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3)


  盼妮扬声叫:“爹爹,妈妈。”
  我沉声喝一句:“下来!”
  她下马,牵着马过来,“眯眯好不好?”她问。
  “你是怎么来的?”我问。
  她理直气壮地挺挺胸,“马可哥哥带我来的。”
  宋二在一边低声说:“这闯祸胚。”
  盼妮说:“马可哥哥开好飞机,我想不来可是白不来,在家一个人怪闷,于是便跟着他。”
  老婆连忙拉着她:“你怎么又骑马?”
  “有马可哥哥在,我不怕。”
  “你是怎么认识他的?”老婆问。
  “他一回来便找到我们家,说要上纳华达州,问我跟不跟他,既然你们也在宋家牧场,我于是便乘马可哥哥的飞机来了,马可哥哥的飞机只有两个座位——”盼妮叽叽呱呱的说个不停。
  老婆还想责备她,我以眼色阻止。
  宋氏全家人的魅力都非同小可,况且盼妮也不算做错什么事。
  盼妮说下去:“——马可哥哥刚自‘冰火岛’回来——”
  我问:“冰火岛?”
  “是呀。”
  “什么叫冰火岛?”我问。
  这时我看到,两个年轻男人骑在马上,带着七八匹空马向我们这方面奔驰过来,然后一起勒住马头。
  我跟瑞芳说:“此情此境令我想起万宝路的香烟广告。”
  “你真会譬喻!”瑞芳看我一眼。
  马上一个是中国男人,另一个是金头发的外国男人。那中国男子我一眼看去就知道是马可,他有他三个哥哥的一切特征,可是不知怎地,漂亮得令人吃惊,唇红齿白的一个美少年。
  瑞芳忍不住“唉呀”一声,向我投来“怪不得”的一眼——怪不得盼妮。
  马可跃下马来,跟我们招呼:“季先生与季太太?我是马可。”
  盼妮说:“这是我爸妈,这是马可哥哥。”
  瑞芳说:“胡说八道,你这么称呼,宋先生他们岂不是都成我们的晚辈了?”
  宋二沉着脸看牢马可。
  马可笑说:“二哥,你看R先生这些新马如何?还过得去吧。”
  那个金发的R先生也下马来向我们招呼,我只觉得他面熟,不知在什么地方见过的。
  宋老二用国语低声问马可:“你回来干什么?”
  “买点装备。”马可用英语,“下次R与我
  同去。”
  R的金发闪闪生光,英俊的脸上露出一丝阳光般的微笑,他说:“马可约定我到‘冰火岛’去看极光。”
  我听得目停口呆,瑞芳与盼妮则一脸心向往之的神情。妇女们!我很妒忌,妇女们是最容易见异思迁的,这两母女平常也对我崇敬有加,现在却这般嘴脸。
  宋二说:“我们进屋子再讲,别站在门口招呼朋友。”
  一行人到屋子坐下,我与瑞芳才有心情好好的观赏这幢牧场房子。
  屋子全部美国早期风味,不少装饰借用印第安人的手工艺,木制墙壁上挂着印第安著名酋长的油画肖像,古朴趣致。
  盼妮说:“听说印第安人剥头皮的……”
  马可向她瞧一眼,她顿时不出声。
  我们喝着新鲜香喷喷的咖啡。盼眯在楼上客房睡觉。我与瑞芳至此才有一种度假的愉快感觉。正式介绍以后,R照例提起那本《长江与我》,客气一番。
  R对马可笑说:“我最希望跟你赌一场沙蟹,好让你把这座房子连牧场一起输给我。”
  马可仰起头哈哈的笑,神采飞扬。他说:“二哥,我与R到后面去看马,你们好好的谈。”他把手放在R的肩膀上说:“你自己那幢‘日光舞’难道还不够舒适?”
  盼妮说:“我也去。”她站起来。
  老婆阻止她:“盼妮。”
  盼妮只好又坐下来。
  马可与R离开书房。
  宋二叹口气,“我这个弟弟——任性得紧,真是咱们心头上一块大石。”
  我心中忽然灵光一现,“‘日光舞’!那人是电影明星RR。”我说。
  端芳白我一眼笑:“真是乡下人,见到电影明星就乐得那个款儿,出不了大场面,以后到哪儿都不敢带你去。”
  我很尴尬。
  宋二也笑,“这怪不得季兄,R确是大明星,而且气质很好,又不爱宣传。”
  我问宋二:“什么叫‘冰火岛’?”
