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关于亦舒 -> 303 《不一样的口红》全文
 XML   RSS 2.0   WAP 

<<  1   2   3   4   5   6  >>  Pages: ( 2/58 total )    
--> 本页主题: 303 《不一样的口红》全文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刹那芳华0305



级别: 总版主
精华: 37
发帖: 3296
威望: 3439 点
金钱: 4326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05-18
最后登录:2019-05-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大有出示电话里相片,很奇怪,满以为他面目狰狞、一身横肉、戴墨镜、镶金牙,但不,他也是一个年轻人,高大壮健,相当得体。
「当时大家都不怎样,收工回酒店,亚洲不住喝闷酒,我劝她:醉了明天不好看』,她说:『大有……』」
──「大有,」亚洲说:「没完没了,我等千辛万苦,西游取经,经历九九八十一劫,到了西天大雷音寺,以为取得经文便可修成正果返回东土,可是整座雷音寺满天神佛为妖怪假冒,大有,去到也无用,雷音寺都是假的。」
大有只觉无限辛酸。
苏笙一声不响走进房间,推醒亚洲,「几时变得如此敏感?我的遭遇与你相同,自少年起,男男女女都觊觎我色相,伯母阿姨忍不住摸我面孔,我难道不尴尬?不可在家喝酒,被小志看到醉态,一定大为惊怖。」
亚洲微笑,「没有你怎么办。」
「珠宝可有收下?」
「去你的苏笙。」
不收是可惜了。
过几日,大学迎新。
茶会在商科大堂举行。
苏笙对人多之处一直不起劲,打算到一会便走,不过他在何处,必定有女生围住,大家对他愿意续约相当高兴。
他去斟饮料时发觉一个女子独坐一桌,无人结伴。
苏笙是苏笙,他看不得女生被冷落。
他走近迎新人,「好吗,我是数学系苏笙。」
那女子转过身子,呵,月色般皎洁的脸容,「大名鼎鼎的苏先生。」
她是那名狗主。
「你也在这里!」
「我叫无迈,我在艺术系工作。」
主任走过来,「苏,你见过我们新美术系教授了吧?今年人才济济,噫,你俩均未婚,会否有机会?」
苏笙忽然脸红,连双耳都燃烧。
「有眼不识泰山。」
无迈讶异,未婚,却有一个可爱小儿,嗯,这是人家私事。
「你俩多谈谈,我去招呼那边。」主任像花蝴蝶。
两人相对坐半刻,又同时开口:「你……」一起笑。
人是万物之灵,苏笙已明白发生着什么事。
「我们出去找东西吃。」无迈点头,一声不响跟着苏笙外出。
苏笙已经两三年没有约会,但未忘本能,他双手放大衣口袋,肩膀却紧贴无迈香肩,偶然还轻轻碰一下。
无迈看他,呵名不虚传,他又脸红红。
两个人都心花怒放。
苏笙耳赤,是因为有不忠感觉。
两人在一间简陋的小餐馆吃汉堡,咬下,居然肉汁香腻,意外之喜。
「美术生会捱饿。」
无迈微笑,「我替太太女士们绘画像赚取外快。」
「她们很难讨好吧?」
「一次我涨价,一位阔太反对:『别人没那么贵』,我解释:『别人容易画,美化她们一点已经很高兴,你不同,你已经那么漂亮,不容易讨好。』」
