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芳记(5)


  不,她并非看到什么怪物,佟志佳看到的,乃是佟志佳本人。
  而站在佟志佳身边,一左一右伴着她的人,正是华自芳与应佳均。
  小郭的声音响起:“你们是同学,你们是老相识。”
  “不!”志佳叫起来,“你必须相信我。”
  小郭重复他甫迸门就说的话:“是,我相信你。”
  照片中三个年轻人态度亲昵,谈笑甚欢,分明是好友,佟志佳留着长发,巧笑倩兮,那是一帧不可多得的生活照片。
  但是佟志佳一直叫嚷:“我不记得拍过这样的照片,我不记得留过长发,我不记得这两个人!”
  小郭先生冷冷地看着她。
  佟志佳忽然掩住嘴,退后两步。
  她脸色转得煞白。
  她取起用来招呼小郭的美酒,对着瓶口就喝一大口,然后呆呆地坐下。
  小郭缓缓走过来,坐在她对面。
  “呵,”佟志佳抬起头,“你必须要相信我。”
  “我相信,”小郭毫不犹豫地说,“佟小姐,失忆者是你。”
  佟志佳紧紧闭上双目,焦虑炽热的眼泪自眼角迸出。
  “怎么可能,我叫佟志佳,人人都知道我是谁,我有父有母,我的男朋友是仓喆……”她的声音低下去,惶恐地看着小郭。
  小郭问:“你在三藩市干什么?”
  “读书。”
  “你邂逅了什么人?”
  “同学。”
  “他是谁?”
  “我不记得了。”
  “你与他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志佳茫然,“事,什么事?我毕了业,我回来找工作,我遇见了仓喆,我出任银河杂志的总编辑,就这么多。”
  小郭叹口气。
  过半晌,佟志佳嗫嚅问:“我遗漏了什么?”
  小郭轻轻地答:“你遗忘的资料可以写成一本书。”
  佟志佳不可置信:“你骗我。”
  小郭自公事包中取出更加多照片:“你与应佳均的订婚照片。”
  “什么?”
  “这是你们在当地报章上刊登的订婚启事。”
  佟志佳的双手簌簌地发抖。
  “这是令尊令堂来探访你们的合照。”
  “你自何处得到这些照片?”
  “这不过是四年前发生的事,你在三藩市有许多好朋友,他们存有你的照片。”
  佟志佳震惊地搜索记忆,一无所得。
  小郭又叹口气。
  佟志佳用神凝视照片中的未婚夫。
  “他此刻在本市居住,你随时可以去探访他。”
  “但是我不记得这个人!”
  小郭静默一会儿才说:“其实是忘记的好,此君伤害你至深。”
  志佳茫然:“是吗?”
  “你到现在还未能把你们三人的关系串在一起?”
  佟志佳又喝了一口酒。
  很简单,佟志佳、应佳均、华自芳三个年轻人是同学。
  志佳与应君感情成熟后订婚,但婚事为华自芳破坏,最终结婚的是应华二人,但他们的关系只维持了七个月。
  在旁人眼中,这不过是另一段老套的三角恋爱,天天在各处各地发生中,并无稀罕之处,但对当事人来说,却必定是毕生难忘的至大痛苦事。
  佟志佳吞一口涎沫,诡秘地笑一笑。
  可是,她什么都不记得。
  应君英俊的面孔,对她来说,完全陌生,并不曾勾起一丝回忆。
  她冲口而出:“多么幸运!”
  小郭说:“是,在某方面来说,的确是。”
  “我父母,他们为什么不提醒我?”
  小郭失笑:“你说你忘了,谁敢挖你的疮疤提醒你?”
  志佳颓然,父母爱她,巴不得速速忘记,痊愈,重新做人。
  志佳忽然想起来,“华自芳!她为何出现,且佯装失忆?”
  小郭答:“我不知道,但是有一件事是事实:她不出现,你不可能知道佟志佳才是失忆人。”
  “她故意出现来提醒我!”
  “是。”
  “为何不放过我?”
  “答案有待寻找。”
  小郭看看表,“呀,午夜十二点正,这是一个神秘的时刻,相传一切怪物在这个钟数会得打回原形。”
  志佳一惊,她的原形是什么?
