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芳记(7)



  小郭有客人,志佳不管,推开门,便对那位男客说:“你可以走了,时间到了,现在轮到我见小郭先生。”
  那男客自然有气,转过身来,看到佟志佳,不禁呆住。
  她不算美,也不算媚,但是那双绝望哀伤的眼睛却深深吸引了他。
  他愿意把时间让出来,他十分有风度地站起。欠一欠身,“小郭,我先走一步。”
  小郭送他到门口,“老原,我们改天再约。”
  他瞪志佳一眼。
  “小郭先生,救救我。”
  小郭恼怒:“谁都不要救你这个可怕的人。”
  不过是一句气头话,谁知佟志佳一听,眼泪汨汨流下来,她放声痛哭,蹲到角落,哭到无力站立,一如受伤的狗。
  小郭听得出那是流血的哀号,不禁恻然,半晌,他过去拍拍志佳的肩膀。
  “哭,尽管哭,哭完了给我站起来,把脸洗干净,然后商量法子,解决难题。”
  志佳一边痛哭流涕,一边点头。
  小郭坐下,喃喃说:“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
  他聚精会神与电脑对弈,置佟志佳于不顾。
  志佳哭得够了,吸一口气,扶着墙壁,想站起来,第一撑没成功,力气不足,滑下去,坐倒在地。
  志佳咬一咬牙,用力抓住墙角,这次用足腰力腿力,终于被她站起来。
  这时,小郭淡淡说:“你总算还有可取之处。”
  志佳一张面孔己哭得黄肿烂熟。
  小郭先生一看:“原来女生们都是靠打扮。”
  志佳被他整得哭不是,笑不是。
  “我可以帮你做什么?”
  “你已经帮了我最大的忙。”
  “是吗,哪里?”
  “小郭先生,你叫我站起来。”
  “啊!靠的却是你的双脚。”
  “多谢忠告。”
  “不客气不客气。”
  志佳告辞出来,筋疲力尽,心中毒素怒气却己自眼泪排泄殆尽。
  明日如再有委屈,明日再哭。
  今日就此打住。
  她步入美容院去做按摩修头发。
  烦恼多,是,不如意,是,生无可恋,或许也是,但佟志佳必须活着,因为她不能先父母而死,同时,她现在有一个五岁的孩子要照顾。
  第二天,佟志佳登门去造访应彤。
  如去医院检查的病人,志佳早一晚已经无论如何食不下咽。
  空肚子的人特别紧张,志佳喝一小口拔兰地镇定神经。
  女佣迅速开了门给她。
  应某已识趣避开,那小女孩一本正经在客厅练小提琴。
  志佳一看,感动得五脏六腑完全反转。
  她轻轻坐下来。
  这次,她没有带礼物,她不想一见面就贿赂赎罪。
  失去记忆,不是她的错。
  呵记起往事还是好的,因为往事中有应彤这小小的人儿。
  正如潘多拉的盒子打开后,虽然逸出牛鬼蛇神,最后现身的,却是希望之神。
  幼女见到她,轻轻放下弓。
  她缓缓走过来,微笑:“妈妈。”她叫她。
  志佳喉咙里像塞住一块石头,半晌才微笑着颔首:“小彤,你好。”
  女佣斟出茶,志佳喝一口润润嘴唇,却不知说些什么才好,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有一个女儿,且那么大了,心中充满喜悦,却又觉楚痛。
  终于她问:“日常生活,谁照顾你?”
  “祖母,爹爹,马姬。”
  “以后,我也加入照顾你,可好?”
  那孩子笑笑,“你身体好些时才照顾我好了。”
  “是,我病了好些时候。”
  女孩怪同情地说:“病得辛苦吗?”
  志佳视线模糊了,“还好,终于痊愈了。”
  “是什么细菌?”孩子好奇。
  “一种可怕的病毒。”叫恨。
  “你要保重身体,以后都不要再生病。”
  “我一定听你的话。”
  “你会不会常常来看我?”
  一定。
  “今天我要学琴,一会儿爹爹开车送我去。”
  “他很爱你。”
  “是,我知道。”女孩笑。
  “那么,我先告辞,你好做准备。”
  女孩异常礼貌:“很高兴见到你,妈妈。”
  “我也是。”
  女孩送至门口,忽然担心起来:“你会冉来,是不是?”
