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人间烟火 -> 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 城市漫游
 XML   RSS 2.0   WAP 

   
--> 本页主题: 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 城市漫游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 城市漫游

[/size][size=4]之一:智化寺

在一个初春的中午,我去找智化寺。
 
  按照书上说的地址,我先要找的是禄米仓胡同。当年北京的几个城门各有各的用处,朝阳门是运粮之用。所以朝阳门附近的很多胡同都和储粮有关,比如:禄米仓胡同。没想到这个胡同的东口其实不过是两个五六层商品房中间的一个窄窄的小马路,很多容易错过。沿着马路一直向西走,只有路两边的老树暗示着这条路必然有着不短的历史。

  越向西走,胡同的味道越浓厚。终于走到胡同最西边,才在路北看到一座古寺。汉白玉的门额已经不好辨认,依稀是:敕造智化寺。这是一座五百多年的明代古寺。最初是历三朝而宠幸不衰的司礼太监王振所造的家庙。因为明英宗的宠信,王振把这所家庙升格成现在这个样子。庙里若干处用了龙的图形,佛像多用金丝楠木雕成,所以至今不腐,面目栩栩如生。即使是转轮藏里的藏经抽屉上雕刻的比巴掌还小的佛像,历几百年,面目依然眉清目秀,一丝不曾走样。

  现在留下来的建筑是四进主要的院落。我站在门口欣赏智化殿良久。门口纪念品销售处有一位中年男子,他说见我看这么仔细,所以出来招呼我进去看看。听说我是第一次来,他主动拿出一本介绍智化寺的书来一页一页地给我讲起智化寺的历史和现存的文物。其中就说到智化寺原来的占地面积相当大,现在能参观到的不过是当年居中的主要建筑群。原来环绕四进主殿的僧舍等,现在都已经变成了民宅和小学。而一般进庙,庙都要高于门前的街,而进这个庙,感觉是向下走。原因就是这个庙的历史悠久,而门前的路经年不断重修,越修越高,所以庙就显得低了。

  我来之前没有想到这座隐在窄小胡同里的庙有这么漂亮。据说英宗是王振自小带大的,所以对王振极其宠幸,最后也是在王振的撺掇下“御驾亲征”,其实战事还是由王振来指挥。而由于王的自大和指挥错误,导致明军大败,王振战死,英宗也被敌人俘虏了去。史称土木之变。留在北京的于谦当机立断,立了留京的英宗的弟弟为帝,即后来的代宗。当时瓦刺军已经打到北京的德胜门下,于谦背水一战,率军打败了来犯的敌军。对方留着英宗无用,就把他放了回来。于是,国有二主了。英宗自然就变成了太上皇,被软禁在宫中。估计就是在被软禁的七年岁月中,英宗恨死了于谦。后来,代宗病重,忠于英宗的大臣,在太后的默许下,攻入宫中,解救了英宗,使其重新为帝,史称夺门之变。而代宗很快病死,于谦当然也就难逃悲惨下场。据说在代宗时代,王振被诛灭九族。英宗重新掌权后又给王振平反,并给予极高荣誉。在智化寺里,我见到的英宗给王振的碑绝对不止一块两块或三块四块,所以根本就没花时间搞清楚到底哪块是在王振活着的时候,庙成的时候赐的,哪块是在他死后赐的。功过自有后人评说。英宗除了做皇帝,还做了七年太子,七年太上皇。其实那七年太上皇全是拜王振所赐。而没有于谦,敌人早攻进了北京城,如果明王朝被推翻,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李煜的前车之鉴还不明显吗?可是,英宗还是死心塌地喜欢王振。人总有不可理喻的地方。

  智化寺据说是北京保留下来的最完整的明代木制建筑了,一共四进院落。
 
  我最喜欢第二进的藏殿,里面藏有北京最古老的“转轮藏”。以汉白玉为底座,上面是金丝楠木雕成的转轮形的藏经处。每一面都有九排五列抽屉,据说象征九五之尊。每一个抽屉里当年都藏有经卷。抽屉上都雕有佛像。据说在修复时发现抽屉上还以金字梵文书写满经文,可以想象寺成当年的繁花着锦、烈火烹油的富贵华丽。我一直在叹为观止地看着转轮最上面雕得极美的佛像、龙女、云朵。几百年了,虽然色彩斑驳,但却依然那么美和生动。我看了很久,一拨拨的游客进来绕着转轮藏走一圈又离开了。我还在看。看守这个殿的一个阿姨过来提示我:你看到那个佛像了吗?

