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关于亦舒 -> 301紅樓夢裏人(全文完 )
 XML   RSS 2.0   WAP 

<<  1   2   3   4   5   6  >>  Pages: ( 2/6 total )    
--> 本页主题: 301紅樓夢裏人(全文完 )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sophie917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18
威望: 19 点
金钱: 18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6-10-07
最后登录:2018-03-2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要不我先打10-39页吧,可否?

爱是恒久忍耐。
10 楼 | 2016-11-01 04:18 顶端
鸽子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18
威望: 19 点
金钱: 18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6-09-23
最后登录:2019-05-0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也可以打字,请问打哪部分?
11 楼 | 2016-11-01 08:29 顶端
鸽子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18
威望: 19 点
金钱: 18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6-09-23
最后登录:2019-05-0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打印40—70页
12 楼 | 2016-11-01 08:30 顶端
dennies71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6
发帖: 210
威望: 223 点
金钱: 215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9-09-17
最后登录:2019-05-1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衷心感谢!
13 楼 | 2016-11-01 10:23 顶端
sophie917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18
威望: 19 点
金钱: 18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6-10-07
最后登录:2018-03-2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先贴p10-19,请楼主最后综合:)


公子
  茜纱窗下,公子多情。
  这是指贾宝玉。一副悠闲的、骄纵的、矜贵的形象跃于纸上,差些一句“何不食肉糜”就要问出口的样子,至大的嗜好是与不幸沦落在伊身边的薄命女儿玩玩耍说说笑。
  他唯一的优点也许是慷慨,虽然住在祖屋里,吃的是大锅饭,但能力范围以内的东西,包括他丰富的感情。都乐于舍予。
  公子,一般指出身煊赫有家底的年轻人,傍友为着使老板更加开心,有时嬉称太子,纰漏就是出在这里,登基之前,他始终要听令于父皇,或是弄权的太后,他自然也有他的烦恼。
  聪明的现代女性渐渐看通这条道理,笑曰,她们需要的,只是知己。
  本来一向与公子哥儿最接近,最容易发生亲密关系的是美丽浪漫的女演员,但本市最出名三位女星统统名花有主,对象全是年纪相仿、有才华、有志气的专业人士。
  经济与精神独立的女性才有资格真正放胆选择伴侣吧,公子也好,普通人也好,都不感觉到压力。
  永远记得张曼玉说得好:“你有钱?我也有呀。”


肉麻
  宝玉这个人,以香菱的话判断他,错不到什么地方去——“怪道人人说你,惯会鬼鬼祟祟使人肉麻的事。”
  看到宝兄种种所为,虽不算大奸大恶,总使人身上起痱子疙瘩:抢吃丫头嘴上的胭脂、捧戏子、勾优伶、不思读书,一日到夜间闲散散。男男女女只要略平头整脸,他必不放过,定要结交一番,私换表记,又专门在女孩子裙子上首饰上做学问,先服侍平儿整装,后为香菱换裙,又哭晴雯、祭金钏。这等事由一个男人做来,好不肉酸。又一日到夜长嗟短叹,无端悲秋。
  他老子骂得好:“我看你脸上一团思欲愁闷气色,这会子又咳声叹气,你那些还不足,还不自在?”
  嫁这样的男人,有甚么味道?林黛玉要是能到二十岁,心态略为成熟,定便将这玉兄丢在脑后。


各得各的
  宝玉有一个宏志,他死的时候,要大观园所有女子哭他,众女的眼泪,贯汇成河,把他漂到一个没人知的地方,他心满意足了。
  后来见了那个在地上划“蔷”字的,才知也有人不卖他的帐——“各人各得眼泪罢了!”
  这话竟是真的,甚么都有因果,傻小子别看他平时愣愣的,也很会使坏,摆布得了他的,是他喜欢的人,别人偶尔要哄他一次,好话说了两车,他还不理呢!
  笨人尚且如此,由此推而广之,真正是离合岂无因 。
  故此像咱们这些人,只好认了命,但求旁人别来把我当冤大头,也就心满意足,这种万变不出其宗,男女之事。

奴仆
  宝玉名下的婢女:大丫鬟有袭人、晴雯、麝月、碧痕、秋纹,二帮脚色包括茜雪、绮霞,再次一等的有四儿、小红、佳蕙、坠儿、定儿、柳五儿、春燕。
  身份越低,名字越是巧妙别致动听。
  宝玉的乳母是李嬷嬷,老仆是李贵。
  书童又茗烟、扫红、锄药、墨雨、双瑞、寿儿,外出时随从有王荣、张若锦、赵亦华、钱昇、伴鹤。
  这廿余三十人都归宝玉一人使用,薪水食宿由荣国府支付。谁负责调整人工及应付通货膨胀?自然是当家的二奶奶王熙凤了。
一个人如何用廿七个奴仆?又无公事可办,成日价不过吃吃喝喝,梳头穿衣、吟诗作对、调情嬉戏,真考功夫。仆人宿舍规模之大,支出之庞大,亦可见一斑。
  这种场面开销搬到今日,白金汉宫自叹弗如。
  大家没事做,便躲在深深的庭园里拌嘴、打架、偷情,再闲了,便做双鞋子、下一局棋,把去年梅花瓣上的雪扫下来装在一只鬼脸青的甕内埋在梨花树下心血来潮时取出来泡茶吃。

