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美丽文字 -> [转帖故事]我爱着的,一直是我自己的爱情
 XML   RSS 2.0   WAP 

   
--> 本页主题: [转帖故事]我爱着的,一直是我自己的爱情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落鸿秋水



级别: 认证会员
精华: 0
发帖: 619
威望: 930 点
金钱: 890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3-10-13
最后登录:2013-07-0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转帖故事]我爱着的,一直是我自己的爱情

那些关于丽江的爱情
芝芝捧着一杯绿茶,坐在我对面。
  她薄薄的嘴唇噙住玻璃杯口的模样,会令男人浮想联翩。
  还好,我苏晓舟只是她的师姐。
  她纤细的十指轻轻裹着茶杯,凝神静气看杯中旗枪交错,上下沉浮。
  30多岁的女人,皮肤还是那么白皙,与杯中碧清的茶汤交相辉映。两弯淡扫的蛾眉,俨然那种叫做秀眉的茶叶。
  芝芝幽幽地说道:师姐,这叫茶舞。
  我笑:我看你快成茶精啦。
  她也无奈地笑,眼角的皱纹显露出来,真是岁月不饶人哪。
  芝芝说:我也不懂茶,喝了十几年的茶,只喝用玻璃杯泡的绿茶,茶舞这个词,是文若非教我的。
  
  她终于还是跟我提起文若愚。
  记得我在以前的故事里跟你们提起过那边著名的《龙雪天茶歌》吗?文若非是其中茶这个部分的作者,我的师弟,中文系的才子。
  十几年前,在江南,芝芝跟他之间似乎有过一段若隐若现的感情。我恍惚记得,那个时候的芝芝娇小玲珑,十分地招人怜爱。
  过几天,芝芝就要飞多伦多,她弟弟是个事业有成的工程师,前两年把父母接到那边,国内就芝芝一个人。芝芝的妈妈,小学教师退休,到那边以后被中文学校请去任教,现在自己开学校,忙不过来,就给芝芝办了移民。芝芝这一走,怕是又得过十几年才能见面了吧。
  芝芝是特地来着我的,她想在离开之前找个人把心里话全部说出来。我不知道为何这个人是我。原来,芝芝的故事,除了跟苏州有关,也跟丽江有关。
  你一定会奇怪,这么多年了,我怎么还会提起文若非。
  可能跟茶有关吧。当年校园里流传那本《龙雪天茶歌》的时候,我一读到文若非写关于茶的文字,心里就说不出地喜欢。
  大三的时候,我常常借故去文若非他们宿舍找我们新疆老乡,其实我就是想接近文若非。那是一个春天的午后,我推开他们宿舍的门,只有文若非一个人在,他穿白色的纯棉衬衣,和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屋子里被他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充满阳光的味道。他拿出一只玻璃杯,倒上刚刚沸腾的滚水,投进刚刚上市的碧螺春,那杯子里的世界一下子就变得生动起来。我坐在他对面,听他跟我讲茶。他是浙江人,从小就生长在茶山上,闻着茶香长大的。说起采茶、炒茶、泡茶、茶具、茶艺来,简直是口若悬河。当他指着杯子里的茶叶告诉我这叫做茶舞时,我的心一下子震颤起来,我想我可能就是在那一刻对他着迷的吧?
  我不知道他是否喜欢我。他从来就没有对我表白过什么。
  但是我真的喜欢他,年轻的时候,分不清爱跟喜欢的界限。那时候,我们还不懂得问: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我是个很自卑的女孩子,既然他不说出来。我想可能是他确实不喜欢我。如果不是因为那次送你们毕业的舞会,我也就不会对这段感情心存幻想。
  那天,所有的女孩子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只有我,穿了一件蓝色的旧连衣裙,傻傻地坐在最里面的座位上。我想不会有男孩子请我跳舞的。
  音乐响起的时候,我记得是《蓝色的多瑙河》,我看见文若非出现在舞场门口,他那时候算得上咱们中文系比较出名的帅哥吧?好多女孩子的目光都被他吸引,我也不例外。他穿过人群,朝着女孩子们这个方向径自走来,这时候,我前面坐着系里面最漂亮的几个师姐,我想他就是冲着她们中的一个而来,我赶紧把头埋得低低的。但是我的心还能感觉到他,他走过来,穿过前面的人群,绕过那些美丽的女孩子,站到我的面前,把手伸向我。
  那是我大学时代最最幸福的一天。那个晚上,他陪我跳完所有的曲子。我在美妙的音乐声中飞舞旋转,象一片快乐的茶叶,漂浮在温暖潮湿的水世界。
  你们走后那一年,我的生活发生了变化,我向他表白我的感情,他拒绝了我。理由很简单,不是因为我不好,也不是因为他不喜欢我,就是因为我毕业以后肯定要被分回新疆。尽管我父母的祖籍都是江苏,但是我是在新疆长大,从新疆考来的,所以我必须回新疆,除非我留校,而学校一般是不会要女生的。
  我爱新疆,那儿是我成长的地方,我爱那些淳朴善良的人,我爱瓜果飘香的季节,我爱牛羊肉的美味,还有我们库尔勒的孔雀河。可是我更喜欢江南,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里经济和文化发达的程度远远超过国内其他的地区,是我认为最适合人类生活的地方。可惜,我的命运,我自己无法主宰。
  毕业了。离别的时候终于到来。我为自己将要结束自卑封闭的日子而感到轻松,更为这即将逝去的青春岁月而感伤。
  我心里还有一个小小的愿望,我希望在我离开苏州的时候,文若非能来送我。但是在毕业前夕实习以后,就很少能够见到他。听说他去杭州那边联系工作了。
  7月,苏州火车站的月台,泪雨滂沱。我拎着硕大的行李箱,穿过抱头痛苦的情侣、大声尖叫的女孩子和众多沉默不语的男孩子,我在他们当中没有发现文若非的影子。我不断地回首张望,直到火车启动之后,他也没有来送我。隔着车窗,我看见木军坐在木箱上弹着吉他,唱着不成曲调的送别歌。他就是这样送走我们那一届的每一个同学。
  
