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子(6)


  回到家,瑞芳已在等我。
  她问:“你到宋家去?怎么不与我同往?一起道声谢,人家心中也舒服点。”
  我不出声。
  她很兴奋,“眯眯又有进步,她与正常孩子无异,已懂得诉苦与打小报告,很会使坏呢!要换护士,因为这一位不让她吃糖。”
  “这叫进步?”盼妮不服气。
  瑞芳说:“难道还不比以前呆呆钝钝的眯眯?你们真是。”她很快乐,“多年来的心事总算放下来了:“
  我只好微笑,“眯眯现在坏得很,你别净宠她。”
  “宠了也应该,这孩子死里逃生。”瑞芳说。
  盼妮说:“我觉得眯眯根本不是眯眯了,上次去看她,她要抢我头上的发夹,差点拉脱我头皮。
  瑞芳大笑。
  我拍拍手,“好啦,现在她不但能保护自己,还能侵略别人,好现象。”
  瑞芳说:“我一想到这点,心中便不住念佛。”
  盼妮说:“爹,你仿佛不高兴。”
  我说:“怎么会,我当然高兴。”
  榭珊。她也不再是以前那个榭珊了,我想。
  仍然穿着暗色的旗袍,梳着发髻,但生命开始注入榭珊,她不会再跟宋家明下整个下午的棋子,或是陪老年人端坐听弹词。
  我无时无刻的想着榭珊的一举一动与她谜样的身世,我对她全无亵渎之意,但心中无法将她的影子排除。
  瑞芳,我对她怀有歉意,在精神上,我早已背弃了她。
  瑞芳有着所有女人的敏感,她应该发觉我这个转变,但因为眯眯的缘故,兴奋中无暇注意许多细节。
  我的经理人这一阵不住上门来威逼利诱,要我动笔。
  “宝贝,”他说,“你搁笔罢写,叫我吃西北风?”
  我说:“你另请高明好了。”
  “听着,ST——”
  我吼道:“你听着,我不高兴写,你就别来烦我!”
  他气白了脸,“合同上是一年一本书,我可以控告你违约。”
  “你要钱是不是?”我夷然。
  “ST,我们合作这些年,你应知道我为人。”他说,“你变了,你不能共富贵!”
  我变了,每个人都变了,我愿意再做以前那个满足快乐的季少堂,我愿意!
  我泄气,“我写不出来。”
  “你一直没有自信,记得《长江与我》?你何尝有过信心?”
  我苦笑。
  “我知道你老婆有钱,可是——”
  瑞芳满面春风的进来,“谁在说我闲话?”
  我低下头。
  他鼓励我:“你一定要写,不管如何,你一定得写下去,我已经将你下一本书卖出去了。”
  我抬起头,“你不会对风信子的故事有兴趣?”
  他说:“什么,风信子?”
  我长长的叹一口气。
  他走了以后,我取出打字机,放在书桌上,又取出白纸。卷一张入打字机,呆呆地看着它一个钟头。
  我写不出,机关枪架在脖子上也写不出。
  以往—夜可以做七八个大纲,与经理人商量每个不同的故事。
  我不信江郎才尽,我已经失去工作的热忱,我只想陪风信子说话终老,不问世事。
  我买了风信子花的球茎,种在小小的蓝白瓷罐里,放在书房中,隔天浇水,日日下午搬出去晒太阳。
  盼妮问:“那是什么,爹?”
  “风信子花。”我说。
  “宋家明最多这个花,”瑞芳说,“遍山遍野的.而且花香醉人,是为了什么他们种那么多的风信子?”
  我说:“如果他们种满水仙,你又会问:干吗种那么多水仙?宋家女主人叫风信子。”
  瑞芳坐下来,“如果我的名字是牡丹,你会不会种满一园子的牡丹?”
  我说:“最近你也不再理会兰花了。”
  瑞芳说:“眯眯把我搞得手忙脚乱,哪里还有功夫种兰花。下个月可以接她出来,疗养院已经帮眯眯找到学校。”
  “嗯。”
  风信子长出碧绿的剑状叶子,春天已经很迟了。
  那是一个黄昏,我觉得很冷,叫盼妮把暖气调高。
  瑞芳说:“最近你心情不大好。”
  我说:“做一个面拖黄鱼给我吃,我就会高兴起来。”
  瑞芳笑,“我们只有冰冻鱼柳,给你炸一炸如何?”