  小郭说:“我要走了。”
  “不,请陪伴我。”
  小郭硬着心肠摇摇头:“佟小姐,再不走,我的车子要变回南瓜了,还有,人们怎么说呢?”
  志佳低下头:“你说得对。”
  “佟小姐,一个女孩子最好的朋友应该是她的母亲。”小郭善意地提醒她。
  “呵是,妈妈。”
  “你找她谈谈吧。”
  志佳送小郭到门口。
  “小郭先生,谢谢你。”
  小郭咧咧嘴:“我满以为你会诅咒我。”
  志佳苦笑:“你的原形是什么?”
  “我想我是一只多事好奇的狐狸。”
  他倒是个自嘲能手。
  关上门,佟志佳哪里还睡得着?
  她把照片翻来覆去地看。
  应佳均与华自芳,她不知道如果她是她,她会怎么样对付这两个伤害她的人。
  但是佟志佳此刻已不是旧时的佟志佳,佟志佳己再世为人,她对这两个人无爱也无恨。
  他俩有没有好结果根本与她无关。
  志佳看到照片后面附着应佳均的通信地址与电话。
  志佳实在忍不住,她拨通应君家中的电话。
  他不是一个早睡的人,马上来接电话。
  志佳说:“我找应佳均。”
  “我是,哪一位?”
  志佳问:“你不认得我的声音?”
  对方无意猜谜,不耐烦地重复:“你是谁?”
  志佳只得说:“我叫佟志佳。”
  对方沉默良久。
  “嗯?”
  “什么事?”
  语气冷淡,十分厌恶,并无好感。
  志佳试探问:“许久不见,你好吗?”
  “过得去。”
  志佳知难而退,“那……那改天再谈吧。”
  对方即时挂断电话,连再会都没讲。
  志佳虽然始终不记得这个人,也有点恼怒,太没礼貌了,对昔日的未婚妻一点旧情不留。
  幸亏仓喆不是那样的人,即使她与仓喆不得善终,志佳相信仓喆会客客气气地对她。
  想到这里,心情略为好过。
  不过此刻这个君子人身在何处,会不会与华自芳在一起?
  开头是毫无线索,现在是所有的秘密一下子揭开,志佳不知道应付哪一样才好。
  她披上外套,开车到母亲家去。
  佟太太惺松地来开门,见到女儿连拖鞋都没换,知是急事,心内一惊,睡意全消。
  志佳十分歉意,握住母亲的手,“妈妈,我睡不着。”
  佟太太揉揉眼角的皱纹,想起志佳只有三两岁的时候,半夜爬到她床上,“妈妈,我睡不着,”小小手臂搂住妈妈。
  人家的孩子六七岁就一觉睡到天亮,志佳到六七岁时半夜还时常起来叫人,佟太太十分苦恼。
  可是时间飞逝,不知恁地,一下子志佳便长大了,天天往外跑,三更半夜还没回家,佟太太倒渴望有孩子双臂搭住脖子了。
  志佳总是叫母亲担心。
  当下佟太太劝道:“男朋友的事呢,不要看得太严重,你和仓喆,最好听其自然。”
  志佳进得屋来,一声不响,斟了一杯酒,坐在母亲对面,沉默良久,才问:“妈妈,四年之前,发生过什么事?”
  佟太太一听这句话,浑身抽紧,呆若木鸡。
  志佳叹口气,仰起头,看着天花板。
  她轻轻说:“是些可怕到大家都愿意忘记的事吧?”
  佟太太声音颤抖,“你,你都想起来了?”
  志佳摇摇头,“不,我什么都记不得。”
  佟太太一呆:“是什么人故意提起伤心的往事伤害你?”
  志佳又说:“不要错怪人,是我自己想知道过去一些事。”
  佟太太惊惶地看着志佳。
  志佳发觉母亲的右手不受控制地簌簌抖,她很难过,过去紧紧握住那双手,但是母亲的手仍然不住弹跳。
  “妈妈,你怎么了?我从未见过你如此不安。”
  “我没什么,我稍微有点担心而已,”
  “罪过罪过,”志佳挤出一个笑容,“妈妈,你能否将四年前的事,对我说一遍?”
  佟太太沉默一会儿才答:“志佳,过去的事,提来做甚?”
