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阳天4


  “我知道你出身有点复杂,不要紧,观众并不要求一个艺人是大家闺秀,名门淑女,但是,切勿欺骗他们,别吹牛,别说谎,别夸耀,他们一定接受你。”
  “谢谢忠告。”
  他吁出一口气,“我还以为会得罪你。”
  “不,智泉,这比塞钱进我口袋更好。”
  李智泉感喟:“明白这道理的人不多。”
  从心微笑。
  “对,”李智泉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你的手比较粗,出发之前,到美容院浸一浸蜡。”他真细心。
  从心看看时间,“我得回去了。”
  “你的奖金奖品下星期便可发放,这段日子内,我继续替你接工作。”
  “你没有女友?”
  他苦笑,“我成日与美女们接触,异性最忌,何来伴侣。”他说的是真话。他驾小跑车送她回去。
  “燕阳,明日起学开车。”
  “我——”
  “放心,我借车给你。”
  从心觉得这半年来她奇遇真多,一件接一件。
  回到公寓,一开门,便看见张祖佑在等她。
  从心轻轻问:“子彤呢?”
  “在邻居家玩。”
  “功课做完没有?”
  “第一件事洗澡,第二件事吃点心,然后做家课,都是你训练的。”
  这时,从心发觉张祖佑脸上有罕见的笑容。
  她在他对面坐下来,“出版社来的客人走了?”
  “早就走了。”
  “他带来好消息?”
  “你真聪敏。”
  从心微笑,“可以让我分享吗?”
  “从心,你不知道我做何种职业吧。”
  从心一怔,他有工作?她一直以为他领伤残津贴为生。张祖佑低声说:“我是一个写作人。”
  半晌,从心才会过意来,“作家?”她太过诧异,张大了嘴。
  张笑,“成了名才叫作家。”
  从心合不拢嘴,“你写什么,小说、诗、还是散文?”
  “小说。”
  呵,怪不得青鸟出版社频频接触,有时寄上支票,有时派职员来探访。
  真没想到他双眼不便,仍然努力工作,从心十分感动。
  “你看不见,怎样写作?”
  “靠出版社提供的手提电脑。”
  “你写的是英文?”
  “在外国,自然写英文。”
  “你从未提及你的英文那样好。”
  张黯然,“我原是多大英国文学系硕士生。”
  唉呀!从心大吃一惊。他的秘密比她还多。
  他申诉:“眼睛功能退化,接着,子彤母亲去世,我酗酒,失去工作……”
  从心连忙接上去:“现在好了,大作出版后,一纸风行,洛阳纸贵。”
  张祖佑忍不住笑,“呵,从心,你真有趣。”
  从心肯定,“那必然是本好小说。”
  吃过苦,才能写成佳作。
  “初步协议,明年初出版。”张祖佑说。
  “小说用什么题材?”从心好奇。
  他有点?腆,不愿透露。
  “出版后切记签上下款送我一本。”
  “一定,从心,一定。”
  从心由衷地说:“真替你高兴。”
  报过喜讯,小公寓内忽然静下来。
  他的思绪本来乱成一片,别说是写作,连生活都照顾不来,全靠从心,自她出现之后,家里井井有条,他才能提起精神,把作品完成。她是他的缪斯。
  “你几时动身去香港?”
  “明年春季。”
  “子彤会不舍得你走。”
  “我去个多月就回来,不见得立刻飞上枝头,名成利就,身不由己。”
  张祖佑叹口气,“你比燕阳精乖。”
  “我也是从她经验里学习。”从心欷歔。
  “出版社同情我的遭遇,答允预支若干稿酬,我与子彤的生活将不成问题。”
  “没想到外国人亦有人情味。”
  而且,他已不像较早前那样反对她去选美。
  “从心,我的口气如果太重,请你原谅。”
  从心立刻答:“你教导过我,我高兴还来不及。”
  “我自私,我不想你走。”
  “我会回来看你,你永远是我恩友。”
  “不敢当,从心,我们父子得感谢你。”
  从心忽然伏在他膝上流下泪来。
  就这样留下也好,服侍他写作,成名与否不要紧,回到小公寓,有人照应,胜过往东南亚独自厮拚。
  张祖佑像是知道她想什么。
  “去,去偿你的心愿,我会在这里等你。”
  从心作不了声。
  “记住江湖险恶,步步为营。”
  大门被推开,子彤回来。
  他们的话题从此打住。
  第二天,李智泉找从心:“你被选上了。”
  “选上做妃子?”
