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门 5


  正帮她注射,这时,医生也来了,笑看说:「还不舍得走?」
  金瓶瞪了这个口不择言的医生一眼。
  看护把她双手放在胸前。
  她已脱去手套,金瓶依依不舍握住她双手。
  医生着他们离去。
  秦聪说:「师父说她在年轻的时候来过大岛。」
  金瓶说:「我一个人留在这里,你们回去等消息。」
  「我们三个人在一起可以玩『蛇爬梯』游戏。」
  金瓶说:「那么好,一起去会客室等候。」
  不久一个中年男子赶到,与秦聪握手,秦聪介绍:「咖啡园园主岑先生。」
  那是一个粗壮大汉,穿猎装,园主不一定要亲手打理业务,可是也有人喜欢亲力亲为,看得出岑先生就是这种人。
  「我刚自欧娃呼飞回来,她怎么样?」
  他背脊被汗湿透,双手叉在腰间,十分焦急。
  秦聪说:「我与你去见护理人员。」
  两个男人一走,玉露明显不安。
  金瓶问:「师傅刚才同你说什么?」
  「师傅交待的都似遗言,她告诉师兄锁匙放在什么地方,叫我升学,并且两次提及,这一行已经式微,前途不大。」
  她终于肯承认了。
  岑先生不久出来,叮嘱他们:「我出去办点事,随即再来。」
  这时有护卫人员进来交涉:「先生,医院停机坪作紧急降落用,请即将阁下直升机驶走。」
  「我立刻开走。」
  他们看着这彪形大汉离去。
  手术进行到一小时,金瓶看看钟,好了,她心想,还有个多小时可以出来。
  玉露累极已在长凳上盹着,秦聪与金瓶聊天。
  「岑先生是师傅朋友?」
  「看样子是好友,不是爱人。」
  「恋情靠不住,友谊比较耐久。」
  秦聪取笑她:「你何来心得,你恋爱过几次?」
  「岑先生非常关心师傅。」
  「师傅也有知心友。」
  这时,手术室外忽然传来一阵骚动,随即又平复下来。
  金瓶不放心,站到门口观看。
  不到一会,医生出来。
  秦聪立刻警惕,迎上去?「什么事?」
  一看到医生的面孔已知不妥。
  秦聪按捺不住,伸出手去抓医生肩膀。
  一个女看护连忙过来站在他们当中,「病人王其苓女士在手术途中心脏突然衰竭,抢救无效,于十一时零五分失救死亡。」
  秦聪一听,双手停在半空,他一心以为师傅还有一段日子可熬,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
  他四肢僵硬,好不容易转过头去,看见金瓶倚着墙,低着头,像是站不稳的样子。
  金瓶眼前金星乱舞,天旋地转。
  她本能地扶住墙壁,以防跌倒,耳畔嗡嗡声,什么都听不见。
  心情却出奇平静,脑海中浮起往事,异常清晰,她看见一个几岁大的幼儿,在衫褴褛地在戏院门口行乞,「先生,买一支花」,那是她自己。
  然后,她看到一个美貌少妇,身穿皮裘,日后,金瓶才知道那种漂亮的大毛叫银狐,她每说一句话,口气哈到狐狸毛,毛尖便会轻轻拂动,那情景真是动人。
  她跟师傅回家,师傅教她手艺。
  金瓶身体忽然放软,她眼前一黑,失去知觉,跌倒在地。
  醒来的时候她也躺病床上。
  秦聪与玉露在一旁,玉露双目红肿,显然已痛哭过。
  看护过来扶起她,递一杯热可可到她手上,「喝了它会舒服点。」
  这时,他们看到岑先生进来坐下。
  那大汉黯然说:「我已见过她最后一面,十分宁静,她日前同我说希望安葬在一座面海的小山上,我会替她找到那样的地方,你们放心,另外,她有遗嘱在律师处,不久可以宣读。」
  他忽然饮泣。
  然后他说:「欢迎你们住在岑园中,多久都不妨,当自己家里便可。」
  他与他们紧紧握手。
  「我得往猫儿岛去处理业务,胡律师会与你们接触。」
  回到岑家,管家已经取出黑衣黑裤给他们替换。
  玉露添多了两件衣服,还是说冷。
  秦聪沉思缄默。
  天窸窸窣窣下起雨来,玉露忽然把书本全摔到地下,忿忿地说:「金瓶,师傅是被你气死的。」
  秦聪转过头来,「小露你静一静。」
