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我不爱(8)



  她永远不知道那一刻深切护理病房内乱成什么样子。
  医生与看护齐齐尖叫,王振波大声喊:“本才,本才。"小加乐昏迷的身躯落到地下,扬本才动也不动。
  看护连忙抬起加乐放在床上,替她诊治。
  "心脏脉搏正常,背脊被电极器炙伤。"
  "把她移到另一病房诊治。"
  "医生,看。"
  仪表上扬本才的心电图恢复跳动。大家松了一口气。
  整组护理人员满头大汗,有两个觉得双膝发软,忍不住坐了下来。
  还没完全回过神来,一位年轻女医生忽然说:“病人蠕动。"
  "张医生,我想那只是无意识的肌肉反应。"
  "不,请快过来看。"
  大家又提起精神走近杨本才。
  这时,谁也没有空去理会站在一旁的王振波。
  他轻轻走到本才身边蹲下,握住她的手。
  本才的眉尖颤动一下,喉咙发出干涸的声音来。
  主诊医生说:“啊,快替她做检查。"
  这时,本才四肢开始挣扎。
  "不可让她乱动,马上注射。"
  护理人员异常亢奋,已经忘却疲劳,全神贯注照料扬本才。
  昏迷个多月的病人终于有苏醒迹象了。
  一名看护这时才发现了王振波,讶异地说:“王先生,你还在这里?"
  "请出去,王先生,病人若果好转,我们会通知你。"
  王振波只得离开病房。
  才出房门,已经有人问他:“本才怎么样?"
  他是一个相貌俊朗的年轻人,长发留胡,王振波一怔,好面熟,想起来了,这不是刘执成吗,真人比相片中的他高大。
  "本才怎么样?"
  "看情形她会度过难关。"
  年轻人忽然松弛,他竟忍不住饮泣。
  王振波不知如何安慰他才好。
  幸亏看护过来向刘执成汇报最新消息,王振波趁机去看加乐。
  "加乐。"
  加乐微微睁开双眼。
  眸子内精光已经消逝,他没有叫错人,她是加乐,不是扬本才。
  "加乐。"
  加乐认得他,伸出小手臂拥抱他,并且不愿放开。
  王振波轻问:“本才,本才你去了何处?"
  加乐没有回答。
  背后有急促的脚步声。王振波转过头去。
  翁丽间回来了,声音充满歉意,"我一到家听见你们来了医院便即时赶来……"
  王振波挥一挥手,表示不必解释。
  "每一次加乐有事我总是不在。"
  王振波叹口气,"你也是人,总得透透气。"
  翁丽间难得听到这样体贴的话,半晌做不得声。
  加乐见了她,迟疑半晌,恢复本色,不再愿意叫妈妈。
  王振波这时肯定本才已经离开加乐。
  他百感交集,凝视加乐的小脸。
  加乐蠕动小嘴想说话。
  王振波鼓励她:“加乐,你想说什么?"
  加乐终于没说什么。
  看护说:“给她一点时间,加乐会学习,是不是,加乐?"
  加乐忽然点点头。
  翁丽间已经十分满足,笑着拍手。
  王振波叹口气,离开病房。
  在候诊室,他看到了另外一位男士。
  王振波像是有第六感,他知道他是谁,向他点点头。
  对方也似认得他,大方地站起来伸出手,"我是区立纬,丽间的朋友。"
  终于见面了,两人握了手。
  "加乐没有事吧?"
  看样子也是个爱孩子的人,加乐运气不坏。
  "她无恙。"
  区立纬:“我在这陪她们母女,你大可回去休息。"
  "多谢你关心。"
  区立纬不再说话,取过杂志阅读。
  王振波看到两位女士均有男伴,一时十分失落,呆呆坐在会客室另一头,半晌无人与他说话,他只得回家去。
  本才未料到还会再一次醒来。
  她睁开眼,立刻想翻身下床,可是手脚笨重,不听使唤,她不由得怪叫起来。
  "醒了醒了。"
  有人围拢来,"杨小姐,看着我的手指,几只?"
  本才眼前模糊一片。
  她苦笑,声音沙哑,"我有八百多度近视,没有眼镜,一如盲人。
  大家一怔,继而大笑起来。
  "啊,奇迹奇迹,病人恢复神志。"
  "可是仍需小心护理身体。"
  本才呻吟:“痛,痛。"
  看护立刻替她注射。
  "想通知哪位亲友?"