  火车车轮碾碎我青春的记忆,汽笛尖利而忧伤,划破我对人生的美好憧憬。
  3000多个平凡的日子,被时光机器驱赶着,黑白无声电影一般地过去。
  新世纪到来的时候。我已经离开新疆,在深圳一家医药公司做销售。
  你别笑我。我一个学历史的,改行卖药。听起来挺有趣,但我这心里实在不是滋味。
  药价这么高,老百姓都看不起病了,满世界都在骂医药代表。我也是生活所迫啊。刚到深圳那时候,每天吃方便面,租不起房子,隔三差五拎着行李到处找招待所住,看见查暂住证就提心吊胆,奇怪了,自己国家的土地,偏要弄一个特区,来折磨我们这些奉公守纪的老百姓。谁让我不安贫乐道呢?活该。
  很多女孩子混不下去了,就去卖身,当二奶。媒体就给他们曝光,让全中国的卫道士和无知百姓都来唾弃她们。
  我同情她们。我从来不认为我比她们高贵多少。
  知道我的业务为什么做得那么好吗?说出来也不光彩。我认识了一个医院院长,请他出去喝茶,没想到他特别喜欢茶,说是很少能见到象我这么懂茶的女孩子。就让我的产品进了他们医院。后来,我跟他上过几次床。他介绍了很多医院给我。
  这个人也不是坏人。他帮我,我没有什么可以谢他的。
  第一次跟他,是因为得到文若非的消息。他在杭州工作两年之后,去了新加坡,跟他高中时候的女同学结婚了。婚礼前,他打过一个电话给我,没有说别的,只说想听我的声音。
  我一句话也没有说,只听见电话那边他沉重的呼吸。
  那天,那个医院院长陪我,我没有喝茶,而是喝了很多酒,后来他送我回家,是我主动投怀送抱。
  我就是太孤单了。
  从那以后,我不再喝茶。
三年前,应北京一个什么医药协会的邀请,我去了一趟云南。说是开研讨会,其实就是公款旅游,顺带认识几个领导、客户什么的。
  上学的时候,看木军的文字,心里早就对丽江充满向往。这次总算了却自己多年的愿望。
  在从昆明到大理的火车卧铺车厢里,我竟然看见那个医院院长和他的老婆。我假装不认识,找到自己的铺位睡下。
  不一会儿,我的手机响了。院长在电话里压低声音求我千万不要让他老婆觉察我们的特殊关系。联想到他躲在厕所里那副贼头贼脑的模样,一阵说不出的恶心。冷冷跟他说声:我不认识你,你打错电话了。
  这个会议团居然有100多人,用了四辆旅行车。洱海游船、蝴蝶泉、三塔寺、大理古城,我一路上躲瘟神一样地躲那对夫妻。
  这天晚上,我们住在一家三星级酒店里面,会议主办方还特别包下酒店的歌舞厅,以便医药行业同行加深友谊。我本来想躲到房间里面睡觉,可是看见那个男人在他老婆面前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我气不打一处来,凭什么我要躲起来呢?我也去唱歌。
  就快要到木军的家乡,我突然想起当年他在苏州站的月台上反复弹唱的那首《跟往事干杯》,就点了这首歌。轮到我唱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根本不会唱,我只好拿着话筒跟在座的同行朋友求助,希望有人能够帮忙唱完这首歌。
  一个年轻的男人迈着大步走到我旁边,拿起另外一只麦克风,冲我礼貌地笑。我和着他的歌声,连唱带哼完成了表演。全场居然掌声雷动。
  后来,那个陪我唱歌的男人给了我一张名片,他是哈尔滨一家药厂市场部的,名字我根本没记住。
第二天正午时分,我们到达丽江。
  五月的云南,已经进入雨季。导游说,我们运气特别好,能够看见玉龙雪山。果然,刚进入丽江的收费站,就看见朗朗晴空下的雪山,宛如一群俊朗的天马,以神的姿态飞驰。
  