  金瓶一声不响看着窗外雨淋芭蕉。
  「你看她无动于衷。」
  「小露你不如去收拾师傅遗物。」
  玉露这才向里边走去。
  秦聪说:「大家都悲愤过度,甚易迁怒,我真不明白,人类到了廿一世纪,医学尚且这样落后。」
  金瓶动也不动。
  ——「你喜欢这只金色的瓶子,你就叫做金瓶吧。」
  佣人捧着一大瓶雪白色玉簪花进来,放在桌子上,作供奉用。
  金瓶站起来走出去。
  秦聪说:「你打一把伞。」
  金瓶不出声,一直往街上走,还没走出岑园范围浑身已经淋湿。
  到了公路附近,看到一辆旅游车,便漫无目的坐上去。
  满车都是年老游客,一个好心的老太太给她一条披肩。
  导游这样说:「大家可知世上最名贵咖啡正产自夏威夷?」
  大家呵一声。
  「下一站,是往蒙娜基亚火山公园,今日微雨,一会我们会提供免费雨衣天雨刚好减却火山热度,哈哈哈。」
  金瓶闭上酸涩的眼睛。
  师傅是她世上唯一亲人。
  在这之前,她在贫民窟住,地铺有一股臊臭,至今还在鼻端,深夜,有许多手来捏她。
  是师傅打救了她。
  但是,她总想脱离扒窃生涯。
  「你生父不是高贵的大学教授。」
  「到乡间去寻亲吧。」
  邻座的老太太斟一杯咖啡给她,「你脸色不大好呢,第一次游览火山公园?」
  金瓶点点头。
  「我也是,我与女儿女婿乘水晶号环岛游,独自上岸看火山,他们还在船上睡觉呢。」
  车子停下,司机派发雨衣。
  「请跟我走,看,火之女神披莉正发怒呢。」
  不远之处,火山口冒出浓烟来。
  有老先生咕咕笑,「熔岩可会随时喷发?」
  「步行十多分钟便可看到奇景。」
  金瓶开头跟大队走,他们停了下来,她却不顾一切走上山顶。
  不久便看到一个木牌上写着「游客止步」大宇。
  她漫无目的,继续向前。
  又有告示出现:「请即回头,危险。」
  金瓶忽然微笑,并且轻轻说:「眼前无路思回头。」
  这时,脚下已全是黑色一团,冷却干涸的熔岩,不远之处霭霭冒出丝丝蒸气,温度上升。
  金瓶轻轻往上爬,脸上冒出汗来。
  忽然地底噗地一声,像脆皮似裂开,露出丝丝暗红色的馅。
  金瓶低头凝视这诡异的景象。
  她的头发飞舞蜷曲,胶鞋底发出吱吱响声融化。
  她还想往熔岩源头走,忽然之间,有人自背后紧紧箍住她双臂硬把她抱下山去。
  那人把她放在山脚,气呼呼说:「危险!你太贪玩了。」
  金瓶把脸埋在手心里。
  「哪辆旅游车?我送你回去。」
  这时司机赶上来,「什么事?」
  那高大的公园守卫笑,「霎眼间我还以为火神披莉站在山上呢。」
  司机这时起了疑心,「小姐,你可有购票?」
  金瓶点点头,伸手在他外套口袋一扬,已取得票子在手,再一转手,把票子交还他。
  那司机毫不疑心,「呵,呵,请上车。」
  金瓶伸手摸一摸疼痛的手臂,薄薄一层皮肤像透明糯米纸似褪下。
  已经炙伤了。
  她想起师傅说的话:「这回某人不死也脱一层皮。」
  就是这个意思。
  车子到了岑园,金瓶扬声:「请停车。」
  她下了车,回到屋中,和衣躺床上。
  一直希望离开师傅,今日,师傅先离开了她。
  秦聪进来,「你看你一身泥浆,去什么地方来,一股琉璜味。」
  真没想到师傅比她更早脱离这个行业。
  「胡律师快来了,你起来梳洗。」
  金瓶点点头。
  他们三人都换上黑衣黑裤,剪短头发,全身里外不见一丝颜色,静静在书房等候律师。
  胡律师进来。
  「在场的可是秦聪,金瓶及玉露三人?」
  他们称是。
  「我宣布王其苓女士的遗嘱。」
  他们静静聆听。
  胡律师轻轻读出来:「我王其苓没有节蓄,身无长物,所有的,已经教会三名徒弟,并无藏私,现在,由金瓶承继我的位置,一切由她作主,你们所看见的财物,可以随意分派,我祝你们人生道路畅利愉快。」
  胡律师抬起头来。
  秦聪讶异:「她在世界各大都会的房产呢?」
  「那些房子公寓都是租来,许多租约已满,也有些欠租,现在我正在结算。」
  玉露到底年幼,不禁想到自身,「那我们住在哪里﹖」