  我叹口气,“简直于事无补嘛,我们得搬回香港去,我保证鲍老头不单在吃黄鱼,一定还有酒酿丸子做甜品。”
  她们母女呵呵的笑,到厨房去为我做菜。
  门铃响了一下。
  我没留意。
  隔很久,门铃再响一下。
  我自安乐椅中起来,咕哝着,把衣襟拉一拉,走过去开门。
  门外是一位穿黑的女郎。
  黑色小帽上围着网,走廊的光线又不是那么好,我只看到她尖尖的下巴。
  “找谁?”我以为是瑞芳的朋友。
  “季先生——”她迟疑的说。
  “我是,找谁?”我礼貌的再问一次。
  她抬起头来,那弧形的嘴唇有点熟悉。
  我疑惑了。
  她低声说:“我是宋榭珊。”
  我倒退一步,结结巴巴的说:“你——快进来!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保罗呢?路加?”
  她缓步走来,我关上门。
  “你坐下,我替你倒杯热茶。”我为她脱大衣。
  她除了帽子,露出雪白的脸,眼神却是平静的,她说:
  “季先生,我是私逃出来的——”
  “什么?”
  “他们不知道我走了。”她说。
  我一时没会过意来,只懂得呆呆地看着她。
  “我不能够再回去,”她说,“一时只能到你这里来打扰。”
  她一件随身行李都没有带。
  “如果他们问起,请你代为隐瞒一下。”
  “你出来多少天了?”我一时想到许多困难,收留她不如收留一般的女客。
  就在这时候,瑞芳自厨房出来,她看了客人,间:“是哪一位?”
  我说:“瑞芳,是宋榭珊。”
  瑞芳吓一跳,疑惑的看我一眼,随即迎上去,“欢迎欢迎,就快开饭了,你一定要留下来与我们吃饭,不过这里地方浅窄,你不要介意。”
  我说:“瑞芳,我们的客人可能要在这裹住几天。”
  瑞芳连忙说:“我马上去收拾客房,少堂,你招呼宋太大。”
  盼妮捧出热茶,她说:“宋太太,你喝茶,我们马上开饭了。”
  榭珊道谢,她说:“真羡慕你们的家。”语气是由衷的。
  我一直渴望见到她,能够再听她说话。
  这是我第一次看她穿洋装,她脖子上戴串滚圆的珠子,映出柔和的光,双颊上仍然带着那抹奇异的血色。
  她竟会在我们家中出现:
  她说:“我不会打扰很久……”
  我阻止她,“请不要说这种话,我们很乐意接待你。”
  盼妮很快的把饭菜都端出来摆好,我闻到香喷喷的炸鱼。
  盼妮说:“宋太太,请过来。”
  瑞芳也出来了,“请,不要客气。”
  大家坐下的时候,盼妮忽然说:“我从没见过宋太太用饭,宋太太给我的感觉,仿佛不需要吃饭似的。”
  榭珊一怔,然后笑一笑。
  我连忙说:“盼妮,不得没规矩。”
  盼妮夹菜给榭珊,“宋太太,多吃点,家常小菜,不成敬意。”
  真多亏了这个女儿,她的天真热诚缓和了气氛。
  榭珊吃得极多,她仿佛很饿,添了两次饭。
  瑞芳问:“菜还合口味吗?”
  她答:“太好吃了。”
  是盼妮先笑的,我们两夫妻也放心的微笑。
  饭后我们把榭珊安置在客房中,瑞芳对我说:
  “仿佛民居里来了一位皇后娘娘,手足无措,又不敢多问她话。”
  我安慰她说:“你表现得很好。”
  “盼妮才大方可爱呢,”她说,“她真长大了。”
  “嗯。”我说。
  那一夜我与瑞芳都辗转反侧。
  一会儿我说:“宋家明的手下耳聪目明,此刻—定知道榭珊在我们这里。”
  瑞芳说:“没想到那么样的神仙眷属也会吵架。”
  我说:“我想问问她,如果真不打算回宋家,得找个房子住。”
  瑞芳说:“真有你的,这种话怎么问得出?”
