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 寻找时间的灰度
 XML   RSS 2.0   WAP 

<<  1   2   3   4   5   6  >>  Pages: ( 2/6 total )    
--> 本页主题: 寻找时间的灰度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第3章 奇怪的要挟

一路飙车到家。
沈肆才发现没带门钥匙。
隔着厚重的大门,他似乎已经听到鲁鲁笃笃笃的脚步声。那肥胖的肉身,坦克般扑倒门上发出闷响。
不知为什么,他今天有些迫不及待想感受鲁鲁潮湿的舌头,舔在手心上的温热触感。
Shit!
沈肆暗地里骂了七八次粗话。
他拿出手机拨给小古——
“忘带钥匙!”他连称呼都省掉,对于身边的人,他一向缺少耐性。
“肆哥,上周换了密码锁……密码是——”小古胆颤心惊地回应:“还要我带钥匙过来吗?”
“不用了!”沈肆拍了拍头——自从鲁鲁误吞了钥匙,他连门锁都一并换了。

开门的那一瞬,庞大的黑暗从房间里扑出来,几乎连楼道里幽暗的灯光也一口吞下。
沈肆为之一窒。
看,就算万千荣宠加身,在孤独面前,也与众生无异。
幸好——
那圆头圆脑的重物鲁莽地一头撞上来,两条短腿欢快地扒拉着他的裤腿。呼哧哧的鼻息,像光照进了黑暗。
沈肆揣了一路的怒火,便被这不加掩饰的热情迎接击溃了。
他伸手按亮玄关处的灯,反腿一勾将门踢来关上。脚跟交替一蹭,那双昂贵的Bally,便被踢到鞋柜下。
他蹲下身,用手粗暴地撸了几把鲁鲁层层叠叠堆在脖子上的肉,才一把抱起它走到冰箱前,拖了条肉肠,用牙齿咬开包装袋的一个缺口,三两下撕开。噜噜已经等不及,啊呜一口咬住,挣扎着扑到地上吃了起来。
听着鲁鲁吃东西的喘息声,沈肆绷了一整天的脸,终于松下来。
如果——
如果这一刻,为着沈肆无法对着女主角露出宠溺笑容,而喊了无数次CUT的导演,能看见他此刻的表情,一定会一条通过。
当初为了营造沈肆健康阳光有爱心的形象,周雯提议让他养条狗。
沈肆对养宠物一点兴趣也无,便故意刁难,提出只能养安静、不好动、不用溜、不掉毛、好打理、易清洗、不容易养死的狗。
于是——
巴哥犬鲁鲁就被带到了他面前。
3年来,鲁鲁为提升沈肆的爱心形象出力不浅。他的官网和官博上,抱着鲁鲁的照片几乎比他单人的还多。
于是有无数女孩尖叫着留言——
“让我变成鲁鲁吧。”
“太羡慕鲁鲁啦,鲁鲁大人,我们互换吧。”
“阿肆,让我当你的宠物吧。”
“好想重新投胎。鲁鲁真好命。”
他看得直想笑:如果这些女孩的父母知道,辛辛苦苦把她们生下来,就是为了让她们想做一条狗。真不知有何感想。

疲倦在这一刻像洪水涌到。
连澡也没洗,沈肆便被困意淹没,一头扑倒床上人事不省。
梦里,即便在梦里,他仍听见导演在他耳边,用那公鸭嗓子一遍遍喊着CUT。
女二嘟着涂了油腻唇膏的嘴,无限凑近,想要摁到他唇上,他躲无可躲,一脚踏空,坠入深渊。
醒来,一背冷汗。
梦里那油腻的触感却仍挥之不去,他只得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冲到莲蓬下,用冷水哗哗哗淋了个痛快。
再躺回床上,却一丝睡意都找不到了。
他关了灯坐在黑暗中,噜噜打呼的声音,间歇性打破死一般的寂静。
“滴答——”枕头上,手机幽冷屏幕光一闪便暗下。
那短促水滴声,是新邮件的通知。
沈肆的心一紧,捞起来一看——
又是预言师。

