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女人(7)


  我迟疑一下,“任思龙。”
  “谁?”美眷问,“任思龙?不!不是她。”
  “我爱上了她,不是她的错。”我说。
  “不可能,”美眷说,“思龙不会抢别人的丈夫,不可能!”
  “抢别人的丈夫只不过世俗的讲法,实际上不过是两人相爱,而我碰巧是别人的丈夫。”我说,“美眷,我对住你是一具行尸走肉,我们徒然痛苦,事实上我现在也痛苦。”
  “她爱你吗?”
  “我还不知道。有妻子的人不配问别的女人这种问题,是以我要离婚。”
  “那么说来,你实在非常爱她。”美眷忽然镇静下来。
  “是,我认为如此。”
  “你觉得一切牺牲是值得的?”
  “是的。”
  “你有没有想过,如此任性对我们不公平?”她责问。
  “有,想了五个月。我连跟她说话也不敢,然后实在没有办法,只有向你摊牌。”
  “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美眷又落泪。
  我神经质地冷笑。“是在我们庆祝十周年之后的一天,我根本不知道已经发生了,我太忙着叫自己恨她,因为我不能够爱她。”
  “如果你与我离婚去追求她,会使你快乐?”
  “我不知道,我不可能快乐,心中想着你与两个孩子,我会内疚。”
  “三个孩子。”
  我心痛如绞,“美眷,我们不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我改变了主意,我会把孩子生下来。”
  “你如果惩罚我,不要难为孩子。”我恳求,“这是不公平的。”
  “公平?你跟我说公平?我求你会听吗?”她伤心且愤怒。
  “孩子是无辜的。”我说。
  “难道我却罪有应得?”
  “破碎的家庭对孩子们一一”
  “难道我要对这个家庭的破裂负责?”她看进我的脑壳里去,“你己打算离婚去追求你的爱情,你不必理会这个孩子。”
  “美眷,你不明白一一”
  “是,我是不明白,”她镇静的说,“我不明白很多事,我连中学都没念好,我永远戴塑胶耳环,穿不协调的衣裳,我不懂事,我拿不出去,但是你娶我那一日,我难道不是这样?我并没有骗J你。”
  “你自十八岁起,就没有长大过进步过!”
  “还有什么罪名?我想我不必再听下去,我已知道判刑,我也求过情,我现在就走。”
  “你到哪里去?”我求她,“美眷,你不必走。”
  “我不见得会饿死。我带孩子一齐走。”
  “美眷一一”
  “他们也是我的孩子。”她站起来走出房门。
  我真未料到她有这么坚决,她拖着小宇,佣人抱着小宙,四人下楼去。
  我呆若木鸡地坐在客厅中,小宇哭叫,“爹爹,我不要脚踏车了……”
  他的脚踏车搁在客厅中。
  本是晚饭时候。
  才三日,全体亲友轰动,是美眷宣布出去的。
  我不能要求美眷成熟与冷静地处理这件事,她是明显的被害者,她没有理由放弃博取同情的权利。
  在这几天内我并没有见到任思龙。
  林士香在我办公室内对我控诉。
  “你这蠢材,一辈子没有过女人,只有我相信你连碰都没碰过任思龙,人家以为你早搭上了她。”
  我沉默。
  “你与老婆离婚是为了她?这也不是离婚的时候,你现在未必追得到任,这边老婆先走掉了,这是啥子算盘?”
  “这样做比较公道点。”
  “你以为美眷会原谅你,你以为任思龙容易做人?她昨天辞了职。”林士香手舞足蹈,“好事之徒又热闹了,传说任思龙要到KTV去,又传说外头有洋行要请她,她总是有办法的。”
  “为什么你们人人都觉得她是有办法的?”我苦笑,“看她的外表?她寂寞的时候,甚至不能搓麻将渡日。”
  “但是她那些男朋友全部是医师律师——”
  我反问:“于事何补?事实是她还没有嫁出去,她还是天天上班靠一份薪养活自己,林士香,张爱玲说的:男朋友多有什么用?一不能结婚,二不能赡养。你怎么也变得这么俗气。”
  林冷笑,“你打算打救白雪公主?穿白的人往往距离纯洁很远。你以为她这几十年是怎么过的?做尼姑?OK,我知道她样子美,但是长久打算,老婆是老婆,外边的女人是另外一回事,怎么可能玩上了身!”
