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鸽子(11)



  许太太答:“无论怎样,我都支持你。”
  一想,支持儿子离婚好似是极之荒谬的一件事,可是事实上她的确支持他。
  她补了一句,“你一定有不得已之处。”
  “谢谢你母亲,谢谢你。”
  到了约会那天,许开明把胡髭刮干净,换上新衬衫,去敲芳邻大门。
  冯喜伦出来应门,也打扮过了,粗眉大眼,别有风情,她穿一件长大衣,看不到里头的衣服。
  开明笑说:“你好像知道要到什么地方去。”
  “是,跟我来。”
  这一点活泼感染了许开明,他跟着她走,她手势敏捷地自车房开出一部吉普车,开明跳上车去听她摆布,这还是他第一次不用做勤务兵。
  在这个城市做男人好像比较容易,女性尚未被宠坏,不用男人伏在地下膜拜。
  车子驶出市区,在一间戏院门前停下,“到了,请下车。”
  看电影?可是推门进去,却发觉别有洞天,许开明笑出来,真不相信还有这样的地方存在,原来小戏院已被改装成一家跳舞厅,乐队在台上演奏,人客三三两两起舞,灯光明亮,侍者来回穿梭招待茶点。
  冯喜伦买了门券,脱下大衣交接待员,神气活现地说:“请来跳舞。”
  开明大乐,“我不会跳。”
  “我教你。”
  “太好了!”
  他们挑侧边一张台子坐下,开明这才发觉人客以银白头发的老先生太太为多,他们终于赚得闲情,前来轻松一番。
  这时乐队奏出《田纳西华尔兹》,许开明知道这是父母年轻时的名曲,兴趣盎然,冯喜伦暗示他邀舞。
  他站起来,咳嗽一声,“小姐可否一一”
  话还未说完,喜伦已笑答:“我至爱不过。”
  她站起来转一个圈,原未穿着一条花蓬裙,旋转之下,裙裾扬起,十分夺目。
  开明只跟母亲学过跳舞,早已忘记大半,可是绝不愿放弃轻松的机会,带者喜伦下场。
  喜伦长得高大,几乎与他一般高矮,他们翩翩起舞,两人均满面笑容。
  一曲既罢,其他茶客鼓起掌来,他们朝四方鞠躬谢礼。
  回到桌子,喜伦说:“茶点来了,”欢呼,“有司空饼。”
  那样简单廉宜的一个节目,她却尽情享受,无比快乐,许开明深深感动,做人就应该这样,不枉此生。
  喜伦接着又与他跳了好几只舞,快慢兼收,可是开明已经出了一身汗,他感慨地想,又活转来了。
  不由得诉苦,“老啦。”
  没想到喜伦安慰他:“中年人能这样已经很好。”
  开明啼笑皆非,什么,三十出头已是中年?不由得不服气,“你几岁?”
  “二十三岁。”
  可不是,比人家大十年以上。
  “喜伦,我们真得常常出来才是。”
  “我赞成之极。”
  灯光转暗,色士风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开明叹口气,“我最想吹奏这只乐器。”
  “现在学也未迟呀。”
  开明笑,“学会了就不再有任何遗憾,那样,余生可抱怨些什么才好?若无怨言,生活未免乏味。”
  冯喜伦嗤一声笑出来。
  “你不懂得?这便叫作代沟。”
  喜伦却化繁为简:“离婚男人通常内心不忿。”
  开明一怔,一般人都爱拿失婚妇人来做题目,总是没想到离婚也是两个人的事,每一个离婚女人背后,必定有一个离婚男人,冯喜伦显然很清楚这一点。
  开明低下头来。
  喜伦说:“我开罪了你?”
  “不,你提醒了我。”
  “仍然伤痛?”
  “不,已经没事,你不必小心翼翼。”
  喜伦笑,“我不懂收敛,母亲老嫌我钝手笨脚,粗声大气,说我活脱似加仔。”
  开明不以为然,“你确是加籍人士。”
  “你帮我?”喜伦大悦。
  “当然。”
  “谢谢你许开明。”
  他们离开跳舞厅,街上下雪,开明解下围巾替喜伦系上,喜伦欣喜莫名。
  许开明再麻木,也知道这个妙龄女子对他有好感。
  “让我来驾驶。”
  回程中他俩订好下星期的约会。
  开明自后门入,刚想上楼,听见客厅有人说话。
  一一“他们去跳舞?”