  “你将在荷里活大型制作《艺伎回忆录》中担任一个角色。”从心大笑。
  “燕阳,出来庆祝。”
  “做临记都那么快乐?”
  “凡事都有个起头,你说是不是。”他真乐观。
  从心做妥家务便出门。
  李智泉陪她登记、穿戏服、拍造型照。
  他见到宝丽莱照片,“同我签个名。”
  从心笑着写:“给智泉,燕阳敬赠”。
  当燕阳是艺名吧,比周从心三字别致多了。
  李智泉珍藏好照片。
  场务把通告交给从心。
  从心还没有资格领取剧本,但握着通告,已经非常高兴。
  她早出晚归,忙得晕头转向,可是总还抽空学习英语,还有,傍晚说什么都抽半小时陪子彤做功课。
  现在李智泉替她找了私人补习,时间自由,专读社交会话,特别注意语气。
  “在英语国家居住发展,英语必须流利。”
  “是,老师。”
  “某因不肯痛下苦工,失却不少片约。”
  “谁?”从心忍不住好奇。
  老师微笑,“留意一下你会知道。”
  “啊。”
  “但是也有人一年半载之内已讲得似模似样。”
  “这我知道是哪一位。”
  “从心,练好工夫等走运。”
  “是,老师。”
  这段日子,张祖佑觉得她一进一出都会带起一阵朝气,周从心比起当日又惊又累来敲陌生人门的她,已经大大不同。
  依然故我的是对他们父子的至诚关怀。
  那一日,李智泉借车给从心学习驾车。
  他小心翼翼地问:“你与家人同住?”
  从心知道须向经理人作某一程度坦白,否则,人家会心淡。
  “不,不是亲人。”
  “好象是一个盲人与一个小孩可是。”
  “你听谁说的?”
  “你的邻居议论纷纷,他,是你什么人?”
  “我们是室友,守望相助。”
  “多么奇怪的关系,闲人会说你们同居。”
  从心微笑,“也没说错。”
  “你天生有外国人脾气。”
  从心说:“当日我无家可归,他收留我,我帮他打理家务。”
  “他真幸运。”
  “我们之间,纯是友谊。”
  “他没有冒犯你?”
  从心看着他,“换了是你,你可会乘人之危?”
  李智泉也看着她,“我不知道是否能控制自己。”
  从心更加敬重张祖佑。
  “他是个君子,一时沦落,日后必能翻身。”
  “从心,你可要搬出来住?”
  “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从心迟疑。
  “我帮你找地方,免人家多话。”
  “你这样为我,我十分感激。”
  “记住,我是你北美洲经理人,你是我摇钱树。”
  连李智泉本人都相信纯粹是这样的缘故。
  片场里,并非人人平等。
  女主角是美国土生儿,不会中文,完全像当地少女,活泼可爱,平易近人。
  演她中年时的女角据说是来自香港的大明星,冷着一张脸,不笑,也不说话,一支接一支,不吃饭,光喝咖啡,不理人,眼睛长在额角。
  从心饰演的婢女只需斟一杯茶给她,放下,转身走开,就已经完工。可是,因为导演对主角有要求,这杯茶斟了七次。
  李智泉问:“累吗?”