“别让霍绮和男朋友去日本旅行,会被曝光。——预言师”
像一条蛇,忽然顺着他踩在地板上的脚尖,滑行而上,绕过他的脖子,那猩红的蛇信,对准他咽喉,吐出森森冷腥气。
霍绮是公司力捧的影后,在上一部戏里与他演对手戏。未来两年,他至少还有3部戏,需要与她搭档。私底下,两人也算半个朋友。
于是公司为了塑造荧幕情侣的形象,替他俩在生活中制造了不少绯闻,造成谈恋爱的假象。
这件事,总共只有6个人知道。
而这6个人,没有一个人会说出去。
沈肆抓起手机,想也不想便给霍绮拨了过去。
直到霍绮浓重睡意的鼻音从手机里传过来,他才想起现在是半夜。但沈肆从不在乎别人的感受,他劈头盖脸质问:“你告诉过别人,我和你假恋爱?”
“没——”霍绮还没醒,只条件反射回答。
“那你要和男朋友去日本度假——”
“是啊,你怎么——喂,谁说我有男朋友。”霍绮忽然反应过来,惺忪的声音一下就绷紧了:“沈肆——你有病啊,我男朋友不是你吗?”
“真有男朋友了?”黑暗中,沈肆忽然笑了:“连我你也瞒着,还是不是朋友?”
“阿肆你在说什么?”霍绮翻身从床上爬起来,看了一眼躺在身边的男人,捂着话筒蹑手蹑脚向卫生间走去。
“你是不是准备去日本?是哥们儿就别骗人啊。”
“阿肆,我——”霍绮也火了,反而腻着声音笑:“我要去也是和你一起去啊。”
“少和我来这套。我收到消息,你要和男朋友去日本。你最好自己小心点儿。”
“谁告诉你的?”
“这个你不用知道了——”他毫无征兆地摁断电话,往后一翻,倒在枕头上,手机上的荧光随即暗了,整个房间又归于寂灭。

他将头埋在枕头里,直到实在透不过气才又将脸抬起来。
一线幽蓝的光,透过极细的一条窗帘缝,悄悄照进来,落在枕边的手机上,勾出一道冷冷的轮廓。
几乎是鬼使神差,他抓起手机,输入密码,登录邮件——
等他醒悟过来,那条无可挽救的回邮已经发出——
“你是谁?”

邮件却石沉大海。
黑暗中,只有他和那部银白色的手机,在静默对峙。
白羊座的他,一向性急如火。
此刻的等待,像驶入强气流颠簸的飞机,将他的耐心反复摔打,不断抛高又拉低。
他焦躁地翻身坐起来,走到吧台开了一瓶威士忌,对着嘴直接猛灌一大口。
烈酒在喉咙里爆炸的感觉,总算令他乍开的汗毛,重新安顺下来。
他光着脚行至窗前,将窗帘拉开半壁,整个外滩的繁华便映上那毫无遮挡的落地玻璃上。
远处繁华的霓虹和沈肆孤挺的身影,完美融合在清冷的玻璃上。
此刻,他离那万丈软红那样近——
又那么远。

  回邮响起的那一瞬,落下了这个冬天的第一片雪。
他并没有急着查看邮件。
反而将手轻轻探出窗外,等了片刻,直到感觉到掌心处那点微弱的柔软,才将手缓缓收回。

因要极力遏制住颤抖,这个收回来的动作,长得像一格被拖缓了50倍的慢镜头。
等他终于将手掌挪到眼前,手心的那片雪花,已经融成了一滴水珠。
再等几个呼吸,连那水珠也迷失在他复杂的掌纹中,不见了。

  他靠着窗,窗玻璃上是他略微佝着的背影,肩膀以上的部分融在暗影中,好像一个无头的怪物。
这怪物蛰伏了片刻,等心中那阵激荡到令他头晕眼花的悸动,隆隆驶过,才坐回到电脑前。
“你还是那么心急——”他说。
邮件上,便出现了同样一行字。
“不过,我对你没有恶意——”他的声音像一部生锈的大提琴,从胸腔深处一层层震动出来,带着老人特有的沙哑、低沉和——从容。
是的,他缓慢的语速从容到近乎于无情。
可他的眼睛出卖了他。
黑暗中,那双老迈的眼,亮得似乎能穿透屏幕,落在电脑另一头的收件人身上。