  “是呀,喜伦那样告诉我。”
  是两位太太的声音,一位是他母亲,另一位,可以猜想,是喜伦的妈妈。
  开明坐在楼梯间,进退两难,为免尴尬,还是暂不露面的好。
  外头的对白继续。
  叹息:“开明很寂寞,婚姻这件事……现在回家来,我比较放心,喜论会不会喜欢他?”
  “喜伦整天提起他。”
  “可是,开明已经三十二岁。”
  “暖,这算什么,我有没有和你说,阿冯比我大十一年,他很照顾爱惜我,一个人总要到那个年纪才知道要的是什么。”
  开明坐在梯间微笑。
  冯太太又说:“倒是喜伦年轻粗浅,望你们包涵。”
  “唉呀。哪里哪里,如此客气,折煞我们。”
  “孙儿呢?”
  “你放心,冯太太,这两个孩子我会照顾,毋须喜伦操心。”
  “不不,喜伦非常喜欢孩子,大概是得了我的遗传。”
  开明忍不住笑。
  这两位太太差些没交换聘礼及嫁妆。
  他轻轻站起来,故意开关后门,制造声响。
  果然,许太太说:“回来了。”
  开明手插在裤袋里,满面笑容走迸客厅。
  “妈妈,冯太太。”
  冯太太眉开眼笑叫一声开明。
  开明有点感动,冯太太真开通,没嫌他是个离婚男人。
  不消片刻,她告辞回去了。
  母亲讪讪地看着他不语,开明忽然流泪,“妈妈。”他握紧她的手。
  许太太轻轻说:“你有什么委屈尽管说出来。”
  可是孩子们醒来了,自动下床找人,午睡后小脸可爱地红咚咚,开明不由得笑了,他们已经长得比弟弟大,许家的遗憾也得以平反。
  翌日在后园陪孩子玩雪,开明不知怎地踩了个空,跌在花槽里,扭到足踝,痛得怪叫。
  脱下靴子一看,已经肿起,开明大叫要去医院,“打九一一叫救伤车。”
  许太太倒镇静,拨完电话,说:“救伤车马上来。”
  来的却是冯喜伦。
  许开明蛮不好意思,“怎么麻烦你?”
  大儿拍拍喜伦肩膀,喜伦转身听他要讲什么。
  大儿笑嘻嘻说:“爸爸嚎哭,爸爸叫痛。”
  开明辩曰:“没有的事。”
  “来,我陪你去医院。”
  她不费吹灰之力扶他上车。
  开明汗颜,自觉无容身之处。
  检查过医生说并无大碍,嘱咐敷冰,服止痛药,多休息。
  喜伦一直在身边。
  开明心想,足踝那样隐私之处都叫她看过,以后再也脱不了身。
  她把他送回家,热了鸡汤,端给他喝。
  窗外仍然大雪纷飞,在这个时刻,许开明忽然觉悟,过去岁月一去不复回,他也只得努力将来了。
  喜伦的背影非常健美,肩宽、腰细,呈一个V字,正是时下模特儿身段,悦目之至。
  开明闭上眼睛,双目润湿。
  “唏,”喜伦打趣他,“不至于痛得要哭吧。”
  他睁开双目,看着年轻的她,“你知道什么?你懂得什么?”
  喜伦笑,凝视他,“比你想象的要多许多。”
  他忽然握住她的手,把脸埋在其中。
  他未痊愈,倒是雪先停。
  积雪要好几天才融化,两个孩子也知道雪人迟早会得在太阳公公的热情下消失,恋恋不舍。
  拄着拐杖,开明来往家与写字楼全靠喜伦帮忙。
  他对她说:“少年时打球扭伤了脚,过一天便无事,照样健步如飞,如今不晓得怎么搞的。”
  喜伦微笑地给他接上去:“老了。”
  开明有点汗颜,人家不负责任起来总是怪社会,他却心安理得赖年岁高,喜伦一句话点破了他。
  那天下午,他发奋图强,扔下拐杖,慢慢一步步走下楼梯,又再走上来,如此来回十数次,已觉神清气朗,他痊愈了。
  两个孩子开口,全部英语对白,许太太着急,“怎么办,怎么办,这算是哪一国的人呢?”
  开明不语。
  “喂,开明,你是孩子的爸,你想想办法呀,怎么光是傻笑?”
