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9


  萼生又生警惕,慢着,要过多久才能飞出领空?她看老妈一眼,立刻知道母女一样心思,萼生不由得苦笑,接着内心真的感到好笑,天下居然有怕生父生母的孩子,多么悲凉,萼生就是有这种感觉:离开母土越远,她竟然越觉安乐。
  她再想得到母亲的认同,发觉老妈已经睡着。
  呵可怕,母亲一脸疲肉全挂下来,额角眼角嘴角,无一不朝下弯,形成一个个倒转的U字,脂粉的颜色统统褪清,她脸色一如黄蜡。
  岑仁芝似油尽灯枯,她的精力已在这几天里消耗殆尽。
  萼生又苦笑,一个令人这样累的地方还会是好地方吗。
  萼生拾起母亲的手,将之贴在脸边,“妈妈……”未语,感激之泪先流下来。
  岑仁芝听见了,乏力地牵牵嘴,“干什么?”
  “以后我一定听你话。”
  “唉,下半生里,这句话我听最多,另外一句是你老爸说的:【我已经在戒烟了】,罢罢罢,人到无求品自高,由得你们陈氏宗亲自生自灭,我就自在逍遥。”
  一听母亲如此诙谐,萼生破涕为笑。
  岑仁芝说下去:“你不必难过,我不枉此行,你亲眼见到那阵仗,市长、部长、组长、统统出来欢迎我,再三标榜肯定我地位。”
  “你在乎吗?”
  “嘿,女儿,你年幼无知,崇惧权势是人之天性,很多时,只要有一个干部兴之所至,随意叫人传下话来,说是读过谁谁谁的作品,那个谁谁谁,就立刻感恩图报,膝头放软,不待看到盛大欢迎场面就高呼皇恩浩荡了。”
  萼生低下头来,是有这种人的,她不是没见过,学校里,任何一家机构,朋友之间总有人爱借权贵之力而结果受权贵利用。
  “他们为我付出的代价不低了。”岑仁芝笑笑。
  萼生接上去:“仁屏阿姨能搬回市区住才令人宽慰。”
  “真奇怪是不是,那屋子明明是她所有,将它取走,日后再还给她,就成为德政。”
  人明明天生自由,将之轻率无理逮捕,日后释放,也变成宽宏大量的恩惠。
  啊萼生无言。
  岑仁芝轻轻说:“女儿,现在你已知道我从不回归的原因。”
  “可是你破了例。”萼生惋惜。
  “也许再多关几天,世清也终究会获得释放,可是在这种时刻放弃原则,也是不适当的。”
  可是阿关还声讨陈萼生,丝毫不知陈家母女苦心。
  “一回到家,我还得写一连串歌功颂德的文章发表呢。”
  “不必了,妈妈管它呢,食言算了。”
  “那怎么行,这是条款之一。”
  “哎唷,但凡应允过的事都得实行,世上人早已全体累死,还有活人?”萼生着急。
  岑仁芝很惋惜,“终于还是同他们搭上了关系,可见瓜儿离不开秧。”
  萼生顿足。
  “子和明年出来.你替他找间学校。”
  “我不要理这个人。”
  “萼生,身在福中的人,要体谅不幸之人。”
  萼生沉默抗议。
  这时候关世清走过来,“陈伯母,我那边有两个空座位,妈叫你过去横着打个盹。”
  岑仁芝如听到天大喜讯般就跑过去。
  萼生莞尔,好了好了,她不再是什么备受推崇的大作家,她做回她自己,一个普通的,实事求是的中年家庭主妇。
  看看母亲不顾一切滚倒在双座位里,萼生发觉她从来没有爱老妈,象今天这么多。
  身边的椅子既然空出来,萼生也不顾一切躺下,长途飞机里,人有什么廉耻可言,萼生试过把她的尊头搁在一个阿拉伯籍男子肩膀上睡了十小时之久,完了到站还由衷地向人家道谢又道谢。
  可是这时关世清却蹲下说:“萼生,我有话跟你说。”
  “我累,不想说话。”
  “我给你叫杯咖啡。”
  萼主只得坐起来,让出一个座位。
  阿关一坐下便说:“我错了。”
  萼生摆摆手,“谁是设非根本不是这件事的关键,至要紧的是,每个人都得到他要的东西,每个人都安然无恙地回到家中。”
  “爸妈把一切都告诉我。”
  萼生不出声。
  “萼生,我们还是朋友吧?”
