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我不爱(6)


  在何教授的办公室,本才诉苦:“送来送去,叫你去何处便去何处,一点自由也没有。”
  何世坤微笑,“许多女子梦寐以求愿意过这样的生活。”
  本才用手捧着头,“从前,我也有社交生活,现在,那些人都跑到哪去了?”
  “你不在,便找别人,有什么稀奇。”
  本才抱怨:“太没有人情味。”
  何教授说:“我在你家取了电话录音带来。”
  “让我听。”
  “可以。”
  教授将录音带放进机器。
  “本才,明早一起吃早餐游泳。”是马柏亮的声音。
  “本才,”又是他,“廖家打算在农历年到碧绿海岸度假,邀我们同去,自费,但有伴。”
  “杨本才小姐,我们是惠丰银行.你的支票户口超支,请尽快与我们联络。”
  “杨本才,”是罗允恭极不耐烦的声音:“你如此花费,不到二十八岁就得睡到街上去,速速复我。”
  本才笑出眼泪,忽尔觉得像是听着前生的事,不禁又悲凉起来。
  接着,是一把温柔肯定的声音:“才才,这是殷可勤,我的封面画得怎么样了,十五号是死线,书即将出版,作者想看你的设计。”
  “本才,有什么困难吗,大家可以商量,等着你交稿。”
  “本才,为何避而不见?请复。”
  然后,阿殷的声音不再出现,大概已经知道了噩耗。
  本才用手掩着脸。
  “我这就去找殷编辑。”
  “且慢,一个小孩子,独自走街上,多么危险。”
  “我欠她习作。”
  “太迟了,看到没有,凡事拖到无可再拖,一定会有遗憾,你为什么不早做妥?”
  录音带上忽然传来一把陌生的男声。
  “本才,我应该早些与你联络,现在,太迟了,我懊恼到极点。”
  这是谁?
  声音中的哀伤真实感人。
  “本才,今天我到医院看你,你不认得我,你完全没有反应。”
  本才还是不知道他是谁。
  这时,何世坤微笑,“看样子是你某个秘密仰慕者。”
  本才脱口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打这个电话,目的是再听听你在录音机上的声音:‘请留言,我会尽快复你’。”
  这人是谁?
  本才忽然想起来,会是那个留下诗集,叫执成的人吗?
  “我叫刘执成,醒来的话,请电三五四七八。”
  本才嚷:“我并不认识这个刘执成。”
  “没想到你那么粗心,身边有那么一个人,都不加以注意。”
  本才不语。
  教授咳嗽一声,“本才,我有一事与你商量。”
  本才不疑心地顺口说:“请讲。”
  “你见过罗允恭律师了。”
  “是,她认出是我。”
  “那多好,本才,我与她商量过,如果你愿意的话,当然,必须你百分百同意才可行。”
  本才开始觉得事情有严重性,“是什么事?”
  “本才,我们联手做一件事可好?”
  语气刻意地温柔,一听就知道有特别要求,她是心理学家,一开口,自然有分寸。
  可是本才也有第六感,她忽然之间警惕起来,全神贯注应付。
  “本才,我与罗允恭商量过,发生在你身上的事,如果可以公开,可真的会震惊社会。”
  本才一听,一阵凉意自头顶传到背脊骨。
  “罗律师有足够专业知识帮你处理往后事务,我将全力证明你的个案百分百真实。”
  本才双手颤抖,连忙藏到身后。
  是要把她当怪物展览吧,像马戏班中的胡须美女、双头怪婴、侏儒矮人。
  “本才,我已有理论,一公布当可扬名国际。”
  何教授的声音开始有点激动。
  本才表面上不露声色。
  她不能再吃眼前亏。
  不久之前,还以为何与罗都是她的朋友,会陪伴着她度过难关。
  她呆着一张脸,动都不敢动。
  原来都只想伤害她来图利。
  “本才,你觉得怎么样,公开后说不定会找到医治还原的方法。”
  本才逼不得已嗯了一声。
  “女人不帮女人,那还怎么说得过去,与其静静蹲在一个幼童的身体内,不如做些新闻。”
  本才知道情况凶险,非得沉着应付不可。
  她清清喉咙说:“这件事,还需从详计议。”
  讲了这句话之后,自己都吃一惊,声线清晰,较以前进步得多。
  可是何世坤紧张过度,竟没有发觉。
  “本才,我会把计划书给你参考。”
  她想借杨本才出名,因渴望过度,唇焦舌燥。
  “我累了。”
  “明天再说吧。”她故作轻松。
  这时翁丽间推门进来,“加乐,今天怎么样?”
