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美丽文字 -> 十年往事涌至心头 作者:faintcat
 XML   RSS 2.0   WAP 

<<   1   2   3   4   5  >>  Pages: ( 1/12 total )    
--> 本页主题: 十年往事涌至心头 作者:faintcat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逝去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1
发帖: 736
威望: 754 点
金钱: 62897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04-06
最后登录:2019-01-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十年往事涌至心头 作者:faintcat

作者:faintcat
状态:连载中

此文不定期更新,有可能是坑
请慎重~
您可以选择弃坑~


[ 此贴被逝去在2011-02-23 02:30重新编辑 ]


今年花胜去年红
可惜明年花更好
知与谁同
楼主 | 2011-01-20 04:40 顶端
逝去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1
发帖: 736
威望: 754 点
金钱: 62897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04-06
最后登录:2019-01-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1

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曾经做过灰姑娘的美梦。我的爸爸妈妈从我懂事的时候起就不住在
一起了。妈妈在南京最拥挤的13路公交汽车上做售票员,每天扯着嗓子威胁别人不许逃
票,三天两头跟人揪头发扯耳朵地打一架。回到家妈妈通常一句话也不说,吃完饭就把
我赶到老鼠乱窜的小阁楼上去。爸爸是做什么的,我到现在也没弄清楚。反正,一年到
头约摸只见他一次。反正到我懂事的时候,爸爸看上去已经完全是个老头。到我更懂事
些的时候,我知道我爸妈性生活不和谐导致我妈红杏出墙,我爸离家出走。没办法,老
父少妻,又是一对穷光蛋,最后就这结局。

而我从小学就认识的好朋友小月,爸爸妈妈都是大学的年轻教授,每次开家长会的时候
,她的妈妈都穿着朴素漂亮的套装,脸上总是挂着温和美丽的笑容,张口说句话,在座
家长的文化层次立刻提高了一大截。我妈妈是从来不会这样笑的;她只会阴沉着脸,纠
着我的耳朵骂我小贱货,小呆b。这些词不好听,可你不能指望我妈妈有更丰富的词汇
量了。

我从来没在这件事情上嫉妒过小月。我唯一嫉妒小月的是,她长了一双顾盼生辉的大眼
睛,还有雪白的皮肤。白雪公主就是月那样的。从小学时候起,全班就有一半的同学暗
恋小月。另一半是女生,她们大多和我是死党。

据说夫妻年龄悬殊生出来的孩子都又难看又聪明。这点在我身上算是百分之百验证了。
我从小到大都成绩遥遥领先。上初三时候生病住院两个学期,还是年级第一,被保送到
最好的高中。高中的时候我迷上了打游戏,成绩一度一落千丈,不过最后还是被保送到
P大。但我没肯去。因为那时候作为全年级大名鼎鼎的丑女的我恋爱了。而恋爱对象不
在P大。

我爱的人是网上的一个ID,叫做wind,也就是你。这个id后来被我霸占了,成为
windcai,cai是我的姓,就是晕菜的意思。后来又被我的狐朋狗友们发扬光大,诸如
windsb,windb,windwsn,等等。他们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白白糟蹋了一个好ID。事到
如今,我也不能再和他们计较。

我和你是在九十年代初著名的摇滚乐网站上高地音乐上认识的。那个网站上曾经有一个
著名的写乐评的人物叫做郝舫。郝舫是个用摇滚泡mm的丑男,丑的程度比我变本加厉。
但是上帝不公平,丑男用摇滚乐泡mm十拿九稳,丑女用摇滚乐泡帅哥就没门了。后来到
了九十年代末二十世纪,白衣飘飘的年代结束了,社会风气完全堕落,郝舫大叔虽然摇
滚乐知识有增无减,但再也泡不到什么美女。听说他在后海开了一家豪华同性恋酒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不管怎么样,网络的发明给我这样的丑女带来了恋爱的机会。坐在电脑另一端的异性们
,看着智商153的脑袋编造出来的文字,怎么也不会想到坐在电脑这边的我,穿着爸爸
离家出走前留下的又脏又破的老头衫,抱着饭碗盘膝坐在椅子上,嘴上全是油,瘦骨伶
仃,满脸青春痘,皮肤漆黑,鼻子巨大,眼睛眯眯小,还时常被脾气暴躁的妈妈一时上
火关了电脑电源。如果有人要求我见面,我立刻就溜之大捷,消失在网络的茫茫数字流
里。我之所以会去高地音乐,是因为我发现热爱摇滚乐的男生有些特别帅。我不是特地
要泡帅哥的,不过,既然都是在yy,总得yy帅一点的,不是吗?