江湖客
  江湖客是自古有的。
  七十八回,宝玉在他父亲跟前作姽婳词,一班幕友,才听了论题目,就轰然道:“是老手妙法!”宝玉又念了数句,众人又说:“第三句古朴老健,极妙,这四句平叙出,也最得体。”跟着又来两句,这些人又别出心裁地叫出来:“妙极,用字用句皆入神化了。”再两句,他们索性拍手笑叹:“益发化出来了!”
  这一干清客侧耳聆听下文,拍案叫绝,“好,且通句精的,也不板,布置叙事词藻无不尽美,铺设得委婉。”
  最后宝玉念毕,众人大赞不止,都从头看了一遍。
  怡红公子的作品水准究竟如何,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唉,还是听听黛玉对此人的评论吧,恐怕比较中肯,她取笑他杜撰的芙蓉诛:“长篇大论,不知说的是甚么,只听见中间两句,甚么‘红绡帐里,公子多情;黄土陇中,女儿薄命’,这一联意思却好。”
  但是她替他改为“茜纱窗下,公子多情”,因为红绡帐里未免熟滥,由此已可见宝玉才情之真实情况。江湖客的评论,听在耳中,自然受用,但若果相信,未免天真过度。


爱是恒久忍耐。
14 楼 | 2016-11-02 01:04 顶端
sophie917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18
威望: 19 点
金钱: 18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6-10-07
最后登录:2018-03-2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P20-29
三角恋
  整整八十回《《红楼梦》》,最不好看的便是像“这里林黛玉越发气闷,只向窗前流泪,没两盏茶的功夫,宝玉仍来了,林黛玉见了,越发抽抽噎噎的哭个不住,宝玉见了这样,知难挽回,打叠起千百样的款语温言来劝慰”这种描述。
  又最恨林黛玉动不动说“你又来做甚么,死活凭我去吧。”这样无聊的话,非得同自己说一百次:原谅她,她才十三四岁,那才按捺下去。
  许这种小女儿心态已与时代脱节,所以觉得不好看,时下年轻人在一起走,也很少如此哭哭啼啼,扭扭捏捏了吧。
成本《石头记》,一切都超脱时空,历久常新,独独这段三角恋爱不合潮流。


冷笑
  重温《红楼梦》,真正被林黛玉的频频冷笑弄得吃勿消,真想做一个记录,查清楚她到底在八十回中冷笑过几次,为甚么人冷笑。
  顺手拈来,二十九回,当着贾母与众人的脸,林黛玉冷笑道:“她(薛宝钗)在别的上还有限,唯有这些人带的东西上去越发留心。”宝钗听说,便回头装没听见。
  才到第三十一回,林黛玉又来冷笑道:“她(史湘云)不会说话,她的金麒麟会说话。”薛宝钗抿嘴一笑。
  凡此不知多少回。
  而薛宝钗总是一笑置之,或是装没事人,从不与黛玉一般见识,涵养教养之好,可敬可畏。
  说实话,真希望有宝钗这样性情的上司,姐妹,妯娌,朋友或同事,甚至都多多忍耐,包涵包涵,以大局为重。
率意而为有谁不会,开快车只需猛踩油门,又不用讲天才讲艺术。
  与林黛玉这种眼睛揉不进一粒沙的女子长期相处,精神是非常痛苦的。可以想像她少女时期的真与纯消失之后,取而代之的尖酸与苦涩是甚么相貌,幸亏十五岁夭折了,不然直冷笑到四十岁,不知是啥局面。


贼喊捉贼
  贼喊捉贼,是相当不可爱的行为。
  举个例子,三十四回,宝玉捱了打,躺着半梦半醒,觉有人推他,睁眼一看,不是别人,却是林黛玉,两个眼睛肿得桃儿一般,正在悲泣。
  半晌,王熙凤来了,黛玉怕她取笑,三步两步,转过床后,从后院避出去。
  才第二日罢了,黛玉看见宝钗无精打采,眼上有哭泣之状,大非往日可比,便在后面笑道:“姐姐也自保重些儿,就是哭两缸眼泪,也医不好棒疮。”
  只准她哭,不许人哭,不知有甚么道理,她哭了怕人看见取笑,偏偏看见别人哭泣又去取笑,更不知是甚么道理。
  同样一件事,他人做了出来,罪无可恕,自己的错误,总有不得已之处。
  不知薛宝钗如何对答?话说,宝钗分明听见林黛玉刻薄他,并不回头,一径去了。
  这种例子,数之不尽,看得多了,读者不禁摇头叹息,怪不得整个大观园里,与黛玉知己者,只得宝玉紫鹃两人。
性格上实在有太大的缺憾。


