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阳天3


  先是一个女客,叫一杯咖啡,坐了好久,添了又添,累从心跑来跑去。
  从心就是这点好,绝不觉烦,一直微笑。
  女客终于走了。
  老板娘说:“奇怪,打扮斯文,举止无聊。”
  这时,有洋人流浪汉进来乞食,从心取个隔夜包给他。
  老板娘轻轻责备:“你给他,他天天来,吓坏正经顾客。”
  从心只是陪笑。
  话还没说完,那女客又来了,这次还带着一个年轻人。两个人坐下,对着从心指指点点。
  老板娘走过去,"两位要什么?”
  "我们想同那位小姐说几句话。”
  从心忽然害怕。莫非是移民局!
  老板娘挺身而出,"你们是哪里的人?”
  那年轻人连忙站起来,"我们是华光中文电视台职员,这里是我们名片。”
  老板娘一听,立刻变得笑容满脸,"唉,自己人,为什么不早说,小明,拿蛋糕来请客,两位有什么事?”
  那女客笑说:“我叫李美赐,是这一届华裔小姐选举负责人,实不相瞒,看中了那位小姐。”
  "是燕阳?阿燕,过来一下。”
  从心只得过去。
  "请坐。”
  "我在工作,站着很好。”
  "你叫燕阳?”
  从心迟疑着不愿回答。
  "燕小姐,我们节目你可看过。”
  老板娘抢着回答:“十分精彩,当选的华姐可往香港决赛,往往名成利就,像余杏瑶、陈美顺,可是这样?”
  "对,我们希望燕小姐参选。”
  老板娘又问:“一定拿头奖吗?”
  那年轻人笑了,"我叫李智泉,是广告部经理。”
  呵,智能似泉水一般,那多好。
  从心只是不出声。
  华裔小姐第一名?好不令人兴奋,这同到纽约做模特儿,或是往荷里活做大明星,是同一式的陷阱吧。
  两个电视台职员同时说:“燕小姐考虑一下回复我们。”
  他们告辞。
  从心实时埋头工作。
  凤凰茶室却扰攘起来。
  "艳色天下事,这老话没错。”
  "竟然找到这里来。”
  "有仙人指路似的。”
  "阿燕一下子就成为名女人了。”
  "到时别忘记请我们吃大餐。”
  老板娘最感慨:“这样漂亮,怎么留得住她。”
  从心只当他们在说别人。
  她回到公寓,也不提起。
  子彤自滑雪营回来,非常兴奋,讲了又讲,拉着从心的手,妈妈长,妈妈短。他是那样渴望拥有母亲,不管真假,是否亲生,都不介意,从心为之恻然。
  张祖佑说:“我兑了出版社支票,今天出去吃饭。”
  "哎呀,我已经买好菜。”
  "明天再煮。”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约会。
  他们一行三人去吃西餐,从心第一次被人服侍,很不好意思,她用英语点菜,张祖佑诧异:“讲得好极了。"十分佩服她进步迅速。
  表面上看,真像一家三口。
  从心十分照顾他们父子,把刀叉、调味品交到张的手中,子彤笑说:“妈妈,我们自己会。"张祖佑低着头不出声。
  像,愈来愈像,不是像假妻,而是像亡妻德慈。他暗暗自语:德慈,你可怜我,可是你阴灵回来照顾我父子?他哽咽。
  终于,他不着边际地问:“还喜欢这里吗?”
  从心由衷地答:“喜欢,这里不会先敬罗衣,教育普及,设施完善,是属于大众的社会;人人有资格打球、游泳、滑雪……”
  张微笑:“开头,新移民都如此赞美。”
  从心讪讪地说:“当然,每个社会都有暗涌。”
  片刻,大家吃甜品。
  "我以为你一来就看见有人跳楼会觉得害怕。”
  从心把一勺冰淇淋喂到他嘴里,"我也以为你挺不爱说话。”
  子彤看见他俩这般情形不觉高兴地笑。
  从心享受了一个现成的家庭。
  第二天,她收到一份华裔小姐参选表格。
  老板娘说:“还不快填妥送进去。”
  从心笑,"我哪里有本钱?”
