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人间烟火 -> 初遇伦敦
 XML   RSS 2.0   WAP 

<<   1   2  >>  Pages: ( 1/2 total )    
--> 本页主题: 初遇伦敦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初遇伦敦

[size=4][/size]春天的伦敦阳光明媚,绿树荫荫,完全不是福尔摩斯故事所以之为背景的那个伦敦。路边或整齐或随意地开着各种各样的花,配上窄窄的街道,以及道边矮矮的,略带历史感的房子,如果是从钢筋水泥的楼群中来,不能不愉快地吸一口气,心情平和下来。

我到的第二天,阳光灿烂,天蓝云白。坐地铁到英格兰银行下车。英格兰银行即是英国的央行。这家伦敦历史最悠久的银行十分骄傲,地铁有一站,只叫BANK,就指它了。当地人只简单地把它称为:the bank。就好象金融城被称为the city一样。定冠词的意义在此被体现得非常充分,特指,独一无二,人人有数。

英格兰银行对面是金融城市长的府邸(是,the city是城中城,有自己的市长),侧对面是现在的皇家交易所。中间的小广场上有惠灵顿的塑像。三座建筑都古老漂亮,站在广场上,可以向各个方向不断按下快门,处处可照。在英格兰银行的侧面,是博物馆的门。博物馆介绍了英格兰银行的历史。虽然不算大,但展品丰富有趣。包括几百年前的保险箱,一张泛黄而边缘残破的百万英镑的钞票(其实这种钞票从来没有流通过,只是做为银行内部结算用),当年银行小职员的花名册以及工资-----二十几镑一个月,几十年没变过,只要会写字,以及神志清醒,就有足够的资格可以到英格兰银行工作了。我最感兴趣的是一块重十多公斤,价值三十多万英镑的金砖,单手几乎托不起来。博物馆最有趣的设计大概就在于此了,它允许参观者把手伸到一个玻璃罩里,用手托一下感受金砖的份量。这么一托就真正明白“用钱砸死人”是什么意思了。只要你力气够大,能把它瞄准了扔出去,肯定是能砸死人没问题。博物馆还有一些互动的设计。博物馆本来就开宗明义,说英格兰银行主要的任务是控制通胀。一个游戏是让你站到外形似气球的装置里,好似一个热气球,让你用手柄控制气球的升降,屏幕上是一条百分之二左右的通胀基准线,手柄的控制的效果稍有一点滞后,如同现实生活一样,等你发现通胀明显发生再采取措施,在措施发生效力之前,通胀已经到警戒经了,可是如果因为慌张而矫枉过正,那气球又很快会下到最低警戒线。我的气球就在最低和最高之间上下摇摆不定,枉自手忙脚乱,不是太高就是太低,屏幕上屡次打出:“英格兰银行已经接管”的字样。

从博物馆出来想按lonely planet里的指引走一下金融城的经典教堂游览路线。结果只找到了一个教堂,就在the city曲曲弯弯的窄街小巷中迷路了。只好凭着感觉乱走。结果居然一抬头就与金融城著名的现代派建筑:瑞士再保险大厦“小黄瓜”遇见了。“小黄瓜”的外形的确就象一个小黄瓜,与窄街对面的一座中世纪小教堂斜斜相对,有一种对比的异样的美感。这里象是整个金融城的缩影。走在金融城里这种对比的震撼无处不在,现代的建筑与中世纪的教堂或房子常亲密无间地挨着站立,或者,一棵老树这边是现代的玻璃幕墙,略略伸头一看,另一边就露出石头外墙已经色彩斑驳的教堂一角。我这个方向盲,徒劳地对着地图四处绝望地张望,忽然就在几处现代建筑之间或是之上的空隙里看到一截老旧的石头墙,或褚灰,或暗红,或是,更为惊艳,在蓝色天空上划出一角教堂的尖顶或是圆顶。我以为众里寻它千百度,这就是蓦然回首的邂逅了。结果奔过去一看,发现此教堂非彼教堂,是另外一个。我索性放弃地图,就当自己是进了宝库的阿里巴巴,随时准备惊艳。金融城顾名思义,同时还是忙碌的商业区,并不如我起初想象的那样到处是我这样手拿照相机探头探脑的游客。相反,绝大多数路上的行人都貌似在此工作,西装革履,一表人材。伦敦做为国际大都市的多样化我在一下飞机时就感受到了,先是机场里遇到的穿着鲜艳奇特不同非洲服装的妇女,肤色黑得让你觉得奥巴马就不能算黑人。然后就是路上总能遇到包着头巾的穆斯林妇女,头巾更显出悠悠的大眼睛无比深遂美丽。有崇尚白即是美的亚洲人,脸上脂粉鲜明,唇红齿白,一丝不苟,也有特意晒成近金棕色的西方美女,在晃目的阳光下无遮无挡地走过。我关于欧美的印象还主要是我经常去的美国中型城市,看惯了美国人的随意与朴素,我如同乡下人进城,现在一下子就被the city里人来人往的时髦与漂亮晃得目不暇接。到了欧洲,尤其到了伦敦,尤其到了金融城,才真切地服气:世上是有气质这回事的。