我的运气真是太好了。这辈子只有勇气见过一次网友,刚好就是一个帅哥。帅哥刚好不
嫌弃我丑。我刚好这么丑除了帅哥以外没人看得上我。

你就这么阴错阳差地陪伴了我十年。


今年花胜去年红
可惜明年花更好
知与谁同
1 楼 | 2011-01-20 04:40 顶端
逝去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1
发帖: 736
威望: 754 点
金钱: 62897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04-06
最后登录:2019-01-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2

可能长久以来我对自己的魅力毫无自信,因此把自己放的太低太低了。虽然我把P大给
拒了,但我心里清楚得很,大马路上任何一个适龄男生,不管长得多么猥琐,如果我给
OFFER,都会立刻把我给拒了。那时候我一度灰心丧气之下发誓,只要有一个男生真心
爱我,就算当时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同志把十座P大堆在我面前恳求我兼任10校校长,
我也坚决不去。

在这种哀怨和轰轰烈烈的心情下,我和你见面了。直到现在,我都记得那天的每一点细
节。丑女的高智商确实不是盖的。

我们见面的地方是大学的运动场。那时候的天空还不是这样灰蒙蒙的,运动场周围长了
好多高大的白杨树,金黄色的树叶在阳光里闪闪发光。我印象里的你,笔直地站在阳光
下,浓浓的眉毛和挺立的鼻子在脸上落下阴影,下巴瘦的有些尖,看见我走来,就露出
灿烂的笑容,牙齿雪白。说真的,你比我在那天以前见过的任何男生都要帅。比刘德华
和金城武加在一起还帅。在那天以后的十年里,我也再也没有见过比你帅的男生。

更让我感动的是,你看见我,居然没有出现落荒而逃的场面。你还对我笑了。

后来小八跟我说,你那时候刚和女朋友分手,心如死灰,就算遇见男同性恋也没准也爱
上了。你死活不承认你在我之前有什么女朋友。我只爱过你一个人,你这么认真澄清过
一次,此后再也没有提。其实这也没什么奇怪的,你本来就性情温和善良,家教良好。
偶尔见个把恐龙,也不会让你惊慌失措,失去立场。

我和你见面之后,自然对你一见钟情。你也自然把我当作死党。这点我已经习惯了。男
生一见我之下都会把我当死党。女生都把我当闺蜜。但是没有人爱我。我说的,不是无
产阶级兄弟之爱,不是狐朋狗友之间的爱,而是男女之爱。就像贾宝玉爱林黛玉一样。
但若是我对任何人流露这点小心思,这辈子就毁了。从此大家都会在我背后流传这句名
言,我这样的丑女居然也自比林黛玉,还要贾宝玉的爱。

小八和我命运类似。小八是个胖胖的女生,长得比我好看一点,但是智商比我低一点。
我们这两个不幸的人居然成了情敌。


今年花胜去年红
可惜明年花更好
知与谁同
2 楼 | 2011-01-20 04:41 顶端
逝去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1
发帖: 736
威望: 754 点
金钱: 62897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04-06
最后登录:2019-01-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3

我妈那时候勾搭上了一个游手好闲的有妇之夫,整天忙得不落家,再加上他们公交公司
那时候正在搞什么国有企业改制,我妈老跟人在公交车上打架,领导一心想让她下岗。

总而言之,我妈根本没空理我。我那时候把P大据了,就得准备高考。我的高三同学家
长个个严阵以待,把孩子侍候的舒舒服服,只有我继续流落在高中边上的小饭馆和游戏
厅之间,要不就去大学附近的那家打口碟店混上整个下午。其实我对摇滚乐没什么意思
,我就是为了“凑巧”碰到你。这个你估计到现在都不知道,你还以为我跟你一样曾经
是个乐迷。其实我只是你的粉丝。我觉得Kurt Cobain和你比起来就是一个没事儿找事儿
的傻x。