  "我替你找刘律师做提名人。”
  "不,我……”
  "这是一个机会,阿燕,你不是想挣点钱供养婆婆吗,在茶餐厅做工哪里有前途。”
  "这也是一份正经工作。”
  "万一藉此进了演艺界,财源滚滚来。”
  从心笑,"哪有你说得那么好,说不定有许多黑幕陷阱等着我们去踩。”
  老板娘却遗憾地说:“我若年轻貌美,势必闯一闯,入了宝山,再也不会空手回。”
  从心的心咯地响了一下。
  就这几年了,十六到二十三,一个女子的青春就这么多,如果读好了书做事业,那又不同,那简直可与天地同寿,才胜于貌,大可做到七老八十,甚至死的那一日。
  她周从心会什么?她只得一双手。
  那天下午,趁空档,她填妥表格,寄出去。
  又跟那位李美赐通过电话。
  李女士很高兴,"祝你成功。”
  赚取经验,见一下场面,也是好事。
  老板娘十分支持,"你受训期间照支薪。”
  "怎么可以。”
  "互相利用,接受访问,一定要在凤凰。”
  从心笑出来。
  可有利用价值了,有人要利用她!是多么开心及值得骄傲的一件事。
  回到公寓,看见张祖佑一个人对着窗口,像在凝视什么。从心问:“吃过午饭没有?”
  他却静静问:“你参加选美?”
  "是。”
  "电视台有人打电话来,说明早九点钟通告。”“谢谢你。”
  "你可知选美需穿着游泳衣在众目睽睽之下四处走?”
  "我听说过。”
  "你不怕?”
  从心不出声。
  "你同燕阳真的相似。”
  从心轻轻说:“这是骂我吧。”
  "你是我什么人,我同你什么关系,我怎么敢骂你。”
  "张先生,你这人真不好相处。”
  "真是难为了你,我这人又盲又穷,是根废柴,你早日飞出去吧,我不阻你前程。”
  他回到房里,关上门,再也不出来
  从心发觉自己竟与张祖佑吵架了。
  刚在懊恼,电话铃响。
  "燕小姐,我是电视台李智泉,记得吗,有一则化妆品硬照广告,想找你拍摄,酬劳是────”
  他说了一个数字。
  啊,是可邀付永华大厦三个月房租。
  从心冲动地说:“我立刻来。”
  她不想欠张氏人情。
  李智泉笑了,"不是今天,是下星期。”
  从心这才想起来,"我不会……”
  "没关系,有专人指导。"她只需人到就可以。
  接着几天之内,张祖佑没与她说过一句话。
  到了约好的日子时间,李智泉来接从心。
  他开着一辆小跑车,活泼开朗,能说会道,双目明亮,可是,从心却牵挂小公寓里的张祖佑。李智泉把她带到一个摄制室,工作人员已经在等候,一见从心,都一怔。
  "阿智,有这样的人才,怎么不早说?”
  立刻有三、四双手来侍候她,有人替她喷湿头发,重新做发型,又有化妆师来帮她打扮,摄影师在她脸上测光,李智泉递茶水给从心。
  接着,好几个金发美女莺声呖呖走进来,人人衣不蔽体,露着腰肢肚脐,二话不说,当众更衣。
  从心立刻眼观鼻,鼻观心。
  她们与李智泉态度亲热,不避嫌疑。
  从心明白沉默是金,一声不响,看上去,非常冷酷及有信心的样子。其实,已经吓破了胆。
  那班洋女见一个华女动也不动扳着面孔,倒也不敢造次,各自喝黑咖啡及不断抽。
  化好妆,从心在镜子里看到自己,更是惊上加惊。
  只见整张面孔闪亮,银白眼睑上贴着一颗颗假钻石,像化妆舞会中面具。她看向李智泉。
  谁知李君过来轻柔的说:“原来你有一张这样完美的面孔。”
  摄影师更是赞不绝口。
  李问:“你是混血儿?”
  从心不置可否。
  "但是又像足华裔,只四分之一哥加索血
  统吧。”
  周从心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
  李智泉让她签一张简单合约,支付她一张支票。
  摄影师过来说:“一出荷里活制作在这里拍外景,正想找特约试镜,阿燕,你去试试。”
  从心还未回答,李智泉已经说:“可是艺伎桃桃子的故事?”
