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火阑珊处(5)


  她立刻披上外套,何绰勉讶异地问:“你去何处?”
  “我有急事告假半天。”
  “我们与奇云琪连公司有约!”
  “什么时候?”
  “小姐,现在!人已经在会议室。”
  宁波不得不留下来。
  她总算明白什么叫作如坐针毯。
  会议室那个洋人只见副总经理是个妙龄女子,心不在焉,大眼睛有点钝,可是因此更加像天真的鹿眼,她对合同细节没有太多异议,很快谈拢,他觉得讶异了,这都会里掌权的女子多的是,大多咄咄逼人,精明厉害,很少有这么美丽恍惚的副总经理。
  他对她频加注意,呵她嘴上胭脂褪了颜色,只余淡淡粉红印子,原本是否玫瑰紫?忽然之间他脸红了,他居然魂不守舍。
  连忙低下头,却又看到她精致的足踝,她穿着灰紫色鲸皮半跟鞋,淡灰色丝袜,袜子钩了丝,细细一条,露出肉色,一直通往裙子底下,他不敢再看,侧头,咳嗽。
  何绰勉先不耐烦,几次三番重复规则,那洋人唯唯诺诺,只会应允。
  办公室助理送茶进来,他伸手推跌,匆忙间只得取出手帕去印,手足无措,不能自己。
  合同谈毕,他轻轻对宁波说:“我叫约翰拉脱摩。”
  何绰勉这才明白此君为何鸡手鸭脚,话不对题,原来已经神魂颠倒,不禁心中有气,奈何过门都是人客,不想得罪,只得札貌地送客。
  宁波这时抓起外套,“我有事先走一步。”
  小何问:“什么事急成那样子?”
  “正印,”压力太大,非说出来不可,“正印怀孕。”
  何绰勉一听,吓一跳,早知不问也罢。
  这时秘书进来问:“这方圣罗兰手帕属于谁?”
  宁波顺口答:“是客人的,洗干净熨好送回去。”
  她到接待处叫车,恰巧司机都不在。
  宁波急急到街口找计程车,半晌不得要领,一辆空车也没有,刚想回厂,有一辆黑色房车停在她跟前。
  有人按下车窗,“江小姐,容我载你一程。”
  宁波一看,正是那约翰拉脱摩,便颔首上车。
  见司机是华人,宁波直接把地址告诉他。
  拉脱摩想问:是否与我到香格里拉去?又觉太过轻率幼稚,难以启齿。
  金发蓝眼的他前来公干已有三数天,见了东方女子,总忍不住十分俏皮,适可而止地调笑数句。
  可是江宁波小姐却叫他难以施展看家本领。
  半晌他才问:“宁波,好像是一个地名?”
  宁波哪里耐烦和他解释她芳名的来龙去脉,不置可否地微微笑,仿佛听觉有毛病。
  拉脱摩不敢造次,闭上尊嘴。
  在剩余的二十分钟里他都没有再说话。
  宁波的天然卷发近脸处总有点毛毛的松出来不受控制,其余较长部分则整齐地结在脑后扮得老气一点。
  拉脱摩不知多想伸出手去触摸一下那碎发,他紧紧握住拳头,生怕两只手不受控制,变成袭击女性的怪手。
  这真是前所未有的奇迹感觉,他在心底呼叫,这是怎么一回事?
  目的地终于到了,宁波向拉脱摩道谢,翩然离去。
  一边咕哝:宁波是否地名,不是茉莉香片,不,是虾饺烧卖,来来来,你好吗?我教你用筷子
  下了班再和洋人打交道真会疯掉。
  她一径上正印的写字楼。
  正印愕然,“你怎么来了?”
  “你还在上班?”
  “公归公,私归私。”
  “你真轻松!”
  正印微微笑,“如果现在就觉得惊慌莫名,如何熬下去完成大止?”
