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 重金属女王
 XML   RSS 2.0   WAP 

<<   1   2   3   4  >>  Pages: ( 1/4 total )    
--> 本页主题: 重金属女王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重金属女王

楔子


只有在偏光显微镜下,你才能一窥塔克拉玛干的真貌。

晶莹、剔透、白灿灿一小粒,像刚坠落时便被凝住的一滴水珠。
单独看,这只是一粒前寒武纪代的石英石。普普通通。
然而,簇拥在它身边的,还有不计其数的同伴——
方解石、角闪石、钾长石、绿帘石、黑云母、石榴石、白云母、橄榄石、单斜辉石、锆石……
时间,用了六亿年把原本坚不可摧的庞然大物,变成了眼前直径0.1毫米的砂砾,并烙上了贝状断口、碟形坑和深深V 痕。
古铜、朱红、萤绿、灰白、电光紫、孔雀蓝……缤纷的矿石微粒,却汇积成这片宏大的、灿若足金的黄色——
塔克拉玛干沙漠!
我的冷酷仙境与死亡之海。
——摘自地质学家程旷《塔克拉玛干沙漠手记第三卷》


[ 此贴被关弓在2016-10-17 21:39重新编辑 ]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楼主 | 2016-06-05 10:04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第1章:地质学家?女悍匪!

“不深入沙漠,你不会知道,你生活的世界有多么憋窄。”
                          ——程旷

陆晋是被一连串子弹打在钢板上的脆响惊醒的。
有那么一会儿,他闭着眼,在梦与现实间挣扎,急欲清醒的意识,被身下老迈的大巴车颠地摇摇晃晃,散溃难聚。
猝不及防地——
他被一阵巨大惯力,向前猛地一推。
他的身体已经先于大脑做出了反应,电光火石间,双手急探,一把撑住前面的椅背,止住了前扑的去势。

他睁开眼,转头向窗外看去——
金晃晃的阳光,像刚刚在熔炉里淬炼过,刺得人瞳孔都无法聚焦。
“大沙丘到啦——喂,你!”粗犷得像在沙堆里打过滚的声音,带着古怪而陌生的腔调,在车头副驾驶座上响起。
陆晋循声望过去——看清那只向着自己猛挥的精瘦的胳膊,骇然明白,这如同急冲到悬崖边才堪堪踩下的急刹车,是为了自己。
他用手抹了抹脸,用力晃了晃被颠得昏沉沉的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满车的人,只剩下稀稀拉拉几个。

车门“哗”地打开,陆晋将背包搭在肩头,迫不及待地跨出车门,跨进令人窒息的热浪中。
他还没站稳,一股呛人的黑烟,就从破旧的排气管道里喷了出来。
隔了氤氲滚烫的空气望过去,那突突突远去的大巴,转眼便虚成了一道扭曲的残影。

陆晋站在公路边,四下望了望。
蜿蜒的沙漠公路,空无一人,前后都望不到头,把原本浑然一体的金黄色割裂成经纬分明的两半。
浩瀚沙海铺叠在公路两边,绵延起伏,冷静地与空旷的蓝天对峙。
有风,不小,像从岩浆上翻滚过、还带着火星就扑到人怀里。
只片刻,陆晋身上的白衬衫,便已经湿了,在他略微单薄的脊背上,印下一块斑驳湿濡的心形。
虽然,眼下还只是暮春。
被晒得黝黑龟裂的沥青路面,踩上去微微有点软,像一张刚刚出炉的白面大饼。巴格达夏天破旧的街道,踩上去也是这样的触感。
他微微有点出神,在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的中心地带,有那么一小会儿,他竟有种时空错位的幻觉。

陆晋静静立在空荡荡的沙漠边沿。
如果不是耳边还有呼呼的风声,他会以为自己是被遗弃在了光秃秃的、毫无生命痕迹的外星球上。
十几个小时前,他还置身北京暮春沙尘与杨絮交织的晚风中,被鼎沸的人声与喧哗嘈杂的音浪包围着。
而此刻,方圆百里,渺无人烟,他有可能是唯一的活物。
陆晋拿出手机,移动信号在在一格与三格间徘徊。
他拨了电话。
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陆晋,你下车了吗?”
“我到了。”陆晋沉声应到。
“接你的人,也到了。我把手机号发给你。”女人的声音断断续续传过来,显得颇为担忧:“我敢肯定,这些人隐瞒了什么——你千万注意安全!一旦进去了,就没人帮得了你了。另外,我已经把钱汇了一半到你账上,你查一下。”
“嗯!”陆晋点点头,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顺手拨了对方发来的手机号。
“滴滴哒哒、滴滴哒哒哒……”苹果手机千篇一律的铃声,在一片静默中,显得尤为突兀。
声音是从稍远一座高耸的大沙丘背后传来的。他挂了电话,沿着公路疾走几步。

