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人间烟火 -> 《行者笔记》归来 (更新至韩国、越南)
 XML   RSS 2.0   WAP 

<<   1   2  >>  Pages: ( 1/2 total )    
--> 本页主题: 《行者笔记》归来 (更新至韩国、越南)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行者笔记》归来 (更新至韩国、越南)

前几天论坛丢记录,《行者笔记》也没了。想到要一点一点上传,有点懒,想先问一声还有人对之前的香港、日本、韩国、台湾等篇感兴趣吗?


[ 此贴被盲目悲观者在2012-07-03 08:23重新编辑 ]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楼主 | 2012-06-13 21:21 顶端
kemi707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91
威望: 112 点
金钱: 999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9-09-14
最后登录:2017-04-26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非常感兴趣,作为以后到这些地方旅游的指南(日本,台湾)。可以理解从新上传很费时间,精力。所以太麻烦的话就算了,不管怎样都是很感激地。
1 楼 | 2012-06-14 06:46 顶端
印子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219
威望: 221 点
金钱: 220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0-05-14
最后登录:2012-12-2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需要需要,好东西大家分享!年轻时候常因没有及时保存丢失文件而懊恼,后来发现,静下心来重写,因为心中已有底稿,往往可以产生写得更好的期待。
2 楼 | 2012-06-14 08:37 顶端
ninichongzi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59
威望: 61 点
金钱: 926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03-16
最后登录:2013-05-2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请,谢谢!
3 楼 | 2012-06-14 14:30 顶端
子非鱼



级别: 骑士
精华: 0
发帖: 355
威望: 363 点
金钱: 1250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0-25
最后登录:2013-12-1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你的文字,带我们去旅行,全程,很美。
4 楼 | 2012-06-14 23:32 顶端
wings





级别: 认证会员
精华: 0
发帖: 283
威望: 334 点
金钱: 1182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11-11
最后登录:2018-08-1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很喜欢,请续帖。
5 楼 | 2012-06-26 17:35 顶端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初到日本

第一次来日本。降落在羽田机场。事先当地同事建议乘地铁。邮件里详细用英文写了如何乘地铁的指示。站到自动售票机前我就开始发呆,其实每一站的日本名字也就是中文,我全认识,可是我那指南是用英文写成的,上面全是Ha萧a萧assucho这样的站名。让我在那复杂不亚于地道战的东京地铁地图上一个个找这样的英文名?

后来以我的聪明才智,居然弄明白了,也坐到了我要去的站,出了站,看到中文(日文)名字才发现,原来我住的酒店是在东银座,离著名的银座步行几分钟即到。可怜我磕磕磕巴巴地一直在说GINZA,不知道这就是银座。

我后来发现日文从中文中借用的词之多超过我的想象。在东京的大街上看路标和招牌基本没有语言障碍,全能认识。比如:驻轮禁止,一定是“不准停车”。但也遇到了有挑战的,比如:看到一辆小货车后面写着XX小口便。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在浅草寺大殿旁边看到一个小房子,上书几个大字:“身元不明相谈所”。我想起在泰国清迈寺中的见闻,那里也有类似这样的僻静所在,专供人和和尚交谈解惑。所以,猜想这个也一定是类似的地方,让有困惑的人可以得到宗教上的解释。结果走近一看,上面较小的字写着警局之类的字样。我才明白这个可能是供在浅草寺走失的人会合的地方,类似寻人处吧?