  天朦胧亮,我总算合上双眼。
  “七点半的时候,钟点女工来上工,一路砰砰嘭嘭摔门,埋怨,我睁开眼睛,看看身边,瑞芳已经起床。
  我连忙起床梳洗穿衣,盼妮端上早餐给我。
  我边吃边翻阅报纸,“你们都是晨早鸟。”
  “我们早?”盼妮转身子过来,“宋太太才早呢。”
  我差点摔了杯子,我忘记她在这里!
  做过太多的梦看见她出现,等她真的来了,反而像做梦。
  我问:“她睡得好吗?”
  “很好。”盼妮说,“刚才她在厨房帮我煎蛋,她问我:‘你为什么瞪着我看?’我情不自禁的说:‘宋太太,因为我从没见过像你那么美丽的面孔。”盼妮耸耸肩。
  “真没礼貌。”我说。
  “我是真心这么想。”
  “她现在在哪儿?”我问。
  “爹,你真怪,你怎么不出去看看?我要上学了。”她转身出房。
  我闪闪缩缩的走到书房,榭珊正坐在那里与瑞芳说话。
  我咳嗽一声。
  瑞芳连忙站起来:“少堂,你过来,宋太大有事跟我们商量。”
  我坐下。
  榭珊穿着一条袋袋牛仔裤与宽身毛衣,明明是盼妮的衣服!头发仍然盘在脑后,却有说不出的调和,榭珊永远是美女,不管做什么打扮,她本身就是一幅图画。
  她的手叠放在膝上,她平静的说:“我决定不回去了。”
  瑞芳不出声。
  “我考虑很久,觉得无法与宋家的人共处。所以走了出来,我知道在你们家久住会引起不便,季先生、你可否代我找一所房子?”她问。
  “你—个人——”我犹疑。
  “我会照顾自己,”她很坚决,“我可以学。”
  瑞芳说:“少堂,我认为宋太太,应在我们这裹住。”
  “不。长期要你们照顾是不可能的。”她婉拒。
  “好的.我替你找房子。”我答应。
  “少堂,”瑞芳不以为然,“你这是什么话呢?谁家夫妻不闹点意见,你怎么怂恿宋太太搬出去住?外头人杂,怕会引起宋医生误会。在我们家暂住几天,误会冰释,待宋医生接她回去,这才是道理。”
  榭珊说:“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但是我……我是不会回去的了。”
  瑞芳拉起她的手,赔笑说:“唉,气头上,谁都会这么说,你在我们这里,爱住多久便多久,当自己家一样,好不好?”
  榭珊被感动了,她低下头。
  盼妮拿着一整套的摄影器材进来,她说:“我要替宋太太拍照,今天阳光好。”
  我问:“你不是要上课吗?”
  盼妮装个鬼脸,眨眨眼。她迅速整理好那架哈苏相机,对准榭珊便要按快门。
  我说:“盼妮,你有没有征求过宋太太的同意?”
  榭珊说:“没关系,我很乐意做模特儿。”
  瑞芳含笑说:“那我与少堂回避一下。”
  她把我拉出去,埋怨我。
  我说:“我知道榭珊真的不会回客西马尼院了,替她找到房子,免得宋家的人以为我们包庇她。”
  “少堂——”
  “顺得哥情失嫂意,”我说,“你别管这么多,我这就出去替她找地方。”
  “我与你同去,我知道女人的心事。”瑞芳说。
  我们找到一层有家俱的新公寓,地段适中。瑞芳喜欢那一屋子的波斯地毯。租金自然是贵的,一年合同。推开长窗,可以看到赫德逊河的风景。
  “与谢珊的老家是不能比的,”瑞芳说,“他们宋家的屋子令我想起凡尔赛宫,尤其是‘镜廊’——你记得吗?”
