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全蚀(7)


  他一声不响地奔出去。
  我缓缓走到停车场,太澄与定华仍在等我。
  “你们两个,什么气候,当心冻破了皮。”
  太澄家的司机开着大车在一旁等。
  “一起上车吧。”我说。
  车子的暖气使我四肢百骸都松下来,我打呵欠,肚子饿,仍没吃东西,心想横是横,相请不如偶遇,不如拿出半个月的薪水,去大嚼一顿。
  “我们三个人去吃顿饭如何?”我问,“西北风是吃不饱的。”
  两个女孩子噗哧地笑出来。
  我的痛苦是,我不想她们任何一个人不快乐,但这是比较的世界,捧了一个人,总会要踩低一些人,结果被捧的不领情,被贬的自然恨得要咬死我。
  但我仍然至死不悔,继续我那迎送生涯,顺得哥情失嫂意,结果齐齐联合起来对付我。
  在一流的豪华饭店中,定华告诉我,看了报上那“女戏子嚼的蛆”,顿时没了主意,于是逼不得已找太澄商量,大澄也忘却前嫌,与她联合起来,找我来听自白,一找便找到医院。
  我说:“太太平平的,老同学在一起吃顿饭多好。”
  太澄看看定华,定华看看太澄,危机过后;她们之间的神情忽然又淡漠起来,她们之间的阴影巨如泰山,照理我应当受宠若惊,因为造成今日的局面,多多少少是为了我的缘故,但我却没有成就感。
  太澄扯一扯身上的银狐大衣。
  定华斜眼看她,“是今年做的?”
  “嗯。”
  “领子太大了,不流行。”
  “狐狸皮从不流行小领子,皮厚,小领子,不好看。”太澄看也不看定华。
  我说:“大小不要紧,来,喝了这龙虾汤。”
  定华显然已经被得罪,因大澄暗示她不懂穿皮衣,但她总不想想,根本是她先讥讽太澄不懂时髦款式。
  她们两人的座位便如长了钉子,坐立不安。
  有些人一生下来时辰八字犯冲,怎么夹都夹不拢。
  连吃一顿饭也不能好好的吃。
  我正觉得十分没瘾,要叫侍者来结帐。
  忽然之间有一个外国人走过来,先向我与太澄礼貌地点头,然后俯身向定华说:“哈啰。”
  我一怔,从来没见过这么登样的洋人,高大,英俊,一头美丽的金发,碧蓝深湛的眼珠,穿套深色的西装,比电影明星还漂亮。
  他的态度也好,问我:“我可以跟定华说几句话吗?”
  定华介绍说:“阿孔,这些是我的熟朋友,你坐下好了。”
  他微笑,拉开椅子大方地坐下。
  我没想到阿贝孔先生如此一表人才,立刻给定华一个“他是个理想的对象,对你又那么痴心,你还在等什么”的目光,定华低头叹口气。
  她随即抬起头来,跟阿贝孔说:“送我回去吧,我也累了。”
  阿贝孔立刻替她拉椅子,把定华当皇后般侍候,他向我与太澄道别,礼仪周到,拥着定华走了。
  太澄等他俩自门口出去,迫不及待地说:“奚定华怎么会有个这样的朋友?”
  我答:“认识很久了,阿贝孔追她起码有三年,”我故意抬抬两条眉毛,“他显然不止要得到她的身体。”
  “说真的,奚定华还在等什么?”
  我也是第一次见阿贝孔,亦未想到他质素那么高,故此假装生气,“怎么,你不准她等我?”
  太澄瞪大眼睛笑了,“你以为她是傻瓜?她当然知道你把她当妹妹,不可能与她有更进一步的发展。”
  “那你们为什么还拿我做幌子,明争暗斗呢?”
  太澄低下头,“无聊呀,不过奚定华太不知足,有那么好的男朋友还来霸住你。”
  “那种水准的男朋友,只要你王大小姐点点头,那还不是一整卡车地开过来给你挑。”
  “是呀,每个人都那么说,可是二十八年来,并没有追求我的人。”她把弄着酒盏。
  “你拒人千里之外。”
  “是的,亲友也这么说过,替我解嘲,而实际上,星路,你是知道的,真的没有追求我的人。”她用手撑着头。
