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 原创~~§※※芥 末 男 女※※§~~
 XML   RSS 2.0   WAP 

<<  1   2   3   4   5   6  >>  Pages: ( 2/50 total )    
--> 本页主题: 原创~~§※※芥 末 男 女※※§~~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为什么每次遇到他,他都一个人?

而为什么每次遇到他,我也一个人?

呵呵,一个人!

孤孤单单,又欠缺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豪气。

只得挤进喧闹的酒吧,企图用别人的热闹来伪装自己。

一个人!

如果,以后还能在酒吧里遇见他,我决定在心里叫他“一个人!”




我胡乱猜测,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窘迫万分,一定不自然到极点。

我闷闷的喝酒。

玺彤要是知道,我喝一个陌生男人的酒,而且与他眉来眼去,一定会晕死过去的。

想到这里我又有些想笑,忍不住牵牵嘴角。

奇怪,刚才还为志谦与我吵架伤心欲绝,此刻又觉得不是什么大事了。甚至,可以坐下来接受一个陌生男人的馈赠。




酒吧里放梁朝伟的“为情所困”,歌声如泣如诉,缠绵哀怨,一时间,整个空间都凝固,我在这歌声里沉醉,有刹那失神。



“这一生为情所困,只为当初你的心太真,这一生痴痴恋恋,只为一个无法实现的诺言……”

我想起了,初初遇见志谦的事情。



那一年,我刚刚大学毕业,皮肤晶莹得发亮,头发柔顺乌黑,身体刚发育停当,簇新,发出芬芳的气息,没有一丝多余脂肪……穿雪白医生服,满口医学术语,却只是秩嫩的实习生,跟在带我的医师身后唯唯诺诺。



那是个炎热的夏日,蔷薇爬满墙,粉红菲菲,象最丰盈的青春。



那一天,我如常工作,因为马虎,填错了给病人开的药品名,只一字之差,被带我的医师当着一屋子病人的面责备。



心里又恼又羞,终于脸上挂不住,泪盈于睫。



正好,志谦陪同事来看病,目睹整个过程。



我强忍眼泪,逃出病房。



没想到,志谦跟出来,一言不发,递我一方手帕揩眼泪。



我至今记得那方手帕被叠得方方正正,洗得干干净净,甚至有淡淡太阳晒过的香味。



那一刻,我的心顿时平静下来。



也从那一刻,我对志谦有了莫名的好感和依赖。



后来,志谦带我到医院外边的一家小咖啡屋,请我吃了一客冰淇淋。



我们就开始了五年的恋情……









志谦是个不擅表达的人,可是每每回忆起相识这一天,他的眼波会分外温柔:“哪天阳光很好,照进病房里,整间屋子都镀了一层金粉。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细致玲珑的一张面孔,白皙如水晶一般,因着尴尬委屈,涨得通红,尖尖下颌,大眼睛里蓄满泪水,看了让人心生怜意。我屏住呼吸,原来医生也可以这样美丽。当你奔出房间,我如同被魔附身,身不由己,也跟着你走出房间。你躲在角落里,单薄肩膀轻轻抽动,我的心也跟着被抽动,不由自主,想安慰你,想抹去这张脸上的泪水……”



我极喜欢听志谦描述这一刻的情节,觉得他形容得十分传神动人。故此,我常常要求志谦描述,刚开始,他总是不厌其烦,后来,心情好的时候也偶尔会答应我。现在,如果我再提这要求,他会不屑一故,装作没听见。






我叹口气,抬起头,“一个人”也呆呆握着酒杯,似乎也在回忆什么。



因为他唇边也挂着一个似有还无的笑容,可能他和我一样,也在这歌声里寻找失去的回忆吧。



“这一生为情所困,只为当初你的心太真,这一生痴痴恋恋,只为一个无法实现的诺言……”