一斛珠
  明皇独宠杨玉环,对其余的妃嫔,不甚理睬。一日,忽然想起梅妃这个人,略有歉意,差人送她一斛珍珠。
  这梅妃也奇怪,他把珍珠退回明皇处,并且写一首诗:“长门终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显然是赌气了,趁机发牢骚。
  这当然不是正史,此事并无下闻(文?),可想而知,明皇碰了一鼻子灰,以后必定更加退避三舍。
  啊,勿出怨言,一斛珍珠而已,喜欢,便收下,不喜欢,丢到一旁,或是送人,都是好方法,何必气忿。失宠已是事实,技不如人,要不,从头来过,要不,不愁吃喝地懒懒过下半辈子,对老板,冷嘲热讽,诸多抱怨,实非明智。
  《红楼梦》里黛玉,也是这种性格,宫中送礼来,她问:“大家都有呢?还是只我一人?”众人都有,她就不稀罕,但嘴里说出,便成小器。或说黛玉心直口快,可是,成年人怎可把直爽建筑在别人难堪上,性子率直,也不可作为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借口。
  像梅妃这种性格,堪称看勿穿,放不下。
  各位,做人要做明白人。


藏奸
  一般评价宝钗奸,根据这个:
  金钏儿投了井,王夫人垂泪,宝钗安慰道:“姨妈是慈善人,固然是这么想,据我看来,他并不是赌气投井,多半是他下去住着,或是在井跟前憨顽,失了脚掉下去的……岂有这样大气的理,纵有这样大气,也不过是个糊涂人。”
  于是宝钗成了天下第一恶人,人命关天,居然如此轻描淡写一笔抹煞,若无其事,奉承起王夫人来。
  看看,诸位,远在二百年前,社会风气不一样,丫鬟贱过泥,算甚么事?况且,死人已经死了,谁难道还为金钏儿出气不成?
长辈(是母亲的姐姐,未来的婆婆)垂泪,自然尽力劝慰,不然还指着骂乎?
  或说林妹妹断不做这样的事。然,王夫人又岂会对着小姑的女儿垂泪忏悔,林妹妹没有机会。


爱是恒久忍耐。
15 楼 | 2016-11-02 04:08 顶端
鸽子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18
威望: 19 点
金钱: 18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6-09-23
最后登录:2019-05-0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P40-P71
苦尤娘
苦尤娘赚入大观园——谁告的密?
园中九停人知道此事,装作不知道,望熙凤如何得知?
平儿说听旺儿说的。
平儿为什么要说与琏二奶奶知道?忠心?还是害怕地位更加不如?(“妹妹只管受礼,他呷原是咱们的丫头,以后快别如此。”)
凤姐为何要治死二姐?吃醋?抑或反击战?谁拉拢琏二爷与二姐?贾珍尤氏贾蓉。这三人平时与凤姐如何亲密?是大哥哥与蓉儿呢,一转背如何待她?为什么?凤姐儿端不是就此倒下去的人物,总得还以颜色,否则怎么抓权呢,多少旁人等着她出丑呢,她并没朋友(都不管此事),凤姐儿二十出头的人,骑在虎背上,岂止呷醋这么简单?
叫别人生了儿子,她抓的权就不牢靠矣,以后几十年怎么过?
别忘了她是王夫人选定的接班人,政治政治政治。


排场
五十一回,袭人母亲病,依回家去,临行前被二奶奶唤去看看衣服车马仆从房屋铺盖等物可还齐全,一一检点,色色亲嘱。
凤姐:“这三件衣裳,都是太太赏的,倒是好的,只这褂子太素了些,如今穿着也冷,你该穿件大毛的。”
如写现代《红楼梦》,可改作如下:“这三见衣裳,都是太太,叫乔哀斯送来的吧?错是不错,不过这见貂皮颜色不时兴,今儿天气这么冷,实应该穿件银狐。”
又看包袱,只得一个弹墨花绫水红绸裹的夹包袱,凤姐又命平儿把那一个玉色绸裹的哆啰呢包袱拿出来。
把它现代化,可成为:又看用什么行李,只得一只新秀丽,凤姐便命心腹把那一套路易威登的行李箱子取出来……
凤姐,早已懂得用排场压众人。

反串
湘云一直爱作男装打扮。
三十一回宝钗笑道:“可记得旧年三四月里,他在这里住着,把宝兄弟的袍穿上,靴子也穿上,额子也勒上,猛一瞧倒像是宝兄弟,就是多两个坠子,哄得老太太只是叫[宝玉你过来]……后来大家忍不住笑了,老太太才笑了,说:倒扮上小子好看了。”
正像如今一些女孩子,专门爱穿牛仔裤白衬衫,靴子藏袜筒里,另有一派野性的风流,非常吸引,配上蓬松头发,迷离大眼睛,肿嘴唇,兔儿牙,不知爱煞多少男人。
而贾母也承认湘云扮上小子好看了。这种装扮适合粗线条女孩,林黛玉型则不可尝试。

缺陷美
林黛玉笑道:“偏咬舌子爱说话,连这二哥哥也叫不出来,只是爱哥哥爱哥哥的。”
脂批曰:真正美人,方有一个陋处,如太乙之肥,飞燕之瘦,西子之病,施于别个,不美矣。
今以咬舌两字,加之湘云,不独不见其陋,且更觉轻俏娇美,俨然一娇憨湘云立于纸上,掩书合眼思之,其爱厄娇音如入耳,然后将满纸莺啼燕语之字样填粪窖可也。
“咬舌子”是北方话,若如上海人形容的大舌头,那还可以容忍,当年何莉莉初抵邵氏报道,捧着西瓜,大着舌头说话,既腻又嗲,立刻籍此立下万儿。
如不幸是广东人所说的离脷根,那真正完蛋。
可想史湘云的爱哥哥是何莉莉式的,看官切勿被脂批瞒过。

