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 青春有悔
 XML   RSS 2.0   WAP 

<<   1   2   3   4   5  >>  Pages: ( 1/7 total )    
--> 本页主题: 青春有悔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青春有悔

这可以是一个科幻故事。可是这样的梦,不只我做过吧?回到当年的的珍重时光,甚至修改那有怨有悔的青春。    罗曼罗兰说过: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埋藏自己爱人的坟墓。短短的一个故事致所有在少年时深爱过并且深深痛过的人。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楼主 | 2011-05-27 15:59 顶端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那一天本来和以往每一天都没有区别。只有一点,那一天是我的生日。我离开办公室时,外面已是初黑的夜晚。披星戴月。可惜,如今的空气污染已经没有星星可以让人看了。高楼林立之间,今晚还真的有一盘团团的月亮,在深蓝色的天空中静静地闪着一股灰黄色的光。隐隐可以看见月球上的月球山和宁静海。我忽然心中一荡,多年以前也有这样的夜吧?只是那时空气干净得多,我和少卫一起手拉手在校园里的大操场上坐着,看一轮很圆很黄的月亮。

  手机响了。是章立。他问我是不是下班了,有没有吃饭。我回答:“我和上官约好一起吃饭。”

和章立在一起两年多了,以相处的时间和双方年龄而言应该是有个交待的时候了。房子是现成的。章立也已经多次直接间接地提到结婚。我只是懒懒地打不起精神来。好象这段感情已经快变成鸡肋了吧?打不起精神来结婚,更打不起精神来分手。拖一天是一天,车到山前必有路吧。只是我一直坚持没有同居。我们两个人一个住在城西一个住在城北。用上官的话来说还坚持着浪漫地每周订约会。

约会是约会,只是已经不再浪漫了。而且约会也越来越难订了。章立今年在公司里又升了职,应酬比以前更多。周末不是开会,就是陪某人打高尔夫之类。就算他有时间,我不加班也不出差,两个人一起做什么呢?我喜欢静一点文艺一点的娱乐,比如看场话剧,到郊外爬爬山,找个有情调的咖啡座,晒着太阳听听软性音乐。章立常取笑我的心理年龄还在青春期。章立则喜欢人多的热闹的场合,我常想那些应酬到底是不得不去,还是章立娱乐的一个方式。就是体育运动,章立也喜欢足球,一堆人闹在一起。我则宁可自己去静静地游泳,或是滑水冰。

  一次我对上官说:“这种情况,真不知道两个人是在拖着等谁先开口结婚,还是先开口分手。”

上官问我:“你们这样两个这么不一样的人,当初是怎么走到一起。又是怎么做了两年的恋人呢?”

我一愣。我还真没想过。想一下,我只好答:“生活弄人。”和上官一起哈哈笑。只得游戏人生,不然怎么样?

  我生日的前一天,上官打来电话:“你要是已经和章立计划好节目,就当我没说。”

  我答:“章立从不耐烦过各种纪念日。”的确,他有一次当着他的朋友面表扬我,说俞晓航虽然毛病不少,但有一点最好,从不逼他过生日、情人节、三八节等。

  于是生日这天上官请我吃淮扬菜。

我到的时候上官已经到了。她笑话我:“生日还要加班?”

我疲倦地说:“有个报表一定要赶出来。我的生日不好,总是公司结帐日。将来如果生孩子,一定要选好日子,最好在中旬出生。可以消消停停过个生日。”

上官司帮我在温过的绍兴黄酒中加一颗话梅,两个人慢慢地喝。

上官问我:“如果让你挑一件礼物,你会选什么?”

  那时已经酒过三巡,我略有酒意,答:“我想重回青春年少,哪怕只有几天,几个小时。再见到赵少卫,我真想再看看他,听听他的声音。”

  上官听了不语,过了一会儿才慢慢地同情似地说:“一般总怀念青春的人都是对现状不满的人。你不如努力改变现状还更有建设性意义。”

  我答:“不不不。现状是现状。我对现状再满意,我也不能不想当初是多么年少无知,没有珍惜,没有好好享受。”

  上官笑笑:“那我就没办法了。来,你还是看看我力所能及的礼物吧。”她送我她在美国买的COACH的包。“知道你不在乎这个。不过上班的人,总得有一两个充充场面吧?”她这样说。

  我和上官同龄,是高中同学。她比我早结婚。她先生比她大不少,用她的话说是个小生意人。让她一下子就过上了舒服的生活。她本来可以不用再上班。但上官一直坚持工作,她自嘲地说:“不上班,那么多漂亮衣服到什么地方去露一露?只等和他应酬的时候,或是逛商店买更新衣服的时候?”