你又帅,待人又好,还是大学计算机系的,智商不比我差太多。我下定决心要考上大学,
然后混进你参加的所有社团,严格把关你将会约会的每一个姑娘。

那时候我和你,小八还有苏比他们整天混在一起,把最好的朋友小月都冷落了。我跟
自己说,我没有重色轻友!小月跟你们不是一类人,小月对摇滚乐不感兴趣。其实我是
害怕把小月带到我们的圈子里来,立刻就把心上人拱手送给闺蜜。我虽然喜欢小月,可
远远比不上喜欢你。

我们那时候最经常干的事情,除了去打口碟店淘碟,就是逛马路,从新街口逛到三牌楼
。我们一帮人看上去浩浩荡荡,仿佛招摇过市的陈浩南和山鸡党,但我眼里只有我和你,
就像你和我在压马路。你也总是和我走的很近,好像对我也有意思似的,经常拉下一大
截。不过每次吃饭什么的,你还是像个土匪头子一样决定在哪儿吃什么时候散伙。

平静下来我心里也有数,你就是把我当哥们儿了。你那帮哥们儿里,恐怕还没有我这么
又聪明又有趣,同时对你又无比细心体贴的人。

但是不得不说,我的狗屎运实在太好了。照理来说,下面等待着我的应该是恐龙暗恋帅
哥的悲惨人生,起码也是一段灰暗岁月。但是我没有等那么久。看来老天对我已经过意
不去了。我父母离婚,家境贫寒,人又长得这么丑,老天总算给了我一点安慰。

我们俩关系发生变化是高三下学期的事情。那次你去S城代表计算机系参加一个IBM编程
比赛,拿了一个一等奖。我说好去火车站等你,然后找小八他们吃饭庆祝。结果你火车
误点了,迟到了整整两个小时,天都黑了。你手机又没电了没法和我联系。等你从火车
站出来,我还直挺挺地站在车站门口,一手拎着一袋麦当劳,一手用手机玩俄罗斯方块。

你又饿又累,看到我就呆住了。你问我怎么还等在这里,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就笑笑,
然后把麦当劳袋子拿给你。你也没说什么,默默地一路走一路把一块汉堡和一盒鸡块都
吃了,从我手里拿了餐巾纸擦擦油光光的嘴,然后把袋子扔进垃圾箱。你的下一个动作
就是搂住了我的肩膀。

其实我知道你为什么会看上我。你一直说是因为我聪明好玩。但我的哥们儿们都知道我
聪明好玩,却从没谁拿我当女朋友。你会看上我,是因为你那时候也孤单的很。你爸妈
也是大学教授,不过不在我们的城市。他们俩跟小月父母不同,属于那种不知道怎么兼
顾事业和家庭的老实人,家庭关系一塌糊涂,对你也没多少关爱。难得我对你这么好,
你就被打动了。你那时候年纪还小,还不知道美貌,金钱,家庭背景这些东西的力量。
你又是个心眼很实的人,一旦在一起,就很难再脱开手走开。

我们在一起以后,苏比倒没什么。小八难过了很久。你一直知道小八喜欢你,心里觉得
抱歉,老是想把苏比和小八凑在一起,结果苏比和小八分别发怒了。其实苏比和小八都
属于那种长得很丑,心肠很好,又特理想主义的人,我们这帮哥们儿都觉得他俩挺般配
的。可惜他们互相看不上眼。好在小八不久也找到另一位智商比较低下的帅哥,苏比有
轻微自闭症,对女的基本没兴趣。总之我们一伙人又开始其乐融融,不久晓月也加入进来了。


今年花胜去年红
可惜明年花更好
知与谁同
3 楼 | 2011-01-20 04:41 顶端
逝去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1
发帖: 736
威望: 754 点
金钱: 62897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04-06
最后登录:2019-01-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4

高三那会儿我觉得我身处疯子的世界中,从班主任到同学,说出来的没几句是人话。我
觉得就自己还比较正常,除了有点太不务正业。但不管怎么样,最后我也毫无悬念地上
了理科基地班主修数学,还拿了个我们市的高考理科第六名。我之所以不选计算机,是
因为数学系课程不像计算机系那么繁重,又不像别的学科那么对智商毫无挑战。我最讨
厌的就是辛苦读书。你已经课程那么多了,要是我也跟你一样,那还谈什么恋爱。