  萼生不相信双耳,不由得呻吟一声。
  关世清急了,“给我一个机会从头开始好不好。”
  萼生瞪着眼试看到他的灵魂里去,结果发觉他没有灵性,“世清,你是一个愚蠢兼丑陋的人,我拒绝与这种人做朋友。”
  “萼生,人谁无过--”
  萼生用最原始的方式解决他,她当自己只有十三岁,那时,一与阿关吵架就用这个办法:出尽力气把他推开。
  果然,又一次顺利成功,关世清终于被推进了座位。
  萼生躺下闭上双眼。
  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刘大畏!”她叫出来,可不就是老刘,他笑嘻嘻转过身子,“小姐,要车?”
  萼生忍不住说他:“在飞机里还要车?”一想,诧异,他怎么置身在前往温哥华的飞机里,莫非-“老刘,你也出来了?”萼生有一分惊喜。
  刘大畏收敛笑容,“一个家庭的子女如果全数想急急出走独立,不问可知,他们有一对失败的父母,一个国家的子民假使统统想出国,国家没有前途。”
  萼生皱上眉头,“我不知道你说些什么,你倒底是不是出来了呢?”
  刘大畏摇摇头,“总得有人留下来。”
  萼生深深失望。
  “这是你给我的信,还给你,陈萼生。”
  “慢着,你到什么地方去,你走不了,我们在飞机上。”
  刘大畏又笑笑,他举起双手,手上赫然戴着手铐,萼生魂飞魄散,他转过身子往前走,萼生试图追他,双脚却钉在机舱上,动弹不得。
  转瞬间她失却刘大长的影子,她嘴里发出嗬嗬的挣扎声,睁大双眼,发觉自己躺在那个小公园的石凳上。棚架上垂下一串串的紫藤忽然变成条条毒蛇,吞吐鲜红色蛇信,萼生狂叫。
  有人使劲推她,萼生再一次睁开双目,汗水与泪水使她视线模糊,她不管身边是谁,哀求道…“叫醒我!叫醒我,我做噩梦。”
  有一把女声说:“你已经醒了。”
  萼生像僵尸般坐起来喘气。
  身边的洋女蛮同情地,“那定是个最可怕的梦。”
  萼生要了块毛巾擦干净面孔,“是。”
  “要不要讲出来,向人说讲出来比较好。”
  “不,”萼生颤抖,“我只想忘记它。”
  但萼生直没有忘记。
  回到家,恢复正常生活.睡在自己粉红色的睡房里,仍然每天晚上放这个噩梦。
  梦中细节有些许变化,但大体上差不多。
  主角一直是刘大畏,背景模糊,总是萼生叫不住他,他淹没在人群中。
  有时他戴着手铐,有时被大麻绳捆绑,一时衣着整齐,一时蓬头垢面,有一次,他甚至不认得她是谁。看着她半晌,他怔怔的落下泪来。这个反应令萼生特别吃惊,她一直以为他们是不哭的。
  不过噩梦同好梦一样,做的次数多了也就不以为奇,引以为常,萼生不再流汗、惊怖、哭泣、呻吟,渐渐,刘大畏即使入得梦来,萼生也只是很平静而带些哀愁地看着他,有些像苏轼那夜来幽梦忽还乡的感觉。
  萼生便知道,这件事大概要过去了。
  不过还没有那么快,还有涟漪需要平复下来,
  隐居多年的母亲大名忽然炙手可熨,她发表一连串文字赞扬香江,香江也感恩图报,致力地抬举她的身份,引起海外反感,华文报章不住愤怒地驳斥岑仁芝。
  反应最激烈的是严教授,十多年的友情丢在脑后,不遗余力,痛责岑仁芝见利忘义。
  萼生心惊肉跳,只怕父亲要追究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可是母亲笑说.“你同我放心,你爸爸从来不看中文报章,”处之泰然,“况且,他一直支持我。”
  岑仁芝一共发表了十篇短文,之后,因为同文们缺少题材,事情渐渐平息。
  这两个月里,陈萼生一直避着严教授,并着手处理转系手续。
  严氏着人传她好几次,她都推说没空。
  一日回到家里,发觉母亲躺在安乐椅上读一叠英文原稿,笑不可仰。
  萼生奇问:“最新笑话奇谭?”
