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 心 眼(完结当日删文)
 XML   RSS 2.0   WAP 

<<  1   2   3   4   5   6   7  >>  Pages: ( 3/117 total )    
--> 本页主题: 心 眼(完结当日删文)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灰子



级别: 认证会员
精华: 0
发帖: 2075
威望: 2632 点
金钱: 15845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4-25
最后登录:2017-09-2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安静得可怕,不敢想像
20 楼 | 2011-05-11 00:28 顶端
luzerne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65
威望: 67 点
金钱: 954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9-08-07
最后登录:2011-08-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好看,情节很吸引人。 

有个这样的室友还真挺吓人的,想到了蓝胡子的故事。

猜想林净植最后会不会忍不住在听到室友的动静的时候冲进他房间。。。

21 楼 | 2011-05-11 03:03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一个人住整套房子,当然好。可关键是,两个人住,也象一个人住!
这种感觉就非常非常古怪,深夜想起来,会令人毛骨悚然。
中介小姐,不会明白。


胡思乱想容易失眠,整个晚上,我都仿佛听到隔壁有音乐声,细细碎碎,若隐若现,仿佛有一对情侣在相拥跳舞。
好不容易睡着,却已经天亮。
闹钟响的时候,我恨不能使出时光倒转的本事。
多睡三分钟的结果是,多睡了三十分钟。
我只得一边穿鞋,一边吃面包。
一迈步,直接载倒在地。
原来,慌乱中,我将两双鞋的鞋带系到一起。
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手肘已经摔破老大一块皮,痛得我直抽冷气。
我忽然听到身后传来“扑哧”一声笑。
我条件反射回头,身后照例空空如也。
“谁?”我大吼?
没有回音。
“是你吗?”
我发出的声音,如同深深陷入一块巨大的海绵中。
我解开鞋带,跑到同屋门口去敲门,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难道我终于听到了老天爷自天上发出的讥笑?
唉,我已经被这见不到面的同屋,搞得神经衰弱,严重出现幻听了。

又过两日,我忽然发现,我的咖啡机被人动过。
是谁?
是谁在捉弄我?
我压抑已久的恐惧,全部化为愤怒,爆发出来。我火冒三丈地对着空荡荡房间咆哮半天。
然后,又写了一大堆纸条贴在面包机、咖啡机、靠垫、食物、冰箱⋯⋯所有属于我自己的东西上。
“不要动我的东西!”我咬牙切齿地对着空气宣布。
折腾完毕,环顾墓穴一样安静的房间,白色的家具,象一排排林立的墓碑,全部空洞地看着我,我忽然觉得连脚底心都在发凉。
也许,我也应该从这里搬走。

听说我想搬家,立辉笑得前仰后伏:“你不会真相信有异时空的存在吧?”
“但凡没有被科学证实的,都存在可能性”我想像着,我的同屋与我生活在同一个房间,可是中间却隔了一层透明障碍,又或是空间扭曲,因此彼此都看不见。
又或者,只是他能看见我?
想到这里,我全身汗毛都竖立起来,背脊一阵一阵发凉,仿佛扎满了冰魄寒针。


在我的再三央求下,立辉同意搬到我家,暂时住几天,帮我侦察一下敌情。
我差点感激得热泪纵横,忙不跌,替他新置办一套洗漱用品。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22 楼 | 2011-05-11 10:11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晚上,同立辉一起推开房门,我觉得底气十足,往日莫名的心慌,全部消失。
有个人可以依仗,感觉就是不同。
我忽然想到“狗仗人势”这个词,
呸!呸!呸!
怎么能这样贬低自己?
我振奋精神,准备同立辉,好好追寻蛛丝马迹,顺便让立辉找一下结婚的感觉,说不定,我也可以加入已婚妇女浩浩荡荡幸福大军中。