  胡律师答:「岑园欢迎你们。」
  秦聪咳嗽一声,「我们已经成年,应该自立了,她没有现款?」
  胡律师摇头,「她生活相当花费,家中雇着三五个仆人,开销庞大,并无剩余。」
  「师傅有许多首饰——」
  「她对身外物并不追求,你见到的,都是假珠宝。」
  秦聪目定口呆。
  胡律师告辞,「有什么事可随时找我,这是我的名片。」
  他来去匆匆,总共逗留了廿多分钟时间。
  秦聪在书房里踱步,「金瓶,蛇无头不行,你说,该怎么办?」
  金瓶抬起头来,「我们其实都不是贪钱的人,可是都没想到师傅会双手空空。」
  玉露最讶异,师傅的首饰都由她看管,「都是假珠宝?我竟看不出来。」
  「你读过珠宝鉴定,怎会分不出,你根本从头到尾都不曾怀疑。」
  她匆匆到寝室取出首饰盒子,打开,伸手进去拿出一串深红珊瑚镶钻和大溪地孔雀绿黑珍珠。
  摊在手中,至今他们三人分不出原来是假货。
  金瓶说:「即使是真的珠宝卖出去也不值什么。」
  秦聪问:「可有想过以后怎样筹生活费?」
  「我不知道,茫无头绪。」
  「你不是一直要脱离师门吗,你一定有计划。」
  「我计划退出江湖。」
  「一个人无论如何要生活。」
  「一个人去到哪里都可以存活。」
  秦聪凝视她,「你打算扒游客皮包维生?」
  「不,我打算读书,结婚,生子。」
  玉露站起来,「你们两人别吵了。」
  秦聪把脸伏在手心里。
  「现在才知道师傅担着这头家不是容易事。」
  秦聪又说:「我从未想过要走。」
  玉露推他出去,「你去游泳,或是到沙滩打排球吧。」
  他取过外套出去。
  书房内剩下她们两姐妹及一盒假首饰。
  玉露取出一副装饰艺术款式的流苏钻石翡翠耳环戴上,立即成为一个古典小美人。
  金瓶打消了解散集团的意念。
  她轻轻把师妹拥在怀中,「我不会叫你吃苦,你回学校去读书。」
  玉露低声抗议:「我不想读书。」
  「去,去收拾师傅衣物,人贵自立,我们尽快离去。」
  傍晚,金瓶躺在大露台的绳床上,看着天边淡淡新月,心中一片空白,对未来一成把握都没有。
  师傅这个玩笑可真的开大了,把整个家交给她。
  要维持从前那般水准的生活,那真是谈何容易。
  「原来你在这里。」
  这是谁?
  金瓶转头一看,却是岑园主人。
  她轻轻叹口气。
  他手里挽着冰桶,坐在金瓶身边的藤椅子里,手势熟练地打开酒瓶,斟一杯香槟给金瓶。
  金瓶坐到他对面,「岑先生,多谢你帮助我们。」
  他说:「我还未曾正式介绍自己,我叫岑宝生,美籍华人,祖上是福建人,三代经营这座咖啡园,你知道檀岛咖啡吧,就是指这个土产了。」
  金瓶点点头。
  「我认识你师父的时候,她年纪同你差不多,」他停一停,「你与其苓长得颇像,大家都有一张小小瓜子脸,」他伸出手掌,「只得我手心这样大,可是心思缜密,人聪明。」
  「你们是老朋友?」
  「廿多年了,那时她还未领养你们三人。」
  「你们怎样认识?」
  「不打不相识。」
  「她向你出手?」
  「她在游轮的甲板上窃取我银包。」
  「为什么?」断不是为钱。
  「我袋里有一张免查行李的海关许可证。」
  原来如此,「这种许可证十分罕有。」
  「家父鼎力协助一位参议员竞选州长,事成后他特别给我家一张许可证。」
  「当年你一定有点招摇。」
  岑宝生笑,「被你猜中。」
  「她一定得手。」
  「不,全靠我长得高大,我手快,她被我抓住。」
  「不可能,」金瓶说:「她怎么会失手,你请站起来,我示范一次。」
  岑宝生站起来,金瓶只到高大的他肩膀左右。
  他说:「我准备好了,你出手吧。」
  金瓶摊开手,他的锁匙钱包已全部在她手上,还有一包口香糖。
  「啊。」岑宝生惊叹。
  「师傅故意找借口与你攀谈。」
  「我到今日才发觉她用意。」
  「她对你有好感。」
  他搔搔头,「想必是。」
  「当年你可是已经结婚?」
  「我至今未婚。」
