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 青春有悔
 XML   RSS 2.0   WAP 

<<  1   2   3   4   5   6   7  >>  Pages: ( 4/7 total )    
--> 本页主题: 青春有悔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也来问,这个多久更一次啊?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30 楼 | 2011-06-01 11:17 顶端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size=4][size=[size=4][size=4][size=4]4]看见我,他有点不好意思似的,眼神飘乎了一下。我微笑着过去,说:“下午做什么?”我佯作没注意到他黯然的神色。

他摇摇头:“不知道。我想休息一下。”又看看我:“不好意思。什么地方也没有陪你去。”

我回答他:“我的计划是去看圆明园的大水法。然后晚上到人艺看小剧场话剧。看完后如果有精力就再到酒吧坐坐。你要不要一起来?”

我知道他没有心情,可是一个人坐房间不是更无聊?我努力让他高兴点。

他想想:“好的。”

平时圆明园人很少,在大水法前我们静静坐了一会儿。然后到湖上划船,我准备了水果给他吃,还变戏法般拿出啤酒。他笑问我:“喝酒后划船算醉驾吗?”他的心情看起来好转一些。

下午的时间过得很快。在湖上,春日溶溶,舒服极了。我索性让船飘在湖心。趁着酒劲,他舒服地晒着太阳睡着了。醒来时他说:“咦,几点了?”

我笑他:“黄粱一梦。”

他也笑了,这次很开心。

我们赶到人艺小剧场时差点迟到。戏很一般。但他没看过话剧,倒津津有味。出来后和我讨论很久。人生总是第一次的经历至为新鲜有趣,与别的不同。以后慢慢看的多经历的多了,真的遇到新鲜的也不过“咦”一声,至多评价两句,转头忘掉。

我们又到后海的酒吧。那时后海酒吧尚不大出名,也没有形成什么规模。我找到一家有室外座位的,和他坐到后海边,其实这时的气候,晚上在外边坐着还是有点凉。我取笑:“豁出去感冒,也还是情调更重要。”

他把上衣脱下给我,我不接:“知道你是在恋爱中,体温高。”

  他无奈地笑。我们看不远处的路上开过的车,北京的好车多。我不懂也不在意,他却兴致勃勃地指给我看了这个看那个。最后说:“就希望将来大学毕业,别人都有车,我也能有一辆开。”

  我只能再微笑:和吴楠的恋爱不如意,让他真的意兴索然。我真想告诉他:毕业没有几年汽车变得很普遍,人人很快有车开。而且大家很快都烦开车,因为路挤车多,一旦会开车就沦为司机。一时的理想不过如此。

  从酒吧出来,我和他走过银锭桥,很袖珍的一座桥。我告诉他:“这在以前是北京十景之一。叫银锭观山。从这里可以看到西山。你可以想象以前的北京空气多少清澈。这桥虽小,故事却多。当年的热血青年就是在这里要刺杀当时溥仪的父亲,当朝的摄政王。因为溥仪出生的王府就在离这里不远。这是摄政王上朝的必经之路。”

  他很有兴致地听着,我故意卖关子:“你知道那刺客是谁?”

  他摇头。

  “汪精卫。就是因为这个入狱,他才写了‘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没想到吧?”我笑,“这才是:‘向使当初身先死,一生真伪复谁知’了。”

  他眼睛闪亮着看我:“你怎么知道这些?”

我故意逗他:“对我缺乏了解吧?我是个相当有学问的人。”
[/size][/size][/size][/size]


[ 此贴被盲目悲观者在2011-06-02 11:50重新编辑 ]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31 楼 | 2011-06-01 12:54 顶端
azure1128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146
威望: 146 点
金钱: 634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1-04-19
最后登录:2018-06-1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下面是引用盲目悲观者于2011-05-27 16:00发表的:
未完待续。

待续可以,但是一定要续完哦。


且行且珍惜。
32 楼 | 2011-06-01 13:41 顶端
azure1128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146
威望: 146 点
金钱: 634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1-04-19
最后登录:2018-06-1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看完了。
作者大人,快来啊~!