姐姐
湘云说:“我天天在家想着这些姐姐们,再没一个比宝姐姐好的,可惜我们不是一个娘养的,我但凡有这么个亲姐姐,就是没了父母,也是没妨碍的”。说着眼圈就红了。
湘云极爱宝钗,同她亲厚。
伊性格是“说她没心,她又有心,到底话太多了”,是以并不算是个工于心计会得翻云覆雨的人物,如有宝钗照应,生活上舒畅得多。
然而不是亲姐姐,还是有许多话说不出,许多事不方便办,难怪湘云巴不得同宝钗是一个娘养的。
孤零零出来同牛鬼蛇神打针的女性,谁没有此想,如果有个能干灵通的姐姐作主,可避却多少纰漏。

争闲气
《红楼梦》中,赵姨娘与探春母女关系叫人心酸,初读只觉得赵姨娘唠叨愚鲁,简直不配做探春生母,再读又觉探春心头太高,人前人后不肯露一点庶出的口风,实在过份,读到最后,只觉两个人都可怜复可恨。
五十回“辱亲女愚妾争闲气”中,赵姨娘忽进来找探春说话,开口便道:“这屋里的人都踩我的头去,还罢了,姑娘,你也想一想,该替我出气才是。”
六十回中探春回她道:“这是什么大事,姨娘也太肯动气了!”
母女知识程度相差太远,毫无沟通,探春只想向上:“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必早走了,偏我是个女孩家,一句多话也没有我说的”,她嫌生母蠢钝,生母不忿她拣高枝飞,纠缠不清。
有一等老人家专门爱惹闲气,事事都要争足面子,脸上若稍露欢容,便自觉不够矜贵,长年累月需索无穷,满腹牢骚,永无止境。
现实世界里一般还有这般不愉快的母女关系,所以《红楼梦》是永恒的一本小说,百读不厌。
不过现在女性也总算闯出来了,探春若活在今天,一般可以另立一番事业,自有一番道理。

可惜
初临贵境做新官,少不免给一些下作的旧人欺侮,即使职位较低,也往往恃着他熟,他晓得厕所在哪里,他就上来了。
如这吴新登家的媳妇,竟想计算探春,被探春一招逼过去:“你办事办老了的,还记不得,倒来难我们,你素日回你二奶奶,也现查帐去,若有这个道理,凤姐姐还不算厉害,也就算是宽厚了。”
吴新登家的满脸通红,众媳妇们都伸舌头。
由此可知探春是办事的人才,李纨“尚德不尚才”,自然还不及她。
这样一个人,若放在今日,前途不可限量。在往日,也不过是等嫁人。
可惜可惜。

晴雯
《红楼梦》一书中,有一个问题角色,叫做晴雯。这人是个丫头,有三分姿色,人也聪明,做得一手好针线,她有一个毛病:心头非常之高,对现实不满,看不起同侪。
晴雯鄙视其他婢女,她没有朋友,她目中无人,心比天高,连小姐也遭她白眼。
晴雯之死是真实世界好课程:一个人总得在某个程度下与现实妥协,同环境合作,要不,你离了这巢穴,飞上高枝头,永远不要回来,要不,好好利用现有的资源,做妥每一件事。
有野心、眼角高、不满现实,也可以是一种动力,不过肯定需要配合适当才能,才会引致进步。
晴雯没有把悲愤化为力量,她一直怨怼至年轻的生命结束。
香港人的强项一向是少说多做,对恶劣环境视若无睹,多点来、密点手、挥着汗,起劲地向前看,这是香港驰名国际的特色。
世上很少有都会不停繁荣向上百多年,港人不做晴雯,有不满,克服它,暂时做不到?避开它,另起炉灶,不发牢骚,不谩骂,不眼红人家。
希望港人能够维持这个良好传统。

逞强
生病生得像晴雯那样精彩,也真是少有,那蹄子是块爆炭(平儿语),脸面烧得飞红,摸上去熨手,身上也是发烧,照样发脾气,娥眉倒竖,凤眼圆睁,要揭小丫头的皮。
宝二爷吃完酒回来,褂子烧了一个洞,屋里除出了她,没有谁会界线,于是顾不得头重身轻,满眼金星乱迸,病补雀金裘。
这样卖命,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然而没隔多久,也是病奄奄的时候,终究让主子撵了出去。
多心的读者看熟这种故事,物伤其类,从此在工作岗位上,只动脑筋,不伤脑筋,只顾卖力,不肯卖命。
谁没有谁不行呢,雀金裘没人补,任它搁着烂掉好了。
老板不见得只得一件披肩,还有猩猩毯的哆啰呢的凫面裘的,都没来得及穿。
失败就该好好躺着休息不必逞强了。
然而晴雯女士始终还没着踹踏下人,奉承主子,为人可见一班。
这样的性格,在大机构里,犯了大忌,自然有更厉害的角色来收拾了她去。无论在办公室或家庭中,爱作一柱擎天状的伙伴,例不受欢迎。