  「你与师傅应是一对。」
  岑宝生不出声,隔一会他说:「她不愿安顿下来,她同我说,看着咖啡树成长不是她那杯茶。」
  「明明是咖啡,怎么会是茶?」
  岑宝生苦笑,「时间过得真快,匆匆廿年,每逢身子不适,她总会来岑园休息。」
  一樽酒喝完,他又开第二瓶。
  「她不大像生活在现实世界里,所拥有的一切,都半真半假:姓名、护照,都是假的,对朋友的情义,却是真的。」
  「我太明白了。」
  「一次,咖啡园地契被我小叔私自取去当赌注,一夜之间输个精光,祖母急得团团转,她知道后一声不响出去,回来时地契原封不动放桌子上,她是岑家恩人。」
  金瓶微笑,「她可有告诉你,她用的是什么方法?」
  「她说分明是有人设局骗取地契,不必对他客气,她用美人计。」
  金瓶好奇,「美人计有好几种。」
  岑宝生微笑,「她告诉我,第二天,那人在赌场炫耀,把岑园地契取出招摇,接受崇赞,她坐在他对面,逢赌必输,他走近与她兜搭——」
  「完了。」
  「是,她跌了筹码,他替她拣起,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
  金瓶心中钦佩。
  师傅最拿手的本领是永远让那人走过来,不不,她同金瓶说:「你不要走过去,那样,他会有所警惕,你待他自动走过来,自投罗网。」
  师傅几乎是个艺术家,也像一般艺术家,不擅理财。
  「她说她脸上敷的胭脂粉,其实是一种麻醉剂,嗅了会有眩晕的感觉。」
  「不,」金瓶笑了,「从来没有那样的胭脂,是那些人自己迷倒了自己。」
  两个人都笑了。
  「后来我们才知道,指使那职业赌徒的,是一家美国商行,那原来是一仗商战,美国人想并吞咖啡园。」
  金瓶点点头。
  他忽然说:「小露说你叫她收拾行李。」
  金瓶说是。
  「你不该见外,我说过你们可以一直住在岑园。」
  「人贵自立。」
  「那是指没有相干的人,我与你师傅若果结婚,你们就是我的孩子。」
  金瓶一怔,没想到魁梧的他有这样浪漫的想法。
  「有空到欧娃呼及猫儿岛来参观,那两岛也有岑园,我家族现在只剩我一人,你们住在这里,我也热闹一点。」
  金瓶不出声。
  「家母生前办了几家幼儿园,现在共有学生百余人,免费教学,她有空时最喜欢同孩子们一起做美工,你可有兴趣?」
  金瓶微笑。
  这大块头中年人真的可爱爽朗,一脸胡子渣,几乎看不清五官,啤酒肚,手掌有蒲扇大,像一头棕熊。
  想念师傅,金瓶垂头。
  「金瓶,你真名宇叫什么。」
  金瓶答:「我不知道。」
  「你想知道吗?」
  「我已不再肯定想知道什么。」
  「一个人生世如谜,一定十分不安。」
  玉露出来了,「师姐,我不知道什么该扔掉,什么该保存。」
  岑宝生咳嗽一声,「在岑园的东西,全属于我,不可以送人,也不可以带走。」
  金瓶讶异,这人如此情深,始料未及。
  她走进师傅寝室,发觉房间宽敞,但家俱不多。小小一张梳妆台,用镜子砌成,像一蓝水晶灯似反映阳光,形成片片彩虹,碎碎落在墙上及地上。
  光是这张小镜台,就叫人回思。
  镜台上有一双白手套,一块披肩,长长流苏搭在小座几面。
  衣柜里只得十件八件衣裳。
  的确毋需收拾什么,师傅根本没有身外物。
  岑宝生说:「无论喜欢逗留多久都欢迎。」
  这话已经重复多次,金瓶十分感激。
  玉露说:「我俩是女生,无所谓哪里都可以生活,秦聪却不想寄人篱下。」
  岑宝生说:「我手上有几类生意,秦聪可以选一样,这不是问题。」
  玉露嗯一声,「他的意思是,他不愁生活,不求安定,又不乏友伴,他决定浪迹天涯,靠自己生活。」
  金瓶意外,「他这样说?」
  「是,师姐,他的意思是,你不必替我们着想,一出生我们已经注定是另外一种人,我懒读书,他懒做官,我们商量过,决定组队打天下。」
  金瓶轻轻说:「那么,我也去,老规矩。」
  岑宝生见无论如何留不住这三个年轻人,不禁气馁。
  玉露微笑,「那么,我去通知秦聪。」
