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8


  岑仁芝演讲会盛况空前。
  连萼生都觉得兴奋。
  撇开其它因素不说,有几个写作人可以坐在五千座位的演讲厅讲台上发表写作心得?
  在座以学生占大多数,萼生挑个偏僻的座位,可是马上被服务员发现,请她到上座去,萼生这次十分随和,微微笑坐到前排。
  心中说,陈萼生,世界不是你的,无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表现良好,早日假释。
  座位已九成满,全场肃静,鸦雀无声。
  如果陈萼生也有这样一天,必定把所有敌人绑了来坐在前排,不许他们动弹,直至听完演讲为止。
  讲座准时开始.在台下看岑仁芝只似四十多岁,她上得台来,落落大方,难得的是,态度并不古板,非常轻松扼要地讲她的题目。
  萼生摊开节目表,母亲今日要讲的是“拙作反映的社会现象”。
  萼生莞尔,在家,母亲是绝少提到拙作的,一说到写作,伊便顾左右言他,对牢严教授这等熟友,甚至说“什么阿物儿,靠它赚一两个零用罢了,我就是不惯向阿陈讨钱用。”
  没想到纸包不住火,今日终于要对作品加以坦白分析检讨。
  演讲只得三十分钟,举了很简单的例子,余下时间.由听众发问。
  萼生真没想到群众会那么踊跃,而且对岑仁芝作品非常熟悉,所有问题全属内行,头头是道,萼生诧异得张大嘴,据她调查所得,岑仁芝作品停止公开发售已有多年,这些十多廿岁的读者从什么地方看到?
  正在嘀咕,讲座的负责人过来坐在她右边,笑道:“气氛好象还不错。”
  萼生由衷答:“这是谦虚的说法。”
  “你喜欢读令堂的小说吗?”
  萼生低头据实道:“我一本都没看过。”
  主持人可真意外,“为什么?”
  “母亲说写得不好,不值得看。”
  “哎呀,有这种事,没关系,我们送你一套,你带回去慢慢看。”她笑咪咪。
  萼生说,“没想到母亲居然有那么多年经读者。”
  “这就是做文艺工作的至大报酬。一本书可以流行十年、廿年、百年,读者赋它永恒的生命。”
  “是,是。”萼生不住颔首。
  “岑仁芝的作品得以再度发行,我们觉得高兴。”
  “谢谢你们,谢谢。”萼生真心感激。
  主持人给萼生投过去一个嘉奖的眼色。
  岑仁芝结束了问答,自台上下来,这个时候、观众席上数千人忽然全体站立,有节奏地鼓起掌来,迎合着岑仁芝的脚步、啪、啪、啪、啪,清脆悦目地表示欢迎、感谢、尊重。
  萼生年轻,一下子被这个热烈气氛感染,但觉心头一热,身不由主地站了起来,跟着群众,也拍起手来,陶醉地看着母亲。
  鼓掌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萼生的心跳也接着加速,她受到现场气氛控制,兴奋无比,忘记身分,忘记立场,什么都顾不得了,大声欢呼,送岑仁芝出会场去,快快乐乐的出了一身汗。
  人群缓缓散去。
  萼生慢慢坐下来,她看看用力过度,拍打得发红的手心,愕然,怎么搞的?莫非这就是群众催眠引发的激情?
  刚才,她发誓,假使有人冲上去拾起岑仁芝,她也会跟着照做。
  这样说来,把规模再搞大些,牵涉到二十万人,煽动他们的情绪,也就可以利用群众的力量为所欲为,那多可怕。
  而陈萼生适才还是他们的一分子呢。
  热汗刹那间化作冷汗。
  萼生呆呆坐着,奇怪,鼓掌的时候,她象亳不觉隔膜,她没想到自己是个外人,她亦不觉夸张,也不需要理由,好象有无形大手操纵了她的行为举止,她完全失去独立思考能力。
  幸亏人群一散,顿时清醒。
  刘大畏坐到她对面,“你受到了感动。”
  萼生回过神来,笑笑:“我真怕母亲从此乐不思蜀,会耽下来做她的大作家呢。”
  “无上欢迎。”
  对,武侠小说中曾经形容过这门武功,萼生肯定它叫摄魂大法。
  功力弱的人遇上了,身不由己,手舞足蹈,直至虚脱而死,功力强的高手则可抵挡得住。
  母亲的功力在第几层?