  我没有玩任思龙,我连手也没有碰过她,但是没有人会相信,林士香也不相信,没有男人会笨得尝不到甜头就喊离婚的。
  “不过她辞了职,你就不必辞了。”林士香说,“扬名,你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林士香笑,“我劝你安抚施陈美眷,否则她招待记者,或是写篇自白书到明报周刊,你吃不消兜着走!”
  我说:“林士香,请你滚出我的办公室。”
  他走了。
  美眷的表哥来找我说话。
  他在我的客厅中抽烟。慢慢吸进一口,慢慢呼出去。
  客厅乱得惊人,我叫玛莉替我找钟点工人,下午才来上工。
  我等表哥开口。
  他终于按熄了烟,一切像电视剧的节奏,他说:“如果我追不到任思龙,你也不会追到。”
  “我只是爱她。”我说,“我与你的分别是,你一心一意只想把她追到手,而我没有,我之所以要离婚,是因为有妻儿的男人没有资格爱别人。”
  “好伟大!”他讽刺的说,“不愧为爱的真谛!”
  “我不怪你不相信,”我说,“连我自己也不相信,这一切都像做梦。”
  “只不过你做的是春秋美梦,美眷做的却是噩梦!”
  “你只是妒忌,因为我有勇气追求理想,而你没有。你只肯用茶余饭后的时间来谈恋爱。”
  “你确然不同,”表哥说,“拜伦说过,爱情对女人才是生命的全部。你是男人,你不觉得自己有点可笑?”
  “在你眼中或许,但是各人对生活的要求是不一样的,你是来劝我呢?还是来耻笑我?”
  “我佩服你。”表哥说,“这到底是愚昧呢,还是大智大勇?”
  “让我一个人想仔细吧。”我说。
  “你瘦了很多。”他说,“扬名,你要当心自己。”
  “是。”我不是不知道他的好意。
  “美眷的父母要见你。”他说,“明天上午十时。”
  “我会去。你放心。”
  “我当然放心,我有什么不放心的?”表哥笑一笑,“扬名,你太愚蠢了。”他长长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现在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浪漫的傻子。”
  我站起来送客。
  表哥走后,钟点女工来了,我给她钱,叫她去买点食物罐头。牛奶汽水。
  我说:“买点花,不论什么。”想一想,“再买一只花瓶。颜色素点的。”很久没插花了。
  女佣点点头,下楼。
  我躲在书房中改剧本,看很久,都不能集中精神,女佣敲门进来说:“先生,收拾好了。”
  “你走吧。”我说。看看钟,已是黄昏。
  她把茶拿进来。然后离去。
  我踱出客厅,可不是,什么都收拾过了,清清爽爽,茶几放着一只奶白色瓶子,里面插着一大把姜花。姜花,女佣买了这种花。
  忽然之间,我想到那日任思龙家中的姜花,思念之情无以复加,不能控制。
  我冲出家门口,开车往石澳驶去,那条路难走得很,飞驰过一个弯又一个弯,终于来到她的家,我用力敲门,她不在家,走到屋子面前的大玻璃张望,客厅中一片沉静,那只孤独的鸽子在我头顶飞翔。看仔细了,雪雪白,不带一根杂毛。
  我回到屋门前去坐着,等一等吧,她的车子在停车场,她一定没有走远。
  刚在这么想,她回来了。拿着潜水衣与眼镜,全身湿,美发垂在胸前。见到她我有一种痛苦的快乐。我不能忘记我付出的代价。
  “任思龙,”我说,“我来看你。”
  她的神色如常,她的喜怒哀乐并不能真正的看到。
  “你没有看门上的字条?”她问。
  “哪里?”
  她随手撕下递给我。一张小小白纸上面写着:“我去游泳,请稍候。”
  任思龙打开门,一边说:“我知道你总是要来的,而且一定不会先打电话,你就是那种人,所以留个字条。”
  我听出她的话里的意思,所以喉咙中像是塞了一团东西,说不出话来。
  我静静的在她阴凉的客厅中坐下。
  她看着我,目光是炙热的。
  我们对坐很长的一段时间,她的目光融化我的心。
  我问:“多久了?你晓得我有多久了?”
