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 重金属女王
 XML   RSS 2.0   WAP 

<<  1   2   3   4  >>  Pages: ( 2/4 total )    
--> 本页主题: 重金属女王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人们总是在一开始,会被沙漠荒凉而庞大的美丽所震惊,随着不断地深入,千篇一律、毫无变化的景色,很快就会令人出现审美疲劳。
陆晋一直紧绷的神经,因为单调的景色,渐渐松弛下来。

不知不觉中,原本高悬在头顶的太阳,渐渐熄了火气,一点一点向西转移。
突如其来的,程旷在翻过一座大约200多米的沙山后,将车停在了山凹里,从后座掏出了两瓶矿泉水,和两块馕饼,分了一半给陆晋。
她从后座上捞起那件外套系在腰上,直接下了车,非常不雅观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啊呵——我们今天就在这儿歇下来。”
“不赶路了?”陆晋问。
“太阳马上就要下山了,夜路不好走。”程旷回答着,将食物和水扔上了车顶。
她后退了几步,做了个助跑的动作,向车子小冲几步,借力登在车身,几下便攀上了车顶,盘腿坐下,并且向陆晋挥了挥手:“上来呀,没什么比坐在车顶看日落,更惬意了!”
陆晋莞尔,这会儿,这姑娘倒是对自己没有敌意了。
他攀住车身,两三下翻身上了车顶,挨着程旷坐下。

两人一边喝水,一边吃了干硬的馕——
果然,原本还明晃晃的太阳,很快就变成了一枚圆大的红心鸭蛋黄,向着天际线沉下去。
沙漠的天空干净的一丝云翳都没有,像一块巨大的镜子,与浩瀚的沙海形成经纬分明、一黄一蓝的两片色块。色块的中间,是被太阳染得血红的天际线。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陆晋莫名想起这句诗,尽管并没有孤烟、也没有河流。
但是那种萧瑟与壮丽,空旷与寂寥,却比诗中的意境,还要让人震撼。

程旷一边喝水,一边偷看被余辉染成金色的陆晋。
他正全神贯注地望着原处。从程旷的角度,只能看到他一侧鼻梁,很挺,鼻尖处微微有点内钩,显得有些不近人情。风拂过他的发丝时,他会微微眯一下眼,眼尾便显出些细细的皱纹——
哦,不,也许他也没有看起来那么年轻。
程旷的视线,在陆晋的鬓角处停留了一下,黑色的发丝间,有一点点银光闪过,略微霜白。

很快,落日的余辉,将沙漠分成一阴一阳两半。
亮的那一面,呈现出一种细腻的天鹅绒般的丝滑质感。而暗的那一面,像是被烈火反复淬炼过的一种毫无杂质的金属,泛着冷冷的幽光。
每呼吸一次,阴面便扩大一分。
很快——
太阳便被远处的沙漠吞噬。
天空以一种毫不迟疑的动作,撒开了夜的斗篷……
只有在沙漠里看过星空的人,才会明白伸手摘星,不过是人类在太过惊心动魄的美面前的本能。
世界上最细碎华丽的迷梦,好莱坞所有美女的眼睛,也抵不过它的风情。
星辉毫不吝啬地为沙漠涂上了一层梦境般的银光,幽光浮动处,仿佛真的是潮汐跌宕的暗夜深海,仿佛伸手一捞,就能掬起一捧清凉微咸的水,水里还有一尾活泼的小鱼,滑不留手。

沙漠的夜,实在来得太突然。
就在陆晋还没有从光明转向黑暗的巨大落差中,回过神来, 原本还温煦的风,一下就冷了。
像有人猛然打开一扇巨大的冰箱门,气温直接从30度,直接跌到了5度。
程旷的那件防晒外套已经被她穿好,连拉链都拉得严严实实。她拍了拍手上的食物碎屑,顺着车身的弧度滑了下去:“我先睡啦,如果你还想欣赏夜景,最好到车里看,不然你肯定会感冒的……”