越过了沙丘,一辆怪兽般的庞然大物,蛰伏在公路边的界碑旁——福特F-150 SVT Raptor——猛禽。
炭黑色的车身在阳光下,泛着冷冽硬朗的光芒。
陆晋几乎可以预见,这辆超大皮卡的主人,是怎样一个彪形大汉。他皱皱眉头,走到车前向里张望——
“喂——”一把被太阳晒化晒软晒出粗糙颗粒感的沙哑声音,在他身旁响起。
陆晋猛然转头——
一个用红柳枝潦草达成的低矮凉棚,灰扑扑地立在他右侧。与周围的沙丘浑然一色。
凉棚不到一人高,蔫头蔫脑地耷拉着,好像随便一阵风就可以将它吹走。一道身影正盘膝坐在其中。

陆晋不动声色,凝神回望。
那人即便是坐着,也显得身量颇高,隐约能辨出一头比陆晋还要短的黑发,卷卷贴着头皮。他的脸一半暴露在光线中,一般隐藏在阴影里。
一眼望去,陆晋只看到浓黑的粗眉下,一只晶莹璀璨的眼睛,正炽亮如日地迎向他。
那目光太过亮烈逼人,隐在暗处几乎像午夜里的篝火,勾得人如飞蛾般恨不能扑上去,汲取那光与热。。
陆晋微微一窒,深吸口气,将视线继续移动——鼻子英挺、薄唇,下巴略显端方……呃,没有喉结?
这是个——英俊的——姑娘!
陆晋有点诧异——

那姑娘像是已经确定了陆晋的身份,右手撑地,借力跃起,敏捷如一头线条流畅的黑豹,一个闪身,就已到了陆晋跟前。阳光顺势勾勒出她另外半张脸,和一只黑色的眼罩。
是的,眼罩!
一只黑色眼罩,突兀地罩在这个英俊逼人的女人的右眼上。
有一瞬,他觉得自己是在与一名女悍匪对峙。身体比大脑先一步,接收到了危险的信号。

陆晋微微提高警惕,面上却不露出分毫端倪地伸出右手,准备与她握手。
那姑娘的左手也正好往前一送,手中却是托出一只小巧翠绿的西瓜。
陆晋一愣,探出的手僵在半空。
对方却裂开嘴,露出极白的一口牙,哑着嗓子朗声道:“一路辛苦!等了你大半天啦,再不来,这只瓜,就要被我吃掉啦!”
那个啦字还含在她的唇间没有吐出来。“噗!”地一声脆响,那圆溜溜的西瓜,已被她粗暴地一巴掌拍裂开,露出一角红艳艳的瓜瓤。
陆晋在西瓜爆裂的瞬间,微微一侧头,不露痕迹地退了半步。
“吃吧!”她自来熟地将西瓜掰成两半,硬塞了一半到陆晋手中,然后自顾自埋首,吃起了另外半只。
陆晋捧着西瓜,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那姑娘已经酣畅淋漓地吃完了西瓜,将沾了汁液的手甩了甩,就地抓了把沙搓搓,便胡乱在迷彩裤上蹭了几下,催促道:“渴了吧!快吃。我们基地自己种的瓜,甜得像兑了两斤白糖。”
陆晋微微一笑,也三两口,将那果然甜得像兑了白糖的西瓜吃了。
随着清甜的瓜汁流入喉咙里,他已理清思绪。
他先学那姑娘,抓沙搓手,又把手在自己裤兜上擦擦干净,再次伸到姑娘面前道:“我是陆晋,魏晋南北朝的晋。怎么称呼你——”

“我叫程旷!虽然我是搞地质的,但不是矿石的矿,是空旷的旷。”程旷爽快地握住了陆晋的整个手掌,结结实实地上下晃了晃。
她的手很大,手指纤长,指节粗硬,指腹和掌心有薄薄一层茧,握起手来显得分外硬朗诚恳。
倒是配得上那辆男性力爆棚的猛禽的方向盘。陆晋暗暗想。