  宁波压低声音,“告半天假,我们回家说话。”
  “小姐,”正印拒绝,“这里可不是家庭式作业,随便可开小差,六点钟我来找你。”
  宁波只得讪讪地退下。
  正印讽刺她呢!也是事实,她在邵氏制衣像山寨王一样,自出自入,统共不用向任何人报到,已成习惯,早受宠坏,恐怕不能到别的地方工作了。
  她没想到拉脱摩还在门外等她。
  他抢先说:“我怕你叫不到车子。”
  宁波此刻已经镇定下来,微笑看着他,“你有事商谈该找何先生。”
  “宁波,我想我们或者有时间喝杯咖啡。”
  宁波想说,她从不陪酒陪饭,或是咖啡与茶,可是随即想到,正印已经要做妈妈了,她这个姐姐,还坚持三原则有个鬼用。
  她转变主意,苍茫下海,“好,”慷慨就义的样子,“你带路。”差点眼眶都红了。
  这一切都叫拉脱摩迷惑。
  不过他也是老手,立刻把这心事重重的标致女郎领到酒店的咖啡室,以便先喝咖啡,再吃晚饭。
  宁波坐下来就说:“巧克力冰淇淋苏打,龙虾汤,软芝士蛋糕,一杯白兰地。”
  拉脱摩目定口呆,这几样东西可以合在一起吃吗?
  只见宁波先把白兰地一饮而尽,脸色渐渐红润,叹息一声,继续举案大嚼。
  拉脱摩轻轻说:“我查过了,宁波是平静的波浪之意,你姓江,意含一生无风无浪舒服宁静,是好祝兆。”
  宁波抬起头笑一笑,“谢谢。”
  “我今年三十一步,结过一次婚,已经离异,没有孩子,出身良好,无毒瘾无犯罪记录,波士顿大学毕业,现住纽约长岛。”
  宁波点点头。
  他为什么把身世告诉她?
  “宁波,你会嫁给我吗?”
  宁波嘴里都是芝士蛋糕,闻言两腮鼓鼓地看着那洋人,半晌才把食物咽入,“不。”
  “我是真心的。”
  “不。”
  “你不信一见钟情?”
  “它没发生在我身上。”
  “我也没想过这种事会降临到理智型的我身上。”
  宁波轻轻说:“是这个都会的人与事叫你迷惑了,回家,好好睡一觉,你准备忘记此事。”
  没想到拉脱摩也笑了,她误以力他是乡下小子,一出城,便吓走了三魂七魄。
  只听得宁波又说:“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向我求婚。”
  拉脱摩有点意外,“何先生没提及过?”他倒是伶俐得很。
  “何某只是我的工作拍档。”
  拉脱摩微笑。
  宁波站起采,“我有事,要回家了。”
  “我不会放你走。”
  宁波诧异地问:“你打算怎么样?”
  那外国人一时答不上来。
  宁波替他整一整领带,“傻子,明天你就将此事搁脑后了。”
  “不,我不会。”
  宁波又笑,“那么,你大可离多别井,放弃优差在这陌生的城市里从头开始,克服生活,陪伴我左右。”
  噫,原来这目光凄迷的漂亮女子一点都不糊涂,说话一针见血,分析事理无比清晰。
  “来,送我回家。”
  拉脱摩低下头,“你不会讪笑我吧?”
  “我不是那样的人,”宁波笑笑,“有机会我们都会娱乐一下自己,堕入爱河,有些人在三两载后恍然大悟,跳出爱网,有些人乐而忘返,更有些人一下子清醒了。”
  拉脱摩利用一个中午,恋爱了几小时。
  宁波安慰他:“我十分明白这种心情。”
  拉脱摩说:“事情还没有完结呢!”
  “当然不,”宁波成全他,“以后我们还是好朋友。”
  拉脱摩莞尔,“宁波,我爱你。”
  这上下的爱与前两个钟的爱已经截然不同,宁波放心了。
  她这时才看清楚了他,不能因为他爱她就看低他,拉脱摩英俊爽朗,最漂亮的是一头蜜糖金棕色头发,一双手强壮有力,拥抱起女性来一定具保护力,刚才如果没有说不,此刻已可私奔到系里岛或是类似的地方去,反正在今时今日,冲动的婚姻与周详的婚姻同样只能维持两三载。
  宁波轻轻握住他的手,拉脱摩有点意外,十分喜悦。
  然后他俩友谊地道别。
  正印在家已经等了半小时。
  她像是第一次发现:“这个家多么冷清,一点人声都没有,佣人老是睡午觉。”
  宁波咳嗽一声,“你肯搬回来吗?”
  正印吐吐舌头,“我才不干。”
  “回娘家也好,帝着孩子,互相有照顾,我亲手替你挑一个保姆。”
  正印有点讶异,“你不排斥这个孩子?”
  “笑话,什么人会迁怒一个婴儿?”
  正印开杯地笑,“谢谢,谢谢,宁波,我正需要你支持。”
  “是吗?我还以为你打算独力应付千军万马。”
  正印嫣然一笑,“需要吗?我有嫁妆,我自生自养,管别人什么事。”
  “有钱女至多特权。”
  正印微笑,嘴角却有点落寞,过一刻问:“你不问我孩子父亲是谁?”