  “妈妈——”
  “医生说,你要记得的时候,自然会得想起来,贸贸然提醒你,怕你打击太大,接受不了。”
  这次志佳是真笑:“我心痒难搔。”
  佟太太的手停止颤抖。
  志佳看着母亲:“事情不会太坏,妈妈,只要你仍然爱我,其它事微不足道。”
  佟太太抱住志佳,落下眼泪。
  志佳心如刀割,“妈妈,以后,这生这世,我都不会再令你如此伤心。”
  佟太太听了这话,号啕大哭起来。
  这个时候,天已经亮了。
  志佳告辞回家。
  梳洗完毕,她叫仓喆来接她。
  一见面就问:“仓喆,你认识我已有三年,来一个总结,你觉得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仓喆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你是一个爽直、磊落、大方、提得起放得下的时代女性。”
  “这是你对我的一贯印象?”
  “是的。”
  “三年来平均分数多少?”
  “九十分。”
  志佳吁出口气,“对于我的过去,你知道多少?”
  仓喆松一口气:“过去?你的过去,与我何尤?”
  “也许我过去的行为有点令人失望。”
  仓喆想一想:“也许是,但仍然与我无关,我对此刻的你十分赞赏。”
  志佳不得不笑了。
  “志佳,你想说什么?”
  志佳看着他:“你永远是我的好友,无论如何,我不至于要忘记你。”
  仓喆到这个时候,不由得静下来,把车子停到一角,轻轻问:“你不是想建议分手吧?”
  志佳答:“大家冷静一下比较好。”
  “那可是暂不见面?”
  “没有必要,不必敷衍。”
  又过了一会儿,仓喆才说:“我并没有看错你。”
  志佳已经觉得安慰,她温言道:“彼此彼此。”
  仓喆双眼润湿,连忙开动车子,把志佳送到杂志社。
  方小姐一见到老板,吓一下:“志佳,你好象三天三夜没睡似的。”
  “你说得完全正确。”
  方小姐警惕:“如果银河杂志有事,我要求知道。”
  “杂志大好,是私事耳。”
  啊。
  方女士立刻噤声。
  隔一会儿她闲闲道:“太平广告公司的董事总经理周某一直想与你见一个面,还有,泛美银行电脑的史东已被你推过七次……”
  她真是个好心人。
  佟志佳十分感激,但是,“方小姐,扯皮条不是你的本行。”
  “啐!”
  “黄珍回来,请她见我。”
  “很好很好。”方小姐说,“公归公,私管私。”
  志佳哑然失笑,那样还做不到,还出来走呢!
  不过说时容易做时难,精神难以集中,内心隐隐作痛,不知恁地,也算得是聪明能干的佟志佳竟没好好留住身边的男伴。
  黄珍到了,推门进来。
  志佳从头到脚重新打量她。
  她全身米白色打扮,看上去优雅、舒服、矜贵,“找我?”闲闲坐下,姿态不卑不亢。
  志佳叹口气,开口了:“难怪我与你那么谈得来,原来我们是老朋友。”
  华自芳比佟太太镇定得多,抬起眼来,有三分喜悦:“你记起来了?”
  “黄珍,你不像是个失忆的人。”
  “志佳,你也不像。”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黄珍低下头,感慨万千。
  “我仍然什么都不记得,我只知道你原先是我的好友,后来变成我的情敌。”
  华自芳点点头。
  “我是三角关系中的失败者。”
  “不,”华自芳冷笑一声,“你是失败的胜利者。”
  “什么?”
  “我是胜利的失败者。”
  志佳看着她,“你的意思是,在这段关系中,没有人胜利?”
  “正确。”
  志佳完全明白,“好比战争,没有人真正的赢。”
  华自芳看着佟志佳:“你变了。”
  “变?”志佳嗤一声笑出来,“人是不会变的,我们看错一个人,是因为当年目光浅短,看不清人家庐山真面目。”
  “但志佳,我的确觉得你前后判若两人。”
  志佳苦笑,“从前的我如何?”
  “你骄横、任性、放肆、自私。”
  志佳仰起头,“这么说来,失忆对我有好处?”
  华自芳答不上来。
  佟志佳忍不住抢白,“从前的我既然那么可怕,你为什么和我做朋友?”
