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 心 眼(完结当日删文)
 XML   RSS 2.0   WAP 

<<  2   3   4   5   6   7   8   9  >>  Pages: ( 5/117 total )    
--> 本页主题: 心 眼(完结当日删文)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violaine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0
发帖: 792
威望: 886 点
金钱: 176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04-10
最后登录:2018-09-0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蝎子那个封面。。。有点恐怖哦~~~眼里有个男人,心在哪里呢?

Ca fait déjà un bout que je me suffis
且陶陶
乐尽天真
40 楼 | 2011-05-12 09:07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谢谢蝎子——那封面还真是——诡异。


出书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其实有网络这个平台我已经很满足。

只是希望能够越写越好,被越来越多人喜欢。仅此足够了。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41 楼 | 2011-05-12 09:47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不过这次,运气好似没那么坏,我感觉到钥匙孔在随着钢针的旋转而略微转动。
“咿?动了?”我立即惊喜地加大手上的力度。
立辉凑上来,神情紧张,如临大敌。

“哗啦——”门开了。
不过不是我们开的这一扇,而是大门。
我吓得手一抖,猛地抬起头,“咚”地撞上立辉的头,一阵天旋地转。
顾不上喊疼,我同立辉做贼心虚地,齐齐看向门口。
一个中年妇女,站在玄关处,狐疑而警惕地盯着我和立辉:“你们在干嘛?”
我和立辉面面相觑,大脑一片空白。
女人大概五十出头,提着一大袋东西,看起来挺老实,不象坏人。
难道?
难道她就是我久未蒙面的同屋?
否则,她怎么会有钥匙?
显然,立辉也想到这里,眼睛偷偷瞄了一下我手中的钢针。
我连忙把手背到身后,强做镇定的说:“你好,我,我叫林净植,我住在这里。”
说完这句话,我才反应过来,对方也许根本没看见我们偷偷开锁,只看见我们站在门口。
我住在这里,有权利站在任何公共区域,何必心虚:“你是谁啊?”
“哦!我是钟点工!你叫我连婶好了。”连婶松口气,热情地走过来同我打招呼。
“我刚搬来!你在这里很久了吗?我怎么没见过你?”我好奇地问。
“这五年,我都替阮先生打扫房间的!”连婶告诉我们,她每周都来替我的同屋打扫房间,并且更换新鲜的食物。
“阮先生长什么样?是做什么的啊?”我忍不住刨根问底。
“我也不知道,我从没见过他。我只负责打扫卫生,然后按照阮先生放在桌上的清单,购买食物和生活用品。
“他怎么给你工钱啊?”我好奇极了:“难道也是转帐?”
“哦,每个月,我会拿单据找秦先生报帐!”连婶一边说,一边将口袋里的一些食物放进冰箱。
“秦先生是谁啊?”我不依不饶地继续盘问连婶。
“是阮先生的朋友啊!”连婶说:“阮先生很忙,经常都不在家的,听说他搞地质勘探的,所以常年在外。”
“哦!那今天早上你也来过?”我盯着连婶手上新买的牛奶。
“对啊,我来看看冰箱里还剩什么,需要添补什么新东西。”连婶丝毫也不介意我的质问,也许这五年,有太多我这样的租客问过她类似的问题。
听了连婶的话,立辉立即狠狠甩了我一个大白眼,言下之意就是怪我太多疑了。
我悻悻地笑了笑,不敢再多嘴。
连婶放好东西,掏出钥匙,打开同屋的门。
我跟过去:“我能进去看看吗?”
“应该可以吧?”连婶犹豫了一下,在我迫切的目光下,答应了我的非分要求。
我赶紧跟进去。
咦?
没有红的灯绿的酒,没有铁笼子,没有厚窗帘,房间明亮又宽敞,干净又整洁,同我的并没有两样。
一切再正常不过!
奇怪,我居然有点失望。
这同屋,食人间烟火、交同性朋友,连职业都有。
他甚至还有个替他打点一切的钟点工。
所有莫测陆离的揣测,全部消失殆尽,我那神秘诡异的第六感,也随日气蒸腾⋯⋯
连婶熟练地开始擦拭家具上的灰尘,清理房间,我同立辉不便久留,便自动退出门外。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42 楼 | 2011-05-12 09:50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看,全是你自己疑心生暗鬼!”立辉有些恼怒,让那连婶看到他在别人门前偷偷摸摸,他觉得颜面尽失,故此迁怒于我。
我也不敢辩驳,虽然还有许多疑窦尚未解开,但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证明对方也是血肉之躯,有亲戚朋友,正常的人类需求,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即便终生见不到,与我也没有丝毫损失。
人就是这样,只要不威胁到自己的利益,管别人死活呢?