  “说来话长。冰火岛是马可给的名字,其实没有这回事,那是一九六三年十一月十四日冰岛附近突然——”
  我说:“啊!译尔西岛,北大西洋海底火山爆发后形成的新岛屿。”
  “嗳。”宋二说,“马可在那个岛上做研究工作已有三年了,很少回来。”
  盼妮奇问:“整年累月价在北极生活?”
  “有时出来办食物与仪器。”宋二说,“过去三年内,他在译尔西发现了四种植物与十八种苔鲜。学校派他去是因为核能方面的事情,他却呆了下来,把这个长一点三米的小岛一寸一毫都研究得清清楚楚。他孩子气,又爱看武侠小说,硬叫这个岛为‘冰火岛’。”
  盼妮笑,“我也看过这套小说,宋二叔叔。”
  我说:“宋二是‘叔叔’,宋四却是‘哥哥’,你怎么混叫?”
  盼妮并不理我。
  “R的牧场就在这旁边。”宋二说,“三言两语,他俩便成了好友。现在R要跟他到冰火岛去看极光,马可拍摄的极光纪录片是著名的。”
  盼妮又抢着说:“我也要看。”
  我说:“你什么都插一脚。”
  瑞芳这时候开口:“马可什么年纪了?”
  “二十五岁。”
  瑞芳说:“哦,那还是个孩子哪。”
  宋二笑笑。
  我欠欠身,“宋兄你是个忙人,不必应酬我们,打扰过度——”
  宋二打断我:“季兄,大家自己人一样、何必再见外客套?”
  宋二笑,“马可在这里,我非盯他不可。顺带也休息几日。”
  瑞芳说:“我看到窗口上种的风信子花很好看。”
  宋二说:“我带你出去看,嫂子有兴趣?”
  瑞芳笑,“我闲时种兰花。”
  宋二说:“兰花是更难了,简直是艺术呢。”
  “风信子花照例没有香味,”瑞芳说,“可是我却闻到清香。”
  宋二有点高兴:“我略略改良了品种。”
  瑞芳诧异,“这实在太难得了,倘若兰花也能够——。
  盼妮上楼去看妹妹,我则跟他们走到园子。
  花园草地上停着一辆跑车,我一见便心跳,不禁失声:“它在这里!”
  宋二转过头来叹气说:“不错,是马可的杰作。”
  我忍不住走到那部车子面前去,嘴里犹自喃喃说:“它在这里!这一部一九三九年的平治五00K,是全世界出售价格最高的车子,姬斯蒂拍卖行在去年以四十万美金成交。”
  宋二说:“马可弄到这部车子时给老大狠狠的责骂过,家父早已把他纵坏,这人现在完全不受控制。”
  我说:“这部车子多少人梦寐以求。”
  宋二说:“马可所有的车子都是vintagecars,家里就数他最会享受。”
  我默默看着心目中理想的车子:八气缸,一百六十匹马力,重两吨,时速可达一百七十六公里。去年拍卖时由蒙纳哥一位无名氏以长途电话投得,我做梦也没想到得主是中国人宋马可。
  真是的,人家是中国人,我也是中国人,我还老以为我在光宗耀祖呢,谁知与人相比,不过是个江湖卖假药的郎中,真是羞愧。
  那边瑞芳正与宋二在研究花卉。
  我听得瑞芳说:“……香石豆兰有磨碎杏仁的香味,萼片近透明白色或淡绿色,但这风信子也具杏仁香……”
  我吸进一口新鲜空气,叠着手仰看天空,始终弄不清楚宋家的来龙去脉。不过做朋友何必查根问底,人家这样厚待我们,难道还不够交情?
  我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那夜我们一起晚餐,吃的是标准美国食物,犹如置身十九世纪的美利坚合众国。
  马可说:“季兄,R看过《长江与我》,认为可以改编成电影。”
  我拱拱手:“别取笑我了,怎么能够!”