  “我想是谁没有什么分别,是邵正印的婴儿,就是我的外甥。”
  “宁波,你永远感人肺腑。”
  她俩紧紧拥抱。
  “现在,让我们谈谈细节问题。”
  “请说。”
  “你打算继续工作?”
  “我刚升了级,这是我的事业,我不准备放弃。”
  “公司人事部怎么说?”
  “没问题,照样提供产假。”
  宁波这时觉得正印的勇气可嘉,非比寻常,可是,这是一种没有必要的愚勇。
  “或许,可是告假半年。”
  “那多闷,别替我担心,我会把他人奇异的目光当作娱乐。”
  “好,最后一个问题:你打算什么时候把真相告诉你母亲?”
  这时候,有人啪一声开亮了客厅中的水晶灯,大放光华,宁波与正印转过头去,发觉方景美女士站在门口。
  她说:“我都听见了。”
  “母亲。”正印站起来了。
  方女士叹口气,“对于女儿,我一直教一直引导,不住忠告,可是她从不加以理会,最终走她选择的道路,我当然失望,可是也不得不尊重她的意愿,默默支持她,女儿,过来。”
  母女紧紧拥抱。
  宁波不由得鼓掌。
  她取过外套,她也得去看看自己的母亲了。
  方景惠老师正好在招呼一班学生,在座还有几位家长,对老师均十分恭敬,方老师理所当然享受这等待遇,宁波甚觉安慰,工作虽然辛劳,最后却往往带来最大的荣誉与满足,这是一生躲懒逃避的人无法享受的成果。
  宁波坐一会就离开。
  前些财候遇见父亲,论调仍然与二十年前差不多,他说:“一本杂志做了个调查,问十二至十六步少年闲时做何消遣,竟有百分之十五答睡觉!还有人说玩电子游戏机,看电视、去演唱会、阅漫画。唉!太不长进了,世风日下。”一直摇头。
  宁波十分吃惊,骇笑:“爸,那都是正当娱乐嘛!我也最爱睡午觉。”
  “为什么不看书?嗄,为什么不看书?”
  “大部分的书都写得不好看。”
  《故争与和平》写得不好?《罪与罚》写得不好?《白痴》写得不好?”
  宁波只得一直笑,“与我们这时代脱节嘛,毫无共鸣。”
  “朽木不可雕也。”
  “爸,我有事,先走一步。”
  到了中年反而好了,事事看不入眼可推委给代沟,社会日渐富庶,随便写一点稿都能应付生活,到处都有人请吃饭,不怕寂寞。
  最孤清的是江宁波。
  回到家里长驻候教,别人都出去了,只剩她一人。
  幼时习惯省电,只开案上一盏小灯,仍然睡在那张小小单人床上,床头有正印小时强加黏上的印花纸。
  而她的真命天子还没有出现。
  有人轻轻按了一下门铃。
  宁波下去看。
  门外是何绰勉,双手插在裤袋,人慵倦地靠在门框。
  “是你呀!”
  “你原本在等谁?”
  “我的秘密。”
  “正印的事怎么样?”
  “她独自背起,我阿姨以经济支持,我用精神。”
  何绰勉摇摇失,“人就是这样被宠坏的。”
  “也许,”宁波抬起头,“这个家等一个婴儿已经等了很久。”
  “我可以进来吗?”
  宁波这才招呼他到偏厅坐下。
  小何抬头打量天花板,“噫,这间屋子好不寂寞。”
  宁波没好气,“今天你已是第二人如此说了。”
  何掉勉一直微笑。
  “何,你有话要说?”宁波看出苗头来。
  他点点头,“宁波,我得了一个奖学金,下个月将到史丹福攻读一年。
  “那多好,恭喜你。”
  糟,公司要另外找人了,多麻烦的一件事。
  小何看着她,“你竟没有丝毫依依之情。”
  宁波愕然,“你想我挽留你?你怎么会放弃大好抓会。”
  小何握住她的手,“宁波,叫我不要离开你,说。”
  “什么?”