  上官一向想得开。

  这天我和上官都喝到七分醉,上官打电话叫他先生的司机来送我回家。

  离开饭店时我忘了拿上官送我的生日礼物,上官佯作不乐:“一看你就不重视。”

  我笑:“你总送这么名贵的礼物,让我为难。你过生日让我送什么好?从现在就要开始存钱了。简直是齐大非友。”

  上官答:“月入万元以上,连个COACH包都称为名贵的。现在怕只有你了吧?章立还不赶快和你结婚,等什么?这样经济适用型的太太不知道什么地方还能找得到?”她忽然又笑:“当然你的愿望不止于此。你希望重回十八岁。”

  “十九岁。”我纠正她。我早把这件事当娱乐细细想过。十九岁的时候是我和少卫之间最好的时候。还未曾恋爱,朦胧神秘,无限滋味。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1 楼 | 2011-05-27 15:59 顶端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未完待续。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2 楼 | 2011-05-27 16:00 顶端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size][size=4]回到家里,我自己开了一瓶红酒,一边喝一边吃着花生看美剧。不知不觉睡着。恍惚间,对面走来一个英俊的男生,几乎比得上少卫年轻时的样子,他微笑看我,我也还他一个微笑。他说:“祝你生日快乐!”

  他看上去那么年轻,我不由倚老卖老地调情:“你怎么知道是我生日?有什么礼物送我?”

  英俊男生还是微笑:“我是你心中的幻象。你想什么就看到什么。”

  我愣一下,不由笑了反驳:“可是我没见过你,不可能想你。”

  他不答,只说:“如果我让你挑,可以回到从前一个星期,你会选择什么时候?”

  我微笑:“你查查历史数据。哪一周是股市大涨的前一周。我打算回去大买特买,发一笔小财。”

  “你不相信我?”他不生气,好脾气地微笑:“我变成你现在心中最想见的那个人怎么样?”

  “谁?周杰伦?”我取笑他。

  他还是好脾气地,温和地纠正我:“你从来不喜欢周杰伦。你小时候总和比你大得多的表姐表哥在一起玩,所以在偶像的口味上比同龄人大五六岁。你喜欢的是张国荣和周润发。”

  我这才真的一愣,想想,又说:“那你能让我见到周润发?不必了。他现在太老了,我不喜欢。”

  他还是微笑:“你最想见的人其实是赵少卫。你可以选择时间。”

  我在心里已经嘀咕,可是仍然嘴硬:“那么我选择在他临终之前,----如果我活得比他长。我回去问他:没有和我结婚,他有没有后悔一生?”

  英俊少年居然还没有动气:“你确定吗?”他虽然长得好看,但是是他那份温文的态度和修养让我开始真正有点喜欢他。这时候,难得见到这样斯文但又不女里女气的年轻男生。

  “如果可以随便挑。我可以回到曹雪芹去世前三年或者五年吗?看看《红楼梦》的原稿。”我多少有点认真。

  “不能。”答复没有商量的余地。

“法力有限啊。”我取笑他。

他也笑一笑,回答我:“你喝得有点多了。平时你不这样玩世不恭。”

我是有点头晕。那我要回到什么时候呢?是热恋的时候吗?还是回到最初相识的那个美丽的春天,丁香花开遍校园。认识少卫那天,放学后我和同学照例一路走回宿舍。空气中有丝丝缕缕隐隐的花香。清风拂面。同学们照例高声谈笑,而我一路只是微笑着沉默,一颗心尤自沉浸在那石破天惊的一刻。十八九岁的我认定这是我一生中最初的爱,虽然连他叫什么名字还都不知道。

  其实我最喜欢的还是那个要恋爱还没恋爱的时候。一切都在若有若无之间。一切皆有可能,可是一切又那么不确定。虽然有那个时候的挣扎与煎熬,可是回头想想,还是那个阶段最美最有滋味,最让我反复回忆。

  我决定了。管它是真是幻,就这样了。我于是看着眼前这个人,还没开口,他已经微笑:“我知道了。这个就当是你的生日礼物吧。”

  他的微笑让我迷惑。我更困了,恍惚间象是不得不睡着了。

  我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是墙上贴的刘德华的大幅照片(啊,都说他青春不老,和十年前比,他其实已经相当老了。)。枕边是一本已翻得很旧的《人间喜剧》第七卷。没错了。当年我有一度极想看《人间喜剧》,屡屡磨在图书馆。图书馆估计也只有一套,借来借去,总是借不全,看得支离破碎。N年后,在书店里,我发现了一整套《人间喜剧》,马上毫不犹豫地买下,搬回家。可是摆在书架上,从没能够完整地读完一册。没有时间,没有心情。

  我忙起来照镜子,是我,确切地说,是我十年前的样子。平平整整一张脸,还长着青春痘呢,看上去生硬却青春洋溢。真的回到十年前了。今天是哪一天呢?我有点困惑。寝室里没有人。不知是别人都去上课了,还是周末,大家都出去了。

  这时候可真是寸金难买寸光阴了。我忙忙跳下床,熟门熟路地拿了自己的脸盆,去水房洗把脸。水房有人和我打招呼:“今天这么晚起?”我哼哈一声。觉得这人脸熟,但不记得名字,估计是隔壁班的同学吧?