我妈在我考上大学以后那年暑假,才终于发现原来我有了一个男朋友。她那时候跟游手
好闲的有妇之夫关系升温,终于把那个男的家里搞得鸡飞狗跳濒临离婚,因此心情非常
之好,对我也关心起来。

我让她管好自己的事儿,她又打算拧着我的耳朵骂我小呆b,我没让她拧。我当时心里
想,要是真跟我妈闹翻了,老子就搬出去自己住。反正我已经上大学了,找个家教做点
零工养活自己付学费应该不成问题。但是我妈听说你父母都是大学教授,立刻心花怒放。
她跟我说好好把握你,说你们家比较有社会地位,我以后找不到你这么好的。

这些话不用她说我也知道,但明目张胆拿出来说,也只有我妈这种糙人才干的出来。后来
我和你去S城见你爸妈。你爸妈乍一看英俊的儿子领回来一丑女,而且举止粗俗,一看
就没有家教,居然脸色纹丝未变,就高高兴兴地招呼我,做了一顿好吃的,还让我督促
你好好念书。知识分子果然和我妈不是一个档次上的人。临走,你妈还送我一支香奈尔
口红,金色的管子,非常漂亮。我活到二十六七岁都没涂过一次口红,但这些年搬了无
数次家,都一直把它带在身边。

说实在的,我现在身边都是知识分子,你反倒不是。我身边的知识分子没几个给我当年
你父母给我的感觉。我们这儿习惯管男知识分子叫猥琐男,管女知识分子叫猥琐女,偶
尔几个看上去道貌岸然的,也虚伪拿架子得很。但你父母给我的感觉就是我少年时代向
往过的知识分子,待人平等宽容,温和却不失亲厚。也只有这样的父母才能教养出这样
好的你吧。我始终觉得你是我遇见过的最好的人。

我们的感情发展的很好。高三那年暑假,我们一起去了北京。我在北京见了我另一个高
中时候的闺蜜,把她介绍给你。我闺蜜长得也不好看,我对她也没什么防范之心。我后
来才知道,身边带着这么帅的男朋友,我实在应该万分小心。小心驶的万年船。

我们俩在北京晃了大半个月,见到了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金水桥,后海(那时候
郝舫大叔还没开同性恋酒吧),等等等。反正整个北京城都踏遍了。我们俩就住在五道
口海淀走读学院对面的小宿舍里,两人间。那里全是北漂族,都是些野心勃勃又穷的响
叮当的家伙。我们在那里交了几个朋友,不过后来全忘了。五道口那儿又不少卖打口碟
的,晚上没事儿我们常去找满嘴跑火车的打口碟老板聊天,也因此认识了些朋友。不过
现在都没联系了。那时候交朋友是为了对方有趣,现在交朋友是为了便利。想起来实在
是没劲。我死了也没什么损失,反正好事儿和好人我都经历过了,剩下的都是些歪瓜劣
枣。

我在五道口那个小宿舍里跟你第一次XX了。那真叫挥汗如雨啊。盛夏的北京,小宿舍里
连电风扇也没有,我们又忙得没法给自己扇扇子。我不止一次问你,跟我这么丑的女人
XX是不是毫无快感啊。你每次都气的脸色铁青,质问我谁觉得我丑了。我心里想,TNND,
这还用问吗,除了你,谁都觉得我丑。

但是你爱我,这是真的。我能感觉得出来。你把我当宝贝,当可爱的小动物,当花花绿绿
的毛毛虫,省下一点钱都给我买好吃的,吃饭的时候好吃的全留给我,自己坐在一边看我
笑咪咪。我常怀疑你这人是不是感觉迟钝,或者视觉有偏差,才会把我当作什么可爱的
生物。

我当然也很爱你,但是除了苦练床上功夫,不怕苦不怕累不怕脏,我好像也没什么可以
回报你的。我又没有零花钱。


今年花胜去年红
可惜明年花更好
知与谁同
4 楼 | 2011-01-20 04:42 顶端
逝去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1
发帖: 736
威望: 754 点
金钱: 62897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04-06
最后登录:2019-01-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5

