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 我们家的女人们
 XML   RSS 2.0   WAP 

<<  1   2   3  >>  Pages: ( 3/3 total )    
--> 本页主题: 我们家的女人们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水晶先生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136
威望: 139 点
金钱: 128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0-03-04
最后登录:2016-12-06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东北的黑土地很养人,不过据说有耗子精作祟,破了那的王气,导致风水逆转。就是说,一方水土不养一方人了,很多人青年男女南下谋生,也是说很多以北方游牧民族为主基因的人再次南下。这在我来看也不错,中国人种再次进化,以东南亚人种基因为主的南方人的基因将逐步淘汰。中国人种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东北游牧民族的基因取代矮小干瘪发黑的南方人种。
都说现在人,越变越漂亮,其实是在基因换血。
您别笑。不管您在哪,如果你身材高大皮肤好五官端正,您的东北游牧民基因就大。西北人也有南下的趋势,他们的优势是血统里有相当部分的欧罗巴基因。高鼻梁的人,你们的鼻子咋个高的?


博浪舞锤,四娘拔剑。四海翻腾,天下色变。
20 楼 | 2011-06-19 21:09 顶端
一段云





级别: 总版主
精华: 3
发帖: 458
威望: 469 点
金钱: 1346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0-12
最后登录:2018-11-2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瓶子是既犯懒又健忘啊~~~~不更新了???
21 楼 | 2011-07-16 16:47 顶端
瓶子



级别: 认证会员
精华: 6
发帖: 1177
威望: 1359 点
金钱: 19114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02-17
最后登录:2018-07-0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还真是给忘了,不好意思。

我喜欢溜溜达达
22 楼 | 2011-08-03 02:01 顶端
小猫2000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170
威望: 173 点
金钱: 172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0-03-07
最后登录:2018-11-2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再提醒一个,瓶子,要更了
23 楼 | 2011-09-04 11:37 顶端
弹指逝韶华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20
威望: 21 点
金钱: 20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0-03-11
最后登录:2014-10-26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又看了一次~~好久不见瓶子更新了。

 
24 楼 | 2012-05-26 08:31 顶端
瓶子



级别: 认证会员
精华: 6
发帖: 1177
威望: 1359 点
金钱: 19114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02-17
最后登录:2018-07-0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定福庄东街1号




  北京广播学院的地址在我印象中一直是定福庄1号,因为其影响力足以在整个定福庄地区称冠。直到前几天大学同学毕业十年聚会,才经班主任老师确认是定福庄东街1号,并且还有另外一个地址是梆子井南里7号。我表示对后者闻所未闻,他十分不屑,你才在广院混了几年!
四年。但那四年,对于我和我们班的很多人来说,其意义非比寻常。
北京广播学院是在2004年,我们毕业两年之后才改名叫中国传媒大学的。之前区别自己人和外人最简单的方法是,我们学校的人说自己是“广院的”而外面的人说我们是“北广的”。这种区分内外的方法暗含着一种排外和自豪的情绪。即便是在艺考风还没有那么兴盛的1998年,考入广院播音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广院改名叫中国传媒大学时,曾引起我们一干人等的强烈不满。普遍认为这个名字像个民办大学,暴发户气质十足,还不如叫“定福庄大学”简称“定大”。在广院更名前,我们纷纷跑回学校和旧校牌合影,并商议过如果趁月黑风高潜入学校,把校牌偷偷藏起来算不算很严重的犯罪。
“广院”改名叫“中传”之后,很多东西都变了,每次回学校就像在考古,我们生活过的痕迹在一点点消失,“广院”只能存在于我们这些人相互印证的记忆里了。