“滴——答——”一滴水落下的间歇,沈肆已经扑上床,将手机死死按在掌中,动作干净、利落、漂亮得如一头正在狩猎的豹。
那猎物在他手中一行行移动。
“你认识我?”他运指如飞。
“谁不认识你呢?”半晌,邮件才又慢悠悠回过来。
  “我认识你吗?”沈肆追问。
“还不认识——换了平时,你也没兴趣认识我这样一个普通的、84岁的老人。当然,对于你来说,我又不那么普通……”这一次的回邮,终于快了几拍。
“我不信。”
“你会相信的。我会让你看到我。”回邮像在逗弄他,隔了半晌,才又补充完下半句:“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你想做什么?少装神弄鬼。”
“年轻人,你需要学会含蓄和迂回。当然,到了我这个年纪,时间不多了,才需要直接——所以,我也不兜圈子了,我想请你帮个忙。”
“我凭什么要帮你——”
“因为我知道你的过未来……”
“不可能——”
“年轻人,预言师真的存在。你还想要我再证明一下吗?”
“请!”
“我知道两年前发生了什么……而你一年后的演唱会门票已经售罄……你还需要我说下去吗?我不介意说给更多人听——”
沈肆像被人施了定身术,浑身的肌肉都纠结如石。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十指收拢,拳头上的青筋鼓涨得几乎要爆裂开。呼的一拳砸在床上,那力度几乎可以击穿一面墙,却只让床垫微微弹了弹就恢复如初。
他颓然地倒在床上,良久——
“你想让我做什么——”
“你很快会遇到一个女人,我要你离她远一点,千万不要介入她的生活。”
什么?他几乎是对着手机惊讶地喊出声。这是什么鬼请求?
“我为什么要躲开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女人。”
“命运会安排你认识她。”
“她是谁?你孙女?”
“不是。”
“你仇人的孙女?”
“也不是。”
  他恶狠狠按下手机上一个个字母:“那她是国家领导人的女儿?”
“不是。”
“某个财团的继承人?”
“不是。”
“她很有名?”
“不是。”
“那我为什么要介入她的生活?”
“你不需要知道。我会把她的资料发给你。有她出现的地方,你都不要出现。而她出现时,你要有多远就躲多远,不要妄图吸引她的注意。”
……

沈肆沉默了。
他对着手机,有些不敢回应。
这玩笑也太荒谬了。
他简直怀疑这是哪家电视台或者网站搞得整蛊节目。
也不排除是对手公司在耍花招。
他警惕地望了望房间周围。
一切如常。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请你一定记在心里……”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深谙沈肆内心的变化,适时将那要命的枪口对准了他:“离她远点儿,否则我不介意让更多人知道两年前的事……”
“反正这女人我也不认识。”沈肆悻悻回答,语气立即软了下来。
那种深深的、深深的荒谬感,再次将沈肆击倒在床上。

他瘫成大字型,一动不动,盯着什么也没有的天花板。
直到,邮件收到了那个女人的详细资料,他也没有能再动一动——
他气得睡着了。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0 楼 | 2014-06-03 00:36 顶端
刹那芳华0305



级别: 总版主
精华: 35
发帖: 3278
威望: 3417 点
金钱: 4304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05-18
最后登录:2019-01-1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沙发!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11 楼 | 2014-06-03 13:00 顶端
刹那芳华0305



级别: 总版主
精华: 35
发帖: 3278
威望: 3417 点
金钱: 4304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05-18
最后登录:2019-01-1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开头很吸引,关MM要坚持写下去啊,俺会蹲坑边守候的。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12 楼 | 2014-06-03 13:02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谢谢,蹲守。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3 楼 | 2014-06-03 13:33 顶端
刹那芳华0305