睡到半夜的时候,陆晋被雨声惊醒。
细细密密的雨滴,急促地打在车身上,发出沙沙沙脆响。
塔克拉玛干出了名的干旱少雨——陆晋有点纳闷地从后座上抬起头,向窗外望去。
窗外昏昏暗暗,什么也看不见,原本清透的窗玻璃突然被糊了一层厚厚的磨砂。
哦不!那是真的沙,密集如暴雨一般,噼噼啪啪地,从四面八方打在车身,发出清响。而且越来越大,越来越响。

陆晋心下一惊,忙探手拍了拍前排裹在睡袋里,睡得昏天黑地的程旷:“程旷,程旷——我们遇到沙尘暴了!”
程旷从睡袋里钻出来,开了车前大灯,又麻利地启动雨刮器,一阵刺耳的刮擦声中,挡风玻璃上覆盖的细沙被拨开,露出前面骇然的一幕——
雪白的车灯,明晃晃劈进夜幕中,将方圆百米照得亮如白昼,而百米开外,一堵狂风卷起的沙墙,正以排山倒海之势,拔地而起,急速向他们倾轧而来。
陆晋知道,那狂风卷起的成万上亿颗细小的沙粒,是可以吞噬所有生命的噩梦。

他略微紧张地看向程旷。
程旷却打了个哈欠,熄了引擎,以一种见惯不惊的语气,轻描淡写道:“睡吧——这沙暴不大……我们的车能扛过去!”
说完,车里便一暗,又重新归于平静。

陆晋却睡不着,侧耳听着沙粒密密实实打在车身的响动。
黑暗中,他什么也看不见,只有程旷的鼾声,异常清晰。
他的意识有点模糊,初到到阿富汗时,他才24岁,成日精神紧绷,总觉得,随时会被路边某个废弃的纸箱炸得粉身碎骨,只有进到安全的屋子里的时,才能稍稍放松,但也只限于夜晚。后来,他养成了一个习惯,只有听到同伴们的鼾声,他才能放心睡去。

渐渐的,那些打在车身上的响声,变得稀薄起来,越来越小——而程旷的鼾声也停了——
夜一下更静了。
陆晋抬起头,隔了横在两人中间的靠背,望过去,程旷已经翻过身,面朝下睡得熟了。
他想了想,伸手拨了一下程旷的头,把她的头翻过来仰面朝上,她的嘴巴因为头向后微倾,而微微张开。那姿势一定很不舒服,很快她的喉咙里再度发出了轻微的呼噜——
陆晋心满意足地躺回睡袋里。尽管有些冷,车厢还充斥着一股程旷头发所散发出的难闻的草腥味,他还是在那节奏分明的鼻鼾中,精准地摸到了香甜的睡意。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0 楼 | 2016-06-09 17:21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你们觉得好看还是不好看?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1 楼 | 2016-06-09 17:22 顶端
夏露



级别: 认证会员
精华: 0
发帖: 406
威望: 407 点
金钱: 10000396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6-06-04
最后登录:2016-10-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好看!
12 楼 | 2016-06-09 20:43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楼上回帖多多,怎么到我这里就言简意赅两个字?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3 楼 | 2016-06-09 23:02 顶端
夏露



级别: 认证会员
精华: 0
发帖: 406
威望: 407 点
金钱: 10000396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6-06-04
最后登录:2016-10-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下面是引用关弓于2016-06-09 23:02发表的:
楼上回帖多多,怎么到我这里就言简意赅两个字?


想看下去,就是算好看。

程曠有點紅綾的味道~

只要不斷寫,妳會越寫越好的那種,雖然我對妳作品不熟悉。


等我看完"孤獨是一座島"再來多寫些感想,煩死妳

還是愛紙本閱讀,網路閱讀會閃神。


[ 此贴被夏露在2016-06-10 00:07重新编辑 ]