  该换衣服了,犯了愁,当年的品味之差,无以伦比,几乎没有可穿的衣服。首先质地好多都是化纤之类,款式也莫名其妙,啰嗦而不实际。怪不得自己虽然经常暗自怀旧,却不喜欢翻看过去的影集。想想,只好勉强抓一件穿上。找一找,,还好还有点钱。今天要抓时间去买两件衣服。正想着,头上忽然传出一声暴喝:“俞晓航,有人找!”我吓一跳。愣一下才想明白,当年的女生宿舍不让男生进,全靠这个沟通。我下楼去。回字型的楼,走廊长且黑,但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我一路奔到门口,真的很好奇谁在找我。我不希望是少卫,至少让我买件顺眼点的衣服再见他。

  还好,门口站着的是郭松涛。我脑子迅速动了一下,嗯,那么我应该是大二上学期,那时候郭松涛在追求我。我的心微微暖了一下,走上前,和他招呼。

郭同学长得其实很英俊。高大的身材,明亮的眼睛,在同学中人缘很好。当年我为什么不喜欢他?除了爱恋少卫,主要是因为郭同学学习成绩不够优秀吧?当年的我愚蠢地把自己挑男朋友的标准和奖学金标准挂钩。真是可笑。大学毕业若干年后我见过郭松涛一次。他打电话来说他最近在北京短期出差,在网上校友录中找到我的联系方式,一起约了吃饭。他见面就说:“咦,你怎么把头发剪短了?”然后反复了几次遗憾地说我还是留长发好看。---是的,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埋藏自己爱人的坟墓,其实和真人真事已经无关。

  我这时正留着长发,随便扎了一个马尾巴。

  郭同学看着我,说:“晚上有场电影。”然后伸手递上一张票。他的态度生硬,好象做一件不大情愿的事。当年的我觉得他有点怪。现在早就明白,那是因为年轻羞涩,更因为重视而越发笨拙。

  我的心里暖一暖。我记得这场电影。当年我没有去。我正一门心思爱着少卫,和别的男生假以辞色都让我自己感觉特别不贞。可是现在我改主意了。

  “好啊。什么电影?”我伸手接过来。

  郭同学有点惊讶,同时眼神喜悦,似乎没想到事情进行得这么顺利。他含糊地答了一个电影的名字,我反正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也无所谓。只看着他微笑,当年的黄金岁月,记得追我的人颇有几个。但他依然是当中非常突出的一个。倒是大学快毕业的时候,一个辗转认识的小女生不知因何喜欢上了他,有点缺心眼似地来问我他怎么样。我瞠目结舌,说我和他不熟啊,两年没联系了。对方答:可是他说他一直以来只喜欢过一个女生,就是你啊。

  我有点想报知遇之恩似的。至少可以给他和自己多留一点好的回忆吧?

  我跑到报摊买了一张报纸,确定现在的确是我大二年级上学期。而且今天是周六。下午我跑到学校附近的商场,买什么呢?发现难怪自己当年的品味那么差。原来当年的商场里都是那样类似的衣服。只好化繁为简,买了件最普通的白衬衫,一条灰蓝色牛仔裤。囊中羞涩,质地谈不上多好了。不过这种搭配是最安全的,总还顺眼。回到寝室翻翻衣柜,居然连条丝巾都没有。真是穷学生。不由想念我柜子里那么多条漂亮的丝巾,如果能“走私”过来哪怕一条也好啊。

  为了适应角色,晚饭前我在校园里乱走,象是梦游一样。自习室,操场,食堂,图书馆。虽然离开十年,但是什么都很容易找到。可见现在的生活,刚刚走了几遍的路都还要走错,实在是活得太心不在焉了。

  晚上约会前,惯性地想洗脸化妆。可是抽屉里只有一管色彩让我不能忍受的口红。想想索性什么也不用了。

再弄头发,当年的头发不知为什么剪得那么难看。最应该的还是找个手艺好的师傅重新剪一下。但是手艺好的师傅当然也收费昂贵。学生消费不起。我叹口气。有了品味没有钱也是只能徒唤奈何。我忽然开始有点明白有些时候即使时光重来,即使智勇双全,IQ及EQ全都高人一等,也是没有用。

  郭松涛早就到了,见我来了如释重负,递给我一根冰棍,我打开一看,已经半化,大概拿在手里一段时间了。我很感动。这个男生在这时是真的喜欢我的。我对他笑笑,他忽然小声说:“我以为你不来了呢。”我一怔,其实我到的不晚,提前了近十分钟。我忽然有点感动。想起章立约会总是迟到。总是为他找借口,说是工作忙啊,路上堵啊。其实就是不重视。重视一个人就会提前到了等他。每一分钟都渡日如年,怕她不会出现。

  我情不自禁地伸手拍拍他的手背以示安慰。结果这个男生一脸震惊的表情,忙把手缩了回去,脸红了。我又一怔。又一想,当年的自己无论如何不会这么豪放。现在有意无意总把郭同学当小朋友看,其实他比我还大上一岁。我也有点脸红。就一直没说话。

电影是老版的《蝴蝶梦》,黑白片。女主角选得很好,有那种天真而富于幻想的面孔。我想起这本书中开头一句话,大意是很高兴初恋的疯狂热度只发生一次。是,我完全同意。我依然记得当时是那样地爱少卫。为他死了也是愿意的。这次回来,什么时候能见到少卫呢?

