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关于亦舒 -> 【原创】曾经深爱过——浅评《蜜糖只有你》
 XML   RSS 2.0   WAP 

<<   1   2   3  >>  Pages: ( 1/3 total )    
--> 本页主题: 【原创】曾经深爱过——浅评《蜜糖只有你》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嬿婉


头衔:禅茶人生禅茶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447
威望: 448 点
金钱: 447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6-09-28
最后登录:2019-04-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原创】曾经深爱过——浅评《蜜糖只有你》


图片:

书中的男女主人公均有令人诟病之处,所以本书不适合道德标准较高的人,双洁党也请慎入……


这本书从一开始就有两处让我特别想八卦的地方。一是女主的名字,二是女主父母的婚姻。

女主石杏子是我眼中典型的舒女郎。出身好,相貌好,功课好。

起初我看到女主的名字时,怎么看都觉得是“使性子”的谐音。然则书中却说女主的乳名叫Anzu,也就是日语中“杏子”的发音,且全世界只有石父生前才会那样叫她。

也就是说,这个乳名应该是石父给她起的。

在雍岛,有个英文名字再平常不过,可是日语发音的名字……这让我一度以为女主是混血儿,或是石父有日裔血统,但是看到最后也没发现这方面的迹象。

石父生前在建筑界似乎颇有盛名。鉴于他迎娶女主生母的时侯已经六十岁了,所以我理所当然的以为会在书中看到石父的前妻或是前妻所生的子女神马的,结果……同样是看到最后也没看到与此有关的半个字。

真不知道石父在娶石母前是从未结过婚,还是结过婚但没有子女?

石母戎乐平曾是选美后冠军,至今仍维持着当年的姿采,而且衣着品味绝佳,非常的配合年龄。从书中内容来推断,她当初嫁给石父时的年纪应该是二十一岁左右。

虽然女主父母的年纪差距不是一般的大,但貌似两人还是挺恩爱的。

不过恩爱归恩爱,石父过世后,戎乐平的感情生活还是相当丰富的。张三李四王五外国六……我对此表示理解。

但我不理解的是,作为一个家中有妙龄女儿的母亲,她怎么能让男友们在家中随意出入???!!!

尤其是一开篇,石杏子就不小心撞见了“王五”在自家浴室里沐浴。

我能说我看到这里时差点惊出一身的冷汗吗?!

而戎乐平对此事的反应居然是:“他称赞你有礼,说你面孔像苹果”、“他说你没有敲门,当时他挡着肩膀。”



看得我真想说脏话……

一方面,我觉得戎乐平还是爱自己女儿的。可是另一方面,我觉得她真的心好大,她对石杏子的关心还不如“王五”来得实际。

“王五”名叫王治山,是雍岛警局行动组警司。作为本书中的男主(起码我认为他是男主),此人可以说是槽点满满——

首先,年纪老大。

王治山在开篇一出场时,就已经四十三岁,用他自己的话说:老人家了

就算王治山长得浓眉大眼,外形英伟,但是在这个小鲜肉当道的年代里,他这个年纪,不是“大叔控”的,只怕还真看不了这本书。

其次,王治山出场时还是已婚状态。

这大概是他最让人诟病的地方。

而且据王治山的长子衣恩讲,王与妻子是中学甜心,两人也曾恩爱过。女方牺牲学业让他进修,婚后头五年还生了三个孩子。然而到了两人感情转为冰冷时,夫妇俩在走廊擦身而过都互不瞅睬,甚至不再叫对方名字……直到王在外面有情人,女方带着孩子离开他。

我不知道衣恩说的情人是不是就是戎乐平,但王治山出轨是板上钉钉的事。就算当时他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也仍然洗白不了。

尽管石杏子曾为他辩解,“他们结婚已经廿年,她一直知道他做什么职业,怎么到今日才发作为难,一个男人到了中年才叫他放弃所有,太残忍无知,叫他移民澳洲干什么,倒垃圾?”