日本人的英语比我想象中说的好。但是相比韩国,日本人似乎有更强的“语言自豪感”。 现在在首尔,很多店里全有中文介绍,有的店还专门注明有能说普通话的服务员。首尔的仁川机场免税店的小姑娘们,几乎个个能说普通话,而且很多人普通话还说的相当不错。而日本完全不同,在著名景点,甚至在箱根的希尔顿酒店,也经常是我说英文,人家说日语,大家各说各的,人家还说的特别热情礼貌,好在基本都不讲价,说话只是出于表达的习惯,其实不用话也能把交易顺利完成了。而且景点基本没有中文或英文标识。当然,日语中反正有那么多的中国字。我唯一注意到的中文标识是在浅草寺的抽签架旁,有清楚的简体中文提示,而且只有简体中文,要求游客如果不想把签纸拿走,请放到一个指定的回报地点。看了让人汗颜,估计是相当不少中国大陆游客图有趣,抽完签就直接把签纸扔下了。

到了日本才亲身体会之前在导游书上看到的所谓日本是个包装的粉丝国家。他们还真是什么都要包。我的第一餐早饭,在餐桌上看到漂亮的花纸包的小方块,以为是糖块,拿起来好好看了看,才发现人家居然把喝咖啡用的方糖都精细地一块块包起来了。只能引用我家小朋友的话:我倒!至于之后买点心,我就一点儿也不奇怪地看着那个日本女生熟练地把我买的三盒点心一一用包装纸包好,而且不等我要,就自动在大的手提袋里放上两个小纸袋,这样三盒点心都各有一个送人的纸袋。我估计日本对全球变暖的贡献也不小。

第一天晚上在酒店附近的小餐馆吃晚饭。点了冷的日本清酒。一样叫清酒,日本的清酒米香浓郁,口感和韩国那种入口清洌的清酒其实完全不同。因为全是女的,一餐饭也没吃多少东西,一小碟一小碟的倒是很精致,结帐的时候发现平均一人二百多元人民币。当地的朋友还反复感叹真便宜啊。-----东京的物价可见一斑。

第二天坐火车到箱根。站在车站上可算见到所谓“子弹头”火车的速度了,真是呼啸而过。而且那噪音,震耳欲聋用在这里绝不过份。有等着坐火车的美国人兴奋地拿出手机来等着拍下一辆“子弹头”进站的刹那。

第三天回到东京。第四天终于去逛了著名的银座。其实我个人对这种名店不感兴趣,香港的铜锣湾,新加坡的乌节路,还是东京的银座,其实没有大区别。当然香港最窄最拥挤,银座就相对宽敞舒适很多,也显得更干净整齐。可是牌子就是那些牌子,其实很乏味。不过我倒是遇到了导游书上推荐的“虎屋”甜品店。一楼外卖,二楼堂食。我和一个韩国来的朋友上到二楼,她就笑,并要拉我下楼,小声说:我们来错地方了,这里全是老年妇女。我一看,还真是,不大的店里估计还真没有任何一个顾客小于五十岁。我理直气壮地说:我就很老了。拉她一起在面窗的座位坐下,可以欣赏银座街上的景色。点了三样点心。上来后更明白一直听人说东京贵是什么意思。一份八九十元人民币的点心,其实只有一块,而且是很小很精致的一块。也点了著名的羊羹。其实真没觉得特殊地好吃。以我的口味,有点太甜有点太腻。好象和我小时候吃过的一毛钱一块的差不多。我的同事根本没吃几口,小声说:估计这个店太传统了,没有年轻人来。

又沿着路走,在银座这条主要的路的尽处也是导游书中推荐的“天国”天妇罗店。于是坐下来吃一餐比较早的晚饭,可能是因为我的品味粗糙,这里的天妇罗也好象和任何店一样,没吃出来有什么特别好吃。

但是这条路上有非常漂亮的资生堂大厦,几面的玻璃墙,一层楼的店堂里摆着琳琅满目的护肤品和化妆品,看着就感觉生活是富足而精致的。而且在路上真的看到有女子穿着精致的和服,非常优雅地走过。我不由东张西望,想确认是在拍摄什么,还是真的就是来逛街。只看到人家双双穿过马路,悠然地走远了。