  从心摇摇头,“每一次她都演得很细致,可是,每次都有微妙分别,她做得极有层次。”
  “人家是影后。”从心点点头。
  “你观察入微,全神贯注,一定进步迅速。”
  从心笑答:“将勤补拙嘛。”
  “只有聪明人才会承认自己笨。”
  “嗄,我没听懂。”
  “世上笨人多,忙不迭争第一,五脚猪半桶水,老以为自己已经十全十美。”
  从心不出声。
  “我替你找到酒店式一房公寓,交通方便,地段高尚,你会喜欢。”啊,这是跳出去的好机会。
  “该搬出来了。”
  那日,回到小公寓,发觉张祖佑有客人。
  从心天生好记性,一下便认出来,她称呼:“格连活先生你好。”
  那出版社负责人笑了,“你是祖的漂亮表妹。”从心点点头,华人一表三千里,有何不可。
  “我正与祖谈论美国尊合坚斯大学
  植入计算机芯片挽救视力的个案。”
  从心无比关怀,“可实施吗?”
  “实验经已成功,但不是每个病人都适用。”
  从心对祖佑说:“你去看看。”
  “孩子气,不是说看就看的事。”
  从心赌气,用英语说:“也不过是钱的问题罢了。”
  连格连活都叹息:“谁说金钱买不到健康。”
  子彤忽然出来说:“我有钱。”
  大人都诧异了,“是吗,子彤,你有多少?”
  “我有整整三十二元。”哗,巨款。
  从心抬起头,“我有三千元。”也不简单。
  张祖佑与格连活都笑了。
  从心说:“我们写信去申请,旅费已在这里。”
  格连活赞成,“为什么不?”
  张答:“也许全世界已去了十万封信。”
  “那也不欠我们这一封。”从心说:“我去查他们的电邮号码。”张祖佑楞住,这女孩一日千里,现在已经会用电邮。
  这时格连活站起来,“我告辞了。”
  从心说:“我送客。”
  格连活在电梯口说:“我认得你,你是华埠小姐。”
  从心笑着承认。
  “你是祖小说中的女主角吧。”
  从心不动声色,“小说是佳作。”
  “我们认为十分动人,书名也好听。”
  从心脱口问:“叫什么?”
  “《艳阳天》,咦,你不知道?”
  “我怕他改书名。”
  “艳阳,那是你吧。”
  “是,那是我。”
  格连活走了。
  从心缓缓回到室内。张祖佑咳嗽一声。
  从心问:“你有话要说?”已经相当了解他。
  “你好象也有事告诉我。”
  “你先说。”
  张宣布:“我打算搬家。”从心意外。
  “地方不够用,现在略有能力,想搬两房公寓,大家住得舒服点。”
  从心很替他欢喜,“可是,我不日要去香港。”
  “房间留给你,欢迎随时回来。”
  “子彤呢,可要转学校?”
  “他会适应。”
  “我怕他不舍得旧同学。”
  他想起来,“你呢,你有什么话要说?”
  从心说不出口,“没事。”
  终于要搬出永华这白鸽笼了。都说外国居住环境好,可是小公寓怎会比村屋宽敞。从头到尾,从心简单的衣物仍然放在行李箱里,穿的时候拿出来,洗干净又放回去,其它杂物用一只鞋盒装住。
  这时,电视机播着新闻,令张祖佑侧耳细听。
  “……自香港驶出的日本货柜船亚洲之光上发现人蛇,该船昨晚抵达西雅图,警方接到线报,前往搜查,在密封货柜中发现十五名偷渡男子,其中四名尚未成年。”
  从心听了浑身不自在。
  只见荧幕上记者示范:“真正不能想象,当货柜门锁上之后,十多天航程,在黑暗中度过,空气、水、食物,均严重不足,在大浪中冒生命危险,为的是什么?传说,美国仍是金山!”从心双手颤抖,她低下头,没有人说话。
  隔很久,张祖佑轻轻说:“燕阳乘烂货船来,她说,趁黑夜,蛇头令他们百多人游水上岸,她几乎冻僵。”
  从心双手按着面孔,她怕脸颊也会发抖。
  张喃喃说:“金山。”
  这传说永远不灭。
  “从心,你已经看清楚,你说,这里好象金山吗?”从心不出声。
  “一百年前,西方冒险家拚死往南美洲寻找一座叫爱尔多拉多的金山,据说,在夕阳下,该座山一面峭壁,完全是黄金,闪闪生光……”
  从心静静听着。
  “从来无人见过爱尔多拉多,燕阳不例外。”
  “你劝我不要回香港?”