  马可说:“为什么不呢?既然R有这个意思,你们不妨谈谈。”
  我笑,“我这本书你道是怎么写成的?实不相瞒,靠林语堂的《汉语词典》。”
  马可笑,“我不相信。”
  宋二也笑,“季兄最会说笑。”
  我说:“怎么不是,那本词典包罗万象,像‘撮鸟’一词都被译为‘在性事上无能之男人’……什么都找得到。”
  R也笑,“季先生的小说,我倒是读得津津有味,不过拍起电影来,出外景是困难一点。”
  我不服气,为自己的小说辩护起来,“除外景不算,男主角也难找。”
  R说:“有我,”指指胸口,“有他。”指指马可。
  马可说:“我对演戏没兴趣。”
  “中国人瞧不起戏子。”R微笑看着我,“是不是。季先生?”
  我只好点头,“是有这个说法。”
  R说:“中国人想法最奇怪。
  我又问:“即使男主角有了,女主角呢?”
  R非常诧异,“女主角?季先生你没见过宋榭珊?”
  “宋榭珊?”我愕然。
  瑞芳提醒我,“宋太太。”
  “哦。”
  宋二与马可两兄弟都不出声,我很机警,连忙转变话题。
  我说:“赚有足够的生活费之后,我也会很乐意到‘冰火岛’去住上一年半载。”
  盼妮问马可:“你不觉得寂寞?那里除了实验室又没有人烟。”
  “寂寞?”马可微笑,“在人群中才往往最寂寞。”
  听了这样的话,也不能说他只是个被宠坏的大孩子。
  宋二却说:“为赋新词强说愁。”
  马可说:“不,在冰火岛我不寂寞。九月份开始下雪,天空时时刻刻都那么瑰丽,大地是那么神秘,想一想,这块新土地在一九六七年六月才长出第一株植物,原始的荒原……”
  盼妮听得沉醉。
  “金钱倒不是主要因素,”马可说,“我们团员中不少是受薪阶级,他们赚够一年的费用,便自由快乐一年。最主要是兴趣,很多富家子弟开部劳斯莱斯已是终身目的……”
  宋二说:“马可,话别那么多。”
  马可问:“不是吗?事实不是如此吗?”
  这顿饭吃得极之和睦开心。
  第二天,我们就带着两个女儿回纽约。宋二没有陪我们,但是我们乘的是宋家那架喷射机。
  一路上盼妮念念不忘的便是宋马可。
  瑞芳向我丢一个眼色。
  我只好说:“盼妮,马可是你爸爸的朋友,是你的长辈,你别想到别处去了。”
  盼妮说:“现在这年头的男孩子!在美国英国住的都是黄皮白心,直以为姓宋的就跟宋太祖是同宗;香港那一群只晓得在钱眼里钻来钻去;八百年也碰不上一个宋马可。”
  瑞芳说:“怎么,才认识人家三天,就看上人家了?”
  盼妮不出声,两颊红粉粉,一副兴奋的样子,情窦初开,少女情怀毕露。
  我叹口气,“你看中人家,人家未必看得中你。”
  瑞芳说:“不是我争着自家女儿,我看宋马可也是个大孩子罢了,还看武侠小说。”
  我们回到纽约的家,才发觉这次大观园之游足可令我们谈论三日三夜。
  盼妮爱上了马可,像少女们爱上流行歌星,日日夜夜,睡里梦里都念着马可。
  当然,我承认,马可是个最最吸引少女的年轻人,他富有,漂亮,见识丰富,又有麻省理工物理科博士衔,哪个少女不愿意跟他到“冰火岛”去观赏极光?比起他那种玩意儿,上欧洲到巴黎简直幼稚无聊可笑。
  盼妮说:“马可是探险家。去年他爬法属亚尔卑斯‘吐朗’峰,差点没摔死。当时七人丧生,一人失踪,那人就是他,救援人员要凿穿一堵冰墙才能抵达他坠下的地方,那时候坡上的人先跌下来,与较低的爬山者相撞,一伙儿摔下。”
  我说:“敢情好,事后他有没有写一篇稿子,投到《读者文摘》去?《读者文摘》最喜欢刊登这种多灾多难的题材!”
  “爸爸!”
  我妒忌。以往我女儿最崇拜的人是我,现在我一点地位也没有了。
  盼妮不满:“妈你看爸爸这样子,太不合作了!”
  瑞芳叹口气,“我只希望宋医生能把盼眯医好。”
  “宋医生也是一个英俊的男人。”我提醒她们母女俩,“你们怎样偏心,不提起宋医生?”