而且伦敦街头很少看到超重的人,象在美国经常可以看到的超级胖人我更是一个也没见到。金融城里更是俊男美女如云,也许有衣着的成份,也许是中国的审美标准在西方太易达到(如同亦舒所说:谁不是白皮肤,大眼睛,高挑身材呢?)总之极为赏心悦目。要不是舍不得宝贵的时间,我简直可以找个洒满阳光的小广场的咖啡座窝下来,捧着一杯加了白兰地的咖啡,就看着人来人往呆呆坐上半天。

我信马由缰“邂逅”了若干个教堂后,忽然发现前面游人明显多了起来。再走之步,赫然是伦敦桥与伦敦塔,著名的泰晤士河就在眼前,河对面是著名的那个圆鸡蛋一样闪闪发光的市政厅。

中午与P会合后,我们在伦敦塔边一个小教堂庭院里附设的餐馆坐下来,点了英国著名的炸鱼和土豆条(英国人把这叫做CHIPS,我觉得寸进尺翻译成薯条似有不妥,因为比一般的薯条要粗,里面更软糯。当然这个词在美语中指我们那种筒装或袋装的薯片。难怪现在有些设备在语言选择时会注明:英国英语或美国英语。干脆当做两种语言。而在墨尔本,在一个餐馆,我点的主菜中配有CHIPS,可是上来的是土豆块。我快晕倒,以后估计还得多个语种叫澳大利亚英语)。坐下来后发现,虽然其貌平平,这其实是著名的“绕塔之全神圣”教堂,----因何著名我还没有弄明白。餐馆可以说开在教堂里,也可以说开在教堂外,借用了教堂的一部分石头围墙。-----后来发现很多教堂现在都古为中用,开了咖啡馆或餐馆。

下午进到伦敦塔。我事先功课没有做足。被名字所迷惑,以为伦敦塔只是一座塔而已,只知道史上著名的“小三” 安妮博林在这里被砍头。她先是享利八世的情妇,后来促使他以极大代价加决心与结婚二十年的皇后离婚,与自己结婚。成为享利八世的新皇后时她已经三十岁。享利八世与皇后最终离婚决心本就有很大份量是因为皇后只生下并成活一个女儿,没有王子继承王位,会在他过世之后造成国家动荡不安。可是他居然在众多情妇中选择了即使在现代的角度看也已经过了最佳生育期的安妮博林,可以想象她的魅力有多大。

可是我以前不知道的戏剧性在于安妮博林终在三年之后以判国、通奸等被后人认为莫须有的罪名在伦敦塔里在千人面前被公开审判,而审判她的地方就是三年前她被加冕为皇后的地方。她也是从同一道泰晤士河通往伦敦塔的水路之门进入伦敦塔的。这道门现在被称为“背判者之门”,一般是所谓的国家背判者,被从这道门押到伦敦塔审判。当然这些“背叛者”一定是地位显赫,否则还没资格进伦敦塔被审判或处决。