我不能说石杏子说得没有道理。但是一个女人照顾三个孩子,丈夫又做的是那样一份“出生入死永不下班”的工作,日积月累,个中滋味真不是石杏子这种刚刚二十出头的小女生能够体会的。

但奇怪的是,同样都是“渣男”,邵南之流让我厌恶到极点,而这个王治山,我发现我从一开始就不讨厌他。

尤其是在得知戎乐平的前男友“李四”不止一次的找戎乐平麻烦后,王治山给了石杏子一枚警示器,更是让我对他好感倍增。

或许他此举只是出于警务人员保护市民的责任,又或者是因为家中有一个和石杏子年纪差不多的小女儿,但无论如何,我觉得在安全考虑这方面他远比戎乐平这个亲妈要称职的多。

也幸亏是有了这枚警示器,石杏子虽然“全身七处刀伤,颈部一处长十公分,深两公分,喉内气管几乎可见,左耳四分三脱落……”,但好歹是捡回了一条命。

而若是没有那枚警示器的话,我想后果可能真的会像石杏子说的那样,“他会把我切成一块块扔去喂狗,把我的头当包裹寄给我母亲做纪念。”

其实在此事之前,石杏子对王治山就已经有些好感了。虽然后来石杏子否认过自己有恋父情结,但我觉得,潜意识中,她还是有的。至少,她最初对王治山有感觉时,多少是有些这方面的因素的。只是彼时,王治山还是自己母亲的男友,所以石杏子对于这份感情还是十分克制的。

而王治山的英雄救美,简直就像是一剂催化剂。

但即便如此,事情也没发展到失控的地步。

反而是戎乐平在石杏子遇袭受伤后的做法,才让事情变得不可收拾。

用石杏子的话说,“她永远不学乖,一个人中枪死亡,用枪那人为她险些吃官司,她却若无其事,另觅新欢……”

真的,永远学不乖。

虽然新欢安德臣堪称建筑界的奇才,略一点拨就能令读建筑系的石杏子受益匪浅;虽然这个“外国六”是戎乐平的真命天子,没过多久就成了石杏子的继父(戎乐平当初可是亲口说过没打算与王治山结婚的),但“李四”的事情这才过去多久?

而且让我觉得最可怕的是,戎乐平既然都决定和王治山分手了,为什么不把家中的钥匙收回来?或是索性把门锁换掉?

画廊十周年酒会那晚,王治山能醉倒在石家储物室里,总不至于是用的什么“非常”手段进的门吧?

虽说以石杏子当时对王治山的感情热烈程度,投怀送抱这种事,就算没发生在那一晚也会是迟早的事,但如果王治山酒后失去理智成了第二个“李四”呢?

我光是想到这种可能性,都觉得脊背发凉。

所以戎乐平嘴上说不知多后悔,承认自己太轻狂,可我怎么觉得她一点记性都没长呢?!

另外,有人说那一晚的事情,王治山难道当时真的不知道吗?

我个人觉得,作为一个成年男人,他怎么可能一点儿都没有发觉?

否则任他头脑再如何精密,也不至于石杏子一提到“五个月以前”这个时间点,他略一琢磨就能明白那天晚上的人不是戎乐平而是石杏子。

当然,他能反应的那么快,多少也与地点是在石家有关。还有就是,他在清醒状态下和石杏子的初次亲密时,曾经问过石杏子可有经验,而石杏子的答复是“只有你”。

不过我还是觉得,那一晚他并非全然不知,只不过在当时他可能觉得那是他醉酒之后的错觉,不敢相信罢了。

至于石杏子曾经前往医务所手术这件事,我关注的重点并不是王治山的反应,而是曝光这件事情的人——石杏子前男友程志欣的大嫂。

这位大嫂出场的时候,身份还是程志欣大哥的女朋友。虽然书中对她着墨不多,但她却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倒不是因为她“多多少少视杏子为假想敌”,而是因为她问了一个在我看来很奇特的问题:听说令尊早逝

石杏子曾经说过“他娶家母时已经六十,十年后他患病辞世”,也就是说,石父去世的时候是七十岁。

如果一个人七十岁过世还能叫早逝的话……请问这位大嫂,你全家是属乌龟的吗?

