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友


作者:亦舒

  两个老朋友见了面,立刻拥抱在一起。
  “敏姬,好久不见,真想念你,好吗?”
  苏敏姬抱怨:“又说到多伦多来看我。”
  钟曼怡表示歉意,“我工作上走亚洲路线,公司都几乎放弃北美市场。”
  “也难怪,北美洲看样子还会有五年以上不景气。”
  钟曼怡笑:“讲讲你的近况。”
  “我回流了,幸亏爸妈在何文田的公寓还留着,收拾一下就可以住,我已找到工作,第一件事便是约你出来叙旧。”
  曼怡笑道:“哗,短短两个星期办妥这许多事,效率惊人。”
  她们一起笑起来。
  “敏姬,你想见什么人?我请客替你洗尘,把你想见的人都叫出来。”
  敏姬想了一想,“有一个人,不知你记不记得。”
  曼怡眨眨眼,“是任松林是不是?”
  敏姬瞪曼怡一眼,“你说到什么地方去了!”
  曼怡十分得意,“怎么,不是他?人家倒是天天念着你,三年多没有新女伴。”
  敏姬却说:“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苏敏姬了。”
  曼怡嗤一声笑出来,“不,你没有变,仍然文艺腔十足,我们这几年才变得快。”
  “我想见的人不是任松林,或是潘振中,你满意了吧。”
  曼怡好奇,“那是谁?只要我认识,一定替你找到他。”
  “我找尹笑红。”
  曼怡一怔,“她呀。”
  “可不就是她,曼怡,你有无见过尹笑红?”
  “没有,许久没有见过她了,”曼怡忽然有点不安,“大家都帮不到她,只得放弃。”
  敏姬低下头,“当初一班同学,数她最聪明。”
  曼怡叹口气,“聪明反被聪明误。”
  敏姬苦笑,“那就是还不够聪明。”
  本来谈得起劲的两个女孩子忽然沉默了。
  终于敏姬说:“来,到我家来看看,时间还早,我们可以聊聊。”
  何文田老家粉刷一下已经窗明几净,添了几件简单时髦的家具,一杯热茶,客人坐得舒舒服服。
  曼怡说:“你看你爸妈对你多好。”
  “我也觉得了,他们不是大富大贵,却会照顾自己,又替子女着想,我虽非千金小姐,却一生衣食不忧,从来不需为生活挣扎,成年后,还可以住在父母置下的公寓里,真幸福。”
  “比起你,我就差一皮了,父母老问我要钱。”曼怡感喟。
  “供奉父母是人子责任。”
  “是呀,可是他们有点需索无穷。”
  “老人同小孩一样啦,哄哄他们,你小时候,他们照顾,他们老了,你疼惜他们嘛。”
  曼怡笑,“你瞧你多会说话。”
  “凡事向光明面看。”
  曼怡颔首,“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你这样一讲,我又想起笑红,她父母离婚之后,她就变成人球,在亲友家借住了几年,终于无以为继,母亲再嫁,继父不欢迎她,父亲再娶,她与继母也相处不好。”
  曼怡不语。
  “我们把她找出来好不好?”
  曼怡勉强地笑,“中学失散到今日,已经五六年,什么地方去找?”
  “笑红好似没有读到中学毕业。”
  曼怡点点头。
  “我们登报找她。”
  “那到不必,任松林与她好似有联络。”
  “松林?这两个人怎么会扯到一起?”
  曼怡摊摊手,“尹笑红是个美女。”
  “上帝真公平,”敏姬说:“给她那样的容貌身段。”
  “可是她没有童年及少年幸福。”
  “做人靠自己,那也不妨碍她成为一个成功人物。”
  曼怡冷笑,“可是她并没有毅力好好利用她的聪明。”
  敏姬不语。
  钟曼怡始终没有原谅尹笑红。
  那一年暑假,曼怡的大哥追求笑红,笑红在钟家借住了一年整,睡曼怡房间,穿曼怡的衣服,钟家帮她交学费买书簿,结果,笑红不告而别,害曼怡大哥心灵受创。
  是,尹笑红就是那样一个女子。
  她也在敏姬家搭住过。
  半夜忽然开煤气自杀,苏太太自梦中惊醒,险些窒息,连忙扑出去开窗熄闸,全家扰攘了一夜,第二天苏先生立刻铁青着脸请走恶客,并且严重斥责女儿交友不慎。
  事后敏姬问朋友:“你为何那么做?”