伦敦塔的作用不只是我原以为的监狱,而本来是国王的住所和要塞,易守难攻,史上就有英王,以此为基地,展开绝地反击而大获全胜。现在伦敦塔里还有游客排队观看的珠宝展与监狱展。珠宝展全是历代国王与皇后的王冠。看过之后再也不笑话复制品的堆砌恶俗了。原来真的王冠就是这样耀眼夸张啊。而原来恶俗的不在物本身(因为我相信绝大多数人看不出真品与仿制品的区别),而是在能力与场合。能力不及而勉为其难,或是粗制滥造,再用在不合适的场合去东施效颦,就是恶俗。在排队等着看珠宝的时候,播放年轻的伊丽莎白女王几十年前加冕的录像片,那份庄严正配合王冠的华贵。

据说伦敦桥可以走,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没有去。

第三日,坐地铁去特拉法加广场。广场上的喷泉在蓝天下非常漂亮。广场中间是极高大的纳尔逊柱,应该是为大破拿破仑而立的吧?我对英国的历史非常模糊。广场如同任何一个广场一样游人如织。我们转一转,就进广场一端的英国国家美术馆。

这是一个即使对于我这样的美术盲也可以呆至少一天的地方。语音导览的中文非常有限,只有最著名的几十幅画。可是英文导览就丰富得多。大多数画都有介绍。不过中文导览已经覆盖了最有名的一些作品,包括一些即使我这样的俗人也知道的梵高的《向日葵》,莫奈的几幅荷花池,达芬奇的《岩上的圣母》等。梵高的《向日葵》前参观的人最多,要排着长队慢慢地走。而梵高生前就卖出去过一幅画,并且殷殷嘱咐他的画商弟弟,如果有人有意买画,就不要讨价还价了。今昔对比,真是既讽刺,又令人悲伤。还有莫奈,他后期绘画的那些他心爱的后院里的荷花及荷花池,如今虽然家家美术馆以拥有一张为荣,当年其实一直大被责难,被人称为无所谓上下颠倒,看过即忘的无味之作。难怪张爱玲童年本有两个梦想,一个是当画家,一个是当钢琴家,在读了一本关于画家穷困潦倒的书之后,她哭过就决定做钢琴家,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演奏。张爱玲总是自称最为世俗。还是世俗的风险系数最小,舒服惬意的机会更大。

除了《向日葵》之外,还另有其它几幅梵高的画,包括他进入疯人院后画的。有两幅取材于疯人院外的自然风景。色彩绚烂恣意,笔法奔放无忌,令人目眩。不由想:这多大一部分是画家狂野内心幻化出的大喜大悲,无限浓烈?多年以前在少年时我读过梵高传,惭愧地是只记得梵高的潦倒和他后期的怪异行为,比如:割下一只耳朵等等。语音介绍里说梵高离开疯人院后的生命的最后三个月内做过八百多幅画。想想令人心酸。(还是八十多幅?我忽然模糊了。看来下次去还得好好听。我是打算下次还去的。)

  关于《向日葵》,还想再说两句的是,随处看多了仿制品,真品的色彩比较温和,是一种相对宁静的黄色,而一般的仿制品大概为了追求色彩的震撼效果,而更偏桔黄。在美术馆的礼品店买到的明信片倒是淡淡的色调,很忠实于原画的感觉。可是明信片里的莫奈的日本桥与桥下的荷花,就模糊一片,没有感觉。 也难怪,画作本身就有那种抽象的调子,太难印制。后来在泰特现代馆看到一幅更为巨大, 也更为晕染一片的莫奈荷花池,对比之下国立美术馆的这幅倒算写实的了。

  画作里我个人还很喜欢的是波堤切利的《美神与战神》。画面上的维纳斯与战神在亲热之后的场景既暖昧又温暖,加上小天使般形象的几个森林之神来捣乱点缀,更是使画面丰富生动。后来在汉普敦皇宫看到的国王寝宫的顶壁壁画也有一样的题材,就呆板得多。还是我本人的经典感叹:一有比较,高下立现。