PS:关于程家大嫂这个“奇特”的问题,我后来想了一下,应该是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她并不知道石杏子父母的年龄差距很大,只是从程志欣那里知道石杏子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于是她按石杏子的年纪来推断,以为石父是“早逝”;另一种可能是,她根本就知道石杏子父母的年龄差距,却故意用“早逝”这个词来暗讽。

这两种可能无论是哪一种,这个大嫂都够让人生厌的!

再有就是她曝光这件事情的时间,也很有意思。

书中说石杏子第一次去医务所的时候“候诊室有人盯着她看,好像认识她,留意她举止”,而程志欣则说“我大嫂在医务所工作,她告诉我,她亲眼看到你做流产手术……”

也就是说,当初在医务所候诊室里盯着石杏子看,留意她举止的人应该就是这位程家大嫂。

这位大嫂颇有亦舒笔下“大嫂”这一人物留给我的一贯印象:势力、尖酸、刻薄。

所以我可不认为她“盯着、留意”的目的是为了一直隐瞒这件事。但从程志欣的反应来看,他又像是刚刚才知道。

于是我的八卦之心熊熊燃起:程家那边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毕竟不管这位大嫂是不是真的“亲眼看到”石杏子做手术,她都是在五个月以前就知道这件事的。那么,她为什么直到现在才把事情说出来?

可惜,书中对此完全没有迹象可寻

PS:我本来看到程志欣打上门来,还担心他会是第二个王志诚(此人物出自《爱情慢慢杀死你》),结果他打了个酱油就直接领盒饭了,害我白担心了一场~

不过最让我担心的,还是王治山与石杏子之间的感情。

必须得说,这本书真的非常非常打动我,程度甚至已经远远超过了《绝对是个梦》。

一直以来,我在亦舒的书中都很少能感受得到男女主人公之间的感情。不是说她的书里没有感情线,只是那些感情线都不足以打动我,很多时候我觉得我更像是在看两个机器人谈情说爱。(个人感觉,不喜勿喷~)

《绝对是个梦》虽然打动了我,但总觉得还是少了点什么。香艳如《德芬郡奶油》,我也只看到了“欲”,没感受到“情”。

直到看到这本《蜜糖只有你》,人物和感情线都写得非常的丰满,我一边看一边在脑子里浮现四个字:有血有肉。

我喜欢看到王治山与石杏子在一起时的情节。每一个字,都让我心生喜悦。这是之前看亦舒小说时,从未有过的感觉。

然而,我也清楚的知道,过分炽热的情感总是会燃烧殆尽得很快。更何况,不得不承认,王治山与石杏子之间,的确是存在代沟的。

所以分开,只是时间问题。

可是尽管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当两人决裂的那一刻真的来临时,我还是难过得不行。

王治山那句“不要企图再见我”,看得我心碎

但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他竟然会走得那么决绝——

“王警司已于上月请辞,他往澳洲探访家人,他已离开本市警队。”

看到这一句时,我坐在电脑前,呆若木鸡。

他是真的说到做到。他不会再见石杏子。这个认知,让我心里有种钝痛的感觉。

当时我以为王治山去澳洲是打算与前妻复合,但后来我才知道,他并无此意。他住在酒店,要求长子衣恩随他赴美。被衣恩断然拒绝后,他只身赴美,转到联邦调查局工作。

整本书看完后我回想了一下,这并不是王治山第一次去联邦调查局工作。画廊十周年酒会之后(我没理解错的话是在那第二天一早),他也曾出差到美国威斯康辛联邦调查署做一项实习,为期两个月。

于是我不禁猜测,或许是那一次出差时他的出色表现让美方有了延揽之意?所以在他说出“不要企图再见我”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做出了辞职去美国的打算?