报考艺术类专业都要先经过专业考试。和现在一样,每年的艺考都是在3月份,春节刚过,乍暖还寒的时候。我还记得那年春天,和爸爸坐在东北开往北京的火车上,一路上广播里放着田震的歌:我想超越这平凡的生活,注定现在暂时漂泊。我的高中同学们都在备战高考,我只是因为课文读得好就萌生了报考播音系的念头,这在我的高中班主任老师看来完全是不务正业和异想天开。好在我的家庭完全支持我,后来才知道,走之前,我妈悄悄对我爸说:“考不上也劝孩子别上火,就当是去北京玩一趟。”
那是完全未知的旅程,我并不知道前方等待我的将是什么。那时候的我带有青春期特有的胖、迟钝和倔强,同时又异常敏感。从北京站下车,坐1路在八王坟转312路,在公交车上晃了很久,眼前的景象越来越荒凉,我甚至看到了一片庄稼地。广院和那片庄稼地隔着一条高速公路,矮矮的暗红砖墙和灰色的主楼,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走进广院的时候,正是吃晚饭的时间,学生们一下子从各个楼里走出来,我看着来往的人群十分羡慕,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他们中的一个。突然,校园里的大喇叭响了起来,传出字正腔圆的播音腔:北京广播学院广播台,北京广播学院广播台。我的心一下子就被击中了,我要的就是这个。
初试的时候广院招待所的三层楼里还住得满满的,刷牙洗脸要排上老半天,到初试放榜那天下午就没剩下多少人了。校园里偶见掩面痛哭的孩子和在后面追赶安慰的父母。复试的时候,我的那个考场有一位满头银发的考官坐在最边上的位置,一直笑呵呵地望着我。复试的最后一道考题是常识问答。但是,当我做完即兴口语表达和电视节目改编之后,考官们就让我离开考场了。我走到门口,想大概是完了,又不甘心,犹豫了一下返回来。对看起来最慈祥的白头发老师说,您还没问我问题呢。他笑了,说你想让我问你什么啊?我更懵了,说您想问什么啊?这下子所有的老师都笑呵呵地看着我。他说,你是重点高中的学生吗?模拟考试能考多少分啊?我说是省重点的,五百多分吧。他说,那你回去好好学习准备高考吧。
我迷迷糊糊地走出播音小楼,一大堆学生家长围上来问我抽到了什么题目。我交代完后,又把最后的对话跟我爸讲了一遍。旁边一个陪考的播音系师哥说,没问题了,那个白头发老师是系主任张颂!他的意思是你面试过了,回去准备文化课就行了。我爸高兴得简直要蹦起来,我怀疑那时候前面有10个跨栏,他也能跨过去,还非拉着那个师哥要请人家吃饭。人家还要陪考,当然没空和他吃饭,他就请我在广院二食堂大吃了一顿。吃完饭,我听见他在电话里和我妈说,差不多考上了,她考试的时候我看见了一只大花蝴蝶,我就预感肯定能考上!
事后证明我爸的花蝴蝶理论是正确的,两个月后我接到了面试合格证,半年后再次走进了广院。