  她没有回答。
  我听到那些鲤鱼浮在水面,嗒嗒吸气的声音。
  屋子里这么静这么暗,我除了她的目光什么也没看到。
  我说,“我在办离婚。明天去签字分居。”
  她很留意地在听,我知道她是在听,但是她什么也不说。
  我说:“也许只是为了我自己。”
  她抬起眼。
  “我愿意做这个千古罪人。”我说,“我不会连累你。”
  我想我的话已经说完了。
  我站起来,“要发生的事已经发生了,思龙,我不能控制自己。”
  我开门,走到门外,沙滩上的热风马上扑上来,我开车回市区,一路上都是这样的风,我想出一身汗,没有开车子冷气。
  家中的电话铃不住地响着。
  我接过,是我的岳母岳父。
  岳母的声音是颤抖的、愤怒的,“扬名,你给我马上过来!”
  “我们约好明天。”
  “明天!你还敢与我说这些!我们要你现在马上来!”
  岳父抢过电话,“施扬名,你给我马上滚出来,否则我放把火将你烧出来!”
  我呆了一呆。“是,我马上来。”
  我没料到他们俩的声音这么大。
  我只好又马上出门赶过去。
  到了岳父岳母家,我知道毛病出在什么地方。
  美眷根本没有把我们之间的事正式跟父母提出过,两位老人家以为我们在耍花枪。
  岳父跳脚:“好!好!我女儿犯了什么错,你把她轰回娘家,要跟她离婚?”他吼叫。
  “你今天才知道?”我奇问。
  岳父一巴掌掴了过来。我脸上火辣辣地着了一记。
  岳母把他拖开,“你怎么打人来了?”她抱怨,“有什么话好好说,你把他打得僵掉了,不好说话,他不能回心转意。”
  岳父像放出笼子的狮子,大吼大跳,岳母无法把他按住,他一向又有心脏病,我不禁为他担心起来。
  “你的血压……”我含糊地说。
  这时表哥自房中走出来,做好做歹地劝住我岳父。
  我问:“美眷与孩子呢?叫我来干什么?”
  “美眷在房间里!”岳母说。
  “孩子们呢?”我问。
  “孩子们到公园玩去了。”岳母说,“这样子小,不怕对小宙小宇有影响?”
  我可没吵,吵的是他们。
  叫美眷来向他们摊牌也许是不对的。她难以启齿,也不好交代,一人做事一人当,还是由我来说。
  岳父质问:“美眷刚才说你约她明天到律师处签字分居?”
  “是。”
  “签字分居等于以前的休妻,你知道吗?”
  “是。”
  (林冲娘子抓住林冲的枷锁,在充军途中哭诉:你为何把我休了?)
  “我女儿做错什么?十年来为你养儿育女!她做错什么你要与她离婚?”
  “她什么也没有做错。”我说,“这不是错的问题,我不想找借口,我承认我已不再爱她。”
  “不再爱她?现在已经来不及了,你不爱她,也不能与她离婚。”岳母说,“婚姻大事岂容反悔!”
  “不离婚美眷会更痛苦,因为我真的不再爱她。”我诚恳的说,“所以一一”
  “你这畜牲!”岳父拍着桌子,咬牙切齿。
  我静默下来,不再解释,越说得多越显得我轻佻,他们无论如何不会原谅。
  岳母问:“你坚持要离婚?扬名,为什么?为什么?”
  我不再出声。
  表哥,我们可爱的表哥,又再适当的出现主持大局。
  他说:“表姑,不用再跟扬名多说,他已决定离婚,我想他不会改变主意了。”
  岳父说:“好!好得很,当年还是我挑的女婿!”