14 楼 | 2016-06-09 23:56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那就买书。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5 楼 | 2016-06-11 21:52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陆晋是被突然暴起的音乐惊醒的。
他睁开眼睛,只看见前排正发动车子的程旷的背影,在清晨稀薄的青光中,显得生气勃勃。随着强劲的音乐,她的肩膀正来回耸动,头也随着鼓点摇来晃去,一边手舞足蹈,一边唱:“This ain't a song for the broken-hearted,No silent prayer for the faith-departed,I ain't gonna be just a face in the crowd…… It's my life……It's now or never……I ain't gonna live forever ,I just want to live while i'm alive ……Don't bend, don't break, baby, don't back down……”
这是美国八十年代的硬摇乐队Bon Jovi最有名的一首歌。
陆晋正回味歌词,程旷察觉到动静,从后视镜里扫了他一眼,大喇喇地转过头,白牙一闪,笑着递了瓶水给他:“只能喝,可不能浪费来洗脸。”
陆晋嗓子正干得火烧火燎,从睡袋里伸手接过矿泉水瓶子,盖子已经被细心地拧开了,他仰脖子一气喝了大半,胸中那股燥热干涸才被浇灭。
也许是喝了水,人舒服了。也许是车子随沙丘摇摆的节奏太催眠,他居然在震天响的摇滚乐中,又慢慢阖上了眼睛。
耳朵里,竟然还听见程旷在唱——
“这不是一首给伤心人的歌,不会为信仰堕落的人默祷,我不愿作面目模糊的众生……这是我的人生,就现在,机会一纵即逝,我不求永生,只想活着就豁出去活……别弯腰、别屈服、别畏缩……”
他在心里下意识翻译着歌词,浑浑噩噩陷入梦境——

好像在哪儿听人唱过同一首歌——是哪儿呢? 他顺着歌声向前走——
叙利亚科巴尼破烂不堪的街道上。
子弹冰雹一般嗖嗖穿透残破不堪的水泥墙体,激起一阵阵灰白的残灰。
一个棕发黑眼的女人,匍匐在一辆废弃的汽车旁,端着相机对准一名库尔德士兵,冷静地按着快门。
那年轻的士兵刚刚被子弹击中,正仰躺在地上,睫毛浓长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天。那是他生命最后定格的画面,蓝色的天,清透、没有云。明净如每一个风和日丽的春日。
死亡降临。那么安静,安静得让你以为如此温暖的太阳底下,不会有悲伤发生。
陆晋想要冲过去,冲过去把女人赶走。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他张大嘴巴,全身的力气都哽在喉头,却发不出丝毫声音。他想要站起来,手脚却被相机的背带紧紧缚住,无法动弹。他拼命挣扎,竭力嘶吼——但爆炸还是发生了——
只一瞬,那辆车、那个总是会对着他,满不在乎微笑的女人,便不见了。
爆炸掀起的一阵耀目的白光,掀起陆晋的身体,他腾在半空,不断翻滚下落、下落、下落……
地狱为什么没有尽头?

程旷探头看着后排,不断梦呓的男人。
他平静的面孔此刻正扭曲着,满头满脸都是冷汗,牙齿咬得咯咯响,喉咙里不断发出破碎的声音,依稀能辨出,他在用英文重复着,同一句话:Elsa,Run!Run!Run awy!
程旷跪在座位上,整个身体探到后排,对他一阵猛摇。但他却怎么也醒不过来,好像那个噩梦已经彻底将他拖住。
她想了想,毫不犹豫地伸手,一巴掌抽在他脸上。

陆晋被那一掌扇得有点蒙了。
过了好一下,他才睁开眼,看着面前那张因为贴得太近,而显得奇大无比的女人的脸。
有那么一会儿,他甚至有点反应不过来,这个戴着一只眼罩的女人是谁。
然而,他很快清醒过来,他梦靥了,这女人救了他。
尽管救他的方式很粗暴。
但是——
谢天谢地,他醒了!