苏笙骇笑,「无迈你是个江湖客。」
「说得没错,阁下呢?」
「我是老牌郎中,我帮银号写宣传稿。」
大家笑得弯腰。
无迈能吃,又叫一客炸番薯条及冰淇淋。
已经十时多,两人都没有离去的意思。
苏笙心说:相见恨晚。
不知怎地会对这个女子,而不是其它女子产生那么大好感,傻兮兮对着就高兴,两人都咪咪笑。
终于无迈说:「明早还要上课。」
「我送你回去。」
走到校园停车场,看她上一辆小小电动车,她摆手说再见。
胸口饱满,忽然肯定明天会更好。
这是很久没有发生过的事了。
第二早,不赖床,自动七时三十分弹起,在浴室多逗留半晌,刮须梳头。
刚要出门,女佣来找,「苏先生,刘小姐咳嗽整晚有点发烧,请你过去看看。」
苏笙奔上楼,焦急推开房门。
大有正替亚洲更衣,看到苏笙,已忙不迭遮住亚洲裸体。
苏笙却一眼已看到不该看到的场面。
啊,他震惊得不能言语。
知道管知道,看到是看到。
他算得是转机快,若无其事,心虽然突突跳,面子上一点也不露,走近亚洲,一摸她额角,全是汗,浑身湿透,所以更衣。
「立刻送院,本市发现链球肺炎,不可掉以轻心。」
佣人急急知会医生。
大有替亚洲穿好衣裤,用毯子裹住,抱起亚洲,打算出门。
不料小志醒转,「有妈,洲妈。」他这样叫。
大有只得说:「需隔离小志,你把他带到另一边去照顾,亚洲有我们。」
苏笙抱起小志与保母到另一边。
「苏先生你去上班好了。」
「我不放心。」
不久,大有电话到,「医生说只是感冒,肺里很清晰,说亚洲实在太瘦削,缺乏抵抗力。」
苏笙松口气,这才开始吃早餐。
小志摆着面前食物不吃,一定要张望苏的盘中餐,扰攘不已。
刚在这时,门铃响,佣人开门,却是无迈与她的金毛犬。
小志一见狗只,大喜奔近,一点也不怕,抓住颈项,狗闻到烟肉香,伸出大舌,舔小志面孔。
大家都笑,苏笙那可怜忐忑之心方安定下来。
「对不起我没通知就摸上门。」
佣人连忙问这位小姐喝什么。
小志与金毛犬像老友般在地上打滚。
无迈边喝咖啡边说:「我刚好有空堂。」
「我也是。」
「可要一起往学堂?」
「狗呢?」
「留下陪小志可好?」
苏笙点头。
就那样,他与无迈开始约会。
两人都觉得是最自然不过的事,但苏笙知道他需要解释一些事。
世上除出战事,解释大抵最讨厌。
他把他的情况写在纸上,开头一大段,后来删改成一小段,再简约地节约,成为五句话,最后,三句。
没有什么故事不能以三句话讲完。
不过,在表白之前,他先去见大有。
大有凝视他,好几天不见,苏笙可是心情欠佳?不过很明显,他心情愉快,双眼明亮。
大有起疑,只是微笑。
「大有,我有话说。」
大有坐下,「听说小志交了新朋友,你也是。」
「那是无迈与她的爱犬。」
大有有点明白,忽然心酸。
「我很喜欢无迈,打算发展,不想背着两个好友行事。」
大有过片刻才说:「一个女孩叫无迈,家里对她有点抱负吧?」
「她与我一样是领养儿。」
啊,这倒是意外。
「领养我这名混血儿的是华裔,领养她的却是西人。」
已知彼此身世,可见诚意发展。
苏笙出示照片。
「哟,好清秀面孔,眉宇有点像亚洲。」
亚洲不知几时已经站在身后,才病了几天,她想,世事已起变化。
她探身过来看手电上照片,这样说:「健康得多了。」轻轻叹口气。
大有原以为亚洲得知此事会掩脸痛苦,但是没有,她轻轻坐苏身边,把头靠在苏肩上,「再过一会,这肩膀永远属于他女,再靠近会捱掌掴。」