级别: 总版主
精华: 35
发帖: 3278
威望: 3417 点
金钱: 4304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05-18
最后登录:2019-01-1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打卡,继续蹲守。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14 楼 | 2014-06-04 18:07 顶端
wings





级别: 认证会员
精华: 0
发帖: 283
威望: 334 点
金钱: 1182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11-11
最后登录:2018-08-1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也在。
15 楼 | 2014-06-04 22:31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如果不是周雯的电话,沈肆还在梦里逃避现实。
周雯的声音很软,很温和,春风一样熏得人想睡,和她理智冷静的性格恰好相反。这声音曾经让沈肆觉得很放松,很值得信任,尤其是在早上不得不被吵醒时。
因为大雨,今天的拍摄计划又被取消了。
听到这个消息,沈肆松了口气。他实在不想再去看导演的黑脸。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想要告诉周雯昨晚的事情——话到嘴边又犹豫了:“预言师的事情,你查的怎么样了?”
“已经请了人去查对方邮件的IP地址。霍绮那边,我还没有找她的经济人谈,我准备……”
“有消息再告诉我吧。”沈肆的耐心已经耗尽:“行了,就这样。今天我放假了,别再烦我。”
“需要小古来帮你对台词吗?不要等明天导演又说你……”周雯还想叮嘱几句。
“不需要!”不等周雯回应,沈肆已经挂了电话。

拉开窗帘,整个外滩都被笼在白茫茫的雨幕中。
遥遥的,有汽笛声像被厚被子捂着一般,闷闷地透进来,
他看着玻璃上,因为内外温差所氤氲出的薄薄一层水汽发呆。外面那个雾蒙蒙的世界反而像个梦境。
鲁鲁哒哒哒奔过来,爪子在地板上划出沙沙的声音。它蹲在他脚边,眉头皱成四个拼在一起的川字,黑漉漉的眼睛讨好地盯着沈肆,仿佛不明白他在烦恼什么,遂又把头好奇地扭向窗外。
沈肆摸了一下它的胖头。替自己倒了一杯水,分了一半到鲁鲁的碗里,乘着鲁鲁洗舌头的时候,从冰箱里又取了根肉肠,掰给它。
看着鲁鲁呼噜噜吃得香,沈肆才想起自己已经两顿没吃饭了。
他拿起一包培根,想放纵一下,可是想到正在拍的戏,又悻悻放回,拿出小古洗好的一大包生菜甘蓝胡乱切成碎条,煮了四个白水蛋,把蛋黄抠出来扔给鲁鲁,淋上点白醋,搅拌一下,吃下去。
KAO!
这吃草的日子,要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早饭后,沈肆打开钢琴,翻了张谱子,弹了一半便意兴阑珊。
随手操起吉他,拨了两下,仍没有兴致。
作为一个红透东南亚的创作型歌手,演戏、广告、通告、剪彩、各种代言活动……却占据了他绝大多数的时间。
想想一年后的演唱会,他便觉得头痛。
新专辑的曲子也还没有着落……

但——
沈肆的目光呆滞了片刻。
这是典型的沈氏表情。当他在新闻发布会上,每每被娱记拍到这神游太虚的表情,都会引起粉丝的尖叫。
用肆迷的话来说,这是比古罗马最精致的雕塑还要冷漠美丽的表情。
连发呆都那么帅!
沈肆想到这里,回过神笑起来,将脸移到镜子前。
这张脸,他自己看了也都觉得赏心悦目。
什么样的女人能拒绝?
那个叫徐知宜的女人也不能!

尽管,整件事荒诞得像个梦。
徐知宜的资料却真实的躺在他邮箱里,还很详细地把她一天24小时可能出现的地方,全都标注出来,警告沈肆不要涉足。
看着那些用黑体字标粗的地址,沈肆觉得整件事诡异得像个圈套。
因为那些地方,都是他以前、现在、未来绝对不会去的。
关于徐知宜的背景介绍,只有寥寥几句话。可是他就是忍不住去想象。
按照那个握住他把柄的预言师的要求,他只要置之不理,以及在这个女人出现时,及时躲开,就可以了。
然而——
对方越是说不准,不许、不要、不能、不行——
他越是按耐不住好奇。