  “要不跟我一起走,陪我到美国一年。”
  宁波大笑,“你需要人服侍生活起居?放心,那边自有家务助理。
  “不,我向你求婚,你这呆瓜。”
  宁波骇笑。
  一天接受两次求婚,她的心脏不胜负荷。
  不不不,不是何绰勉。
  他从来没有在雨夜等过她,从来没有在风中拥吻过她,也从未试过为她落泪。
  他知道将有远游,身边的一切忽然都变得美好,尤其是朝夕相对的江宁波,这才动了求婚之念。
  宁波温柔地微笑,“不要冲动。”
  “你知道我是稳健派,我们认识已有年余。”
  “这不构成结婚原因。”
  小何气馁,“你故意刁难。”
  “嘿,一个月后的你就会感激我的大恩大德。”
  小何啼笑皆非,“太小觑我了。”
  “不要因为没人洗秣子而向人求婚。”
  “我才不会叫妻子做这种事。”
  “来,我们且庆祝你考得奖学金。”
  “宁波——”
  “不,我不能接受你的邀请。”宁波语气十分愉快。
  小何困惑,“你好像有备而答。”
  是,经过上一次,宁波说不已经说得极为熟练。
  不不不不不,真痛快。
  “我会做一个好丈夫。”
  宁波把双臂挂在他肩膀上,嫣然一笑,“我肯定你会。”
  “让我们放肆地私奔。”
  “去什么地方?”宁波非常感兴趣。
  可是何绰勉一时答不出地名,他伏案与数目字做伴的日子太长,已没有浪漫细胞。
  宁波笑了,“何,一年后回来,仍帮我忙,可好?”
  小何颓然,只得说好。
  过一会,他看着她轻轻说:“你这个小小大女人!”
  宁波从来没听人这样形容过她,十分纳罕,她想否认,可是又不在乎小何叫她什么。
  生活如此刻板,她只想追求一点点激情,小何不是理想对象。
  她希望有人带她到热带不知名的小岛,走过燠热丛林,忽然看到峭壁上挂下新娘婚纱般瀑布,缓缓堕入碧水潭里,还没有走近,已经一阵清凉。是,他们是沱陷在红尘中,可是息能在浮生中偷得点光趣吧,于是她和衣跳下水中,他却不顾一切脱下装束,二人游近瀑布,穿过水帘,享受那罕有的凉意,然后,他拥抱她……
  “宁波,你在想什么?”
  宁波回过神来,狡狯地一笑,“你才不要知道我想什么。”
  小何诧异,“为什么?”
  “因为我天性猥琐。”
  小何瞪她一眼。
  她与何绰勉是这样分手的。
  严格来说,两个人未曾在一起过,也不能说是分手,只可以说话别。
  小何走了以后,制衣厂静下来,宁波可以更用心工作。
  一天,秘书进办公室来报告:“一位袁先生要求见你,他没有预约。”
  宁波抬起头,“哪一家公司的袁先生?”
  只听到有人在门外扬声,“宁波,我,袁康候。”
  宁波只得说:“呵,是你,请进来。”
  袁康候一贯英俊潇洒,只是此刻略带焦虑。
  “宁波,我有话说。”
  “我只有二十分钟,请长话短说。”
  “宁波,几乎全银行区的人都知道邵正印怀孕,是真的吗?”
  “真。”
  “孩子属于谁?”
  “咄,你问我,我问谁?”宁波微愠。
  不知怎地,江宁波是有这一点威严,袁康候不得不低声下气,“宁波,我很关心这件事。”
  “你不必操心了,对,贤伉俪近来生活很愉快吧?”
  “宁波,这孩子是我的吧?”
  宁波看着他,“一个孩子只是你的孩子直到你对他负责,那是你的孩子吗?你可有陪产妇到医生处诊治,你可有俯耳去听过他心跳?”
  “是男孩还是女孩?”
  “我开会时间已届,再见,袁先生。”
  “宁波——”
  宁波忽然面斥他:“袁康候你此人好不讨厌,世事岂能兼美,鱼与熊掌,得一应知心足,休再瞎缠!”
  袁康候平日也是个独挡一面的人物,在他活动的范围内相当受人尊敬,真没想到到被一妙龄女子斥骂,顿时无地自容。
  宁波两手按桌站起来,怒目相视。
  袁康候退出去。
  宁波气犹未消,一手将桌上笔筒横扫在地。
  假日,正印来娘家小住,宁波反客力主,招呼服侍她。
  正印见宁波忙个不休,不好意思,“我妈呢?”
  宁波取来一只大垫枕,让正印坐得舒舒服服,一边笑道:“阿姨哪里有空?阿姨正享受人生。”
  正印好奇,“还是那人吗?”
  宁波不以为然,“什么叫那人,人家有名有姓,放尊重些。
  “你对他有好感?”