“上车吧!”程旷帅气地一偏头,冲身后黑色的怪兽竖了竖大拇指。
陆晋微微颔首,紧跟着程旷向那辆“猛禽”走去。
程旷个子很高,走在接近一米八的陆晋前面,一点也不显矮。她上身松松垮垮套了件驼色的防晒外套,薄薄一层,因为被汗湿透了,贴在身上,倒是勾勒出几分若隐若现的女性曲线。那条被她用来当擦手巾用的迷彩裤,已经有点脏得看不出本色了,扎在一双黑色的军靴里,显得两条腿长得有点过分。
这姑娘得有1米七五。陆晋暗自评估了一番,又看了一下她扎得严严实实的军靴——这鞋脱出来,味道估计能熏死一车人。
他忍不住莞尔——曾经在阿富汗美军营地里,凌虐过他鼻子的那股浓郁的味道,好像又隔了千山万水飘到他面前。

程旷打开车门,一股皮革被阳光晒得发焦的臭味便夺门而出。显然,她没有说谎,这辆车在阳光下暴晒了很长时间。
陆晋微微有点惊讶。难为她还给自己留着西瓜。
正想着,程旷已经探手撑着驾驶室的座位,用力一跃,直接跳了进去。
猛禽本来就是座小山丘般的大家伙,而这一辆显然经过精心改装,底盘加高了很多,轮胎格外粗壮,普通人就算踩着脚踏板,估计也得手脚并用,才能爬得上去。
这姑娘有多动症。陆晋在心里添了一句,老老实实爬上了副驾驶室。

还没坐稳,程旷便指了指安全带搭扣提醒道:“系一下。”
“你安全意识挺强?”陆晋依言拉过安全带。
“我开车野!”程旷又是爽朗地一阵大笑,然后略微担心地问了一句:“晕车药,吃吗?”
“等需要的时候再说吧!”陆晋一面认真回答,一面暗想:她要知道自己连憋闷的坦克都坐过不知多少回,就不会白操心了。
“OK,那我们出发啦!GO!”程旷帅气地打了个响指,然后——
然后她毫无征兆的,一脚油门踩下去,几乎没有任何间隙的,她把方向盘猛地打死,车子原地硬生生转了360度,冲着广阔的大漠冲了过去。

随着车子疾射而出,车载音响爆出一声男人歇斯底里的嘶吼,音乐贴着头皮炸开,贝斯尖锐刺耳的电音、硬密暴戾的鼓点、吉它被拨得疯狂燥动、女人开始尖叫……
这姑娘是个——重金属摇滚爱好者。陆晋在震耳欲聋的音乐中再次对程旷的初步印象做了补充。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 楼 | 2016-06-05 10:05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沙漠里是没有路的。
有的只有吞噬一切的黄,无边无垠,是纯粹而凝固的沙的海洋。
然而这海洋又无风自浪,高高低低的沙丘、一波连一波,层层叠叠地直铺向地平线。
车身随着沙丘不断起伏,刚刚爬上便又滑落而下,像一叶小舟在大海上逐浪飘移。
程旷开车又快又野,简直人车合一,四个轮子就像她自己的腿,每一步该去到哪里,毫不含糊,绝不碾错任何一段沙脊。
十分钟后,被颠簸得七上八下的陆晋,有点像坐在一辆永不停歇的过山车上,连隔夜饭都想要吐出来。
他转头看着窗外寸草不生的漫漫黄沙,努力调整着呼吸。

程旷一边大声跟着音乐,荒腔走板地唱歌,一边娴熟地转动着方向盘,脚下油门一张一驰,向着目的地疾驰而去。
尽管沙漠里没有路,但是在程旷心中,那条路却比画在地图上,还要清晰。
她闭着眼睛都能描摹出它的样子。因为她已经在这片大漠里,工作了十年。
十年来,她往返最多的,就是这条从基地通往“大沙丘”的路。
从二十岁到三十岁,一个女人最宝贵的十年,她都耗在这片被人们称为死亡之海的疆域里。
距离大沙丘一百公里的地方,那处神秘的生态基地,是她的信仰所在。