晚上想到银座著名的歌舞伎座去,看一幕表演。但是打听知道那座建筑正在维修,不开放。于是又回到银座走走。现在正是日本最好的季节,气候不冷不热。晚上的银座更显得繁华,在街上走走也很舒服。值得一说的是在出门去银座前,经历了一次小地震,感觉微微晃动,有点头晕,持续了十几秒钟或者更长时间,听了听外面走廊里,平静如常,我也就决定不大惊小怪,继续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了。-----我的一个同事运气比我要准,她从美国经东京转机去新加坡,降落十分钟后今年三月的大地震就发生了。结果她在机场的地板上睡了一个晚上,又冷又怕,但提起来,总不忘说到机场工作人员的训练有素,热情有礼和敬业精神,深为打动。

最后一天,坐地铁去浅草寺。导游书上说从地铁口出来步行两分钟,其实半分钟就差不多。书上煞有介事地介绍了四个景点,我差点以为一个上午都逛不完,其实都在方寸之地内。雷门相当于我们的寺庙的山门,走过雷门就是那条传说中有江户时代下门町风情的街,其实是一条两边都是小商铺的短街,卖的大多是旅游纪念品。这一天不知什么到处都是日本中学生,穿着整齐的校服,一堆堆地挤着看这看那。比较有特色的地方是关上的铺门上全绘着不同的浮世绘作品,因为是卷帘门,所以画作也非常大幅,色彩和主题都很丰富。我到的早,有不少店全关着,倒是一饱眼神。这一点,买的两本导游书上全没提到,实在是不应该。如果在店门全关着的时候到,应该桃红柳绿,更绚烂好看。

这条街上只有很少的几家有特点的店,比如象我们的手绘泥人一样的店,全是日本风格的手工捏制风景或人像等,小的还不足火柴盒大,捏制彩绘得十分精细生动。甚至店外的橱窗上都标着不准照相。可是以日本产品的一贯高质量高精细,可以尽情想象一下店里作品的精致;以日本物价的不可思议的昂贵,也可以想象得到一个火柴盒大小的作品可以卖到四位数以上人民币。所以,曲高和寡,店里也非常冷清。只有一个老人漠然地在柜台后闲坐着。

我在一个专门卖浮世绘印刷品的店里买了两张浮世绘风景的明信片,一张是箱根山和湖,估计就是我住的那酒店推窗就能看见的那汪大湖。另一张是N年前的浅草地区。以前无知地觉得浮世画的都是脸白白的胖美人(这是我客气一点的说法,我其实从不觉得浮世绘画的人美,浅薄地认为不过是一些摆着造作姿势的胖女人。),这次居然看到风景和民俗生活的浮世绘,觉得很新鲜。后来查了查资料,浮世绘原来就是指1615年到1868年东京叫做江户时的风俗画。浮世嘛,是源自佛教,指现象界的林林总总,所谓世上百态。浮世绘主要有美人画和表现歌舞伎的艺人画,还有风景、花鸟、动植物等。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其中的美人画和艺人画。这样倒有点心动,下次应该去看明治神宫附近的那个专门收藏浮世绘名作的美术馆吧?

这条街走到头就是浅草寺了。寺的外观没什么特别,进去看看,更是印证了之前在书上看到的关于日本的说法。说是日本人拿来西方和中国的东西之后,一概“本土化”一下。果然,这个寺庙里的正殿居然没有佛像。中间是空空的金色屏风。后来走出庙,在两边居然发现不少佛像宝相庄严地端坐在露天的树丛掩映中,一样受人朝拜。

在正殿里的侧面放一个架子,投进一百日元(大概相当于人民币八元钱),就可以自己捧起一个大签桶摇签,摇到签号后,可以在架子上标着相应号码的小抽屉里拿出签纸。我摇了一张,上面基本写着做什么都不行,不应该旅行,不能搬家,不能找新工作,不是结婚的好时候。这么背运,居然还算“半吉”签。不知那“不吉”的,是不是就该想吃点什么就赶快吃点什么了?我又投进一百日元,捧起签桶认真并且努力摇了半晌。这回好了,是个大吉签,想干什么都行。找新工作结婚旅行,爱什么就干什么好了。英文注解居然这样写:You should keep a public and right way without selfishness adapting all correct 萧eans. Never 萧ind 萧isunderstand and bla萧e of others if you have done your best to the萧 even if result doesn’t co萧e out well.

