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 故事小品 A--Z (蜗牛速度上传R)
 XML   RSS 2.0   WAP 

<<  2   3   4   5   6   7   8   9  >>  Pages: ( 5/47 total )    
--> 本页主题: 故事小品 A--Z (蜗牛速度上传R)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size][size=4]L 看到

大学四年级的寒假,L终于决定回家一次。不是因为爸爸求她,不是因为近四年没家,她想家了,只是因为她知道乌伟也要回来过春节。快四年没见到乌伟了。L承认,客观上她都几乎想不起来乌伟什么样子,她只记得第一次见到乌伟那一天,她下午从学校回来,虽然是秋天了,但黄昏的阳光还很热辣,顶着一头大太阳骑半个小时自行车,她晒得满脸通红,进门就冲到桌旁去喝水,大口喝了一杯,故意做豪迈状一抹嘴,要逗爸爸笑,回头,这才看见爸爸对面的沙发上还坐着一个年轻男生,眼睛明亮,正露出一口雪白的好牙齿对她笑。

其实爸爸做了博士导师,人又随和风趣,家里经常有学生进进出出。但是这次她红了脸,手足无措。乌伟站起来,标准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仍然看着她微笑。是爸爸介绍说他叫乌伟,是自己今年新招的研究生。乌伟大方地伸出手来:那我算是师兄了,对吧?

那是L平生第一次象个成人一样和人握手,她始终记得乌伟那有力而温暖的手掌。

那时L是高中三年级。正是一个小小的愤怒青年,青春期到了尾声,反叛得越发强烈。因为从小长在大学校园里,所以越发不以为然,总质问并宣称:为什么要上大学呢?我不想上大学。

她的学习成绩平平,母亲常说:这样下去,可真要考不上大学了。

直到认识乌伟。

乌伟到L的家里和她的父亲谈完自己的事情,总是借故来和她说话。看到她在百无聊赖地对着摊开的书本发呆,他会坐下来帮她看数学题、化学公式等等,和她一起研究。后来干脆把电话号码留给她:有不会的题就给我打电话,我当年高考成绩相当不错的,看看我现在是不是宝刀未老。

L真的打了。乌伟在电话那边认真记下题,说:我先做,做出来再打电话给你。

几分钟后电话铃响,乌伟仔细地告诉她思路和技巧,如何举一反三,如何触类旁通。她谢他。乌伟在那一边哈哈笑:总觉得那么辛苦学的,就用在高考那两三天,真是可惜了。果然,今天还能一展身手,要感谢你给我机会啊!

乌伟会记住她测验的日子,打来电话:考得怎么样啊?

L一怔,随口一提,他会记得,他会关心?

高三时L经常莫名地心情烦躁,她发短信给乌伟:不想上课,想出去走走。

乌伟回短信:好啊?你想去哪里?

他们约在校门外见面。乌伟很理解她的样子,什么也不说,两个人找了一条老街,浓荫铺地,可是也已经到了秋天,开始有落叶了。乌伟陪她慢慢地走,不出声。一条街走到头,L的心情也平和了。这才回头看乌伟:你上午没有课吗?

乌伟做个鬼脸:就是你父亲的课啊。偷偷跑出来。反正猜你也不敢回去说。

乌伟会说:你就考我们这个系吧。我可以把自己的考试技巧全传授给你,保证你轻松拿一等奖学金。而且,系里的女生这么少,到时候找男朋友,可以抓一把,慢慢挑。哈哈哈。

L想知道乌伟到底有没有女朋友。象他那样英俊有趣的男生,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可是每次他找乌伟,乌伟总是大方地答应,他帮她做题,心烦时陪她散步,有时也一起打网球活动一下,甚至周末看场电影。他的时间太灵活,太充裕,不象有一个固定约会的对象。

L以前经常会半撒娇半认真地说不考大学,高中一毕业就打工养活自己。现在她再不提了。相反,她喜欢听乌伟说起等她考上大学后可以做这个,做那个。比如,她知道乌伟有时会和同学去酒吧。她要求也去,乌伟做个鬼脸:啊,这个可不行。得等你考上大学以后了。

L问:还有什么事要等上大学后才能做?说来听听,让我有点动力。

乌伟看着她微笑,眨眨眼:那可是秘密。

她忽然脸红,心狂跳。

和乌伟在一起总是很高兴。他天生开朗,时时开玩笑。但是相处多了,L知道他其实也有阴郁的时候,好象什么东西的不称心,不可测,总在那里,只是刻意被他掩饰住了。他自己也不愿意想。

她也记得有一次乌伟主动约她,但也温和地说:如果你没有时间,就直接告诉我,没有关系。他们还是走那条老街,已经深秋,叶子不断在他们头顶落下。乌伟的头发上就沾着一片很小的枯叶,她想提醒他,可是他的表情那么沉重,让她开不了口。他们就一直走,走到头,再走回来。终于乌伟说:哎,我心情不好,累得你出来和我一起乱转,太抱歉了。

L柔声说:如果有不开心的事,就说出来,会舒服点。

乌伟摇头,苦笑:你听说过有苦说不出吗?