  啊?

  她指给我,我才发现,殿角有个十几厘米高的木台,上面写着观佛台。站到上面,原来在转轮藏上面还有一尊佛像,宝相庄严地坐在上面,佛头几乎就已经碰到了藻井。我刚才迎着殿门射进来的阳光,仰头欣赏了那么久藻井上的雕花,因为角度的问题,这尊佛像就隐在正面转轮藏顶部的雕刻后面,我一直没能看见。这个观佛台,其实是个最好的角度能看到佛像。这一刻可以用惊喜来形容。

  我感谢那位阿姨,如果不是她,我肯定就会错过了。其实我仔细看过了门口的说明和殿内的说明,其实都没有提到这尊高高在上,和人捉迷藏一样的佛像。进去的游客好几批,导游也没有一个人提示他们要站到这里看。她微笑说,看我看了这么久,所以告诉我,否则不会轻易打扰游客。阿姨很自豪地讲到这个转轮藏和佛像全是金丝楠木雕成,所以历几百年而不腐。在门口纪念品商店遇到的那位中年男子主动为我讲解智化寺的历史时,也反复强调不是要向我推销纪念品,买不买都可以。介绍说他们都已经退休了,再在这里工作。他和那位阿姨的热心和友善让人特别温暖。
 
  主殿里的如来佛像面部的金粉已经半褪,格外有种沧桑的庄严。那侍立旁边的金刚像则是我从未见过的慈眉善目。

  殿里现在是佛像展,展出的佛像没有说明,但明显都有是古物。各有特色,不一而足。而绕到殿后还可以看到明代的璧画,上面的地藏菩萨以及随侍旁边的人物全潇洒飘逸,让人神往,虽经几百年,但是色彩还是很鲜艳漂亮。

  可惜后面两个主殿的藻井全流失到美国了。据说某一时期庙里的和尚实在无以为生,而内外勾结,把藻井拆下来去卖了钱。和转轮藏的藻井一样,本是更精彩的明代木雕。

  智化寺的另一个特色是音乐。每天都有三场表演。我在院内椅上坐着,晒着初春的太阳,等着听那十五分钟的“音乐的活化石”。忽然身后的房间里传来乐器之声,一看,原来是身着黄色僧袍的乐僧在排练。

  据说这里的音乐的记谱方式,曲牌和曲目,甚至乐器都很独特。到了时间,三位乐僧走到智化殿里坐下,顿时乐声悠扬,并不象我以为的典型的佛教音乐,而是有点民间音乐的味道。我没有走近看僧人演奏的乐器,其实本来对乐器也不熟悉,看也是看不明白。我站在殿前的院子里。此时的阳光正好落在西边的钟楼上。一群鸽子反复在红红绿绿、雕梁画柱的钟楼顶上盘旋,翅膀扇动之际象是有白银在一片片闪动,映在北京难得的蓝天下真是好看。
 
  这一天是个极明朗的蓝天。清蓝的天空中还有撕得很薄的云层,清晰可见。因为王振是太监,智化寺的屋瓦是黑色的,看起来虽然不算抢眼,其实却是琉璃制成。衬着红色的明代木制建筑,以及蓝绿等色的图案,在蓝天下尤其漂亮。智化殿前有两棵丁香,现在还是枝干干枯。想象中到了丁香花开的时候,一定很漂亮。到时我一定还要再来。

  想起一个来自日本的朋友说走过那么多城市,只有北京和罗马,随时能在任何地方发现古迹。而这样美,这样有历史的一个寺,就隐在一条貌似那样平常的胡同中。



[ 此贴被盲目悲观者在2012-07-02 22:14重新编辑 ]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楼主 | 2012-06-16 23:46 顶端
asukanatsumi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31
威望: 32 点
金钱: 919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9-08-14
最后登录:2013-03-0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哈哈,补上来啦,真好
1 楼 | 2012-06-17 04:07 顶端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之二:明城墙、东南角楼、正阳门和大栅栏