我们在五道口那个小宿舍里面认识了一个比我大两岁的女孩,叫做陈君君。陈君君知道
我们俩都是大学生,对我们很亲热。你也觉得这个女孩子孤身流落在北京,很不简单,
常常耐心和她聊天。她在我们走之前那天晚上从海淀走读学院门口那座天桥上跳下来自
杀了,但没死成,就是把腿摔断了。陈君君是河南小县城出来的女孩子,想考北京的大
学,连考了三年都没考上,那时候在新东方第二教学区补习英语。她长得漂亮,心又高,
在那个小县城估计呆不下去。

我不明白大学有什么好。当时我觉得,如果她能拿出10%的美貌换给我,我宁可做打工
妹。但是又想人家拥有的东西当然不稀罕,当然有更高的追求。陈君君说她想当心理医生。
现在想起来,这一切都很残酷。

当时我们只是庆幸她没死。五年以后,我在美国,陈君君还给我国内的家里打过电话,
说是找我有急事儿,还在所有的校友录上发帖子找我。可惜出国以后,我跟我妈两三个月
也说不上一次话,同学录更是从来不上,也就没有联系的上她。

我们住的地方走二十分钟就到北医三院。有一天下雨,我们俩雨中漫步到三院,你就给
我讲了那个著名的绿色尸体的故事。故事的最后,那个绿油油的尸体突然伸起手,拍了
我一下。我当时吃了一惊,把你的手紧紧拉住。我的力气非常大,你本来也没用劲,一
下子就扛上了。你有点不高兴得说,别的女孩子听鬼故事都会害怕,你倒是跟我动上手了。

我很后悔,怎么不小鸟依人一下。但这没办法,我从小长得丑,又老跟我妈这个悍妇打架,
现在一下子要我小鸟依人,我还真学不了。你好象知道我的心思似的,那天回家路上从北京
航空航天大学穿过,你就在门口的一个小铺子那儿给我买了一顶漂亮的白色遮阳帽,煞有
介事地给我戴在脑袋上。我知道我戴上那么秀气的帽子肯定看上去很可笑,不过你一点
也没笑。

那时候真是自豪。身边拉着这么帅的你,在大学校园里走过,你的回头率起码有百分之
五十。我智商高,当然也不错,可惜智商不贴脑门上。

陈君君自杀的那天晚上,我们俩从五道口步行到了天安门,整整走了一夜,一人手里两
瓶啤酒。我走不动了,你就拖我,跟我说天快亮了,来不及看升旗了。我就咬咬牙站起
来继续走一段。最后终于赶在天亮前到了天安门广场,两个人使出百米冲刺的干劲跑了
十分钟,国歌响了,我们就站住了。你眼睛都不眨的看着国旗升起来,眼睛湿润了。你
真是个实心眼的傻孩子。我就看着你,先看眼睛,然后看表情,然后看我们俩的脚。你
的脚上全都是泥和灰土,我的也是。你的脚很大,我的脚很小,但都穿着粗带子的笨重
凉鞋。你的脚比我白多了。

临走那天坐出租车去火车站,我还把你的渔夫帽丢在出租车上了。我很沮丧,你安慰我
不要紧。我的高中好朋友L也赶来送我们,那时候我们很亲热,我还抱着她哽咽了。谁
知道几年以后反目成仇。

火车真是挤。tnnd,我这辈子都没这么辛苦过。16个小时的火车,没座位。我们俩坐在
地上,我靠在你怀里。后来你累了,就躺在过道上休息。我把你的头放在腿上,带着不
能让人从你的尸体上跨过的悲壮情绪小心保护你,有人要走过道去厕所,我就努力弯着
身子让人过。有人踩到你的衣服,我就骂一句滚你妈。

说起来,加上和你挑灯夜战和坐火车的时间,我在北京的最后那三四天基本没合眼。你也
没差太多。真是牲口啊。


今年花胜去年红
可惜明年花更好
知与谁同
5 楼 | 2011-01-20 04:43 顶端
逝去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1
发帖: 736
威望: 754 点
金钱: 62897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04-06
最后登录:2019-01-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6