  “不,”岑仁芝笑,“比这更好,是关世清小兄弟所撰《入狱记》。”
  “什么!”萼生嚷。
  “真的,不信你拿去拜读。”
  “他居然有胆子拿来给你过目?”
  “他很诚恳地请我替他译成中文。”
  “无耻!”
  “别错怪他,别忘记世清根本不懂得书写中文,他总得口述或叫人代笔的。”
  “谁,谁会负责替他翻译?”
  “不知道,也许有学生肯做,说不定还有职业写作人愿意帮忙,阿关的原文不错,颇为感人,他说他颇吃了点小苦。”
  “关世清预备发表这篇文字?”萼生简直不置信。
  “相信有许多外国通讯社愿意付出酬劳。”岑仁芝把原稿扔在一旁。
  “小题大做!”
  “见仁见智,在他来说这件并非小事,在我们看来,绝对不是大事。”
  “卑鄙。”
  “这是自由国度,也有人用这样的字眼形容岑仁芝,”岑仁芝笑道:“各抒己见,百花齐放都是好事。”
  “最近我看清楚许多人的真面目。”
  岑仁芝感慨:“严教授最近一篇骂我的文字开头也用过这句话。”
  萼生不知道说甚么才好,半晌她说;“叫爸爸带我们到露易斯湖渡假。”她真的觉得累。
  严教授终于找到了陈萼生这个叛徒。
  他亲自出马,到图书馆来逮人,俯下身子,“萼生,我有话同你说,请跟我出来。”
  那命令式口气异常熟悉,令萼生想到严氏的出身,他的教育,他的背境,从前,萼生以为他是老式人,说起话来,难免长幼尊卑分明,现在才明白,也许他下意识仍然没办法摆脱青年时期学来的老一套,在那个世界里,人只分两种,一种掌权,另一种听令,没有众生平等这回事,只有主子与奴隶。
  萼生合上书本,抬起头来,眸子里倔强目光叫严某吃惊。
  其实萼生内心何尝不惊惶:十多年了,教授在自由国家生活近六千个日子,一碰到考验,原形即露,原来在他心目中,学生始终没有资格自主,要由他来代为安排前途、出路、方向。
  当下她静静随严氏走到校园一角坐下。
  教授开门见山:“听说你要转系?”
  萼生亦坦白相告:“不转系,就得转校。”
  严氏怒极反笑,“那你分明是冲着我来。”
  “不,新闻系还有其它教授可指引我读硕士文凭,我自问不是这一科人才,经不起考验,故此转系。”
  “是岑仁芝的意思吗?”
  “不!”萼生斩钉截铁,“家母给我最好的礼物是允我独立思考行动,并且,在我碰钉时支持我,她从未在我身上采用过专制独裁家长式手腕。”
  “你们需要指引!”
  萼生摇摇头,到底是老师,是长辈,她不想指摘他利用学生,她已经藉此长了一智,获得可贵生活经验,过去的事不想多提。
  “作为新闻工作者,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萼生终于忍不住,“不要再怂恿我们去冒险,教授,我知道你有你的理想,但是叫学生付出代价不是一件公平的事。”
  严教授如被人在鼻梁上重击一拳,退后一步,多年来他认为正确的信仰被一个女孩子三言两语贬为一文不值,说穿了,这些日子来,他的居留证一次一次延长,大学合同一年又一年毫无困难地续约,就是因为西方认为他有成绩做出来。
  而这些成绩,由他借学生的手与笔完成。
  “你的母亲--”
  萼生站起来,“家母委屈自身,成全我们;你委屈我们,成全自己。这便是你与她的分别。”
  “她歪曲事实,我揭露真相!”
  萼生想说:可是您所付出的代价!