  中午在美术馆的餐厅点了著名的牧人馅饼(就是亦舒小说中某种恐怖食物)。结果是一个碗,下面是羊肉末,上面是土豆泥,对我们中国人传统概念中的饼是种颠覆。味道倒不难吃。餐厅的蛋糕个头巨大,是我有生以来在饭店点到过的最大的甜点了。即使坐在窗前,边吃边看阳光下的特拉法加广场,十分享受,也力所不能吃完。

  其实可以在美术馆呆上一天。但是外面阳光太好,忍不住走出来,穿过广场,到对面的小超市买一瓶依云矿泉水。在英国的价钱是国内的几分之一。可以奢侈一下。然后走向议会大厦,著名的大笨钟在阳光下竖立着。议会大厦平时不开放给游人参观,我远远看见几个游人上前和警卫理论,我心想:说也没有用,人家一年只开放几天。结果这几个人是要和全身打扮起来的警卫照相的。警卫好脾气的摆出姿势,任由他们合照了一张又一张。



[ 此贴被盲目悲观者在2011-07-19 18:44重新编辑 ]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楼主 | 2011-07-17 20:00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报道!!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 楼 | 2011-07-18 10:54 顶端
水晶先生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136
威望: 139 点
金钱: 128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0-03-04
最后登录:2016-12-06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楼主,对金钱感兴趣?

楼主,受到过某些难以忘怀待遇?


博浪舞锤,四娘拔剑。四海翻腾,天下色变。
2 楼 | 2011-07-18 14:29 顶端
柚子桔子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35
威望: 37 点
金钱: 36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0-07-17
最后登录:2019-01-0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写得很好呢,非常细腻。
伦敦的时尚感实在是无可比拟的。正是大减价,钱包要小心了……

也写过一篇伦敦游记,隔空切磋一下。
blog.sina.com.cn/s/blog_535b58630100akeh.html


我们的橡树林
3 楼 | 2011-07-18 19:46 顶端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穿过马路是威斯敏斯特教堂,虽然也好看,但最出名还在于它是皇室大婚或葬礼用的教堂。不久前威廉王子就和同居多年的大学时代女友凯特在这里大婚。教堂附设的礼品店出售婚礼的明信片。我在别处都没有见过。凯特虽然美,但按中国人苛刻的标准也称不上绝色。可是居然就在大学同学中认识了王子,并且在起落多年后成婚。相比当年查尔斯和黛安娜的婚姻,这一对现代得多。大学相识,时髦地同居,同一般世俗男女一样分分合合,然后结婚。看来即使是皇室也必得要与时俱进。

  因为天气太好,索性从威斯敏特走到白金汉宫,然后再走到海德公园。一路穿过格林公园等皇家公园。城市中的大片绿地与水面令人如同酷暑饮冰水,舒服至极。海德公园更有一小片玫瑰园,一走进就是泌人的玫瑰香。

  从海德公园出来,遇到一个人问路:海德公园在哪里?我现买现卖,回头一指:在那里。怪不得导游手册上说:在伦敦找个当地人问路,不是件很容易的事。

  穿过地下通道想去坐地铁。通道尽头,一对年轻男女,身强力壮的样子,在那边以说唱形式乞讨,我以我一贯的逻辑,绝不会给钱给有能力自立而选择不劳而获的人----一次在芝加哥,一个年轻壮实的黑人悠闲坐在最繁华的密歇根大道边,前面干脆摆一个牌子,上书:我也是人,为什么不帮我?