  “啊我一定再来。”
  出了大门,一阵急痛攻心,志佳用手帕捂住面孔,不住抽噎。
  她听到小女孩继续练琴,已弹得像模像样,乐韵悠扬。
  可是佟志佳仍然不记得她如何成为这名小安琪儿的母亲。
  也许上帝对她特别恩宠,好让她一切从头开始。
  世上也还不是没有好消息的。
  方女士兴奋地向老板报告:“杂志销路连续三期上升。”
  “是因为我没有参予吗?”
  “是因为我们终于走运了。”
  “人会无故走运吗?”
  “会,一直做得最好,待群众发现我们的优点,然后,我们名之曰走运。”
  志佳笑得落泪,先不知要流多少血泪汗。
  “你好像并不太过欢喜。”
  “听我说,老方,销路上升,我们便希望它一路升个不停,下期滞留原位,已经会引致失望,万一不幸下跌,同事们更会沮丧,所以这件事非沉着应付不可,当它若无事好了。”
  “哗,”方女士叫起来,“你几时变得如此深沉可怕?”
  佟志佳一怔。
  “我们还年轻,喜怒爱恶都要分明,适当地发泄情绪是种乐趣,志佳,不要未老先衰。”
  方女士说得对,可是佟志佳也并没错。
  “我们今天订了莲花酒吧去庆祝。”
  佟志佳刚想表示意见,方女士又说:“你一定要来,你得付帐。”
  志佳很感激方女士照顾她寂寞彷徨的心。
  志佳喜欢喝非常冰冻的香槟。
  三杯下肚,但觉死而无憾。
  同事们在兴奋地商议下一期该用些什么素材。
  并且骄傲地说:“我们的封面女郎从不暴露。”
  志佳动作有点呆滞,她嘴角像带着一个微笑,又像没有。
  有人坐到她对面,她抬起头来,发觉是张熟悉的面孔。
  有点怔怔的佟志佳朝他点点头。
  那面孔属于应佳均。
  “他们说你在这里。”
  “找我何事?”
  “我想我们需要谈一谈。”
  志佳摊摊手,一直以来,是他不肯与她对话。
  她说:“谢谢你让我见小彤。”
  应君问非所答:“我希望你不要与我争抚养权。”
  志佳抬起头,讶异地说:“我想都没想过要那样做,孩子并不认识我,暂时不宜与我生活,况且,这些年来,你待她这样好,已证明你是一个完全称职的父亲。”
  应君呆住。
  他如一个被释放的囚犯,心灵像一只白鸽似飞逸出去,享有多年来渴望的自由快活,梦魔已除,精神却仍然恍惚。
  他不信自己的好运,这个可怕的女人,居然会放他一马。
  志佳说下去:“假如你们父女需要我,请马上通知我,我会尽快赶到。”
  人真的会变吗?
  不不,应佳均警惕起来,切莫托大,也许有更大的阴谋跟着而来。
  志佳见他不出声,便问:“你想和我讲什么?”
  应佳均喝半杯冰水定定神:“就是这么多。”
  他听女佣汇报,她们母女会见经过非常文明冷静,以致小孩情绪平稳良好,这不是他所认识的佟志佳。
  也许佟女士经过几年修炼,更加厉害了。
  他听见她说:“我想看一看小彤的出生证明书。”
  他一颗心又立刻吊起来,“副本行吗?”
  “可以。”
  他又诧异她处处有商有量。
  她又问:“我是几时离开小彤的?”
  应佳均忽然又睁大双眼,愤怒恨怨惧交织,霍一声站起来:“再见。”头也不回地走了。
  志佳握着酒杯,目送他离去,奇怪,这么些年了,他还为她举止失常。
  他与她,究竟是什么关系?
  志佳干杯。
  第二天上午,应君便差人送来应彤的出生证明书。
  她的确是佟志佳的女儿。
  志佳抬起头,看着天花板。
  应佳均并没有看孩子份上与她结婚。
  他孩子的母亲是一个人,他的妻子又是另外一个人。
  志佳冷笑,活该,他的精神如果痛苦,咎由自取,与天无尤。
  稍后,佟志佳接到一个电话。
  秘书语气惊异:“佟小姐,有个孩子要与妈妈说话,问她,她说妈妈叫佟志佳。”
  “接进来!接进来!”
  只听得那稚嫩小小声音说:“妈妈?马姬说或者你知道什么地方买得到粉红色的球鞋。”
  志佳急不及待地答:“我马上去买,今晚送到。”热泪泉涌。
  “喔,那么快,谢谢你,妈!”
  “今天功课忙吗?”
  “十条算术。”
  “你会不会做?”