当日,立辉便自我家搬走。
末了,还狠狠挖苦了我一番:“林净植,亏我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居然鬼迷心窍,相信你什么异时空的鬼话,以后你再装神弄鬼,千万不要到我面前搬弄。”
我瘪瘪嘴巴,不敢开腔。
立辉还不解气:“想像力这样丰富,干脆不要当文案,直接写鬼怪玄幻小说,娱人娱己,还可以赚钱养家。”
我想申辩,但是无从辩起,只能忍气吞声。
我敢打赌,立辉一定觉得被我愚弄了。
也许,他还会觉得,一切都是我为了骗他来跟我同居,想出来的鬼主意。
我真是被这怪同屋给害惨了。

接下来一个月,房间里依然有怪异响动,不过我眼观鼻,鼻观心,抛开一切杂念,不允许自己胡思乱想。
上一次疑神疑鬼的代价是,成立辉好几天没给我好脸色,我可不想再来一次。
事后,我仔细想想,也许真的是我小题大做。
我虽然是个粗线条的女人,但又很敏感胆小, 稍有风吹草动就容易心头发虚,手忙脚乱,惊慌失措——
走夜路,会觉得黑暗中,有一双窥视的眼睛在身后追逐我,一慌乱,刚跑两步就左脚绊右脚,跌个人仰马翻。
又或是梦里,觉得自己滚下悬崖,心头一乱,一挣扎,反而真的从床上滚落。
就连大白天,有陌生人走在我身后,稍微近一点,我也会背心发凉,莫名心慌,总觉得有把明晃晃刀子对牢我要害。
半夜里,还常常听到楼上,有玻璃弹珠掉落地面,不管我搬到哪里,这声音都跟随我⋯⋯
皙敏说我这是:被害妄想症,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也许皙敏说得有道理。
安全感不外来自可依靠的身边人,或者可供傍身的财物,又或许是仰仗自身的信心与才干。
可我三样都没有。
情海生波,最是变幻莫测,十分不可靠。
立辉固然诚实守信,但我总觉得他同我之间,始终隔了最后一道屏障,心和心之间不能真正赤裸相见。
我已经有过四段失败的恋情,虽然每一次,我都全情投入,可是每一次都是对方先放弃我。
我怕我同立辉,最后还得重复这不幸的结局。
也许,平胸的女人,注定情路特别坎坷,命运特别起伏。
真是该凸的地方不凸,不该凸的地方全部凸起来 ,别人的情路一马平川,我的就是珠穆朗玛峰,高不可攀,永无逾越之日。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43 楼 | 2011-05-12 09:51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就在我以为我是全天下最倒霉的女人时,另一个女人,摆住更倒霉的姿态找上门来。
周末,我本来打算睡个懒觉,潇洒地来一回床头金尽。可惜门铃震天响,将我自无边美梦中,残忍地抓起来。
我看看天色,太阳才刚露个小脸。
我一怒之下,奔出去开门,睡眼惺忪外带怨气冲冲。
门外站着夏皙敏,我刚想吼她两句,忽见她神色凄楚,仿佛一个迷途的女鬼,喝过孟婆汤后,忘记前尘旧梦,茫茫然失措地站在门口。
她见了我,嘴巴动了动,终未能成声,忽地扑上来抱住我肩头,哀哀哭起来,小小肩头耸动,显然受了莫大委屈。
那些眼泪汹涌而出,尽数浸进我肩头,连带我的怒火也浇熄了。
我半扶半抱,将她引到沙发上坐下,又拧了把热毛巾同她擦脸。
她喘了好久,才止住眼泪。
我问她发生何事,她也不肯说,只目光定定地望着地面,全无往日的姣俏活泼,仿佛她到我这里来,单纯是为了哭,而非倾诉。
我等她哭够了,才不紧不慢地问:“大小姐,谁欺负你啦?”
她咬着嘴唇不吭声,眼泪再次大滴大滴滚落,看得出,泪腺已经失控。
“喂,现在你有权保持沉默,但如果你有话说,也不会成为呈堂证供,我会为你保守秘密!”我努力逗她。
可是丝毫不起作用。
“夏小姐,你再装哑巴,我就回去睡觉啦!你自己爱哭多久哭多久!”我作势起身。
皙敏一向头脑简单,果然中招,连忙可怜巴巴地伸手拽住我衣角。
“聂小生欺负你了?”夏大小姐,千金之躯,家世显赫,除了胆大包天的聂小生,我实在想不谁还敢拿气给她受。