所以我装作看不见听不见,不理他们。结果另一边过来两个女游客,慷慨解囊,同时道歉说身上零钱不多。对方也慷慨回答:不要紧,我们也收信用卡。-----我也忍不住笑。

  第四日,去维多利亚和艾尔伯特博物馆。里面填山积海堆砌着大英帝国历年从各个国家以合法或不合法手法弄来的宝贝。从人家教堂的拱门,竖立起来几层楼高,到小不过三分之一手掌大的象牙雕,几层楼全罗列满了。看得人最后真是审美疲劳。其中来自埃及的古棺什么的,就密密麻麻地堆在大厅中间,无遮无拦,全凭你看了小牌子上的提示:请勿触摸。让人想起刘姥姥当年的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不过有一点值得特别一提,一层有一个天花板无比高的房间幽暗地陈列着若干巨幅拉菲尔的画作。画家只三十七岁就去世了。真不知在有生之年怎么可能画出这么多作品。看到这里,让人不承认天才是存在的也不行。

  画的下面标明是由伊利沙白女王(Her majesty the queen)借出在这里展览的。

  这个博物馆的一个门出来,马路对面就是科学博物馆和自然历史博物馆。这次就没有时间看了。据说也非常不错。号称这三个馆的知识包罗万象,如果有知识你在这里学不到的话,那就根本不值得一学。

  第五日,经人推荐,去了伦敦郊外的汉普顿皇宫。从滑铁卢站坐火车不过半个小时就到,非常方便。我对英国历史不甚了了,听了语音导览,只知道这个皇宫是詹姆士一世和他的玛丽皇后住过,同时享利八世也住过。一个房间挂出了享利八世和他的六个皇后的画像,同时还有故事。以前我只模糊知道历史上有两个英王是以婚姻著名,一个是“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温莎公爵,另一个即是“食物和女人的巨大消耗者”的享利八世,不惜冒与教会绝裂的风险而离婚,而且杀了两任皇后。真的一读,发现他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恶劣。六任皇后中至少有一个是病死的,而最后的第六任皇后终于活过了他,而得善终(席幕蓉说过的:时间才是真正立于不败之地的君王)。他只不过杀了两个,离弃了两个。纵观六个皇后的故事,很多启发。第一任皇后在位二十多年,感情由浓转淡,再加上命运不好,不是生不出儿子,而是生出的儿子未能活下来。在国王有“无后为大”的强大理由之下,依然低估国王想要离婚的决心,也同时低估做为古代“小三”的安尼博林的魅力,坚决不肯同意国王离婚,以为国王根本不可能做这骇人听闻、史无前例的事。结果,婚离了,她也被流放,终生未能再见她唯一的女儿。临死给享利八世的绝笔信中依然署名:皇后。十分凄凉。相比之下,享利八世的第四任王后就识相得多。看画像,她是其中最不美的一个。可能开始时也是被忽悠的政治婚姻。结婚三个月后发现国王对自己的侍女大有兴趣(或者称为女官,因为其亦出身贵族家庭,并不是做粗活的女仆。),于是退位让贤。象刘若英那首歌唱的:很爱很爱你,所以让你向你以为幸福的地方飞去。----或者说很爱很爱自己,精明地看透了第一任皇后的下场,二十年的恩情尚且不算什么,男人(女人也一样),如果有控制局面,满足自己的本事与本钱,不管你拦不拦,让不让,都会向自以为幸福的地方飞去。不如提前退场,免得脂粉狼藉时更不好收拾。所以这任皇后的终局不错,享利八世一直对她的识时务很认可,对外要求将她做为“国王的妹妹”来对待。

  再来说被砍掉头两任皇后。前面已经讲过安尼博林了。她是最具戏剧性的一位,在加冕的大厅里被审判,在当年为她大修的伦敦塔里被砍头。据说享利八世之所以下定决心排除万难要离婚,也多少是因为她不肯屈就国王的情妇,即使国王承诺她会是他唯一的情妇。结果也多少因了政治斗争的残酷性,而下场如此。不过有此野心的人大概多少也做了“高风险高收益”的准备,所以多半只怪运气不济而不会后悔。