  本才如看到救星一般,立刻走到她身边,紧紧握住她的手。
  “你想回家?”
  本才点点头。
  翁丽间本来就对何教授冷淡,即时带着加乐离去。
  何世坤还在身后说:“加乐,明天见。”
  走到电梯大堂,本才已经呜咽。
  翁丽间问:“加乐,是怎么一回事?”
  本才又惊又怒,号啕大哭。
  “有人欺侮你?”
  本才忙不迭点头。
  翁丽间紧紧拥抱女儿,“不怕,我们以后永远不来这个地方就是了。”
  没想到原先的头号敌人反而是她庇护神。
  本才觉得非常失望,世人完全不值得信任。
  她的神情呆滞,坐在车中,不知如何挨过这个童年。
  好不容易到了家,王振波似有预感,早站在门口等她们。
  离了婚反而比从前接近,真是异数。
  翁丽间立刻把加乐哭诉的事告诉他。
  “说,加乐,谁欺侮你,是谁欺侮你还是打你?”
  本才为着保护自己,连忙做了一个推的手势,跟着,她很害怕地钻到角落。
  是,撒了谎,可是实在是逼不得已。
  翁丽间说:“振波,你去问个究竟。”
  王振波沉吟半晌,“以后不去也就是了。”
  翁丽间怒道:“都以为护理人员至有爱心,全是误会。”
  王振波蓦然抬起头来,“也有例外。”
  “谁?”
  “我们不可忘记杨本才。”
  “呵,是。”
  本才听见他们说起她,黯然神伤。
  “杨小姐可有进展?”
  “肾脏功能正在衰退。”
  翁丽间用手掩着嘴,“那样一个好人……”
  本才回到房间,取出她惟一的工具,颜色腊笔,以及一本拍纸簿。
  她还欠殷可勤三个封面,非要做出来交稿不可。
  画好了,她自有办法交出去,是,通过打印机传真。
  她忙至深夜,王振波巡过,本才连忙收起封面。
  王振波说:“加乐,你还在画画,医院的壁画也等着你去添上颜色呢,快睡吧。”
  还没等本才钻上床就熄了灯。
  怪不得孩子们日等夜等就是等成年可以争取自主权。
  清晨是王宅最静的时刻,佣人都要到七点多才起床,整间屋子都属于本才一个人。
  她五点多就起来,把昨晚画妥封面再收拾一次,然后走到书房,静静将作品传到出版社。
  然后,她静静坐在窗前,看太阳升起来。
  那日没有下雨。
  她听到身后有脚步声,本才回头看,是王振波起来了。
  本才微笑。
  王振波站在她身后不出声,过了很久,他轻轻说:“不如趁现在,把真相告诉我。”
  本才一怔,呆呆地看着他。
  王振波已经梳洗过,穿着便服,混身散发着药水肥皂的清香味,他凝视本才。
  “你不是小加乐,你到底是谁?”
  本才十分紧张,握着拳头,“你是几时发觉的?”
  “你出院不到几天我就觉得不对。”
  “你观察入微。”
  他试探地问:“你可是杨小姐?”
  “是。”
  虽然是意料中事,王振波也忍不住双手颤抖,“这事是怎么发生的?”