  “会。”
  “那么,我们稍后再联络。”
  挂断电话,志佳又破涕为笑,抢过手袋,出门去。
  她被方女士在门处抓住,“小姐,站住!到什么地方去?”
  “我有十万分火急事。”
  “马上要和广告客户开会!”
  “你与各同事们全权代表。”
  她人已经奔进电梯。
  在球鞋专门店里留恋不去,每样一对,并且与售货员絮絮不停地倾诉:“五岁了……真乖,也很漂亮,每个母亲都如此说吧,你们想必听腻了,功课也不坏……父亲视她如珠如宝,不过衣物还是由母亲挑选比较好……”
  一共买了五双。
  本想亲自送上去,但一想,没有二十四小时通知,会违背诺言,她不想得罪应佳均,便提到大厦管理处,拨一个电话给马姬,叫她下来取。
  “啊,太太,那么多对!”马姬笑,“会把小彤宠坏呢!”
  早该那么做了,只希望现在还来得及。
  佟志佳静静离去。
  她致电父亲:“爸爸,我想与你面谈。”
  “有要紧事吗?”
  “普通。”
  “今天来吃晚饭吧!”
  每次父亲都那么说,可是每次志佳都吃不到那顿饭,到了他家,他不是吃过了就是尚未开饭,那种气氛就是叫他前妻的女儿不便久留。
  继母一句话都没有,亦无叫人难堪的表情,她只是微微笑,眼神从不看向志佳,从头到尾,她不觉得志佳的存在。
  志佳没事不上去,渐渐疏远,说起来,还是她不好,她不算孝顺,所以老父惟有寄望于幼儿。
  连志佳都一直怀疑自己大概是只黑羊。
  这次不一样,这次志佳但求把事情弄清楚。
  她黄昏到达。
  厨房十分静,不像准备请客的样子,惟恐客人吃饱了,觉得满意,下次再来。
  志佳走到父亲身边,“父亲,华自芳说,是你差她来见我。”
  佟青一听,立刻站起来,掩上了书房门。
  这才轻轻问:“你都记起来了?”
  志佳间:“爸,发生过什么事?”
  佟父没有立刻回答,侧着头听一听,连他都怀疑有人伏在门外偷听。
  志佳见父亲怕成那样,不禁窃笑。
  世上有那么多怪事,最奇却是惧内,明是一家之主,见到妻子,一如耗子见到了猫。
  “志佳,你终于想起来了。”
  志佳见父亲老怀大慰,只得顺着他意说:“是,医生说我已经痊愈。”
  “那我就放心了。”
  “爸,你有什么隐忧?”
  佟青沉默一会儿。
  “爸,你不妨告诉我。”
  “志佳,爸多希望你是爸的一条臂膀。”
  志佳笑,握住父亲的手,“爸,你有事尽管吩咐我。”
  “我想把厂交给你。”
  志佳讶异,“爸,我说过不会与弟弟争。”
  “可是,有人会和你争。”
  “有资格和我争的人,必定与你更亲密,就交给她好了,她陪你这么些年,总得有些报酬。”
  佟青感动,“志佳,你是真的让她?”
  志佳笑,那间烂厂,那间叫帐房先生都摇头叹息的破厂,志佳最怕老父令她接管,现在居然有人争,志佳愿意速速让她争赢。
  “我却过意不去。”
  “我不觉得是损失,爸,不要再迟疑了。”
  “厂是赚钱的厂。”
  “我知道,但我此刻也有收入。”
  “她娘家的一进去,以后你就难以插足了。”
  “我有我宽广的天地。”
  佟青看着女儿,“你可真是脱胎换骨,再世为人了。”
  志佳只得附和,“谁说不是?”许久没与父亲好好谈话。
  刚在这个时候,书房门忽然被推开,继母站在门外。
  志佳连忙站起来,“坐。”
  “我自己的家,我要坐自然会坐,无需人招呼。”
  志佳微笑。
  终于发话了,终于不再扮演贤良淑德的角色了,啧啧啧啧啧,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时穷节乃现。
  不知怎地,佟父见女儿反应幽默平和,一反过去激动,不禁也微笑起来。
  继母见佟氏父女同心,气恼地攻击:“你父亲要把厂交给你,我就不放心。”
  志佳不出声。
  人到无求品自高,正如她无心争应彤的抚养权,此刻她也不争佟家财产,所以她可以袖手旁观,大占上风。
  继母斥责她:“你想想你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你父亲能否信任你?”
  志佳仍然沉着。
  佟父想,呵,女儿终于成长了,过程虽然比他人痛苦,但终于也长大了。
  “你尚未毕业就退学!”