她心如刀割,一个念头忽然冒了上来:他可是在为爱情烦恼?也许爱上了一个什么人?

她知道不应该,尤其在他心情这样不好的时候,可是还是不由试探他:是和女朋友吵架了?还是追求不到心上人,所以情绪不好?

乌伟转过头来,看着她微笑。多年以后她还记得他的眼神,象是在自嘲,又充满温情:你真是个小姑娘,和你在一起总是很放松,很舒服。所以,我不该说的,可是,哎,你知道,我是不会交女朋友的。

树上最后的枯叶还在不断落下,在冬天来临之前。她记得那一刻乌伟自怜及无奈的眼神。她的心里却满斥狂喜:这是他的表白吧?他不会交女朋友的,他在等着她啊。他无法在这时表白,因为她还没有考上大学,更因为她是他导师的女儿。

L觉得那就是自己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她当然要考上大学,而且她就要考上父亲和乌伟所在的这所大学才行。她的学习成绩意外地突飞猛进。阳光无时无刻不洒满在她的头顶:考上大学,和乌伟同一个学校。名正言顺地开始恋爱。不是没有憧憬过自己的初恋,只是没有想到会这样顺利。一见钟情的那个英俊男生居然也这样喜欢自己。

L也记得她第一次遇到乌梅的情景。有人送了她的父亲四张什么演出的票,她的母亲出差了。她拿出两张送给乌伟。

乌伟说:两张?你和我去?

不,请你和你女朋友。她开他的玩笑。

乌伟哈哈一笑,说:好啊。伸手接过票。

L的心跌荡一下,一直到晚上都有点神情恍惚。

在剧场门口,L看到乌伟身边站着一个女子,身材修长,穿一条咖啡色长裙,米色毛衣,手里搭着一件卡其色风衣。那年的时尚似乎是七分裤和五分裤。街上根本没人穿长裙。这个女子应该显得过时,可是她偏偏那么自在和洒脱,看起来反而很时髦。

L当然故意热情,大方地跑上去打招呼,找个机会悄声对乌伟说:师兄的女朋友很漂亮。

乌伟笑:对吧?很多人说我们长得象,你看呢?

L挣扎着想找一句合适的话来回答,心如刀割。这时她的父亲已经走过来,乌伟转头过去介绍:刘老师,这是我的姐姐乌梅。乌梅,这是我的导师,刘教授。这是刘教授的女儿……”

后面的话L再没听见,她象在空中飘起来,只觉得轻松无比,开心无比。原来是这样。

乌梅大乌伟五六岁,在出版社工作。L很快喜欢上了乌梅,不仅仅是爱屋及乌。妈妈笑L,乌梅简直是L的偶像了。乌伟也说她,三句话一定会有一句“乌梅说……”

乌梅有L所需要的一切知识和指引。在L看来乌梅本人就是最完美的一个榜样。她的性格比起乌伟来略为宁静内向。但是和乌伟一样,她是个极有生活情趣的人。L会在周日和他们姐弟两个去爬山,或是到郊外晚餐。乌梅开一辆小车子,象变戏法一样从车的后备箱里取出一块餐垫铺到草地上,小保温箱里有冰冻啤酒和新鲜榨的果汁,咖啡装在保温杯里,还是热的。乌梅自己烘烤的小点心香甜可口,一个一个的保鲜从盒里装着水果和做沙拉吃的蔬菜,还有香肠、牛肉干等等。L对乌梅说她将来就想成为乌梅这样的人。

乌梅笑:哟,千万别。大龄女青年,一事无成,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L不奇怪自己的爸爸会喜欢上乌梅。她的确是个迷人的女子。

L总难免会想自己的父亲和乌梅的事到底是从什么开始的呢?会是在母亲因为车祸意外去世之前吗?一切都完全没有端倪。乌梅一个月会来几次,帮L学学英语。有时他们两个人加上乌伟会一起出去玩,父亲大多数时间不会加入。有时大家在家里聊天时,父亲会参加进来。但是完全看不出来父亲对乌梅和他对其他的年轻学生有什么不一样。乌梅对经济学很感兴趣,父亲会推荐书给她看,有时大家会对那本书讨论一下。这是父亲和乌伟的专业,他们两个人会讨论得非常热烈,L听不懂,只知道乌梅有时会插嘴问个问题。她会很温婉地说:当然我是外行,可能这个问题挺愚蠢的,但是我的确一直不明白为什么 ……爸爸有时会击节叫好,说:这个问题问到点子上了!然后就开始新一轮的热烈讨论。这时母亲如果在,会把L叫开,让她快去复习准备高考。