鸳鸯女
鸳鸯这个人,怎么说呢。
只知道她蜂腰削背,鸭蛋脸面,乌油头发,高高鼻子,腮上几点雀斑,聪明绝伦,且有管理科学天才,掌管老夫人全套锁匙,以致当家的琏二奶奶也要向她借当头,而正牌少爷要向她作揖,客客气气地说:“姐姐,今日贵人踏贱地,有何贵干。”
伊是唯一可以在主人前端坐不动的丫头。鸳鸯的出身看似平常,书中透露她与袭人、茜雪、琥珀等一起进入贾府,气质异与常婢,不愿接近爷们,连宝玉都不假辞色。
凤姐说,她爹的名字叫金彩,两口子在南京看房子,哥哥金文翔,是老太太那边的买办,但,读者忍不住怀疑鸳鸯这样超脱的人才,是否可能出自小康,看过甄英莲的身世,心中有数。
当日在贾母目前发下誓言:“我一把刀子抹死了也不能从命,若有造化,死在老太太之先,若没有造化,或是寻死,或是剪了头发当姑子……”
后来老太太过身,鸳鸯气数已尽,夜间,她看见秦可卿伸手招她,她步了她的后尘,求仁得仁。
每看到这里,还是禁不住战栗。她从生到死,彻头彻尾带着苍凉的美,偏偏有讽刺的,名叫鸳鸯。

鸳鸯
《红楼梦》七十二回。
……贾琏便煞住脚笑到:“鸳鸯姐姐,今日贵人踏贱地。”鸳鸯只坐着笑道:“来请爷奶奶的安。”
鸳鸯见了宁府二爷,并没有站起来。
再来看看别的丫鬟任何动静。三十五回宝玉伸手拉袭人笑道:“你站了半日,可乏了。”
又一回叫莺儿到怡红院到络子,莺儿不敢坐下,袭人忙端了个脚踏来,莺儿还不敢坐。
又十六回贾琏的乳母赵嬷嬷走来,贾琏凤姐忙给酒吃,令其炕上去,赵嬷嬷执意不肯……在脚踏上坐了。
众人皆不敢坐,为何独独鸳鸯敢坐,且见了爷们亦不起立。
阁下也许没有在大机构做过事,董事长的女秘书,见到小小经理,例不起立。

H2O
石头记一书里刁钻女子甚多,其中佼佼者,是一个叫妙玉的年轻道姑,一日,她做了茶,请宝黛品尝,二人喝了,黛玉只说茶很轻,这样抽象形容当然不能满足妙玉,冷笑一声,指黛玉是俗人:“这茶用梅花瓣上的雪所烹,我也只得半瓮,放在鬼脸青罐内,埋到梨木树泥下,自己都不舍得吃”,这番话,竟说得黛玉讪讪。
现代读者看到这里,很难不摇头叹息:罢呦,妙玉大师,你一定没有读过《儿童乐园》里小雨点故事,它告诉小朋友,地球上水份循环不息经过:太阳能蒸发海水,丢下盐份,成为蒸汽上升至云层,云不胜负荷,将水份卸下,雨水回归河水大海,水份遇冷凝成固体变冰,统统都是H2O,即系一个氧原子背着两个氢原子,模样可爱。
整个地球上的水份,都一模一样,没有什么曾经沧海难为水这件事,一个人如果执迷不悟地坚持,无可厚非,但也不必嘲笑他人庸俗,生活习惯去到如此疙瘩如妙玉,那真是枉凝眉,终身误。
试想想,梅花花瓣有多大,雪落下,即使停得住不跌,能有多少,弥足珍贵,但无论雪霜雾,蒸汽流水冰块,本质全部不变,这正是水伟大之处,它才不会厚此薄彼。

千元千字
读《红楼梦》多年,多多少少有点心得,于是常扯淡,骗编辑说:同你写平儿,畅论伊之性格容貌地位来历,这个女子不简单,而且整部《石头记》,极少正面谈到平儿。
然而说了良久,并没有下文。
试想想,大热天时,一手持书,另一手持笔,这么用功,难保不会汗如雨下,把线装书泡烂,得不偿失,哈哈哈哈,这么“学术性”长篇大论说一个十二金钗都没有份儿的女子,谁要看呢。
并不是职业撰稿人,只不过这里那里挤出一些时间,急就章匆匆赶稿,一派魂不附体状,要写平儿研究这种一本正经讲资料讲心思的文字,简直没有可能。
不禁撑着头想,假如稿费能到千元千字……

道理
贾环的性格真是悲剧。
很知道自己是个爷,爱端架子,事事以宝玉为假想敌,但是庶出,当权派且甚不喜欢他母亲,也不给他面子,他又不识相,偏爱往那一堆人里挤,爱玩,又玩不起,精神痛苦,形成自卑。
过年,与丫头们赌钱,开头满高兴,因为赢,后来输了,就抱怨,并且赖帐,宝钗的丫头莺儿十分讶异,故嘀咕:“一个爷倒来唬我们的钱,宝玉明是赢,也当输给我们。”
贾环一听,立刻爆炸:“我怎么能同宝玉比!”
既不能比,就不要往那个小圈子里挤,活该碰一鼻子的灰。
宜速速避开,请都不去,免得人家一两句话惹得我们多心,或是我们无心之失招致别人不悦,道不同,不相为谋。
既来之,则安之,入乡随俗,也只得照足人家的排场,硬着头皮上,千万不要不甘心。
而每次读到当家的凤姐喝狗一样喝贾环母子,心中便替一个人难过,谁?探春。
这本奇书,每看一回,总学得点道理。

