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 孤独是一座岛(新帖连载中,尽量日更)
 XML   RSS 2.0   WAP 

<<  1   2   3   4   5   6   7   8  >>  Pages: ( 4/63 total )    
--> 本页主题: 孤独是一座岛(新帖连载中,尽量日更)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一转头,肖恩正傻乎乎地立在风里,脸上的表情悲喜交集,变幻不定,手脚都不知该如何安置,整个人仿佛要随风而去。
多年来执着的追寻,踏遍一座座荒岛,梦想成真时,他竟连一个笑容都无力支撑了。
唐清沅忍不住鼻子一酸,眼泪便滑落下来。
她迎着风,扑向肖恩,不顾一切地要给他一个大大的,结结实实的拥抱。
她伸开双臂,冲过去,冲过去——
从肖恩的身体里,冲了过去——
是的。
唐清沅从肖恩的身体里冲了过去。
她整个人,穿过肖恩的身体,如穿过一阵透明的风。

她停下时,肖恩已经在她身后。
他们两个都愣住了,有好一阵,谁也没敢回头。
谁也不敢出声。
仿佛一转头,一出声,眼下这个噩梦就变成真的。

但,这一切并不是梦。
唐清沅僵直着身体,慢慢转过来。肖恩正站在一尺远的地方看着他。
他眼睛上每根睫毛,她都看得清清楚楚。
雨,就在这个时候落下来。
狠狠地砸在唐清沅的脸上,她清晰地看见,一颗豆大的雨滴穿过肖恩的身体,然后落在一株干枯的松叶兰上。
她下意识地捂住嘴巴,直愣愣地看着肖恩。

他们都没有动,就这样僵持着。
直到更多的雨从云端落下来,瓢泼大雨瞬间便将唐清沅淋透了。
而肖恩,从发丝到衣服,都是干的。

唐清沅终于反应过来——
她反应过来的第一件事情,是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那叫声比发现蓝眼睛的时候,更尖利,更刺耳,带着难以置信和恐惧。
“你听我说——”肖恩跨前一步,伸出手。
但唐清沅动作更快,一向以冷静自持的她,此刻终于爆发出她真正的实力,一转身,拔足狂奔。
风疾雨大,山路难行。
但唐清沅健步如飞,乘风破雨、飞檐走壁,连滚带爬,一路跌跌撞撞向营地逃去。
连翻下悬崖的时候,都没有用登山绳。
她第一次明白,为什么每次看见有人跑得很快,人们都会嘲笑说,你被鬼追啊?
原来是真的。
被鬼追的时候,跑起来真的比平时快。
尽管,她并不知道肖恩这只鬼有没有跟在身后。
她只是无意识地想找个地方躲起来,求救。

她用了登岛以来,最短的时间奔回营地。
她扑进自己的房间,反锁上门,又将桌子推过去死死抵住。
然后,她咬牙打开电脑——
叮咚。
杰森的邮件终于到了。
“唐,你在和我开玩笑吗?肖恩.沃德是去年在岛上遇难的志愿者。杰森”
这该死的邮件,怎么不早点来?
唐清沅诅咒着, 飞快拨打卫星电话,想要求助。
可是浓厚的云层、狂躁的气旋和铺天盖地的大雨,让所有信号格都停留在零点。
网络也登不上去。
唐清沅颓然地跌坐在地上。
她忽然间就明白了一切。
第一次见面,肖恩为什么要在她面前晃动双手,那是为了确认,她到底能不能看见他。
看见一只鬼。
他在报出自己姓名之后,似笑非笑地盯着她,像是要等着她尖叫。
谁还能看见一个死去的人而保持镇定?
而在没等到她的尖叫后,他又追问她,是不是新来的。
是的,肖恩.沃德,是奥克兰大学有名的鸟类学者,博士后。
本该备受瞩目。
但在去年的科考工作中,遇到飓风被吹下悬崖,当场跌断了脊椎。
那些被遗忘的记忆,忽然又回到她脑子里。
见鬼,她早就听过这个名字,而不是那个同名同姓的英国选秀歌手肖恩.沃德。
是的。
她听过他的名字不只一次。
甚至就在来失望岛的路上,克雷格还告诉她,肖恩.沃德因为在飓风中擅离小屋,摔下悬崖,被救护人员抬上飞机,已经连呼吸都没了。
天啦,他已经死了。
死得透透的。
根本不是什么政府派来指导她工作的人。
也不是什么私自偷渡登岛的寻鸟人。
一定是因为在来岛前一晚,室友们给她送行的酒吧里,整夜都在放肖恩.沃德的成名曲:You're Not Alone。
这首歌混淆了她的记忆。