大有觉得凄酸,反而先落泪。
苏笙说:「快别这样想。」
明知此事迟早发生,但终于来临,实在不舍得,苏笙鼻子都红了。
「要为苏笙高兴,原先颇为笃定,只觉苏这样疙瘩,何处觅女伴,谁知忽然就出现了。」
苏不出声。
他紧紧握住两女的手不放。
「无迈,是什么意思?」
「指无止境前进,超越,《诗经》:『行迈霏霏,中心摇摇』。」
「对她有很大抱负。」
「无迈已是一个颇有名气的画家。」
「比我俩强多了。」
大有说:「不应比较,苏笙没把我俩当对象。」
亚洲站起,「我觉意外,需要时间消化此事。」
大有说:「苏笙,我们替你高兴。」
她俩情绪低落。
苏笙离去之后,亚洲轻轻说:「男人就这样,忽尔愿厮守终身,转身随人而去。」
「苏不是我们爱人。」
亚洲犹自不服,鼓起双腮。
大有也觉无味。
苏笙整日觉得口渴,一直喝咖啡,额角冒汗,这叫紧张。
他下的注叫坦白,对大有与亚洲诚实,对无迈更要坦率,这项博奕,不知有几许赢面。
他把那张写了三句话的字条藏在怀里,打算给无迈阅读。
那一天过去,他却没有行动,他害怕,就如此一日拖一日岂非更好──不,不,越快坦诚越好。
这样憔悴地过了三天。
终于无迈邀请他去她家喝杯茶。
她住在一间邮政局改建的平房,天台搭玻璃棚作画室,七彩缤纷,到处是颜料粉彩画笔,美不胜收,墙上挂满速写素描,在阳光下闪闪生光,有作品的艺术家不同凡响,作品亮丽影射到身上成为优雅气质。
苏笙忍不住说:「无迈你神采飞扬。」
无迈笑,「你才漂亮。」
是时候了,还等什么。
他探手入怀,把纸张取出。
纸张已被折成一只小小三角,他握在手中。
「无迈,我有话说。」
无迈看着他,这人要说什么?呵对,她的狗,一直养在他家已有好几个星期。
「无迈,你对我的生活状况,一定有点好奇吧?我有一个儿子,但却未婚。」
唷,他要对她解释如此复杂的家庭状况,可见对她认真。
他把纸三角交到她手中,「你看了会得明白。」
无迈纳罕,这人,心态怎么像个孩子。
她轻轻把三角拆开,纸上写着三句中文。
噫,苏笙会写中文,这倒是意外之喜。
她读过那三句话,一时不知如何反应。
苏笙一直留意无迈表情,只见她沉着平静,只是扬一扬眉毛。
半晌,她把纸张折返原形,「我可以保留这张字条否?」
「你若有问题,我尽量回答。」
「不,没有疑问,你解释得很清楚。」
「你一定想知道我一舍得小志。」
「你一早已有心理准备。」
「但这双臂被他坐了年余,」他上下举动双臂,「放下他甚觉空虚。」
无迈微笑,「情况奇特香艳。」
苏笙忽然生气,「笑什么,我不知多苦恼。」
他扑过去,双手搣无迈腮肉,无迈雪雪呼痛,他松手,看到香腮上红色指印,很心痛,「对不起我不该动手动脚。」
「不相干,不相干。」
如此复杂问题竟被这样三个字解决,真是苏笙运交华盖。
「有照片吗?」
这是无迈唯一提问,女子总是最想知道其它女子是否美貌。
苏笙出示照片。
无迈一看,十分意外,那对已婚同性女子,一个艳妆,打扮相貌身段一看便知是个小明星,另一个,幸好长得端正,不过产后的最后五磅始终没有减掉,近中年的她有点臃肿。
无迈还以为她俩美若天仙。
呵情人眼里出西施,苏笙因与她们共患难生感情,故此才觉得她俩超美吧。
在另一边,亚洲也不忿,「姿色平常,这种清汤挂面不施脂粉的女子在大学要多少有多少,男人最奇怪,缘来什么是什么,黑夜叉当观音般供奉,现在苏每天只傍晚来与小志玩十分钟就走,听说要搬家,离我们远远。」