  另一位被砍头的皇后是第五任,即是由侍女而平步青云的皇后。做皇后时只有二十岁。据传一贯风流,之前就有不只一个情人,大概那时也没想到会做皇后,否则多少检点一点。----或者不是这样风情的女子也不能吸引得了享利八世这样的“great consumer of foods and women”。有时貌似悖论或偶然其实全是真金白银的逻辑。根据传说她婚后依然不够谨慎,很快被享利八世发现,于是迅速被砍头。这里面的启示之一:多大的头戴多大的帽子。二十岁的娇俏美眉其实没有聪明心计,根本不可能在那个刀光剑影的宫廷中生存下来。启示之二:两个小三全是因为“通奸”被砍头。享利八世不知道明不明白: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你喜欢的是这样的,就要承受负面,否则怎么可能砍个没完。别人就是不说什么流言,自己恐怕也累吧?



[ 此贴被盲目悲观者在2011-08-02 09:35重新编辑 ]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4 楼 | 2011-07-19 18:30 顶端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待续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5 楼 | 2011-07-19 18:33 顶端
长骨



级别: 认证会员
精华: 0
发帖: 316
威望: 323 点
金钱: 11583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07-25
最后登录:2018-12-1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请多写点……


我是偶像派。
6 楼 | 2011-07-28 17:40 顶端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下面是引用长骨于2011-07-28 17:40发表的:
请多写点……


我还以为没人感兴趣。一懒就不写了。多谢捧场。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7 楼 | 2011-07-28 23:42 顶端
长骨



级别: 认证会员
精华: 0
发帖: 316
威望: 323 点
金钱: 11583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07-25
最后登录:2018-12-1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不客气,那就多写点吧,能配图的话最好了


我是偶像派。
8 楼 | 2011-07-29 10:53 顶端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size]第六日,去了大英博物馆。英国的公立博物馆或美术馆多不收费。但是一般在门口等处会放一个箱子,立一个牌子,要求捐一英镑。提供的展馆地图等也会在旁边立个小牌子要求捐一英镑。我都是依指示而行。但是在大英博物馆,想想帕台农神庙的雕塑被切下来,万里迢迢运回来到这里来展出,拒绝还给希腊政府;想到里面中国馆的丰富收藏不知有多少是八国联军和英法联军进北京时抢回来的,我在这里就坚决没捐。让大英政府继续骄傲地负担着他们宝贵的收藏前行吧。

我特意选在周一去。否则怕人太多。著名的罗塞塔石碑前人还不算多。我也凑上前看了看。这算是典型的石头记。这块石头有福了,因为有人在上面刻字,得以千古流传,千人万人挤到前面细细地看-----其实真是看热闹,当然谁也看不懂上面的字,所以大英博物馆还体贴地专门在石头应该被观赏的正确一面放了个标志,说看这面就对了。笑死我了,猜想肯定有人居然绕到后面对那无文化意义的背面欣赏赞叹。

看完罗塞塔石碑附近的埃及展品,我直接到帕台农神庙展厅。里面全是当年萨尔金爵士从希腊运回来的帕台农神庙上的雕塑。我对个动词着实掂量了一会,说“抢”,说“偷”似乎都不合适,因为亲爱的萨尔金爵士当时是大英帝国驻奥匈帝国的大使,据说是堂皇地申请了当地政府官方的批准文件而跑到帕台农神庙去切割下来人家那上面的雕塑,堂皇地运回来的(估计也动用了大英帝国的海军吧?私人好象不大容易运那么多又大又沉的石雕。)可是说“买”也不对,因为他没花钱。反而是后来在缺钱时把这些雕塑卖给了大英博物馆。这也是大英博物馆当前主要用以对抗希腊政府及世界舆论的护身符:我是合法买过来的。当然如果适用中国法,合法买赃物也要物归原主,再找卖赃物的人索赔去。我估计人家大英博物馆也早想到这点,所以特意在展厅入口醒目处就放了一摞说明。小字仔细说明双方的立场,当然主要说明为什么他们不肯归还给希腊是正确的。除了说明大英博物馆取得这批雕塑所使用的合法手段,更强调了如果没有萨尔金爵士,这批雕塑估计早就毁于战火(这倒有不小的可能性是会发生的),即使没毁,也高高在神庙之上,世界各地的游人不可能这么近距离地欣赏它们的美。难怪有个参观者一边拿这个说明,一边以地道的英国口音笑对他的朋友说:“看看这个,一个强盗对自己的辩护。”的确,按照这个逻辑,大家尽可以堂皇地偷出私人收藏家的画,放出来公开展出,并且振振有词:我如果不拿出来,世人不就欣赏不到了吗?