突然,我的气消了。



我站起身,想和“一个人”说声再见。



但见他一直陷在他自己的思绪里,也不便打断。



我悄悄离开。



街上风很大,我的身体瞬间冻僵。



我僵着身子,努力回忆哪个芬芳的夏日来取暖。



刚走到楼下,突然一个黑影从花丛边蹿出来,我骇一大跳,失声尖叫。



那人似也被我骇住,往后退了一步。



我定睛一看。



是志谦,他手中还握着我的大衣。






他看我一眼,也不说话。只把大衣披在我身上,用力握住我的手,轻轻搓了搓。他的手干燥、温暖——



但我的手已经僵住,根本无法动弹,甚至合不拢。



他有些急了,又似乎有点心疼,责备地瞪我一眼,撩起衣服下摆,将我的手贴在他温暖细致的皮肤上,用力环住我,似乎想将自己所有的热量都传给我。



我一靠近他,闻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手心处他的体温,迅速传到我的全身。



我的眼泪忍不住又滑落。



终于,志谦还是来找我了。



可是,我们也有了如此深的裂痕……



我伤心的想。






我们都没有说话。



我抹干眼泪,去洗澡。



滚烫的水,从身上淋下来,包裹住我,如同志谦细腻平滑的皮肤,我的心平静下来。



走进卧室,志谦正躺在床的左边,那是我睡的位置,我上床,他立刻回到他自己的那一半床。



我躺上床,这一半的被子、床单已经被他温好,一点也不冰凉了。



志谦就是这样,每个冬天,他都会比我先洗澡,然后帮我把被子暖好,让给我睡。就连半夜里,我起夜,他也会朦胧地主动睡到我的地盘来为我暖被子,我上床,他再让给我。



平日,我很为他这个小动作,感动。



然而今天,我忍不住想:只为我暖暖被子,付出一点体温,就妄想不买房子和我结婚。一个小动作,可以省几十万呢!

想完,我又为自己的这种想法汗颜。

也许志谦也在想:我为你付出这么多,夜夜不厌其烦为你温暖被窝,事无巨细为你想到,你却为了一套房子,身外物,与我翻脸。




我们还是没有说话。

志谦想来抱我,我僵直身体,不肯理他。

他悻悻地转过身,背对着我。

我胡乱想着,朦胧起来,思维逐渐散乱,睡意终于征服了我。

半夜醒来,发觉我在志谦的怀里,志谦的手握着我的手,十指相扣,是我们每夜睡惯了的姿势。

多么可怕,吵架了,翻脸了,赌气了,决裂了,无论多么坚定,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也会得让你为它妥协。

可是,这个姿势让我睡得那么安心,那么舒服,为什么不继续呢?

什么东西,都是习惯了的好!

我还来不及细想,又睡了过去。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0 楼 | 2005-04-19 15:47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以下是引用Jessica在2005-4-19 10:55:19的发言:
“开心的时候要SHOPPING庆祝,不开心的时候,亦要SHOPPING发泄,心情平和的时候,SHOPPING更是工作的动力。”

严重同意啊。

加油,楼主,等待下文。

谢谢……还真以为没人愿意看这么长的帖子了呢……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1 楼 | 2005-04-19 15:49 顶端
Jessica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4
发帖: 1227
威望: 1716 点
金钱: 16454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3-10-13
最后登录:2010-09-2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然而今天,我忍不住想:只为我暖暖被子,付出一点体温,就妄想不买房子和我结婚。一个小动作,可以省几十万呢!
想完,我又为自己的这种想法汗颜。
也许志谦也在想:我为你付出这么多,夜夜不厌其烦为你温暖被窝,事无巨细为你想到,你却为了一套房子,身外物,与我翻脸。”

精彩。渐渐就会失衡,双方计较得失,一旦失算,投资回报率降低,为了爱自己要紧,结局就在意料之中。
描写在妈妈家吃饭并与妈妈吵架回来接妈妈电话那段,很真实,就如同在说我的事情。天下父母心都是一样的。婚姻跟爱情到底是不同的,婚姻不简单,是一种家庭关系、也是社会关系。现实中确实要考虑到方方面面,父母的感受同样重要,爱情跟婚姻能够两全其美的话,那真是极之完美和幸运的事情。