十五年前,一群科学家,在中国首席荒漠研究生态学家岳川的带领下,从亚洲最大的环保机构“绿能”集团接收了数十亿美金的注资,展开了带着疯狂理想主意色彩的“GREE”计划,轰轰烈烈地掀起了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沙漠革命。
他们用钱开道,在寸草不生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凭空建造了50平方公里的绿色基地,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在一片荒凉的黄色中,人工造出一处绿意盎然的世外桃源。如同巨大的金盘里,放入了一枚小巧,却华光流动的翡翠按钮,只要它能按计划启动,塔克拉玛干就能以此为契机,蜕变出无穷无尽的活力。
如果GREEN计划成功,全世界的沙漠,都会被人类用相同的方式征服,变成生机盎然的绿色天堂。
而令无数环保人士头疼的地球温室效应、沙尘暴、土地退化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倍受人类摧残的地球,将重新变回只有蓝绿两种色彩的翡翠星球。
这无疑是本世纪,最伟大的一项创举。

然而,十五年过去了,这个原本备受瞩目的项目,却因为耗时太久,而迟迟没有取得成果,渐渐脱离了公众的视野,变得无人问津。
甚至有不少环保人士,认为这就是第二个生物圈2号,注定以失败收场。
没有人知道,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中心,还有一群科学家,在苦苦坚持,甚至胜利在望。

可是,就在距离GREEN计划第一阶段任务结束,还有半年之期时,绿能集团却因为高层变动,以及股东之间的巨大分歧,突然冻结所有剩余资金,要求基地成员在现有资源的基础上,完成后续工作。
因为资金的缺乏,基地突然陷入了举步维艰的状态。不少科学家和维护人员被迫撤离基地,另谋出路。只有少数核心成员还在坚持,程旷就是其中之一。
前天,程旷接到联络人岳彤的电话。15年为一阶段的计划,还有三个月就要到期了。集团将派一名评估师对整个项目重新进行评估,如果计划不能按时完成,或者评估结果不理想,整个项目会被关闭,基地所有人都要撤离。后续计划全部撤销。
岳彤是“GREEN计划”总设计师、项目带头人岳川唯一的女儿。
这个绿能集团里最应该帮他们的人,并没有站在他们这边。

于是——
程旷不得不到大沙丘,迎接这个从北京来的不速之客。
这十年来,她不知往大沙丘送过多少人离开基地,又接过多少人进入基地。唯有这一次,她心中忐忑不安。
不知道这个人,会给整个基地,带来怎么样的命运?

程旷有些出神地想着,忍不住打量旁边的男人。
这个叫陆晋的男人,三十不到,留着利落的短发,有一张极其硬净的脸。他长了双略微狭长的眼睛,单眼皮,眼尾微微下垂,安静、而且沉默。 像一尊静坐了一万年的悲悯的佛的眼睛。
他其他的五官都显得平平常常,令人看过之后,很容易就忘诸脑后。
然而,就是这双眼睛,会令人莫名想起冬天灰扑扑的,被沙尘挡住了太阳的天空,藏着沉甸甸的心事。

他穿了件洗得发白的牛仔衬衫,袖子卷到手肘处,露出一截晒成古铜色的手臂。那手臂上紧绷的肌肉,让程旷发现,他并非看起来那么单薄。
她的目光微微移到他的腰上,那里系着个黑色的杜马克腰包,相当旧,连腰带都已经被磨得发毛了。嗯——那里面,应该放着镜头。
她暗自揣测——
但他却自始至终没有拿出来。

“你怎么不拍照?”程旷用一种略带好奇的声音问。
“需要拍照吗?”陆晋转过脸,望向程旷。
从这个角度,只能看见程旷那只把情绪遮得严严实实的眼罩。
“第一次进沙漠的人,都会拍照——嗯,他们看见什么都拍,天空、沙丘、枯死的草、几千年前就毫无生气的一截胡杨树桩子……甚至一只蜥蜴从地上爬过,他们都看得津津有味……”程旷的声音很热情,与她冷漠的眼罩形成反差:“你不感兴趣吗?”
“我不是第一次进沙漠。”陆晋微微一笑,听程旷说话,好像可以预防晕车。
她的声音带着一种粗颗粒的质感,沙哑而自带一种能蛊惑人心的磁性,那是通过胸腔共鸣,又在一条破烂的嗓子里反复摩擦后,才能发出的声音,很性感。斯嘉丽.约翰逊就有这样一副嗓子。
如果非要让他想一种事物来比喻,那就是风吹过沙梁时,吹起的一层细细密密的扬沙,在阳光下闪烁着金色的质感。
是的,她的声音是粗颗粒的金色的砂砾。