  吃过午饭,我们上车,去云杉坪。
  我回到我原来的座位,发现邻座换了一个人,很面熟,原来是昨天晚上陪我唱歌的那个男孩。白天的他,比夜晚要显得年轻很多。
  看我对他并不热情,他又递过来一张名片。这次我看清楚了:林然。
  这个男人至少比我小5岁以上。我很明白他换座位到我旁边的原因。如今的我,已经不是当年苏州郊外那个自卑的小女孩子。已经有数不清的男人说我有魅力,我在他们的赞扬声中,以一种骄傲的姿态不断成长,跟那个医院院长的关系,是我的耻辱,也是我为生存付出的代价,之后,我从来因为男人的花言巧语就忘乎所以。
  不过,这个时候的我,也非常需要身边这个年轻帅气的北方男人来满足我的虚荣心。我要让另一辆车上的那个医院院长知道,我对他无所谓。
  一路上,林然总是伴我左右。用他那张东北男孩抹了蜜的嘴,说甜言蜜语给我听。我做出一副心花怒放的模样鼓励他。
  上云杉坪之前,我们需要等索道,有人跑到我们团队前面去插队,导游去跟他们理论,引起一阵激烈的争吵,那边的人威胁着要动武。林然拨开人群,挡在导游前面,冲着那帮人大大咧咧地说:想干哈呢?插队还有理咋的?别光说,动手啊,看谁先趴下。
  那边的好象是贵阳人,个子都小,就嘴厉害。一看上来一个不要命的东北人,全退回去了。
  林然回到我身边,知道我笑话他,自嘲道:笑我们东北人一开口就苞米茬子味呢吧?
  这个一直跟我油腔滑调的男孩,突然露出羞涩的笑,让我看着新鲜,突然心里一动,一缕阔别已久的阳光,照亮我的心田。一瞬间,我想起文若非,我发现,林然的笑容竟然跟他有几分相似。
  云杉坪,是雪山下海拔最高处的一块平地,这里有高大的云杉林,树枝上挂满飘逸的树萝,林中间杂有大树杜鹃,正是花朵怒放的时候。
  在木军的文章中,曾经提到过他中学时代的云杉坪,树林里回荡马队的铃声,草甸子上绿草如茵,开满各色美丽的鲜花。
  纳西族青年男女,为了追求婚姻自由,相约殉情的时候,就会来到云杉坪,这片草地,是通往理想世界“玉龙第三国”的秘道,属于那些真心相爱的勇敢男女。
  可惜我们来的时候已经看不到草地。旅游给丽江带来好名声和丰厚的收入,却是以破坏自然环境作为代价。
这天的晚宴,主办方安排得十分丰盛,据说是云南当地一家药品企业提供的赞助。
  既然是人家出钱,当然就要听人家发言。吃饭喝酒的过程中,不断地有各色人等站到麦克风前面去说一些感谢之类不关痛痒的话。
  深圳那个医院院长居然也站上去了。
  我对旁边的林然说:咱俩要不要先去古城转转,这顿饭不知要吃到什么时候去了。
  他一脸坏笑看着我:你要是敢当着所有人拉着我出去,我就跟你走。
  我那天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站起身来,拉起林然就走,留下那十几桌人满脸愕然。
  跑出宾馆的大门,我就甩开林然,自顾自往前走。林然赶上来,先是跟我并肩走,然后,他牵住了我的手。
沿着玉龙河,我们来到大石桥边,找了个地方坐下喝酥油茶。
  古城已经不再如木军所描述的那般宁静,难怪他这么多年来一直躲在成都写他记忆中的丽江。
  游人如织,五花石板的地面被不断地践踏,正在失去它天然的色彩和光泽。沿街的门楼都改成商铺,再也见不到腰门后面那些长辫子女孩子的背影和她们雪白的脚踝。所有的店铺都挂起红灯笼,一派红灯区的喧嚣,连那静静流动的河水,都闪动着浮躁的光波。
  我和林然躲在一棵水曲柳下面,这是一棵很奇怪的柳树,心甘情愿被另外一棵月季缠绕,用它本来并不坚实的脊梁,撑起一从硕大的月季花树。那些月季开在丽江的小河边石桥旁,仿佛开在上帝的花园里,她们散发浓郁的芳香,让你联想起夜莺的歌唱。
  我沉醉在自己的想象当中。
  
