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关于亦舒 -> 【原创】拍案惊奇——浅评《这是战争》
 XML   RSS 2.0   WAP 

   
--> 本页主题: 【原创】拍案惊奇——浅评《这是战争》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嬿婉


头衔:禅茶人生禅茶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447
威望: 448 点
金钱: 447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6-09-28
最后登录:2019-07-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原创】拍案惊奇——浅评《这是战争》


图片:

生活,有时的确像是一场战争……

竹荫遮几琴易韵,茶烟透窗魂生香……
楼主 | 2019-01-18 19:39 顶端
嬿婉


头衔:禅茶人生禅茶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447
威望: 448 点
金钱: 447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6-09-28
最后登录:2019-07-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写这本书的书评时我纠结了很久,因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看完之后的感觉。

书里的故事本身并不复杂,但是带给我的感觉却很复杂。

女主阮升生长于离异家庭,有一个性情不易相处的母亲,有一个在我看来算得上是渣男的男友,且女主即将与男友田大壮一起前往加国安河一个名叫滑铁卢的城市读大学。

看到“滑铁卢”这三个字的时候,我开始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种感觉,当初看《恨煞》的时候,也曾有过。尤其是田大壮的渣男嘴脸,更是让我时常想起《恨煞》里的邵南。

其实我一直不大理解阮升为什么会选择和田大壮这种人在一起。就像书中所说“再笨的女人也看出,田大壮是一个包袱”,更何况“阮升心底下把他形容为后颈下左侧一颗良性大痣,背着就背着吧,只怕他还未必长远愿意,一下子滑落,不知去了何处。”

也就是说,阮升并不是没有看出来田大壮的本质,而是在心知肚明的情况下,仍然选择和这个男人在一起。

我想了又想,觉得阮升应该不是那种母爱泛滥的人。或许,只是因为阮母的尖酸、踩低亲女,所以让阮升宁愿和田大壮这种人在一起抱团取暖?哪怕她要为此牺牲学业,哪怕她要为此负担起家庭的全部开支,哪怕她明知两人的关系或许不会长久……

不过比起邵南的一渣到底,这个田大壮却是个不走寻常路的——他一度让我觉得自己可能是小人之心误解了他。

就在我以为此人一旦毕业就会找出理由与阮升分道扬镳之时,尚未毕业的田大壮居然向阮升求婚了!!!(惊讶~)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忍不住“咦”了一声。

虽然结婚戒指是由“废铜烂铁”熔成的指环,虽然这些“废铜烂铁”有着一个非常浪漫的来历,虽然求婚了也改变不了我对他的渣男印象,但,他毕竟是求婚了。

这是田大壮第一次让我感到意外。

就在我以为婚后此人会一如既往的继续吃软饭时,毕业后在一家名叫“黑天鹅”的酒吧里找到工作的田大壮居然开始给家用了!!!(惊讶~)

家用的数目给的不算少,田大壮还主动提出现在该轮到阮升去升学,由他供给学费,并且准备找律师申请两人入籍。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忍不住又“咦”了一声。这好像不是渣男们一贯的套路啊……

之后的日子,先是田大壮办妥了移民手续,换了间面积更大的公寓,房契上还坚持写了阮升一个人的名字。

接着阮升意外得到生父留给她的一笔百万美元的遗产,田大壮用它付清了房款、顶让了“黑天鹅”酒吧,酒吧同样记在了阮升的名下。

再然后,阮升公司的老板为了不让阮升离职,索性升她做了合伙人。

到了这会儿,不但是阮升以为她转运了,连我都觉得阮升的生活像是开了挂。

看到田大壮坚持把公寓和酒吧记在阮升的名下时,我咬咬牙,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嗯,疼!证明我没看花眼……

在这个为了房证上写谁的名字,能争得天昏地暗的年代里,田大壮的做法绝对是一股“逆流”啊!

这让我不得不开始深刻反省——我之前是不是太小人之心,误解了人家了?!

可是,他之前的表现,也确实挺渣啊~(摊手~)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田大壮表现得越不像渣男,我就越有种怪异的感觉。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就像《同门》里金瓶说的:如果那件事好得不像真的,那么,大抵它也不是真的。

连书中的阮升自己也心知肚明,如此欢愉,必不能持久。

终于,在结婚接近四周年之际,阮升发觉怀孕的同时,决定和田大壮摊牌了。

看到田大壮有外遇的时候,我没意外。看到外面传言田大壮答应把记在阮升名下的酒吧,分一半给小三的时候,我也没意外。

只觉得心里终于踏实了:对嘛,对嘛,这才是一个渣男该有的行为嘛。

但必须得说,伪装时的渣男虽然让人起鸡皮疙瘩,但是撕破脸的渣男却更为可怕,尤其是这个撕破脸的渣男还和毒品扯上关系的时候。

其实刚看到这本书的书名时,我以为会是写战地记者或是无国界医生的故事。

然而,我错了

当田大壮因为财产分割与阮升纠缠,导致阮升失手用一枝铅笔杀死他时,我想到了《爱情慢慢杀死你》这本书,所以我以为接下来会是走那本书的套路。

然而,我又错了

亦舒的书我看得不够全,不过在我看过的那些书里,从来不曾看到过本书这样的写法——居然是分节的!