「亚洲,不可小器。」
「还问大家几时喝个茶,嗄,三女一男?我没那么空。」
「不知就里的人还以为你爱上苏笙。」
「我爱他?」亚洲语气忽转凄凉,「我以什么身份爱他,是男还是女?」
大有不再出声。
小志走近,「洲妈,别哭别哭。」
她拥抱小志,「洲妈才没哭。」
「小志爱洲妈。」
亚洲知道,小儿也不过是哄她这几年,不久上学,会说会跑,自有主张,再过些时候,同班美珊或小菊说什么才是金科玉律,事无大小,都是妈妈的错……
亚洲泪如泉涌。
不久她又往京都拍摄广告,这次阵容庞大,宣传市政府一项运动设施,邀请史坦福水球队全体队员参与,年轻壮男群只穿红色小小三角史必度,整排站亚洲身后,亚洲却穿黑色鲨鱼泳衣长袖长裤,但胸前拉链没拉上,好不诱惑,照片效果震撼。
亚洲看着那十多名泳将,真是各有各漂亮,叫少女们尖叫欢呼围上合照,可是她看来看去,任由她挑选,都拣不出一个半个。
怎样都比不上苏笙。
她喃喃对助手说:「都像木偶。」
助手掩嘴笑。
亚洲对男性缺乏兴趣,才能专心工作。
经理人过来放下两个剧本,「亚洲,你看看,绝非花瓶角色。」
亚洲伸个懒腰,「角色既然蓬头垢面,又何必找我。」
说得也是。
地球另一边,苏笙也在泳池里。
他把小志抱出,教他跳水,那淘气小儿忽然胆怯,站泳池边边扭扭捏捏不肯落水。
「来,小志,不怕,跳。」
他还踌躇,转动肩膀,表示不愿。
泳客见他可爱到极顶,都游近围观。
这时在一旁的无迈忍不住,伸出手指,在他肩膀轻轻一推,那小儿失去平衡,跌落水中,被苏笙接住,众人大笑拍手。
小志气愤不已,爬上水追着无迈报仇,无迈故意慢走手舞足蹈被他追上任他拍打。
保母大叫:「当心滑倒。」
亚洲知道这事,脸色发青。
大有说:「怎么了,小志迅速学会游泳跳水,应当高兴。」
「以后不许单独让小志与苏笙外出,被他抱走可怎么办?」
大有也一怔。
「防人之心不可无。」
苏笙何等明敏,很快便发觉人情变化。
他轻轻问大有:「可是亚洲不高兴?」
大有不言语。
亚洲说:「他可以叫那个无迈两年生四名。」
「亚洲不得赌气。」
苏笙知难而退,只做限期探访。
要争取也并非不可能,但他立刻想起两名女子在所罗门王前争子的故事。
无迈这样说:「再过些日子,小志与你一样高大,就可以一起外出。」
难得无迈如此体贴,一般女子实在不会有如此心胸。
春假,无迈说:「是见家长的时候了。」
苏笙欢喜,他等了许久。
「你已知他俩是英籍。」
「是,他们是历史学家,于北大任客座时在机缘下领养了你,后回英国,现已退休。」
「是,他俩一口英王英语,每次见我都笑说:『无迈你一口英语越来越偏差。』」
「在我耳中,算是清脆玲珑,我那些学生,说得又快又急,一顿话只听得三成,还当我是外江佬,听不懂,慢慢讲迁就,气坏。」
无迈笑,「他们住英国湖区,劳驾你走一趟。」
「有你陪着,天涯海角,一样有趣。」
「你自己说的呵。」
苏笙已有心理准备,英伦天气必定又湿又冷,呼气成雾,却又降不下雪,叫人苦恼。
但一路火车北上温德米尔,却风和日丽。
都不像英国了。
无迈不多话,只感慨地球暖化,气候与她小时不能相比。
「儿时之事,记得多少?」
「其实颇多,但自小懂事,只说全忘记了。」
「可否说与我听?」