GOLDEN GIRL
《红楼梦》里最美丽的女孩子是薛宝琴。
看探春的话就知道:“据我看怎么样,连她姐姐,并所有这些人,总不及她。”
贾母说:“宝琴雪下折梅,比画儿上的还好。”
众人都笑道:“像老太太屋里挂的仇十洲画的艳雪图。”
宝玉说:“你们成日价只说宝姐姐是绝色的人物,如今你们瞧瞧去,他这妹子。”
宝琴不但美,而且还是个Jet-Setter,专管游埠。
看薛姨妈道来:“……她从小儿见的世面倒多,跟着她父亲四山五岳都走遍了,这一省逛一年,明年又往那一省逛半年,所以天下十停倒走了五六停了。”
见识广了,风度气派自然不同,想来一定风流无比,难怪园中上下人等为她心折。


逗笑
刘姥姥是千古第一个会凑趣儿的人,这种功夫学到百分之一,在老板跟前,已经受用不尽。
脂批说穷妪在富亲之前凌辱不计,可悲。
然而衣食不足,如何谈到荣辱,与其阿Q式自拍胸口说“不怕不怕”,还不如投入些来应付现实。看姥姥离开时所得的礼物,就知道受辱也有代价。
老妪三进大观园,已是八十回后事,这次为报恩而来,可见一时之辱,也并不影响一个人的风骨。
是以在公众场所看到现代“篾片相公”或“女篾片”,总是肃然起敬,总得有人制造笑料呀,否则位位客人都道貌岸然,那还不闷出鸟来。

16 楼 | 2016-11-02 10:11 顶端
sophie917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18
威望: 19 点
金钱: 18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6-10-07
最后登录:2018-03-2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P 30-39
堆笑
  第七回:“只见薛宝钗伏在小炕儿上,正描花样子呢。见她进来,宝钗便放下笔,转过身来,满脸堆笑,‘让周姐姐坐。’周瑞家的也忙陪着笑。”
  宝钗的功夫,说到尽,不外是“满面堆笑”这四字真言。真正佩服,见到周瑞家的这一号人物,都如此识作,园中除了她,还有谁能这样。
  太令人舒服。
  友说:“如今谁谁谁,也很会得做人,相识遍天下,总有宝钗水准吧!”哪里,这些不过略攀得上袭人的水平,浮面的很。
  讲到学问风度涵养器量得体,宝钗也算得空前绝后,当然得尽人心。
  也愿有这个随时随地满脸堆笑的本事。


写文章
  宝钗最爱讲道理,怎么样做文章,也有一套,且听她说来:“诗题也不要过于新巧了,你看古人诗中,那些刁钻古怪的题目和那些极险的韵脚了?若题过于新巧,韵过于险,再不得有好诗,终是小家气,诗固然怕说熟话。更不可过于求生,只要头一件立意清新,自然措词就不俗了。
  这位姐姐,她那套理论,恐怕伤透专业作者自尊心。
  一,不可刻意求工,免得题目与文字都矫揉造作。二,不可老生常谈,陈腔滥调,惹读者厌弃。
  照她的说法,应写身边事物,但采取不同观点角度,才叫立意清新。
  怎么写?都把笔甩掉算了。
  天天交稿,比不得茶余饭后偶然一咏诗:没有灵感,明天再来。
  他们的雅兴,焉能不羡煞旁人:咏白海棠,起海棠诗社,咏菊,赋事(诗?),坐在藕香榭,嗅着桂花香,写出“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这样风流别致的句子来。
  不但天生才情,更拥有充裕的时间,且又不靠这个生活,写起来,当然如黛玉般,“提笔一挥而就,掷与众人”。后人看到这种境界,简直神往,思潮半晌回不到斗室中的写字台前。


强者
  王熙凤说的:“普天下的人,我不笑话就罢了,竟叫这小孩子笑话我不成。”
  这般的豪气出自廿岁左右的女子,令人钦佩,你把《红楼梦》里的女子任我挑,翻来覆去,还是选王熙凤。
  这人非常现代,肩膊承得住担子,从不抱怨,亦不解释,我行我素,性格突出,异常的可爱。
  旧社会中,女子任人鱼肉,她却做得到“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轰轰烈烈的大晴天,脸一拉下来,马上是大暴雨,雷电交加,敢作敢为。
  委屈她是有的,但在八十回的《红楼梦》中,她一贯扮演着强者的角色,故此不得人同情。


做女人
  我真是喜欢王熙凤,喜欢他她实实在在的目中无人,口出豪语,也只有她配。
  譬如她说:“普天下的人,我不笑话就罢了,竟叫这小孩子笑话我不成。”
  说这话的时候,自然大方,笑口盈盈,如话家常,泼是泼一点,凭她那本事,谁还说不好?
  简直太坦白可爱了。
  这样的一个人,嫁给贾琏,也算是可惜得很,廿岁左右女子,就这么敢作敢为,难怪我母亲常常说这年代的人是越来越退步了,廿余岁,还只想穿个迷你裙充十六岁,疯癫之余,以痴笑声取胜。
  当然人人似王熙凤,世界也未免太单调了一点,不过也不必太失礼才好。
  王熙凤学不了,学学袭人也是可以的,做个天下第一贤良人,有甚么不妥?