  开明真心一点也不觉烦恼,搔搔头皮,“是华裔加人嘛。”
  “央喜伦来教,喜伦会中文。”
  “妈,这是长年累月的事,不好烦人,我替他们找个老师便是。”
  “喜伦中文程度还真不赖。”
  “是吗,”开明纳罕,“可是她从来只与我说英语。”
  “你根本没有去发掘人家的优点。”
  说得也是,对于喜伦之事,开明从来不加细究。
  许太太说,“中国人总要讲中文。”
  “持加拿大护照,当然是加国人。”
  “那祖宗是华人呀。”
  开明想一想,“五胡乱华,满清又统治百余年,血统也许并不是那么纯真。”
  许太太为之气结。
  “妈。”开明握住她的手,“我们有时候快乐,有时候不,可是从来不是为着懂什么或是不懂什么,不过,如果这件事令你烦恼,我会设法帮你解决。”
  “帮我?”许太太啼笑皆非,“怎么变成帮我了?”
  “孩子是你的孙儿嘛。”
  许太太道:“我去同喜伦说。”
  一日许开明下班回来,看到喜伦与他母亲站在紫藤架下聊天。
  初春,尚有凉意,喜伦却已披上纱衣,裙裾上印满了淡蓝与浅紫色碎花,站在花架下,出尘脱俗,宛如安琪儿。
  见开明的车子驶近,她们扬手招呼。
  开明停车。
  许太太讶异问:“怎么这个时候忽然回来?”
  开明莞尔,“我一路心惊肉跳,故回来查查有无人讲我坏话。”
  谁知许太太承认,“你灵感不错,我们的确在说你。”
  开明问:“说我什么?”
  他顺手摘下一串紫藤,帮喜伦别在发脚。
  然后他说:“我还有急事回公司去。”
  随即驾车离去。
  许太太奇道:“他回来干什么,为何又匆匆走开?”
  喜伦微笑,“也许只是回来换件衬衫,见我们说他,不好意思起来。”
  “喜伦,只有你弄得懂他。”
  “刚才我们说到何处?”
  “对,两个孩子学中文的事一一”
  这时,许开明的车子已经驶远。
  他知道他必需做出抉择,他加速往海旁大道驶去,不能再逃避,今日一定要面对现实。
  他的心跳加速,车子像一支箭般射出,直到其他司机杯葛响号,他才逐渐慢下来。
  开了车窗喘息一下,继续行程,一海鸥乘风飞起,像是扑向他的挡风玻璃,可是刹那间随气流滑向一边,又朝海边飞去。
  鸟腹洁白,翅膀硕大,十分美观,开明一直喜欢鸟类,飞得那么高那么远,看透世情。
  车子驶抵豪宅,许开明怔住,女主人分明在筹备一个花园宴会,草地上搭起了淡黄与鸽灰的帐篷,鲜花处处,张灯结彩,服务员正忙碌地穿插工作。
  开明的车子停在一辆食物冷藏车后,工人正把一箱箱的鲑鱼抬进厨房。
  大宅前后门大开,众人随意出入,根本无人注意到他。
  开明四处张望,大宅终于布置好了,是二十年代的法式装饰艺术式样,十分柔靡,有许多水晶及磨纱玻璃,丝绒与丝穗,淡灰色地毯捆着玫瑰红边,应该过份夸张,可是客厅面积实在大,竟觉得恰到好处。
  开明在心中一算,奇怪,这并不是她的生日,她在庆祝一个什么日子?
  他问一个穿制服的工人:“贝小姐呢?”