  本才悲哀地说:“我也想知道。”
  “还有什么人知道真相?”
  “你的朋友何世坤教授及我的朋友罗允恭律师。”
  “啊,朋友。”
  “是,她俩正密谋出卖我的故事。”
  “我知你一向低调。”
  “王先生,自幼我被视为一个天才,惹人注目,我实在不想再出风头。”
  “加乐呢,加乐可是在杨本才的体内沉睡?”
  “可能是,可能不是。”
  “可怜的小加乐。”
  “有你那样爱护她,加乐也不算很可怜。”
  王振波看着她闪烁的大眼睛,“杨小姐,我家的事,相信你已经了解得七七八八。”
  本才说:“王先生,希望你保护我。”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视线。”
  身后有声音传来,“加乐,你在楼下?”
  本才轻轻说:“暂时请代我保守秘密。”
  王振波点点头。
  翁丽间进来,“加乐,我有急事要到东京去几天,很快回来。”
  本才有点不舍得,过去握住她的手。
  翁丽间安慰她:“在家很安全,不用怕。”
  她上楼去收拾行李。
  本才这才缓缓地问:“昨晚的约会可热闹?”
  王振波一怔,不知如何回答。
  她提醒他:“那位陈小姐,好像同你很熟。”
  王振波还来不及说什么,本才已经一溜烟跑掉。
  下午,他们送翁丽间到飞机场,回到家,佣人说:“有一位殷小姐,一定要等你们回来。”
  本才一听就知道是什么人。
  她轻轻走进会客室。
  殷可勤站起来,“是王先生吗?”
  王振波:“我们好像不认识。”
  “是,这件事有点复杂,我到府上来,是找一个人。”
  王振波看加乐一眼,“请坐,慢慢说。”
  “今早我一回公司,便收到杨本才的作品,稿件传真过来,经过彩色打印机,纸张左上角清晰印着府上电脑的密码。”
  王振波不出声。
  “这张封面分明由府上传到我处。”
  王振波答:“的确由我交给你的出版社。”
  殷可勤纳罕地说:“你认识杨本才?我从来没听她提起过你。”
  王振波笑笑,“也许,我不值得她说起。”
  “为什么到昨天才把封面交给我?”
  “因为事忙延迟,请你原谅。”
  “还欠两张呢?”
  “画好了一定立刻交上。”
  殷可勤跳起来,“你说什么,她此刻如何工作?”
  王振波显然不擅说谎,连忙掩饰:“找到了立刻交给你。”
  殷可勤看着他,“有很多事我不明白。”
  王振波不出声。
  本才暗暗说:殷可勤,多谢你关心。
  “我们很担心本才,每天都有同事轮流去探访她,王先生,你究竟同她什么关系?”
  王振波看着加乐:“好朋友。”
  殷可勤说:“本才无亲无故,现在躺在医院昏迷不醒,王先生,希望你多予支持。”
  “是。”
  “我们刚收到消息,本才的男朋友马柏亮订在下个月结婚。”
  马柏亮。
  本才对这个人已没有什么印象,她已再世为人。
  “女方是一位汤巧珍小组。”
  呵,他们竟碰在一起了。
  “本才出事才一个月不到,男朋友便掉头而去,我们十分齿冷,替本才不值。”
  本才走过去,轻轻拉拉殷可勤衣袖。
  可勤正拭泪,看到小孩走近,不禁说道:“成年人世界孤苦残酷,不长大也罢。”
  她站起来告辞。
  本才追上去,可勤可勤,我在这里。
  殷可勤转过头来,“你就是加乐吧,本才时时提起你。”
  王振波送她到门口,她走了。
  本才喃喃道:“老好可勤。”
  王振波说:“我替你去买材料画封面。”
  本才笑,“你又不知买什么。”
  “那么一起去。”
  店员见了他们迎上来,“这边有大量儿童绘画器材,我们新到有一种颜色铅笔,干湿两用,可蘸水当水彩,非常受小朋友欢迎。”
  他们两人咿咿喏喏。
  本才选择了一些简单的材料。
  正预备离开,迎面来了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目不转睛看着本才。
  过片刻,他问:“你是王加乐?”