  终究没说出口,她忽然伸出手握紧严氏的手一会儿,严氏双目润湿,五年多的师生关系终告结束。
  他们之间有无法交通的思维阻隔。
  这个可怜的人,萼生相当同情他,他因个人理想离开国家、家乡、亲人,已有多年,他无法回去,家人无法出来,孑然一人,靠着日益褪色的政治本钱,苦苦在外国支撑下去,每次站到台上表演斥责指摘自己的国家与政权时,再也没有新意,听众一日比一日减少,地位动摇,终有一朝会坐冷板凳。
  学生是他唯一的希望。
  象关世清那样愿意写入狱记的学生。
  理想渐渐变成生存的伎俩。
  萼生走出校园,她没有回头看。
  回到家,她问母亲:“有没有我的信?”等了多天了。
  “你在等谁的信?”岑仁芝诧异。
  照说,现在肯写信的人已经很少,有甚么心事,讲电话,重要文件,靠传真。
  “一个朋友的信。”
  这样惆怅的语气,黯然的眼神,可见一定是异性朋友,谁?女儿已不小,在这个时候动感情,起码有三分真意。
  “你为甚么不写信给他?”
  “他一直没有把地址给我。”
  “你没问?”
  萼生拾起头想半晌,叹口气,十分吞吐地说:“他不是自由身。”这样形容,也算正确。
  做母亲的不禁略为焦虑,“有妻室之人?”
  萼生苦笑,“不不不,那种人可以随时释放自己,一个人不离婚,只得一个理由,就是他不想离婚,同失去自由沾不上边。”
  岑仁芝更加焦虑,“那么,他置身牢狱?”
  “也不……,母亲,请不要担心,他只是我一个敬爱的朋友,其中并无儿女私情。”
  岑仁芝经验老到,阅历丰富,闻言微微笑,“那些微差距,你分得清楚吗?”
  萼生点点头。
  她等的信,于一个星期后抵达陈府。
  接到,见贴着中文字样邮票,内心一凛,连剪刀都不找,信手撕开,抽出信纸,一看,就呆住了。
  是陈萼生自己笔迹,纸张由记事部撕下,此到原封不动的寄返给她。
  再看信封,地址姓名还是她亲自写上去的,萼生趺坐在沙发中,堕入失望深渊,她记得吩咐过酒店职员:刘大畏如果找她,把信给他,刘大畏假使没再出现,把信寄返给她。
  他没有再回酒店。
  信由酒店职员寄到加拿大。
  这是封由陈萼生寄给陈萼生的信。
  她把壳信纸翻来覆去查看,一丝端倪也无,这样强大的失意,要靠沉默及酒精来抵抗。
  岑仁芝一直留意女儿的动态,“这就是那封信?”
  萼生喝着啤酒,轻轻答:“信,甚么信?”
  岑仁芝放下心,由此可见这件不乐观的事已经结束,没有机会进步发展的感情,越早死亡越好。
  “萼生,你决定转甚么系?”
  “天文物理。”
  “萼生。”岑仁芝轻轻责备。
  “真的,那是是与世无争的一个科目:永远没有机会卷入是非旋涡。”
  岑仁芝指着女儿大笑。
  萼生瞪着母亲,不明其所以然,有甚么好笑?
  岑仁芝摇着头,“啧啧啧,萼生你怎么可以忘记。有史以来最庞大的一宗学生运动,就是由一位天文物理教授协助策划,结果酿成天大悲剧。”
  萼生愕住,不由得垂下头。
  “你自己考虑清楚吧。”岑仁芝走开。
  天下没有安乐土,岑仁芝隐姓埋名过了这么些日子,终于还被掀出来,强逼接受锋头,以及承受锋芒带来的一切后果。
  不到一会儿,岑仁芝又探头进房,“萼生,你的电话。”
  萼生没精打采地接过听筒。
  “你好,陈小姐,别来无恙乎,国庆日就快来临,有想过庆祝乎?”
  说的是美式英语,声音好熟好熟,这会是谁?
  “猜不到我是甚么人?”那边笑了。
  本来萼生最讨厌这种玩意儿,但这次有第六惑,这个神秘人有百分百资格同她玩这个游戏。
  “我自揭谜底吧,金银岛提醒你甚么?”
  萼生一怔,马上喊出来:“史蒂文生,老好史蒂文生!”
