:“那男生并非等我。”
  “啊,等谁?”
  “他说他等江宁波。”
  宁波睁大双眼涨红面孔,做不得声。
  阿姨笑,“那么,宁波,你出去打发他。”
  宁波立刻开门,只见奚宗岱站在门口。
  她很生气,“你再不走,我告到派出所去。”
  “我只想与你淡淡。”
  “我不会与你说话。”
  “宁波,为何惩罚我?”
  “请你马上离开,别在我家人面前令我蒙羞。”
  “宁波,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我马上走,请你息怒。”他举起双手。
  宁波自觉反应过激,有点不好意思。
  奚小生随即问:“我哥哥打电话给你?”
  宁波颔首。
  “你和他说什么?”
  “不。”
  奚宗岱反而笑了,两兄弟均不得要领,倒是免了一场争执。
  这时天微微下雨,他俩头发上全是水珠。
  过一刻他说:“你放心,宁波,以后我都不会再骚扰你。”
  宁波听罢转身离去。
  奚宗岱叹口气,从头到尾十分迷茫,他是怎么跑了来这门口苦苦等候的?身不由主真是天下最可怕的事。
  宁波板着脸返回屋内。
  正印笑眯眯看着她,“呼之即来,可是挥之不去?”
  宁波给她白眼。
  正印笑,“宁波,叫他来与请他走,都是艺术,否则,始终不是高手。”
  “你练成家了?”宁波没好气。
  “惭愧惭愧,已可设帐授徒。”
  “换了是你,你又怎么样?”
  “我?我会婉转地告诉他,妈妈不批准我和他出去。”
  “他会相信吗?”
  “我不是要他相信,我只是想让他下台。”
  宁波问:“叫他来容易还是请他走便当?”
  正印像接受访问似地把问题好好地想了一想,“以你的条件,他没有不来的道理,不过,请客容易送客难,你要记住。”
  “我不打算在这方面发展,多谢忠告。”
  “他们会逼上来的,宁波,你一定要设法应付。”
  宁波完全相信。
  正印忽然说:“这些男生尽管讨厌,可是十六岁的我与你如果没有他们作为生活上点缀,又岂非浪掷了青春。”语气有点苍凉。
  宁波抬起头来。
  正印正凄茫地微笑,一边抚摸着面孔,“看到没有,这张脸不消多时就会憔悴,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宁波,趁这几年,尽情罚他们在门口站岗,人数多多益善,一队兵更加好。”
  宁波忍不住笑了。
  “你看我妈多寂寞,”正印说,“我不是没有恐惧的,我惟一的抓拿不过是青春与美貌——”
  宁波给她接上去,“还有父母给你的产业。”
  正印刹那间忘记说愁,眉开眼笑地答:“这是真的,将来我肯定颇有嫁妆。”
  “你我二人你会先出嫁。”
  “不一定呵,宁波。”
  “我非要扬名立万安置了母亲才会论婚嫁。”
  “我则要好好地热恋三五七次才结婚。”
  宁波骇笑,“一个人有那样的能量吗?一次好像已经足以致命。”
  “我可以,”正即拍胸口,“我天赋异禀。”
  “呵,恭喜你。”
  “宁波,力什么我老觉得你爱讽刺我?”
  江宁波站起来发誓,“你对我情同姐妹,我不可能以怨报德,你别多心。”
  正印期望中轰烈的热恋,在当年暑假就莅临了。
  事情发生也真的十分偶然。
  两人正为考大学有点紫张,睡前话题暂时脱离男孩子与投资买卖。
  宁波说:“你没有问题,正印,你有摄影记忆,功课看一遍即可。
  “可是,读一次已经要多少时候!
  “你总不能一次都不看。”
  “有时候,打开试卷,根本不知问的是什么,又该怎么回答,尴尬得要命。”
  “那么,叫姨丈捐一笔款子,送你到某私立大学去好了,我若考不到十个甲拿奖学金,就得到某公司去做信差。”
  “你不是颇积和蓄叫?那么会赚钱,还叫穷。
  宁波过一会儿才说:“距离目标尚远。”
  正印好奇,“什么目标?”
  “我想置一间比较清静宽敞的公寓给妈妈。”
  正印吐吐舌头。
  “阿姨替我计划过,首期款子应该两年内可以实现,余数由母亲自负。”
  “你不该把这类重担揽到身上。”
  “不,能帮助母亲我觉得很高兴。”
  这时正印忽然想起来,“对,我有两张票子去看网球赛,一起去吧!”
  宁波答:“我憎厌一切比赛,尤其是球赛。”
  “可是,男生喜欢球赛,而我喜欢男生。”
  那一个下午,宁波也终于去了。
  坐下没多久,正印便自手袋里取出一具性能极佳的小型望远镜。
  宁波纳罕,场地并不大,何劳望远镜。
  然后,宁波了解到,正印在看人。
  观众席上不乏借助这种工具的人,正是,你看我,我看你,不亦乐乎。
  正印把望远镜递给宁波。
  宁波一张望,正好看到奚治青与奚宗岱两兄弟,连忙把望远镜交还。
  正印浏览整个观众席。
  宁波很放心,由她检阅过,想必没有漏网之鱼。
  二十分钟后,正印已经有点不耐烦,忽然之间,她停止移功镜头。
  过片刻,她对宁波说:“看,G排座位左边数过来第三人。”
  宁波没有兴趣,这是个阴天,她要赶下一场补习,她打算早退。
  “看,”正印推她,“看那个男生。”
  宁波不得不看过去,只见G排刚有人站起来离场。
  那年轻人白衣白裤,可是球场里几乎每个人都穿白衣白裤。
  正印转过头来,“你看见没有?”
  宁波讶异了,正印的语气是悲怆的,像受了某种震荡,目光十分无助。
  宁波连忙抢过望远镜来看,G排左边第三个座位已经空无一人。
  只听得正印喃喃道:“是他了。”
  宁波既好气又好笑,“谁是他?他是谁?惊鸿一瞥,三秒钟时间,就算看清楚身型,也瞧不真五官,你这个人真有趣。”
  “不,”她收起杂物,站立,“我们去找他。”
  “怎么找?”
  “一定有亦法。”
  “我要到岛的另一端去替学生补习,呆会儿见。”
  “宁波,宁波。”
  宁波朝她摆摆手,逃一般离开网球场,吁出一口气。
  傍晚回到家才知道事态严重。

 

下一页 上一页

©2000-2001 21dov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