北京的明代城墙保留下来的只有从崇文门到东南角楼的那一段了。这一段仅存的城墙据说是因为当初修建北京火车站后,参与的工人们携家带口地就近盖起简易房住下。大多是沿着北京站附近的明城墙安下自己的家,有的人家索性就用明城墙做了房子一面的墙壁。就是这样,这段明城墙壁完全被简易房给遮挡起来,在五六十年代才逃过了被拆除的命运。

据当事者的回忆,有关部门在想恢复这段仅存的明城墙壁时,曾经组织专家学者去考察,大家都能看见城墙了,就是在迷宫一样的房屋中间走不过去,最后是摸到一个人家的厨房里,才亲手摸到了明城墙。

现在的明城墙,西起崇文门,东到东南角楼,全长1.5公里。部分是老城墙,部分是恢复的,据说恢复时很多用的也是民间收集来的老城砖。春赏梅花也是明城墙遗址公园的一景。有一段时间我每天从明城墙遗址公园过,却好象从来没有认真看过。这次正值初春,是个清爽的晴天,灰旧的老城墙衬着墙下新开的粉色的桃花和一树洁白胜雪的梨花,显得特别漂亮。好几个人拿着三脚架和貌似很高级的相机在照相。晨炼的人在音乐下锻炼身体。我仔细阅读了几个牌子上的说明,才知道原来每天看见的那城墙中最高的一个墙垛一样的建筑是叫“马面”,而且长达三十九米,是城墙中最长的一个马面了。而马面下面的那个有着红色斜顶,灰色墙壁的,貌似极普通的两间平房,居然是一个英国人为当年的京奉铁路设计的信号台,而且是京奉铁路的第一个信号台。现在这里是个小茶室,也有露天的茶座。想来天气好的时候,在老城墙下坐一坐,望着烂漫的春花,会是一件很惬意的事。而旁边摆放着近年来重修此处时挖掘出来的京奉铁路的老铁轨。难怪这里是第一个信号台,这里本就离前门很近。斜对着前门的京奉铁路的正阳门车站还在,现在是铁路博物馆。那也是一座相当好看的建筑,灰色的楼体,由白色的线条勾勒,有拱顶,还有漂亮的钟楼。我曾经指给一个美国朋友看,说那是北京最早的火车站,她不置信地说:“可是看起来象英国建筑风格。”是一个识货的人,那个时代已经是西风东渐的时代,很多东西都有西方文化影响的痕迹了。我

沿着明城墙向东走,一路城墙有高有低,有的墙头上已经荒草丛生,草在早春还是枯黄,使蓝天下的城墙别有沧桑的味道。城墙从来和护卫连在一起,明英宗时,于谦就是在德胜门前背水一战,击退了来犯的瓦刺军。而李自成则是从广渠门和右安门一带攻入北京。走不过远就到了东南角楼。据说是全国尚存的最大的、最早的角楼了。北京的城墙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被拆除前,曾有这样的角楼共八座。而这座硕果仅存的建设于明正统年前,那了四年,距今已有五百多年的历史。大概是觉得没什么可看的吧,上角楼的人不多。但是,只要看上面的几样东西就很值得了。百年前插旗杆的石座,古老的铁炮,厚实的红漆大门旁的墙砖上,还有当年八国联军用刺刀刻下的到此一游的痕迹,一根木檀上全是当年子弹的弹孔,可以想象当年战斗的激烈。这里是敌人最后在北京攻占的一处防御了。当年八国联军在这里久攻不下,最后是先攻下了东直门和朝阳门,从角楼的背面进行夹击,才最终攻占这座城楼。

离东南角楼不远的路边,用铁栅栏简单地围着一块汉白玉碑。那本来是一座叫做蟠桃宫的碑。现在很难想象车水马龙的二环路边上,在几百年前居然有一个极为繁华热闹的蟠桃宫,就座落在这里。据说每年三月初三这里的庙会由崇文门前摆起,沿着护城河一直排到蟠桃宫,几里地,吃喝玩东,什么都有,天桥的艺人也跑到这里来献艺,还有附近的农民还自家出产来卖。从清朝始,其实一直到民国,都还是这样。一百年过去,就只剩下一块碑了。