  华自芳答得好:“因为我也同样骄横、任性、放肆、自私。”
  志佳拍案叫绝,知道自己的毛病在什么地方,还是有得救的吧。
  佟志佳终于问到要紧关头上去:“华自芳,你为何再一次在我生命中出现?”
  “我来唤醒你的回忆。”
  “我的回忆与你何干?”
  “我内疚。”
  志佳笑一笑,“你把自己想得太伟大了,无论我为什么失忆,那必不是你的缘故。”
  华自芳微笑,“仍然自大。”
  “不,——是自信。”志佳指出,“这里头有很微妙的分别。”
  “你真的变了。”华自芳有点佩服。
  佟志佳站起来,叹口气,“你提醒了我,使我知道我是一个有过去的女人,现在,我不得不去寻找我的过去。”
  “我愿意把整个故事告诉你。”
  佟志佳摇摇头,“我不愿意自你的眼与心看这个故事,我要自己去寻找答案。”
  “老好佟志佳。”
  “自芳,到底是什么驱使你老远自三藩市丢下工作来到这里扮失忆?”
  “你。”
  “愿闻其详。”
  “我觉得对你不起。”
  志佳失笑。
  华自芳知道志佳不相信她。
  她说:“你会找到真相。”
  “自芳,你可愿意留在银河杂志帮我?”
  这次轮到华自芳笑。
  真的,小庙如何装大佛。
  “我们用得着你写的那些好文章。”
  “我并不擅长写中文。”
  志佳一呆,“谁替你捉刀?”
  “我听说你们这里最红的作家叫洪霓,我向她买稿。”
  志佳倒抽一口冷气,“什么?”
  华自芳笑:“没想到就那么简单吧?”
  “可是银河花尽心思,诚意邀稿三载不获!”
  华自芳嗤一声,“诚意管鬼用,你付她三倍稿酬,又不同说法。”
  佟志佳如醒醐灌顶,大梦初醒。
  “洪霓甚至肯不以本名刊登稿件?”
  华自芳答:“将来出书的版权仍属于她本人,她根本没有损失。”
  佟志佳长叹一声:“我还以为那么大的作家不在乎一点点稿费。”
  华自芳大笑:“志佳,这一点阁下可没有变,阁下天真如昔。”
  佟志佳用手托住头。
  “志佳,银河可以继续刊登那些优质稿件。”
  “多谢指教。你呢?你可打算在本市逗留。”
  华自芳答:“我还有私事要办。”
  私事,她的私事与仓喆有关?
  “小公寓不见得很舒服。”
  “你忘了,志佳,我的住所一向很挤逼,我的环境与你一直没得比。”
  志佳沉默一会儿,“应佳均呢,他的出身如何?”
  “天,你是真的不记得了。”华自芳看着志佳喃喃说。
  “是,我大节细节一概都不记得。”志佳愉快地说。
  “我不该来。”
  “我倒觉得旧友能在这种情况下相逢不知多么好。”
  善忘健忘有什么不好呢。
  志佳想起一件事来。
  方小姐同一位作者有过节,多年不相往来,渐渐那位作者后悔,欲同方小姐重修旧好,一个电话过来,先咳嗽一声:“方,我俩之间有些误会早该冰释一一”好一个方小姐,打个哈哈,“误会,我俩有什么误会?你一向当我是姐妹,我们一贯友好,没有误会,近日只不过大家忙得死去活来,无暇交际应酬……”
  善忘可以泯恩仇,何乐而不为?
  “开头,我们绝不相信你是真的忘记。”
  “于是有人叫你来试探我。”志佳微笑。
  华自芳默认。
  “化名黄珍。”
  “那是我在学校戏剧班用过的艺名。”
  “我连那个也一并忘记。”
  “我们是在那里认识应君的。”华自芳口气平静。
  “我昨夜尝试拨电话给他,他异常无礼,并且好似憎恨我。”
  “他恨我比较多点。”
  “是吗?我不敢肯定。”
  “他一向不是个大方的人。”
  “自芳,你到本市,可有与他联络?”