「最早记忆,是赤足站一棵大树下,累了,坐地上,也没哭,儿童院阿姨说:快将两岁,会讲几句京话……她将我拾进,不久被贾炳达先生收养。」
「生活如何?」
「贾宅很大很静,我由保母照顾,每日须读一本书,并且要告诉养父,故事主旨是何事,自浅至深,从不间断。」
「那你一定阅遍群书,第一本是什么?」
「汉素与葛桃走进女巫糖果屋故事。」
「主旨为何?」
「不要吃陌生人的糖果。」
两人微笑。
「最后一本又是什么?」
「乔哀思的《悠里告斯》。」
「Wow,教诲又是什么?」
「以后拜托就别读意识流了。」
苏笙笑得呛咳。
「你读历史否?」
「我对英美两国千丝万缕的历史关系最感兴趣。」
火车轧轧声有催眠作用,他俩却不敢睡着,怕错过如此良辰美景。
火车停站,英国就是这点有趣:站头写着1865年份,百多年老建筑,之前大概是个驿站,路旁系着马缰的铁柱尚未拆卸。
一路春风吹起杨花,一天一地,到处飘浮去觅前程,沾了无迈一头,苏笙替她拂去。
他们拎着简单行李到镇上小旅馆。
无迈与店东说几句,老板笑:「呵贾教授家,我送你们去。」
他们稍事休息,沐浴更衣。
「紧张否?」
「假如他们不喜欢我怎么办?」
「那只好私奔了。」
苏笙放下心。
车子驶到小小一间平房,苏惊喜:这么袖珍,这么可爱,内里面积怕只有数百平方呎,小小窗户与烟囱,像煞哈比人住宅。
屋主听到声响,已经开门出来迎接。
那是一个清臞的高加索人,高、瘦、好笑容,完全像教书先生模样。
他用流利普通话说:「苏先生,欢迎莅临舍下。」
苏笙连忙上前握手,「不敢当,叫我苏笙即可。」
无迈上前握住养父双手。
一进门,只见整条走廊都是书,一迭迭堆地上、书架、楼梯、家具,没有空位。
无迈把椅子上书册移开,才能让苏笙坐下。
她去厨房做茶点。
贾教授看着苏笙,「你要聚无迈。」
「是,先生。」
「要对她好呵。」
「明白,先生。」
他摊摊手,「女大不中留,越走越远。」
这时忽然有一把声音传出:「可是客人来了?」
一个留着胡髭穿便服的中年男子捧着茶点走近。
无迈随他身后。
贾氏说:「苏,让我介绍,这是我伴侣汉斯。」
电光石火间,苏笙明白了。
他恍然大悟。
无迈非比寻常的体谅、包涵、了解,通统得到解答。
苏笙站起招呼。
汉斯笑,「请坐请坐,苏笙是贵客。」
贾教授笑,「女婿是娇客,重话说不得。」
无迈把一杯茶递给苏笙,「替你加了蜜糖可好?」
苏笙重新坐在安乐椅里,忽然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疑问,浑身细胞全部松弛,一点警戒也无,只觉茶又甜又香,世界仍然美好。
他们一谈就数小时。
汉斯烤一个鸡肉馅饼,叫苏笙吃晚餐,苏已在沙发盹着。
汉斯笑,「怪英俊的小男生。」
贾教授答:「还不如你年轻之际。」
无迈取笑,「别太肉麻,吓坏人客。」
「已经帮着外人,女儿手肘朝外弯。」
「苏笙会是半子。」
「你想清楚了女儿?」
「父亲,我是已廿八岁有余的大龄女。」
「也罢,子女有子女造化、机缘、运道。」
三人紧紧拥抱。
饭后再谈了一会,贾教授说:「无迈我们有礼物给你。」
「父亲,我已拥有最好的。」
汉斯自书房取出一只首饰盒子,「这里家母留给我的一条项链,给无迈做嫁妆。」
贾教授微笑,「我只得这幢小屋──」
无迈答:「你好好再住一百年。」
「哗,那是惩罚。」