唐清沅缩在角落里,湿淋淋的衣服贴在身上,地上已经积了一小滩水。
她不敢出声,也不敢动。
只埋头将脸死死压在湿漉漉的衣袖上,拼命地,无声地流泪。
世界那么大,她竟找不到一个容纳她的地方。
躲到几万公里外的荒岛上,那冰冷的疏离感,仍缠着她。
她只觉得深入骨髓的孤独,一波一浪涌向她、淹没她。
难怪他说,你要当岛上只有你一个人。
原来岛上,真的只有她一个人。
只有她一个,是人。
而一个人的滋味,真的很绝望。
这一刻,她突然很想很想远在中国的家。
那个沅江边,小县城里的家。
她想母亲做的饭菜,想要她的手嗔怪地轻拍自己面颊。
她想父亲偷偷放进她被窝的热水袋,想他书桌上那杯永远清香四溢的茉莉花茶。
她真想他们啊。
想他们把她抱在怀里,像小时候一样,轻轻摸着她的头说,沅沅,不怕不怕,爸爸妈妈在。

人总是在孤独时,思念自己的亲人。
而对亲人的思念,又会将孤独推到极致。
过了好久,好久,好久——
久到唐清沅站起来时,全身都在发抖,双腿僵硬得如绑上石膏,肖恩仍然没有出现。
她稍稍恢复一些理智。
她知道,如果不赶紧脱掉湿透的衣服,擦干头发,喝一杯热水,吃两片阿司匹林,她没被鬼掐死,也会死于高热。
她亲爱的爸爸妈妈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她咬紧牙,颤抖着,脱下衣服,因为回来路上不断的摔跤,又从山上跌落,她的身上到处都是乌青,好些地方擦破了皮,渗出血来。
奇怪,此刻她居然一点也不觉得疼。
她用矿泉水草草冲洗了一下,用毛巾胡乱擦了擦头发,幸亏早上烧的开水还在保温壶里,她大口大口硬灌下,烫得好不容易收住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她怕自己情绪再度失控,只能缩进睡袋。
然后将整张脸都埋进睡袋里,哪怕不透气也不敢探出来。
她只是闭着眼,不断默念:上帝保佑、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她想,如果西方的神不阻止肖恩靠近他,那么中国的仙,看在他有四分之一中国血统的份上,没准也能管管。
她从枕头下摸出一枚青润的玉佛吊坠,紧紧握在手心里,贴在心窝上。
玉佛的质地并不好,甚至有些杂质。
但她想,即便所有的神灵都背弃她,父母给她的祝福,也会守着她。

最终,唐清沅在用自己的体温熨热的睡袋里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她还在想,难怪从来没见过肖恩吃东西,难怪他永远不累,难怪他攀岩的动作那么轻盈,难怪他从不帮忙拿任何东西,难怪他的眼睛在夜晚也能视物,难怪那么大的风也拿他没奈何……
因为他根本不是人。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30 楼 | 2013-08-20 13:47 顶端
echowang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201
威望: 202 点
金钱: 1089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9-08-04
最后登录:2019-03-0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太出人意料了,接下来要怎么发展,期待
31 楼 | 2013-08-20 14:16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现在就是满脑子浆糊中……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32 楼 | 2013-08-20 15:10 顶端
秋皓