一个男人连娶自己老婆的能力也没有,是没用,但如果能够用精神和爱补偿,也不是真的一文不值,尚有得救。可是,大把男人物质、精神两方面都严重空缺,还自以为是,傲然自居,这种男人要来作什么?当初是好的,一见钟情,两情相愿,但是生活就是生活,别说谈了5年恋爱,就是10年、20年的婚姻,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不结束就是对不起自己,对不起父母,追求幸福的权利永远都有效,不会过期。


有空来坐坐,http://blog.sina.com.cn/xiaorongshu
12 楼 | 2005-04-20 05:46 顶端
Jessica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4
发帖: 1227
威望: 1716 点
金钱: 16454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3-10-13
最后登录:2010-09-2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也曾经有这样一个男人,只要晚上躺一张床上,必是与我十指相扣,3年3个月,没变过,但有什么用呢,这点温存简直就是杯水车薪,他永远无法给我我所想要的,无论是物质,精神,还是希望,未来,嘴上说的爱是没有用的,还不是离开了,还不是为了自己的自由和所谓的事业全然不顾地走了?我用一年多的时间去努力了解自己,终于明白,两个人不适合,就同楼主描写的锦诗那样,那种委屈,难以言表,经常莫名流泪,又不能同对方说,也不舍得放弃3年多的感情,日日失眠,心中一年多压着一块重石,轻微忧郁症,连同自己的母亲一起难过失眠。最后最后,我还是救了自己,跟这个曾经自己放弃很多其他机会义无返顾要选择的男人提出分手。当然心痛难过,不为这段感情,为的是自己的不值以及母亲的眼泪。

有空来坐坐,http://blog.sina.com.cn/xiaorongshu
13 楼 | 2005-04-20 06:05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Jessica,希望你喜欢我的文字和故事……我会继续写的……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4 楼 | 2005-04-20 07:23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Jessica
觉得你是知己,这段文字是我非常喜欢的,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5 楼 | 2005-04-20 07:24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在爱情的道路上,也许每个男人都愿意拥有一份优渥的正职外,还兼职数份,顺便有广泛业余爱好。

呸!美死他们!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6 楼 | 2005-04-20 09:06 顶端
Jessica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4
发帖: 1227
威望: 1716 点
金钱: 16454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3-10-13
最后登录:2010-09-2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男人有时候就跟孩子一般,看见自己想要的,就伸手去拿,不理会其他,糖果和女人一样。

有空来坐坐,http://blog.sina.com.cn/xiaorongshu
17 楼 | 2005-04-21 02:07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日子还是一天天过,开心的也好,不开心的也好。

平淡的也好,溢满激情的也好。

时间是世界上唯一最公正、公平的,它不会为任何人停留,也不会介意任何人的心情,更不会看任何人的脸色。

只匆匆一瞬,红颜已经足够衰败成白发。

柔软鲜活的身躯,也将灰飞烟灭。




这周,我仍旧上白班,我很开心——因为不用上夜班。

我憎恶夜班,冬天的夜,辗转在一个个心跳极端不规律的病人中间,非常寂寞凄清。

我怕冷,一早将空调打开,坐在沙发上翻杂志,志谦则在看一个央视的深度新闻节目。

我们同坐在沙发上,沙发很大,很软,一坐上去,整个人都陷下去。

我觉得很温馨,可志谦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捧着杂志翻啊翻,间或抬头看志谦两眼。