且行且珍惜。
33 楼 | 2011-06-01 14:17 顶端
张瑜瑾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211
威望: 220 点
金钱: 1097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1-18
最后登录:2019-01-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看完了

怀瑾握瑜
34 楼 | 2011-06-01 16:28 顶端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size][size=4]在月色下的短短弯弯的银锭桥上,我凝视少卫年轻而英俊的面孔,带着淡淡的笑意,眉宇间却始终有忧色。他是一个值得爱的人,只是那时我只顾任性地由着自己爱他,却并没有宠过他。----多年以后先发现爱上值得爱的人已经是幸运,再发现能够身不由已的爱一个人其实已经已经够幸运,哪怕对手方最终并不值得,至少爱情本身总是值得。

我提议:“走回旅馆好不好?”

他一怔,然后说:“好。”又说:“你冷就告诉我。”

这句普通的话不知为什么让我心里一震。我昨晚已经尽量回想十九岁时的自己,和少卫度过的那些时光。记忆中一派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片断的记忆全是他英俊的笑脸。他高我一级,性格开朗,比同龄男生略略成熟,和他相处轻松舒服。我初入大学时无知而糊涂,是他处处给我指导,帮我适应大学生活。陪我在大教室学习,考试前夕给我补习我学得不好的功课。我心情不好时曾无故跑去他上课的大教室,他见到我就会偷偷溜出来,陪我在校园里散步,说笑话帮我解闷。我什么时候找他,他都尽量配合我,找花样尽能力让我开心舒服。记得我最怕考高数。考试结束就发现他在门口等我,说:“考完了就是胜利,走,我请你吃冰淇凌。”那支草莓冰淇凌的滋味至今让我永远偏爱草莓味道的冰淇凌。当年只为他不爱我而耿耿于怀。又因为自己心里那样爱他,所以总觉得他亏欠自己。多年后的现在,因了这一句话的触动,才恍然,他那时对我,已经比日后某些号称爱我至海枯石烂的男人不知体贴周到多少倍。年少愚昧,却又自觉无所不知,聪明剔透。其实是自己亏欠了他。自己那一往无前、没有方式与方法的钟情,除了给他心理安慰,更多的还多少是种负累吧?我为自己这几天的行为找到了潜意识中的原因:自己是要好好把握这几天,补偿他,也补偿自己那有缺憾的青春回忆。

我们一路不疾不徐地边走边聊,路过路边的小吃摊就坐下来吃东西。老北京豆汁的怪味让他皱眉,逗得我哈哈笑。他看着我,忽然说:“俞晓航,你很喜欢北京是不是?这几天你真的非常开心。好象带动一个气场,能把你周围的人全感染了。”

“啊?是吗?和平时不一样?”

他微笑不答。

我吓唬他:“说实话,要不我再点一碗豆汁给你喝。”

他举手做投降状,但仍然不肯说。这是他的好处,他轻易不评价别人,谈论自己。多年以后,我才发现这其实也是难得的品德。

我也笑,依稀回想起少女时代的自己,任性并且情绪化,对男伴要求甚高,自己却随着心意做人做事,自我中心得浑然不觉。少卫另有所爱,却肯耐心迁就我,而且他是那样一个大众情人般的英俊男生,不愁没有女生愿意陪他。当年偏激地在心中指责他拿我消磨时间,现在却无比感恩生命中的这段缘分,感谢他给我一生中最芬芳的爱情记忆。

终于回到小旅馆已经是凌晨,天际泛白,路上开始有零落早起的行人。

在进旅馆门之前,少卫夸张地抹把头上不存在的汗,说:“终于在天完全亮之前回来了。要不我名节不保。”

我一愣,然后笑,说:“那我只好悲叹:我实在太没有吸引力了。”

这回是他笑,接下去说:“居然让我保住了名节。”

第六天,我买好火车票回来时,少卫已经在等我,问:“你去哪里了?我以为你要晚起。我要去火车站买票。”

我给他看车票。他惊异地看我:“你怎么知道我想今天走?”