  笑红没有回答,过一会才说:“不该开煤气累人,应该走远些跳楼。”
  尹笑红就是那样一个人。
  她的确比较难为亲友接受。
  环境已经对她不好,她又还变本加厉自虐,现在想起来,越发可怜。
  这时,曼怡看看手表,“不早了,要知道尹笑红下落,找任松林吧。”
  “谢谢你,曼怡。”
  “敏姬,你真是个好人,永远肯帮忙别人。”
  敏姬笑,“我帮过谁?我可没帮过你。”
  “大学时你一直借功课给我抄。”
  “因为你爱跳舞不爱做笔记嘛。”
  “你好不纵容我。”
  “朋友要来干什么?”敏姬摊摊手。
  第二天,敏姬找到任松林。
  任君一句敏姬叫得荡气回肠,敏姬暗暗好笑,这种人,工夫不用在正经事上。
  她约他见面,他忙不迭答应。
  到了时间,他在约定地点出现,新西装新皮鞋,还有,刚理了发,鼻尖上尚黏着未刷清的碎发,太郑重了,敏姬心中又一次嘲笑这个任松林。
  “敏姬,你越来越漂亮了。”
  “谢谢,谢谢。”
  喝干两杯咖啡之后,话入正题。
  “松林,这次劳驾你出来,是向你打听一个人。”
  任松林愕然,“谁?”
  “我们的朋友尹笑红。”
  任松林的脸色变了,“我没见过她!”
  “松林,何必一沉百踩,她是我们的中学同学,同窗数载,若果有音讯,请老老实实告诉我。”
  任松林泄气了,脸色又转了转,半晌,才说:“两年前,陪台湾客人到夜总会,见过她,不过当时她不叫笑红。”
  “叫什么?”
  “艺名是歌莉亚。”任松林颓然。
  “之后呢?”
  “之后我因寂寞,找过她几次。”
  敏姬拍拍他肩膀,“很好,很坦白。”
  任松林啼笑皆非。
  “是哪一家夜总会?”
  “敏姬,她与你不是一路人。”
  敏姬不耐烦,“你少啰嗦。”
  “真的,”任松林诲人不倦,“她在我处刮了几万块才走。”
  “娱乐场所花费自然惊人,说!是什么夜总会?”
  “百乐门。”
  敏姬嫣然一笑,付帐,“谢谢你。”起身离去。
  留下任松林一个人坐在那里发愣,辜负了一身新衣新鞋。
  奇是奇在这样质素的男生一样娶得到妻子,照样生下两男一女,丝毫不影响生计,奇哉怪也。
  苏敏姬立刻乘车往百乐门夜总会。
  一位容貌俏丽年约廿余岁的女经理迎出来,“小姐,有何贵干?”
  敏姬坦言:“寻人。”
  那女经理闻言笑得花枝乱坠,“这里客人与小姐均多如过江之鲫,何处寻人?”
  敏姬沉着地说:“她叫歌莉亚。”
  “我们旗下有十个莉莉,八个美美,十一个苏茜,还有六个歌莉亚。”
  敏姬不理会挪揄,“她真名叫尹笑红,是我中学同学。”
  女经理忽然叹息曰:“我就是尹笑红,你认得我吗?”
  敏姬吃惊,“你是笑红?”
  “可不是。”对方咕咕笑。
  敏姬看清楚她,“不不!”心中有气,“你开什么玩笑?”
  对方悲哀地说:“纵使相逢应不识,还找她作甚?”