  整个组织与制度在与她斗法呢,意志力一垮,不可收拾,势必不能维持中立。
  萼生不由得为母亲担忧。
  “这是岑仁芝应得的荣誉。”
  刘大畏对于上头一切行动,皆无异议。
  萼生温柔地凝视他,任何年龄身分的女性所需要的,也是这么一个忠心耿耿的党员,只是不知要做些什么才能争取到他。
  她忍不住说,“你的女朋友舍你取人是非常不智的行为。”
  刘大畏一呆,不出声。
  “她嫁给了一个甚么样的人?”
  隔很久,刘大畏说:“与你我无关。”
  萼生称赞他:“说得好,但,肯定不如你。”
  一股暖流渐渐涌上刘大畏心头,他不肯露出来,顾左右而言他,“有人在外头等你。”
  “谁,找我签名?”萼生知道母亲此刻正在为读者签名。
  “你表弟蒋年昌。”
  两个表弟在萼生心目中地位不可同日而语,她马上站起来迎出去。
  蒋午昌坐在小小会客室里等她。
  “午昌,”萼生笑着过去,“怎么到现在才来?”
  午昌腼腆地说,“帮母亲搬些东西出来,顺道来听演讲,没想到来迟了。”
  他坐在那里有点尴尬,午昌属于大自然,阿姨说得对,他有一双特别大的工具手,干起活来,有劲、够力、事半功倍,他亦有一双大脚,此刻只穿著双凉鞋,大足趾圆滚滚,似比常人大一倍,站在土上,一定更加稳健。
  午昌皮肤黑得发亮,一看就知道是干户外工作的人,他是工农兵中第二号人物。
  萼生看看刘大畏,老刘当然是兵。
  “萼生姐,我特地来向你道别。”
  “我还没走呢。”
  “母亲说你这一两日就会动身,届时我未必走得开。”
  “你的猪怎么样?”
  “相当的壮。”
  萼生微笑,“恭喜你,可以计划成家了。”
  午昌连脖子都涨成猪肝似,讪讪说;“今年收成不错,共养了三十六头小猪。”
  “午昌,”萼生拍拍他肩膀,“我们一起吃顿饭。”
  “我还有事要早回去。”
  “有事吗?”
  “有,就是要赶单位的专车。”
  萼生与表弟紧紧握手,“保重自己。”
  一直送到门口,看着午昌离去,萼生没有等母亲,转过头来同刘大畏说:“听见没有,我就要走了,请问我几时可以走?”
  “要走你随时可以走。”
  “阿关不出来,我能走吗?”
  “你不必对他负道义上责任,派他来的机构才有出面的必要。”
  “那是谁?”
  “日本东京大和新闻。”
  萼生十分震惊,“东洋人没有为阿关出头?!”
  “他们否认关世清是属下员工。”
  萼生气结:“典型日本人作风。”
  “是吗?”刘大畏不以为然,“你出了事的话,美新处社长会替你出头?”
  萼生愣住,当然不会,她连社长面长面短都不知道,严教授做中间人,与她接头的是史蒂文生,美新处并无任何承诺,犯了事,一样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刘大畏说下去:“人贵自知,行动之前应当考虑到后果,有些人,专门利用单纯冲动的大学生来达到他们目的,向有关方面换取利益,头颅是你们的,荣誉是他们的!”刘大畏的矛头直指严教授。
  在弄清楚任何事情之前,陈萼生不敢置评。
  她深深太息,在这个暑假之前,她竟不知道人心如此叵测。
  “陈萼生你仔细想一想,便知道我并非危言耸听。”
  萼生学乖了,她不再冲动地对任何事情置评,她只是问:“家母的行程几时结束?