我在帕台农神庙厅逗留了很久。可以想象当年神庙刚建成时的美不胜收,庄严华丽。即使当年高在神庙之上,无人可见的雕塑背面也一样花大力气雕得栩栩如生。据信是因为对神的虔诚。
我最喜欢那个残留下来的马头,真是极其真实传神,值得看了又看。

  从帕台农厅出来已经时间不早,就赶快到楼上的埃及馆看木乃伊。收藏也非常丰富,美仑美奂。最近我在看三联出版社出的一系列考古发掘的手记,由当年亲历重大考古发现的人来讲述最真实的发掘过程。看的时候另外有感触:从墓主人的角度讲,当年如果不营造这样奢侈丰富的墓葬,也就早入土为安,千年后也不会再被曝光于天日之下了。看了木乃伊,不由有一样的感慨。

  我没有来得及去中国馆。也好,留个念想,以后再来。

  第七天的时间比较紧,下午就要去机场。上午我早早出发去泰特现代馆。从地铁出来,一路有清楚的指路标指引。我对现代艺术实在是缺少鉴赏品味。一个维纳斯像背对参观者,面对墙壁站好,被一堆旧衣服如小山般盖住大半身。我实在是只能笑笑,心想所有不擅理或懒得理家务的人大概都有资格自称艺术家,只要稍稍设计一下即可。美术馆有免费导游做专题介绍。我听了一个毕加索的介绍。泰特有几幅毕加索的画。讲解得非常好,我听得津津有味,居然觉得那些画也不那么刺眼了。-----后来我自己反省了一下,认为我没有资格看现代派艺术品。一个至为喜欢新加坡的秩序、整洁及严罚严管制度的人,大概不大会喜欢毕加索吧?这其中是有逻辑的。

  不过我还是打算下次来的时候能去白立方画廊看英国最为著名的现代艺术家翠西艾敏的作品。我只知道她最著名的两个,一个是成名作,以若干布条做帐篷,上面写满了N个所谓“曾与我同床共枕的人”的名字,包括艾敏的父母及孪生兄弟,当然更多的是真正一度春风的男人们。据说此举在惊世骇俗之外还有实际的杀伤力。上面好多名字后面的那个男人是在有妻有子的背景下与艾敏同床共枕。不过不能管那么多了,从来是一将功成万骨枯。艾敏自此成名。还有一个著名的获特纳奖的作品是艾敏把自己的床搬进了美术馆,据说极其邋遢无度,代表意义我也不说了,我自己还没弄明白。但据说此作品一展出就有位大妈大老远坐地铁跑来,自带清洁工具,冲进来,要把这床收拾整理好,因为实在太看不下去了。结果在保安发现制止之前,她已经完成了一小部分工作,导致这个展厅关闭,要请艾敏本人再跑来重新把这件艺术品恢复其艺术状态。这个比毕加索作品合我品味,所以下次一定要去看。感觉我是典型的最最俗的俗人,要不跑去呆看拉斐尔作品,因为如同旗袍一样,够古老;要不就得看翠西艾敏,如同露洞牛仔裤,因为够前卫。中间的有点不上不下,就算了。