“哦对!你是评估师,一定对沙漠很熟悉。”程旷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陆晋笑而不语,他其实对沙漠并不熟悉,他熟悉的是阿富汗和伊拉克、叙利亚干裂的戈壁。
“能用一句话,介绍一下你们的Green计划吗?”陆晋提高声音,好盖过Eluveitie的主唱Chrigel Glanzmann高亢粗哑的嘶吼。
“呃——一句话?”程旷愣了一下。
有那么一瞬间,空荡荡的车里,只有这支瑞士的重金属摇滚乐队极具民族风的音乐在来回撞击。
“你可以这样理解,只有200平方公里以上的森林才能形成一个独立的气候环境,而我们只用50平方公里的林区,就能做到。如果沙漠里多几个这样具有独立循环能力的生态圈,它们相互之间彼此影响,不出一百年,就能改变整个沙漠的气候。”程旷眉飞色舞地介绍起来,一边毫不耽搁地猛踩油门,直接冲上面前一百多米高的一座沙山,整个车身以近乎垂直的角度,向上攀爬。
陆晋暗自拽紧了把手,尽量集中注意力,去思考程旷的话。

“那么你们现在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陆晋又问。
这时,车子正好攀爬到了沙梁上。
程旷像是被这句话给刺激到了,一脚踩下刹车,车子便突兀地耽在峰顶,冲出沙脊的半个车头悬空,随时都有可能失去重心,一头栽下沙崖。
程旷像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拍着方向盘爆出一阵大笑。随着她夸张的动作,整个车身都在颤动,越发摇摇欲坠。
笑完,她抬起手,猛地拍了拍陆晋的肩膀,力气大得几乎把他的心脏都要从胸腔里拍飞:“最大问题?我们最大问题就是你啊!评估师先生!请你一定给个好评!告诉你们总部的人,我们的项目只能用一个词形容‘Amazing’如果还要再加一个,那就是‘Great’!”
说完,她一松刹车,整个车子便失去控制,自杀式地冲出沙丘,直线下坠,却在凌空后的一瞬间,前轮稳稳落在沙坡上,顺势飘移而下。

陆晋像没有感觉到危险一般,继续平静地发问:“我今天能见到岳所长吗?”
“不能!”程旷斩钉截铁地回答。
陆晋愣了一下。
“今天,我们可到不了基地!”程旷又爆发出一阵大笑。好像为自己终于捉弄到陆晋而感到满意。
这姑娘特别爱用大笑来掩饰自己的情绪!陆晋又替她记了一笔。
“所以——我们今天是要——”陆晋小心翼翼地问。
“露宿在沙漠里!”程旷转过脸看着陆晋,冲他眨眨眼睛。因为戴着眼罩,她的这个原本调皮的动作,显得格外诡异。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2 楼 | 2016-06-05 10:05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等不及更新的姐妹,可以去这里看。其实也只是个平台而已,没有什么入V收费一说。这边我也会来更新的,只是会慢一两天而已。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792839

好久没有写新故事了,感觉手生得很,有点写不来的感觉了。请大家指正。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3 楼 | 2016-06-05 10:08 顶端
刹那芳华0305



级别: 总版主
精华: 36
发帖: 3287
威望: 3428 点
金钱: 4315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05-18
最后登录:2019-03-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躺坑里等养肥了慢慢看。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4 楼 | 2016-06-05 10:48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肥了就得删文了……更完即删,你懂的,出版要求。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5 楼 | 2016-06-05 11:13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在沙漠开快车,比在大海驾驶快艇,更能令你心跳加速。”
                            ——程旷

车里没开冷气,车窗半开着,热风不断从外面涌进来,陆晋像坐在蒸笼里,白衬衫已经湿得可以拧出水来了。
程旷显然也到了忍耐的极限。
她显得有点焦躁,说话的语速也慢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她试探着问道:“你介意我脱一下衣服吗?”
陆晋看了一眼她拢在外面的防晒服,点了点头。
他以为程旷会停下车。
却不想,她单手控制着方向盘,便开始脱衣服。甩掉一只袖子,换只手握住方向盘,又空出另一只手来,甩掉另一只袖子。那件驼色的外套,便被她啪地扔到后座,露出一件贴身穿着的黑色紧身背心。
陆晋注意到,她手臂轮廓结实而线条流畅,几乎没有任何多余的脂肪,一看就是经过严格训练,刻意练出来的肌肉。
她全身肤色都很深。不是那种在沙滩上抹上防晒油精心营造出的漂亮小麦色。而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被沙漠超强的紫外线烘烤过的一种黑褐色。因为出了汗,那褐色的肌肤便带出几分上过釉般的光亮感。
这黝褐发亮的皮肤,更为她添了几分彪悍之气。