  这话如当头棒喝,震得敏姬发呆。
  半晌,敏姬说:“她是我中学同学,我想与她见个面,如果你知她下落,请告诉我一声。”
  敏姬递上一帧五年前的照片。
  那女经理接过,细细看一遍,“不,我旗下没有那么出色的女郎。”
  敏姬气馁。
  “也许,她已经变了,同照片不一样,”女经理笑笑,“我要是把十年前的照片给你看,也不同一个人呢。”
  “有任何消息的话,请打这个电话。”她留下名片。
  女经理不置可否地笑笑,敏姬只得离去。
  走到街上,象是回到现实世界,天气有点寒意,敏姬拉紧外套衣襟。
  她肯定那女经理只得歌莉亚下落,可是,行有行规,她不允透露她下落,敏姬只得等尹笑红主动与她联络。
  生活比较复杂,见多识广的笑红还会记得一个中学同学吗?这是个未知数。
  过两日,钟曼怡替苏敏姬搞了一个小型晚会,请了廿多个客人,都是她们中学与大学同学。
  大家举杯祝敏姬万事如意,旗开得胜。
  敏姬衷心道谢,说道:“家父在温哥华有部车子的号码是二二二,即粤语易易易,可见凡事顺利,容容易易多么重要,比辛辛苦苦地去发财好多了,谢谢各位。”
  大家鼓掌。
  曼怡笑,“你不想发财吗,真没出息。”
  “对,我是真无此意,我只想开开心心健健康康多活几年,还有,去的时候越快越好,没有痛苦。”
  “喂,言之过早了吧。”
  “还有,”敏姬补充:“丈夫要能养活他自己,孩子聪明独立。”
  “要求好象不算高。”
  “哼,”敏姬冷笑,“你会诧异这世上有多少不愿工作储蓄的男人。”
  曼怡笑指在座各位,“不见得,我们的同学都是好男人。”
  敏姬凝视诸位男生,“不一定,人会变,婚后她们会变成什么样子,尚属未知。”
  曼怡骇笑,“你太悲观了。”
  “对,我们不谈这个。”
  曼怡想起来问:“你找到尹笑红没有?”
  敏姬摇摇头。
  “任松林没告诉你她的下落?”
  “他也已经有两年没见过她了。”
  这时,任松林拿着酒杯走过来。
  曼怡觉得他有话想同敏姬说,籍故避开。
  果然,任松林同敏姬说:“再给我一次机会。”
  敏姬莞尔,“我们一直是朋友。”
  “敏姬,你知道我的意思。”
  敏姬仍然推搪,“你看,在座的都是老朋友了。”
  任松林忽然自觉下不了台,“敏姬,如果你嫌我上过夜总会,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世上没有不去声色场所的男性,你若想不开,一辈子嫁不出去。”
  好一个苏敏姬,不怒反笑,“多谢你的诅咒,不过,嫁人并非我的至大愿望。”
  她不愿与他多讲,走到另一角落去。
  有一位男生走近敏姬,敏姬抬起头,十分高兴,“许澄宇,好吗?”
  许君坐在她身边,笑道:“任松林死心未息了?”
  “少取笑我。”
  “对不起对不起。”
  “敏姬,你是越发出色了。”
  “你想说的,就是这些话?”
  “我听说你在寻访尹笑红。”
  “正是,”敏姬精神一振,“你有什么消息?”
  “我在美国大通银行任职,一日,经过贷款部,看到一个艳女坐在那里同我们经理商洽条款,因为她实在夺目,我忍不住向她多看两眼,她抬起头来对我笑,并且叫出我的名字,她告诉,她是尹笑红。”
  “呵,”敏姬动容,“多久的事?”
  “去年二月,有一年多了。”
  “她为何贷款?”
  许君一怔,“我没问,这是她的私事。”
  敏姬心中暗暗赞许,是,是不该问。
  人格确有高低之分。
  “她的气色好吗?”