散场后我以为郭同学会建议到什么地方走走,结果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陪我走回宿舍。然后匆匆离去。是我把他吓着了吧?我不禁微笑。

我在宿舍门口找那个熟悉的小摊,想买根玉米吃。这个季节的玉米最好吃了。

“嘿!”又有人吓我一跳。我回头,心瞬时狂跳。

面前站着的是少卫。才二十岁的少卫。十年未见,我常在心里勾勒他的样子。他的样子越来越模糊,只剩下一个英俊无比的影子。现在的他站在我面前。年轻得如同一本崭新的书,边边角角锋利得一不当心就可以划破手。他那张脸,略方,五官都算不上特别出色,可是搭配在一起有种特别阳光的英俊,象年轻时的三浦友和,笑眯眯的,邻家大哥哥的形象。

有时会想当年爱上他实在是以貌取人,幼稚天真。可是今天看见他,发现不不不,爱上他是一生中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吧?以后肯定没有遇见过比他更让我动心的男人。

我胡思乱想,震惊而感叹。

少卫走过来,脸色有点忧郁。他问我:“你去什么地方了?”

我怔怔地答不上。

他接着说:“我传呼了你十次。”还是微笑,可是有点不快。

我还是莫名其妙:“我们约了吗?”心里非常内疚,一定是和他约了。这个该死的时间隧道,至少应该告诉我一下我到这十年前的今天和谁订下了约会吧?

少卫也一怔:“约是没约,但……”

我也奇怪:既然没约,他为什么这么生气?

我们难堪地对看几秒钟。我还是先反应过来,说:“来,我请你吃玉米好不好?消消气。”心里忽然有点明白,原来的我大概是除了他没有太多其他的娱乐活动的。他大概习惯于一找我就找得到吧?当年何其痴情。怎么肯那样一门心思地爱上他?那种爱情,对于当事人双方其实都是种负担吧?

我拿一根玉米给他。他有点奇怪:“你不是说在外面吃东西又不卫生又不雅观?”

  我?我当年是这样?我哈哈地笑起来。真是,谁愿意回到青春年少,看到当年青涩的自己呢?多么的矫情。

“那我们下不为例好不好?”我们找了个地方坐下。我不舍得不看他,特意侧坐着,好能看到至少他的侧面,问他:“好象心情不好?”

这回轮到他不答。过一会儿才说:“吴楠来信了。”

如同被人忽然从梦中叫醒,半清醒半不清醒,我忽然想起了吴楠。是,她是少卫的梦中情人,如同少卫是我的梦中情人。那时我是那样嫉妒她。她模样清秀,家境非常好,所以不但擅于修饰自己而且有钱修饰自己。最难得的不但是学习成绩一直一流,高中毕业后考入了清华外语系,而且当年就有股很特别的气质。我和少卫也算高中里的优等生,但只优等到能考进我们现在这所普通的重点大学。是,人生一有比较,就高下立现。我那时无数次希望自己是她。若干年后,我和章立出席一个什么活动时见过她。还是她先认出了我。

见到吴楠时我很惊讶,发现首先她并不如我印象中那么美。其次她的妆化得太浓,略胖,或者说衣服略瘦。她的话很多,一直很敷衍章立,因为章立所在公司是她所在公司的大客户。业务上有往来。我再没想到当年那个清秀脱俗,总是带点骄傲的小女生变成今天这样长袖善舞、滑不留手的职场丽人。

我定定神,回到眼前。少卫一直在追求她。他收到她的信,然后又跑来找我,说明什么?她拒绝他了?我忽然暗自好笑,何用搞得这么复杂,反正现在发生的事当年都发生过一遍了。想想当时发生了什么不就得了。想想时间,大二上学期,对,吴楠对少卫的表白既没同意也没拒绝。聪明的她当年就懂玩这样的游戏,即使不能确定就是自己的白马王子,至少先钩住,放着长线,万一将来有用呢?可是少卫所期待的是热烈的爱情。他很失意。那时我们是经常在一起的朋友。于是他来找我,排遣不快。如同一剂镇痛药。

我微笑。他和吴楠如同我和他一样没有结果。我相信他甚至在大学毕业后再没见过吴楠。

我忽然有个念头。“哎,少卫,你为什么不到北京去找吴楠呢?”

他一怔:“去找她?”

“对啊。”我很兴奋,“去看看她。”我看着少卫,他的眼神开始是不可思议,后来忽然变得充满向往。“那课怎么办呢?”

“请两天病假好了。”我又加一句,“我也想一起去,我在北京也有同学,现在北京的天气最好,很适合旅游。你找吴楠。我就在那里玩。就呆两三天,再一起回来。好不好?”