  “就在这两天。”
  “那么,你的任务也快结束。”
  “是的。”刘大畏没有掩饰语气中的怅惘。
  “我没有结你制造任何麻烦,你是失望还是安慰。”
  “无论你怎么做,我们自有应急的方法。”刘大畏笑笑。
  是关世清跑了来做她的替身。
  刚刚抵埠的时候,陈萼生何尝不是贼头狗脑,出尽百宝要揭秘搜奇,写成报告,呈上去邀功,可是才开始,就受关世清事件打击,她四出奔走,把自己的事耽搁下来。
  这次注定要空手回去。
  只听得刘大畏轻轻说,“你那吉光片羽的见闻录,还是不写的好。”
  半晌萼生才说:“我不会连累你。”
  断章取义,单听这一句,倒是缠绵文艺,荡气徊肠。
  “那你要同有关方面交代。”刘大良微笑。
  “相信我,”萼生照直说,“同他们交代,并非难事。”
  至多自新闻系转到纯美术系,甚或物理系、管理科,或是索性离开校园,出来找份差使。
  那天晚上,岑仁芝回请她当日的同文行家与编辑。
  萼生的精神与肠胃实在吃不消一次接一次的宴会,同母亲告假。岑仁芝不准--“你非与我并肩作战不可。”
  萼生忙不迭叫苦,没有选择即是没有自由,天天叫她同一班不相干的人吃喝玩乐,已经是种刑罚。
  岑仁芝悄悄在她耳边说,“最后一次。”
  萼生回酒店房间取头痛丸止头痛。
  两位熟客在等她。
  他们是旅游协会的吴小姐与胡先生。一贯的态度谦和,笑容可掬。
  萼生只得招呼说:“久违了两位。”
  吴小姐递上一只小小油皮纸信封,“这是文化部的同事托带的,萼生接过信封,“里边是什么?”十分奇怪。
  吴小姐笑,“这是岑仁芝女士著作全集。”
  啊,萼生一时没会意,全集?不会吧,母亲著作等身,怎么装进只信封里?
  “已制成微型电脑芯片,”胡先生笑,“都廿一世纪了,总不能叫你扛四十公斤的书籍上飞机。”
  萼生唯唯诺诺,“是,是”,是他们显示实力来了,“科技进步。”
  “我知道你们大学里头广泛普遍使用芯片阅读方式,替图书馆节省贮藏室,我们也正发展这种科技。”
  “当然,当然。”
  “陈小姐这次旅行还算愉快吧。”
  “还好,还好。”萼生如只应声虫般。
  “这里既有那么多亲友,以后再来,我们帮你安排一下,到内地观光,江山多娇,陈小姐一定不会失望。”果然不愧是旅游协会人马。
  “不知陈小姐对内地那一处地方最感兴趣?”
  萼生瞠目结舌,答不上来,她想说黄土高原,又怕他们以为她存心打趣,大小兴安岭、昆仑山?又怕去不到,半晌,想起刘大畏的家乡上海,就是它吧,“上海。”
  “当然,令堂是上海人。”胡先生笑曰。
  萼生不敢再说什么,只希望胡与吴两人快走。
  他们两人交换一个眼色,再次留下名片,“陈小姐,招呼不周。”萼生松口气,“不送不送。”
  萼生日来接触的各路人马,数这一组伎俩最差,在资本主义商业社会中,他俩的手段被称为硬销。
  本领至高的,当然是刘大畏,不知不觉间,陈萼生已被他牵着鼻子走,明是对头,却以朋友姿态出现,身分暧昧,偏偏为人接受,真相揭露之后,他的地位不变,自是高手。
  萼生黯然。说到此,以她这种资质,根本不用出来走。找间百货商场,在家庭电器部当售货员渡过平凡一生,最理想不过。
  只余一点点时间,刘大畏带她去参观股票交易所,“小学时老师带我来过”,萼生说。到达太空馆,她又说:“总算改建过了,此刻造型较为进步”。上了山顶,她抱怨:“没有适合十二岁以上的娱乐场?”一副坏脾气模样。
  刘大畏自然不出声,最后送她到岑仁芝做主人的晚会里去。
  萼生存心挑剔,果然,被她发觉席中有许多面服心不服与面不服心不服的人,除了看人,被看,萼生呆坐整晚。
  母亲仍然宝光四射,行头簇新,仪容整洁,压住整个场子有余。
  萼生抽空悄悄问母亲:“老爸可知道我们行踪?”