  什么,志佳一怔,她没读完课程?
  佟父咳嗽一声,“这倒不要紧,许多人六十多岁再进大学。”
  “你未婚生子!”
  志佳不由得大讶,“女人不是已婚生子就是未婚生子,这是我与我子之间的事,旁人不必悲天悯人,旁人宜先把他们的子女教育好。”
  继母呆住。
  以往的佟志佳遇事只会歇斯底里地哭闹,从不会冷静理智逐点反击,这三年来她像变了一个人。
  但是继母还有最后一招,“那么,纵火伤人也有充分理由?”
  志佳收敛了笑容,看向父亲。
  佟青气馁。
  这竟是真的!
  志佳震惊。
  佟青扬手,“够了。”
  继母自顾自说下去:“你父不顾一切要证明你身心健康,不惜叫你旧同学来上演一出活剧,要唤回你的记忆,你失忆?你有失忆吗?抑或佯装什么都不记得,好逃避推卸责任?”
  志佳看向父亲,“爸,华自芳不是我的朋友。”
  佟青说:“但只有她愿意帮你。”
  志佳站起来,“爸,无论世人怎么看我,那不重要,即使我精神不正常,我是个令父亲失望的女儿,我却不觊觎你的财产。”
  她嫣然一笑,看向继母,“让你白担心一场了。”
  她再对她爸说:“我会叫你放心。”
  她保证。
  继母见无人与她争,不禁讪讪,坐倒在沙发里。
  佟青送女儿出去。
  “爸,你有没有付华自芳费用?”
  佟父点点头。
  华自芳真是个优秀的机会主义者,她辜负了她的芳名,她的所作所为竟是如此庸俗。
  志佳当下向继母那边呶呶嘴,“回去陪她吧!”
  谁知佟父却说:“我现在不怕她了。”
  “什么?”
  “我已一无所有,一切归她,我还怕什么?”
  志佳见父亲讲得这样滑稽,不禁大笑起来。
  笑完之后,十分凄凉。
  原来佟志佳是那么不堪的一个人。
  她跑到小郭先生处诉苦。
  这时,真相已差不多大白,佟志佳比较有闲心观察环境,说也奇怪,她发觉小郭侦探社像所心理医生治疗所。
  客人来了,坐下,诉苦,一个走了,轮到下一个,排队似的。
  这次,先佟志佳而至的,是一个美艳女郎。
  那女郎戴一顶极之别致的帽子,它设计成一只舢舨模样,一张鱼网自船身垂下,刚好成为帽子的网纱。
  那双美目在网下充满幽怨。
  她是上一个,此刻轮到佟志佳。
  志佳问:“那样美,也有烦恼?”
  “佟小姐,美人也是人。”
  “烦也值得,不美更烦。”
  “你今日特选烦恼是哪一款?”
  “原来,我过去真是一个十分可怕的人。”
  “对自己别那么苛刻,”小郭挺会安慰人,“也许有人逼狗跳墙。”
  志佳悻悻地抬起头,“谢谢你。”
  “有幸有不幸,最幸运是做太平犬。”
  小郭先生永远有诉不尽的哲理,一桌一椅,芝麻绿豆,都能引起他的感慨。
  志佳说:“即使为势所逼,或是有人硬是要和我过不去,而我为此屈服了,做出失策之事,也是我的错,也不值得原谅。”
  “哗,没想到你是圣贤人。”
  “有人在不得意的情况下做了汉奸,你会原谅他吗?”
  小郭故意打岔,“我以为你出生时抗战早已结束。”
  志佳叹口气,“好好好,那不过是一个比喻,但,纵火伤人又怎么说?”
  小郭慢条斯理地说:“那件事,我调查过。”
  志佳绝望地问:“我放火烧的是什么屋子什么人?”
  “那是你的公寓你的孩子。”
  志佳悸动。
  她张大了嘴,唇齿颤抖,额角冒出来的是油不是汗。
  什么人会那么做?