  “不坏,小姐,不坏。”
  “你在何处?让我们出来共谋一醉,说呀,十分钟后见面。”萼生哗啦哗啦。
  史蒂文生在那头十分讶异,“陈萼生,你为何笑得那么大声,讲得那么起劲,你是否寂寞透顶?”
  一句说到陈萼生心坎里去,作声不得。
  史蒂文生笑,“你有否读过艾略脱的朝圣者旅程?此刻你也是该类受害人,到过了,看到了,不外如此,却要设法应付反高潮带来的沮丧情绪,小姐,从此以后,锦衣美食,再也无法使你快活。”
  “史蒂文生,你为何诅咒我。”
  “出来吧,我们见个面。”他很同情她。
  “何处去?”
  “海洋馆,那里有可爱的孩子们。”
  见了面,才发觉他留了一脸胡髭,深秋了,还只穿一件彩色缤纷的花裙衫,萼生前去揽住他的腰。
  “坐下,坐下,看海豚表演。”他拍拍石阶。
  “你已调回本家?”
  “可以那么说,在香江留下无数俏丽少女破碎的心。”他摊摊手作无奈状。
  “你是路过,还是特地到此?”
  “当然特地来看你。”史蒂文生收敛了笑容。
  这时候,两尾活泼的海豚飞跃出场,孩子们鼓掌欢呼尖叫不已,气氛上佳。
  “看我?”萼生意外,他们之间的交情不至如此。
  “你瞧你,没事人一样,”史蒂文生责备她:“你忘了欠我们一篇稿件,且已预支大笔稿酬?”
  萼生张大嘴,拍一拍额角,真的把整件事抛在脑后了,没想到美帝主义派人追上门来了。
  “稿子动笔没有?”史蒂文生瞪着她。
  陈萼生颓然摇头。
  “对你来说,这篇稿件根本不应该构成任何困难,”史蒂文生统共不明白,“为何拉扯拖延?”
  “我不打算写它?”
  “甚么?你与我们订过合同,交稿限期是九月底,小姐,合同订明双方如有延迟,要双倍赔偿损失。”
  “赔就赔,双倍就双倍,三倍就三陪。”
  “你怎么了你?当日记那样把你真实感觉与经历写出来,不就皆大欢喜?”
  “我甚么都没看见,甚么都没听见,甚么都不打算讲。”
  “我的天,原来我真的不了解女人。”
  史蒂文生很有见地,女性的心思的确比较难以捉摸,萼生本来为搜集资料撰稿而去,结果决定不写。而她母亲,封笔多年.却又忽然连写了好几篇见闻录。
  她告诉史蒂文生:“赔款会在九月底之前寄返贵处。”
  以后,老爸叫她坐,她可不敢站了。这笔债十年还不清。
  “听你的口气,彷佛在说庚子赔款似的,”史蒂文生瞪她一眼,“这可是平等条约。”
  呵中国人与老外的恩怨,并非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
  孩子们兴奋得全部站起来,原来是杀人鲸出场了,满池游走,飞跃半空,矗然坠下,水花四溅,观众鼓掌不已。
  史蒂文生犹未心息,“你是否遭遇恐吓?”
  萼生摇摇头,“不,是我自己的意愿,我写不出来。”
  “太可惜了。”史蒂文生的惋惜并非虚伪。
  “史蒂文生,有件事想问你。”
  “我们边喝咖啡边谈。”
  他们离开了表演场地,走到绿荫下凉亭茶座。
  “现在你可以向我求婚了。”那小老美这样说。
  “是,是,”萼生唯唯诺诺,“不过先说件比较重要的事,史蒂文生,你可记得在香港那段日子,我雇用过一个临时司机?”
  “呵,记得,他不是司机,他是一个负责监察你的公安人员。”
  “正是!史蒂文生,他叫刘大畏。”
  史蒂文生意外地看着陈萼生,“又怎么样?”
  “回来之后,我失去了他的音讯。”
  “萍水相逢,瞬即错失影踪,完全正常。”
  “史蒂文生,有没有办法找得到这个人?”