我猜到他再呆下去也已经没有意义。而且这已经是第六天,我一共只有七天。

中饭时,我轻轻问他:“晚上的火车。下午再去看看吴楠吧?”

他摇头:“不用了。”提到吴楠,他的脸色又黯淡了一瞬。我心中刺痛。不知少卫以后想起吴楠,会象我一样有恍然大悟的感觉吗?虽然当年痛苦与挣扎多过享受。但是依然庆幸人生中有过这样的一个人一段回忆?或者男人会更在意结果,他只记得他没有得到她?或者他已经什么也不记得,春风得意或是忙忙忙碌碌到不会认真地回想?此刻的他不知道,我却知道他后来与大学的同班女同学恋爱、结婚、离婚。再结婚,生子。人生渐渐就走入至为平常的轨道,少年时瑰丽的梦大概渐渐褪成一个若有若无的影子。当年共同的朋友会取笑我在婚姻上已经被赵少卫“扣圈”了,我是零的时候,他已经第二次请同学喝喜酒。

在火车上时我终于困了。头天晚上走了大半夜,回去又睡不着,早起买票。即使十九岁,我也撑不住了,困得东倒西歪。少卫取笑我:“知道浪漫是有代价的吧?”

我索性说:“人不风流枉少年。”然后问他:“可以靠在你身上睡一下吗?”

我看得出他微微有点窘,然而很快就回我一句:“看来我终究要名节不保。”

我笑,大方地把头靠到他肩上,故意舒服地出口气,然后睡着了。

醒来时已经时第七天的早晨,少卫取笑我:“我才知道人的头有这么重。”然后他看看我,说:“你没有生气吧?”

我回他:“我还没有笑话你肩膀担不起份量呢。”

回到校园,要各回各的宿舍了。我知道少卫要赶着去上第一节的课,就说:“今天一天的课吗?有时间晚上一起上自习?”我的时间无多,不过说好七天,大概总要到第七天晚上才算七天吧?

他犹豫一下,说:“我晚上想给吴楠写封信。”

我不放弃:“那一起吃晚饭吧。”我想要再和他多见一面。

“晚上最后一堂课的老师出名的拖堂。我怕让你等。我们明天晚上,明天晚上我请你看电影好不好?”他补偿地承诺。

我在心里苦笑,明天的我已经不是今天的我了。可是也只得说:“应该没问题。”

他陪我走到女生宿舍门口,我站定,向他挥挥手,贪心地再仔细看他那张象早晨阳光般好看而明朗的脸,终于忍不住轻声说:“很多事,早晚会过去。想开一点,多吃多玩,尽量开心过每一天。”我真舍不得走,想多陪他一刻,想让他多陪我一刻。

他看着我,目光温和,说:“听,是师妹教训我来了。”

我勉强笑笑,看他向我挥手,转头走开。我不好意思站在那里注视他的背影,太露痕迹。也转头,要走。却听他叫我,回头,他又向回走两步,说:“俞晓航,这次去北京,因为有你,所以真的很愉快。我以前没发现,一起旅行时你真是一个完美无缺的旅伴。将来谁做了你的男朋友真是很幸福。”

他是在真诚地表扬我。可是我的心一沉。虽然我并没有期待任何,可是内心里,最最深的不想说不想看的那个角落,这几天的精心与细心,除了要补偿他和我自己,是不是也想回答这些年来默默问过自己的问题:如果,年轻时,遇上他时,如同现在一样成熟懂事,明白如何爱人爱已,是不是经过与结局都会有所不同?