  假如那是她的友人,她会很不齿地教训道:要死要疯要贱悉听尊便,把孩子先交出来,社会自然会培训他成人。
  半晌,佟志佳听见自己如离了水的金鱼般喘气,噗哧噗哧,在为生命挣扎。
  她伸手掩住嘴巴,但是那股气转到她鼻子里去了,呼噜呼噜,听上去更突兀。
  志佳的眼泪涌出来。
  小郭给她一杯开水一颗药丸。
  志佳不顾一切就吞下去。
  又过一会儿,她心情略为好过。
  小郭说:“事故并不严重,没有人受伤,不过窗幔烧着半截,你与孩子都受到极大惊恐,稍后应佳均破门而入,母女一起送院,未有报案,警方没有记录。”
  佟志佳在心中叫:那不是我,那怎么会是我,那不可能是我。
  佟志佳是那么自私自利自爱的一个人,连熟不透的肉类都不肯食用,怎么会拿生命做赌注。
  不不不,有人陷害佟志佳,创作这样一个无耻的故事来打击她。
  “孩子比母亲先苏醒,当时她只有十个月大。”
  志佳苍白着脸,“那不是我,那绝对不是我。这种事从来没有发生过。”
  她面孔一丝血色也无,渐渐由白转为青,青又转为灰,她斥责小郭:“没有这种事,根本没有这种事,我一向爱小孩,我最尊重幼儿……”声音像破锣般沙哑。
  志佳吓一跳,又掩住了喉咙。
  她混身发抖。
  小郭说下去:“应佳均把女儿领了回家,告假一年,在家育婴,在这段期间,他与华自芳结婚,但于同年,与华自芳分居,猜想是,他已不能爱别人。”
  佟志佳木着一张脸。
  “那是故事的全部。”
  “不,”志佳摇头,苦苦哀求,“还有,一定还有。”
  “还有?对,你在医院醒来,由令堂接返家中,从此以后,你没有再提应佳均、应彤,以及华自芳这三个人。”
  志佳摸摸已经没有知觉一片冰冷的面孔。
  “众人都猜想你故意不想再提旧事,愿意重新做人,也觉得那是惟一的做法,也接受下来。”
  佟志佳不住同自己说:这是一个难得凄怨动人的故事,但不应硬插在她身上。
  她至平和和退让不过,男友一声不响变了心,她都可以听其自然,她佟志佳甚至没有去审问仓喆。
  小郭注视她灰败的脸,“佟小姐,从灰烬中再生的鸟,叫凤凰。”
  志佳呆半晌,忽然打开手袋,取出镜盒与唇膏,小心翼翼,把胭脂搽在嘴上。
  那是一只鲜艳的玫瑰红,忽然之间,佟志佳整张面孔有了生气,她由一个印支女难民又变成可人儿。
  小郭在一旁曰:“哗,神乎其技,没想到一支口红有这么大的功能。”啧啧称奇。
  志佳把手袋合拢,颤巍巍站起来,对小郭说:“再加一副耳环,更加不同凡响。”
  小郭肃然起敬,举起手敬一个礼。
  志佳颓然说:“小郭先生,我已歇斯底里,不要再逗我了。”
  “你已经熬过最难的一关,别放弃。”
  “没想到你对我谆谆善诱。”
  “因为我也很久没有这样好好地讽刺人了。”
  志佳苦笑。
  小郭说下去:“不久你就成立了杂志社,干得有声有色,再过数年,恐怕连其他人都会忘记那段不愉快的往事。”
  志佳看着小郭,“往事,什么往事?除了女儿是真的,其余统是谣言,小郭先生,人言可畏哪!”
  小郭莞尔,佟志佳的态度完全正确,他马上唯唯诺诺:“我也是听回来的。”
  “记得谣言止于智者。”
  小郭困惑了,“什么是谣言呢?”
  志佳很肯定地说:“但凡当事人不承认的,都是谣言。”
  “是是是是是。”
  他送志佳到门口,又不放心。
  “你没问题吧?”
  “我根本什么都不记得。”
  “若有恶作剧的人硬来提醒你呢?”
  佟志佳的勇气忽然回归聚集,“我要是叫他得逞,我也不是佟志佳。”
  志佳回到街上,只觉红日炎炎,照得她睁不开眼睛,她连忙取出墨镜戴上。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与事需要应付,岂可这样倒下来。
  回到杂志社,佟志佳吩咐秘书:“替我找仓喆医生,叫他无论如何在三天内现形,我有话对他说,再替我找洪霓,我们三倍稿酬买她一般稿件,可预支六个月稿费。”志佳提一提气,“我都准备好了,随时开会。”
  散会后,她亲自我到了应佳均,对方已愿意听她的建议。
  “我想规定一三五见孩子,有个时间表对她比较好。”
  对方沉默一会儿,“我可以拨星期六或星期天给你。”
  “暂时不用,你比我忙,你只得周末与她共聚。”
  应某简直不相信佟志佳会这样承让,更加沉默。

 

 

下一页 上一页


©2000-2001 21dov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