广院是最适合我的一所大学了,她充分纵容甚至鼓励学生的自由散漫,并且那里的老师经常和学生打成一片、请学生吃吃喝喝,为繁荣广院周边的餐饮业做出了重大贡献。我的班主任,那年28岁,颇为好看,他是广院工科专业毕业后留校的,不教我们专业课,主要责任是管理我们这个播音系历史上最大的一个班级。那时候各省级卫视刚刚上星,一下子多出许多电视节目,对播音员、主持人的需求量也骤然加大,导致我们班入学的时候有101人,而男生只有29个。
开学的第一次班会上,他罗哩罗嗦地讲了一大堆,不记得他都说了什么了,只记得最后他说,你们都听懂了吗?我们回答没听懂。他说,没听懂就对了,四年以后你们就懂了。很有股故作高深的劲头。军训的时候,我们在昌平军训基地,条件极其艰苦,21天只洗了两次澡,脏得自己都嫌弃自己。唯一的安慰是他会经常给我们送巧克力威化,这是别的系没有的,在引来各种嫉妒的同时也直接导致我们在军训结束时成了程度不同的黑胖子。中秋节那天晚上,在营房灰暗的灯光下,他抱着吉他高歌了一首赵传的《爱要怎么说出口》,拉长音的“我痛”一出口,女生们明显被镇住了。在回到学校后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他成了女生卧谈会的主题,晚上经过走廊至少能听到五六次他的名字。但是没多久,他就过气了,年轻女孩转换目标的速度是惊人而残酷的。后面几年,我们和他越混越熟,他开始频繁地和男生打麻将、请女生吃饭,他的高深劲儿再也装不出来了,如果再要唱歌,等待他的必将是嘘声一片,所以后来他也没再唱过。
广院的迎新会声名远播。所谓“迎新”,远没有字面上看起来那么友善,其真实意义是对新生的警告或者说恐吓。据说,迎新会发展到我们那时候,已经式微,但事先被老乡提醒过的同学仍然对它严阵以待。迎新会的开端是一天中午,97级的一个师哥和一个师姐把我们带到操场上,要求我们站成两排,然后由那名看起来很厉害的师姐训话。训话的主要内容是告诉我们无论你在高中时代是班花、校花还是小城之花,到了广院都是一棵小小草。见到师哥、师姐必须打招呼,还有晚上要以宿舍为单位轮番到师姐们的宿舍报道。那天晚上,我们宿舍的姑娘都穿上了自己最朴素的衣服,打扮得尽可能土,一个个表现得老实巴交、低眉顺眼。基本上,师姐们也没怎么刁难我们,就是问问来自哪个省,高考多少分啥的。由于我在面试的时候,曾经“得罪”过一个师哥,被一两个师姐特别问了几句话,但我看起来实在又笨又丑,也没引起她们多少兴趣。还遇到一个好心的同省师姐一路把我护送到各个宿舍,叮嘱师姐们“不许欺负我师妹”。
迎新会就这么有惊无险地过去了,播音系的迎新会历来如此,更像是走走过场。但是别的系就没这么容易过关,据说广播电视文学系的一个女生被师姐们罚站了一个晚上,事情闹得挺大。等到我们荣升师姐的时候,因为从上一届那里没有积累下什么报复欲望,对师妹们嘘寒问暖、近乎谄媚、十分掉价。听说后来的迎新会在学校的明令禁止下连形式都不存在了,但广院叫“师哥”“师姐”的传统仍然保留至今。工作以后,遇到校友,只要是自己上几届的,无论是否同系一律叫“师哥”“师姐”,显得特别亲近。作为一个没有被“整”过的人,我觉得迎新会还是有其正面意义的,起码让上下届之间在短时间内就熟悉了起来,提高了师哥师妹谈恋爱的速度。