级别: 骑士
精华: 0
发帖: 473
威望: 494 点
金钱: 1220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10-11
最后登录:2019-03-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记得很久以前看过一个访谈
是一位台湾的女作家
述及自己的幼年寄居在亲戚家,住房后有一片坟地,那是她童年的游戏场。很长一段时间她每天就是在那片坟地中,和那些林立的墓碑以及一只在坟地里捡到的布娃娃一起嬉戏。
旁人听闻无不为之唏嘘
但是那位女士却微笑以对:现在听来觉得惊悚的事情,当时的自己却在那里找到过快乐

——清沅会得习惯与肖恩的魂灵和谐相处并且享受这份陪伴
比起同自己的灵魂相伴,肖恩肯定会带来更多的乐趣与惊喜!

期待下文


月有阴晴圆缺
人有悲欢离合
33 楼 | 2013-08-20 15:49 顶端
青青子衿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6
威望: 6 点
金钱: 6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2-07-31
最后登录:2013-09-0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震撼!期待!!没有更新的时候,只好一遍一遍重读,仿佛单曲循环一首爱听的歌儿……
34 楼 | 2013-08-20 17:13 顶端
wings





级别: 认证会员
精华: 0
发帖: 283
威望: 334 点
金钱: 1182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11-11
最后登录:2018-08-1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呵呵,该如何继续
35 楼 | 2013-08-20 17:20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肖恩站在唐清沅的门外——
一脸无措。
她扑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知道糟了。
但她冲得太快,太猛,根本避无可避。
她温热的身体,像一支箭扑哧将他射了个对穿。
他本该回馈她一个同样热情洋溢、欢欣雀跃的拥抱。
可是他不能,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从他的身体里扑出去。
她是那样愕然地看着她,原本喜悦的神情变得迷惘,然后渐渐染上恐惧。
在她之前,从来没有哪个女人,看见他会用上这样一种见鬼的眼神。
是的,他已经变成了一只鬼。
但他自己也不明白,他为何又会回到这岛上。

那一天,也是风很大。
他听父亲说过,蓝眼信天翁会在暴风雨来临的前夕,回归故土。
于是,他不顾危险,顶着能将人掀翻的飓风,背着帐篷,硬是翻过山,守在悬崖边。
可是,就在那只蓝眼睛,着陆的一刻。
他太过得意忘形,他从挡风的巨石后面扑出去,忘记将那沉重的,阻止自己被风吹飞的背囊背上。
然后,他还没有来得及看那只美丽的蓝眼睛第二眼,便被掀翻下悬崖了。
他撞下岩壁,被卡在两块岩石之间。
短暂的,灵魂撕裂般的剧痛过后,他飘了起来,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躺在岩石缝里一动也不动,头低低垂着,眼睛紧紧闭着。
风雨吹打在他身上,他却一点知觉也没有。
他灵魂出窍了。
那一刻,他又惊又惧,奔回营地寻求救援。
可是——
所有能够对外的信号,都被飓风扰乱了。
就在那个瞬间,他忽然捕捉到了风雨中一丝微弱的信号波。
本能的,他毫不犹豫地扑上去,伸手拉住那段即将消逝的信号波,将它与电话连在一起。
“救命——”他用尽全力,却只来得及发出这短促的一声。
下一刻,他整个人都陷入一片巨大的混沌中。
他想被禁锢在一团柔软的气旋中,跟随一阵风,时快时慢地漂泊着。
轻飘飘的、浑浑噩噩,不辩方向、不知时间、没有任何的知觉,像昏迷,又像进入了一段没有梦境的,嘈杂而低质量的睡眠。