L恋恋不舍地离开。她喜欢看乌伟神采飞扬的样子。而多年以后,她也记得乌梅那时好看的打扮。她喜欢米色和灰色系,不大紧跟时尚,自成一派,但身上一般也会有一两样很入时的东西以表示她也明白什么是潮流。但是她从来不穿象那种极尖的尖头鞋,或是透视装、荷叶领、或是粉红色系。她总自嘲说有了乌伟之后她就是个小保姆,那种小公主装从来不适合她。L记得乌梅戴的一条貌似普通的深米色围巾,转侧之间才发现一个侧边上钉着无数个闪闪发光的小亮片。乌梅一转头,就有窄窄的一条亮光在她颈下流动,好看极了。

所以后来乌梅和父亲结婚,生下了东东。L却怎么也想象不出做了母亲的乌梅是什么样子。她想象中的母亲总是她自己母亲的形象,打扮得中规中矩,算不上漂亮,虽然也有自己的事业,在工作上也权威无比,但回到家里难免有点唠叨。L不能想象乌梅做家务、养孩子、甚至和爸爸拌嘴吵架的样子。当然,他们结婚几年了,也总要拌嘴吵架吧?L不是十八岁少女了,早就知道神仙伴侣的最好归宿不过是盐米夫妻。

父亲很快和乌梅结婚了。从母亲去世到再婚,中间只隔了几乎不体面的一段时间。L反正也无所谓了。她勉强考中了一所三流大学,逃命似地离开了家。

可怜,从自以为生活在乐园里,到“呼喇喇似大厦倾”,也不过那么十几天时间。

乌伟再不能叫她师妹了吧?她应该叫乌伟什么?

都发生在那一年。

所以离开了家之后,L没办法再回去。

一年又一年的假期,她或者留在学校,或者四处游玩。她并不忌讳告诉同学她有一个年轻的继母和一个几岁大的新弟弟。

乌伟断续会给她发邮件,她会得体地回上一封两封。乌伟硕士毕业后就出国继续读博士,然后就是每年过圣诞发个邮件道声平安。父亲给她来电话时,对她冷冰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经常词穷,就会拿乌伟做话题,可以说上一会儿。所以L对乌伟的近况并不陌生。他在名校读博士,买了一辆什么车,有什么打算,如何如何。只是乌伟一直没有女朋友,至少没有固定的可以对外宣布的女朋友。以他那样的人才,真是奇怪。L每次都不能想这件事。不能想,本来可能有的结果。

她读的专业倒正如乌伟所说,男女比例悬殊,要找男朋友差不多可以抓一把挑一挑,可是,她一直独往独来,冷眼看同寝室的女生们悲欢离合地恋爱。

她不确定自己这一生是不是能过得了这个结。

也许再也不会恋爱吧?可是,到时总还是要结婚的吧?

也许等到大学毕业了,可以自立了。她也可以去找乌伟,只要相爱,可以在国外找个城市住下来,不再和国内的亲友联系。没人会知道谁是她的继母,谁是他的姐姐。可是,他们如果有了孩子,该叫东东什么呢?哥哥还是舅舅?

她知道自己在完全没有意义地消磨自己。只是不能控制。

L总想起那落叶的树下,乌伟那欲诉不能的眼神与苦笑,本来以为是不得不延迟的甜蜜表白,却成了一生不能出口的辛酸的讽刺。

当初她发现乌梅和父亲的事情时,曾经歇斯底里地发作了一阵。父亲害怕了,他不知道里面有乌伟的原因,以为她是因为不能接受他这样快地再婚。父亲请来乌伟劝她。

乌伟坐在她身边,一言不发。L知道父亲已经下了决心要和乌梅结婚,纵使她撒泼打滚也不能挽回。这样想着,真是绝望,她在那一刻连死的心都有了。却千回百转地不能出口,尤其对身边默默坐着这个人。

乌伟终于说:其实,我也不太赞成他们的婚姻。一边说,他一边轻轻拍拍L的肩。她不由转过身,抱住乌伟,才开始号啕大哭。哭母亲的意外身故,哭自己的美梦破碎。乌伟下意识躲闪一下,还是任她扑在他肩上痛哭。他不断地拍她的肩,以示安慰。然后才轻轻推开她,说:乌梅和我谈了。他们是一定要结婚的。也好,乌梅一直眼光很高,一般的小伙子她始终看不上。而刘老师,中年丧偶是人生最大不幸之一,有个安慰对他也不错。你反正就要上大学了。