  “我同他己没有任何关系。”
  “那倒是好,干净利落。”
  华自芳站起来,“我也擅长忘记。”
  当下志佳不出声。
  过一会儿她语带双关地说:“自芳,这里暂时没你的事了。”
  华自芳何等聪明,自然闻弦歌而知雅意,立刻告辞,“你知道在何处可以找到我。”
  佟志佳目送她出去。
  佟志佳像华自芳吗?不,华自芳厉害得多。
  有意无意,她把历史重演一遍,同样出任佟志佳的好友,同样与佟志佳的男友密切来往。
  佟志佳沉着脸,此刻她已经成熟,她不会轻举妄动。
  她没有预约就跑去找小郭。
  “哎呀,”小郭这样称呼她,“患失忆症的小姐。”
  佟志佳坐下来就说:“我正式聘请你为我寻找自己。”
  “我想你告诉我,自八五年至八八年间,发生过什么事。”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那只是一个大概,我要知道细节。”
  “佟小姐,人清无徒,水清无鱼。”
  “小郭先生,”佟志佳把身子趋向前,苦涩地对他说,“如果我不先把事情统统记起来,试问我如何真正地忘记呢。”
  小郭看着她,“这倒是真的,在你这种年纪,真,还是假,仍然重要得不得了,非搞个水落石出不可。”
  志佳见小郭在这种时刻还不忘讽刺她,不禁啼笑皆非。
  “小郭先生,我想知道到底是谁对不起谁。”
  “当然是他们辜负了你。”
  志佳愕然,“你怎么知道?”
  小郭笑:“谁会承认自己有错?当然都是他人无良。”
  志佳不再出声,小郭先生嬉笑怒骂,句句自有真理存在。
  “让过去成为过去,不就算了。”
  志佳反问:“你不接生意,如何过活?”
  “我?你少替我担心,”小郭笑,“我有一个既美且慧还十分富有的拍档。”
  志佳没好气,一时烦恼攻上心头,怔怔落下泪来。
  小郭终于放下手上的一本书,讪讪地说:“这是下集,上集不知去向,不知是谁不告而取,我最讨厌书分几册,应该厚厚地钉在一起。”
  志佳打开手袋,把上次拿走的小书取出还他,“反正我没时间看。”
  “你看,”小郭逮住机会,“你做了一次贼。”
  “我是无意的。”
  “说不定华自芳也纯属无意。”
  志佳不响。
  “你必须承认,华自芳也纯属无意。”
  志佳不响。
  “你必须承认,华自芳是个妩媚的女子,自有吸引男性之处。”
  “一次,再次?”
  “也许,你的男友们定力都有问题。”
  志佳红着眼坐在小郭面前。
  “好好好,我接下这件案子。”
  志佳抬起头来,“这是你一贯的手法吧,叫顾客苦苦地哀求你,”
  小郭只得说,“啐!”
  这时有电话进来,小郭忙着接听,转过头去。
  佟志佳趁他不在意,把上下两集侦探小说都收进手袋里去。
  偷取,是最过瘾的一种行为。
  佟志佳为自己辩白:她不知道失去多少,故此在小郭处取回一些,作为补偿,否则,世界也对她太不公平了。
  这时,佟志佳已没有可能恢复原先平静的生活。
  她失却自信,必须要寻回过去,分析得失,才能从新开始做真的佟志佳。
  下午,正在开会的时候,朱尔旦找,志佳把会议丢到方小姐怀中便出去应话。
  小朱说:“没事,纯是问候。”
  “你不会无缘无故问候我。”
  小朱咳嗽一声:“要出来谈谈吗?”
  昨日黄昏,小朱看见仓喆的车子停在行政大厦前面,故走过去打招呼,远远看到有个女郎坐车上,满以为是佟志佳,俯下身子,一声志佳,那女郎转过头来,雪白一张陌生面孔,小朱才知道造次了。
  讪讪地退下,才替志佳不值。
  他已听说最近仓喆车子常接载一个神秘的女子,没想到会被他亲眼目睹。
  仓喆不避人,可见不在乎,不在乎人言,还是不在乎佟志佳?小朱恨仓喆不懂得珍惜志佳。
  那白脸女子双目斜飞灵巧,一看便知不是个好相处的角色,不比志佳,什么时候都懂得替人留个余地,人结人缘,朱尔旦永远是佟志佳的拥趸者。
  熬了一夜,他便找志佳问个究竟。

 

 

下一页 上一页


©2000-2001 21dov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