是一阵轻微的,翅膀划动空气带来的震动,让他醒过来。
在第一声信天翁低促的鸣叫中,他睁开眼睛。
已是第二年了。
大批的信天翁开始返回故乡,开始新一年的交配。
他发现,自己一定已经死了。
因为他的身体可以轻易地穿过最坚硬的岩石,也可以维持一种站立在上面的虚假的幻象。
他甚至可以随心所欲地变换自己的衣着。
他可以心随念动,瞬移到岛上的任何一个地方。
他不知道饥渴、也不知道疲倦、他轻飘飘的,没有质感,不再受地心引力左右。
他可以假装靠在一棵树上,但实际上只要再向后一倒仰,树就会穿透他。
他想,也好,这样他就可以留在岛上,等那只让他赌上性命的蓝眼睛了。
在日复一日的眺望中,他没有等来蓝眼睛。
却看见了一架直升机——
他来的时候,乘坐的那架直升机。
飞机上,下来了今年新的志愿者,一个黑眼睛的中国姑娘。
他想,她能看见自己吗?
看见一个鬼?

他实在孤单太久,太想找一个同类聊两句。
哪怕——
嗯,只是前同类。

于是——
他冒了险。
然后,闯下眼前这个大祸。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36 楼 | 2013-08-21 10:06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8、一人一鬼的博弈

明明是青天白日,整个失望岛却如同被上帝遗弃了一般,黑云遮日,夜色逆袭,只有从世界尽头狂奔而来的风,嘶吼咆哮着。
整个太平洋的海水,仿佛都被席卷到了天上,再倾泄而下。
巨浪不断翻涌而上,奋力拍打着岛屿,像是拼了粉身碎骨,也要将它重新拉回地狱的深渊之中。
这一夜,无数的鸟兽发出悲鸣。
只有沉寂了数万年的岛屿,依然沉默。

啪啪。
啪啪啪。
唐清沅在梦里一下惊醒,仔细辨别着木门发出的声音。
低矮的木屋在风雨中咯吱吱响着,像行将腐朽的老人,每一寸关节都要散架。
啪啪——啪。
啄木鸟扣树一般的响声,在风雨呜咽声中尤为诡异清晰。
唐清沅缩在睡袋里,抖了抖。
“唐——你开门。”
外面的男人终于奈不住性子开腔。
“唐——我没有恶意。”
中文不行,又换回熟悉的英文,浓浓英国贵族的强调,“冰冰有礼”,令唐清沅无端想起青面獠牙、披风坠地的德古拉伯爵来。
“你走开。别进来。”她的声音不尤带上哭腔。
“你别怕我。我并不能把你怎样。”肖恩站在风雨里,虽然那风雨并不能奈何他,但轰鸣的风声,黏稠潮湿的雨腥味,都让他不舒服。
屋里又不吭声了。
“你以为门可以阻止我吗?其实我随时都可以进来!”他深觉恼火。
“啊——别进来。你才说不会把我怎么样的。”屋里传来女人惊怒地叫声。
“千万别误会。我只是想你知道,我尊重你,绝对不会伤害你。不然我早就进来了。”肖恩压下火气,继续耐着性子。
换了自己遇到一只鬼,恐怕也不会比她镇定多少。
屋内还是一片死寂,连呼吸的声音都快听不见了。
“我们在一起已经不止一天了,你应该了解我了。”肖恩只得继续耐心开解,如同对方是一名幼稚园的小朋友。
“嗨,听着!我也不想变成一只鬼。但是,对不起,吓到你了。”在无边的风雨声中,这一声低低的对不起,显得那么单薄、脆弱,饱含着深深的,深深的无奈。
听到这句话,睡袋里的唐清沅不知为何,鼻子一酸,眼前忽然就出现肖恩落寞地站在悬崖边的样子。
是啊,谁想死呢?
野外科考本来就是一份高危工作,谁知道下一个是不是自己?
她忽然心软了——
对一只鬼心软,不知道算不算东郭先生附体呢?
“我们聊聊好吗?”肖恩还在恳求。
“难道你一辈子不出这扇门?”
“我要等克雷格来接我,我才出来。”唐清沅犹豫了好一阵,才再次出声。
“如果我真要伤害你,你以为你等得到他们来接你吗?我根本连一张纸都拿不起来,还能怎么伤害你!”肖恩气得几乎要暴怒,差一点就控制不住,要穿门而入了。
但实际情况是,他其实真的拿她没有任何办法的。
甚至连托起一片菲薄的纸,也会耗尽他全部的力气。
他是一只虚弱的鬼。
完全不像那些影视剧小说里描写得那样神通广大、威力无限。
在吼完这一句话以后,他准备自动消失时,门忽然嘎吱一声,开了。
“你自己进来。”