  岳母掩脸痛哭。
  美眷苍白地在门口出现,她说:“施扬名,我希望你已得到满足,一整间屋子的人为你痛苦难过,你的虚荣感应该得到满足。”
  我看着美眷。
  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我己是他们眼中的胜利者,如果可以杀人的话,他们肯定会把我杀掉,这不是说话的时候,我静静看着美眷,她像是在一夜间长大,她学会思想,她看到命运的安排。
  “扬名,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岳母说。
  我低下头。“对不起,美眷。”
  “你这个自私贪婪的人。”岳母叹气。
  “是,我是。”
  “好,扬名,我成全你,我们明天在律师处见面。”美眷说。
  “谢谢你,美眷。”我不敢抬头看她。
  “孩子们一一”美眷一张脸煞白。
  “随便你,跟我也许比较好。”我说。
  “让小宇跟你吧。”她说,“他大了,没那么麻烦。”
  “可是这一个孩子一一”我说。
  “这一个我决定把他生下来。”她很固执。
  “但是,美眷,吃亏的始终是你。”
  “我已经够吃亏了,我不介意。”美眷肯定的说。
  她的父母静静的看着她,不出声。
  女佣带着小宇与小宙回来,小宇看见,并不肯走过来,他离远疑惑地看着我。
  “小宇,你愿意跟爹回去吗?”美眷问他。
  他很仔细的把我打量一番,然后问:“妈妈呢?”
  我说:“妈妈不回去,”
  “小宙呢?”小宇问。
  “小宙也不回去。”
  “为什么?”他理直气壮地问。
  “爹爹慢慢会告诉你,如果你跟着爹爹,那么现在就走。”
  小宇很懂事,他看美眷一眼,几乎是像大人一般的缜密,考虑良久,他答:“爹爹,我跟你回去,但是你要带我来看小宙与妈妈。”
  “一定,小宇。”
  小字紧紧地握住我的手。没有任何人阻止我把他带走,当夜小宇在我亲自指导下做功课。
  小宇自己洗澡上床。他很沉默,没有再要求任何东西,连脚踏车也不提。
  我坐在灯下良久。无疑我爱小宇,但是我爱任思龙更多,我还是决定离婚。
  在律师楼办分居手续非常简单,就跟注册结婚一般容易。
  我比美眷早到,美眷由她表哥陪着来到。
  签好字我们就分手走开。我没敢回头看。
  我一直没有说任何一句话,看得出美眷恨极我了。
  我匆匆的回去上班。连玛莉都不像以前那样尊重我了,她处处给我看白眼。
  “玛莉,请不要如此对我。”我无可奈何地警告她。
  玛莉说:“男人就是这么下流吗?”她丝毫不给我面子。说完之后用圆圆的眼睛看着我,“你这件事,施先生,影响我的生活,我会对婚姻起恐惧。”
  我才想说话,林士香已经冲进来坐下。
  “你办了离婚,你真的做了!”他说。
  玛莉“哼”一声。
  我说:“你们都不原谅我,我知道,但事不临到自己头上是不能说的。”
  林士香说:“任思龙是一个迷人的女子,毫无疑问。我很明白你,扬名。”
  我看他一眼,闷钝地坐下。
  那一天的工作自然是解决了,下班我去接小宇放学,小宇在图书馆中等我。
  “饿吗?”
  他点点头。
  我拉起他的手,“在做功课吗?”
  他又点点头。
  “今天晚上我们吃什么?”他问。
  “我做意大利面给你吃。”我看看手表,“女佣人也许还在。叫她去买水果。”
  “爹爹,我想吃猪排。”
  “明天做。”我说。
  到家是思龙来开门的,我吓一跳,呆呆的看着她。
  她很冷静。“我来的时候女佣还没走,我有空,替你们做了吉列猪排。”
  小宇并没有欢呼,他疑惑地看思龙一眼,明净孩子的眼睛洞悉一切,他回到自己房间,放下书包,拿出功课。
  我问:“小宇,你不是想吃猪排吗?阿姨替你做了,你该怎么说?”
  “谢谢。”他冷冷的说。
  “小宇,你不要与阿姨下棋吗?”
  “不要。”
  “小宇一一”
  “我要做功课。”他一本正经的说。
  思龙倚在门口,闻言取过手袋与外套。
  “我走了。”她说,“食物在厨房。明天我再来。”
  “谢谢你。”我说。
  “不用客气。”她看看小宇,再看看我。
  我替她开门,“思龙一一”
  她用食指放在我的嘴上。“嘘。”
  我呆呆的看着她。她说:“明天见。”转身走了。
  我关好门,小宇站在我背后。
  小字的声音冷酷得比大人还厉害,如一个未日来审判世人的天使。
  “她是谁?她来做什么?”