他眨眨眼睛,那双微微下垂的深褐色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点脆弱的温柔。
程旷在那双眼睛里迷失了一会儿,硬邦邦地说:“我们到了!”
陆晋讶然出声:“我睡了一天?”
“是的!你睡得像一头猪!”程旷不客气地笑道:“踢都踢不醒!”
陆晋更惊讶了,他一向睡眠极浅,没想到会睡得如此酣熟。
“外面就是我们的宿舍了。你是先进房间休息一下,还是?我带你先逛逛?”程旷耸耸肩,表示两种选择她都无所谓。
“休息”两个字,一下刺激到陆晋的神经,他出了一路的汗,身上已经馊了,黏黏腻腻的很不舒服。

他看了一下窗外,从太阳的位置判断出,这还只是下午。又看了看车旁,浓荫掩映的白色四层小楼,轻声道:“先休息吧。”
“那我先带你去你的房间!”程旷跳下车,格外殷勤地替陆晋拉开车门,又从后座上拎起陆晋的包。
原本躺着没动的陆晋,却突然弹身而起,一把拽住了包的背带,急声道:“我自己来!”
说完觉得这句话有点太生硬又温声补充道:“怎么好意思让女孩子替我拿包!”
程旷没吭声,深深地看了一眼陆晋手里的包,闪身把车门让了出来。

陆晋背包下了车。
这冗长而深沉的睡眠让他很不好受,好像脑子被一种强力胶水给黏住了,怎么也转不动,完全无法正常思考。
他梦游一般站在沙地上,手脚发软。
他心下微微一惊!
几乎是同时,他的脸上出现了温和的笑意:“能先洗个澡吗?”

“洗澡?”程旷愣了一下。
“如果方便的话?”陆晋试探着问。
“方便!”程旷爽快答道,同时把胳膊抬起来,低头闻了闻自己的腋窝,嫌弃地大笑道:“哎呀,都臭啦!走,我陪你一起去洗澡!”
陆晋愣了一下,很无奈地笑了,跟着她快步上了二楼。

程旷推开一扇漆着灰绿色油漆,略显斑驳的木门,那是个公共盥洗室,明亮干净,一共六个淋浴隔间,用厚厚的姜黄色防水布帘子遮着,看起来与别的公共浴室没太大区别。
陆晋没心思打量,他头昏沉沉一阵阵发晕,只把包紧紧拽在手里问:“就这样直接进去洗吗?”
“不然怎样?请尽情享受热水吧!”程旷躬身,像服务员一样做了个请的动作,后退两步,走出了浴室,还体贴地帮陆晋哐当一声,锁了门。
陆晋长松了口气,他还真担心这姑娘跑来凑热闹。
他将包搁在外面的置物架上,翻了一套换洗衣服,脱了汗湿的衬衫牛仔裤,径直走进了淋浴间。
他拧开莲蓬头,果真有冒着白烟的热水哗哗哗淋下来,他被那热水一激,全身每个毛孔都幸福地舒张开,连脚趾头都在发颤。
在沙漠里淋浴真是一件极为奢侈的事!
陆晋浑浑噩噩地将头放在莲蓬头下,享受着热水包裹的畅快滋味。心里却明白——这梦游般的感觉,分明是他被人下了药!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6 楼 | 2016-06-11 21:53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红菱是谁?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7 楼 | 2016-06-11 21:54 顶端
蠍子號


头衔:亂馬1/2亂馬1/2

级别: 管理员
精华: 3
发帖: 1687
威望: 214748364 点
金钱: 210248764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01-29
最后登录:2019-01-1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下面是引用关弓于2016-06-11 21:54发表的:
红菱是谁?


我猜是指倪老筆下,衛斯理的女儿


如果亦舒的小說不再是你的那杯茶,请你悄悄离开,无须发帖毀損,徒令人反感。
因这里是爱好亦舒的坛子!


18 楼 | 2016-06-11 22:09 顶端
夏花绚烂



级别: 骑士
精华: 0
发帖: 392
威望: 392 点
金钱: 392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1-03-20
最后登录:2019-01-1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关弓大师,《时间的灰度》完稿了吗?

得意事来,处之以淡
19 楼 | 2016-06-12 09:11 顶端
<<  1   2   3   4  >>  Pages: ( 2/4 total )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21960(s) query 4, Time is now:01-17 08:16,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