  “好,非常好,胖了一点,恰到好处,衣着光鲜,脸容亮丽,一双眼睛似宝石。”
  敏姬喃喃道:“一年多前,照说,近况不错喽。”
  许君笑,“她们那样的女性,上落是很快很大的。”
  “对,”敏姬感慨,“象此刻的股票市场。”
  “敏姬,你是个善心人。”
  “几时有空喝咖啡。”
  “喏,这话可是你说的呵,打电话约你,可别推没时间。”
  “把我说成什么样的人了。”
  许君只是笑。
  敏姬忽然问:“为什么你们喜欢我不喜欢尹笑红?”
  许君收敛了笑容,“你想听真话?”
  “是。”
  “她现在情况如何我们不知道,从前,作同学之际,大家不喜欢她因为她是匹黑马,不愿读书,四处游荡,我们都不小了,知道这些人情世故,谁感惹她?”小许停一停,“你,你怎么同,家世清白,父亲是建筑师,母亲是名画家,你品学兼忧,为人又可亲,同学向你借功课,从不推辞,你说,我们挑谁来亲近?”
  敏姬苦笑。
  “这种势利,也情有可原吧。”
  敏姬说:“可是我此刻发展不过平平,而笑红可能窜出来。”
  “到时,大家再去认亲认戚未迟。”说罢,他先笑了。
  敏姬笑不出来,“拜托,到贷款部把尹笑红的电话找出来给我。”
  “这——”小许为难。
  “帮帮忙。”
  “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
  过一日,敏姬得到了她要的电话号码。
  她立刻拨过去,响了三下便有人来接。
  “方公馆。”
  “我找尹笑红小姐。”
  “对不起,无此人。”
  “我找方太太。”
  “方太太,不姓尹,方太太姓蒋。”
  “电话是九三二六六七?”
  “号码不错,但没有你找的人。”
  “对不起,请问你们搬来有多久?”
  “一年多了。”
  “打扰打扰,万分抱歉。”
  “不客气。”
  对方真难得,一定是位管家,应对如流。
  电话之外附着地址,是近郊一个豪华住宅区,笑红环境好似不错,不过已经搬了。
  敏姬叹息一声。
  不知她已搬到什么地方,是更好抑或更差。
  敏姬衷心希望是更好。
  与曼怡喝茶,她诧异地说:“还没有找到!”
  敏姬摇摇头。
  “奇怪,照说不难找,”她打趣,“不如,买几份周刊看看,找找彩页,说不定已经成为明星或歌星。”
  敏姬抬头瞪眼说:“别讽刺他人的行业。”
  曼怡立刻答:“是是是。”
  “希望她会主动同我联系。”
  曼怡一句“她拿什么来见你”刚要出口,硬生生咽下喉咙,她由来没喜欢过尹笑红,可是又不想与好友敏姬争辩,她巴不得敏姬一辈子找不到尹笑红。
  曼怡改变话题,“对了,你的工作进度如何?”
  敏姬打心底笑出来,“家母一直说我是个幸运儿,果然,我很喜欢这份工作,同事待我友善,又可以常常出差,做得十分开心。”
  曼怡看着她,“人是有命运的,我转了三五次工才找到目前这一份,奇是奇在我没有不耐烦,家人却烦躁起来,母亲四处呻诉我不能熬长,唉。”
  敏姬温和地说:“现在不是很好吗?”