  “不,我只是说出心中话。”张祖佑说。
  从心握住他的手,“我会回来,继续做一些模特儿工作,出任临记,老了,回凤凰茶室做侍应,帮你打理家务,不过也许你已成为大作家,一本书销路八百万册,忘记开门给我。”张祖佑点头,“听听这话说得多刁钻。”
  从心一转头,看见子彤站在身后,他一脸惶恐,这么小,已经习惯流离无常。“妈妈,你去哪里?”
  从心紧紧抱住他,“去办点事,赚些钱。”
  “爸说我们已经够钱用。”
  从心笑了,她让子彤坐下,看着他双眼说:“子彤,我其实不是你的继母。”
  谁知子彤平静地答:“我知道。”
  从心意外,“几时发觉的事?”
  “你第一次替我煮饭洗衣温习功课,我就知道你不是她,她从来不做这些。”
  从心微笑,“不过,她很阔绰,是不是?”
  “是,她一回来就买许多糖果玩具。”
  “你也喜欢她吧。”
  “妈妈,我不想你走。”“我会回来。”
  子彤低下头,“你们都那样说,可是之后就再也见不到。”
  张祖佑忽然开声:“子彤,抬头,挺胸,记住你是男子。”子彤只得立正。
  从心到厨房打点晚餐。一碗一筷,都有感情,她用心地把一块红烧牛肉切成薄片,在碟子上排成扇状,那样,子彤看了喜欢,会多吃一点。
  张祖佑闲闲问:“那位李先生对你不错?”
  从心抬起头,“他是我经理人,身分同格连活先生一样。”
  “他会跟你回东南亚?”
  “我也希望,只是他在这里有事业,走不开。”
  “这次竞选,你有几成把握?”他一连问好几个问题。
  “一成也无。”
  “从心你真坦白。”
  “人家泰半是大学生,要不,出身很好。”
  “选美注重的不是身世。”
  “她们长得细致,比起来,我似粗胚。”
  “我真想看清楚你的相貌。”
  “趁今日有空,我写封信给医院,你替我校正文法,可好?”
  张摇头,“相信我,不会有结果。”
  “打定输数也好,我管我写。”
  “牛脾气。”
  从心取出纸笔,写出信来,因为都是实话,她悄悄落泪。
  到补习社,找到尊合坚斯医院的电邮号码,把信输入,打出。累了,伏在书桌上。
  信中文法一定有误,句子编排绝对有问题,可能只得小学程度,希望用诚意搭够。
  从心在信末这样写:“一个写作人不能阅读自身作品,是多么令人难过的遭遇,希望你们考虑这个案,我会将他的病历寄给你”。
  会有响应吗,从心也觉得渺茫。
  只是,她想为张君做一些事。
  出发之前,李智泉殷殷叮嘱:“我的朋友会去飞机场接你,你暂时住她家,她叫王书娴,在广告公司任高职,这段时间答应照顾你。”
  一切听你的,“我会少说话多吃饭。”
  “饭也不能吃太多,当心发胖。”
  “是,是,我明白。”
  “我事先警告你,香港记者很厉害,你一句话不可说错。”他像是巴不得跟着从心走。
  从心笑,“你要不要一起来?”
  他看着她,双眼露出爱慕向往的神情来,随即恢复了理智,“不,我是经理人,不是跟班。”
  从心说:“我曾到香港一游。”
  “你走马看花。”
  从心笑,“的确是雾中看花,管中窥豹。”
  “那是一个最奇特的社会,什么事都可以在一夜之间发生,人心不安但热情,如果讨得他们欢心,会把你捧到上天。”
  从心嚅嚅问:“相反呢?”