  风吹打着瑞芳的头发,我心中想的是另外一些事,榭珊现在孤立了,我是她惟一的朋友,我接近她的机会比谁都多。
  当天下午,我们帮榭珊“搬家”,她什么都没有带,连换身衣服都没有。
  我小心翼翼捧出那盘风信子,放到她手里,作为礼物。
  榭珊说:“谢谢你们,我太喜欢了。”
  瑞芳说:“可是宋家种满了风信子。”
  榭珊厌恶地说:“宋家干什么都要违反自然,天底下哪有杏仁香的风信子。”
  瑞芳看我一眼,不出声。
  榭珊说:“我已经受够了,从今天开始,我要做—个正常普通的人。”
  她看过新的公寓,很满意。
  瑞芳还替她约好了两个佣人,第二天上工。
  瑞芳怕她寂寞。她却说:“我已经习惯成日不开一次口。”
  瑞芳笑说:“有什么事,只需唤我一声,我是天底下一大闲人,平日也这么耗着。”
  榭珊说:“你们对我真好。”她似乎略略有点不安.很忸怩地,“如果你不介意,我想问你的衣服是哪儿买的?”
  “啊,我叫他们送来给你挑,不过是嘉纹奇连。”瑞芳问,“合你的趣味吗?”
  “你穿得很好看,我特别喜欢那件深紫色垫肩膀的裙子,我们第一次见面那件。”榭珊说。
  我微笑,她现在与—般妇女没有异样,絮絮的说起时装的式样来。
  瑞芳观察入微,她事后说:“榭珊的心情并不太坏。”
  凡事决定以后,困难已经克服,榭珊现在只需躲避宋家的追踪。
  宋约翰追到我们家的时候铁青着脸。
  我说:“她来过,住了一夜,然后走了。”
  宋约翰问:“她搬到哪儿去?她并没有朋友,她不见得懂得找房子住。”
  “积克,”我说,“假如你是我,你说还是不说?她是我朋友,宋医生也是我朋友。”
  瑞芳陪笑说:“是呀,将来他们两夫妻和好如初,榭珊仍然一辈子记得我们出卖过她。”
  宋约翰转向我,“少堂,如果我是你,我应当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我会说出来。”
  我说:“我替榭珊找的房子就在附近。”我把地址念一次。
  “谢谢你。”他站起来。
  “积克,她不见得只有我一个朋友。”
  宋约翰转过头来,“她身上还带着宋家一部分珠宝,我们会找得到她,没有人能够匿藏她。”
  他走了。
  瑞芳问:“他找到榭珊会怎么样?”
  “他不过是榭珊的管家,不敢怎么样。”我说。
  瑞芳问:“那些珠宝,是不是拿到铁芬尼重镶的一批?”
  “大概是。”
  瑞芳说:“我开始觉得事情不是夫妻吵闹那么简单了。”
  我看瑞芳一眼。
  隔一天我独自出门,溜达很久,肯定没有跟梢的人,才到榭珊住的大厦。
  原来为她租的是十二楼,电梯停在十一楼,我按铃。
  女佣人来开门,榭珊迎出来。
  她说:“他们到过十二楼。”
  我点点头。
  “我还能躲多久?”她问。
  我说:“他们迟早会找到你的。”
  “我必须将一部分珠宝出售。”她说,“我要用钱。”
  “要拆开来卖。”我说。
  “你有办法吗?”
  “没有,我经理人或者懂得窍门。”
  “越少人知道越好。”她说。
  我迟疑一会儿,“你取普通的一点给我看看。”
  她转人房中,出来的时候手中一堆宝石,在灯光中闪闪生光,我只看一眼,就知道难以脱手。
  我拿出其中一串钻石,拧坏了扣子,我说:
  “隔几天我再来。”随手放入口袋。
  榭珊说:“你为我一再冒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为你,为你是值得的。我心中说。
  “你好好照顾自己。”我说。
  她站在偏厅的门边,光线在她背后透过,为她的头发镶上一道金沿,我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拉近许多。
  “我想去剪头发,”她说,“又不知道地方”
  “我陪你去。”我说。
  “我从没上过理发店,”她说:“你不会相信吧?我真想在繁忙的街道上走—走,试一试人挤人的滋味,在小饭店吃一顿饭,还有跳舞、看电影。”
  “我陪你去。”我说。
  她点点头:“我等你消息。”
  我把那串钻石拿到珠宝店去修理,同时装作不经意地问一问价钱。
  店员说:“约二十万元。”
  我付榭珊二十万元,当夜把项链当礼物送给瑞芳。
  瑞芳抬抬眉毛,“你疯了,我若要戴这种东西,大不了向母亲去借,真是!”