少卫看着我,过了一会儿,说:“那就豁出去了。”然后笑了,很开心。

我也微笑,我最喜欢看他开心的样子。看他开心,我的心里象是慢慢流过一股热巧克力,又暖又浓又甜,不可言说。

少卫又有点奇怪地看着我,想想说:“我以前怎么没想到去看她?倒是你提出来。”

我在心里叹口气:你怎么没想到?当年你不顾一切跑到北京去看她,都没有请假,就这样在学校失踪三天,回来差点受处分。

我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一生中的一个大遗憾是从没有和少卫一起旅行过。我终于抓住这次机会了。我笑得合不拢嘴。

我回到寝室数了数钱,这学期的生活费还有不少,因为刚开学不久,父母一向是把钱在学期初都给我的。可是如果把这些钱拿来用在这次旅行上,当年的我这学期余下的日子怎么过呢?我此时的行为会不会影响到当年真实的自己呢?当年自己的生活会不会再改变十年后我的生活呢?再向父母要一笔钱也不是不行,可是汇过来要几天时间,我没有这个时间。(一生中从来没有觉得时间这么宝贵过。)和同学借也不行,我很快回到时光隧道另一头,没有办法还给任何人。我发愁了。

第二天晚上同寝室的同学约我去玩。当时学校还比较流行交际舞。我从来不会跳,不肯去。同学说:不是交际舞,是蹦迪。很好玩。去见识一下吧。我不喜欢那么闹。不想去。可是转念一想,要不也是上自习。当年那样努力学习,日后并没有为我带来太多好处。不如偷闲一晚算了。

蹦迪的地方不过是学校的小礼堂,以我十年后的眼光来看,简陋得让人一点儿兴致也没有。可是没关系,同学们都兴致勃勃。跟着音乐毫不疲倦地扭动肢体。这个气氛感染了我。我也跟着乱晃,真切地感觉到腰肢纤细柔软,四肢灵活有力。年轻真好啊。我忽然有了兴致,开始活跃起来。一起来的同学说:咦,俞晓航你今天真高兴啊。

真是年轻,大家一曲接一曲也不觉得累,渴了也不要紧。有一曲是大家手搭住前面一个人的背组成长龙一起扭动奔跑,极为尽兴。一曲终了。我回过头来,看见后面的男生并不认识,但是还是笑着打了个招呼。他也冲我点头。那一刹,我忽然冻住:天啊,这分明是章立。[size=4]
[/size]


[ 此贴被盲目悲观者在2011-06-04 13:00重新编辑 ]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3 楼 | 2011-05-27 17:19 顶端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章立和我毕业于同一所大学,但他大我三年,按理说我入学那年他还在学校里读大四,但是学校里有一万人,我们从未见面自然也正常。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我的头脑迅速地运转:我大二了,他应该已经毕业。毕业了他怎么还会回来蹦迪?他不是一毕业就分配到北京工作吗?

大概见我一直怔怔地看他吧,章立搭讪着说:“你好。我叫章立。”我点点头,没有告诉他我的名字。他又说:“想喝点东西吗?今天真热闹啊。”我又点头-----震惊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他向卖饮料的地方走,看我没动地方,就微微停一下等着我。我想想,记忆里真的不记得自己真的在大学里遇见过他。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偶遇不会改变我十年后的真实人生吧?

极力镇静下来,我向同来的同学讲了一声。随着章立走过去。章立问我想喝什么。我想想,笑着问他:“能要啤酒吗?”

他以为我开玩笑,哈哈一笑,给自己要了啤酒,给我要了汽水。我只好接过来,其实我是真的想喝一点啤酒。

我依然在想这场不期而遇害会不会改变我十年后的生活,可是转而一想就算十年后失去他也不见得是什么痛心疾首的损失。再说了事已至此,是福不是祸,是祸也躲不过了。于是索性问他:“你已经毕业了吧?怎么会到学生舞会来?”

他惊讶地看着我:“你怎么知道我毕业了?”

我神秘地一笑,不回答。

他纳闷了一阵,才回答我:“我出差回来。”

我灵机一动,记得章立说过他刚毕业工作时特别不开心。也许这就是那段时间?

有人过来和我打招呼,一个脸熟的男生,说:“咦,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天天晚上在主楼上自习吗?”我和他说笑几句,虽然根本不记得他是谁。少卫曾经说过我对人的脸有一种奇异的遗忘能力。在学校里经常有人和我打招呼而我并不记得人家是谁。

章立随口说:“你同学?”

“可能是吧。不记得。”我实话实说。

他大笑:“怎么可能?人家明显和你很熟。”我看着他,当年的他也可算是个英俊男生,比十年后的他少了四十斤脂肪,脸上的轮廓还十分俊朗,眼睛显得比十年后大而且有神。当天是初秋,他穿着一件白色T恤,薄薄的衬出结实的肩膀。怪不得他开玩笑对我说当年也是女生杀手。他这时的确值得一看。可惜我认识他已在八年以后。他早已有了中年人小小的发褔,不只是身材,还有姿态。我忽然很想伸手摸一下他的肩和手臂------这算是意外收获,再没想到会在这次时间旅行中遇到自己男友的当年。

我答:“这是我的弱点,我只对长得好看的人有印象。”