  本才一怔,“你是谁?”
  小男孩略觉失望,“我是司徒仲乐,你不记得?”
  “我们是同学吗?”
  “不,六月乘邮船去北欧,我们天天坐同一张餐台上吃饭,记得吗?”
  本才连忙点头,“记得记得。”
  小男孩笑问:“你最近怎么样,还像以前那样哭闹吗?”
  本才居然这样回答:“我现在好多了。”
  答毕,连自己都觉得好笑。
  “加乐,有空可以找你一起去科学馆吗?”
  本才说:“好呀。”
  “那么,我打电话给你。”
  “你有我的号码吗?”
  “上次已经记下来,咦,我姐姐叫我,我要走了。”
  本才松口气,转过头来,发觉王振波正笑嘻嘻站在她身后。
  “你也不替我解围。”
  “怎么好打扰你同男朋友叙旧。”
  本才笑得几乎落下泪来。
  “那小孩气宇不凡,值得长线投资。”
  “我与你完全有同感。”
  本才又笑了,不能哭,也只能笑。
  走到柜台,本才说:“对不起,我身边并无一文。”
  王振波欠欠身,“怎可叫女士会钞。”
  这真是早已失传的美德。
  本才在钱财方面一向疏爽,否则也不会让马柏亮有机可乘,以前她觉得谁结帐都不要紧,现在荷包空空,才知道有钱的好处。
  以后可得加倍小心了。
  “你真想逛科学馆吗?”
  “我同加乐不久之前才去过,她爱煞那巢蜜蜂,我们也时时去海洋馆看海豚,及太空馆找和平号。”
  “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王振波讶异。
  本才微笑,“你太忙了。”
  “我得再一次多谢你。”
  “加乐与你,其实没有血缘。”
  王振波讶异,“你认为那重要吗?”
  “不,无关重要。”
  “很高兴我们在这方面获得共识,来,去吃顿饭庆祝。”
  王振波挑他相熟的法国馆子,本才几乎茹素,只选一汤一菜,慢慢吃。
  刚好邻座也有一个七八岁女孩,不住躁动喊闷,她母亲抱怨:“嘉嘉你看隔壁那女孩多乖,斯文秀丽,一动不动。”
  本才听了,只觉好笑。
  不知是哪个医生说的,小孩若坐在那里不动,警惕!肯定有病,需即时检查。
  她静,因为她不是小孩。
  “吃什么甜品?”
  “我节食。”
  “你才七岁,可以随便吃什么。”
  这是真的,苦中作乐,本才一口气点了好几种甜品。
  邻座那母亲惊讶不已,“听,人家还会说法文。”
  她女儿动气,“人家人家,我不是人家。”
  王振波微笑,“有一个天才女儿,感觉不错。”
  本才听到天才二字会得打冷颤。
  “告诉我关于你的事。”
  本才说:“我?只记得从来没有童年,一直过着成年人的生活。”
  “父母呢,是否已经不在世上?”
  本才隔一会地方说:“是。”
  王振波看着她。
  “在那之前,我已正式循法律途径与他们脱离关系。”
  “为什么?”王振波大奇。
  “做他们的女儿压力实在太大,无论如何努力,还是做得不够好,完全没有透气空间。”
  “你这样做,必然伤透他们的心。”
  本才不出声。
  “不过,你还是承继了遗产。”
  本才:“以及罗允恭律师,父母极顽强地继续控制着我。”
  她无奈地笑。
  客人相继离去,只剩下他们这一桌。
  王振波不得不结帐。
  回家途中,本才说:“真没想到马柏亮会那么快结婚。”
  这里边,似乎有个误会。
  本才亦不好意思说出来:汤巧珍又无妆奁,马柏亮怎么会看中她。
  片刻王振波说:“不过不怕,你现在有司徒仲乐。”
  没想到他那么会打趣人。
  本才也问:“那位陈百丰小姐呢?”