  盼妮说:“宋医生像一尊大理石像,你们觉得没有?好像没有什么生气。”
  我不做声。盼妮的直觉是正确的。
  她说:“宋医生说话像放录音带,而且声线降得太低,叫人听得好不吃力,我觉得他呼出来的空气都是冰冷的,妈,是不是?”
  “人家热心帮助我们。”瑞芳说,“盼妮,你别乱讲。”
  “我对宋医生没有反感,但是我喜欢马可。”盼妮说。
  她母亲取笑她,“你只是喜欢马可吗?你难道没有爱上他?”
  盼妮说:“我也不知道,我好想再见他。”
  瑞芳看我一眼,“做爸爸的想法子拉拢吧。”
  我说:“很难。”
  瑞芳笑,“咫尺天涯,人家就住楼上。”
  “楼上?”我说,“这个人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许在亚留申群岛,要不就在爱娜火山口。”
  “爸爸,你怎么老在公寓中写稿子?”盼妮问我,语气中略带责怪之意,“哪里都不去。”
  我说:“因为你爸爸姓蠢,蠢材的蠢。”
  盼妮知我不悦,所以走开了。
  我说:“来,老婆,陪我下一盆围棋。”
  瑞芳懒洋洋的说:“你那手屎棋,算了吧。”
  她还是搬出了棋子。
  我说:“一下棋我就想起台北故宫博物馆的那套碧茜墨晶棋子,真是一流。”
  瑞芳抿着嘴笑,“再写一套《黄河与我》吧,说不定可以买得起。”
  我说:“岂敢,写罢黄河,再写《珠江与我》,怎么样,这根本是个混的世界,人人各施其法,你吃醋呀?”
  瑞芳做掩嘴葫芦。
  圣诞时,我们接到宋家的帖子,阂府统请,叫我们到瑞士去住一阵子。
  盼妮说:“现在有钱人都不住纽约,公公也不住纽约,有钱人都住瑞士。”她叹口气,“我讨厌公公—天到晚在钱眼里钻,可是没钱又没有真谛。”
  瑞芳笑问我:“你女儿在说什么呀?”
  “她?她感情无法发泄。”我说,“嚼蛆。”
  “我们去不去?”瑞芳问。
  我说:“我也不知道。”
  瑞芳说:“也许宋医生想瞧瞧盼眯。”
  “盼眯很好,她不是已能够用筷子吃饭了?”我很反感,“你非要把她变成为一个天才不可。”
  瑞芳不响。
  但是宋家的人实在太周到,我们正在犹疑问,宋老三已经特地登门来看我们了。
  他问:“你们见到马可了?马可有没有问起赛尔斯族的历史?”
  我说没有。
  “这老小子。可是他托我送一样东西给季兄,”他取出一只包裹放桌上。“同时我们少爷希望季兄一起拔冗到我们那裹住几天,少爷想瞧瞧盼眯小姐。”
  瑞芳说:“当然,当然,我们一定到。”
  “这一阵少爷实在是忙,否则一定亲自来请,”宋路加笑,“少奶奶呢,十年也不出一次门,她是难得离开屋子的,所以只好由我代表,季兄准备好,只要拨一个电话给我。”
  “太感谢了。”
  盼妮一直在旁边静静的听,一脸的盼望。
  我犹疑一刻问:“马可呢?到时会不会见到马可?”
  宋路加说:“马可不会回来。”
  我问:“圣诞也不回家?”
  “马可有事激恼了家父,家父见到他心烦,所以暂时叫他离得远远的。”
  “啊。”我看盼妮一眼。
  “季兄。”
  “何事?”我问。
  “季兄现在是自由作者?”他忽然问一句。
  “是。”我答。
  “我们少爷有意思邀季兄整理一点资料。”
  我说:“义不容辞。”
  “好极了。”他站起来告辞,“到时交予你过目。”
  盼妮一听马可不在,根本不打算到瑞士去,情愿留在纽约参加同学们的派对,我很反感,盼妮应该走一趟多谢宋夫人。
  瑞芳偏要她回香港陪外公,盼妮初步也答应下来。
  所以最后启程往瑞士的只有我们三人。
  我叮嘱盼妮,让她告诉外公,农历年我们一定回香港。
  出发之前瑞芳照例又紧张起来。
  她说:“这一回我们一定可以见到宋榭珊。”
  宋家在瑞士的房子大概可以算是“总部”了。
  瑞芳说:“以我父亲的能力,也绝对办不到这样的房子,”她实在是诧异,“宋家到底是什么来历?”