  曼怡点点头,“是,出头了,已可支付房租及个人开销。”
  敏姬说:“总要有点节蓄吧。”
  “到中年才想那个不迟。”
  敏姬也颔首称是,“现在就开始省,太没意思了。”
  过两日,公司营业部的主管忽然对敏姬一行四个新人说:“老板想见你们几个学徒。”声音中透着讶异,“他从前从来未试过那么做。”
  到什么地方去见他?敏姬心中纳罕。
  主管说下去,“周末到他的游艇上去,那只船,叫华之宝。”
  敏姬一听有得玩,差点没鼓掌,其他三位新人,却有点心事。
  ——“不知是否面试。”
  “到时谨慎一点。”
  “嗤,我不喜坐船,我怕吹风,亦怕晕浪。”
  因为有老板在场,敏姬知道不能穿短裤子。
  她有一套深蓝色裙裤外套,配件白色上衣,刚好出海。
  那一日风平浪静,端的是坐船的好日子。
  大老板亲自出来招呼他们,他是个中年洋人,相貌堂堂,身裁也保持得很好,但是看得出已超过五十岁。
  船上除却水手之外,尚有一中一西两名厨师以及调酒师傅。
  敏姬带了一套大富翁游戏,与同事一齐玩,简直救了他们,至少四个人不用呆坐。
  船在小海湾抛锚,各人自由活动,敏姬垂钓。
  大老板走近她。
  敏姬:“史蔑夫先生。”
  “叫我史蔑夫得了。”
  敏姬只得笑笑。
  “你果然如珊德拉形容的一般活泼可亲。”
  敏姬一怔,珊德拉,谁是珊德拉?
  史蔑夫笑答:“珊德拉是我的未婚妻。”
  啊,敏姬礼貌地问候:“她今天没到船上来?”
  “在,她在舱里小睡,一会儿就加入我们。”
  敏姬微笑,继而试探地问:“我与她,见过面吗?”
  史蔑夫笑,“当然见过面,你们还是熟朋友呢。”
  敏姬莫名其妙,只得静观其变。
  就在这个时候,史蔑夫抬起头,“珊德拉,这边。”
  敏姬充满好奇转过头去,只见一个苗条的身影向他们走过来,背光,一时看不清五官,那女郎在一张帆布椅上坐下,向敏姬点头,“你好。”
  敏姬对谁都这般不卑不亢,“谢谢问候,我很好。”
  女郎戴着遮太阳的宽边帽,有点神秘感。
  史蔑夫说:“我替你们去取饮料。”
  他走开了。
  那叫珊德拉的女郎忽然笑,“敏姬,看到你真高兴。”
  敏姬一怔,这声音好熟。
  “敏姬,我是笑红,听说你找我。”
  敏姬张大嘴,过一会才合拢,开心地笑,“笑红,见到你真高兴。”
  尹笑红摘下帽子,露出精致秀丽的五官,她表情舒泰自然。
  敏姬放心。
  这是一个五光十色的大都会,一般人只看结局,不论过程,这下子看得出尹笑红的结局不错。
  敏姬听得她说:“敏姬,只得你挂住我。”
  “不,大家都想念你。”
  “不必替他们讲好话了,我只有你一个朋友。”
  “那,“敏姬问:“为什么到今天才肯见我?”
  “我也是刚知道你进了英华洋行做事,立刻叫史蔑夫约你出来。”
  敏姬莞尔,“这么大阵仗。”
  “尊重你呀。”
  “谢谢,”敏姬轻声问:“他对你不错吧。”
  “前天他向我求婚。”
  “能够结婚,还是结婚的好。”
  尹笑红扬起头,“敏姬,你真是个好人,一直为朋友设想,当年,多蒙你照顾我,在你家,打扰了一年有多。”
  “不足挂齿,移民后,一直想念你,却不再有你音讯。”
  “忙着生活,哪有闲情写信。”
  这是史蔑夫叫她:“珊德拉,这边来。”
  敏姬连忙紧紧握了一下她的手,然后松开。
  史蔑夫站到了,尹笑红可以下车暂时休息一下。
  几时闷了,或是耽不下去,可能她又再度踏上旅途。
  在另一辆车上,她不叫笑红,也不叫歌莉亚,也不叫珊德拉,她可能叫莉莉,或是百合。
  船又开动了,敏姬看着船尾滔滔白浪,但是,她总是她的朋友,她想知道她的下落才会安心。

  选自短篇小说集《蓝色都市》

©2000-2001 21dov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