望春亭是广院最有名的建筑。上半年,传闻望春亭要被拆掉,引起微博上一片哀叹。不知道是不是微博上的民意引起了校领导的重视,望春亭在广院大规模的拆迁中成为唯一被保留下来的建筑,只是搬离原址异地重建了。望春亭本来是座很普通的仿古亭子,因与美女云集的女生宿舍八号楼隔路相望而得名。望春亭建于何时已不可考,反正它肯定见证了无数男女的悲欢离合。每到情人节、妇女节、青年节、儿童节以及各种法定和非法定的节假日包括双休日,这里都云集了来自全北京甚至祖国各地的焦急等待女生的男生们。经常能看见他们手中抱着鲜花、毛绒玩具,或者爆米花、麻辣烫,更多的时候是提着女生的暖水瓶。如今八号楼已经拆掉了2/3,残留部分住的是研究生,昔日风光早已不再。望春亭也名不副实了。
比望春亭更值得看的景观是熄灯前的八号楼门口,一对对痴男怨女难舍难分,女生要在宿舍大妈的几番催促下才依依不舍地进入宿舍大门。男生宿舍的熄灯时间比女生宿舍要晚一刻钟,据说是为了方便男生送女生回宿舍。广院,不得不说实在是太人性化了。我们宿舍曾经立下约定,谁第一个出现在八号楼前依依惜别,要请全宿舍吃饭。后来果然出现了一对,并且他们还最终修成了正果,现在孩子都会在她妈的诱导下对我说“阿姨漂亮”了。可那顿饭,我们还没吃上。
广院的校歌是《校园里有一排年轻的白杨》,开头第一句是:校园里大路两旁,有一排年轻的白杨。为什么路两旁有一排白杨,作者是否不识数,是历届校友的疑问。词作者是诗人叶延滨,毕业于我们学校广播电视文学系,至今未见他在任何公开场合回答过这个问题。广院校歌的MV录制过各种版本,每一版都大牌云集,跟《北京欢迎你》似的。之所以需要多个版本,我考虑是因为名人太多,一首歌除非循环播放,否则难以保证人人得以露脸。广院的合唱团十分有名,我一个跑调选手有幸混迹其中,为了避免露馅,我通常只做表情不出声。团员大部分来自播音系,所以据说我们是吐字最清晰的一支合唱团,大二那年还获得了全国大学生合唱比赛的第一名。各处参赛加表演,学校除了给我们准备肯德基还发了不少奖品,最奇特的奖品是一套双人床上用品,太有深意了。
那时候凤凰卫视的很多节目在广院的视听中心录制,加上已经成名的校友经常回来开讲座、找熟人,在校园里遇见白岩松、杨澜、李瑞英、海霞啥的算不上新鲜事。许是见惯了名人的缘故,名人们在我们学校享受不到他们日常的待遇,经常被“哄”。广院小礼堂可以说是全国最残酷的舞台,曾有某著名民族歌唱家愤而离场,也有某著名主持人被当场哄哭,想在这里赢得掌声和尊重必须有足够的实力和娱乐精神。广院的学生对外人下手还算客气,对自己人才显现出水平。一年一度的“广院之春”歌唱比赛,更像是一场台上台下的狂欢,往往台下比台上表演得更有水平更出色。很多毕业了的师哥师姐都会回来参与盛世,因此“广院之春”即便是在校学生也一票难求。
“起哄”必备的物品是纸飞机。在我入学前听说还可以配备西红柿、鸡蛋等重型武器,后来在学校加强了小礼堂的安保工作后,就只剩下纸飞机了。我见过有人扔上台一只皮鞋,后来那人是怎么走出礼堂的就不得而知了。“起哄”绝对是个技术活,需要一拨一拨的学生“传、帮、带”,而且各个系之间还有点相互竞争的意思,比哪个系“哄”得更有水平和创意。我们刚入学那年,就是在96级古铭师哥的带领下“哄”得高潮迭起。广院的“起哄”不是瞎起哄,我们对真正有水平的表演者是不吝惜欢呼和掌声的,而且通常这种“起哄”没有什么恶意,调侃和自“high”的成分居多。我记得外系有个女生穿着绿上衣白裙子登台,她刚开始唱,台下就站起一排人合唱起了“小白菜啊,地里黄啊”,紧接着后排起立,跟上唱“两三岁啊,没了娘啊”,甚至还分出了声部,这绝对不是事先排练过的,没有极强的临场反应和组织能力是不行的。不是所有人都有足够的娱乐精神和心理承受能力,我们班的一个女生当时正和一个师哥谈恋爱。她刚上台,台下就有好几个人齐声高喊那师哥的名字,“***,在哪里!”,观众席的另一个角落立刻站起来几个人应答“***,在这里!”,我们班那个女生当即泪洒舞台。后来他们分手了,不知道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
我始终觉得广院当时的“起哄”,不是不尊重表演者,其背后是一种独立思考和反叛精神,而能够在那个舞台上赢得掌声的,在走向社会后才更加经得起考验。毕业几年后,我曾受邀去参加一个系的晚会,表演水平很一般,但是他们的台下只有掌声没有嘘声,还给自己颁奖。在各类选秀节目的影响下,多糟糕的演出,表演者都声称自己是“最棒的”,这种盲目自信和互相催眠也影响到了广院,我觉得有点可悲。