然而我千算万算,算掉了老天爷不会让我如愿。
整整一个星期,家里都风平浪静,一点细微响动也无。
甚至,连冰箱里的食物都没有人动过。
房子里,仿佛真的只有我一个在。
立辉仔细查看了所有能查看的地方,觉得再正常不过:“净植,是不是你太疑神疑鬼,过于多心?”
“林立辉,不要怀疑我的判断力!”我不甘心。
“走平路尚且要摔跤的人,有什么判断力?”立辉十分不屑。
“喂,不许人身攻击!”
“我只是说事实!”
他一副淡定笃实的样子,气得我七窍生烟。
我闷坐在床上不啃声,立辉也不来哄我,兀自翻着杂志。
想到我的第二方案,我终于沉不住气。
这一周,我每晚同立辉留心房中动静,要不就把工作带回家来赶,根本不敢同他太过亲热,生怕被那双暗中的眼睛占去了便宜。
我按下怒火,深呼吸,调整情绪,到卫生间洗了个香熏浴,然后穿着我并不性感的睡衣,蹑手蹑脚走进房间。
立辉浑然不觉,正靠在床头把书看得津津有味。
我一把扯掉他的书,笑着趋上前。
立辉眉头一皱:“别闹,把书还我!”
“不给!”我把书抛到一边。
“林净植,别胡闹!”立辉拖长声音,显然又不耐烦了。
真煞风景,没见过比他更不解风情的男人。
我只得摆明车马:“成立辉,洗澡上床啦!”
立辉要愣一下才明白我在说什么,他终于把皱成一团的眉头舒开,走过来拥住我:“你同我一起洗!”
“我洗过了!”我指指睡衣。
“那再洗一次!”他含住我耳垂。
暖暖、软软、痒痒的气息全数喷在我颈窝,象有只小猫爪,一下一下在我心上挠着。
我投降了,半赖在他怀里,任由他一边顺着我的耳垂一路向下吻,一边熟练地剥开我的衣服。
房间里忽然变得春光旖旎,平时冷冰冰的立辉,现在也不是不热情的。
他始终是个男人,原始欲望面前,任何自尊、条律、面子⋯⋯都统统兵败如山倒。
我骄傲地想,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
我的心一点一点软下来,也许立辉不是一个体贴温存的情人,但我相信他会是名忠诚守信的老公。
情欲的火越发热烈,我同立辉纠缠着吻在一起,就在千钧一发之际——
“喀砰”!
门口忽然发出一声响,象一盆雪水迎头浇上来,我所有的欲火全部被淋透。
“你听!”我一把推开立辉,兴奋而又有点颤栗:“听见了吗?”
“恩!”立辉还没有清醒过来,继续缠上来吻我。
“出去看看啊!”我躲开立辉的唇,把他往外推,这一刻,情欲、性欲都没有我的好奇欲浓烈。
可立辉的欲望没有得到释放,十分不情愿。
我摇摇他的手,装可怜:“会不会是那个人在门外偷窥?”
立辉犹豫一下,推开门,我缩在他身后,牵着他衣角,往外一步一步挪,黑洞洞的客厅里,仿佛藏着一个怪兽。
“啪”。立辉按亮顶灯。
房间被照得雪亮,一切都同刚才一模一样,静悄悄的。
“什么都没有!”立辉摊开手。
“可明明有声音!”我急忙分辨:“刚才你也听见了?”
“是!”
我的汗毛立即全副武装:“可是,你看房间里没有人。”
立辉抱起双臂:“也许——”
他话没说完,鞋柜又发出“啪”一声响,吓得我差点跳起来。
立辉快步走到鞋柜边,一把拉开,但什么都没有。
立辉笑了,看着我:“这就是你说的奇怪声音啊?林大小姐,你真是科学白痴。”
我不解地看着立辉。
“由于昼夜温差,房间里的木质家具,热胀冷缩,就会发出声音。我家里的家具,也常常发出奇怪的声响。这太正常不过了。没想到你居然联想丰富,连扭曲空间,都虚构出来了。”
“不是——”我想辩解。
可是立辉已经不听:“你总是大惊小怪。”
“但我真的觉得那个人在房间里。”我申辩:“我知道,他一定在这房间里。不然,你怎么解释冰箱门会自己打开?拖鞋会自己跑到花园里?”
立辉又习惯性皱起眉头:“也许,对方真的很厌恶你,不想见到你,刻意避开。”
“可他根本没见过我!从何讨厌我啊?”
“也许,他已经见过你,只是你不知道!”立辉耸耸肩:“又或许,对方故意装神弄鬼,只为了让你恐惧,然后自动搬出去,他就可以花半套房子的钱,霸占整套房子。”立辉不愧是律师,把平日工作中遇到的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联想进来。
“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我想一想说。
“你现在不觉得是时空错位了?”立辉白我一眼,为我丰富的想像力所不屑。
他转过身,走开,表示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我怏怏地跟着他回卧室,但是我们都不再有兴趣继续刚才没做完的事情。
我有点怨恨那只会发出怪声的柜子。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23 楼 | 2011-05-11 10:11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立辉看了一会儿书,便躺下了。
听着他均匀平缓的呼吸,我却无心睡眠,我想让他陪我说话,但他已经睡熟。
黑暗里,一切细微的响动都被放大,冷气机在嗡嗡地向外吐气,隔了窗户,蛐蛐也在呱呱乱叫,我甚至还听见厨房里有人踮着脚走动。
我心烦意乱地盯着天花板,仿佛天花板上有只眼睛也在回望着我。
什么时候,为了一点点的温存,我开始委曲求全?
立辉高兴,立辉不高兴,完全左右我的情绪。
而我的情绪,他从来视而不见。
我总是顺着他,而他总是不肯顺着我。
难道我的余生,都要这样度过?
我忽然有点心灰意冷,怔怔落下泪来。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发现自己滚落床下了,只余半条手臂还搭在床上。
一定是立辉不停靠过来,而我不停让出位置给他造成的。
立辉却反而嗤笑我,说我笨到连睡觉也摔跤。
我气极反笑,立辉总是能把一切利益点归于自己,并找到方法损我。
这倒是和他律师的职业很符合。
同他斗嘴,从来只有我吃亏。