  “任何令我阿姨生活愉快的人都算好人。”
  她递一杯热可可给正印。
  正印是那种精致的孕妇,穿件大衣就完全看不出她已怀孕六十月,胚胎很帮忙,乖乖地一点也不妨碍母体如常操作,正印一向是幸运儿。
  “那个巧克力蛋糕,嗳,再来一块。”
  “不可以,今天配给已发放,明日请早。”
  正印微微笑,“袁康候找过你?”
  “你知道了?”
  “我不见他,猜想他自然去找你。”
  “奇怪,都以为我是好说客。”
  “你轰走他?”
  “他应庆幸我没朝他扔手榴弹。”
  “你好像憎恨男人。”
  “他也算男人?我爱煞男人,可惜他不是男人。”
  “对你来说,怎样才算男人?”
  “不是每个有男性生理特征的人都算真正男子汉,男人要有勇气承担责任,爱护妇孺,有舍己为人的精神,带头吃苦……”
  没想到正印反而帮男人说话,“男人也是人,对血肉之躯要求无谓太高。”
  “但是男人总得像男人,照目前男人水准看,我迟早成为同性恋者。”
  “人家听了这种论调会说话的。”
  宁波微微笑,“你在乎人家说什么吗?”
  “不,我才不理。”
  “真好,我是你的同志。”
  “宁波,你是冰清玉洁的一个人——”
  宁波笑吟吟,“我有黑暗的一面不为人知,每夜,当人们熟睡,我逐家酒吧穿梭,去寻找肉欲的欢乐……”
  “得了得了,我知道了。”
  宁波气馁。
  “袁康候愿意离婚。”
  “你仍关心他婚姻状况?”
  正即答:“我对他说,这不是谈判的条件,他应先争取独身,才来和我说话。”
  宁波瞪大双眼,哗,大跃进,怎么一回事?
  正印笑笑解答了她的疑问:“因为我已不再爱他。”
  不相爱,好说话。
  宁波十分感慨。
  正印说:“他说他会争取。”
  “相信我,十五年后,他照旧依然故我。”
  “管他呢。”
  这是正确态度,不能等任何人任何事,自己一定要有工作、娱乐、消遣。
  这一章已经结束?又不见得,要待日后分晓。
  傍晚阿姨回来,问道:“正印在吗?”
  “在睡觉,有点累。”
  宁波推开卧室门,见正印躺在自幼睡的床上,床铺被褥还簇新粉红色,正印面孔也还十分稚嫩,宁波有点不明白,时间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她走近正印,在床沿坐下,握住正印的手,正印轻轻睁开双眼。宁波说:“孩子与你会寂寞的,不如给他一个机会吧。”
  正印讶异地问:“你呢?你就不怕寂寞?”
  “我习惯了。”
  “胡说,这种事永远不会习惯。”
  宁波靠在床头,“我没问题,你放心,日后,我也许会与人同居分居数次,或结婚离婚数次,创业、赚钱、成名……忙着呢。”
  “你会不会找到那个人?”
  “茫无头绪,反正我没闲着,管它哩!”
  孩子在七个星期后出生,一点点大,放在氧气箱里,宁波天天去看她,那幼婴容貌秀丽,五官精巧,一头卷发,像足了正印。
  一天,在医院门口碰见袁康候。
  他愉快地说:“我正式离婚了。”
  宁波讶异,这么快?由此可兄如果真的要做,没有难成之事。
  经一事长一智,从此宁波相信这世上没有离不成的婚。
  之所以不离,大抵是当事人还不舍得离。
  袁康候接着说:“婴儿真漂亮可爱。”
  讲这话的时候,他面孔散发着兴奋的光芒,宁波看在眼内,脸色稍霁,噫,此君人品不怎么样,可是此君倒是还算爱孩子。
  这是他的福气。
  “孩子像母亲,美妈生美女。”
  “可不是。”宁波并没有跟他谈下去的意思。
  “我与正印决定尽快结婚。”
  宁波一怔。
  “我的孩子总得跟我的姓。”
  他的孩子,这么说来,他是十分肯定啦,想必有证有据。
  “恭喜你。”
  “宁波,让我将功赎罪?”
  宁波嗤一声笑,“什么功,什么罪?你有什么功,如何去赎抛却前妻的罪!”
  真好笑!