皙敏点点头,老实得象个小女孩,一点也没有平日的飞扬跋扈。
我松口气:“原来是两口子耍花枪,我还以为什么天大的事情呢!”
“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次不同!”皙敏的眼泪又滚下来,神情间还有些慌乱与不安。
“你每次吵架,都说不同!还不是你欺负人家?小生那么老实,怎么可能欺负你。一定是你欺负人家不成,反而自己气到自己。”
“你不明白的!”皙敏有点着急,但似乎又不愿意详细解释给我听。
“有什么不明白?幸福的婚姻总是相似的,耍花枪的理由,每次都是不同的。”
皙敏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决定告诉我实情。
原来,聂小生已经两个多月没有与皙敏同房。
皙敏哀怨地说:“我每次主动找他,他都推说累,拒绝我。”
“哦,原来你是欲求不满啊?”我取笑她:“小生该不会是被你榨干了吧?”
我故意退远一点端详她:“你还不到狼虎之年啊!”
“净植,别笑我!”皙敏瞪我一眼,神色已没刚才忧心忡忡。
我知道我插科打诨,起了作用。
“但是我真的觉得小生不对劲,虽然我们结婚以来,他就没有主动热情过,可是也不至于象现在这般冷淡,甚至有点刻意回避我。我怀疑,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
“小生有别的女人?”我狂笑:“皙敏,你们家小生可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啊!”
要知道,皙敏对聂小生是一见钟情。
当初,小生是皙敏父亲银行信贷科的一名小职员,无意中被皙敏看到了,惊为天人,花痴了许久,动用了不少关系,才不露痕迹地结识了小生。
两个人谈恋爱,有好几次,情到浓时:灯半昏,月半明, 酒半熏,人微醉,气氛正迷离 ,皙敏主动投怀送抱,小生也始终不肯越雷池半步。
当时皙敏天天同我哭诉,说自己没有魅力,不够性感迷人,诱惑不到小生。
她一向,坚如铜墙的自信心,差点因为小生而溃不成军。
后来,我们才知道,小生传统又保守,坚持要到新婚之夜才肯与皙敏发生关系,说这是对皙敏的尊重。
为此,我们一班女人都羡慕皙敏,说她拣到宝,这么英俊挺拔的男人,居然如此自律自爱。
所以,恋爱不到半年,皙敏便猴急地快快下手,将如意郎君收归麾下。
虽然婚后,皙敏常常抱怨小生不解风情,不沉迷床榻之事,但心里还是知道自己找到了好归宿。

“皙敏,也许小生工作太累!”我知道,皙敏父亲十分重用小生,退休前,将小生扶到重要职位。
“我知道,但是不可能累成这样吧!”皙敏不依不饶:“我们结婚还不到一年,离七年之痒还差一光年呢,不可能就老夫老妻,过上无性婚姻了吧?”
“你就是想得太多!”我说:“就算立辉出轨,也不会轮到小生,也许他生性便有些清心寡欲。”
“真的吗?”皙敏心情明显好起来:“也许是我多心了!他最近总是加班到半夜,我该给他补补身体!”
“这才是好妻子!”我赶紧夸她。
“他最近瘦了好多!我该体谅他,不该同他吵!”皙敏开始检讨自己,不再坚持是小生有外遇了。
“我就说,肯定是你招惹小生的。”
然后我故意说起来别的八卦消息,皙敏终于破涕为笑。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44 楼 | 2011-05-12 09:53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转眼,汗嗒嗒的盛夏便过去一半,工作仍然千篇一律的做下去。
虽然说我们做的是创意型工作,可是其实毫无创意可言,还不是在鸟笼子里开飞机,思维模式早早被圈牢。
有时候觉得做人真辛苦,日复一日,同一模式下工作、生活、恋爱,一点新意也无。
我真担心,我的生活一早已经被复印机锁定好,只需要一页一页打出来,毫无变数的重复直到寿终正寝。