门一开,冰冷的空气与雨滴刹那倒灌进干燥的房间。
而肖恩已经站在了屋里。
唐清沅赤脚站在地上,青白着脸,直愣愣地看着肖恩,一只手捏着一枚玉佛,另一只手,握着两只笔草草绑成的十字架。
猝不及防,肖恩反而被她吓了一跳。
见鬼——
这女人还真是中西合璧。

“关门,小姐!”肖恩提醒他。
“你,你自己关!”唐清沅不敢放松警惕,双手将玉佛和十字架挡在胸前。
“我说过,我没本事关门!”肖恩无奈地摊开手:“真的,门对我来说太重了。”
唐清沅想了想,抬抬下巴,用眼睛示意肖恩坐到椅子上。
“你别乱来啊!”她出言警告,然后半退着身子,伸出脚一勾,一挑,将门踢来关上,那个黑暗阴郁的荒岛又被隔绝在外。
唐清沅翻身扑上床,钻回睡袋,将睡袋拉到胸口,仿佛这样就能抵挡住什么。
奇怪,人们总觉得被窝里的世界更安全。
虽然这一点也不科学,但是幼儿时期对于襁褓的依赖与信任,显然已深入我们每个人的记忆。

“放下你手里的东西吧,你这样拿着不累,我看着都替你累。”肖恩坐在那把垫了植物图谱和小说的跛脚椅子上,把两腿长腿舒展开,一副非常惬意的样子。
但实际上,坐不坐椅子对他这个灵体来说,没太大区别。
但曾经身为人的习惯,令他觉得还是坐下,保持一个比较伸展的动作,较容易令自己舒坦,令别人放心。
就好像自己还活着。
是的,若不是有个活生生的人在眼前做对比,他常常错以为自己还活着。

唐清沅恶向胆边生,抬头用力瞪了肖恩一样。
肖恩被那双黑眼睛里的小火苗瞪得心虚,只得老老实实又把长腿收回来,像个小学生一样,端正地坐直身体。
“你——”唐清沅试着将十字架放下,但玉佛仍握在手心里。
房间很小,尽管已经住了好些日子了,可还是有一股淡淡的潮霉的味道。令人疑心房间里长了某种隐形的藤蔓植物,植物不断新生与腐烂的气息,交织在一起,清新中又混合着颓靡。
仅有的两扇小窗户此刻也紧紧关着,密密麻麻的雨点狠敲着玻璃,发出噗噗啪啪的声音。
雨水给窗玻璃上了一层朦胧的磨砂效果,更显得屋里光线昏暗,比乌云笼罩的室外,还要幽深。
一人一鬼,一个在床上,一个在三尺外的椅子上。
有距离,但距离太短,反而更加局促。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37 楼 | 2013-08-21 10:07 顶端
秋皓



级别: 骑士
精华: 0
发帖: 473
威望: 494 点
金钱: 1220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10-11
最后登录:2019-03-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后一章写得很有意思
是微笑着看完的
——午安,关


月有阴晴圆缺
人有悲欢离合
38 楼 | 2013-08-21 14:33 顶端
xyt46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153
威望: 161 点
金钱: 1048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04-07
最后登录:2019-01-2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是什么时候猜到肖恩是鬼的?呵呵,和我想象的差不多,很好,不枉我看那么多鬼故事。关弓继续继续

条条都是不归路
处处都是不易居
39 楼 | 2013-08-21 16:16 顶端
<<  1   2   3   4   5   6   7   8  >>  Pages: ( 4/63 total )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08285(s) query 4, Time is now:03-21 14:06,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