我最近正因为工作上的事不顺心,看到这张签后如获知音,觉得真是说到自己心里去了。转念一想,不知多少人看到这张签纸会和我一样有如获知音的感觉呢。一共就那么不到一百张签纸,估计是揣摸了最常见的世情与人心来的。就仿佛世上总是有那么多自以为怀才不遇的人,其实是不遇的人的确不少,怀才的人其实却罕见。不禁一笑。

寺的侧面就是五重塔。至此,浅草寺的景点就游完了。费时一个小时到一个半小时就足够。

我看还有时间,就到主街两侧走走。有很多卖吃的东西的店,我在一家看着很大很漂亮的店买了三盒点心。一盒是人字烧和果子混和的。另一盒象是九个彩色的石头球,个个圆润晶亮,看着漂亮,却不象能吃的东西。辨别旁边的日文中的中文字,认得“红豆”,“抹茶”等,就买了,图它好看而且特别。

找到一条街,没有什么游人,大多数的店不是没开门,就是刚开门。不宽的路上没有车,只偶尔过个自行车。路上似乎刚有人打扫过洒了水,显得既宁静又干净。没开门的店门上一样画着不同的浮世绘,大幅大幅的鲜丽色彩与夸张图案。开门的店,店员正辛勤地用鸡毛掸子一丝不苟地掸灰,看来是每天必作的一样工作。这让我想起我先生几年前在日本住过几个月,他说,马路牙子都有清洁工跪在地上认真地擦。

有一家店专门卖木屐,怕有几百种,上百元的到几千元人民币的全有。路两边也有店卖和服的布料,估计也可以订做和服。有些布料卷着放在那里,已经看着很漂亮了。我不由看了又回头看。可是和当年的张爱玲一样眼馋胆小,不敢让人家打开了铺着看,一样是因为弄得一卷卷摊在那里又什么也不买,真是太不好意思的事。

又回到主街上买了喝清酒的小杯子,一套五个,做得很精致。杯子看似圆形,其实拿到手上就会知道两边稍磨平一些,好象坯子还没加热定形的时候被人不小心拿过,把两边捏平了。五个杯子各不同地写着中文字:“风花雪月”之类。回去用来喝清酒应该很有感觉。其实在家里哪会喝日本清酒?我还是想买,就买了。也许用来喝EXPRESSO咖啡吧。反正都是小杯子,只是这种视觉加上那种味觉,一定独特古怪。

然后坐地铁回酒店了。回去的飞机从成田机场飞。本来打算一定把剩下的日元在机场花完,因为觉得不会有特别强的兴趣再来日本。可是还是剩下一些,一是机场没什么可买,二来也觉得再来一次也好。还有明治神宫没去,还可以到那几条据说年轻人喜欢的时尚街转转。也许也可以到京都一次?

旅行了不少地方,觉得这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其实最好。真的“一日看尽洛阳花”倒有点象《红楼梦》里说的,哪是喝茶,倒象饮牛了。



[ 此贴被盲目悲观者在2012-07-02 22:13重新编辑 ]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6 楼 | 2012-06-27 18:22 顶端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size][size=4]日本重游:樱花春梦

在我到东京的前两天,樱花开得最好。

  下飞机时已经是夜里,外面是密密的雨。

  第二天是个万里无云的好晴天,我去办事。路的转角处就邂逅一株樱花树,在阳光下灿烂地盛放着。不是鼎盛时了,淡粉色的花瓣重重叠叠,微风吹过,总有几片拇指大的花瓣随风飘落。树下,薄薄地铺着一地花屑。