  “公众场所不谈家事。”
  “他会挂念我们。”萼生焦急。
  岑仁芝凝视女儿,“唷,现在知道了,是吗,父母会挂住你嗯?”
  萼生涨红面孔,愧不敢言。
  还时,刘大畏跑来在她耳边用蚊子般低声道:“好消息,关世清君将于今晚十一点获释。”
  该刹那陈萼生发觉被释放的是她的灵魂与关世清的肉体。
  她无法控制自己,伸手抓住刘大畏的手,向他投去无限感激的一眼。
  这时她才发觉刘君的手大而有力,可靠稳健,萼生愿意多握一会儿。
  她把眼光转向母亲,恰巧岑仁芝也正好向女儿看来,萼生当然留意到母亲那丝宽慰的笑容,可见,岑仁芝也知道了。
  萼生连忙在刘大畏耳畔说:“关君的父母?”
  刘大畏说:“自有使馆专员代为通知。”
  萼生取起桌上酒杯,一口气干尽。
  庆祝自由。
  一时没留意刘大畏仍然蹲在她身边,维持同一姿势,不知是否等她再在他耳边说话,抑或是耳畔那阵酥麻,使他一时站不起来。
  隔很久,他才在她身边一张空椅上悄悄坐下。
  陈萼生明天就要走了,有个小小的声音对他说。
  萼生却没想到这个,她看看大堂壁钟,晚上九时正,还有两个小时,她便可以见到关世清。了却心头一件大事,从此以后,她可以忘记这个人,与他各奔前程,再无相干。
  她长长太息,背上一个千斤包袱咚的一声卸在地上。
  她急想离场,看着刘大征求他意见,“我可以走了吗?”
  “快完场了。”刘大畏已看惯她的浮燥不安。
  他注意到陈萼生似乎非常不满群体生活,她自我中心,自由散漫,即使在资本主义社会中,也难当重任,商业机构何尝不动辄开会,坐在一起,言不及人,一下子四五个钟头,萼生这等不耐烦,恐怕不能步步高升。
  他看穿她。
  萼生见饭局将散,使往母亲身边走去。
  只见文化部长就坐在岑仁芝身边密谈。
  萼生想退开,岑仁芝暗示女儿站到她身后,嘴里继续说,“小婿的事,多亏大家帮忙。”
  小婿?萼生莫名其妙,那是谁?
  照说,女儿的丈夫,称女婿,岑仁芝总共中得陈萼生一个女儿,这么说来,此刻她口中的小婿,亦即是萼生的丈夫,萼生何来丈夫?
  推理推到这里,陈萼生瞪大双眼,还没结婚,怎么先爆出个丈夫来。
  随即明白了,心中一丝荒凉,是母亲用心良苦,这个女婿,想必指关世清,故意把关系拉密切些,说起话来容易得多:“小婿实在叫我担心--”好过“我女儿那青梅竹马的小明友。”,可怜陈萼生白白由风骚女沦为有夫之妇。
  幸亏不是真的,若果真的嫁给关世清这家伙,苦头吃不尽。他这种人,唯一的本事,是害了人,还能以被害者姿态出现。
  只听得文化部长笑道:“这件事,属于需要逮捕而证据不足类,此刻指控已获否定。”
  岑仁芝点点头。
  文化那长忽然咳嗽一声,“岑女士,小儿的事--”
  “呵,请放心,我一定会照顾他。”
  “我就与内子放心了,他长了二十八岁.还是第一次出国,偏巧又到温哥华做交换学生。”
  “没问题,他会喜欢温市的,一下子就找到年龄差不多的朋友,宾至如归。”
  两个人一起笑起来。
  这世界根本十分原始,以物易物,千古不变。你要我为你做这件事吗。可以可以,你得拿你所拥有的来换。
  这次岑仁芝所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
  宴会散了。
  岑仁芝气定神开地与老朋友们话别。
  “明年再来,切切。”
  “怕只怕大家不要见我,哈哈哈哈。”
  萼生拉住母亲,“一起去接关世清?”