  "是,需要大量东方面孔。”
  李智泉说:“好,我做你经理人。”
  从心吓坏了,"我不会说英语。”
  李却说:“你讲得好极了,放心,导演不会叫特约上台讲解火箭科技。"一步一步,把周从心推上舞台。
  不,是燕阳,她叫艳阳,艳阳天。
  过一日,从心将支票兑现,把钞票放在张祖佑面前。
  她说:“这是我付你的房租,请笑纳。”
  张祖佑很平静:“多谢,蜗居浅窄,留不住你,你早日找地方搬吧。”
  从心坐下来,不出声。
  "叫人看见公寓里有潦倒汉与小孩同住,大不方便。”
  从心仍然不响。
  张祖佑故意问:“咦,你还在这里?”
  从心轻轻说:“是,周从心仍在你面前,燕阳早就走了。”
  张祖佑这才蓦然想起,啊,原来这聪敏女发觉他是在与燕阳说话。
  他眼睛看不见,心情悲怆,一时混淆,以为是燕阳要奔向名利之路。
  "对不起,我冒名顶替,令你勾起不愉快记忆。”
  "从心,危险。"张袓佑说。
  "我知道。"从心说。
  "燕阳是你的前车。”
  从心抬起头,"贪慕虚荣的贫女只得一条路,终于会车毁人亡,可是这样?"她微微笑。
  她走近窗户,往下看,入夜,对面马路时有形可疑人物兜售各种毒品,还有流莺疲倦地向途人媚笑。
  这时,自窗外流入的空气却不失新鲜。
  燕阳与张祖佑之间的关系有点暧昧,就像从心与他一样,两个沦落的人,在同一屋檐下挣扎,日久,互相信任依赖,他只得她,她也只有他。
  他不舍得燕阳走,他更不想温婉的从心离开他。
  很像古时的落难书生,遭遇奇突,有织女自天上来,救过他一次,走了,然后,再生活在黑暗中,正当绝望,忽然,又来了一名天使。
  从心过去握住他的手,"我很感激你收留我。”
  张祖佑伸出手,轻轻触摸她的额角,呵,有点倾斜,无父母缘,但是,眉毛浓密细长,鼻梁高挺,轮廓与燕阳真的相似。他叹口气。
  "又得向子彤解释你为何离去。”
  "他会明白。”
  "是,不得不明白之际,也只得明白。”
  "迟早,我都得搬出去。”
  "你打算一路沿用燕阳身分?”
  "还有什么办法?"的确没有更好的途径。
  幸亏这时子彤放学回来,小公寓内暂时恢复热闹。
  周从心要是现在就退缩及改变心意的话,也还来得及,近郊菜园一直聘请工人,还有,制衣厂缝工待遇也不差,快餐店、超级市场,都需要人手,养活自己,不是难事。
  这不是一个势利的社会,动辄看不起人,是先会被人看不起的,白领、蓝领、每一个人都有他的功能、位置。人格有高低、职业不分贵贱。
  从心知道是她本身有野心。
  她汇钱给信义婆:“我已经习惯当地生活,第一次看到下鹅毛大雪,原来同图片中一模一样,可爱地白皑皑一片,不过走路可要小心。”
  忽然放下笔,落泪饮泣。
  张祖佑听见她对未来的恐惧,却没有能力安慰保护她,他比她还要难过。
  他没有条件留住她。
  第二天,李智泉又来接从心。
  "这是一个百货公司单张里的睡衣广告,你放心,绝不暴露。”
  到了现场,开始工作,负责人大声吼叫:“泰拉勒冰斯基在什么地方,泰拉到了没有?”
  有人回答:“泰拉的姊妹说她不能来,她醉得不醒人事。”
  负责人一边诅咒一边问:“燕子,你来,双倍酬劳。”
  一边把半透明的内衣递过去。
  李智泉刚走开,从心发觉她也不需要谁来替她说话,不痛苦,何来收获。
  她一言不发接过内衣,立刻换上。
  从心不敢照镜子,吸一口气,走回灯光下。
  “哗,漂亮极了,叫泰拉继续昏睡。”
  李智泉来接她,看到从心无邪地微笑,示范最性感的内方,不禁呆住。
  真没想到她的身段也这么好,他踌躇片刻,不,她会是他的猛将,他不能碰她。
  拍摄完毕,从心穿回大衬衫。
  李智泉低声问:“不觉委屈?”