  宁波一转头走。
  ——三十二岁时——
  往回看,邵正印想来想去不明白,怎么会结过两次婚。
  宁波时常挪揄她:“少拿出来讲,你自己都弄不懂,旁人更不了解,要求人分析,到精神科医生处。”
  正印怒道:“自小到大,我觉得你爱讽刺我,开头还以为是多心,现在证实这是不折不扣的真相。”
  宁波哎口气,“真相是,我和你已发老了。”
  正印笑,穿著大*套装的她走到镜子面前,端洋镜中人,她搔首弄姿,然后附和地脱:“老了!”吁出一口气。
  于波知道她那祥勇敢乩老,是因力她一鱼也不品老。
  再注二十年,口气也杵就不同,可能只肯承伙“我片大了”。
  宁波加一句:“寸光如流水,一去不复回。”’
  正印看著宁波,“你可没浪费寸同,你把邵氏制衣搞得天下知名,业绩扩大百倍,成为上市公司,每期在美国时尚杂志广告费用,可在本市置一层两房两厅公寓,本行谁不晓得江宁波三个字。”
  宁波骇笑,“你少夸张。”
  正印也笑,“我妈说得对:宁波是还债女。”
  “我为的是自己,你看我穿得好住得好,食有鱼出有车。”
  “宁波,你真神气。”
  “你看我这些皱纹,皆因来回来回地跑,看完老美的面孔看老英,现在还得走大陆线,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一天累得歇斯底里,客人不是说笑话,我都乱笑不已。”
  “可是你得到了你要的一切。”
  “小姐,刚开头而已,现在才叫作储备军火弹药,有资格出去和人家打,从前?谈也不要谈。”
  “我爸说,他从来没想到邵氏制衣会有今天这局面。”
  “上苍往往最照顾没有机心的人。”
  “是,江董事。”
  “别谦虚了,正印,你也有成绩呀!掌管美资银行东南亚大部分分行。”
  正印居然谦曰:“一身铜臭。”
  “邵正印借贷手法谨慎,甚为同事诽议,直至某传媒大亨逝世倒台,几乎所有银行均水深火热,大老板庆幸之余,论功行赏,于是抬捧邵正印。”
  正印沉吟,“那次真险过剃头,那公司代表带着名牌钻表来见我,并答允回佣百分之—……”
  宁波笑问:“喂,如有外人听见我们姐妹俩自吹自擂,会有什么感想?”
  “咄,此刻又没外人,来,继续吹牛,穷过瘾。”
  两人笑得弯腰。
  刹那间像回复到十六七岁模样。
  宁波说:“你看你多能干,这样兵荒马乱,还能结两次婚,生一个孩子,我差多了,交白卷。”
  正印居然承认这都是成绩,“真的,连邵正印都佩服邵正印,两次离婚何等劳民伤财,养一个孩子得花多少时间心血。”
  宁波收敛了笑容,“你看我们多伟大。”
  “如今步入壮年,我得加紧进修养生之道,不攻,只守,起码享受三数载再说。”
  宁波说:“你说得对,我要向你效法,这几年最值得珍惜,趁父母还健康,我们尚有力气,生活又上了轨道,该好好耍乐。”
  正印抬起头,“最好能够恋爱。”
  宁波笑了。
  正印自嘲:“你看我这个恋爱专家,人家一见就怕。”
  “你现在已有精神寄托。”
  “是呀,像所有母亲一样,全副心思放在囡囡身上。”
  真没想到邵正印会和一般母亲丝毫没有分别。
  囡囡的事比天大,一早分出尊卑,女尊母卑,凡事皆分先后,女先她后,那样目无下尘,骄矜刁钻的一个人,为了孩子,忽然低声下气,不怕累不怕脏,什么都亲力亲为,亲手服侍,使宁波觉得不可思议。
  像孩子吃巧克力吃到一半忽然不想吞作势要吐,宁波听得魂不附体大声叫嚷,正印走过来,若无其事便顺手伸过去接,那还是戴着几卡拉大方钻的手!
  又玩着玩着,宁波忽然闻到某种异味,又急得一额汗,“怎么办?要不要马上回家?怎么在街上清理?”好一个邵正印,不慌不忙,把孩子抱进大酒店找洗手间,不消五分钟便搞妥出来。
  以致宁波对阿姨说:“我不行,我做不到,我怕脏。”
  阿姨劝道:“统统交给保姆好了。”
  “不,正印是对的,母亲也得尽量参与,除非要上班,否则还是亲自动手的好。”
  “孩子养下来,你就不觉得臭。”
  宁波打一个冷颤,不去想它。

 

下一页 上一页

©2000-2001 21dov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