  岑仁芝低声答:“你们走吧,我想早点休息,我们明天下午的飞机走。”
  母亲的声音,是彷佛有丝倦意。
  这个时候,比出真功去来了,萼生看上去虽然一直垮垮的,但是倒底年轻,起码可以拖到天亮,她母亲可得打道回府去休息。
  萼生看看母亲上车。
  萼生转身向着刘大畏,“以后的时间交给你了。”
  “这是你说的。”他笑笑。
  “我们往何处接人?”
  “既然是加籍人士,自然交还加国公署。”
  到达使馆会客室,才十点半,关世清的父母却已似在会客室等候了一段时间。见到萼生,立刻迎上来,脸上露着感激的笑容,但是萼生自问从来没有见过那么丑的笑脸,简直比哭还难看。
  萼生过去握住两人的手。
  关伯母混身在微微颤抖,低声问;“不会食言吧?”
  萼生飞快地答:“决不。”其实她也不能肯定。
  专员出来,看看手表,“他们一贯准时,还有二十分钟就到。”
  萼生忽然学到母亲的客套:“害你们超时工作了。”
  那洋人笑,温婉地答:“这就是在这要设公署的目的呀。”
  大家坐下默默等候。
  时间从来没有过得这样慢,一秒一秒那样跳过,会客室一片死寂。
  时针与分针显示十一时正的时候,萼生的心大力弹跳,似要在喉咙跃出,坏了坏了,时限已届,未见人质,只怕事情有变。
  不止她一人这样想,可怜的关伯母双手簌簌地有节奏地抖得如风中一片残叶。
  正当他们的心脏不胜负荷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外一阵皮鞋阁阁阁响,听这脚步声,起码有三五个人操着过来.他们不约而同齐齐站起来。
  公署两扇玻璃门刷地被推开。
  两个制服人员当中夹着的,正是关世清。
  萼生喉头中一团模糊的物体顿时落下腹腔,她四肢无力,瘫痪在沙发上。
  阿关脸色如常,体重约确减轻了一点,穿着被捕那日的衣裤,十分干净,似有人为他洗熨过,他的头发、胡子,也都整齐。
  算一算,他一共被关了七天,感受上真似一年不止了。
  萼生在一旁静观双方人员办理移交手续。
  等到阿关走过来与父母拥抱的时候,关伯母崩溃下来,她身子渐渐软倒,像个孩子似哭得不能停止。
  萼生觉得她已经受过,乘乱没人注意,静静站起来走到电梯大堂。
  终于可以走了。
  刘大畏就在她身后。
  “你不跟关世清说几句?”他问。
  “夫复何言。”
  “讲得好。”
  电梯上来了,他俩不告而别。
  萼生把双手绕在背后,整个人靠在电梯壁上,看着刘大畏,到这个时候,她才有空想到自己的事情。呵明天就要走了,她还欠小刘数百元美金车资,这个身分特殊的人,她该如何向他道谢?
  这时,刘大畏低声问:“你是不是一个守诺言的人?”
  “我尽量不食言,甚么事?”
  “那么,你可记得,你答允过我!待关氏释放之后,你会陪我跳舞?”