回到N城以后没多久,我们就开学了。我很不幸的跟三个美女分在同一个宿舍。确实都
是三个美女,而且都家境很好。军训两个礼拜,室友小水就收到两封情书,还被一个男
生跟踪,临走的时候教官对她表白。她父母都是地头蛇。小米有男朋友,长得很漂亮,家
里做生意的。小非据说是系花,这个也是我去年偶尔看以前学校的BBS上评过去几届的校
花级美女时发现的。小非榜上有名。数学系真是难得这么多美女,便宜了那帮歪瓜裂枣。

当然,长得丑的也不少,我扪心自问,仰望苍天,觉得自己算是最丑的。大学男生比高中
男生在这方面更无耻,有时候和他们面对面,我都能感觉他们不屑的目光,背后听见人嘲
笑我丑女多作怪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如果没有你,我都不知道怎么熬过开始那段时
间。

我跟室友关系一般。既然大家都或者追求者如云比如那仨,或者很悲愤比如我,也就没必
要整天混在一起了。何况我发现理科基地班课程也很紧,而且也不像高中时候那么简单。
好在你已经上大二了,很多课程你都上过,我犯懒的时候你就替我抄抄写写,作业就能
交了。

我们学校在城郊,外面就跟农田差不多,要不就是村舍。离学校五分钟路程的地方有个
小书店,里面都是些色情小说和色情录像带。经我视察过以后,觉得和我们百年老校的
声誉很不符合。于是自从那次视察后,我就经常跟你从市中心那些打口碟店里搞些便宜
碟卖给碟店老板,反响也不错,算是极大促进了N大的精神文明建设。

大一那段时间我的生活里发生三件大事。首先是我外婆去世了。我外婆是唯一疼过我的人
,虽然她老糊涂了,说话整天颠三倒四。其次,我妈再昏了,跟那个游手好闲的有妇之
夫。那男的住到我家里,这下子我就更不愿意回家了。我偶尔回去一次,我妈还按照老
习惯揪我的耳朵,声嘶力竭地骂我小贱货,小呆B,好像那个男的会很欣赏她的斗争精
神似的。小时候我对我妈义愤填膺,长大些我觉得我妈就是一个傻X,一把年纪了还不知
道怎么安排自己的生活。

第三件事,就是我怀孕了,然后理所当然地流产了。我自己倒没什么,但你在医院门口
痛哭得喘不过气来,那样子真让我心疼。这件事我们俩当时约好以后永远不提了,后来
也确实谁都没提过。除了这次。

因为这三件事,我们俩更有相依为命的感觉。我那时候真把你当成亲人了,谁说又不是
呢。

刚好小八那时候也出事了。小八是在市中心的另一个大学的。那个大学和邻近一个高中
的两伙人打架,结果高中那边一个男生被打得进了鼓楼医院ICU,然后小八还有很多人
被派出所拘留了。后来小八被关了三个月。

我也不知道小八瞎掺和什么,她个子那么小,长得又胖,还是一女的,打架有什么乐趣?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人生观世界观以及参与精神?

你为了这事跟我畅谈了一番人生。你这人心胸很宽,很能理解人,不像我这么愤世嫉俗。
你说,小八和我们一样,都挺孤单的,很希望在一个集体里面。现在我和你在郊区上大
学,两三个礼拜才回市区一次,她希望融入他们学校的团体,虽然那里面人渣太多,除了打架
斗殴以外严重缺少业余文体生活。我听了也没说什么。就这样,小八快半年没和我们一起
玩。

苏比也找了一个杂志兼职写摇滚乐乐评,还开了另一个bbs,叫马桶王国。那会儿全国
不靠谱的青年都去网上了,大大减少了社会动乱和打架斗殴的机会。我和你那时候都不怎么喜
欢上网了,加上功课紧,就没怎么再跟以前那伙朋友联系。这样一来,我们更多融入了同
学们喜闻乐见的社团生活。

你那时候是风云人物,编程牛,成绩好,而且会弹钢琴,参加了学校民乐团,不过待了
两个月就以学习太忙退出了,其实是因为你不想排练和出国演出冷落了我。虽然不在民
乐团了,偶尔系里有个什么活动,你经常表演。你们系的女生真不知道上辈子走了什么
运,居然跟你同界,大饱眼福。哈哈,但是谁也没有我运气好。我每次坐在你们系演出
的阶梯教室里,看着上面的你,虚荣心都得到极大满足。我在我们系郁郁不得志,除了
考试成绩继续遥遥领先。我的社交生活几乎都在你们系。