他又哈哈大笑。这点他和十年后一样,天生乐观,世上的事都是可以让他大笑的。

音乐又起来了。他说了句什么。我没听见。他又说,我还是没听见。他再想说,我只好把耳朵凑上去,结果没想到他也低下头来要靠近我讲,一瞬时,他的嘴碰到我的耳朵,象是吻了我一下。他马上就不好意思了,连声道歉。

我不由微笑。他当年是这样的可爱。他能想到自己在N年后坐在KTV包房里,穿着迷你裙的服务员凑着几乎贴着他坐,裙子下面的内衣都若隐若现,他也面不变色,若无其事。后来他的朋友取笑我,说他真胆大,当着我的面还敢这样,背后不知如何。他说:“我这是心底无私天地宽。”边说看着我笑。他的朋友们又取笑我,我更是无所谓,答:“我以为章立这算倒过去提供免费服务,我们就可以免单了吧?”

我很专注地看着他,我真的是很想知道他当年的样子。他当年是这样的好看和可爱。大概也象现在这样爱热闹。但是是一种更为天真的爱热闹。忽然想起那句歌词:如果让我遇见你,而你正当年轻。

忽然明白了歌词的意境。我就没有遇见章立,在他年轻的时候。我忽然一阵辛酸。章立还在尴尬地站着。我有点回过神来。示意他一起跳舞。这又是一曲长长的劲舞。一曲罢了。我们都是一身的汗。我对他说我要到外面凉快一下。他点头,陪着我出来。在门口依然是给自己买了啤酒,给我买了汽水。秋天的夜色很美,满天的星星。

我忽然有点感动,对他轻轻说:“工作上不如意不要太放在心上。开头总是这样。你在这家公司很有前途的。前两三年忍一下,国企也是要改革的。以你的能力,早晚是要出人头地的。”

章立说的,他头三年的处长是个四十岁的老姑娘,忍得他几乎吐血。和他一个处的新毕业的大学生几乎全辞职走了,不是读研就是进外企,只有他觉得这个位置可以学到东西。咬碎刚牙挺了下来。三年后,老姑娘处长调任,新处长来了一两年就生病休息,他破格提为副处长主持工作。从此春风得意。

我说完了,发现他在很奇怪地看着我。僵了一阵,他忽然笑:“你还知道我的什么事?我感觉你好象认识我很久了。不过我记人的本领一流,我如果见过你我一定记得。”

我笑:“那可不一定。象我长得这么普通的你不一定会记得吧?”

他又大笑。和他十年后的笑一模一样。我的心中一阵温暖。

他问我:“还要跳舞吗?还是在外面散散步?”

我想想,如果散步会影响到十年以后吗?刚才还在想十年后失去他不是太大的损失。现在忽然对他有了很多的好感,忽然不想在十年后失去他。如果不想失去他,现在是回到里面,各跳各的舞,还是再一起散步,更能保证十年后呢?我想来想去不得要领。

章立已经又开口了:“我虽然长得普通,可是没有这么丑吧?你要想这么久?”

算了,反正这些事都是不可测的,顺其自然吧。我于是答:“散步好了。难得有星星。”

“天天有星星啊。”章立奇怪。

我不由失笑,是,我说的是我们两个在一起的十年后的北京。

走了两步,可能是心情激动,我又觉得渴。才想起自己没有喝完的汽水放在刚才的地方了。我顺手拿过章立手里的啤酒,喝了一口。----这本来是我们两个之间习惯的小动作。喝完我看见他诧异的眼神,才意识到自己做错事了。没有意识到现在的时空象限不对。可是也不好解释,于是自我解嘲地说:“我常担心自己变老了会酗酒。看见酒总有点馋。”

他停了停说:“你挺特别的。”又补充道,“我以前在学校里怎么不认识你。你是哪个系的?”

我当然不会告诉他。我说:“我根本不是这个大学的。我是聊斋里的狐狸精,晚上来迷惑英俊男生的。”

他又哈哈笑了:“那谢谢你选了我。我太高兴了。”他又说:“我请你吃夜宵好不好?”

“好的好的。西门有一家小饭店做的相当不错。”我迫不及待地说。我记得那家东北饭店做的韭菜盒子,美味异常。毕业后时常怀念。

章立又有点惊讶:“我以为你会说初次见面不好意思让我请客什么的。”

“喂,你到底想请不想请?”我也有点不好意思。心里总是觉得和他这点小事是不用客气的。忘了他自己并不知道,不知道我们八年后是恋人。

他又哈哈大笑。我们一起走进去。

我由着章立点小菜,自己贪心地点了很多韭菜盒子,还有当地的啤酒。“你带够钱了吧?”我取笑他,“我很能吃的。”

“不够钱就只好把你押在这里。”他不甘示弱。

“那你八年后恐怕就得来赎我。”我脱口而出。

他不知为什么脸又一红。别过脸去掩饰地招呼说啤酒要冰的。我也意识到自己好象在调情一样。不知为什么,看见少卫完全没有失态,看见章立就不同。可能是因为太重视少卫吧?或者和章立比较亲密,有意无意间就流露出来。会如何影响到十年后呢?早知不如选A项,用现在的心态和记忆回到现在。就不会有这些麻烦。