看来是不会不同。不管我是愚昧无知,任性自我,还是聪明剔透,懂事有趣。赵少卫都不会爱上两者中的任何一个我。爱情没有理由不能解释,便是如此,从来如此。

我黯然无语。看他又转身走开。

黄昏,我还是到主楼后的花园漫步,少卫往返于食堂和自习室之间一般会走这里。没有太多的期待,只是惆怅地想:这次时光穿梭就将这样结束吗?见不到他了吗?

空气中还有丁香的极淡的香气,要留意才闻得到。已经过了花季,现在大概只剩下最坚持不肯凋谢的几瓣了吧?我想。

忽然,有人在我身后“嘿”了一声,不会是叫我。我不理。又叫“大仙?”我回头。是章立。我大吃一惊:“这么多天你还没有回去?”心虚地想,他不会这就要我还钱吧?

他很兴奋的样子,笑:“狐仙在天还亮着的时候就出来了吗?”

我脑子里转了若干个念头。最后决定以不变应万变,一本正经地答:“今天醒早了。好在马上就天黑了。”

他笑不可抑,说:“我还请你喝酒好不好?”

我摇头。我不能放弃遇到少卫的希望。我还想再看看他。

章立接着努力:“那跳舞?”

我也摇头。

章立有点语塞。想想又故作风趣地说:“那你有什么好主意?”

我想想说:“蛇足。”

他没懂:“什么?”

“你应该等我十年后去找啊。”

他哈哈笑。

“那时你已经小有成就,身居要职。在对下属呼三喝四,我推门进去,你一愣,想这人好眼熟。我轻轻放下还你的钱,转身离去。等你反应过来追,我已经踪影不见。你回家后妻子问:咦,这钱上还有人写诗,什么十年前的爱?”

他不待我说完就哈哈笑,说:“女生都这样么?想要不切实际的小情调?”

我看着他,他一生不明白女人想要的是什么。他只做他自己,自有喜欢这个型的女生追上门来。他不是自私,他是自我中心。最爱的人是自己。年轻的他挺拔英俊,开朗热情,十年后他小小发福,开朗转成有点油滑,故意的,好象以为这样招女子喜欢。依然热情,不过是世故的热情,对他没有用的人和事一样马上端出一副冰冷面孔。但是如果他十年后还是现在这样,不是也很可笑?大多数三十几岁的男子是不是都是这样。换来换去也无非如此。我思索着,因此不讲话。

章立忽然说:“我今天晚上的火车回北京。为了找你,已经多请了几天假,今天再找不到也要走了。不过我运气好,终于找到了。你到底是哪个系的?我们能不能保持联系?”他很恳切。

我轻轻摇了摇头:“我另有所爱,与其来往不如怀念。”

章立非常震惊,看着我:“那你那天?”他大概指我拥抱他的事。

我无法解释。只是冲他微笑,说:“十年后吧。如果有缘我们十年后自然会再见。”

我说完就想走,却被章立一把拉住,我惊讶地看向他,却发现他眼睛都红了,不知是不是急的。

我有点惊讶,相处这么久,没见过他这个样子。

他误解了我的惊讶,马上放开我,掩饰似地说:“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十年对你们狐仙不过是一晃眼,对我们凡人可是三千多个日日夜夜啊。那时我就老了。”

我夸奖地看他:他很有急智。这点我好象以前没有发现。可是我只能继续摇头,说实话:“我在等一个人。”

他明白了:“是你说的那个人。”他有点不以为然,可是想想又说:“你男朋友不会干涉你的正常社交吧?我只想做你普通朋友啊。嗯,如果你到北京来,我带你游北京。平时只是写写邮件什么的。”他有点口吃,说得越来越着急。

我心头一阵清澈:他喜欢我。八年后他倒从来没有这样急过。

我不说话,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章立忽然坦白:“我为了再见你一面已经把今年所有的年假全用完了。我天天在校园里象孤魂野鬼一样游荡,就是想再找到你。你真就连做普通朋友都不同意?”