  本才马上说:“王振波,殷可勤,刘执成。"
  死而复生,有三位知己可见,也不枉此生了。
  "刘先生就在门外,我请他进来,记住,别多说话,你情况仍然严重。"
  本才嗫嚅问看护:“我样子可丑?"
  看护俯视她,微愠:“你应当庆幸你还在世上。"
  本才苦笑:“加乐——"
  "她很好,你不必担心。"
  "她已苏醒?
  "正是,现由专人照顾。"
  "我想见她。"
  "杨小姐,你尚未脱离危殆情况,请先安静。"
  这时有人走到她身边:“本才。"
  本才抬起头,牵动嘴角说:“刘执成,你来了。"
  高大硕健的刘执成这时高兴得像一个小孩,"本才,你认得我?"
  "当然,"她轻轻说:“你是我好友。"
  "我一直以为你不知我存在。"
  本才连忙否认,"谁说的,你送的那本十四行诗,我看到了。"
  刘执成一直点头。
  "还有你每次探访带来的勿忘我,谢谢你,都给我极大鼓励。"
  看护已经过来,"刘先生,时间到了,明天上午再来吧。"
  刘执成忍不住吻本才的手背。
  手上插满管子,体无完肤,刘执成恻然。
  他依依不舍离去。
  "看,男朋友对你多好。"
  看过她这个鬼样子而不介意,的确是挚友。
  有许多势利的人见到朋友略降一级就开始疏远,佯装陌路。
  本才闭上眼睛。
  "杨小姐,你至少还需要个多月时间才能完成植皮手术,杨小姐,你背部烧伤部分复原情况理想。"
  本才说:“只是不能穿露背装了。"她渐渐入梦。
  母亲仍然在书房内,看见她,问道:“你有没有救熄那场火?"
  本才颔首,"多亏你提醒我,已经救下来。"
  刚想聚旧,母亲却说:“那你还不去做功课,下个月要开画展,作品质量那么参差,行吗?"
  本才一惊,急急跑出去,外边是一片碧绿的草地。
  她看到小加乐坐在秋千架子上,大眼睛像玻璃珠,一点神采也无。
  "加乐,加乐。"她并没有应她,本才着急到极点。
  她挥舞双手,挣扎得很厉害,呻吟着醒来。
  接着的一段时间,本才称之为非人生活。
  心肺脾虽然奇迹般逐渐复原,可是接踵而来的物理治疗叫她吃尽苦头,早知,她想,躲在加乐健康的小身躯内不出来也罢。
  可是,也不是没有乐趣的,朋友逐个来探访,扶着她重新学步,都使她振作。
  殷可勤赶来看她。她握住本才的手不放。
  "老好殷可勤。"忽然之间,她俩痛快的哭了。
  "他们都怕你不再醒来,可是我却有种感觉你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
  "是吗?"本才微笑。
  "我觉得你来看过我们,还有,连交了三个封面,从前,那是你一年的产量。"
  "我疏于交货。"
  这次是殷可勤改正她:“是作品,不是货。"本才笑了。
  "真没想到刘执成那样的大块头会流泪。"
  "看上去他似铁汉。"
  殷可勤问:“可有感动?"
  "但是爱情却是另外一回事。"
  "你要求过高。"
  "可勤,你又取笑我了。"
  "本才我是惟一敢对你讲老实话的人。"
  "所以真正难得。"
  "以后请勤力交稿。"
  "是是是,多谢指教。"
  可勤总偷偷带些鲜味、医院不供应的食物进来。
  香槟,甜美芬香得本才差些连舌头也吞下肚子,鲥鱼,咸得甘香,使味觉苏醒,勃露哥鱼子酱,齿颊留香。
  本才感激不尽。
  医生护士也有疑心的时候。
  "这是什么气味?"
  本才连忙使诡计:“会不会是雪茄?"
  护士大惊失色,"什么,谁胆敢在这里抽烟?"
  又过了关。也许是真心同情她,故意扮傻,不去拆穿。
  王振波出现的那日,本才正在检查背部皮肤。
  医生看着他进来,隔着屏风说话,好使病人分心,减少痛苦,因有外人在,他们的话忽然暧昧起来,很多时候欲言还休。
  王振波说:“丽间打算带着加乐搬出去。"
  本才问:“你可有探访权?"