  大胡子笑了,“人山人海,沧海一粟,到甚么地方去找?也许已经调回内地,更可能转换部门。他们行事相当神秘,你若大锣大鼓去寻他,一定会引起疑窦,造成他不必要的麻烦,后患无穷,小姐,我劝你息事宁人,切切。”
  萼生不语。
  “我知道此人曾经给你援手,但是他在公安部不过是个小人物,正象我,在美新处是个小不点,要找我们,并不容易。”
  萼生悲哀地说:“那我呢,我岂不是更渺小?”
  “不,你长得标致,萼生,好看的女子永远是上帝的杰作。”
  萼生破涕为笑,“史蒂文生,你有无考虑过娶华裔女子?”
  史蒂文生握紧握住她的手。
  萼生想起来,“至于赔款,你们可接受运通信用卡?”
  史蒂文生跳起来,“付你的是现款,你敢不还现款。”
  萼生当务之急,是向父亲贷款。
  陈先生完全不了解,“十四天假期,已经替你支付一大笔款子,现在又问拿五位数字,你在那段日子究竟享用了些甚么?”
  萼生低声答:“我召了十名英俊男子到我酒店套房来,连同大乐队,晚晚陪舞到天明。”
  陈爸说:“我以为这是你在大学宿舍里部分正常节目,且费用全免。”
  “现在要付出代价了,因我不再年轻了。”
  陈爸气结,“我要同你母亲商量。”
  岑仁芝在旁听到,“给她。”
  “甚么?”
  “全数给她。”
  “用甚么抵押?”
  “每星期替你剪草,直至她出嫁。”
  萼生心甘情愿,松出一口气,没声价应允下来。
  岑仁芝并无参加任何一方面的国庆,她似恢复自我,再度沉寂。
  寒假过后,萼生却没有转系,她改变主意辍了学,以学士身分在银行找到一分工作,学着做楼宇按揭,居然也头头是道,上司们喜欢她,因为萼生有副好笑容。
  这是他们土生孩子的优点,胸无大志,丝毫不想出人头地,不受欲火煎熬,自然开心活泼。
  岑仁芝说:“让她做一两年事也好,象牙塔住久了,不知天高地厚,功课再好,也不是个真人,”
  陈爸还是让步了,“你要不要搭顺风车,”
  冬季有一两天会下雪,等公路车滋味不大好。
  萼生有一句话呛在喉咙头不敢说出口,那是“人家张姬斯汀甫上班父亲就送辆吉甫车”,她还欠老爸钱呢。
  一日上午,正在电脑间忙,同事玛花进来找她,“陈,不好意思,帮个忙,有位中国顾客想开户口,不谙英语,刚刚欧阳又喝茶去了,我无法招呼。”
  萼生说:“我马上来。”
  有几十种中国方言哪,希望普通话能摆得平,不然不知如何向老外交待。
  萼生硬着头皮来到柜台,只见一位少妇怪焦急地张望,萼生便上前招待。
  “敝姓陈,贵姓?能为你做什么?”
  少妇松口气,用字圆腔正的国语说:“我想开个加拿大币户口。”语气挺骄傲的。
  “没问题,姓名地址填这里。”萼生把表格递给她。
  就在这个时候,少妇把萼生认出来,“陈萼生,你是岑仁芝的女儿陈萼生。”
  萼生吓一跳,这少妇一眼看就知道是初抵埠的新移民,如何会认识她们母女?
  萼生看着她礼貌地微笑,希望得到更多提示。
  “不记得我了?”少妇压低声音,有他乡遇故知的兴奋,“我是苏美芝,我终于出来了。”
  萼生毫无印象。
  少妇焦急地透露更多:“我是岑仁吉教授的助手,我们在大学见过一次。”
  呵是,萼生终于想起来了,是舅舅的情人。她终于把自己弄出国了,“岑教授呢?”萼生忍不住问,舅舅断不会不与陈家联络。
  苏美芝声音更低,“我不是同岑教授出来的。”
  萼生反而放心。
  苏美芝存放三千元加币,萼生迅速替她办妥手续。
  她一个劲儿问萼生:“我可以来看你吗,你能否教我英语,我想学做几个道地的外国菜。我们得常常来往才是。”
  萼生全无表示,只是微笑,萼生不是不替她高兴的,无论她用的是什么方法,至少苏美芝成功了。
  岑子和与那位文化部部长之子都还没有领到出境证呢,倒底是女生有办法。
  “嗳,”苏美芝忽然高兴得似只小鸟,“我男朋友来了。”
  萼生好奇地看过去,谁,谁这么好救她出生天?