  计划是从泰特出来到圣保罗大教堂和P会合。还专门研究了如何坐地铁。在泰特现代馆的窗口,看到门口的千年桥对面是一座很壮观很漂亮的教堂。典型的教堂圆顶衬在蓝天的背景中。我忍不住从窗口照了张照片。可惜自己时间紧,否则从千年桥在泰晤士河上走过去,一定很惬意。而且那天是最明媚的春日,阳光洒了一天一地,更衬得草绿天蓝。结果我步行到地铁站,在地下还换乘了一次,最后到达另一边的地铁站,从地道战一样的地下通道终于走到地上,又走了一会儿才到圣保罗大教堂。站定向另一边一看,惊讶地发现圣保罗大教堂也对了一座漂亮的桥,桥的那边的建筑物立着个老式工厂的烟囱,看着那么眼熟。在脑子里运转了一下,意识到那就是我刚出来的泰特现代馆。原来刚才在窗子里欣赏的就是圣保罗大教堂。倒真是现代版的“在眼不识泰山”了。

  因为时间紧,我和P决定不进到圣保罗教堂的里面。因为肯定不够时间仔细参观。而且我知道这附近还有一座著名的圣布莱德教堂。我们就一路找过去。居然找到了。小小的,是著名的一层层绕上去的尖顶,据说婚礼蛋糕的形状就是受了这座教堂的启发,今天看来虽然不那么起眼,当年却是最最创新和时尚。也是雷恩爵士在伦敦大火后设计建造的教堂之一。曾在二战时被德军的炮弹击中,却因此得以发现教堂下面有中世纪的古城墙,及一段罗马人时间那种的人行道(pavement)。这里有个笑话。我们走进去,我事先知道这里有个地下室,正在找,一个在教堂里卖书和明信片的老太太好心地向我们介绍,说这里最值得看的就是地下室里的罗马人时期的小道,并且殷殷指了如何下去。其实教堂很小,只是英国人在这点上太朴素低调,没立个硕大的牌子,也没象我们通常那样有人收费,所以才一时没看到角落里有个类似我们国内景点指示洗手间位置的朴素小牌子。我们向下走时,P说下面就要收费了。我说:是吗?你怎么知道?他说刚才那个老太太不是说什么Payment? 我愣一愣,才明白,可爱的他把pavement听成了payment。于是哈哈哈地在中世纪古城墙边乐不可支。

  伦敦之行就这样结束,还有给我印象深刻的是偶然看电视,不知谁调到一个台,大概是整天实况传播议会开会。这天刚好是副首相和一个什么宪政改革部的部长接受质询。开始我不知道是实况,而且向来不关心政治,也没认出这是英国的副首相。乍一看以为是什么电影。因为那副首相四十多岁仿佛,一表人材,就象演政客或公司高层的电影演员,回答问题时轻松流畅,不时风趣地开个玩笑。而那个部长,看起来三十上下,更是英挺漂亮,堪比当下任何一个电影明星,尤其一副冷俊模样,回答问题就事论事,完全没有笑容,和副首相相映衬更显得特别酷,有吸引力。旁边坐的被镜头扫到不知是记者还是政府其他工作人员,也都是俊男美女。比最近我看的几部电影里的阵容还整齐些。我看了一会才意识到这到底是什么。叹口气,如今看电影要求电影里的男女主人公都长得好看,都还真得挑挑,不是随便捡一个就能如愿。结果一班政客在电视时代倒赛过电影明星般齐整。大概也反映出选民通俗的苛刻与浅薄吧?怪不得有人说罗斯福如果生在现在,腿有残疾,真还不一定能被选民看中,选上美国总统。----可是也是很有道理的吧?话题已经这样枯燥与重复,经常是狗咬尾巴,或者怎么说其实都没意思,再不找个看着顺眼的,真是闷坏了。

  想着希望下次来伦敦时要看艾敏的那张床,到国立美术馆结结实实呆一天,把英文导览也听个差不多。到格林公园的草地上躺一个下午,再坐火车到剑桥,看看牛顿的那棵苹果树以及徐志摩的“康桥”,也还希望能再在电视上看到那个冷俊的部长----这个似乎最可遇而不可求,因此倒有点心心念念不能忘了。[size=4]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9 楼 | 2011-07-29 18:51 顶端
<<   1   2  >>  Pages: ( 1/2 total )
BaoBao论坛 -> 人间烟火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17822(s) query 4, Time is now:01-18 07:22,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