  我原本想开玩笑,说句,“也许是和坤的后代,或是沈万三的承继人。”可是到底没说出来。
  鲍老先生的财产连他自己都不甚清楚,可是现在他的女儿季鲍瑞芳公开承认他家与宋氏不能比。
  瑞芳说:“最主要有许多东西根本是钱买不到的。”
  我们抵步的时候,被宋路加安置在图书室中。他请我们坐.然后去通知宋医生,自有女佣人来提我们的行李上楼。
  宋总管出来与我们寒喧一番,抱抱盼眯,叫我们到楼上客房休息。
  他跟佣人说:“季先生太太住少奶奶隔壁那间。”
  女佣推开房门,礼貌地带我们进去。
  屋子收拾得实在整齐,全部中式,有独立的小客厅连书房。睡房装饰简单,放一架檀香翡翠屏风。
  盼眯坐在沙发上,抱着洋娃娃玩。
  瑞芳略为不安。
  我说:“你看你,又在担心了。”
  瑞芳抬起头,“少堂,我觉得事情很蹊跷。”
  “怎么会?”我莫名其妙。
  “在图书室你有没有看到那一列照片?”
  “哪一列照片?”
  “唉,季少堂,你这个人简直不长脑袋,”她低声说,“图书室书架上那一列银镜框——”
  我问:“你看到谁的照片?玛丽莲梦露签名送宋家明的照片?”
  “别打岔!”瑞芳沉声说,“我看到的照片人物全是转变中国近代历史的主要角色。”
  我抬起头。
  “季少堂,用用你的脑子,你难道还不明白宋家是什么人?”
  我心底一凉,倒不怎么害怕。
  但是我笑得相当勉强,我伸手摸摸翡翠屏风,“依你说,这架屏风是真的,博物院那座是假的?”
  瑞芳说:“我所不明的,他们为什么不瞒着我们?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
  “瑞芳,”我与她坐在床沿,“既来之则安之,我们不必追究朋友的来龙去脉。”
  “可是他们有什么意图?”瑞芳怀疑的问。
  “放心,不会是谋财害命。”
  “你还说笑?”瑞芳问,“你不怕会卷入别人的漩涡?”
  我摇摇头。
  瑞芳叹口气,“只要他们医得好盼眯……”
  有人敲门,我开门,门外是宋路加。
  他说:“我们少爷在书房。”
  “好,我马上来。”
  瑞芳说:“我收拾行李,少堂,你替我向宋医生说声对不起。”
  宋三带我走到书房,我看见两个人正坐在那里下棋,面向着我的是宋家明,背着我的是一个女子。
  宋三微笑着向我摆摆手,暗示我坐下,然后他退了出去。
  那女子想必是宋榭珊了。她背着我。黑发挽成低低的一个髻,非常普通而老式的样子。一件黑色丝旗袍是宽身的,我连她的身材都瞧不见。
  他们在下围棋,因为棋盘是特制的一张矮茶几,所以我把那一盘布局看得一清二楚,同时也看到宋夫人的一只右手臂,她的手臂是雪白的。
  我想上前去谢她,但是他们夫妻俩全神贯注的在下棋,我不好意思打扰。
  我只是看着他们两个人。同时又担心宋夫人会忽然转过头来,更担心她一转过头来,而我看到的只是个姿色平常的女人。
  棋盘上正在比气,已到“长气吃五眼”的结果。白子尚有两口气,而黑子也只有一口气了。
  宋夫人执白子,宋家明执的是黑子,看样子这盘棋还有得下的。
  我正看得入神,宋路加又回转来,看见我还坐在那里,向我笑笑,故意地轻轻咳嗽一声。
  宋家明这才抬起头来发现我。他马上笑着站起来。
  我刚想与宋家明打招呼,宋夫人却缓缓的转过头来。
  我一看到宋榭珊的脸,便呆在那里,连话都不会说了,只见她脸色苍白,若有病容,脸上无半点血色,更显得清雅绝俗,姿容秀丽无比,世人常以美若天仙四字形容女子之美,天仙究竟如何美法。谁也不知,此时一见宋榭珊,我心头不禁涌出“美若天仙”这四个字来。她肌肤晶莹如玉,周身犹如笼罩着一层轻烟薄雾,似幻似真,实非尘世中人。
  我不知道呆了多久,发觉宋家明已紧握着我的手。
  我连忙镇静下来,结结巴巴地说:“宋太太,那次在海德公园真是难为你了,不知伤得可重?”