再没有什么,比在北京城里转,更能让人感到历史沧桑的了,厚重的时间感常让我觉得只想坐下,似乎已经支撑不起那看不见的份量。从梁思成起,保护老北京的学者和民间声音一直没有间断过。可是时代在不断向前,一路的翻天覆地又怎么避免得了?怀古情节自古有之,不过是文人情怀,最终一个时代总将消失无迹吧?这种感慨我们有过,回头看,自古就有,古人也会怀念更古的人,“自将磨洗认前朝”。一切不过是某一些人对时光的惨烈抗争,终将失败,不过是有一点力尽一点力而已。

由这里到建国门的古观象台也不远。这座台的旧址是元大都时期的城垣,明朝的正统年间利用旧址,把它建成了观象台,清朝延用了下来。虽然台上当年摆放的最宝贵的仪器现在都存到了南京的紫金山天文台,但上去后依然能看到很多康熙年间造的古观象仪。一定要找个晴天去,观象台上或黑色或青铜色的形态各异的观象仪器本身就美得震撼。不仅是实事求是地观测工具,而且上面雕龙凿凤,设计了那么多的装饰,科学和美在一座几百年的台上结合得那么完美无缺。衬在湛蓝天空下,我一直不断按下快门,各个角度都美得窒息。但是转头一想,当年古人就站在这里,仰头,就可观天,而现在的北京,在空气污染严重的时候,对面的楼都隐在灰霾中,模糊不清。多么讽刺。

从观象台向西望去,路对面有一组建筑高大,以白色竖条装饰楼体的建筑是中国科学院。不过这个地方在元代的时候是礼部,明清两代是贡院。要先考上秀才,再考举人,然后才有资格进京到贡院来进行会试,考中了再到紫禁城的保和殿参加殿试,考取后成为进士。秀才考举人时的第一名称为“解元”,在贡院会试的第一名被称为“会元”,而在殿试中考中头名,即为人所共知的“状元”。 所谓连中三元,即在这三次考试中均考了第一名。北京的三元桥,即取此意得名。当然后面又在四环建了四元桥,五环建了五元桥等,就是简单附会了。前几天,北京有人中了几亿元的彩票,就有人出来说这个概率相当于站在同一个地方被雷劈到三次。不知连中三元的概率有多大。历史上还真有人中过。

而且这个连中三元,到底有多少是运气的成份呢?最后在贡院这个地方中状元的人叫做刘春霖,是清朝最后一个状元。据说他是被慈禧亲点的,因为,一:写一手好字;二:当时久旱,而他叫做:春霖。所以雍和宫附近那么多起名的专门店,还真是生意兴隆得有道理。

从明城墙向西,这里距正阳门也并不远。正阳门是北京原来内九外七的城门中唯一保留下来的还有城楼和箭楼的城门了。这个在所有城门中本来就是最高大的城门,原来有一个更美的名字,叫做:丽正门。这里把笔荡开,发点一家之评论,我对元代很无知,只知道忽必烈威名远扬,著名的英诗里也有专门颂扬他的诗。但是如果看元代的城门的名字,还真是美而且大气。阜成门原名平则门,宣武门原名顺承门,崇文门原名文明门,东直门原名崇仁门,西直门原名和义门,朝阳门原称齐化门,安定门称安贞门,而天安门在元代叫做承天门。其中崇文门原名文明门似乎通俗了一点,可那是几百年前啊。那时的“文明”两字该是一个很不俗的名字吧?(我第一次在北京大学看到一座那么雄伟壮丽的楼,非常向往地跑过去看叫什么名字,结果这座燕京大学时代的楼就叫做:“办公楼”,令我无语。我们当家的却说:这在当年肯定是最时尚最不凡的名字了。诚哉,斯言。)

旧北京的各个城门的用处都有严格区分,而正阳门,专走“龙车凤辇”。正阳门的箭楼也是唯一一个有门洞的箭楼。当年八国联军攻入北京,慈禧和光绪由德胜门仓皇出逃,而回来时,则由正阳门返回。而此时的正阳门,城楼和箭楼,已经焚毁。好在北京城不是一般的地方,立即由能工巧匠用席棚和丝绸搭起两座建筑,据说神似。我虽然相信老北京的能工巧匠素有鬼斧神工,但每次在正阳门下仰望那么高大瑰丽的建筑,总还是不能想象席棚和丝绸可以乱真。不过,慈禧和光绪当年只求能平安回到紫禁城就好吧?怎么可能再计较一个城门的真与假呢?人在有的时候不过糊弄一下自己,找个台阶吧?