夏末,小花园里一壁金银花全部开了,一小朵一小朵,象闪烁的星,缀满绿色的天幕。
我赖在藤椅上,浸淫于馥郁芬芳的花香中,沐浴着白而软的阳光,喝着这个夏天最后一罐啤酒。
虽然,星期六一大早起来就喝酒,显得有些颓靡,可是有什么关系呢?
欢乐稍纵即逝,乘肉身尚能享受,及时行乐才最明智。
我闲闲翻一本杂志,杂志女郎永远美伦美焕,艳光四射,不知道她们失恋了,是不是也伏在地上,哀哀痛苦,柔肠寸断。
有时候想到,那样美丽的人,也会被男人抛弃,我立即觉得心平气和,我不过暗恋失败一次,被甩两次,外加被男友劈腿一次,有什么好伤春悲秋的?
我不是还有立辉吗?
虽然我清楚知道,我并不是他一生中的至爱,感情最浓烈的时候,他也没有三日不见我,便如隔三秋。
我们都是对方退而求其次的选择,我们都过了一心一意,毫无保留爱一个人的年纪。
其实,对于爱情,我不是不悲观的,这个世界,到处是自私的男男女女,永远自爱比爱别人多。
我自己也如此,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也许爱情只是古老传说,说得人多了,会让人误会是真的。
酒意还没上头,我已经开始胡思乱想,幸亏门铃响,及时打断我悲观的情绪。
我打开门,快递公司的小弟捧着一个大纸箱站在门口。
我犹豫一下接过来,沉甸甸的,仿佛装了一箱砖头,原来是自网上邮购的书。
依照惯例,同屋不在家。
未免书被退回去,我替他签收了。
我将箱子放在他房门口,然后贴上小纸条:书替你签收了!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45 楼 | 2011-05-12 09:54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下面是引用kate008于2011-05-12 04:22发表的:


親愛的﹐觸不到的戀人﹐頗舊的一齣﹐但當年我真的非常驚喜﹐喜歡到不得了。我這個看甚麼都不掉眼淚的人﹐居然激動極了。收藏了﹐一看再看。

你看了﹐我們交換一下感想呵﹗
.......



周末就找来看。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46 楼 | 2011-05-12 10:03 顶端
张瑜瑾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211
威望: 220 点
金钱: 1097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1-18
最后登录:2019-03-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安全感不外来自可依靠的身边人,或者可供傍身的财物,又或许是仰仗自身的信心与才干。
可我三样都没有。

心有戚戚然。。。。


怀瑾握瑜
47 楼 | 2011-05-12 10:49 顶端
张瑜瑾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211
威望: 220 点
金钱: 1097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1-18
最后登录:2019-03-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也许,平胸的女人,注定情路特别坎坷,命运特别起伏。
真是该凸的地方不凸,不该凸的地方全部凸起来 ,别人的情路一马平川,我的就是珠穆朗玛峰,高不可攀,永无逾越之日。

。。。。。。。。。。


怀瑾握瑜
48 楼 | 2011-05-12 10:52 顶端
张瑜瑾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211
威望: 220 点
金钱: 1097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1-18
最后登录:2019-03-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越发喜欢关MM的文字
总有那么几句说到人心眼里了


怀瑾握瑜
49 楼 | 2011-05-12 10:57 顶端
<<  2   3   4   5   6   7   8   9  >>  Pages: ( 5/117 total )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10638(s) query 4, Time is now:03-22 11:57,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