  宋家明低低说:“小事情,小事情。”
  这时瑞芳也下来了,她看到宋榭珊,跟我一般的呆住半晌,然后就急急地与她握手道谢。
  宋家明问:“小盼眯呢?”
  瑞芳答:“睡着了。”
  瑞芳的应对姿态非常得体,但是在座的人都看得出她对盼眯医病这件事是紧张的,甚至可以说她这次在圣诞到瑞士来,百分之九十九是为了替盼眯动手术。
  当天晚上我们看到了约翰、保罗与路加。他们三兄弟侍立在宋家明夫妻身边,的确恭敬有加,但却又没有下人的意味,我注意到当宋氏夫妻坐下的时候,他们三兄弟仍然站立。只有吃饭的时候,大家才一起坐。
  马可没有回来。
  宋家明决定第二天清晨,赶在节日前替盼眯动手术。
  瑞芳在客房里难以成寐。
  我坐在那架翡翠屏风前与她谈别的事。
  我说我一生中没见过美女,其他的女人看上去只要顺眼便算是美女,可是宋榭珊的容貌能够令人为她赴汤蹈火。
  瑞芳说:“她一整夜除了微笑,并没有说过一句话。她美是美丽,可是不像活人。”
  我点点头。
  “连年龄都看不出来,说她二十五可以,三十五也可以,毫无蛛丝马迹可寻,整个人是一幢大理石像,”
  我问:“她今天可没有戴首饰,她镶了那么多首饰干吗?”
  端芳说:“这倒可以理解,我也不戴首饰。咱们家到底也不是暴发户,女人们上超级市场也得戴着几百卡拉钻石。”
  我打个呵欠。
  “如果他们真是我们想象中的他们……”瑞芳说。
  我说到正题上去:“你是决定要为盼眯动脑部手术?”
  “是。”
  “女儿是你生的,”我说,“这种决定由你来做比较好。”
  瑞芳把宁波人的倔强施展出来,“我知道危险程度强,但是我已经决定了。”
  “她会有生命危险?”
  “不会,宋家明医生是国手。”
  “国手也不是神仙。”
  她沉默。我走过去看盼眯,她睡得正熟。
  瑞芳一直坐到天亮,我睡醒时张开干涩的眼睛,看到她坐在窗前。
  我走过去把手放在她肩膀上,她朝窗下一指。我看到一整个园子的风信子花。
  宋医生把盼眯带到医院去,又带了回来。手术的时间最后定于明早。
  盼眯抱着我的脖子,偷偷的笑,然后跟我说:“爸爸,我看到有很多白鸽。”
  我听不明白,看着瑞芳。
  宋夫人这时微笑说:“在医院马可看她无聊。变魔术给她看。”
  瑞芳笑问:“是变白鸽?”
  “是。”
  “马可来了?”我问。
  “是。”她仍是微笑。
  瑞芳说:“没想到马可还能变魔术。”
  她与宋榭珊攀识起米。
  宋榭珊很平易近人,她安慰着瑞芳:“家明的手术做得很好,你不必担心,明天我们去看他。”
  瑞芳苍白起来,“看手术?不不,我不去。”
  就在这个时候,宋马可推开会客室的门进来。
  几日不见,他益发英俊了,一只手上缠着纱布。他先叫:“榭珊——”然后看到了我们,“季兄。”他跟我打招呼。
  宋榭珊跟他说:“你爹爹找你呢。”
  “我这就去。”他说。
  瑞芳笑:“多谢你变鸽子给盼眯看。”
  “哦。那是我拿手好戏。”他眨眨眼。
  宋榭珊再提醒他:“你爹找你。”
  宋二进来,绷着脸跟他说:“爹找你。”
  马可一转头就走出会客室。
下一页 上一页

©2000-2001 21dov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