正阳门在民国时代打破惯例,孙中山和袁世凯的灵车都从门下走过。一个时代过去了,另一个时代的规矩竖立起来。

正阳门的故事说不完。其中一个是关于崇祯的。据说他就是在皇宫中看到正阳门上悬挂了三盏红灯,那是最紧急的信号了。因为正阳门上的守军已经看到李自成的大军自外城广安门杀将过来。据说崇祯想要趁夜出城,至朝阳门,托以太监之名要出城,守军可能怕敌军混入,要求天亮时,能够验明身份再开城门。据说崇祯又至安定门,依然未能出城。天明时回到皇宫,这时守朝阳门的兵部尚书已经开门纳降,崇祯在皇宫中鸣钟召集百官,结果无人前来。于是,天萧地煞,这位十八岁登基的男人,做了十七年的皇帝,只带了一个贴身太监,来到皇宫的后花园:景山,君臣相对自尽。可叹明朝的那些皇帝中,崇祯还真是“工作态度”积极,想有一番作为的。登基之始就精明地铲除了魏忠贤,并且勤勤恳恳,可惜,无力回天。不知他当年在看到正阳门高挂三盏红灯时的心情。与之相比,慈禧和光绪的逃难还算有组织,至少成功地从德胜门逃出去了。

  可是其他的“小民”,就没有这么幸运。老舍的父亲,即是当年守正阳门的一个正红旗的旗人小兵,在八国联军攻打北京城时阵亡,尸骨无存。老舍当时还是婴儿。据他回忆,只见过父亲生前守门的一个腰牌,好象是写着“面白无须”之类的特征。而今天非常高端的老舍茶馆,就在正阳门向西二百米的地方。一生写老北京的平民百姓的底层生活的老舍,以他命名的茶馆,晚上一场演出最低票价为180元人民币。东拼西凑了相声、魔术、京剧、京韵大鼓等所谓代表老北京传统文化的演出,端上的茶点,其中一碗杏仁茶最让我难忘,是我一生中喝过的最没滋味的杏仁茶了,让我想起晴雯在被贬出贾府,宝玉探他时的一句话:这就是茶了,这哪能比咱家的茶呢。

很多人以为自元以明至清的老北京城,陆续毁于上年纪五六十年代的建设时期。其实民国时代,正阳门的瓮城就被当时的总理朱启钤主持拆除了。时代进步,元明清三代所没有的汽车已经越来越多地驶入北京城,不拆怎么行?有时想,那些华丽古老的城门,如果不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修二环路地铁时拆除,难道又能保留到今天北京城大堵车的时代吗?

正阳门城楼前的地上,有铜制的中国公路零公里标志。

穿过前门的箭楼,想象着李自成大军在明朝末代兵部尚书打开城门之后一涌而进,或者慈禧和光绪在纸扎布糊的仿城楼下重返京城,都是从这一个地方经过,眼前就是前门大街了。



[ 此贴被盲目悲观者在2012-07-02 22:14重新编辑 ]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2 楼 | 2012-06-17 22:38 顶端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


[ 此贴被盲目悲观者在2012-06-19 22:58重新编辑 ]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3 楼 | 2012-06-17 22:40 顶端
盲目悲观者





级别: 骑士
精华: 4
发帖: 457
威望: 466 点
金钱: 135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2-27
最后登录:2015-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待续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
4 楼 | 2012-06-17 22:44 顶端
wings





级别: 认证会员
精华: 0
发帖: 283
威望: 334 点
金钱: 1182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11-11
最后登录:2018-08-1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好看。
5 楼 | 2012-07-04 14:08 顶端
asukanatsumi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31
威望: 32 点
金钱: 919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9-08-14
最后登录:2013-03-0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京城的风土和掌故娓娓道来,真好~
智化寺一座庙,为什么造得这么漂亮,我最近看梁思成文集,提到这是因为明代明面上不允许宦官拥有房产,所以很多大太监打着造寺庙的旗号,实际上营造的是自己的别院。

6 楼 | 2012-07-06 05:45 顶端
BaoBao论坛 -> 人间烟火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06177(s) query 4, Time is now:05-24 03:23,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