  不是没见过樱花,但是,没有见过,就这样一株茂密的樱花,长在高楼大厦之间的一条窄街的转角,蓝天下,一树团团簇簇的淡粉花枝,花朵且开且落,有种恣意无忌的喜悦,却又安静无声。

  我看得怅然,只想就在花树下坐下,无所事事。所谓良辰美景,这就是良辰美景了。可是亦舒说的对,总还要有那么一个人在身边,才如画龙点睛。

  正是上班时间,开始我还以为哪个公司或学校有组织地在搞活动,因为一队一队穿着深色西装、提着公文包的男子,错落而又整齐地走过来。后来才发现只是因为这里是商业区,这些人全是上班的。再观察,发现日本男人上班全是穿西装的,而且不是黑就是深蓝,连浅一点的灰色都没有。据说去年大地震后,因为供电不足,政府得下令要求男人们在夏天不得穿西装打领带上班,只能穿短袖,以支持节能。------也由此可见,进化发展到今天,人类在很多方面还是莫名其妙地庸人自扰,作茧自缚。

  第二天一早,我早起。所住酒店在日本桥附近,离水天宫不远。水天宫是日本人祈求平安分娩、生子以及避免水灾的地方。据说日本桥附近有七个神社,有所谓的日本桥“七福神巡游”之说,水天宫是其中之一,应该是名气最大的一个。水天宫门前的路上立着鲜艳的桔黄色灯柱,柱顶端是桔黄的木制灯笼。水天宫门前的街上也种着不少樱花树。樱花是一种先开花后长叶的植物。我在日本看到的樱花树大都枝干粗壮,至少碗口粗,有的甚至比人的腰还要粗。不知生长了多少年。树干都墨黑,因为没有绿叶,更衬出樱花的粉和娇美。而水天宫的樱花树,伴在鲜艳的桔黄色的灯柱旁边更是漂亮。

  水天宫按我们的标准,不大,所有的建筑都集中在一个院子里。正中一个神殿,正面是典型的日本神社的圆弧形挑檐,却是我在日本看到过的最漂亮的挑檐,雕梁画栋。檐下挂着五个钟,或者说更象铃铛,开始我不知是做什么用,后来发现来拜的人都先晃动一下中间铃铛的绳子,敲响铃铛,然后才恭敬入殿。在上野公园宽永寺的清水观音阁,门口则是一口大钟,进入之前也是先用绳子把钟敲响。而水天宫的规矩是要先拜,再拍两下手,再拜。不知是独一无二,还是礼仪中的一种。院子虽不大,设计规划十分紧凑,正中是正殿,各个位置都有小一点的象我们的亭子一样的建筑物,大概各代表不同的意义,人虽不能进去,却可以站在其前参拜。我喜欢那些建筑的色彩,所以一一照相。有的临街,在路边盛开的樱花的掩映下尤其漂亮。这时还不到早上八点。导游书上说八点才可以参观,其实并没有大门,或是大门并没有关,只要拾级而上就可以。而正殿中已经跪着一个长袍大袖的女子,衣服的图案象是我们用来做唐装的宝蓝色加上比较男性化的图案。我只听得她声音尖锐地不停如念经一样说下去。过一会,跪拜后才起身。然后在院中一个神位一个神位地逐一拍手参拜,不知是水天宫的什么仪式。本来水天宫中只我一个人,看看,照照相。这时来了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手中还拿着公文包,也到主殿中响铃拍手参拜,然后一个神位一个神位地拜。我一直疑惑他到底是专程来求子,马上还去上班,还是真的是善男信女,上班路过水天宫也要拜一下。过一会儿,又来一个老者,貌似退休了的样子,也一一拜过,我又猜度他是不是来求孙子。过一会儿,又来一个年轻西装男子,也是黑西服,手中也是公文包,也来参拜。我没法猜了。