而且还不是那种常见的章节方式。

这让我对于这本书的感觉开始变得十分复杂。

而当第二节开始,一个戴着帽斗、穿着考究的黑衣人力劝正准备去自首的阮升回家去,并表示他可以给她一个机会从头来过的时候,我对这本书的感觉就更复杂了。

——黑衣人的帽斗以及他那双漆亮的牛津鞋让我瞬间想到了《第八号当铺》里的主人黑影和当铺掌柜韩诺~(傻眼~上次谁说我脑洞一贯很大来着?)

阮升听从了黑衣人的劝告回家去,却发现之前明明已经被她杀死的田大壮居然还、活、着!!!(大惊~)

而且还不是那种奄奄一息的状态,而是毫发无伤的活着!!!仿佛之前铅笔插在田大壮喉头的那一幕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我惊喜、激动之余,又开始担心。难道,要走《第八号当铺》那个套路?

可是……八号当铺,只有典进,没有赎出!

不知道阮升将来要为这个从头来过的机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结果,我又又错了

这位黑衣神秘人,不是什么当铺掌柜的,而是世人常说的“命运”之神。

后来等到整本书都看完之后,我想了又想,觉得书中的分节形式很像“客服热线”里的语音导航:按键1、按键2、按键3……每一个按键后面,都对应着一种功能(故事情节)。


第一节算是按键1中的故事情节好了,第二节算是按键2中的故事情节,以此类推……

在第一节中,如果阮升后来没有遇到那位“命运”先生,那么接下来她会去自首。

加国没有死刑。阮升是失手误杀,又有自首情节,再加上她正怀有身孕,估计刑期不会太长吧?

不过相比阮升的刑期,我发现我更好奇阮母知道此事后的反应。她那种怨尽怨极的刻薄,让我每每想起,都有种新奇之感(扭捏~)

在第二节中,经历过一次生关死劫的阮升选择放弃物质,把公寓和酒吧都给了田大壮。后来与华北矿业的老板王兴走到了一起。

因为本书一开篇就说了“这是一女一男的故事,女的叫阮升,男的叫田大壮,其余一些闲杂人等,都是催化剂”,所以我之前一直把王兴当成了路人甲。但是全书都看完后,我发现这位王兴先生才是阮升的真命天子啊!反倒是田大壮更像是闲杂人等。

王兴事业有成,家境似乎十分富裕。书里说他在北京的家是位于酒溢胡同的一座修复四合院。

北京有没有名叫酒溢的胡同我不知道,但有个“烧酒胡同”倒是挺有名的。

抛开王家的四合院不谈,光是看阮升后母殷勤亲昵的态度也知此人在外地位一定颇为显贵。

阮升能有这样的归宿,我是真心为她感到高兴。

只是多少有点遗憾,她腹中那个胎儿没能保住。虽然理智告诉我,没了这个孩子,阮升从此就与田大壮再无瓜葛,并不是件坏事。但心里还是有点难过。

而把阮升撞倒在地,并用脚踢她的人,正是原来在“黑天鹅”酒吧工作的阿姬。

这个阿姬,在第一节里,对她的背景交待是:出身杂技团家庭,曾祖在北京天桥卖艺……祖父带一家南迁雍市,成立武馆,她在该处长大,学会一些技艺,没想到移民后在酒吧派到用场……

按我的理解,阿姬应该是华裔血统。可是到了第二节,她的身份背景却变成了:阿米尼亚与日本混血儿

我承认我看到这里时有点懵圈,但更让我懵圈的是阿姬与田大壮的关系。

在第一节中,不光是阮升怀疑她是田大壮的小三,连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阿姬矢口否认。

我当时以为她在说谎。但从后来殷律师给田大壮看的照片来看,那个小三的确不是阿姬。

也就是说,我叒错了!(扶墙哭~)

(在本书中猜错的次数,让我的“半仙”之名受到了严重的考验~~~好想掀桌子~~)

到了第二节,阿姬倒是很痛快的就承认了和田大壮的关系。(我半仙的颜面总算是找回来一点了……这让我略感欣慰~~

可是田大壮离婚之后却对前妻念念不忘,不肯和阿姬结婚,更不肯把酒吧分她一半,以至于阿姬迁怒于阮升。

真是看得我心头火起,好想拍着桌子怒斥:渣男害人不浅!

难怪阮升后来再次见到“命运”的时候,希望能在“在未结婚时与他分开,或是从来不认识他”。

不过最离奇的是,在第二节中,田大壮因为颈部被利器插中伤及大动脉导致失血而死。凶器,竟然也是一枝铅笔!