我有点感动。一时之间不知是该欢喜还是觉得讽刺:刹那间发现自己的男朋友原来也会这样浪漫和痴情。只是对象是我而又不是我。

我轻轻上前一步,用手环住他的腰。再一次把头靠向他的胸膛。我喜欢现在抱着他的那种感觉,腰身细细的,结实有力。不象八年后象抱着一堆衣服,隐约感觉里面是他。我感到他收紧胳膊抱住我。我们都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到他在吻我的头发。这是章立吗?八年后的他从来没有吻过我的头发。我抬头看他。他这时因为没有胖,所以眼睛显得大得多,而且有神。他也正看我。啊,这个男人这一刻是爱我的。我的心忽然悬空,象是消失了,感觉不到。只觉得胸膛里是空的,没着没落。

我开始主动吻他,感觉非常奇怪,不知道是在吻一个已经多次吻过的人,还是和他的初吻。我喜欢这种迷幻感。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儿。他轻轻说:“我现在有点相信你是狐仙了。”

我看着他。

他接着说:“你变幻莫测。你说你另有心上人。我相信你。可是你又主动和我这样。好象和我很熟悉。可是你看着又一点儿不象一个随便的人。”他的声音里充满困惑。

我只得笑,再说实话:“我也会喜欢你。只是现在我们相遇的不是时候。”

他误解了:“只是做普通朋友也不行?”想想又有点脸红:“我保证刚才的事只是一时冲动。不会再发生。”----倒好象是他主动勾引我似的。年轻时他真纯朴。

我不由笑了,许诺说:“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你放心。如果你喜欢我,我就做你女朋友。”

他误以为我在订下一次约会,沮丧地说:“可是我明天就得走了。”想想又有点高兴,找一张名片塞到我手里:“那你和我联系好不好?我等你电话或者邮件。”

我心里又甜蜜又妒嫉,他原来可以这样热情与天真,当在合适的时候遇到合适的人。

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我点点头。向他摆手:“再见!”

初降的暮色中,丁香花的味道更淡了。我明白,这一次不会再见到少卫了。也该知足了。知足常乐。我双手交叉抱到胸前,感到自己年轻得那么结实的手臂,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35 楼 | 2011-06-02 10:51 顶端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size][size=4]在回去的通道上,我以为我至少可以再见到那个许我神奇七天的英俊年轻人。没有。遇到的是个打扮得体的女子,年纪不轻可是也不老,她身上没有穿戴当下任何时尚的衣饰,却显得那么精神入时。我对她微笑,说:“现在我有点相信相由心生了。所以我现在看到的是你?”

她只微笑,不语,向我摆摆手,指向一个我应该走去的方向。

醒来后我惘然半日。然后照常生活上班,只是不时恍惚。

终于约了上官喝酒,把七天的事浓缩成梦讲给她听。她微笑:“你没见过赵少卫已经很久了。治你这个症状的良药就是见见他。我去年中学同学聚会见到我中学时的梦中情人。不仅没认出来,别人指认给我,我还坚决不肯相信。那么一个清秀聪明的男生,现在脑满肠肥的样子,却还居然怀才不遇,喝下两杯就到处说他自己是擎天一柱,因此处处受小人排挤。他居然知道我当年暗中喜欢他,借酒装疯,把手搭到我肩膀上来,我这才明白古人说什么有的妇女被人碰到手,就把手砍下来是什么感觉。我只可惜不能当场把衬衫脱下来扔了,只得喝酒压惊。所以别怪我,我对你这个初恋情人怀念情结实在不感冒。”

我无言。
过一天,我和章立约了吃晚饭。我忽然问:“介绍我们认识时,你为什么会同意来往?”两年前他在公司已经小有地位,介绍给他的人不是没有美女。他的前女友就很漂亮。

他照例油腔滑调回答一通。我由得他胡说,只是静静看着他。如果真如他十年前所说,他对当年的我一见钟情、刻骨铭心,怎么可能八年后再见我时记不起来?诚然八年我改变不少。但是总不象他增重四五十斤,面目全非。不知说什么才好。只能沉默吧。

他不再接这个话题,闲闲地说起他在某处买的房子:“租约再有两三个月到期。我想就收回来了,装修一下,自己住。下周我们一起找个装修公司定方案好不好?”