  萼生愕然,她完全不记得这么一回事,但是她没声价应允:“是是是。快说,我们该到哪里去?”她吁出一口气,“我请你,粉红香槟,白路哥鱼子酱!一直跳到人家打烊。”
  刘大畏笑了,伸出一只手臂,拥抱她一下。
  萼生索性把头搁在他肩膀上。
  他们象一对情侣离去。
  萼生忘记一件事,她根本不会跳舞。
  他们找到一间夜总会,在大厦顶楼,叫做极星,自窗口往下看,便是全市夜景。陈萼生终于有机会展示她吃喝玩乐的看家本领,叫了最好的酒,最好的小点,刚想结帐,刘大畏一手接过单子,取出他的信用卡来。
  呵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
  谁会想到他跳得脚好舞?把萼生带得满场飞,惹得舞池客人驻足旁观鼓掌,有一桌子十来个法国人把他们请到上席敬酒,“为何这般快活?”
  “今天是我生日。”
  呵,那更要干杯。
  四步是萼生唯一可以应付的舞步。
  有点醉熏熏的萼生对刘大畏:“到加拿大来,我保证你有前途。”
  刘大畏不为所动,“居然统战我?很抱歉,我们可不想争取你。”
  因她不是人才,留下闯祸胚干什么?
  萼生笑吟吟问:“你私人也不想我留下?”
  刘大畏看看她,“不,”他是真心“你不适合这里,你不会快乐。”不舍得管不舍得,他一向不是自私的人,想到这里,十分唏嘘,把她拥紧一点。
  “写信给我,有机会到北美洲出差,找我喝茶。”
  刘大畏不作声,双目无限惆怅。
  “六个到十个小时飞机旅程,何必犹疑。”
  “你哪里明白,”刘大畏轻轻责备,政策随时有变,不是买了飞机票就可以走路。
  萼生点点头,“是,夏虫不可以语冰,井底之蛙,见识何浅,来,别说那么多,我俩且来欢乐今宵。”
  她大胆把面颊靠近刘大畏,有什么距离?他关心她,她也关心他,大家都是黄皮肤,又谈得来,若不是观点上隔着两种社会制度,一定会有更好发展。
  她微笑说:“刘大畏真是独一无二的刘大畏。”
  他回敬:“陈萼生亦是独一无二的陈萼生。”
  真的直跳到打烊,萼生倦得眼睛都打不开来,仍然死撑。
  乐队是一组菲律宾人,鸣金收兵前笑着地对这对年轻人说:“同志们,明天再来。”
  萼生踢掉鞋子,脚都跳肿了,赤脚舒服。
  “走吧,”她大着舌头说:“请我吃烧饼油条。”
  “还没到时候,你且回去睡一觉,我一早来叫你。”
  “已经是一早,还叫什么鬼。”
  “天亮,天一亮我们去吃早点。”
  萼生微笑,她不想回去,奇怪,只有在十七八岁的时候,有过这种不想回家上床的感觉,因怕好景不再,因怕一转背欢乐就会弃她而去,所以恋恋风尘。
  后来就长大了,深明随缘乃人生快乐精粹,已经不再执着,但今天,今天少女时那种不舍得情怀又回来了。
  陈萼生用双手握住刘大畏的手臂,“天下无不散筵席,嗳?”
  “你的国文运算不错。”
  “现在已是说再见的时候了吗?”
  他但笑不语。
  “司机,来,载我去看这城市最后一眼。”
  “你看看你的黑眼圈以及红眼睛。”
  萼生沮丧地说:“我知道,我知道。”
  她在车厢里头一歪就睡着了。
  机缘巧合,刘大畏不止一次看到陈萼生的睡相,老老实实说,睡熟的萼生不似一朵海棠花,象一个顽童更多点,睡得贪婪沉醉不顾环境,大姑娘居然百无禁忌,也不怕给人抬了去卖。
  车子驶到酒店,刘大畏摇醒萼生,摇得她头颅左右乱晃,她才睁开眼,“啊,烧饼油条。”她含糊梦呓。
  刘大畏把她搂在怀中,忍不住笑,一直笑,笑出眼泪来,然后默默的落泪。
  萼生却没看到,她蹒跚落车,“天亮叫我。”更没注意到东方已经露出淡淡曙光。
  她半昏迷回到房间,用锁匙开启房门,进内倒在床上,一头撞进枕头里,她刚想继续寻其好梦,第六感觉告诉她,慢着,房内有人。
  她伸手按亮床头灯,“谁?”