但是,当我打开冰箱,准备做早餐的时候,忽然发现冰箱里的食物被人动过了。
我惊天动地地叫起来:“立辉,快来看!”
立辉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赶紧奔过来。
他也发现,那几盒过期的牛奶,不在了,他的脸色变了变,但很快冷静下来:“也许,你的同屋昨天回来了。”
我想也不想,跑过去敲门,可是根本没人回应。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又什么时候走的?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我疑惑地看着立辉。
他的脸上也终于有点沉不住气:“净植,你到底同什么人住在一起啊?”
“我要是知道,也不拖你来了!”我白他一眼,他终于知道事情的诡异之处了。
“要不——”我快速瞟了一眼同屋的房门:“我们进去看看?”
“怎么看?”立辉竟然有点紧张。
看来此人没有做贼的潜力。
我从书房拿出一支钢别针,掰开:“上次我把自己锁在屋外,开锁的工匠就用这个开的门。”
“喂,净植,非请勿入!你这样同贼有什么区别?”
“我又不偷东西,我只看一看,看一看又不犯法 。”我戳一下立辉脑袋:“反正他也不在家!”
“你这是私闯民宅,也是犯法的!”
“这民宅我也有一份的!”我理直气壮地说:“万一他是个坏人,政府还感谢我呢!”
我不理立辉在我旁边唠叨,亲自动手开始捅同屋的门锁。
其实,我有这念头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总觉得隔壁房间里,藏着巨大的秘密。
我经常猜想,里面有没有铁笼,囚禁着一个疤脸怪人?又或者是个淫秽的地下声色场所,不然何必避开所有人?更有甚至,里面藏了个谍报组织?更或者,是外星人的秘密基地?
总之,我想得越天马行空,越疑窦重生,就越好奇难奈。
今天,终于有人撑腰,恨不得拿把大班斧,三两下将门劈开。

“帮忙扶住我的手!”我同立辉说。
“不!这种违法的事情,我不做。”
“你不帮我,你知情不报,也是偕同犯,有啥区别?”
立辉想想,还是伸出手帮把我手肘抬着。
“做从犯就要有做从犯的样子!”我得意忘形,立辉很少这么听话,看来也是好奇得不行。
“你少废话,赶紧弄!”立辉努力想挽回点面子。
我忍住笑,专心捅起锁来。
可是,开锁匠三两下就弄开的门锁,我却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急得满头大汗,也毫无动静。
我有点沮丧,我也许对所有的门都束手无策。
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扇门,总有另一个人拿着与之匹配的钥匙来开启 。
可是,我总是那个拿错钥匙的人。用尽方法,始终不得其门而入。

不过这次,运气好似没那么坏,我感觉到钥匙孔在随着钢针的旋转而略微转动。
“咿?动了?”我立即惊喜地加大手上的力度。
立辉凑上来,神情紧张,如临大敌。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24 楼 | 2011-05-11 10:11 顶端
张瑜瑾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211
威望: 220 点
金钱: 1097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1-18
最后登录:2019-01-16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又有新书看了
关MM好勤力啊!
开头很好看!这么诡异,真想不出来后来该如何发展。


怀瑾握瑜
25 楼 | 2011-05-11 11:00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喜欢就好!今天有个很有名的编辑还跟我讨论我的小说,他说我写小说还没入门呢。且说我写的小说只能刊登在知音这种情感杂志上。

编辑大人还说,我写小说的方法和行文风格,都有问题,读起来不像小说。

我沮丧啊!

那就让我做为一个小说爱好者来写吧!只要有人喜欢看,我就不在乎以后还能不能出书了。

我也不准备再出版作品了,就拿出全部热情来爱好吧!

希望你们还是常常来踩我。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26 楼 | 2011-05-11 11:19 顶端
木雨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26
威望: 27 点
金钱: 914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0-01-19
最后登录:2012-07-1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喜欢你的小说,虽并不明白什么叫做"入门的小说",但却更喜欢你这样的风格.
那编辑说什么知音之类,那上面乱七八糟的东西怎么能与你的小说相提并论啊!气愤

27 楼 | 2011-05-11 12:14 顶端
木雨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26
威望: 27 点
金钱: 914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0-01-19
最后登录:2012-07-1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到紧张处了,净植的同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不知下文中谜底能否揭开?
不喜欢她的男朋友...

28 楼 | 2011-05-11 12:16 顶端
秋皓



级别: 骑士
精华: 0
发帖: 469
威望: 490 点
金钱: 1216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10-11
最后登录:2018-12-0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莫因一个人的观点,便全盘否定自己
各花入各眼,这里的人可是对你的故事喜欢地紧呢
——昨天还在想,故事的氛围有点像韩国电影《触不到的恋人》


月有阴晴圆缺
人有悲欢离合
29 楼 | 2011-05-11 12:26 顶端
<<  1   2   3   4   5   6   7  >>  Pages: ( 3/117 total )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09549(s) query 4, Time is now:01-17 08:14,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