  我赌气,“那么还给我,让我藏在保险箱中,隔十年拿出来卖,起码赚一倍。”
  “财到光棍手,我才不还,”她满意地笑,“你怎么兴致那么好,嗯?给我买礼物。”
  我低头出一会儿神,“我也不知道。”
  “嘿,你是良心发现?”她笑,“抑或庆祝盼眯回家?”
  我一怔,“她可以回家了?”
  “瞧你这做父亲的,当然,疗养院已批准她回家。”
  我说:“那太好了。”连自己都奇怪,怎么气语中没有太多的欢欣。
  盼眯回来的时候穿一件浅蓝色的短大衣,白色长统袜,白色小手套,短头发梳成大人样子,戴着顶毡帽。
  她—双圆眼睛炯炯有神,不似孩童,她规规矩矩的叫我:“爹爹。”我只觉得她非常陌生。
  我很惭愧,为榭珊忙得透气时间都没有,忽略了孩子,我蹲下来,“眯眯——”
  “爹爹,”她很不乐意的说,“你与我说话,不必蹲下来,我听得到你说什么。”
  我十分惊讶,看向瑞芳,瑞芳耸耸肩。
  我咳嗽一声,“你要不要看看你的房间?”
  她皱上眉头,推开房门,四周围打量。
  盼妮远远站着,叠着双手,置身事外的样子。
  只听见眯眯说:“我要白色的床罩,跟姊妹一样!”
  我很吃惊,盼妮把我拉过一旁说:“她现在是只小怪物。”
  我说:“她起码长大了十五岁!”
  盼妮装个鬼脸,“宋家明是个巫医。”
  我不置信的看着眯眯,“如果不是同一张面孔,我发誓这不是我的小女儿。”
  “让妈妈跟她搞,来,我让你看照片。”她拉我到她的房间。
  床上摆着许多照片,有彩色有黑白。
  榭珊的照片。
  汾妮说:“同学都看过了,都不相信有这样的美人,那是令人做梦的一种美丽。”
  也能令人中魔。
  我说:“我有事要出去。”
  瑞芳进来说:“出去?能不能改期?这是眯眯第一天回家,你理应陪她在家吃饭。”
  我迟疑半晌说:“好。”
  盼妮说:“爹爹一向最疼爱眯眯,怎么今天这样反常?”
  我忽然生气,“每个人都变了,为什么我不能变?”
  瑞芳说:“他发神经,别去睬他。”
  她一眼看到了榭珊的照片,拾起细细端详,脸上带种难以人信的赞叹。
  我说:“我出去买件礼物给眯眯。”
  瑞芳说:“你最近的行动真是怪怪的。”
  我取过外套走到街上去打电话,接听的正是榭珊。
  我问她:“你那边好不好?”
  她的声音很平静,“很好。”
  “他们没找上门来?”我问。
  “暂时还没有。”她说。
  “我明天来看你。”我说。
  “好的。”
  我挂上电话。
  我不应去看她,次数多了,总会被跟踪上,不过我的双腿不听脑袋的话,第二天一早,便叫了一部计程车往她公寓去。
  我到的时候,榭珊正在试新衣。
  她容光焕发,整个人美艳得不能形容,一见我便说:“少堂,我想去剪头发,需要你的意见。”
  我把手插在口袋中,微笑地呆视她,她的脸晶莹光辉、看得多一刻都会晕眩。
  “你在想什么?”她笑问。
  我坐下来,我在想“美人如玉”这句话。
  “我想把头发剪短,我从没有剪过头发,”她絮絮的说,“你瞧——”
  女佣人帮她把头发解下来,我第一次看见她把头发放下。那把乌亮的丝发一直垂到腰间,在阳光下发出七色的闪光。
  我很冲动的说:“不不,千万不要剪掉,太好看了。”
  “但是它太长,”榭珊坐下说,“美容杂志上说,头发要有式样,不应老缚在脖子后面。”
  我说:“那种杂志只有庸脂俗粉才相信,你不必理会。”
  她又笑,“少堂你真会捧人。”
  我说:“我是真心的。”随即面孔便红了。
  她并没有发觉,邀我吃茶,替我放好糖,加进牛奶,递给我。
  她高兴的说:“既然你那么讲,我就不去理发店了——”她迟疑一下,“男人是不是都喜欢长头发?”