  “小宇,你认识她,那个棋艺高超的阿姨。”
  “我认识她。”他无情的说。
  “小宇,请你合作一点。”我恳求,“她是爹爹的朋友。”
  “爹爹的朋友,不是我的朋友,”他说。
  饭后我带他到公园散步。
  我们走了很长一条路。小宇很沉默。
  以前我老嫌他们不长大,现在他们在一夜之间成熟,而我却变了尴尬的青苹果。
  “小宇,以后思龙阿姨会常来我们家。”
  小宇头也不抬,“为什么?”
  “因为她要来照顾我们。”
  “我们为什么要她照顾?妈妈照顾我们不是很好吗?”
  “妈妈现在不与我们住。”
  “为什么?”他看到我的灵魂里去。
  “爹爹与妈妈分开了。”我说,“我们会离婚。”
  “是因为妈妈做错事?我看到妈妈哭。”
  “妈妈没有错,是爹爹错。”我说,“但是爹爹不得不这样做。”
  “我不喜欢这阿姨来我们家。”小宇很诚实。
  “她会对你很好。”
  “我不喜欢她。”
  “以前她与你下棋的时候,你很喜欢她。”我提醒他。
  他顾左右而言他。“我想小宙。”他说。
  “你以前好几天都不看小宙一眼。”我说。
  “妈妈说我会有一个妹妹,”他问,“叫什么名字?”
  “爹爹还没有想到。”我说。
  “妈妈说叫小寂,她会很寂寞。”小宇冷静地告诉我。
  我至为震惊,说不出话来。
  隔了很久,月亮都升了上来,我问小宇,“假使爹爹再结婚,你会高兴吗?”
  “如果再与妈妈结婚,我会,如果不是妈妈,我不会。”小宇说。
  我说:“不会是妈妈。”
  “那么我不会高兴。”他非常的不悦,一顿乱踢,泥土飞扬。然后好好的瞪我一眼。
  服侍小宇并不是容易的事,他三顿饭吃的东西非常挑剔。校服要熨,皮鞋得擦得雪亮,收拾书包不可漏掉课本,练习要做对,准时交出去。每天带冷开水与零用上学。
  开头时我很不习惯,思龙帮忙很多,她到底是女人。
  在这一段期间我与思尤并没有言语,在屋子碰见,不过是交换一个眼色,大家的心理负担太重,犯罪感太浓,并没有想到享受。
  机会是有的,譬如说有个下雨大,小宇淋得浑身湿回来,不肯换衣服,坐在电视机前吃冰淇淋看卡通。
  我恳求他半日,他不肯妥协。
  我说:“小宇,现在爹爹只可以做两件事,一是把你送回外公外婆家,等你换了衣服再说,要不就把你打一顿,直到你服帖,两个都不是好方法。”
  小宇还是什么都不做。
  电话铃响了,他抢着去接。
  通常在这个时候,美眷会打电话给他。他听了三秒钟,放下话筒说:“那个女人找你。”他的声音还是冷冷的。
  “小宇,你——”我叹口气,接过电话。
  思龙在那边苦涩的说:“我知道,别责怪孩子一一有没有事要我过来?”