  那管家模样的人,正指挥几个工人小心搬运钢琴,挪出空位来不知放些什么,闻言道:“有什么事同周太太说好了,小姐没有空。”
  开明不以为忤,他当然没有去找周太太,他独自在大宅内浏览,每间房间都陈设得美轮美奂,精致无比。
  世上可以买得到的华丽均应有尽有,卡地亚的无肠水晶钟,花百姿的百宝复活蛋,印象派画家的名作,都随意放着,一点不介意客人顺手牵羊。
  许开明是行家,一看就知道这笔装修费远远超过大宅所值,不禁讶异起来。
  他坐在图画室一张灰色的丝绒沙发里发呆。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原想与秀月好好一谈,可是偏偏遇到这许多闲人。
  他知道她在楼上卧室,可是又不方便找上去,许开明细细思量,不怕,反正来了,不如索性闯上去敲其寝室门。
  图画室的一面墙壁上镶着镜子,可是镜上还有一幅白雪公主后母魔镜似的捆金边的镜子,镜内人影憧憧,把门外的热闹全部反映到室内。
  这时,开明忽然发觉室外一静。
  他抬起头来,看到镜内有一个粉红色的人影。
  他连忙转过身去。
  只见秀月自楼梯间走下来,她穿着一件层层叠叠的半胸晚服,裙裾到地,后幅拖在地上,一转身,可看到缎子衣料折成一朵玫瑰花模样,而她整个人变成花蕊部分。
  开明目定口呆。
  她显然在试穿这件华服,因为身后跟着设计师正在替她用针别起衣料多余部分,她脸上并无化妆,可是一脸笑靥,显得娇美万分。
  开明看得呆了。
  在他眼中,秀月整个人发出光芒来,四周围的人与物均变得黯淡万分,难以辨认。
  而且秀月的身型逐渐高大,终于充塞了大宅客厅整个空间,一颦一笑,烙印似刻在他的脑海里。
  半晌许开明才清醒过来,他握一握拳头,清一清喉咙,正想走出图画室去与她打招呼。
  该刹那他看到秀月背后出现了一位男士,他双手捧着一团晶光灿烂的饰物,轻轻放在秀月的头顶。
  秀月连忙转身,这时许开明看清楚她头顶上戴的是一顶钻冠,闪烁生光,把秀月一张俏脸衬得似芙蓉花一般。
  那位男士说:“你永远是我的皇后。”
  秀月笑了,在他脸上吻一下。
  有人端来一张椅子,给秀月坐下试与晚服同色同料的鞋子。
  许开明仍然躲在图画室内,全身动弹不得,脚像生了根似,扎在地上,看着客厅里的景象。
  那位男士年约五六十,头顶微秃,身段保养得很好,许开明知道他是谁,他的尊容时时在报章财经版上出现,是国际知名的财阀。
  从他满足的笑容来看,他显然以拥有这位美女为荣。
  秀月站起来,挽起那位先生的手,散步进花园去了。
  许开明要过一会儿,手脚方能动弹。
  他仍然没有离开图画室,他喜欢这间房里的镜子,镜花水月,其实是现实的写照。
  忽然有人进来,啪一声开亮了水晶灯,诧异地说:“你怎么在这里?外头等人用哪,晚会七时正开始。”
  是一位总管模样的太太在责问他。
  许开明听见自己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那位太太笑,“是李先生同贝小姐结婚的好日子呀,你不是偷酒喝了吧,快,快,客人陆续就来。”
  外头有人唤她,她忙不迭奔出去。
  许开明缓缓站起来,慢慢走出屋子。
  完全没有人追究他这个生面人是谁,由此可知他平凡到什么地步。
  他穿过花环、帐篷、人群,回到自己的车子旁边,轻轻开了车门,上车,发动引擎,把车驶走。
  半晌,才回头,可是大宅隐蔽在树丛中,只看到檐角,那是一个香格里拉,出来之后,就找不到回头路。
  许开明一直把车驶回家中。
  孩子们奔出来欢迎他。
  许太太诧异问:“你到什么地方去了?”
  开明不语,做杯热可可,坐下来。
  “喜伦应允教孩子们普通话。”
  “那多好。”
  “开明,打铁趁热,莫失良机,你需要一个家。”
  开明低下头,“我知道。”
  许太太大喜,“你真的明白?几时有行动?”
  开明笑了,“今晚我就过去向喜伦求婚,不过,人家要是嫌我是个离过婚拖着两个孩子的中年人,我就没法子了。”
  “不会的,我看着喜伦长大,不会的。”
  不知怎地,开明觉得非常疲倦,揉揉眼睛,躺在沙发上。
  “你置了指环没有?”
  开明已无力气回答。
  “我拿我那只给你,铁芬尼镶工永不过时。”
  开明半明半灭地听见母亲不住喜悦唠叨,孩子们小脚咚咚咚奔跑,可是他的精魂渐渐离开他的肉体,飞向别处。
  身边的声音渐渐远去,已与他不相干。
  他回到老屋,那熟悉的间隔,六十年代的家具,都给他一种奇异的温暖感觉。
  他看到自己的手脚,非常小,呵,他又回复儿身,回到老家来了。
  “弟弟,弟弟?”他逐间房间找。
  忽然,走廊滚出一只七彩皮球。
  开明俯身拾起那只球。
  一道房门打开,幽暗中走出一个小小人儿,呵,是弟弟,他脸带微笑,一只手指含在嘴内,正看着哥哥。
  开明终于找到了他,开明冲向前,把他抱怀中,“弟弟,”他落下泪来,“我永远不会让你走。”

下一页 上一页

©2000-2001 21dov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