  我一颤,抬起头。
  她已经离开了宋家明,问这个话是什么意思?她还认识什么男人?除我之外,并无他人,我的心剧跳起来。
  她说下去,“我很怕他们会找到我,目前最安全的地方是他们已经搜过的地方,我明天搬回楼上住。”
  我点点头。
  她忽然悲哀起来,“少堂,我想起—句老话:天下虽大,无容身之处。”
  “你暂时先别怕,”我安慰她,“我会尽力帮助你。”
  她低头不语。
  “来,”我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带你到一个好地方去吃顿饭。”
  我与她自前门走出去,如果有人守着这幢大厦,前后门都一样避不开。
  榭珊说:“我没有发觉追踪的人,一张生面孔都没有,令我更加惶恐——我们不说这个,你要带我到哪里去?”
  我可以看到她眼中的恐惧、惭愧没有保护她的能力。
  我带她到意大利小馆子吃比萨。
  榭珊的姿容吸引了邻座的客人,让她出来亮相是非常不智的事,但我不禁为她骄傲,呵,男人的虚荣心,我愿意一辈子呵护她。
  离开餐馆,我与她在街上散步,她对我说,她从来没试过独自在街上逛,宋家的四兄弟一向是她的保镖。
  我忽然说:“那时候,你是一个王妃。”
  她闭紧嘴唇,不想再说宋家的事。
  她很兴奋,频频告诉我,外边的世界比她想象中的更自由更活泼,她想她会适应。
  我凝视她,我问:“你是真的不回去了?”
  她答得很快,“死都不回去。”
  我放心了。
  回到家,瑞芳来开的门,她面有愠色,一见我便把我拉在一旁。
  “你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看着她,一时不知道该撒哪一个谎。
  她说:“我全知道了,宋约翰在里头等你!”
  我的心一跳。
  “你以为你逃得过他们那种人的眼睛?你白白惹事。人家夫妻不和,只有劝人家和好,你却帮人家的老婆东藏西躲,这是什么意思?”我的心沉下去。他们果然又一早知道了。
  “现在人家来要人,你这个台塌得可真到家。”她愤怒地埋怨。
  我已许久没有看到瑞芳发脾气了。
  我呆着一张脸看牢她。
  客厅里传来宋约翰的一声咳嗽——“少堂,你回来了?”
  “是。”我横着心走出去。
  “少堂,我是来要人的。”他开门见山说。
  “她不会跟你们回去。”我说。
  “要她亲口对我说,我才回去回复。”他答。
  “积克,”我说,“你们为何不放过她?”
  他说:“少堂,这是我们的家事。”
  “可是她——”我忍住了。
  宋约翰注视我良久,忽然怪异的笑,“少堂,你以为——你以为她出走是为你?”
  我愤怒,涨红了脸,大声地答辩:“我是她惟一的朋友!”
  宋约翰叹口气,“少堂,你带我到她那里去,我不想直接去敲门,她到底还是我们家少奶奶。”
  我转头,瑞芳站在门口,瞪着我。
  宋约翰很尴尬,转过了头。
  瑞芳冷静的说:“把地址告诉他,少堂,我们不管别人的家事,为朋友出力,担关系,都是可以的,但我们没有私心。”
  宋约翰看着我,等我的答复。
  我说:“瑞芳,原谅我,我——”我吞一口涎沫,眼睛看着别处,“我答应榭珊帮她忙。”
  “你真被人家说中了?”瑞芳颤抖地问我。
  “她为着我离家出走。”我说。
  宋约翰冷笑一声。
  我说下去,“她第一个想到要投靠的人便是我,瑞芳,我回来才跟你解释。”
  瑞芳面色灰败的说:“你走吧。”
  我与宋约翰匆匆出门,门外那辆熟悉的黑色丹姆拉等我们。
  在车子里宋约翰一语不发,他庄严,木无表情,我却感到度日如年。
  他双手一直插在黑色的晴雨褛里,我老觉得他握着一把枪。
下一页 上一页

©2000-2001 21dov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