  林然伸出胳膊,搂住我的肩膀,我没有拒绝。
  然后,他靠近我,吻我。
  他的嘴唇柔软而甜蜜。带着丝丝青苹果凉凉的酸涩。那是年轻男人的味道。
  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我们旁若无人。
  一种我从未有过的激情,正在被点燃。
  之后,我们紧紧相依,象一对生死与共的恋人。在丽江古城里寻找客栈。
  我知道龙雪天茶,然后,我们去了那里。木军的朋友李阿鹏不在,管事儿的是一个叫做小芳的纳西女孩子,一张扎染的小方巾裹住她乌云似的头发。
  听我提起木军,她很客气,什么都没有问,就给我们开了二楼的一件客房。
  那个夜晚。林然给我的快乐。是我这一生中从未有过的。
  他年轻的身体,充满热力,几乎要把我融化。
  我闻他身上那股健康男人的味道,抚摸他富有弹性的肌肤。
  我抛开我这三十年来被强迫或自愿捆绑在身上的绳索,回复到一个原本的女人,一个纯粹的女人,尽情享受着性爱的神奇和美妙。
  
  第二天,我们没有跟团队活动。而是手牵手在古城里漫步。时光一下子被拉长,日子变得漫长。高原的阳光照耀着我们,我的心情就是那蓝天上漂浮的云彩。
  这是我一生当中第一次跟一个年轻的男人,光明正大地手牵手走在阳光下,走在人群中。
  飞回昆明之后,我马上就要乘火车去贵阳办事。
  林然送我进火车站,我们在站台上告别。
  我把手指放在我的唇边,然后又放在林然的唇边。仔细地看他,我要记住这个给我快乐的男人。
  还有五分钟就要开车,我必须上车。我转身的刹那间,林然突然搂住我,吻住了我。
  这一吻,仿佛时光停滞,我感到天旋地转。
  
  火车开动,我站在车门边,看着车下的林然,他一直跟着火车往前跑,直到再也赶不上。
  远远地,当昆明火车站消失的时候,我突然看见了十几年前的苏州火车站。我看见一个男孩子远远地向我挥手,我想那可能就是文若非。
  我突然明白,我那时候对文若非的渴望,不是对他这个人,而是渴望一个吻。一个完美的吻,才是我少女时代的梦想。
回到深圳以后,那个医院院长打电话找我,我都不再接听。后来,他们医院停止进我们公司的药。
  我做这一行也厌烦了。就辞了职学英语。准备出国。
  我又开始喝绿茶了。用玻璃杯冲泡。
  我看茶舞,闻茶香,品茶汤,在这个过程中,我对林然的思念也越来越浓。
  
  我们昆明分手以后,一直保持着联络。刚开始,他天天给我发短信打电话,慢慢地,就变成了我天天给他发短信打电话。
  男女之间的感情温度差,跟性高潮的快慢成正比。男人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迅速由热变冷,女人却是慢慢升温,男人到零点的时候,她才刚刚沸腾。
 我明明知道,林然跟我之间就是一场游戏。但我还是当真了。
  我决定去哈尔滨看他。
  