  坐在沙发椅上的,是关世清。
  “你?你搞什么鬼,你是怎么进来的,这里的酒店房间怎么像游乐场。”
  关世清不发一语,冷冷看着萼生,脸色铁青。
  咦,萼生好不纳罕,她没找他茬,他倒反而似讨债鬼般上门来,奇哉怪也。
  只听得关世清讽刺道:“这么早回来。雅兴不低呀。”
  “你在我房里干什么?”
  “我自昨夜等到今晨,有话同你说。”
  “阿关,从小到大,相处数十年.你应当明白,我并非诉衷情的好对象,不过你既然来了,大家也不妨把话说清楚。”
  关世清自小对萼生有点忌惮,但是他觉得这次情况不同,他吃了那么多苦,应该比她理直气壮。
  他卷起袖子给萼生看,“见过这种惨状没有?”
  萼生吓一跳,瞌睡虫全部逃跑,以为阿开终于被拷打了,可是不,只见她手臂上密密麻都是红斑,看仔细了,发觉是蚊子咬的,原来那间颇为整洁的单人看守室内有蚊子肆虐。
  萼生白他一眼,毫不动容。
  “每天我都接受盘问,最后还得签署一份免于起诉表,这些,你好象都不关心。”
  “关世清,大和新闻才应当关心你。”
  阿关一震,刚才的神气活现一下子泄漏,他放下衣袖,不语。
  “阿关,你竟替日本人做事?”
  关世清忽然又抬起头来,“有什么稀奇?你还不是为美国人套取情报!”
  “那怎么同,我是公开的,人人那知道我此行是来写一个报告,严教授是中间人,美新处是我东道主。”
  “有分别吗,萼生你速速长大好不好,我们拿的都是外国人的酬劳,所提供的,无论大小,无论严重与否,都是有关本市的新闻与消息,为什么你是我非,为什么我要戴大帽子而你不必,因为你是岑仁芝的女儿而我不是。”
  萼生怒极而咆吼:“因为我没有闯禁区而你有!”
  关世清总算噤声。
  有人敲房门。
  萼生去开门,这次门外站着一个金发女,很无礼暴燥地用美国口音说.“别吼叫好不好,我在邻房睡觉,喂,你听不听得懂英语?”
  萼生恶向胆产生,直喷过去,“是吗?搬到顶楼总统套房去吧。”蓬一声关上门。
  萼生真的累不可言,降低声音,“关世清,我无法与你交通。”
  “彼此彼此,”他站起来,“我真不明白,发生那么多事,你居然还可以找得到人陪你,找得到地方去喝得醉熏熏,直到天亮才回。”
  萼生词穷,只得笑道,“那你得佩服我的本事。”
  “没想到你是那么放荡的一个女孩。”
  萼生拉开门,“关世清,滚出去,在我打扁你鼻子之前消失在我眼前。”
  关世清走了。
  这便是岑仁芝口中的小婿,陈萼生青梅竹马的小朋友,关氏夫妇的爱儿。
  呵,管它呢,萼生再次倒在床上,与褥子结为一体。
  去问问任何七日七夜未曾好好睡过一觉的人,他们都会说,疲劳是世间最可怕的事之一,它会使人失去意旨、自尊、廉耻、最后崩溃着哭出来。
  萼生暂时把一切搁脑后,一味昏睡,直到电话铃狂响。
  己响了有一段时间,萼生才不得不去取过听筒。
  “萼生,我是妈妈,你在干什么,半小时后我们到酒店来接你往飞机场,你还不准备准备?”
  萼生一看床头钟,发觉已是下午两点。
  “切勿误点,要回家了!”