  "有,随时随地。"
  "我替你高兴。"
  "加乐想见你。"
  "都是医生百般阻挠刁难。"
  正在操作的医生笑了。
  "加乐与母亲的关系大有改进。"
  "她心智如何?"
  "进步迅速。"
  医生替本才穿上压力衣。他们移走屏风。
  本才看到了王振波,这次,用成人的眼睛好好地贪婪地凝视他。
  王振波过去蹲下,不顾外人眼光,亲吻本才脸颊。
  本才伸手出去,轻轻抚摸他的脸颊。两人都泪盈于睫。
  王振波颤声问:“有解释没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本才颓然,"不知几时才可搬出深切治疗病房"
  医生答:“快了。"真是好消息。
  "我会每天来。"
  看护骇笑,没想到这位眉青鼻肿的杨小姐有那么多人追求。
  这年轻女子一定有常人不如的可爱之处。
  护理人员退出去。王振波问:“一切恢复正常了?"
  本才摇摇头,"肉体受的创伤需要长时间调养。"
  "可是,你的精灵已经归位!"
  水才笑得弯腰,"多么巧妙的形容。"
  "难怪何世坤要把你当作研究材料。"
  本才收敛笑容,"何教授近况如何?"
  "听说她已与多名弱智儿童联络,专题研究。"
  "她的工作其实很伟大。"
  "马柏亮如期结婚,场面冷淡,父母兄弟都没有参加婚礼。"
  汤巧珍又一次选错对象,本才叹息。
  王振波轻轻说:“看,我似一个长舌妇,絮絮向你报告是非。"
  本才想一想,"也许,她已清楚地考虑过,反正厌恶目前生活方式,不如冒险,变一下,可能会看到曙光。"
  "祝她幸福。"
  "她对你有好感,你一直没有给她机会。"
  王振波吓一跳,"他们竟对加乐毫无顾忌,乱诉心声,你现在知道太多秘密。"
  "为什么?"
  "我一直只喜欢比较活泼的女子:热情、坦白、丰富的想象力,勇敢果断的性格。"
  本才忽然涨红面孔,"请恕我对号人座,这好似在说我。"
  王君微笑,"还有谁。"
  本才讪讪地看着天花板好一会儿,缓缓说:“扶我站起来。"
  "要拿什么?"
  "扶我!"
  王振波缓缓扶着她站起来。
  他没料到本才这样说:“看,终于长大了。"
  "是,"王振波也笑说,"齐我耳朵这么高了。"
  "让我们出去走走。"
  "医生说——"
  "别听他们,死人了。"
  "到草坪散散步是可以的。"
  "奇怪,天气还是这么冷,丝毫没有回暖的迹象,这真是一个冰冻的冬季。"
  "过一个月春天便要来临。"
  他把本才裹得十分严密,像一只粽子似,与她悄悄经过医院的图书馆,偷偷走到草坪。
  本才诉苦:“冷。"嘴里呵着白气。
  忽然她自白袍子口袋里取出一只扁平的银酒瓶,打开瓶盖,喝一口。
  王振波大惊,"这是什么?"
  本才眨眨眼,"拔兰地。"
  "什么地方得来?"
  "殷可勤偷偷给我。"
  "竟有这种损友。"王振波顿足。
  "所以我同她的友谊长存。"两个人都笑了。
  本才得寸进尺,"来,带我去跳舞。"
  王振波骇笑,"杨小姐,你尚未复原。"
  "你我都知道扬本才永远无法恢复旧时模样,管它呢,先去跳舞。"
  王振波急说:“待你出院,再找舞厅。"
  本才颓然,"这段日子真坑人。"
  话还没说完,看护已经追出,"原来在这里,吓坏人,王先生,再这样,以后不让你探病。"立刻把他们抓了回去。
  本才嘻嘻笑,一点也不生气。
  王振波说:“对,我已把你家门匙自罗允恭处取回。"
  "谢谢你。"
  "住宅已经再次换锁。"本才点点头。
  "我还擅自闯进香闺巡视了一下。"
  王振波没想到有那么可爱别致的住宅。
  白得耀眼,全无间隔,主要的家俱是一张宽敞的原木工作台与老大的双人床。
  一看就知道屋主人崇尚自由,有点放肆,不失天真。
  随即他看到墙上淡淡的印子,像是有几张画被人除了下来。
  他替她把画册书本略略整理一下便关上门离去。
  本才说:“叫你见笑了。"
  "活脱是艺术家之家,只是天窗如此光亮,怎样睡觉?"