  从水天宫出来,再向前走不久,一条横街就是甘酒横丁了。这是一条还保留着下町风格的窄街,十分幽静。所谓下町,就是江户时代的平民生活区。(东京旧称江户)。小街也不长,路两边的建筑有新有旧,旧的大多是两层的平房,多已改成商店或是饭店。都收拾得整洁雅致。日本人很爱整洁。我发现这条街上即使还是民居的房子,已经旧成深褐色的木栅小阳台上,也是空无一物,并不堆置杂物,在东京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真是不易。而我在路边发现唯一一所明显年代久远的木制二层老房子,虽然临街,却并没有开店,早晨还是门窗紧闭,不知是久已无人居住还是另有门出入。木板都已经老得颜色斑驳,却仿佛一直有人在清洗一样,干干净净。而在这条街的中段,和另一条横街相交的地方有个小小的街心花园,里面植着几棵樱花树,枝条和花朵几乎遮蔽了天空。走在其中好象走在廊桥下。樱花已经盛放过了,花瓣在早晨的微风中不断飘落。坐在树下的椅子上,一定不久就满身花屑。而我在街上另外发现一株正盛放的白色樱花。不知是日本人偏爱粉色品种,还是白色难得,总之我在东京看到的白色的樱花树凤毛麟角。这一株不象其它,花朵饱满,花瓣新鲜,累累地开满了一树。真是“一样开花为底迟”?可是因为背阴?我拍了好几张照片,尤其树侧有一个老房子开成的日式餐馆,很有情境。
 
  吃过早饭,我去找东京最著名的赏樱名地之一:千鸟渊。结果在九段下这一站下地铁时却意外发现一个指示牌,某个出口通往靖国神社。很想看看这个几乎年年成为话题,引发日本邻国人不安及气愤的地方。上到地面,先看到一街在阳光下盛放的樱花树,然后就听到进行曲一样喧闹的音乐声,寻找才发现是一辆车发出来的,车身上刷着标语。因为几乎全是我能认出来的汉字,我看出大意是要捍卫北方领土之类,我猜可能是缘起日韩两国的北方四岛领土争端。这车最后停在靖国神社门口的路边,大概是一个什么日本右翼组织的宣传车吧?我顿时心生厌恶。而我身边的韩国朋友因为不识中文,坦然不觉。-----真是人生识字忧患始,眼不见为净。

  靖国神社真正的神社从外观来看不过两层建筑,比较朴素。倒是前面的甬道比较长,两边立着古老的古灯笼。日本的神社都有一种建筑,即在通往主要建筑的通道上立一处,甚至几处,象我们的门框,两边各一个柱子支撑上面的一道梁。有的是铁制,有的是木制,简朴得近乎简陋。靖国福社这个是我在日本见到的最高大的一个。我也懒得进神社里去看,倒是看到门口有日本人所谓的“大东亚战争七十周年”的什么图片展。大东亚这个词好象真是只有涉及日本才会用。我是很想进去看看日本人对这场战争怎么看。可是一来本不在计划之内,时间有限,二来也怀疑靖国神社里展出的,估计很有可能性,仍会说侵华战争是他们“进入”中国来“帮助”中国人。不看也就不看了。

  从靖国神社走不远就是千鸟渊了。这个地方之所以那么有名,大概是因为这是一个湖,樱花树就密密地植在湖的两岸。游人可以租船,在湖里边划边欣赏两岸的樱花。一小时一百六十元左右人民币,在贵不可言的东京也还算价格合理。从我在的角度,湖有一个转弯,转弯处两岸的樱花是成片成片的粉色云霞,倒影在水中摇曳,而同时花瓣也不断地飘落水中。因为樱花已经开始凋落,所以那云霞远远看去,呈深浅不一的粉色,我相信和几天前的全盛时期相比,另有一种风情。而听说在樱花的全盛的那几天(真的不过就是几天罢了),千鸟渊是有灯光照明的,供游人欣赏灯光下的樱花之美,也是因为一年一次的这几天太难得了。我看过别人照的照片,黑暗的水面的背景里,画面上斜斜伸出几枝饱满明媚的樱花,由于闪光灯的效果,流光溢彩得几乎不真实了。从千鸟渊稍一绕,就是丸之内公园。公园的大门据说是江户时代遗留下来的东京最古老的城门了,走进去不远就是东京极为著名的武道馆,气派的建筑。顾名思义,本来是为武士道之用。而现在据说成为日本所有音乐人的理想之地:能在此开演唱会代表着已经登上巅峰。公园里一样是樱花盛开,且开且落。我最喜欢的是一棵樱花树静静地长在水边的草地上,树下有母亲和孩子们在嬉戏,可入诗入画。