那时候我年纪小,觉得人生大事无非就这么几件,考试拿全系第一,有个帅哥做男朋友,
零花钱足够。我实在是心满意足,洋洋得意。


今年花胜去年红
可惜明年花更好
知与谁同
6 楼 | 2011-01-20 04:44 顶端
逝去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1
发帖: 736
威望: 754 点
金钱: 62897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04-06
最后登录:2019-01-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7

我和你刚开始恋爱的时候,有过很多美好的回忆。现在我偶尔想起来一个场景,就难过
的生不如死。什么东西都不如时间煽情。经历的时候觉得平凡的小事,梧桐树下顺着
下坡路滑下的自行车,一个荒岛上惹上帝发怒的色情段子,被我当帽子戴在头上的小毛
熊,录音机放出来的Sinead O'Connor的曲子,学校小池塘边的细雨和一只胖乎乎的大白
鹅,过了十年以后,却深深刻在脑海里。

我们没少吵过架,吵架原因无非跟我自惭形秽有关系。在别人面前我不自惭形秽。咱长
得丑是没错,但咱智商高。但在你面前,我老是觉得担心自己得不到你足够的重视。我
跟你在大街上吵过,家里吵过,床上吵过。模式基本上相同,都是我发脾气,你皱着眉
毛一言不发,我逼你说话,你还是一言不发,我就动手,你就把我推在一边,我就哭,
你就心软。

吵来吵去,最后也学乖了。架是要吵的,但不要在考试期间吵,不要在我大姨妈来的时
候吵,不要在逢年过节吵。有一次我们寒假里吵架,吵完以后你回学校,我回家,但是
在家里越想越难过,最后半夜偷偷溜出家想步行穿越xx大桥到学校去找你。结果刚走到
xx学院那儿就看见你站在路灯下,手缩在袖子里,冻得瑟瑟发抖。我一阵心惊肉跳。你
说你就知道我肯定会出来的,我就这么点出息。我说你胡扯,我家里抽水马桶堵了我出
来找厕所的。你就站在路灯下冲我微笑,然后伸手抱我。

还是得说说小月。她是我的心结。

我虽然一开始就提到小月以说明她的重要性,但到现在也没真正说起她。这跟我们俩的
关系很类似-太在乎了以至于只好闭口不谈;小月一直是我生活里一个挺重要的朋友,
但潜意识里我都不愿意想起她。我说了我嫉妒她,除了智商,她什么都比我强,何况她
做事情认真,成绩也比我差不到哪儿去,而且待人亲切体贴,八面玲珑。小月大学上的
是在国际贸易系,那里的女生不象我们高中那么纯朴,是个嫉妒心强的悍妇扎堆的地方。
小月因此不怎么招人待见。所以她上了大学以后跟我比在高中时更好了,何况我身边有
你。

我第一次把小月介绍给你,是在我过十九岁生日的时候。其实是18岁生日,但国内都算
虚岁。十九岁一过,我就再也不想过生日了,反正就是快马加鞭奔向衰老,有什么好庆
祝的。但那个生日过的很尽兴。我,你,小八,小八男朋友,苏比,你们系的两个男生,
还有小月。我们半夜三更跑到郊区学校操场,铺开塑料布,满满堆了烤鸡月饼啤酒什么
的,一起庆祝。

那时候我们都没什么钱,物资严重短缺,三只烤鸡吃得我们心花怒放。吃完以后,我们
都躺在草场上看满天的星星。城市里从来看不到那样清晰明亮的星星。我们那时候觉得
这样浪漫得不行。唯一让我觉得不浪漫的事情就是,我发现小月偶尔会注视你。

我和小月住的宿舍很近,快到宿舍,我喝的醉醺醺的。小月突然说了一句,你这家伙,男
朋友这么帅,居然藏到现在。

我现在都记得那时候突然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背后鸡皮疙瘩全竖起来的感觉。我立刻站
住了,问小月真的觉得你帅吗。我看见月光照在小月的脸上,她漂亮的大眼睛像秋水一
样清亮。两个人愣了一会儿,小月笑嘻嘻地揉揉我的头发,说,你怎么了,紧张拉。别
紧张,我有喜欢的男生了。