  “模特儿工作就是这样。”
  李智泉有点佩服。
  从心说:“我须去华姐彩排。”
  “一时三刻发生这许多事,你应付得很好。”
  真的。
  百忙中还教子彤中文,有时一边刷牙一边教笔画。
  一大早起来如常到凤凰茶室,下班赶回公寓替张祖佑打点一下,上英文班,往电视台排练,集体接受访问、拍照,做模特儿工作,她居然气定神闲。
  老板娘千叮万嘱:“得到冠军后记得戴着钻冠到凤凰来拍张广告照,唉,店叫凤凰,可不就出了凤凰。”
  选美这玩意儿也不易应付,有一个环节叫天才表演。
  从心懊恼说:“我什么都不会。”
  “唱歌总行吧。”
  从心低头,“我只会唱《揭起你的盖头来》。”
  李英赐笑,“你就唱中华民歌好了。”
  “人家不是芭蕾舞就是钢琴。”
  “洋的不一定比中的好。”
  从心说:“英语国家在强势,世人没有不崇洋的。”
  李英赐点头,“说得好。”
  李智泉解围:“大家都拿着护照,都已经是外国人。”
  一班参选的女孩子都成为好友,只有从心例外,她与她们格格不入。
  年龄相仿,但心境相差太远,保持距离比较好,她总是微笑,维持缄默。
  决赛夜换上织锦旗袍,她忽然怯场,想卸妆逃回小公寓。
  李英赐跑进跑出打点一切,看见周从心躲在一角,便过去拉着她说:“放心,在台上,你看不到观众,吸一口气,当他们不存在。”
  这倒是秘诀。
  从心踏上舞台。
  一切都是这样不真实,像做梦一样,她来到今日这个位置。
  她走近司仪身边,台下传来惊艳的叹息声,从心双手忽然不再颤抖。
  强光下从心看不见观众,因此豁了出去。
  从心顺利应付全部环节。
  李智泉在台边看着她。
  这女孩可能天生该吃这口饭,随意哼一首民谣小调,也有无限缠绵之意,洋人观众尤其着迷。
  ——“揭开你的盖头来,让我来看看你的脸,你的脸儿圆又圆……”
  宣布名次的时候,从心站在后排右角,第三名、第二名都出去了,唤到燕阳二字,她一时会不过意来。
  当时所有的人看着她,她却傻笑,足有三两秒时间没有反应,她身边的女孩子急了,推她一下,她才知道冠军是她。
  呵,第一名!
  从心的脚像踏在云里,不真实,地板仿佛软绵,每一步都踩出一个凹痕,上面写着周从心三个字。
  她突觉晕眩,连忙定一定神,咧齿笑,颊上肌肉有点酸软,顾不得了,她睁大双眼,在水银灯下似宝石般发出晶光。
  观众热烈鼓掌,一位中年太太由衷地说:“这一届华姐最秀丽,去香港竞赛,毫不逊色。”
  “对,漂亮而端庄,又够活泼,真正难得。”
  “是土生儿吧,身段那么好,像洋妞似的。”
  “可替华裔争光。”
  各人脸上都有兴奋之色。
  在永华公寓,张祖佑看着小小电视机荧幕,他双眼不好,只见一片模糊闪光,可是听得到旁白,“燕阳”两个字一出,他心咯地一跳。
  连忙关掉电视。
  他坐在黑暗中不发一言,呵,终于跑出来了。
  他故意叫子彤早睡,不让他看到选美特辑。
  他对这女孩子一无所知,连她面貌也认不清楚,她无故来到他的家,自称是燕阳,住下来,带来阳光希望,此刻,肯定要走了。
  张祖佑:男人要豁达一点,祝她前途似锦,万事如意,千万不要再说任何讽刺的话。
  他垂着头,开一罐啤酒,独自喝起来。
  这半年,冰箱里装满食物饮品,子彤曾经欢呼:“爸爸,我们真富有”,都由这女子买回补给。
  日用品像生纸及牙膏肥皂也由她抬回来,出钱出力,子彤也不用穿脏衣服,她甚至替孩子洗球鞋,没有人会相信一个选美皇后会拥有勤做家务的美德。
  张祖佑忽然心平气和,得到过已经够好,她陪伴他们父子这段日子,信是缘分,世上没有一辈子的事,他应感到满足。
  他一个人坐在黑暗中,不知过了多久,正想去休息,忽然听到门一响。
  他扬声:“回来了?”
  从心嚅嚅地问:“你还没睡?”