呵,他够酷。从头到尾,眼睛只盯着屏幕。

已经很久了,我们已经很久如此,相对无言,各做各的事情。

其实,我和志谦的性格爱好非常非常的不相同。




虽然我是医生,在别人眼中,这是一份很优渥,很高尚的职业,其实我也不过是个很平凡的都市女子,兴趣爱好和一般女人没有两样。虽然志谦只是广告公司的平面设计师,但是却异常有才华,在我眼中,志谦是有品味的男人。

我喜欢听流行歌曲,志谦爱纯音乐,甚至歌剧。

我爱热闹,总想到人多的地方去,志谦爱静,觉得一个人呆着是至大享受。

我看通俗小说,志谦看得书杂而艰深,我不太能领悟。

连看电影,我们都各有喜好。

看,我们是这样的不同。

但是,我爱他,愿意迎合他的生活。

两个人要过下去,总得有一个迁就另一个,他不肯,只得我低头。

但人们总说,先低头的那一个,爱得要深一些,付出要多一点。

每次我把这句话说给志谦听,他总是嗤之以鼻。




我胡乱翻到某一页,志谦突然说话:“这条裙子很好看!”

我如梦初醒,赶紧打起十二分精神。

啊,这是条春天的裙子。直身的,粉红色,淡淡的,轻飘飘的,裙子上有碎花,碎花集中在裙摆,而长度刚好在膝盖上。一走动,必定如落英缤纷。

哗!果然好眼光。

连看电视,顺便一瞥杂志,都能揪出最精华的这一件衫。

“你真的觉得好看?”我问他。

他已经太久没有注意过我的衣着,明知道我很在乎他的意见,但他也不肯为我指点一二。

“对!这是一条每个女人都该拥有的裙子。而且,气质特别配你,很温柔,有一点俏皮。”志谦笑着看了看我。

然后,视线又转回荧光屏。

我立即兴奋起来,也许,我穿了这条裙,志谦会得对我另眼相看。

我决定改善我们之间的关系。

我差点为了这条裙子失眠。




第二天,一下班,我就到太平洋百货,找到这个专柜,对着杂志买下了这条粉红色的落英缤纷裙。

果然,试穿上身,每走一步,那上面娇嫩的花朵,就仿佛要从膝头坠落一般。

虽然,这还只是冬天,要到春天,还漫长得很。

但我希望,这条春天的裙子能够再度吸引志谦的眼光。




我买了裙,急赶家。

喘着气,将裙子穿上,薄薄的裙,贴在身上,根本挡不住寒气。

我又披了米色羊毛披肩,还是很冷。

我笑想:冻人美丽!

终于志谦回来,他头也不抬,就钻进书房。

我赶紧跟了上去。

努力在他面前晃啊晃。

但是志谦还是不肯把视线投放在我身上,似乎压根没见我穿了这条为他而买的不合季节的裙子。

志谦已经对我视而不见!

多么悲哀!

我努力提高自己的兴致,看了这条裙,志谦就会再把目光停留在我身上。

我咳嗽两声,提醒他。

终于,听见我咳嗽,志谦抬起头——

“锦诗,你是不是感冒了?”话还没说完,志谦盯着我,眼睛都要瞪出来。

“锦诗?你脑袋有毛病啊?”他看着我:“这么冷的天,你穿这么菲薄的一条裙?疯了?”

“好看吗?”我问他。

“好看?你不想活了,快把裤子穿上!”

“你说这条裙很好看的!”我也盯着他,努力让自己笑靥如花。

“我说的?我什么时候说的?我根本没见你穿过!”志谦象看怪物一样看着我。

“昨天晚上,你看了杂志后说的!”我强颜欢笑,看着他,希望他能想起来。

“我说过吗?”志谦皱起眉,一点也想不起来的样子。

我的心一下从空中摔下来,重重跌在地上,跌进冬天的泥泞中。

原来志谦只是敷衍我,只是随口说说,也许,他根本没有看一眼我的杂志。

“陈志谦——”我红了眼睛。

原来,他已经这么地忽视我,连带对我说话,也口不对心。

不!根本,是没有用心!