明知这可能是对方设下的局——
他还是冲动了。
谁让白羊座男人有一颗永远长不大的、反叛的心呢?
  尽管已经将邮件里,那张小小的证件照,深深印在脑子里了。可是,真要置身这所著名学府的食堂中,面对嗡嗡嗡如蜂群一般的大学生们,他还是傻了眼。
他将棒球帽尽可能压低,琥珀色的眸子雷达一般四处搜索,可是在食堂特有的,油腻而略带洗碗布馊味的饭菜香里,每个女学生看起来都长得差不多。
他不得不将手机打开,强迫自己反复看那张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的证件照。说实话,照片里的女人毫无特色,清汤寡水一张素脸,短发、白大褂,像是还没拿准该对着镜头笑还是不笑,就被摄影师匆匆按下了快门。如果非要给这个女人找点儿特征,那就是她的神情间,有一种知识分子特有的沉静。
这种沉静得近乎疏离的气质,出现在一张年轻女子的脸上,多少有些违和。
沈肆缩在角落里,仔细打量来来往往的女学生。这种从帽檐下偷偷窥视的感觉,令他觉得自己像个猥琐的咸湿佬。他想,如果下次需要演出这样一个角色,他没准能很快找对感觉。
他又走神了。
就在这时——啪嗒!
大厅中间传来惊天动的一声巨响。接着便是几声惊叫。
一个年轻的女学生正四仰八叉摔躺在地上,一把还没来得及收拢的伞正沿着抛物线的轨迹飞出老远。两道湿漉漉的滑痕从进口处,笔直延伸到她摔倒的地方。
地上一滩滩都是水渍,刚才沈肆进来的时候,也把自己伞上的水珠狠狠甩了一地。几乎所有人都绕着水渍走,这倒霉姑娘到底有多粗心啊?
这一跤摔得太狠了,旁观者纷纷倒吸冷气。但,他同时听到身边好声幸灾乐祸的闷笑。
他自己也想笑,怕引起别人的关注,忙掩住嘴。
那女学生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旁若无人的整了整衣服,毫不窘迫地走过去将伞拾起来,收拢,又折返回门口,找食堂管理员要了塑料袋将滴水的伞套起来。继续慢吞吞走到窗口选了饭菜,刷卡,在最近的位置坐下,拿出一瓶MuJi的消毒喷雾,有条不紊地喷在手上,晾干,开始埋头吃起来。
这份镇定倒是让人佩服。
换成沈肆,脸都丢光了,还吃什么饭,赶紧光速闪人。这女孩真沉得住气。
忽然,他觉得这女生漠然的表情,似乎在哪里见过。电光火石间,他反应过来,这就是他的目标人物——徐知宜。
15岁考上中科大少年班的天才学生。19岁就获取临床药学学士学位。去年一举拿下分子生物学、病毒学双博士学位,在这所著名学府从事博士后的研究工作。
 
走惯红毯、开过数百场演唱会、在媒体前应付自如的沈肆,忽然有些紧张起来。
尽管那女学生看起来不具备任何威胁性。但他仍犹豫了一会儿,确定没有任何人会突然扛着摄像机冲出来,才谨慎地站起来。
他端着一个用来做掩护的饭碗,举着筷子,从角落里小心翼翼挪到徐知宜的桌上。
“同学,这里有人吗?”他压低声音。
徐知宜抬起头,目光从他脸上蜻蜓点水地掠过,摇摇手,礼貌地颔首,示意他随便。
沈肆赶紧坐到她的正对面,以他的身高杵在那里,实在太引人注目。
尽管帽檐已经压得很低,可是他的身材、气质仍然不可避免的,对女性极具诱惑。有不少女生都在偷偷打量他。
但徐知宜却丝毫也没有察觉对面坐了个好看的异性,一直自顾自埋首饭盆,连头都没有抬起来。