聪愚之别
  凤姐儿倒也并不是一味好强的人,人家收放自如。
  生日那日抓到贾璉同“淫妇”胡混,大跳大叫,又打了平儿,第二日,平儿还得上来给凤姐磕头,说“奶奶的千秋,我惹了奶奶生气,是我该死。”凤姐已经愧悔,无故给平儿没脸,今反见她如此,又是惭愧,又是心酸,一把拉起,落下泪来。
  这还不够,过几日李纨替平儿说公道话,凤姐更说:“早知道,便有鬼拉着我的手打他,我也不打了。平姑娘,过来,我当着大奶奶、姑娘们替你赔个不是,担待我酒后无德罢。”
  只有聪明人才能这样认错。
  君不见多少人在自己额角贴一个“忠”字,与关公拜把子,但凡别人有所作为,皆错措错,莫莫莫,伊们自家却要留芳百世。
  正愚夫愚妇。


爱是恒久忍耐。
17 楼 | 2016-11-02 11:36 顶端
蛋塔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154
威望: 215 点
金钱: 10209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9-05-1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打72-111?
18 楼 | 2016-11-08 19:10 顶端
蛋塔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154
威望: 215 点
金钱: 10209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9-05-1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不好意思,有些页一直刷不出,先把打好的po上来
80-81

人物表

墙壁上一直挂着幅《红楼梦》贾府人物系统图,真正没事做的时候,对牢背诵一番。闲时考考朋友:“周琼是谁?梨香院十二个女伶叫什么名字?李纨同贾宝玉是啥关系?还有,万儿与银蝶儿是什么人的丫头?”

极有趣的一个游戏。

可惜肯下场来玩的人,比打花牌或是唱昆曲者更少。大抵太过复杂。

数一数,宝二爷一个人,就得十四名丫头服侍他,计为袭人、晴雯、麝月、碧痕、秋纹、茜雪、绮霞这几个大丫头,还有四儿、小红、佳蕙、坠儿、定儿、柳五儿、春燕等小丫头,全盛时期,芳官也在怡红院客串。

这还不止,书童也有六名,是茗烟、扫红、锄药、墨雨、双瑞、寿儿。

另仆人六名:王荣、张若锦、赵亦华、钱升、伴鹤与李贵。加一名乳娘李嬷嬷,共廿八名吓人。

说实在的,享福也享尽了。今时今日,有限公司内任何一名董事总经理如此作威作福,行政当局都会哗然起哄,请他走。

不难明白荣宁两府为何没落。

84-85:

名字

印象中,一本《石头记》大概有几十个人名字带着宝字,原来没有那么多。

宝玉、宝钗是其中两个,因是男女主角,出现次数频密,给读者上述感觉。

然后就到薛宝琴,全本小说里最漂亮的女孩子,薛姨妈的侄女,薛蟠的堂妹,薛蝌的胞妹。

下来要到宝蟾,这事薛蟠之妻夏金桂的陪嫁丫头。

又到宝官,为准备元春省亲自姑苏买来的十二个女戏子之一,扮小生。

还有宝珠,秦可卿的小丫头,可卿死后,甘为义女。

才数个人而已,这几个名字没有其他含意,作者并无在上面做文章,要卖弄时,他是很有一套的,像甄英莲(真应怜),像卜固修(不顾羞),卜世仁(不是人),王仁(忘仁)

轮到主角,便正经起来,否则就是原应叹息,假语存,真事隐。

永远有新发现,原来金钏与玉钏姓白,试想想,白玉钏与白金钏,标致之处,不下花袭人,这样古灵精怪的偏锋,往往让给丫鬟。

小姐们的名字,非四平八稳不可。

86-87
丫鬟气
大观园中丫鬟名字,根雀鸟类有关的特别多,随便举几个例子,像莺儿、紫鹃、雪雁、春燕、鸳鸯、小鹊、绣凤等,早已不懂飞翔。

另外与昆虫有关的如银蝶儿、小蝉、小螺。

以花为名的更有莲花儿、文杏、佳蕙、玉桂,还有琥珀、珍珠、翡翠、玻璃,金钏银钏一大堆,没有一个正正气气的名字,活脱脱就是丫鬟相。要不就太巧妙了,像袭人、麝月、司棋、抱琴、入画、侍书。

自女孩命名,可见女性抬头。贾雨村也说过,林黛玉母亲闺名同伊兄弟一般,从文字旁叫贾敏,是极之难得的,如今给女儿取名字,再扭扭捏捏,就太不应该。

90-91

大观园则师
“……先令匠人拆宁府芳园墙垣楼门……当日宁荣两宅,虽有一小巷界断不通,然这小巷,亦系私地,并非官道,故可以连属……全亏一个老明公,号山子野者,一一筹画起造,凡堆山凿池,起楼竖阁,种竹栽花,一应点景等事,又有山子野制度。“

诸位,如有人问起,大观园的建筑师是啥人,现在可知道是这位山子野了。

伟大的建筑物后自然有伟大的建筑师,像太空馆是李先生杰作,艺术中心是何先生创举。

鼎鼎大名的大观园设计人,则是山子野。

哈,真是一丝不乱,事事交代清楚。

注:太空馆总建筑师李铭根,艺术中心何弢。
   
92-93

室内装修

因刘姥姥进大观园,读者们也跟着大开眼界,到处逛得心花怒放,最爱的便是探春的公寓秋爽斋,那室内设计,合足心意,且看:

[探春素喜阔朗,这三间屋子,并不曾隔断,当地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得如松林一般,那一边放设着斗大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一囊水晶球的白菊……左边紫檀架子上,放着一个大观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的大佛手……拔步床上,悬着双绣葱绿花卉草虫的纱帐。]


哗,全部间隔打通,大书桌,大床,以白,黄为主色,文雅潇洒兼有之,写得累了,往床上一倒,嗅着花香果香,这贾三小姐恁地懂得享受,羡煞后人!