  “是,是。”她跳起床来。
  刘大畏,他没有来,他食言。萼生愕住,她甚至没有好好同他说再见。
  这段日子他跟在她身后太长太久,服待周到,以致她有种感觉,他随时会得出现,永不落空。
  萼生匆匆梳洗收拾好行李到楼下柜台付账。
  单子厚厚一迭,看样子似天文数字,萼生闭着眼睛盲目递上信用卡。
  到家准捱爸爸一顿臭骂。
  她倒处张望,不见刘大畏这个人。
  昨晚的音乐香槟,舞池中旋转,都还历历在目,呵老刘老刘,你不会不说再见吧。
  她在大门口站着等,不是等母亲,谁见过子女等过母亲,她等的是另外一个人。
  有人叫她,“小姐--”
  陈萼生惊喜地转过头去,那却是个陌生人,萼生怔怔地看看他,那人指指她手袋。
  “小姐,你手袋打开了,小心扒手。”随即走开。
  萼生忘记道谢,呆木地想,不是老刘。
  她抬头看到对面马路去,只见司机三三两两聚集在行人路旁等待顾客。
  其中一个向她招手,萼生连忙大眼金睛地看个仔细,是老刘?那司机眉飞色舞地奔过来,“小姐,叫车?”不,不是他,不是老刘。
  萼生有种感觉他似不会来了。
  她连忙走回酒店接待处,向服务员要一只信封,写上“请交刘大畏先生”,然后取出她的记事本,撕下其中一页,折叠好入信壳,封实,又加写上她的地址电话,再三叮嘱服务员,如果刘大畏来找,就把它交给他,不然,就邮寄到加拿大。
  “萼生!”
  母亲大人到了。
  岑仁芝铁青着脸,伸手抓住女儿手臂,似动了真气,瞪着眼,“你还不打算走?”
  萼生当然知道事情轻重,只得忍气吞声跟在母亲身后,匆匆离开酒店。
  车上已坐着关氏夫妇以及关世清,因为司机就在前座,往飞机场途中,没有人说话。
  这次萼生坐在母亲的隔壁,看得真切,老妈脸上的粉搽得厚厚,可是掩不住倦容,她虽然闭着眼睛假寝,但是眼皮不住跳动,显得心情无限紧张。
  萼生也闭起双目,回忆记事本撕下一页所写的句子,她记得她这么说:“人不用吃得最好,穿得最好,住得最好,生活中最快乐因素是自由自在,一个国家也不用发展到最繁华先进,最重要是它是一个自由的国度。”
  一个月前,她会觉得这番话肉麻,但是此刻,她是由衷的。
  一路上,萼生不住地回头张望,她希望看到一辆小小的吉甫车,可惜它影踪全无。
  该死的刘大畏,不辞而别。
  好不容易到达飞机场,他们一抬头,居然在候机室看见红布横额,欢送岑仁芝,记者与众人看见他们出现,一涌而上。
  萼生心中陪叫一声苦也。
  连忙留意母亲神色,果然,连岑仁芝有点发呆,双目露出“你们有完没完”的神色来,不过刹那间她又满脸笑容,踌躇满志地迎上去。
  萼生终于看到一张熟面孔,“史蒂文生。”
  “快来办登机手续。”史蒂文生朝他们招手。
  萼生一行人便留下岑仁芝与那班人逐个话别握手。
  行李逐件入仓,划妥座位,岑仁芝才匆匆赶来,身后还跟着岑仁吉夫妇。
  史蒂文生紧紧与萼生拥抱,“来日方长,我们必有机会再见。”患难之交,与众不同。
  但是萼生再也没有看见刘大畏。
  岑仁芝紧紧握住女儿的手上了飞机。
  班机因故迟开廿分钟,岑仁芝不住问侍应生何故,萼生不出声,她到这个时候,已充分明白到,母亲的宽容自若,完全是装出来的,母亲的恐惧,也许比他们在座任何人都要大,不然的话,她额角为何冒出亮晶晶的汗珠来,岑仁芝像是怕飞机因故开不了。
  飞机引擎咆吼,
  铁鸟终于离开了陈萼生的出生地,母女俩同时放肆地太息一声。

 

下一页 上一页


©2000-2001 21dov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