他们回到小旅舍,无迈打开首饰盒子,见是一条珠子项链,自大至小一共三十二颗,泛黄却仍然晶莹,她立刻戴上。
一边轻说:「好女不论嫁妆衣。」
第二朝他们陪着两位家长在温德米尔散步。
无迈颇为安慰说:「全世界风景区人山人海,挤满游客,但这座湖区幸免此灾。」
「到了夏天也比从前拥挤,不过地理关系始终没疯狂起来。」
湖光山色,无迈坐着素描。
两老姿势大方、自然,丝毫没有做作,并无亲密举止,啊,叫苏笙想起大有与亚洲,她俩也神融气合,但斯文舒坦。
他们不是新发财,忽然得到权益,立刻乖诞夸张,唯恐世人不知,去到尽。
天气忽然阴暗,无迈收拾画具,未回到屋子,雨已经落下,更叫水仙花散发芬芳。
他们依依不舍告辞。
家长送到门口。
归途上苏笙说:「两老住在桃源。」
「两人在一起已超过三十载,在我记忆中,一直是两位父亲,两人相互敬爱、包涵、容忍、忠诚、协助……度过许多难关。」
「不是每对伴侣有这样机遇。」
「早期社会风气并非如此,汉斯少年时有点任性,略为泄露玄机,遭陌生人用石子投掷,遍体鳞伤流血,住院留医,父母叫人驱魔,他受到极大冲击。」
苏笙轻轻说:「亚洲至今尚未承认身份。」
「他俩一直低调、沉默、自重地生活,骂不回口,打不还手,直至今日,才憧憬将获得平等待遇,但昨日报上新闻说,公路车上两名少女亲热接吻,被一中年男子掌掴受伤。」
苏笙不出声。
「幸亏他们乐意过低调生活,也从不参加游行、示威、抗议,教授说:『我认定自身正当,何必多言。』」
苏笙点头。
无迈吁出长长一口气。
「当初领养你,一定经过许多困难。」
无迈微笑,「我没有问,我不知道。」
她是明白的,只是不说。
「两人可有注册?」
无迈答:「许多一男一女也不在乎婚书。」
「我一定要与你正式签署合约。」
回到家,苏笙亲自张罗,把喜诉传出。
由纟主任担任证婚,苏笙与无迈签名作实。
怪不得要争取正式结婚,苏笙松一口气。
从此可以赖床、不漱口吃早餐、挖鼻孔、当众剪指甲、打嗝、迟睡、不刮胡……好处说不尽,放松做人。
收到电邮,亦是注册当日。
大有说:「哎呀这么快,他没请人客。」
亚洲气愤,「祝他们幸福。」
「立刻有照片看。」
「会补请吗?」
「我猜不会,苏笙有社交恐惧症,他已退隐学府,不再勉为其难。」
「连观礼也不叫我们。」
「我家一拖三,不方便。」
「大有,你处处帮他。」
「我说的也是事实。」
就在这时,忽然传来轰隆一声重物堕地,大有霍地站起,已知不妙,一秒钟后,孩子拔直喉咙尖叫号哭声震动全屋,她们魂飞魄散那样奔出。
那一边,苏笙作威作福,拿出一家之主的威势,命令无迈:「你,找一间宽敞明亮公寓做新居,不得有误,三日内办妥,还有,每天三餐连茶水,服侍得本人舒舒服服,每朝用香吻把我唤醒,下班要递上拖鞋……」
无迈轻轻说几句。
「抱怨什么?」
「鸡公仔,尾弯弯,做人新妇甚艰难。」
苏笙笑得打跌。
他跑过隔壁去看小志。
女佣开门,「苏先生,你可回来了。」他一进门,看到他们母子三人一字排开站着,神色有异,大有与亚洲面孔红肿,分明痛哭过,小志站在她俩身边,嘴巴扁成∩字,左手打着石膏。
苏笙实时明白,小志遭遇意外骨折受伤不轻。
他急痛攻心,怒气上涌,这两个女人怎么搞的!连保母三个看不好一个孩子,叫他受伤吃苦,可以想象,当时小志痛到什么地步。
但是片刻他已镇定下来。
光说别人,他自己呢?身为人父,他正与新欢注册结婚,他还好责怪别人?