96-97 红衣女

过年,贾宝玉偷偷倒花家去看袭人,后来,他同她打探:“刚才那两个穿红的是谁?”
袭人连忙护着家人,“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她俩哪里配穿红的。”
一言道尽红衣难穿之沧桑。
穿别的颜色,总还能找到借口,红衣一上来就吸引目光,身上贴着电灯泡似,无所遁形。

世人爱红,比玉兄有过之而不及,每见出现红衣女,总加注目礼,穿红,大抵想有人看,不看,非礼也,为着社交礼貌,逼着上下打量。

尽管配穿红的实在不多,但还是都穿上了:酒会,晚宴,记者招待会,外展场合……本想借红色抢一抢,单遇上折无情残酷只会锦上添花的大红,效果是令人失望的多。

大红比较适宜穿在皮子雪白眸子漆黑秀发如云的青春女身上, 以毒攻毒,方能相得益彰,事半功倍。

在满堂红的场合,偶遇一斯斯文文,大大方方,安安份份的蓝衣女,特别放心。

104-105

红楼自助餐

《红楼梦》(戚本大字)四十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我输入法打不出这个引号)中有这样的形容:

宝玉说道:既没有外客,吃的东西,也别定了样数,谁平日爱吃的,拣样儿做几样,也不要按桌席,每人跟前摆一张高几,各人爱吃的东西一两样,在一个十锦攒心盒子、自斟壶,岂不别致……

贾母听了,说很是,明日就拣我们爱吃的东西作了,按着人数,再装了盒子……

看官,这种吃法,就是今日的自助餐了。

看《红楼梦》,常常看出这类心得来,并发觉得趣味无穷,乐在其中。

年轻的朋友们请别让老学究下注,这是一本顶顶好看的书,极易上手。


106-107

技巧

不是故事的本身,而是怎样说这个故事。

电视剧安排死三五个人,观众已经不耐烦,那是因为说故事的技巧太差。

说得好的话,大家但觉得天经地义,顺理成章,活该如此;况且,人物到了那个关口,再也没有活下去的道理。

死的人最多的一本书,并不是任何一部武侠小说,而是鼎鼎大名的《红楼梦》。死的,且都是妙龄女性,全死在一间大宅里,照说,再乏味枯燥不过,再变不出花样来,但因为写得好,荡气回肠,赚人热泪。

一开头是秦可卿死得神秘,再轮到金钏死得冤枉,晴雯到死担着虚名,尤二姐死得不值,三姐儿死得刚烈,司棋以死抗议,鸳鸯求仁得仁,甄英莲一生命苦,元春及迎春死亡以暗场交代,王熙凤鞠躬尽瘁,最后,林黛玉含恨而去,成为千古佳话。

却从来没有读者觉得死人太多不好看的。

108-109
自尽
古时女人兴作悬梁自尽。

也许衣裳里的带子配件特多,一不高兴,或是爹爹逼她嫁个不喜欢的男人,或是病得不耐烦了,反正家中屋梁要多少有多少,套个圈圈,脖子伸进去,把小凳子踢掉,大功告成——反正死了也可以回来的,鸳鸯、秦可卿,有事没事环佩叮当的走过来向人招手,幽暗的大厅,隐隐约约,神秘性的美,无限的吸引,不是美人,恐怕还不能悬梁呢。

她们总有很多不能告人之事,那便是明志的捷径。

单是一本《红楼梦》,告诉你多少女人自寻解决的方式,以悬梁最为普遍。

110-111

大机构

《红楼梦》活脱脱事一副大机构风情画。

贾母是董事;贾赦贾政是大波士;王熙凤升得快,年轻掌权;黛玉自扬州林家带了银子来入股,不幸被贾琏夫妇并吞;湘云闲话太多,不得宠;宝钗恃着皇亲国戚,平步青云;宝二爷不思上进,标准的二世祖,他那一份怕早已吃空。

这几位都是行政级人马,有话事权。

以下就是马仔级:袭人、晴雯、麝月、紫鹃,以及那边的司棋入画,莫不工心计,天天斗个你死我活。

更下一层还有小红豆官芳官这些,一有窜上的机会便争得焦头烂额,个个都见高拜、见低踩,一有事便卸膊,一问摇头三不知,找宝玉来背锅……太精彩了。

19 楼 | 2016-11-08 21:48 顶端
<<  1   2   3   4   5   6  >>  Pages: ( 2/6 total )
BaoBao论坛 -> 关于亦舒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03803(s) query 4, Time is now:05-19 14:22,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