  “有,我想见你。”我说。
  思龙静一会儿,“好,我马上来。”
  我放下电话,看着小宇,到今天我才知道孩子们是多么的固执残忍。哪吒的故事不再动人,而是一个可怕的事实——父母把孩子养下来,无论发生什么事,必需负责到底,孩子们并没有要求被生下来,因此他们永远占着上风,开头就是父母的错。
  我没有再叫小宇换衣服。倒是他自己看完卡通,跑去淋浴,已经来不及了,连打好几个喷嚏,也没做功课,匆匆的上床睡觉。
  小宇说:“爹爹,晚饭叫我,我要吃汉堡包。”我讽刺地说:“是,遵命。”
  思龙没多久就到达,买了一大堆水果杂物,还有我惯用的肥皂与剃须水。
  我在厨房做汉堡包。
  “工作如何?”她问我。
  “老样子,”我说,“忙来忙去不过如此。”
  她不做声,把青瓜切成扇状,夹入汉堡包中。
  “我辞职了。”她说。
  “我知道,”我说,“对不起。”
  “与你有什么关系?你何必道歉。”她说。
  “我倒情愿这是为了我的缘故,真的。”我说道。
  她笑一笑。
  我把汉堡包大口大口的咬进嘴里,她做好云尼拉冰淇淋苏打给我。
  她说:“一个喜欢吃云尼拉冰淇淋苏打的男人。”
  我只好笑一笑。
  她说:“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告诉自己,如果我有一个这样的丈夫,真会像太阳照进生命里一般的光彩。”
  我惊愕地张大嘴,看着她,不相信耳朵。
  “你把家人照顾得这样好,妻子儿女都这么愉快,有这么样的一家之主,一切都不用愁。”
  “这是在说我吗?多么讽刺。”我用手抱住了头。
  思龙说下去,“回到家中,我告诉自己,各人的命运是两样的,但是我羡慕美眷,她是受眷顾受保护的一个,而我,注定要做战士,永远不能休息。”
  “你——羡慕她?”我不相信。我一直以为她看不起美眷。
  “是的。当一切工作堆在眼前要解决的时候,你能不羡慕少奶奶们吗?做人家太太再难,到底不必天天九点正向老板报到,迟三分钟被上司道:
  ‘午安’。”
  小宇在这个时候摸了起床,老实不客气的坐在我们当中,倒了牛奶,吃起晚餐。
  小宇仿佛知道思龙在说什么,他白我一眼,说道:“我妈妈是最最美丽,最最好,最最爱我的。”
  思龙苦笑,低头说:“是呀,我拟的营业计划公认是全城最好的,但是可有什么用呢?儿子会称赞妈妈,文件会吗?我根本应在二十年前结婚生子,好好的照顾家庭。”她站起来,“我走了。”
  “思龙。”我叫住她。
  她转过头来。
  我困惑的说:“思龙,我发觉我刚刚才正式认识你。”
  她笑一笑,“有点失望是不是?”她停一停,“我并不是什么女暴君、女强人、女强盗、自大狂。”
  “开车当心。”我说。
  她点点头。去了。
  小宇把汉堡包吃完,他说:“她想来代替妈妈的位置?”
  我说:“我对于你的粗鲁无礼十分失望。”
  他说:“妈妈明天下午来接我放学,我希望那女人不要来。”
  我说:“你以前相当喜欢这个阿姨的。”
  小宇答:“以前是以前,以前妈妈还住在这里。”
  现在跟小宇说话非常困难,不再是一种乐趣。
  第二天美眷带着小宙来看小宇,美眷瘦很多。比较沉默,头发用一条橡筋扎起来,穿一条西装裤,一件宽身衬衫。
  看见我,她只是说:“小宇拉肚子,怎么没跟他去看医生?”
  “我不知道——小宇,你怎么不说?”我问。
  小宇答:“爹爹根本没有空。”他一点不肯服输。
  美眷说:“小宇,你不是要见弟弟,跟弟弟说话吗?还不去?”美眷把两个小孩引开。
  我们变得单独相处,两人相对无言。
  隔很久,我问:“好吗?”
  美眷的声调跟小宇的完全一样:“不好。”
  “对不起。”我只好那么说。
  “我想也不全关你的事,”美眷忽然说,“我也要负责任,扬名,你说得很对,我没有进步过,虽然我要为家庭做很多事,空余的时候还是有的,我应该做些比较有意思的事,但是我整年累月忙着搓麻将,这是我的不是。而且我不是不知道你最恨别人打牌。”
  “不不,”我说,“问题出在我这里,你不必挑自己的错,即使你不打牌,我还是要这么做的——不见得所有搓麻将的太太部离婚。”
  美眷不明所以的看着我。她不响。
  我也不能再说话。
  她又开口:“至少我应该投你所好。”
  “没关系了,美眷,一切己成过去,我们不要谈过去的事。”我说,“我们说将来吧。”
  “将来?我还有什么将来?”她质问。
下一页 上一页

©2000-2001 21dov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