  本才骤然面红,这问题太私人。
  王振波说:“我还有点事,明天再来。"
  本才咕哝:“生意都已结束,还忙些什么。"
  王振波微笑,开始管他了,真是好现象,心里有说不出的欢喜。
  他走了,本才坐在藤椅上看杂志。刚有点累,没想到翁丽间来看她。
  本才觉得亲切,毕竟做了那么久的加乐,在她怀中依偎了那么多次。
  本才想撑起来。
  翁丽间连忙按住她,"杨小姐,不用客气。"
  "加乐好吗?"
  "下星期可以正式上学。"
  本才担心,"不是特殊学习所吧?"
  "不,是普通小学,由一专门助教协助,希望过正常生活。"
  "那她会喜欢。"
  "杨小姐,我还未正式向你道谢。"
  "任何人都会那样做,请不要再提了。"本才十分尴尬。
  翁丽间握住她的手低下头,想一想她说:“我愿意负责你的医药费。"
  "这是公立医院,不费分文。"
  "那么,我如何表达心意?"
  "翁家一家乐于捐助医院设施,已经足够。"
  "杨小姐,真没想到你救助加乐是完全无偿的慈善。"
  本才觉得有必要转变话题,"听说,你好事近了。"
  翁丽间一怔。
  她从未同任何人说起过这件事,刚刚才苏醒的杨本才怎么会知道。
  本才连忙道:“对不起,太唐突了。"
  "不,杨小姐,我不怕你见笑,明春我会再婚。"
  本才忍不住低声嚷:“你们都第二次结婚了,只有我,无论如何没人要。"
  翁丽间一听,只觉好笑,并不当作嘲讽,她很幽默地,"放开怀抱,保不定可以嫁三次。"
  本才这才觉得失言,连忙掌嘴,"讲错话,讲错话。"
  翁丽间凝视她,"年轻真好,内分泌自然生产抗抑郁素,无论环境怎么困难,一样挺得起胸膛来顽抗。"
  这时,翁丽间伸出手来,摸了摸本才的头顶,像爱抚小加乐那样。
  真奇怪,她说起加乐,"有很多表情相似。"
  本才笑。
  "唉,我在说什么,你俩资质差那么远,我一定是失心疯了。"
  两人客套一番,翁丽间才告辞。
  她一走,本才缓缓站起来,才发觉背脊尽湿,没想到应酬竟是那么累的一件事。
  抑或,她有点心虚。
  毕竟,刚才同她说话的人,是王振波的前任伴侣。
  本才轻轻坐到床沿,把笑容收敛。
  翁丽间太夸奖她了,扬本才体内的抗抑郁素也渐渐在消失中,不比那些少女,一点点小事也咕咕咕笑半日,戴着蔷薇色眼镜,看什么都是美好的。
  她不过故作活泼。
  客人一走,整个人消沉不已。她取出酒瓶喝一口。
  酒已饮尽,她学醉翁那样把瓶子甩一甩,希望倒出最后一滴。
  本才不敢照镜子,她看到的面孔浮肿无神,双目呆滞,难怪马柏亮一见就走,这个女人要不得,不过,可是,她的财产还是有吸引力的,可否只要她的钱?