  “我今晚与她有约。”
  本才不语,真是自讨没趣。
  晚上,王振波换上西装外出赴约。
  很普通的西服穿在他身上看过去无限舒服熨帖,他手中拿着一束小小玫瑰花球。
  本才站在楼梯回旋处往下张望,倾心地凝视他。
  假使她是受花人,那该多好。
  电话响了,一定是女伴来催,果然,他说了几句,匆匆出门。
  本才寂寥地坐在那个角落良久。
  大人总有大人的事,怎可一天到晚陪伴孩子。
  本才一向会得独处,她缓缓站起,回到房间作画。
  新来的保姆很会得养精蓄锐,没有人唤她,她索性不出现。
  本才乐得清静。
  佣人听过好几次电话,都是何教授来找。
  “对不起,何教授,只得加乐在家,叫她听电话?加乐不懂得讲电话。”
  多好,什么都不会,免却多少烦恼。
  “叫她到你的诊所来?何教授,保姆不是已经同你联络过了吗,加乐需同父亲外出旅游,暂停诊治。”
  何世坤在那边又说了些什么。
  “你此刻过来看她?何教授,时间已晚,我们不招呼客人了,再见。”
  佣人索性把电话接到录音装置上,她下班了。
  本才继续画她的封面。
  她有灵感,运笔如飞,笔触变得单纯清澄,画风像孩子般天真清晰。
  本才从来不觉得自己有绘画天分,直至现在。
  她得心应手,痛快淋漓地完成作品。
  画还没有干,她把画放在书桌上,呼出一口气。
  有脚步声上楼来,本才看钟,原来已经十一点多。
  王振波回来了。
  他手中挽着外套,一边解松领带,本来疲倦的脸容看到本才忽然笑起来。
  “你看你,面孔上沾着颜料。”
  本才去照镜子,连忙用湿毛巾擦干净。
  “像个小小印第安土人。”语气充满爱怜。
  本才看着他笑,“约会进行得愉快吗?”
  他身上有烟酒味,隐隐尚有香水味,显然颇为尽兴。
  王振波不回答,他走过去看本才刚刚完成的画。
  “啊,”他说,“真是美丽的作品,感觉充满希望。”
  他很懂得欣赏。
  过片刻,他:“我根本不喜欢晚宴。”
  本才一怔。
  “为着避免晚上对牢一段不愉快的婚姻,故意避开,到了主人家,立刻走进书房,躺到沙发上睡大觉,直到宴会结束。”
  本才睁大双眼,竟那么自若。
  “有时睡到天亮,劳驾主人叫醒,直接上班。”
  “太太怎么想?”
  “她也不在家,两人皆不知所踪,彼此不追究,不了了之。”
  “真可怕,”本才双手掩到胸前,“听了,没人敢结婚。”
  王振波憔悴地笑,“也有成功的例子,老先生老太太金婚纪念,手拉手,恩爱如昔。”
  本才怀疑,“总也吵过架吧。”
  “那当然,可是仍然在一起,才最重要。”
  “你好似很寂寞。”
  “是,我可以看到三十年后的自己:一间空屋,三辆跑车,就那么多。”
  本才笑着给他接上去:“还有许多年轻美貌但是不甚懂事的女友。”
  王振波正想抗议,保姆进来讶异地说:“加乐,你还不睡觉?王先生,你也该休息了。”
  王振波与本才都笑起来。
  王振波搔搔头,“许久许久之前,我坐在小女友家里聊天,伯母也是这样催我走。”
  “那少女可美?”
  “像个安琪儿。”
  “现在还有联络吗?”