  天气预报还真准,早上的大晴天到了晚上就变成了满天的云彩,随着暮色更下起了小雨。天黑得就早了,我只好打消了趁暮色逛中目黑的念头。据说那里也是赏樱花的胜地。

  晚上,我在雨中逛了新宿。虽然下雨,但是街头人流拥挤,路边全是小店和餐馆。雨中的伞不是透明就是纯色的黑、白或深蓝。只是偶尔才能看到个格子伞。我的花伞格外突出,是外国人的标志。算是来过新宿了。游客所能看到的不过如此。

  第二天,在临去机场前,我早起去逛上野公园。雨还在下,大概已经下了一夜。到了上野公园,果然,不忍池旁边的堤上,两侧树上的樱花落了满地。远远望去,已经不是一片粉色的云霞,而是稀疏的带点粉意。清晨的堤上几乎无人,我独自撑伞从樱花凌落的树下绕着不忍池漫步。意外在池边发现一树盛开的白色樱花,十分罕见。不知因何花期较迟,即使经了一夜风雨,依旧正青春烂漫,旁若无人(旁若无树?)。而旁边有一树粉色樱花,一树花苞,未及盛放,已被风雨打得凌落。
 
  上野公园有很多可看的地方。宽永寺的清水观音堂,堂前的樱花是比较少见的垂柳形状,粉色枝条婆娑温婉,密密匝匝地掩映着独特的灰黑色石灯笼,即使在清晨,即使下着不小的雨,仍然有人撑着伞在树下照相。离清水观音堂不远有个塔,塔中有佛像。佛像历史悠久,十九世纪为地震所毁,重修的佛像因为含铁,二战中被焚毁用来制造武器。后又被重修成现在这般模样。这个塔和佛的历史大概正好折射出日本这个国家的历史中的重要事件吧?而附近的东照寺正在维修,不能进。东照寺的名字让我想起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中所述,他成为满州国皇帝后不能供奉自己的祖先,却必须参拜东照大神,那没齿难忘的耻辱。东照寺门前的甬道上是两排整齐的石灯笼,两边的樱花树几乎已经繁花落尽,粉色的花瓣如雪般落在、铺在石灯笼上、地上和地上所积的雨水里。让我真切体会到黛玉葬花的心情。

短短两天,看到樱花由盛至衰,宛如人生缩影。飞离日本时,只觉春梦一场。



[ 此贴被盲目悲观者在2012-07-02 22:13重新编辑 ]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7 楼 | 2012-06-27 18:23 顶端
asukanatsumi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31
威望: 32 点
金钱: 919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9-08-14
最后登录:2013-03-0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更新啦
那个像门框一样的建筑叫鸟居,是日本神道教特有的建筑,作用类似牌坊
溥仪拜的大概是“天”照大神,传说是日本天皇的祖先

8 楼 | 2012-06-29 03:41 顶端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是,刚查了一下原书,溥仪说的是天照大神,日本天皇祖先。

多谢楼上的补充和更正。我太不求甚解了,不好意思。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9 楼 | 2012-06-29 09:49 顶端
<<   1   2  >>  Pages: ( 1/2 total )
BaoBao论坛 -> 人间烟火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33080(s) query 4, Time is now:03-19 02:00,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