当下,他放低声音:「小志,过来。」
小志走到他身边抱住。
「发生什么事?」
小志用他独家语言指手划脚诉苦:「……,……,轰咚,……痛。」忍不住委屈,大哭。
大有与亚洲仍呆呆站着,内疚得不能动弹。
苏笙抱着小志喃喃在他耳边说了很久。
终于,小志止哭,走到大有与亚洲面前,这样讲:「叫妈妈受惊,对不起。」
两女一听,不禁与幼儿相拥而泣。
金毛犬也前来凑兴,呜呜地叫。
苏笙叹气,到厨房问女佣:「什么事?」
女佣也受惊,轻轻说:「小志趁大人不察,把三十六吋电视扯下,压住手臂,立刻送院治理,尽管医生说不算大事,大人已三十多小时不吃不眠。」
苏笙作不得声。
「哭很久吧?」
「杀猪一般。」
可怜。
苏笙临走看到小志与金毛犬相拥在楼梯角睡着。
三个大人沉默无言。
回到自己那边,苏笙不停诉苦。
无迈纳罕,原来他那么多话,婚前一点不觉。
「我那只狗还好吧?」
「牠明显乐不思蜀,有小志作伴,不知多高兴。」
「几时正式介绍我认识大有与亚洲?」
苏笙继续呻诉:「一只狗都不放过,什么好的都叫他们霸占了去。」
「再领养一只好了。」
苏笙把头靠在妻子肩上,忽然觉得安全,盹着了。
第二早,把无迈带过去介绍。
大有与亚洲大方客套得没话说,不知道他们就里,还以为苏笙只是一个老朋友。
小志记得无迈,把石膏手给无迈看,她大声吻了一下,在上边签名,打一个♥。
金毛犬走近依偎。
这五个人,关系错综,但又简单,不就是两对伴侣与一个小孩嘛。
无迈说到迁居,以及不愿回到拥挤都会等等,大有则说小志在这边读书比较方便,「私校?」「我们觉得公校已经很好」……
不一会告辞。
亚洲很警惕,怕苏笙要求与小志外出,结果没有,她才放下心。
事后无迈说:「她们两人比照片好看。」
在屋里,亚洲也说:「真人气质不错。」
大有只是微笑。
下午,苏氏夫妇到动物保护所,碰巧他们举行领养相亲会:把猫狗打扮妥当,在停车场任来宾参观,喜欢相中即可领养。
狗只有一种乐观特性,实在可爱,应当学习,即随遇而安,活得下去就一定活着,不抱怨,当然也不会解释。
苏笙喜欢狗,当下他看到一只戴着红白格子领巾的小小金毛犬,正想:「谁不识宝把牠丢弃」,才走近,一个七八岁小女孩捷足先登,一把抱住不放,苏徒呼荷荷。
不急,那边有只配黑领结的积罗素,刚欲看仔细,又被一个白发老先生带走。
庇护所不乏各种犬,一看叫得出名字,真是花多眼乱。
他坐草地上落足眼力。
可爱的无迈微笑坐到他身边。
「牠们都应该有一个家。」
「是呀,野狗犹如流浪人,脚爪、嘴角、眼睛都易受伤,但也安天乐命……」
「喂,今天不说悲伤之事。」
眼看诸人都各有所得,狗只也懂得选主人,主动挨近,摇摆尾巴,表示好感。
不久就大半人等已经挑到好狗,笑着带牠们回家。
苏笙还坐着不动。
难道空手而回?