  我温和地说:“是否怕了你的排场?”
  她点点头,“也许觉得我老了。”
  “你老之才二十七岁怎么好算老,我都不答应你认老。”
  “想不认也不可以,”太澄情绪很低落,“况且我的工作,一个人坐在家中画画画乱画,见不到生人的面,到什么地方去找男朋友?”
  “职业病是一定有的,如我,见来见去,除了病人,还不就你们三个。”
  “你还见着那么多的医生跟护士。”
  我说:“你也可以去你爹的公司做事。”
  “我实在做不来,我被纵惯了,从没坐过写字楼,一天在一个固定的座位上摆八九个小时,简直要我的命,我吃不消。”
  “活该,你这种口气这种性格,谁敢接近你,喷都被你的口气喷死。”
  “只有你肯对我说老实话。”
  我愧不敢当,我要是真的说起老实话来;恐怕她以后都不再把我当朋友。
  “奚定华有阿贝孔,朱雯有靳志良,就是我,谁也没有。”
  “直至你找到男朋友,大澄,你有我。”
  她激动地说:“所以我最怕失去你。”
  我忽然无端端挨起义气来,“这样好了,太澄,你一日不结婚,我陪你。”
  “哟,这种话,说了也白说,你若真的遇见适合的对象,刀山油锅也阻挡不了你。”
  我笑。
  “我们走吧。”太澄什么兴致也没有。
  我叫侍者结帐,领班说阿贝孔先生已经付过。
  很少有这么豪爽的洋人,真是难得。
  太澄说:“我要是奚定华,就嫁给他。”
  司机如影附形般在门口等她,她要我送,我不肯,太澄虽懊恼,也没奈何。
  她也很难做人。
  我同言声说:“好的男人,哪里会去贪女人的便宜,像我,认识她二十年,还不肯坐她家的车子。会得对她家财势趋之若鹜的男人,她也懂得避之则吉,太澄是很寂寞的。”
  言声坐在露台,不声不响。
  “唉你,什么时候你才会听懂我的话?”我拧拧她的面孔。
  刘姑娘进来听见我的话,做出如下反应:“她的病好了,就该你生病了。宋医生,我看你每天来对牢她絮絮诉说,咕咕哝哝不知讲些什么,真弄不明白。”
  我握着言声的手,“你父母要带你去北美,我们很快要告别,我会想念你,但你呢,你心底会不会有我这个人?”
  刘姑娘摇摇头。
  我又说:“我们都患上了心蚀症,言声,摆在眼前最宝贵的东西都看不见,我们到底要的是什么?”
  我把言声的手放在面孔边依偎着。
  感情这么丰富;根本不配做医生。
  我知道有个同学,医一个病人;医了三年,病人终于不治,他亦跟着精神崩溃。
  我真怕有一日会跟着他的老路走。
  看着自己的病人,一天比一天消瘦,生命逐渐离去,而我们身为医生,却无法挽回他们的健康,多么难受。
  就以言声,我对她真是束手无策,不能恢复她的健康。她成为我心理上的负担已经有一段日子,寝食不安都是为着她。
  我轻轻问她:“你几时动身?”
  好比低头问花花不语。
  “你对付孙永强,真有一手,实在太好了。忘记他还不够,真得做到仿佛以前都没有见过他的样子。”
  刘姑娘说,“宋医生,请让开,我要替病人抹身。”
  我只好算完成一天的工作,黯然离去。
  走到医院门口的石阶,觉得疲倦不堪,坐在一角抽烟。
  天色已暗,点点繁星出现在天空上,我深深吁出一口气。
  “嗨,英俊小生。”
  是智慧的郑医生。
  她陪我坐在石阶上。
  我看她一眼,她向我陕陕眼,“不快乐?”
  “不快乐。”我答。
  “我能不能帮你?”
  “你不能使事主恢复神智?”我问。
  “不能。”
  “能使我三个女友获得归宿?”
  郑女士说:“回家去吧,别想大多。”
  我站起来,用力伸个懒腰,走回宿舍。
  第二天我一早被倾盆大雨吵醒。