和戎乐平分手的时候,王治山虽然伤心难过,但我毫不怀疑,就算没有石杏子,他也还会再有别的女伴。

可是和石杏子分手之后,我觉得他好像再也无法爱上别人了。

衣恩曾向石杏子描述他前年去美国探望王治山时看到的情形:

“……一个人住在公寓,他是壮男,当然有需要,但是出乎意料,并没有同居女伴。深夜,他独坐书房,我看到他把玩一枚小小银章,他把它含在嘴里……”

那枚银章是石杏子设计比赛获得第一名的奖章,她将它送给王治山时,王治山就曾情不自禁地把小小圆章含在嘴角。

从王治山辞职离开之后,我就无时无刻不在期盼着他再一次出现,甚至是和石杏子重归于好。尽管知道希望渺茫,但我从未想过放弃。

所以当衣恩说出上面那段话时,泪流满面的人不仅仅是石杏子,还有我。

我难过的程度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相比之下,衣恩的身份带给我的震惊,在他说的那段话面前,不值一提。

关于衣恩,他出场时,我只是把他当成了石杏子的众多追者求之一。

尽管书中一再暗示,“他像煞了一个人”、“我一半澳洲血统,一半华裔,父母已经离异,有一弟一妹,均在悉尼大学”、“我在雍岛读到高中”、“十五岁那年我赴悉尼读大学,辗转听家母说,他在外头有情人,母亲决定离开他”……

然而当时我全部的心思都放在王治山身上了,所以哪怕我看书之前是先看的书评,哪怕我知道书中会有王治山的长子这号人物出现,可是对于衣恩,对于书中的这些暗示,我却连半点关注的兴致都没有,而这,是前所未有的。毕竟,看过我书评的人都知道,我是多么的喜欢关注旁枝末节

甚至是石杏子接受衣恩的求婚时,我也只是讨厌他——因为这让石杏子和王治山之间的可能性更加渺茫了。

直到衣恩指出被石杏子出售的旧居“和平路28号”曾是他少年时的家,而他本来姓王,父母离婚后才改随母姓时,我才“啊”的一声想起来,书评里有提到过:后来和杏子结婚的老公是王治山的长子。

我……除了想说脏话,还是想说脏话……

这倒不是因为几个人的关系会因此变得更为复杂——

本人三观不正、道德标准不高,“乱*”这个词也还是因为看了书评的原故,才会在脑中以光速闪过那么一下下。

王治山、戎乐平和石杏子这三人之间的关系,的确算得上是“擦边球”了,但绝对算不上是“洛丽塔”。石杏子认识王治山的时候是二十岁,不是十四岁。王治山本身也没有那种情结,只不过他恰好爱上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儿,而这个女孩儿又恰好是他前任情人的女儿。

至于石杏子和衣恩……这两人完全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走到一起的。如果石杏子从一开始就知道衣恩是王治山的儿子,我想她未必会接受他。

只能说,造化弄人。

再说了,既然《长恨歌》都能千古流传,又何必对小说中的人物关系诸多纠结。

所以得知衣恩的身份后我那么懊恼,仅仅是因为这样一来,王治山和石杏子之间可就真的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没指望了。

这让我倍受打击

这本书的书名好甜,甜到让我觉得发腻。可是书里的内容却看得我心里好苦

后来我想,或者,就这样维持一个辽阔的距离,永不相见,各自安好。

然而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更大的打击还在后面——

因为衣恩与王治山的关系十分疏远,已久无联络。所以当王治山以前的下属欧信来找石杏子时,我心里窃喜:或许,她会带来王治山的消息?