我穿再漂亮的衣服、化再明丽的妆,他也不会再用那种炙热的眼光看我。

我觉得委屈极了,我才27岁,我还没有结婚,为什么我要被我爱的男人忽视。

我渴望异性的眼光在我身上留恋,我渴望被这目光将脸颊烧烫……

我看着志谦,心里失望到极点。

转身,奔出去。




“锦诗——你到那里去……”志谦的声音追出来,但人没有!

“别管我,让我静一静!”我用力关上门。




我又离家出走了。

我忍不住笑。

到那里去呢?

这么冷!

我总是将自己放在如此被动的位置。

在寒冷的冬夜里,上一次没穿外套,这一次穿着春装。

我在心里嘲笑自己沉不住气。

不过,总算吃一堑长一智,我带了钱包出门。




到那里去了?

夜里,温暖的地方不外是酒吧。

上次那里还不错。

我只得又进去。

天,竟然没有位子了。我仔细四处打量——到处是双双对对,或者三五成群的男女,把这冰凉的冬夜也渲染地温暖起来。

只是这温暖不属于我。

今天是周五,难怪生意如此好。

好不容易找到吧台旁边的位子。

刚坐下,突然觉得旁边有人在看牢我笑。

我仰起脸——“一个人”!

竟然是他!

我又遇见了他,难道他天天都泡在酒吧?

不,也许,他也认为我天天泡酒吧。

“一个人?”他的声音里有掩藏不住的惊喜。

我点点头问他:“你也一个人?”

他的笑容在唇边扩大,非常迷人,有种慵懒的散漫的味道。

这个笑容,一定让很多女人动心,也一定让更多女人伤心!

我偷偷想,禁不住将笑容摆上了脸。

“喝蓝宝石?”他摇摇手中的杯子。

“好啊!”我不客气地点头。

总是遇见他,虽然不曾交谈,但在这全是陌生人的酒吧里,我们两已经是老熟人了。




碰碰杯子,很清脆的响,象水晶落在地上,裂成碎片,有种放纵的快乐。

“你的裙子很漂亮,很衬你!非常女性、非常温柔!”他的目光落在我的裙角,目光温柔如水,裙角上的花朵,也在这水中一朵朵盛开……

我笑笑,沉默不语。

“你不怕冷?”他看着我。

“冷?怎么不怕?”我反问他。

“每次看见你,你都穿得特别单薄,似乎从另一个季节而来。我这里是冬季,而你,是从春天走来!”他的手把玩着透明的酒杯,手指修长、指甲干净整齐。

“看过《开往春天的地铁》没有?我刚从那列地铁中下来!”我仰起头。

“哈哈,难怪。看见你,觉得异常温暖。”他的笑容澄明。

“为什么每次都一个人?”我忍不住问。

“你为什么也一个人?不寂寞吗?”他也反问我。

“相伴寂寞,不如独自寂寞!”我睨他一眼。

“相伴寂寞,不如独自寂寞!”他重复这句话,仔细回味,竟有点怅然起来。

然后,他轻轻碰我的杯子:“为独自寂寞干杯!”说完,一仰头,饮尽杯中酒。

我也抿了一口。




我们聊起来,话题很多,他是个健谈的人,知识非常丰富。

但不涉及双方的私人问题。

然后,我们喝了很多酒,我觉得有点飘飘然。

和他说话很愉快,他始终看着我的眼睛,专注而认真,却又有点漫不经心。

矛盾的眼神,矛盾的男人。

我笑……

有个胖子,从我身边挤过,不小心,我被他凸出的肚子撞下凳子。

他及时伸出手挽住我:“小心!”