  “早就失去影踪。”
  “那也好,永远留一个好印象。”
  保姆又探头进来。
  王振波:“记住,明早我们要去儿童医院。”
  “是。”
  他走了,忘记拿走外套。
  本才走过去,轻轻拎起外套袖子,略为摇动,袖子上有极浓郁香味,像那种印度的琥珀树脂,一小块,放镂空木盒内,立即香遍全室,令人迷醉,心神轮回。
  是哪个艳女用这种香水?
  本才睡了。
  辗转反侧,不能入寐,直至天亮,有人推醒她,“加乐,该梳洗出门了。”
  她睁开双目,娇慵地问:“时间已届?”
  叫她的是王振波。
  “是,已经八点了。”
  保姆进来帮她梳洗穿戴。
  考究的童装同大人衣服一样,层层叠叠,最后,给她戴上帽子,穿上大衣。
  王振波在门口等她。
  看到她下来,微笑站起来,“小姐可以出门了。”
  本才打一个阿欠。
  她根本没睡足。
  做成年女子那么久,永远挨饿,因为节食,永远渴睡,因为昨宵不寐。
  她惺松地登上车子,随着王振波出发。
  到了医院,迎接他们的人竟是汤巧珍。
  王振波仍然很客气,“今天虽有阳光,可是特别清寒。”
  汤巧珍却问:“收到我的结婚请帖没有?”
  “恭喜你。”
  汤巧珍微微笑,“缘份来时挡都挡不住。”
  本才静静看着她,汤老师你要小心,抑或,叫马柏亮小心?
  王振波说:“我们想先去探访杨本才。”
  汤巧珍说:“一会儿见。”
  本才推开病房门,看到自己躺在床上,感觉奇突,无限依恋。
  她走过去,轻轻伏在躯壳之上。
  看护过来说:“加乐,别压着杨小姐。”
  本才看到她身上有溃疡,大吃一惊。
  看护叹口气,“这是疮,长期卧床,在所难免。”
  本才泪盈于睫。
  “她本身一无所知,并无痛苦,亲友替她难过罢了,一位年轻人天天来陪她,必然是情深的男朋友。”
  谁?
  “他叫——”
  本才脱口而出:“刘执成。”
  看护惊异,“你怎么知道?”
  只是,本才的记忆中,完全没有刘执成这个人,他到底是谁?
  “天天来,真不容易、”看护说,“所以,我有第六感,杨小姐会有痊愈机会。”
  好心人还是很多。
  汤巧珍来催:“时间到了。”
  她看了看杨本才,放下一张白色请帖,“虽然你不能来,可是我希望得到你的祝福。”
  本才冷冷看着她。
  只听得她轻轻说:“马柏亮相信我领取了一笔遗产。”
  本才吓一跳,这种谎言迟早拆穿,毫无益处。
  杨巧珍忽然笑了,“可是他不知道遗产只得数十万。”
  本才既好气又好笑。
  “我渴望归宿,”她转过头来对小加乐说,“你不会明白吧。”
  那边王振波过来说:“时间不是到了吗?”
  “王先生,有一件事我需要坦白。”
  “请说。”什么事那么严重?
  “加乐折骨那次,早上,她在护理院曾经摔交。”
  王振波沉默,过片刻他说:“为什么没有即时通知医生及家属?”
  汤老师回答得真正坦白:“我怕上头谴责,一点点薪水,功夫又吃重,我实在不想再听教训。”
  王振波忽然说:“我明白。”
  汤巧珍吁出一口气,“你永远懂得体谅人。”
  “只是加乐很吃了一点苦。”
  “当时我没有察觉她伤势严重,对不起。”
  “事情已经过去了。”
  “我非常渴望脱离这个环境。”
  “祝你成功。”
  本才把一切都听在耳中。
  汤巧珍走开之后,王振波问:“你生气吗?”
  本才摇摇头。
  “你代表加乐原谅她?”
  “是。”
  “那么,我们去画画吧。”
下一页 上一页

©2000-2001 21dov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