我有点放心,心想小月不至于跟我抢男朋友。人真是不吃苦头不长教训啊。

其实我那时候一点也不了解小月。小月喜欢的男生就是你。她后来写信跟我说,她看见
你的时候就下决心要把你抢到手,虽然她后来给我面子,没有抢得那么明目张胆。所以
那句话说得清清楚楚,“我有喜欢的男生了”。根本就没有骗我的意思。

小月这个人,怎么说呢,你知道,她是我的好朋友,到了美国这几年,她跟我关系还是
很不错,到美国出差总来看看我。我曾经把她恨得牙痒痒的,现在我明白了,我那时候
觉得她虚伪狡诈,其实是因为我和她的境界相差太远。她早就是个成年人,我却还是中
学生。她觉得她的意思我应该心里有数,而我根本摸不着头脑不知所云。但小月仍然是
个好孩子。

我开始发现你有变心的迹象,和我们的xx有关。不过xx这种事情很细节,写起来就没完
没了了。笼统地说,就是你在和我xx的时候偷工减料。我那时候心里想,我长得本来就
丑,你过了一年多终于恢复了正常的审美倾向,也委实是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只要你还
在别的地方对我好,也还成。但是别的地方的迹象也越来越让我心烦。比如小月在场的
时候你就经常沉默。小月也老是在我说起你的时候转换话题。那段时间你们俩不约而同
的沉默让我感到很恐怖,半夜都做噩梦。

最后还是我先提出分手的。起因就是你把我的兔子养死了。那只白兔子是我从市中心买
来的,偷偷养在宿舍里。我在它身上做各种动物实验,比如训练它只眨左眼,不眨右眼,
伸右腿,不伸左腿,测试它的听力,看它对各种我热爱的零食的排泄情况,等等。总之我
无比宠爱那只兔子,对它无所不为,就连偶尔回家也要把它藏在大书包里拎回家。

后来我妈跟的那个男人说兔子太臭,让我别带回家,我就委托你养它两天。结果你竟然
在两天内就把一只活蹦乱跳的大白兔养死了,而且是饿死的。我发现你宿舍里兔子的尸
体,真是晴天霹雳!我活那么大还没见过死人呢。死兔子也没见过。震惊之下我浑身发
抖,指着兔子的尸体就开始跟你吵架。

你这个人非常细心,做事情很少出差错,我后来怀疑你那时候是着迷小月,对我的存在
感到愤愤不平,因此谋害了我的兔子。

吵完以后,我半夜把兔子硬邦邦的小身体用小毛巾裹起来,一边哭,一边在你宿舍楼下
大树下面挖坑,挖了个大坑把小兔子埋了。我跟你说,我希望兔子半夜跳到你床上去吓
死你。但其实我心里想的是,希望就算你跟小月好了,兔子还是会让你这辈子不忘记我。

然后我们就分手了。分手是我提出的,你也就是阴沉个脸,我却哭得撕心裂肺。分手那
天,我觉得学校没法呆了,半夜从学校过桥步行了三个多小时回市区,到家门口又觉得
家里没法呆,就到通宵电影院睡了一晚上。那时候真的觉得我这辈子算完了,你说我完
了你也完了,你就想自己一个人过一辈子。二十岁出头的人说话真是跟放屁一样。没过
两个月,你就跟小月在一起了。


今年花胜去年红
可惜明年花更好
知与谁同
7 楼 | 2011-01-20 04:45 顶端
fanjin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1
发帖: 1688
威望: 1847 点
金钱: 25085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06-23
最后登录:2018-09-2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很好很好看.

春有百花夏有月,秋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在心头,便是人生好时节。
8 楼 | 2011-01-20 10:40 顶端
立冬小雪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61
威望: 66 点
金钱: 9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9-11-19
最后登录:2015-09-0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写得好,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9 楼 | 2011-01-20 10:56 顶端
<<   1   2   3   4   5  >>  Pages: ( 1/12 total )
BaoBao论坛 -> 美丽文字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12555(s) query 4, Time is now:03-23 18:22,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