  “踩死你。”
  “啊。”她双手掩着嘴。
  “你要小心。”
  从心沮丧,“你说得像地雷阵一样,我很惊恐。”
  “好好,不说,来,我俩去喝一杯,替你饯行,祝你顺风顺水。”
  他总是叫橘子水或矿泉水给她。
  “我也喝拔兰地。”
  “不,千万不要开始,切勿破戒,记住,你从不喝酒。”
  他对她是真心的好。
  从心问:“你为什么不回香港发展?”
  “那里人才车载斗量,没有我的位置。”
  出发之前,他替她买了一箧廉价但时髦古怪的衣物,身段好皮肤光结的年轻女子穿上,不知多漂亮。
  周从心要出发了。
  顶着燕阳的名字,从东走到西,又从西方返回东方,咦,放过洋,喝过洋水,身分提升,在崇洋的人眼中,她可是晶光闪闪。
  从心说:“智泉,我赚到钱,一定报答你。”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北美经理人非我莫属。”
  他送她一只透明橘黄色的趣致手提电脑,“有空,电邮给我,或传选美写真照片过来。”
  从心点点头。
  “书娴替你找了老师,继续补习英文。”
  临走前几天,从心没有异样,她到凤凰茶室话别,她高举茶杯,对老板娘说:“多谢照顾,我出路遇贵人,真正幸运。”
  重老板娘泪光闪闪。
  从心戴着钻冠的照片挂在店堂中央,会做人的人就是这样,给了别人方便只字不提。
  然后,从心张祖佑搬家。
  新住宅在公园对面,虽然也聚集不少华裔,但大多数衣着光鲜,举止斯文,脸带微笑。
  只要老是责怪某些族裔永远黑着面孔,自由社会,自由选择,要笑得出才能笑,否则,笑比哭还难看,也不必勉强。
  在新居,父子各有寝室,还有小小书房,子彤却像所有孩童一样,对旧居恋恋不舍。
  从心说:“你各处走几遍给我看看,记住,厨房还有角柜,别碰到,杯子在锌盘边,茶叶与咖啡在组合柜第二格。”
  张祖佑不出声,只是微笑。
  从心坐下来,轻轻说:“我明天出发。”
  客厅有落地窗,轻风吹拂,十分舒服,生活有较好转机,真叫人高兴。
  他们两人一齐说:“我有东西给你。”
  他俩又不约而同把一只白信封交到对方手中,“给你,救急用,小小意思。”
  然后,彼此大吃一惊,“这是什么?”
  拆开对方信封,齐齐失声:“哎呀,你怎么给我钱,你自己够用吗?”
  然后,他们一起大笑起来。
  从心说:“你且收着,你有孩子,我不要紧,我一个人。”
  “一个女孩子东征西讨,手上是方便点好。”
  患难之交,真情流露,从心哽咽了。
  “各人收起他的一份可好?”这也是办法。
  张祖佑咳嗽一声,“这次,你表演什么?”
  “大会有集体舞蹈节目。”
  “泳衣很暴露吧。”
  “我是职业模特儿,习惯了。”
  半晌,张祖佑说:“我会努力写作,不论好歹,写了出来再说,我会一改那构思十年却不动笔的陋习。”
  小彤点头;小彤把脸埋在她臂弯。
  “噫,这么高了,是大孩子了,放学自动做功课,不懂的问爸,爸爸学识极好,什么都会。”
  李智泉来送行。
  短短日子,在外国人的地方,她竟碰到那么多好人。
  李智泉轻轻说:“有著名化妆品公司看到你广告硬照,想预约你做模特儿。”
  “我约四月回来。”
  “一言为定。”
  她轻俏的走进候机楼。
  乌亮长发扎一条马尾巴,素脸,搽紫色口红,小小白棉布衬衫,牛仔裤、平底鞋,天生比例优美的身段,丰胸、细腰、长腿,四周围男士忍不住拧过头来看她。
  美色,是世上最慑人的本钱。

 

 

下一页 上一页


©2000-2001 21dov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