鉴于警方说阿姬才是公寓的租客,田大壮只是访客。所以可以推断,应该是与第一节里的情节类似,田大壮去找女方的麻烦,结果撕扯中,铅笔插进他的喉头……

虽然是一桩凶杀案,但我脑补了一下之后,发现画面竟然引起极度舒适。

至于那阿姬,她本来就没有居留权,我毫不怀疑她很可能会像“命运”说的那样“买飞机票跑到中美洲尼加拉瓜等小国隐居,一生很快过去”。

于是我微笑着继续看第三节。

第三节中,仍是原班人马,但已是另一个故事。

这一次,“命运”满足了阮升的心愿,把人物关系重新排列了一下。

没有了田大壮的阮升,感情生活十分顺畅。王兴先是她的老板,后来成了她的丈夫。两人夫妻恩爱,育有多名子嗣。

相比之下,阿姬的确像是“命运”口中替阮升挡煞的,因为这次换成是阿姬对酒吧有投资了。

阿姬在此节中的身份是阮升同事玛茜家中的租客,男友是田大壮。

田大壮人财两得之后,却故意拖延,不肯搞定阿姬的居留问题,以至于阿姬用利器插伤田大壮太阳穴,导致其一目失明……

凶器,还是一枝铅笔。(真是奇怪,这个年代,比起铅笔,圆珠笔或是中性笔不是更为常见才对吗?)

法官相当同情阿姬处境,判六个月刑期,行为良好,除却假期,四个月就可以出来。

阿姬出来后,田大壮归还了阿姬原先在酒吧的投资,然后阿姬去了勘察加半岛发展。

比起第一节和第二节,这一节的结局不知好多少。

第四节中,故事是从田大壮的角度写的。

我还以为会写出什么新花样,结果兜兜转转又绕回了第一节。

不同的是,这一次阮升提出离婚后,主动拿掉了腹中的胎儿。

田大壮离婚后则与一名白人女子结婚生子。用殷律师的话说“田氏生活正常,不良习惯全部戒除,像用消毒药水洗净似,以工作及家庭为主。”

但,渣男不管表面上洗得有多白,骨子里仍然还是渣男。

明明都有妻有子了,还和一个嫁给年长富商的艳女搞到一起。结果阿姬又一次怒火中烧,举起匕首刺向田大壮,却误伤了那名艳女。

由此可见,只有铅笔才能伤得到田大壮。

于是我不禁想问:难道那铅笔是桃木做的不成???

另外关于“黑天鹅”酒吧的前东主恩格斯,我也一直有个疑问。

在第一节和第四节中,此人均有出场。虽然第四节中,恩格斯的行迹有点可疑,但我当时以为是“命运”在混淆视听。

直到“命运”对阿姬说:“我有说我是老恩吗,真好意思,那老头起码比我大一百岁,又丑又粗,他会如此关心你?”、“我是谁假使你至今还未明白就不必理,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仁至义尽,这次之后,我要放大假,稍释劳累,我已被你们几个人搞得头昏脑胀。”

这两段话连起来,让我怎么看都觉得,那个恩格斯似乎……和一直帮助阮升的“命运”是同类?

就像《天秤座事故》里的老庄与晨曦。

然后那个“黑天鹅酒吧”其实是另一个“天秤座酒馆”?

而“命运”之所以光临阮升,并不是偶然,而是因为“黑天鹅”酒吧其实是由她出资盘下,她才是真正的老板?

结尾的这一段,像是第三节和第四节的综合后续。

借殷律师之口道出田大壮与洋妻离了婚,洋妻带着孩子一声不响离去;阿姬先到威海卫,接着又转往莫斯科,生活得不错。

我个人十分好奇,殷律师怎么会知道得这么详细?连田大壮洋妻的娘家在哪里都知道!

田大壮也就罢了,阿姬都走得那么远了,她居然还能知道这么多!这让我不得不对殷律师的真实身份也起疑心。

至于王兴和阮升,三男一女四个孩子的生活,看上去忙乱又幸福。

不过叫我选择的话,我还是更喜欢第三节的情节。

只是这本书中的人物,来来去去围绕着那点事儿,不停的重新组合,看得我实在是“脑阔疼”。

第一遍看时,从未见过的分节形式让人觉得“拍案惊奇”。但第二遍再看时,就只余“拍案”没有“惊奇”了……(摊手~)


竹荫遮几琴易韵,茶烟透窗魂生香……
1 楼 | 2019-01-18 19:40 顶端
夏花绚烂



级别: 骑士
精华: 0
发帖: 432
威望: 432 点
金钱: 432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1-03-20
最后登录:2019-07-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读后感啊,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2 楼 | 2019-01-19 15:40 顶端
嬿婉


头衔:禅茶人生禅茶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447
威望: 448 点
金钱: 447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6-09-28
最后登录:2019-07-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下面是引用夏花绚烂于2019-01-19 15:40发表的:
读后感啊,



是滴是滴。。。。。


竹荫遮几琴易韵,茶烟透窗魂生香……
3 楼 | 2019-01-20 18:08 顶端
shenyan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6
威望: 7 点
金钱: 6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7-01-06
最后登录:2019-07-2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你读的很是用心了,哈哈。最近总有一种一口气看完,但又不知讲的是什么的感觉。
4 楼 | 2019-01-25 09:03 顶端
BaoBao论坛 -> 关于亦舒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03733(s) query 4, Time is now:07-22 15:39,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