播音系学生练声是广院的一道景观。而且从练声的内容大致可以区分是哪一级的学生。大一新生通常练拉长音的“啊”、“嘿”和灌口、绕口令,大二的学生练习朗诵,大三的练习新闻播报,大四,嗯,大四的学生就懒得练声了。练声的地点通常是学校操场,每天早操结束后,在操场上选定一棵树或者一面墙,冲着它开始练。必须背对着人,不然怪吓人的,自己也不好意思。那几年我还是挺认真,操场北边第二棵大杨树、操场东边乒乓球室外的那面墙以及秋冬天脚下晾晒的大白菜见证了我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岁月。不仅是早晨,勤奋的学生晚上熄灯前也练,由于操场北边紧挨着一片教师宿舍楼,而我们练声过于扰民,播音系屡遭投诉。
播音系的一项老师没有布置,学生却自觉完成的功课是减肥。再不爱上课的学生,晚上都能看见她在操场上认真地跑步。每个宿舍门口都有一个体重秤,据说我们宿舍的称出来的结果最重,隔壁宿舍的一个女生就经常跑到我们宿舍来经受最残酷的打击,多么勇敢啊。基本上一到夏天就没多少人去食堂了,很多女生夏天的主食就是西瓜。公然吃晚饭并且吃炒饭、炒饼这种高热量食物的被视为堕落,而我是堕落天使。但即便是我这样不思进取的人,也曾在大二那年创造了个人体重史上的最低值,我的同学们则一个个瘦成了纸片人。减肥的办法多种多样,有吃减肥饼干的、针灸的、还有跑步、跳绳、爬楼梯的。青春期喝凉水都长肉,我的很多同学大学四年里都在M和S号中不断转换。我对门宿舍的一个女生是我见过的意志最顽强的,一天下午她冲进我们宿舍找我,叫嚷着快给我点吃的,饿死我了,好久没吃东西了。我连忙递上一包饼干,然后眼看着她像老鼠一样啃食了3/4块,满意地说好了,饱了!



从进入大四开始,一种惶惶然如丧家之犬的气氛在我们中间弥散开来,就像一场狂欢即将散场。同学们各显神通,寻找实习和工作的机会,而大多数人对于未来是茫然的。很多人都去实习了,宿舍里剩下的都是准备出国和考研的,关于工作和户口指标的传言每天都有新版本,同学间的关系明显没有那么融洽了。
2002年6月,毕业季。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面临着留在北京还是去地方台的选择。班主任在最后一次班会上反复劝说我们去地方台,“北京有天安门,但是天安门和你们有关系吗”,但是还是有七十多人选择留在了北京,即便很多人当时还没有找到工作也没有户口。“散伙饭”吃了一顿又一顿,那段时间我们的标准作息是中午起床,下午看世界杯,热闹地吃顿晚饭,然后去三里屯喝酒,午夜去朝阳门钱柜唱歌至凌晨。再也不怕宿舍阿姨去系里告状了,那是种末日般的狂欢。
6月10日,论文答辩结束。班里在广院著名的水煮鱼餐厅吃了最后一顿散伙饭,很多人都哭了,我们宿舍的一个女生拉着我的手说,咱俩一起租房子住,你可不能抛下我啊。后来,倒是她抛下我去了福建。当时,我们宿舍8个人中只有一个确定离开北京去大连电视台,那天晚上我们在钱柜唱了一首又一首,唱《送别》也唱《校园里有一排年轻的白杨》。从钱柜出来,已经是早晨了,下着蒙蒙细雨,出租车上我偷偷地哭了。把没用的东西都打包寄回了家,我带着最简单的行李告别了我的大学时代。


我喜欢溜溜达达
25 楼 | 2012-11-03 21:02 顶端
echowang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200
威望: 201 点
金钱: 1088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9-08-04
最后登录:2019-01-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虽然我跟瓶子是一年毕业的,可我的大学生活绝对没这么精彩
26 楼 | 2012-11-03 22:03 顶端
erduo0624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56
威望: 57 点
金钱: 944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9-08-06
最后登录:2018-06-2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广院太可爱了!!!!这才是青春!!!

为谁风露立中宵
27 楼 | 2013-08-28 13:37 顶端
violaine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0
发帖: 792
威望: 886 点
金钱: 176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04-10
最后登录:2018-09-0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x给瓶子鼓掌~~

Ca fait déjà un bout que je me suffis
且陶陶
乐尽天真
28 楼 | 2013-08-29 13:55 顶端
violaine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0
发帖: 792
威望: 886 点
金钱: 176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04-10
最后登录:2018-09-0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瓶子瓶子想念你的文字

Ca fait déjà un bout que je me suffis
且陶陶
乐尽天真
29 楼 | 2016-05-16 15:32 顶端
<<  1   2   3  >>  Pages: ( 3/3 total )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04427(s) query 4, Time is now:01-17 08:49,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