我们对饮啤酒。我干掉一杯。我忽然很想一醉。意识到这可能是这次时光旅行的唯一一次机会。和别的男生不能不愿不敢。和少卫更不行,看见他太紧张。和章立就无所谓。反正我们之间该发生的早发生过,或者说,以后终将发生。没关系的。

章立说:“咦,你很能喝酒?很少看见女生这么爽快。”

我微笑。我和他在十年后也不一起喝酒,他说他最恨女生酒醉,极为丑陋,而且有种欢场的感觉。我也懒得问他欢场的事他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再说和男朋友对饮有什么好玩的?我自有我喝酒的伙伴。所以我们从不一起喝酒。

他微微有点出神,忽然说:“你要好好珍惜大学生活啊。工作真是痛苦。”

“你不要着急,你享受工作的时候在后面呢。”十年后我都有点受不了他那过于享受工作的劲头,总好象公司缺了他不行似的。其实绝大多数人的工作不过是一份职业,算不上事业。

“你说话怎么老气横秋的啊?”章立取笑我。

“不是告诉你是狐狸精吗?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我悠悠地又喝了半杯酒。

“那大仙,你告诉我将来的女朋友是什么样子的好吗?”

“将来,你现在没有吗?”我在诈他。他总是对我说他大学并没有亲密女友。

他又笑:“你真是大仙,什么都知道。是,有的。不过刚刚分手了。我就是回来分手的。”

“为什么?”我惊讶。

“她喜欢上了别人啊。说我不够体贴,过生日不送礼物,一起走路不知道先给她开门,不会说好听的话。和我在一起没情调,没意思。”章立的语气是玩笑的,但有股黯然的味道。

我无话可说,他似乎在说我。我说他是鸡肋也是因为这些。从来都是平淡的生活,没有起伏。你不可能指望他为你带来一丝意外的惊喜。没有想到他十年前就是这样。十年中他一点儿没变,只是等着女伴来迁就他。

我忽然没了胃口。不想再喝酒了。想找个借口离开。十年后和他约会都早已没了热情,现在何必用这宝贵的时间和他磨。

“你能不能告诉我女生为什么总是这样不切实际?为什么一定要过生日送礼物?平时有了喜欢的东西为什么不能送呢?注重那些细节有那么重要吗?一个人真对你好,你感觉不出来吗?”章立的声音忽然高了起来。

我想想:“如果你真爱她,为什么不可以迁就她?她要生日礼物,你就送生日礼物。如果你肯用心,总能注意到她喜欢的东西吧?你连这点心思都不肯用,还说爱她,不是有点可笑吗?”

章立一怔,用挑战的口气说:“你有男朋友吗?你肯这样迁就他吗?”

我坦率地答:“我没有男朋友。但是我有一个意中人。我愿意迁就他。没有条件。”

章立震惊地看着我,惊讶于我的坦白:“真的?”

“这还用撒谎?”我微笑,“也没什么可以骄傲的。”

“你不觉得难过?你这么喜欢他,可他,嗯,并不是你男朋友?”

“我觉得我很幸运,遇上一个人能让我这样喜欢他。”我是真心的。过了青春年少,谁还能这样不留退路,不留余地来爱一个人呢?有的人一生没有这样爱过,他们不知道他们损失了什么。

章立不知说什么,沉默一会儿。才举杯,说:“为你的爱情干杯。”

我们对饮。

忽然我笑:“我其实本来也做不到。我天天难过挣扎。后来才突然明白。能和他共渡的每一刻其实都是好的。日后千金难买。可是当时太在意将来的结果,反而没有享受到现在。将来的事谁知道呢?真是糊涂。”的确,是后来才明白的,可是这个“后来”是用了十年八年的时间。人的寿命与智慧的成长真的是太不成比例。

“他说要去看他喜欢的女生,我可以选择偷偷生气,伤心。也可以选择陪他一起去,这样我们两个人就可以一起旅行了。”我向往地说。然后又不由自主地叹口气:“可惜……”

“怎么?”

我忽然灵机一动,想到了重要的一点。完全没有犹豫,直接突兀地对章立说:“你可以借我一些钱吗?不过丑话说在前面,我只能十年后还给你。到时我可以还十倍。”向一个从未谋面的男生借钱,而且说出这样离奇的还款方式。大概绝无仅有吧?可是我别无它法。姑且试一试吧。

章立更为震惊,他呆呆地看着我,良久,我差点就要说:算了,逗你玩的。

他忽然问:“你要借多少?”

我想想,说了一个数字,够我的路费到北京去一次。

他松口气,说:“才借这么少。那十年后十倍还我也发不了财。我还以为这下遇到狐狸精,后半辈子有指望了呢。”

不愧是章立,当年就这么有趣。

他又想想:“可是我身上没带这么多。要不你告诉我宿舍号,我明天给你送去?”