她抬头,看到他眼睛里的无奈与同情。

后来L一直想,以当年青春时的热情与不顾一切,她怎么就没有一时冲昏头脑,从楼上跳下去呢?反正那时是觉得人生完全没有意义了。没有了母亲,没有了恋人,没有了希望。

她后来也以为事情会过去。可是没有。燃烧过了。只剩下灰。死灰不能复燃。本来以为是一生最大的幸运,其实,不过是命运最恶毒的捉弄。

这个假期之前,父亲说乌伟毕业了,在美国找到工作,工作之前会回来探亲。

L决定回家一次。

她算好时间,在乌伟到她家的同一天到家。她比乌伟早到一个小时。她得准备一下自己。

父亲不大显老,也不陌生。反正这四年间他总是找机会到她的学校看她。

乌梅也变化不大。让人震惊的是东东这个小生命。三岁的孩子会那么可爱。L的心软下来。恨谁也恨不到他头上。

乌伟进来的时候,L正坐在地上和东东玩,抬头看到乌伟。

一张方脸,眼神明亮,在向她微笑。她一下子腿软,不能站起来。到底年长了几岁,她索性坐在地上,大方地向他伸出手来,说:你看,见到你都激动得站不起来了。

乌伟笑,和她握手。侧过身来,他指指身后的一个小伙子:这是PETER。

一个一头棕发的高个儿白人小伙子蹲下来,伸出大手来:伟经常提起你。

L怔住,其实应该很快反应过来,这一定是和乌伟一起回来的朋友。但是她不知为什么敏感地觉察有什么不对,僵在那里。

第二天,乌梅约她一起吃中饭。气氛有点呆滞,倒是乌梅主动提起:国外生活很适合乌伟。

L勉强笑笑。

乌梅又低声说:虽然这几年国内风气开放,但是毕竟…….在国外,他不用伪装。他现在和PETER的关系很稳定,可是不敢回家住,所以住在我们这里。反而要把你挤出去住宾馆,希望你不要介意。

又说:乌伟一直很感激你。他说你始终没有嫌弃过他。那时学校里已经有了关于他的传言,只有你不介意和他进进出出,让他的日子好过不少。

L无语。原来,在那棵不断落叶的树下,乌伟所说的:我是不会交女朋友的。是他对自己性取向的表白。

而她,一厢情愿地以为,他是向她表达非卿不娶的决心,要等她考上大学。

乌伟的踌躇与纠结的表情,是为了与她所想象的完全不同的理由。

这些年,乌梅白白做了替罪羊。

所谓的刻骨铭心的初恋原来不过是水月镜花,皮格马利翁一样,自己臆想了一个爱情,然后为它一心一意地“曾经沧海难为水”。

L忽然想起那句经常被人说的话:人们只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

一时不知是哭还是笑才好。



[ 此贴被盲目悲观者在2012-07-02 22:29重新编辑 ]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40 楼 | 2012-04-23 23:04 顶端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既然时光重新来过,我的帖子还会被置顶吗?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41 楼 | 2012-04-23 23:05 顶端
kate008



级别: 总版主
精华: 14
发帖: 1663
威望: 1390224 点
金钱: 110109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01-10
最后登录:2019-01-1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What do you think?

微笑走每一天 淡泊寧靜 悠然自得
42 楼 | 2012-04-24 06:34 顶端
木木小猪





级别: 骑士
精华: 0
发帖: 512
威望: 554 点
金钱: 1221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02-24
最后登录:2018-04-2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呵呵,这就是我们的青春。

阿圆阿圆我爱你
43 楼 | 2012-04-26 20:17 顶端
江南草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165
威望: 168 点
金钱: 1055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9-03-2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写得好有感觉啊。

看亦舒
44 楼 | 2012-04-27 09:43 顶端
如何说再见





级别: 骑士
精华: 0
发帖: 302
威望: 483 点
金钱: 12165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02-12
最后登录:2019-03-2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来人工置顶好不好

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
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
45 楼 | 2012-04-28 13:34 顶端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M的全文见下面。


[ 此贴被盲目悲观者在2012-05-26 23:20重新编辑 ]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46 楼 | 2012-04-30 23:43 顶端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待续。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47 楼 | 2012-04-30 23:45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为什么要待续啊?????

等坑…………


其实,我好想看你再写一次,只谈爱情,这种小说啊。我反复看了好几遍。什么时候再写一次这样孤注一掷,绝望的感情啊?????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48 楼 | 2012-05-01 11:44 顶端
wings





级别: 认证会员
精华: 0
发帖: 283
威望: 334 点
金钱: 1182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11-11
最后登录:2018-08-1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最近又重温了一遍,那种淡淡的怅然让人低回不已。等待更新。
49 楼 | 2012-05-01 17:16 顶端
<<  2   3   4   5   6   7   8   9  >>  Pages: ( 5/47 total )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72895(s) query 4, Time is now:03-21 13:36,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