虽然欧信对王治山的爱慕之情在书里写得明明白白,但我一点都不讨厌她。

可是看完她说的话之后,我情愿她从未来过。

“王离开本市警队之后应聘往美国联邦调查组工作,他驻守维珍尼亚州领导一个小组,北美时间十一日即昨晨六时,他率领手下到郊区缉捕疑犯,如常,他站在同僚前面——”

“他当时穿着避弹衣,可是那一枪,自他后颈射入,他当场倒地,在送院途中殉职,王享年四十九岁。”

“在救护车里,王清醒过一阵子,他已不能说话,他用纸笔草写下:‘雍岛,警局欧信——物归原主’字样,接着,他自口袋掏出这个,交给救护人员,那是他最后遗言。”

“我知道它属于你,我曾见到他把银章按在脸颊,直至凸纹反印到他脸上,现在,它已物归原主。”

我不知道亦舒为什么要安排这样一个结局。但无论是为什么,这个结局对我来说,都太过残忍。

在我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就这样“永不相见,各自安好”或许就是最好的结局之后,作者却连一个“各自安好”都不肯留给我

我坐在电脑前哭了好久……上次这么难过,还是在电影《霜花店》的大结局,高丽王死的时候。

(真是活见鬼了!我从来都不喜欢悲剧,但是每每能打动我的,最后都没有好结果!

我至今仍然没有想明白,王治山最后为什么要把那枚银章还给石杏子?

不过这个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欧信轻轻把信壳里物件倒出,原来是一枚小小银章,柔软金属已经十分残旧,圆边全是齿痕……”

那些齿痕,是王治山对石杏子深深的思念。

他与她,曾经深爱过。

对我来说,如此,足矣。


[ 此贴被嬿婉在2019-03-21 17:53重新编辑 ]


竹荫遮几琴易韵,茶烟透窗魂生香……
楼主 | 2019-02-01 20:45 顶端
香冷瑶席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21
威望: 22 点
金钱: 909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11-27
最后登录:2019-03-0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写得真好。

我看书当时的感觉,王治山是变相自杀。

他不死,这个故事无法结尾。

女主设定认识他时是20岁,那样年轻,这段恋情用亦舒的话说,像夏日暴雨一下就过去。

王治山那时已40岁,这份感情对他这样的中年男人,遇上是毁余生的。

当然,现实里有许多走到一起的,那是现实,不是亦舒的故事。

这个故事里,到最后,他只有死路一条。

不然,以后怎么面对儿子与儿媳,儿子结婚,怎么也会发张新婚照给老爹吧。

他不止是万念俱灰,更多是无法面对,以死求解脱。

信物还给女主,是告诉她,他用自己的方式方式释放她。

不然,女主也是无法面对前情人是公公的吧,到时就只有离婚了。

他结束自己,给她未来。


开到荼蘼,人淡如菊
1 楼 | 2019-02-02 23:26 顶端
香冷瑶席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21
威望: 22 点
金钱: 909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11-27
最后登录:2019-03-0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他每次缉捕疑犯都冲在最前面,总有一次会遇险。
就感觉,是求死的心态。


开到荼蘼,人淡如菊
2 楼 | 2019-02-02 23:29 顶端
嬿婉


头衔:禅茶人生禅茶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447
威望: 448 点
金钱: 447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6-09-28
最后登录:2019-04-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下面是引用香冷瑶席于2019-02-02 23:26发表的:
写得真好。

我看书当时的感觉,王治山是变相自杀。

他不死,这个故事无法结尾。
.......


其实我觉得。。。。他和女主要是真生活在一起了,早晚还得分。。。。。

可我就是无法接受他那样一个结局。

另外衣恩和女主结婚,是没有通知王治山的。

所以王治山肯定不知道石杏子已经结婚了,还是和自己儿子。

他这一死,衣恩肯定会知道女主和他的事情。。。。。不过我不关心衣恩的反应。。。。

我就是心疼王治山。。。。。

哪怕这辈子不相见了也好啊。。。。都到最后了,作者还给了我一击

这一击又那么沉重


竹荫遮几琴易韵,茶烟透窗魂生香……
3 楼 | 2019-02-03 12:45 顶端
嬿婉


头衔:禅茶人生禅茶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447
威望: 448 点
金钱: 447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6-09-28
最后登录:2019-04-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下面是引用香冷瑶席于2019-02-02 23:29发表的:
他每次缉捕疑犯都冲在最前面,总有一次会遇险。
就感觉,是求死的心态。



之前他一直冲在前面,应该是职责所在。

去美国之后可能真的有求死的心态在里面。

不过有件事情我挺奇怪的。。。。。子弹是从后颈射入。。。。。那就是从他身后打来的。。。。

难道他当时是背对着歹人????