  看清楚了,吓一跳,那是个很老很老的老人,男人一过中年,也分好几种,现代标准来说,保养得宜的六十岁并不算上年纪;但是这位老外国男人,恐怕己超过七十高龄,背脊都佝偻了,不折不扣是个老公公。
  本来也无所谓,但是苏美芝欢天喜地,一副交了好运,自心底甜出来的样子使萼生觉得凄凉,只得怔怔看看他们两人亲密地搂着离开银行。
  萼生默然回到电脑室,现在她希望他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出来:仁屏阿姨、午昌、舅舅舅母,还有子和与女友博小欣。
  特别是一个人,刘大畏,萼生希望于有生之年,会有一日在街上碰见他,大喝一声:老刘,车子在哪里。
  想到这里,萼生流下泪来。

  -后记,不,应该是前言--

  岑仁芝伏在案上疾书。
  台头日历翻到一九九二年八月廿六日,空白上写着“今日完稿”四个不大不小的字。
  工作室的门被敲响,“仁芝,仁芝,”是老母亲的声音。“还在那里写?过两天都要走了,何不抽时间同弟妹多聚一聚?”
  岑仁芝掷下笔,长叹一声。
  女儿萼全在门处央求:“妈妈,妈妈,讨厌的岑子和欺侮我,快出来帮我主持公道。”
  岑仁芝只得去打开书房门,她丈夫笑问:“写完没有?”
  “还差几句,不要紧,人都到齐了吗?”
  岑仁吉皱着眉头,“等你老半天了。”
  弟妇揶揄:“大姐真是重视工作,其实不过登在妇女杂志上供消闲用罢了,不过认真总比不认真的好。”
  妹妹岑仁屏走过来解围,“姐姐,狮子博免,必用全力,不管登在那里,文章始终是自己的。”
  这时萼生叫:“午昌,一会儿吃饭你跟我坐一起。”
  蒋午昌笑嘻嘻应声好。
  岑仁吉不耐烦,“可以开步走了吧?”
  岑仁芝说:“我与萼生换件衣服即来,你们先去点菜。”
  大伙并无异议,留下萼生母女,扰攘着出门去,一边安排谁坐谁的车子,亲人离别在即,倒无悲切之意,一如平常过节聚餐。人多就是这点好,或是这点不好。
  大队走了以后,岑仁芝把十二岁的女儿拉到怀中,“移民后,会不会不舍得两个表弟?”
  “我只会想念午昌。”萼生照实说。
  岑仁芝笑了。
  “妈妈你在写哪一篇稿子?”
  “我在赶一篇叫预言的小说。”
  “预言?妈妈,你有预言的能力吗?”
  “当然没有,但是,有生活经验的人,往往可以在细心观察目前的状况之后,推测某件事将来的可能动向,虽然不致于百分百准确,大概也有个轮廓。”
  小萼生不大听得懂母亲的话,却问:“你预言什么?”
  “我预言你不是一个十分听话的女儿。”
  小萼生有点尴尬地答:“我以后一定改过。”
  岑仁芝紧紧抱住女儿,“你是我生命中唯一欢乐。”
  萼生不同意,“我也听过你这样对爸爸说,还有,每次写完长篇小说,你也讲这句话。”
  岑仁芝笑,“是吗,那我真是一个幸运的人,我生命中竟有那么多唯一的欢乐,加在一起还真不少呢。”
  两母女想换件体面衣裳的时候,才醒觉衣物早已打包装箱在货柜中寄。
  岑仁芝不禁觉得一丝苍凉,刚在伤神,电话响了,是丈夫来催。
  “喂,快点好不好,”老陈笑,“这一次之后,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聚齐所有亲人,他们都在说你架子一日比一日大。”
  “来了,来了。”岑仁芝柔声说。
  萼生犹自在一边问:“妈妈你有无预言我们会得适应那边的生活?”

  (全文完)

 

下一页 上一页


©2000-2001 21dov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