我当然不肯:“狐狸精没有宿舍啊。我可以陪你到你住的地方取。”说完忽然觉得有点暧昧,就不好意思地对他一笑。

章立只能惊讶地看着我,想想:“好吧。我就住在学校招待所。”

“那你快结帐,我们走吧。要不怕你改主意。”

我和章立一路走,他这时候因为比较瘦,所以显得比我高很多的样子。我又不由想,真是为什么没有这时候认识他呢?我认识他的时候,他绝称不上英俊。

“喂,大仙,又想什么呢?”

“嗯,我想你女朋友真是没有眼光。这么英俊的男朋友也舍得不要。”

“咦,我怎么觉得你总是在调戏我?”章立又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哈哈地笑。我其实是真心的。只是他不明白。我也遇见了他,可惜在八年之后,他远没有现在好看和可爱。

到了招呼所,在门口他停一停,说:“里面比较乱,我就不请你进了。”我微笑点头-----他一直是个君子。不过这个君子在十年后依然会在夜总会逢场作戏地和大家一起叫小姐陪。

他果然拿了钱出来。我在接过来之前,说:“你想好了啊。我真的是只能十年后还啊。不要说我骗你啊。”

他答:“十年后要还十倍的。”

“没问题。十年后钱就没有现在这么重要了。”

“十年后我们还在这里见面吗?我手上拿一支玫瑰花?”他取笑我。

“噢,不。十年后这里早拆了盖体育馆。我会把钱汇给你,署名,嗯,十年前的爱。”我哈哈笑自己的创意。

“那我太太不是要拷打我?”

“你哪有那么早结婚?不要以为十年是很久以后的事,弹指间男人也老的。”

“啊?那么老还没结婚?那我太太现在岂不是还在中学里?”他装作倒抽一口冷气。

我笑嘻嘻地看着他。此时的他比十年后的他多点真诚的活泼。

“你会知道我十年后在哪里?”

“那当然,大仙无所不知。”

“那我现在送你回去。”

“不,那你不是得知道狐狸窝了吗?我们十年后再见了。”说到这里,我忽然有点伤感。

面前的章立还在以为我开玩笑,正要说什么。我忽然想到这一别真的就是十年。他无疑是喜欢眼前的这个我的。这是他苦闷生活中的一个小小插曲吧?

我不由伸手轻轻摸了一下他的头发,然后做了一件自从看见他就一直想做的一件事,我轻轻用手臂抱住他的[size=4]腰,把脸贴向他的胸膛,很轻的,但是停留了几秒钟。我已经感到了他的体温。我和章立在八年后拥抱了无数次,但是这一次,感觉是那么奇妙。既觉得他十分亲切,却又好象在拥抱一个陌生人,难以言传。

然后我抬头看着他震惊而又带了一丝喜悦的脸,说:“答应我了,不要跟着我。十年后我和你联系。”

我轻快地跑下楼,忽然,章立的声音:“喂,你真走了?等等我,话还没说完。”是他从楼上的窗子里探出头来。

吓得我赶快跑,我一生中运气最好是这次了,郭松涛居然骑车过来。我赶快说:“嘿,带我一程到宿舍好不好?”不等他同意,就跳上车后座,还催他:“快点骑好吗?”

到了宿舍,我谢他:“我一生中运气最好是这次了,多亏遇上了你。改天请你吃,嗯,吃冰淇凌谢你。”我想说吃饭,可是想想刚刚半骗半借来的钱,就改了口。

郭同学奇怪地看着我,勉强笑笑说:“你这几天好象变化很大似的。”
当然,现在的我不同于十年前的我。他倒发现了。我对他微笑,挥手道别。[/size][/size[/size]]


[ 此贴被盲目悲观者在2011-06-02 11:04重新编辑 ]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4 楼 | 2011-05-27 17:24 顶端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未完待续。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5 楼 | 2011-05-27 17:25 顶端
marchpisces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164
威望: 170 点
金钱: 1057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8-04-18
最后登录:2012-09-2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好看呢!还会继续贴吗?期待ing。。。

不怕一个人,但怕孤独
6 楼 | 2011-05-27 17:32 顶端
kate008



级别: 总版主
精华: 14
发帖: 1663
威望: 1390224 点
金钱: 110109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01-10
最后登录:2019-01-1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盲目悲觀者 有新作﹗等了好久﹗我是你的粉絲﹐一向喜歡你的文字風格﹐淡淡的說來﹐卻非常傳神﹐於人一種寧靜深思的境界。
現在上班沒能看文﹐按捺不住興奮心情﹐先留個爪﹗
I love you!


微笑走每一天 淡泊寧靜 悠然自得
7 楼 | 2011-05-27 21:39 顶端
echowang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201
威望: 202 点
金钱: 1089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9-08-04
最后登录:2019-03-0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真的好看,请继续
8 楼 | 2011-05-27 22:48 顶端
张瑜瑾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211
威望: 220 点
金钱: 1097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1-18
最后登录:2019-03-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名字很吸引

怀瑾握瑜
9 楼 | 2011-05-27 23:37 顶端
<<   1   2   3   4   5  >>  Pages: ( 1/7 total )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05607(s) query 4, Time is now:03-22 12:03,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