她吃饭很安静,一点儿声音也不发出,程序倒相当复杂。
她右手用筷子将一大碗炒玉米籽一粒粒挑出来,在盘子里摆成整整齐齐一排,然后左手持勺,勺面微微一斜,顺势一推,一排玉米便叠入勺中,被她一口送进嘴里。
她不厌其烦、周而复始的重复同一个动作。
沈肆见她吃的全神贯注,目光便肆无忌惮在她脸上进行高精度扫描。
她看起来比照片上还要显得年轻好几岁,像个刚刚跨入大学的新生。眼睛一直半虚着,看不出大小,下巴肉肉的,有点儿小翘,如果不是那身浓得几乎化不开的书卷气,她看起来就是个最乏味的女学生。
皮肤倒是白皙,却有些久不见阳光的病态。沈肆把目光挪到她的细胳膊上——太不具备攻击力了。
对坐了好一阵子,沈肆还是决定试探一下。
做明星太久,已忘记如何与人正常搭讪。他沉吟片刻,才打破他们之间的沉默:“同学,你刚才摔了一跤,疼吗?”话一出口,沈肆自己都后悔了。
果然,那女生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黑漆漆的眼珠子不聚焦,大得有点儿渗人:“你很好奇?自己试试就知道了!”
沈肆到嘴的话一滞。这还是他出道以后,第一次被女人揶回去。他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将帽檐往上一抬,露出那精雕细琢般的完美轮廓。
那双淡淡的琥珀色眸子,即便在食堂惨淡的灯光下也光华流转,摄人心魄。可是,徐知宜却依然不为所动,只淡淡看了一眼,便又低下头继续吃饭。
几乎是在同一刻——
“沈肆——”一个女孩犹疑的喊了一声。。
糟糕!

沈肆立即将帽檐狠狠压下,因为怕在食堂里戴墨镜反而招摇,他只扣了顶帽子做掩护。
  “是沈肆?不会吧?沈肆到我们学校来了?”另一个女孩喜悦而颤抖的惊叫从对面的饭桌上传过来。
原本嘈嘈嚷嚷如蜂巢的食堂,突然被人按下了静音键。但随即,爆发出更可怕的骚动。
来不及摸出墨镜戴上,已经有女孩子掏出手机从不同的方位围堵上来。
“阿肆——”
“肆肆——”
“哇,真的是阿肆——”
“同学,我改天再来找你——”沈肆扔下这句话,对莫名其妙望着他的徐知宜比划了两下,便快速撤退。
短短几秒,整个食堂都沸腾了,刚才还端庄文静的女学生们,全都疯狂了,她们拼命喊着沈肆的名字、不断尖叫着围上来,甚至有人低低哭泣起来……
若是平时,沈肆还颇为享受被粉丝疯狂膜拜和追捧的乐趣,但这一刻,他脑子里被这混乱的场面吓得直冒冷汗。
他连伞都没机会操起来便往门口狂奔——啪嗒——!
啊——
巨响伴着各种惊呼。
慌不折路的沈肆,一跤踩在刚才滑倒徐知宜的水痕上——以几乎以一模一样的仰天造型,摔了个正着。
尾骨处剧痛传来,他脑子里嗡的一声瞬间空白了。
快门声此起披伏,简直要淹没他。
他以人生中最快的速度翻身爬起来,冲出大门,冲进雨幕……
而他的身后是穷追不舍的疯狂粉丝。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6 楼 | 2014-06-04 22:41 顶端
刹那芳华0305



级别: 总版主
精华: 35
发帖: 3278
威望: 3417 点
金钱: 4304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05-18
最后登录:2019-01-1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沙发!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17 楼 | 2014-06-05 21:03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因为没有什么人看,太冷清了,所以我也贴得懒心无常,想看的姐妹戳链接,进我博客去看吧。http://blog.sina.com.cn/u/2771335032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8 楼 | 2014-06-06 14:28 顶端
芳婷226688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138
威望: 140 点
金钱: 1027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8-04-12
最后登录:2018-01-2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很好看,博客什么时候更新啊

人生是一场修行…………
19 楼 | 2014-06-08 13:37 顶端
<<  1   2   3   4   5   6  >>  Pages: ( 2/6 total )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04249(s) query 4, Time is now:01-17 09:28,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