忽然,无迈轻轻推他一下,暗示他朝左边看。
他目光转向那个方向。
只见角落蹲着一只墨黑杜布门,姿态威猛,双目炯炯,也正看着苏笙,牠两耳尖竖,微微郁动,如同招呼。
「啊。」
工作人员走近,「莉莉,过来。」
杜布门迅速站立,走近员工。
苏笙实时明白了。
是只黑狗,少人喜欢,体积那么大,食量惊人,也不能抱怀里,况且──况且牠少了一条后左腿,牠是一只三足犬。
牠步伐坚定缓缓走近,又蹲下。
不用多说,苏笙与无迈都看到。
夫妻对望一眼,心意已通。
「莉莉三岁,极聪敏,非常忠诚,爱孩子。」
人与犬四目交投。
苏笙自我介绍:「我叫苏笙,这是我妻子无迈,我家只二人,偶然,会有一个淘气男孩前来探访。」
杜布门专心聆听。
「我知你听得懂,假如你愿意跟我们回家,让我们照顾你,同时,你也守望我家,你若答应,请把右手放我膝上。」
杜布门几乎实时举起左掌搁苏笙膝上。
苏笙拥抱牠,「好家伙,好狗,来,我们回家。」
工作人员流下热泪,她依依不舍,「莉莉,祝福。」
无迈带莉莉去办手续。
苏笙偶而回头,看到莉莉站得笔挺,背脊坚直,英俊头部微微仰起,双耳机警,目光向前,啊,多么勇敢坚强的一只狗,不退缩、不畏惧、不恨怨,牠可不理别人想什么,牠不卑不亢,自重,牠无畏。
莉莉轻轻靠着无迈身边,知道她是女主人。
苏笙深深感动。






[ 此贴被刹那芳华0305在2016-09-27 11:23重新编辑 ]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10 楼 | 2016-09-22 22:32 顶端
刹那芳华0305



级别: 总版主
精华: 37
发帖: 3296
威望: 3439 点
金钱: 4326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05-18
最后登录:2019-05-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之前的《阿波罗的神坛》让大家久等了,万分抱歉!

提前把《不一样的口红》贴上来,祝大家秋分快乐。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11 楼 | 2016-09-22 22:41 顶端
蜜糖只有你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2
威望: 3 点
金钱: 2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6-09-11
最后登录:2019-05-16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辛苦了,连夜看完
12 楼 | 2016-09-23 04:18 顶端
ann1799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5
威望: 5 点
金钱: 5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3-11-26
最后登录:2019-02-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辛苦了,謝謝分享^^
13 楼 | 2016-09-23 10:28 顶端
rightmind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1
威望: 2 点
金钱: 1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6-09-22
最后登录:2019-02-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感谢
14 楼 | 2016-09-23 13:13 顶端
悠然自得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3
威望: 4 点
金钱: 3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6-05-20
最后登录:2017-09-1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连续两天看到新书,太开心了,谢谢录入!
15 楼 | 2016-09-23 13:38 顶端
虞美人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23
威望: 24 点
金钱: 23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6-06-22
最后登录:2019-04-3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万分感谢......

心中永远的亦舒
16 楼 | 2016-09-23 16:58 顶端
alison8868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9
威望: 10 点
金钱: 9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6-06-17
最后登录:2018-12-1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感謝big mole 的努力! 辛苦你了!
17 楼 | 2016-09-23 17:16 顶端
水若深瞳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2
威望: 3 点
金钱: 2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6-08-23
最后登录:2017-08-3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看到入迷,如何得到威望值
18 楼 | 2016-09-23 23:23 顶端
whitefoxcy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1
威望: 2 点
金钱: 1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6-09-23
最后登录:2018-05-1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9楼看不到
19 楼 | 2016-09-23 23:53 顶端
<<  1   2   3   4   5   6  >>  Pages: ( 2/58 total )
BaoBao论坛 -> 关于亦舒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08654(s) query 4, Time is now:05-20 12:51,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