  睁开眼,才六点半。
  那时念小学,我们四个人住得近,常在附近等齐了上学。
  下雨天我只有一件灰色塑胶布长雨衣,衣不称身,不知是父亲哪一年哪一月留下来的,前幅的揿钮全部脱落,还撕破一角,打着把黑伞,也敷衍过去,天总是晴的多。
  她们三个女孩就不同,花样多得透顶,雨衣都分好几种,特别爱红色的,也当时装般换,朱雯家境最差,故此最不快乐。
  如今又是下雨天,我们岂只长大,我们简直快老了。
  朱雯找我。
  “十点钟有没有空?”她问我。
  “没有,我要工作。”
  “抽半小时到滨海酒店来好吗?”
  “干什么?”我问,“又叫我陪你喝咖啡?”
  “不是,我有个记者招待会,想你来一下。”
  “有关什么?新戏开镜?恭喜恭喜。”
  她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平静及温柔,“星路,我要你来,我觉得你会替我高兴。”
  “故弄玄虚,我尽量抽空来。”
  “星路,你是爱我的是不是?”
  “瞧,隔三天就间一次。”
  “说你爱我比奚定华及王太澄她们多。”
  “我不能在背后出卖她们。”我说。
  “你这个人!”
  “我们一会儿见。”我挂电话。
  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朱雯一年不晓得要主持多少个招待会,芝麻绿豆都宣传一番。
  碰巧有一个小时空档,我便溜出去。
  我到的时候招待会已经开始,朱雯穿一件贝壳红底皮裙于,长发松松挽起,淡妆,美艳得不是文字可以形容,坐她身边的是靳志良,所谓一对壁人,大抵就是这个意思。
  他俩不知有什么新片要开镜。
  我坐在一角,临近记者席,听她有什么话说。
  朱雯开头时说,她要感谢观众多年的爱戴,以及记者朋友的捧场,诸如此类。
  后来话锋一转,她接着说:“……但是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得些好意需回头,妇女的最佳归宿不外是做一个好妻子好母亲……”
  记者群听到这里,略略骚动,窃窃私语。
  我张大了嘴,这家伙,看样子又要宣布同我结婚了。
  我站起来,走到“出路”处,预备随时寻门而出。
  谁知朱雯接着说下去:“……我决定退出这个圈子,同时借此机会同各位宣布:我要同靳志良结婚了。”
  说完她看着靳某甜甜一笑,两人握紧双手。
  我呆住。
  记者群为之耸容,哗然,冲上去拍照。
  真是戏剧人生,我坐下,这是什么时候做出的决定?
  我非常惆怅,拧拧自己面孔,才相信不是做梦。
  朱雯要嫁人,靳志良当然是明智的选择,但消息公布得这么突然,我不禁彷徨至死。
  这些年来,虽然被她们缠得慌,但却也热热闹闹的过,这班妹妹如果不再包围我,日子怎么过?
  最觉得受不了的,恐怕是我。
  只见记者纷纷发出问题,朱雯笑得犹如一朵春花,面孔益发娇美。靳志良多年的心愿得偿,也兴奋得说不出话来,只落得我斯人独憔悴。这个大哥不好做。
  小妹未嫁的时候吵死,小妹嫁了静寂至死。
  怎么办?一时间耳边嗡嗡作响,觉得这个打击太大。
  我终于站起来,悄悄走到门边。
  刚想按电梯走,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宋医生。”
  一转身,是靳志良。

 

 

下一页 上一页


©2000-2001 21dov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