竹荫遮几琴易韵,茶烟透窗魂生香……
4 楼 | 2019-02-03 12:48 顶端
香冷瑶席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21
威望: 22 点
金钱: 909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11-27
最后登录:2019-03-0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觉得是他是知道的,别忘了他和女主有共同的朋友,还信物给女主的人,而且还是警察。

女警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联络到女主,把信物还给了她这个细节。

所以我觉得女主的动向,包括她结婚的消息,伴侣是谁,他会是第一时间知道。

被枪击那个,假设匪徒藏匿在二楼暗处,警察从一楼破门而入,被射杀也正常。

这个只是为他的死给个符合逻辑的合理说法,执行公务都穿防弹衣的,但他是中枪身亡(不中枪的话很难身亡,那就死不了了),那穿防弹衣还中枪身亡,就只能是打到裸露的致命部位了。

这个故事在师太的作品里属于少有的。


开到荼蘼,人淡如菊
5 楼 | 2019-02-03 13:30 顶端
香冷瑶席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21
威望: 22 点
金钱: 909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11-27
最后登录:2019-03-0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反而我不太能够理解的是女主,不知道她是不是恨王治山,恨到嫁给他儿子来折磨他。

小说看过太久,很多情节都淡忘了。

她是真的懵懂到完全不察觉衣恩和王治山的关系,还是察觉了逃避去求证,而且潜意识就想这么做呢?


开到荼蘼,人淡如菊
6 楼 | 2019-02-03 13:40 顶端
香冷瑶席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21
威望: 22 点
金钱: 909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11-27
最后登录:2019-03-0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衣恩不会知道女主的前尘往事的,没人会告诉他,女主不会,女警也不会。

开到荼蘼,人淡如菊
7 楼 | 2019-02-03 13:42 顶端
嬿婉


头衔:禅茶人生禅茶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447
威望: 448 点
金钱: 447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6-09-28
最后登录:2019-04-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下面是引用香冷瑶席于2019-02-03 13:30发表的:
我觉得是他是知道的,别忘了他和女主有共同的朋友,还信物给女主的人,而且还是警察。

女警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联络到女主,把信物还给了她这个细节。

所以我觉得女主的动向,包括她结婚的消息,伴侣是谁,他会是第一时间知道。
.......



你说的有道理。。。。。。女主的动向,王治山八成是知道的。

以他对女主的感情,估计会关注的说。

至于欧信能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联络到女主。。。。。她一个副局长,找人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只要还没出本市,实在太容易。。。。。。


[ 此贴被嬿婉在2019-02-03 15:07重新编辑 ]


竹荫遮几琴易韵,茶烟透窗魂生香……
8 楼 | 2019-02-03 15:01 顶端
嬿婉


头衔:禅茶人生禅茶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447
威望: 448 点
金钱: 447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6-09-28
最后登录:2019-04-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下面是引用香冷瑶席于2019-02-03 13:40发表的:
反而我不太能够理解的是女主,不知道她是不是恨王治山,恨到嫁给他儿子来折磨他。

小说看过太久,很多情节都淡忘了。

她是真的懵懂到完全不察觉衣恩和王治山的关系,还是察觉了逃避去求证,而且潜意识就想这么做呢?



我觉得她是真的不知道。。。。。。

老实说,我当时都没往王治山的身上想过。。。。。更不要说当事人。

香港那地方,混血儿多得是。。。。。


竹荫遮几琴易韵,茶烟透窗魂生香……
9 楼 | 2019-02-03 15:02 顶端
<<   1   2   3  >>  Pages: ( 1/3 total )
BaoBao论坛 -> 关于亦舒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23488(s) query 4, Time is now:04-20 04:22,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