就在陆晋打量程旷的时候,她却还在继续脱衣服——
她将手伸到背后,隔着背心拨弄了两下,两手轮流抬起来,麻利地从背心里扯出一条黑色胸罩,又“啪”地一声,扔到了后座上——
好像一个负重狂奔了10公里的人,终于扔掉了绑在脚上的沙袋一般, 程旷长长松了口气,发出一声畅快地叹息,转过脸,扬眉对陆晋又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这鬼天气实在太热了。”
陆晋将落在她胸前微微凸起的两个小点上的目光,移到她脸上,镇定自若地说:“确实——很热!”
“你别怪我抠门不开冷气啊!”程旷明显因为凉快了,又恢复了活力,说话的语速也快了起来,又能与激昂的音乐节奏保持一致了:“实在是,这车就是油老虎,我这次带的油不多,我怕开了空调,会挨不到我们回去。”
她在心里补充了一句:不让你热一热,怎么对得起我一路奔波!

陆晋依旧没吭声。
并且,他觉得自己已经适应这颠簸的旅程,没那么晕车了。
“基地现在剩的人不多了吧?”他漫不经心地问。
程旷那华丽的金属质感的声音,又在他耳边沙沙地响起:“拜你们所赐,现在留下来的核心成员,就只有四个了。搞地质的就是我。研究气候的,就是施一源。年纪不大的一个老学究,整天神神叨叨,像个算命先生,我们都叫他11块。研究植物的是一个来了才五年多的小伙子,丁克,娃娃脸,笑起来还有酒窝呢,纯得很,一说话就脸红。还有一个热带雨林专家,娄云教授,是我们基地的老妖精,你可千万别被她给调戏了。”说到这儿,程旷停了一下。
她好像想到了什么特别好笑的事情,自己闷头笑了一阵,才继续说:“还有我们的保安队长,裘胜。那就是个老流氓,你也要特别小心……他男女通吃,连骆驼也不放过。”
陆晋被她的介绍给逗乐了,她的那些同事们,知道她是这样在背后编排他们的吗?
突然间,他有点迫不及待想要早点见识一下这群人。

“那么,岳所长呢?”他轻声问。
“他——”程旷轻松的语调忽然滞一了瞬,郑重道:“他是我们的精神领袖,没有他,就没有这个基地、没有Green计划……”
“所以——你特别崇拜他是吗?”陆晋小心翼翼试探。
“崇拜?那也还不至于……说不定再过十年,我比他还厉害!”程旷猛地转过脸,大大咧咧地说:“这世上,能让我崇拜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哦?你这么厉害?”
“不是我厉害!而是人无完人,再牛逼的人,也只是在某个方面有所擅长而已。一个人最应该崇拜的人是自己,因为只有自己,才能战胜自己!也只有自己,才能摧毁自己!”她以一种开玩笑的口吻说着。
但陆晋却听出,这并不是一句玩笑话。
这姑娘,野心不小!他想。
忍不住又看了一下她胸前的两枚凸点。
而且——豪放不羁!

就这样,在震得人耳朵发麻的重金属摇滚乐中,伴随着程旷语速极快地各种八卦,陆晋不断在心中勾勒着基地的形象。
而车子一路跋涉,向着沙漠的深处挺进。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6 楼 | 2016-06-06 18:42 顶端
秋皓



级别: 骑士
精华: 0
发帖: 473
威望: 494 点
金钱: 1220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10-11
最后登录:2019-03-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关:你写的故事背景设置总是令人耳目一新

月有阴晴圆缺
人有悲欢离合
7 楼 | 2016-06-07 11:33 顶端
浮沉





级别: 骑士
精华: 1
发帖: 357
威望: 361 点
金钱: 1248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9-08-06
最后登录:2018-12-2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这是端午节福利吗?:)关弓大人又有新作~
8 楼 | 2016-06-08 20:06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啊呀,居然还有人来看。端午安康,各位姐妹们。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9 楼 | 2016-06-09 17:20 顶端
<<   1   2   3   4  >>  Pages: ( 1/4 total )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03983(s) query 4, Time is now:03-19 17:46,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