我心不在焉地听着,忽然意识到他这是在说同居或者结婚。也许是结婚吧。他知道我不支持同居。

我微笑:“你还没求婚呢。”

他答:“老夫老妻了,有什么可求的。我一向是这样。”

我心想,不,当年你会的,你会求人的。

我不确定自己要不要嫁给他。也许嫁给别人也是一样,人生就是这点非常无奈。可是,至少没有见过别人十年前的热情与可爱,无从比较,不知道自己损失了什么。

  我们一起回我家,我给他放贾樟柯的新片。他从没看过。评价:“咦,女主角一点儿也不好看。”又说:“这是电影?象自已家用DV拍的。”一会儿又说:“这个电影到底讲什么?”

  我在一边不说话,只静静熨衬衫。我最喜欢在春夏两季穿白衬衫。最麻烦的是件件要花时间熨才能上身。章立比较喜欢女朋友穿得色彩鲜艳,说过我几次:总是穿白的,还要买来买去。其实看不出区别。何必?

  认识他的时候我就已经过了为悦已者容的阶段。他说他的,我穿我的。

  他有一会儿没说话。我以为他入了戏,可是仔细看看发现他睡着了。

  如果结婚,婚后我们会是那种夫妻,各有各的娱乐。

  我想想,数出一些钱,放进他的手包里。在里面夹一张字条,写上:十年前的爱。我同时另给他的手机发了一个短信:我出去了。你自便。-----没结婚已经就如他说的象老夫老妻了。

  我和上官去看了一个小剧场话剧,笑得眼泪都快出来。到家的时候章立已经不在了。

  那之后我很好奇章立的反应,但他消失了几天,我找他,即使他接电话也总是说不方便多讲。

  又过了几天,他约我晚饭。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36 楼 | 2011-06-02 10:55 顶端
kate008



级别: 总版主
精华: 14
发帖: 1663
威望: 1390224 点
金钱: 110109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01-10
最后登录:2019-01-1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呵﹐頭位﹗

微笑走每一天 淡泊寧靜 悠然自得
37 楼 | 2011-06-02 11:16 顶端
kate008



级别: 总版主
精华: 14
发帖: 1663
威望: 1390224 点
金钱: 110109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01-10
最后登录:2019-01-1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少年時瑰麗的夢大概漸漸褪成一個若有若無的影子"

"這几天的精心与細心,除了要補償他和我自己,是不是也想回答這些年來默默問過自己的問題:如果,年輕時,遇上他時,如同現在一樣成熟懂事,明白如何愛人愛已,是不是經過与結局都會有所不同?

看來是不會不同。不管我是愚昧無知,任性自我,還是聰明剔透,懂事有趣。趙少衛都不會愛上兩者中的任何一個我。愛情沒有理由不能解釋,便是如此,從來如此。"

.................
很透徹
愛煞你活潑文字中隱然的一份蒼白與無奈
人生就是這樣﹐活著要明晃晃地積極﹐雖然內心深處﹐暗地那份消極﹐才是靈魂的主人。你是盲目悲觀﹐我是積極的消極者﹐我愛你。呵呵。


微笑走每一天 淡泊寧靜 悠然自得
38 楼 | 2011-06-02 11:32 顶端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谢谢捧场。几个小时前我在飞机上一直写到把电脑的电池用光。现在是欧洲的凌晨,我爬起来更新。呵呵,没有点压力这篇短短的东东大概永远也写不完。

请大家猜猜结局好不好?就差最后一段收尾了。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39 楼 | 2011-06-02 11:58 顶端
<<  1   2   3   4   5   6   7  >>  Pages: ( 4/7 total )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06441(s) query 4, Time is now:01-21 04:59,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