  “恭喜你,拿了第一名。”
  从心走过来,脱下高跟鞋,“这双鞋真难穿,险些?跤,叫了第三第二名,我还以为已经落选,可白费工夫了,谁知又喊到燕阳。”
  “我相信你今天一定最漂亮。”
  “我运气好而已。”“去,去休息,明天是你的新纪元。”
  从心实在累了,笑一笑,脱下长旗袍,洗干净化妆,倒在梳化上。
  她更衣从不避他,因为他看不见,况且,公寓那么小,避无可避。张祖佑听见蟋蟀声响,百感交集。
  那夜,睡得正浓,从心梦见燕阳。
  她朝她轻轻走过来,“从心,好睡。”
  从心睁开眼,看见她微微笑。
  “燕姐,你来看我了。”无限欢欣。
  她脸上有患病时的紫血色,可是从心不怕,明知阴阳相隔,却有说不出的亲切,“燕姐,真想念你。”
  燕阳黯然,“我想你似一阵风,你想我要在梦中。”
  从心急不及待,“燕姐,我得了头奖。”
  “这种第一名算什么,将来,叫你开眼界的事还多着呢。”从心惊问:“还有?”
  “当然,这不过是第一步。”
  “我怕有人识穿我不是燕阳。”
  “你确是燕阳。”
  “燕姐——”
  “你不说,谁知道,去,去到尽,为我争口气。”
  这时,闹钟响了,从心跳起来。
  她立刻替子彤做早餐送他出门。
  “今日默书,记住别草率,错多过两个字已经拿不到中级……”十足慈母,或是大姐姐。
  张祖佑听见,不禁吁出一口气。
  电话铃响,从心去听,声音降低。
  “睡得还好,是,极兴奋,试镜?我马上来,不过,先要到凤凰去拍照,我答应过老板娘替她宣传。”
  张祖佑想,很快,她会发觉答允过的事不一定都能实践。
  出门之前,从心仍在厨房忙个不休。
  张祖佑问:“你做什么?”
  她回答:“煮一个西洋参鸡汤,回来有得吃。”
  “你不必再忙这些了。”
  “我觉得很好。”她抹干双手换衣服。
  张祖佑咳嗽一声,从心抬起头来。
  “去试镜?”“是,做电影临记,换取经验。”
  “嗯,是个花花世界。”从心笑了,“酬劳很好。”
  她赶出门去。
  在电梯口,碰到一个穿西服的洋人,正在研究门牌。
  “这位小姐,问一声,我找张祖佑先生。”
  从心不由得疑惑,“我正是他家人,你是哪里找他?”
  “青鸟出版社。”
  从心听过这个机构。
  令从心奇怪的是张一直同出版社有联络。
  她带客人往内走。
  她先敲门,然后说:“张先生,有人找你。”
  张立刻问:“是格连活?”
  “祖,这大厦不好找。”
  从心见他们那么熟络,为他们斟出咖啡,才去工作。
  自那刻开始,一整天没闲下来。
  在凤凰拍妥宣传照,李智泉陪她到片场试镜,她需讲几句对白,紧张的她有点口吃。
  从心已在牙齿上抹了油,免得笑起来粘住嘴唇,但仍觉得笑得不自然。
  像选美一样,每人拿一个号码,代替名字,方便登记。
  李智泉轻轻说:“很快,会用灯泡或霓虹光管镶起你的名字。”从心嫣然一笑。
  李智泉就是喜欢看她的笑脸。
  从片场出来,从心说:“智泉,我请你吃饭。”
  李智泉微笑,“你家还是我家?”
  “我们去吃快餐。”
  “不如上我家来。”
  从心迟疑。
  “不怕,你应知道我不是那种人。”
  “我相信你。”
  李智泉住湖边中上级公寓,景观甚佳,全白装修,他住得潇洒,很少杂物,与永华大厦的住客大不相同。
  原来,从心发觉,环境愈是富裕,身外物愈是精简。
  他斟杯矿泉水给她。
  半晌,李智泉说:“祝你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谢谢你关照。”
  “到了香港,发展顺利,别忘记我。”
  “智泉你真客气。”
  “我的眼睛雪亮,观众目光亦不差,你会成功。”
  从心笑出来,“我还未决定做什么呢。”
  李智泉立刻说:“演员、模特儿、歌星。”
  “我哪里会唱歌。”
  “谁会?没关系。”
  “我知道了,你是叫我出卖色相。”
  “声色艺,这色字排第二,地位不低呢。”
  “智泉,同你说话真有趣。”
  “燕阳,关于你的身世——”
  从心顿时静下来。

 

 

下一页 上一页


©2000-2001 21dov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