  他们三人,也没有太多行李需要收拾。
  稍后,秦聪回来了,他们坐下来商量出路。
  「学师傅那样,我们保留一个大本营,你不是一直喜欢曼谷?」
  「抑或回香港?」
  「不如就在夏威夷定居,这里有英语国家的先进设施,又有原住民的风土人情。」
  秦聪忽然说:「照顾你俩是极大负担。」
  玉露即刻反驳:「说不定是我们看顾你。」
  「我们接什么样的工作?」
  「希望人客会找我们,秦聪,见一步走一步。」
  「那么搬出去再说,在人檐下过,浑身不自在。」
  当天晚上,他们向岑园告别。
  管家这样说:「岑先生苦留不住,十分遗憾,他想与金瓶小姐单独说几句话。」
  金瓶觉得确有这个必要。
  「他在什么地方?」
  「司机会接你去。」
  秦聪说:「我陪你。」
  金瓶答:「不怕,你在这里陪玉露好了,我对岑先生有信心。」
  她早已训练成一双法眼,看人甚准。
  她踏上一辆小小开蓬吉甫车。
  一轮硕大晶莹的月亮一路尾随她,车子直驶到海边停下,司机笑说:「这是岑园开设的海鲜餐馆。」
  原来岑宝生的生意如此多元化。
  一个领班在门口等她,金瓶走近,四边张望,人呢?
  那人说:「金瓶,你不认得我了。」分明是岑宝生的声音。
  金瓶吃惊,她对于化妆术颇有心得,可是岑宝生似乎更厉害,他剃了大胡子,剪短头发,换上西装,判若二人。
  金瓶睁大双眼,「你是岑先生?」
  他笑笑,「可见我过去是多么不修边幅。」
  「上下午宛如两个人。」
  他说:「我替你饯行。」
  「不敢当。」
  他把她带到沙滩边一张桌子坐下,立刻有人上来斟酒。
  厨子在沙滩明炉上烧烤。
  一班小孩子嘻嘻哈哈跑出来,在乐声中跳土风舞。
  簧火下,金瓶发觉岑宝生比她想象中年轻十多岁,并且,他有一双热诚的眼睛。
  孩子们扭动着小小身躯,痛快地表达了对生命洋溢的欢乐,然后随乐声而止,一涌到长桌边取海鲜及水果吃。
  金瓶赞叹:「何等自由快乐。」
  岑宝生忽然说:「这一切,你也可以拥有。」
  金瓶一怔。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略识几个宇,欢喜时跳舞,肚子饿了饱餐一顿,我常同孩子们说,这才是人生真谛。」
  金瓶微微笑,他仍然在游说她留下。
  岑宝生分明是一个头脑极其精密老练的生意人,却把生活简化得那样自在容易。
  只为着想说动她。
  金瓶笑,「岑先生,你的意思是?」
  「请你留下做我的伴侣。」他十分坦白。
  金瓶内心有丝向往。
  在这里终老多么安宁,对他们这种自幼跑江湖的人说,三十岁已是退休理想年龄。
  岑宝生对她的生涯了如指掌,不必多作解释,这是他最大优点。
  她的大眼睛看着他。
  侍者搬上一大盘烤熟的各种海鲜,用手掰着吃即可,金瓶挑了只蟹盖,用匙羹挑蟹膏吃。
  「你说过我像师傅。」
  「是。」
  「当年师傅婉拒你的好意,她说她不喜受到拘束。」
  「金瓶,难道你的脾气与她一样?」
  「我是她的徒弟,我同她一般脾气,多谢你的好意。」
  他自她黑瞳瞳的眼睛里,看得出她心中的话,她渴望爱情,他的确是个理想的归宿,但是她不爱他。
  他轻轻说:「许多炽热的爱情,都只维持了一季。」
  「我明白,」金瓶微微笑。
  「你师傅当年同我说:宝生,它不耐久。」
  金瓶扬起一条眉毛。
  「出卖她的人,正是她深爱的人。」
  「你的看法太悲观了。」
  「不,金瓶,我只是把真相告诉你。」
  「岑先生,弟妹正在等我。」
  「金瓶,你若累了,欢迎你随时来憩息。」
  有人走近,「由我接师姐回去吧。」
  是秦聪来了。
  金瓶再三道谢,握紧秦聪的手,与他转头离去。
  秦聪驾一辆小小机车,噗噗噗把金瓶载回市区。

 

 

后一页 前一页

感谢琉璃MM提供


©2000-2001 21dov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