  我如果是个聪明的女人,就不会做这种画蛇添足的事儿。
  我到哈尔滨机场,林然没有来接我。
  我自己打车去的宾馆。在房间给他打电话,他说要赶去牡丹江他们的分厂办事。明天回来,我说,明天我坐火车去北京。他说,那我明天回来送你。
  第一次来哈尔滨,我去了我最向往的索非亚大教堂。
  正好碰上一对新人在那儿拍照,教堂的钟声响起,洁白的鸽子飞翔。
  真羡慕哈尔滨的年轻人。
  林然还没有结婚,总会有那么一天,他会带着他的新娘,来这个地方。
  他会想起我吗?他知不知道,过去的我就站在这里看着他?今天,我把祝福的信息留在了这里。
第二天中午,林然来我的房间找我。说是要请我吃饭。
  
  我懒洋洋地赖在床上,仔细地端详他。
  终于,他在我的目光中变得柔情起来,他坐在床边,抚摸我的头发。
  我翻身背对着他,他上床躺在我身边,轻轻抱着我。
  我们两个就这样和衣躺着,一句话也不说。
  以前我从未意识到,这种姿势是我最喜欢的,身体很舒适,感觉很安全。
  过了很久,我们准备去吃饭。我笑着对他说:躺在你怀里,比穿我那件贴身的纯棉睡衣舒服多了。
  
  那天晚餐,我喝了很多酒,哈尔滨的小烧,真是特别的美味。
  这次的告别,是在哈尔滨火车站的站台。
  林然非要送我上车,我不干,让他先走,他转身要走,我拉住他,他抱住我,他吻我的额头。
  林然,跟我说你喜欢我。我醉眼朦胧地看着他。
  他一言不发。
  你走吧。我推他。
  他走了。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开始流泪。
  就在他快要消失在地下道口的那一刻,我喊他的名字:林然。
  车站的汽笛声都被我的声音压下去。他站住了。但是没有转身。
  林然,说你爱我!我歇斯底里地喊。
  林然终于没有回头,他消失在我的视线里,然后,我泪流满面。
  
  芝芝的故事就讲到这里。
  两天前,她飞走了。去了一个遥远的国度。
  今天下午,我接到她的电话。
  她告诉我,她去机场那天,走错通道,在首层的国际出口处碰到了一个她根本想不到的人:文若非。
  他离婚了。准备回国发展。
  哈哈。我笑。
  哈哈。芝芝也笑。
  芝芝说,你知道吗?他变了很多,肚子很大,而且,秃顶了。
  
  你还爱他吗?我问。
  芝芝说,师姐,我现在才知道,我爱着的,一直是我自己的爱情。
  







 
  



[此帖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4-5 19:49:51编辑过]


坚持等待一片不肯掉落的叶子坠下,
想起整树翠绿的青春。



楼主 | 2005-04-05 11:48 顶端
fanjin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1
发帖: 1688
威望: 1847 点
金钱: 25085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06-23
最后登录:2018-09-2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也跟自己说,我爱着的,其实是我自己的爱情

春有百花夏有月,秋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在心头,便是人生好时节。
1 楼 | 2005-04-13 07:56 顶端
julyhappy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1441
威望: 1589 点
金钱: 24749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3-24
最后登录:2018-10-1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很多女子会犯这样的错。

抱抱
2 楼 | 2005-05-18 08:27 顶端
沐雪芙蓉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44
威望: 48 点
金钱: 2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07-13
最后登录:2018-08-2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爱着的,其实是我自己的爱情
真悲哀


我的爱 我在等你
3 楼 | 2008-03-16 19:06 顶端
微笑的南瓜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7
威望: 8 点
金钱: 895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8-04-13
最后登录:2008-04-2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爱上爱情

只有拥有才是最真实的。
4 楼 | 2008-04-13 21:55 顶端
雏花开满山岗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9
威望: 10 点
金钱: 9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0-03-19
最后登录:2018-11-0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碧螺春 怎么可能用沸水泡 真是不懂装懂

我是一个贪图享受的中年少女
5 楼 | 2012-10-25 19:29 顶端
胡琴素衣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5
威望: 5 点
金钱: 5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3-11-26
最后登录:2014-03-1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就是这种不温不火的讲述,不经意间就触动了人心底的一些事,想起了一些人

时光 浓淡相宜 人心 远近相安
6 楼 | 2014-03-13 17:16 顶端
BaoBao论坛 -> 美丽文字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25250(s) query 4, Time is now:01-22 07:48,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