  她睡着了。朦胧有人进来,轻轻坐在床沿,在耳畔唤她名字。
  本才知道这是刘执成。
  想到这些日子来的委屈,不禁在睡梦中呜咽。
  刘执成一直陪着她。
  少年时,本才也把男朋友分两种,跳舞一种,诉苦一种,两类从不混淆,灵与欲必然分家。
  本才不大记得她借用过的肩膀,但是那些令她痛哭的男孩子,却铭记在心,真不公平。
  直到她再次熟睡,刘执成才悄悄离开。他留下小小一束勿忘我。
  那深紫色的花朵直到干透仍然芬芳可作装饰用。
  再过一个星期,本才坚持出院返家休养。
  看护劝她:“杨小姐,不要把健康当玩笑。"
  "病床矜贵,你则当我们是推销员,硬要你留下。"
  "一定要走?我们才是你的老朋友,还到哪里去。"
  经过研究,还是放她出院,每日下午,院方会派护理人员上门去检查她近况。
  刘执成与殷可勤接她回家。
  可勤一进来便说:“前门有行家想采访你关于火灾受伤始末。"
  刘执成立刻代本才发言:“从后门走。"
  本才坐轮椅内,用帽子遮着头,绕到后座,经过那幅儿童壁画。
  "啊,完成了。"
  "是,充满生气,为沉重的病房带来希望及色彩。"
  殷可勤催刘执成,"电梯来了,快走。"
  一辆吉普车驶近,司机正是王振波。
  刘执成一手将本才抱起,放进后座。
  可勤接着跳上车关上门。
  本才急道:“执成还未上车。"
  可勤微笑,"他会去引开记者,并且同他们讲几句话,人家也不过是听差办事。"
  刘执成在车外向他们挥手。
  "谢谢你们。"
  可勤笑,"啊,一句谢就想了此恩怨,真没那么容易。"
  "那,做牛做马可管用?"
  "倒不必,有十个八个俗而不堪的小说封面等着你来做才真。"
  本才伸出手臂,全手都是蜂巢似针孔,像资深瘾君子,她连忙拉下衣袖。
  王振波感慨而放心,"总算救回来了,好歹出院了。"
  可是,为什么至今未见过加乐?这是本才心中一个极大疑点。
  回到家,王振波掏出锁匙开门,那日,阳光满室,本才一进门便啊地一声。
  原本空白的墙壁现在挂着那几张失去的画,原壁归赵,本才雀跃。
  连殷可勤都忍不住问:“怎么一回事,怎么可能?"
  王振波笑笑,"我找到马某,同他说了几句话,他便把画交出来。"
  可勤问:“你说些什么?"
  "我只告诉他,这几张乔治亚奥姬芙的花卉也算是名画,自有转手记录,如拿不出单据,做贼赃论。"
  "他怎么说?"
  "他说他怕屋内无人,画会失去,故此暂时代为保管,直到屋主回家。"
  "画一早买妥保险,是不是,本才?"
  本才不语,仰头欣赏那几幅画,失而复得,真正高兴,本才指的是她的生命。
  可勤看着她,"你好似不甚生气?"
  本才坐下来,"可勤,去做茶来我们喝。"
  "马上去。"
  本才微笑,解释:“经过这次,发觉自己高大许多,再也不与小事计较。"
  王振波宽欣,"那多好。"
  本才伸了伸四肢,"谢谢你。"
  "不客气。"
  "你付了赎金是吗?"
  "总得给他运费。"
  本才笑了,有点讪讪,她没带眼识人,今日的羞愧是应得的。
  可勤捧着茶出来,讶异地说:“本才,我在你厨房里找到七种茶叶,洋洋大观。"
  本才立刻看着王振波,是他代办的吧。
  那么细心周到。
  本才终于问:“为什么不见加乐,加乐好吗?"
  "她如常。"
  "几时带她来我家?"
  "待你比较有精神的时候。"
  "明天可以吗?"
  "我看看她有没有时间。"
  语气内有推搪因素,何故?
  王振波站起来,"本才,你休息吧,我先走一步。"
  他告辞了。本才心中隐隐觉得有事。
  殷可勤犹自不觉,"本才,我找到鹅肝酱,想不想吃一点?"
  "可勤,我累了。"
  "那么,我送自己出去。"
  本才松口气,缓缓走到自己的床边,一头栽下去。
  床铺太久没沾人气,略有潮湿味道,但仍然熟悉地柔软。
  看,只有床是她最忠心的朋友。
  敏感的本才觉察到王振波对她的态度有微妙的变化,他仍然处处为她着想,体贴入微,但是同以前已有不同。
  与他做加乐的时候,无异有段距离。
  那段时间,她即是他,他也就是她。
  电话铃响,本才不想去听。
  "本才,你已回家?我是柏亮,有事商量。"
  什么,他还敢打电话来?本才不由得笑出来。
  百密一疏,电话号码没有更改,被马柏亮有机可乘。

 

 

下一页 上一页


©2000-2001 21dov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