他温暖的气息呵在我颈后,他半揽着我,贴我很近,那暖作一团的空气,依附在我的颈部,然后扩散到耳根、发梢、唇边、肩膀。

我呼了口气,反映竟是酥软。

我想我是醉了——我抬眼偷偷看他,他正望着我,那眼睛里,有浓得化不开的笑容。

浓黑的眼眸里面光彩不停的变换,深绿, 深蓝,深紫,深灰——不是我眼花,我真的看出这么多颜色。

我竟呆住了,随即发现自己还赖在他臂腕中。

一张脸迅急涨得通红,直烧到耳根。

我赶紧站直身体,坐到凳子上,喝了两口酒,慌乱地掩饰自己:“刚才哪个男人身材可真好!”

“什么?”他睁圆了眼睛,比了比肚子:“身材好?”

我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不能让他看破我这一刻的软弱和窘困,我只得故作镇定:“是啊!球型也是身材啊!”

“球型也是身材?”他反应过来,忍不住哈哈笑起来,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

“你真逗!”

“怎么,你不知道吗?这句话是著名的加菲猫说的。”我笑着看向他,这才镇定下来。

“是吗?你看动画片?你是幼儿园老师吗?”这一刻他笑得象个孩子,似乎故意为了陪衬我这个“幼儿园老师”。

我也笑:“你是幼儿园小朋友吗?那么开心?”

“真的,这么久以来,今天晚上我最开心,最放松!告诉我,加菲猫还说了什么?”他眨着眼睛看我。

我叹口气,既然他觉得我是幼稚园老师,我不如就当到底:“它还说,爱情来的快,去的也快,只有猪肉卷是永恒的!”

“哈哈哈……很经典……”

“……”

整个晚上,我们都在笑……

奇怪,这一刻,志谦到那里去了……

我觉得,我的心里又重新恢复了信心,又寻到了生活的乐趣。

原来,我不是那么乏味得让男人不肯正眼看一看的女人。




午夜十二点,酒吧最热闹的时候,我们决定离开。

出了酒吧门,我们一个向左走,一个向右走。

挥手道别的那一刻,竟都有些依依不舍,但是我们还是没有互留姓名或者联系方式,甚至没有约好下一次再见。

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呢?

看着他高大颀长的身影,一点点溶入夜色,我竟略微有一点怅然……。




回到家,我的心里盈满欢愉。

我以为志谦又会象上次那样,偷偷带了衣服在楼下等我。

但是没有,回到家,志谦仍然在埋头赶他的设计图。

他的表情淡定,原来他根本不知道我是负气离去。

当然,我的委屈,我的喜悦,我的伤痛,他已经麻木,不再关心。

我穿了春天的裙子,他只以为我是一时贪靓,发神经。

我匆匆离开,他以为我约了玺彤或忻怡,急着赴约。

我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他早已经看惯,连带我这个人都不再放在心上。


我独自沐浴,上床。

心里反复想:下一次,还会不会遇见“一个人”呢?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8 楼 | 2005-04-21 04:48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 五 )




今天,我开始上夜班了。

要上整整一个星期的夜班,我的心情也因着夜班而低落下来。

上夜班意味着,整整一个星期都无法和志谦见面。他上班的时候,我在睡觉,我上班的时候,他在梦中。

完全没有交集。

出门的时候,志谦刚好下班回来,我抬头看他,他却低头穿鞋。

“志谦,我又上夜班了。”

“恩!”

“你会想我吗?”

“啊?”志谦抬起头,莫名其妙地看了我一眼:“有什么好想的。你每个月都要值夜班!”

我叹口气,是啊,例行公事而已,独独我那么看不开。




走出门,天空灰蒙蒙的,如同罩着一层雾气。

都市里已经很少看到蓝天白云,说得好听点是烟霞笼罩,实情是空气污染到极点。

每个人脸上都似蒙着一层灰,敷多少面膜都不管用,洗把脸,水都是浑的。

到了医院,例行公事,与上一任班的医生做好交接,循例到病房走了一圈,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病人。

做完一切,我松口气。

但愿晚上没有突然转上来的病人,不然就别想休息了。




休息室很冷,混合着浓浓药水味道的空气,完全穿透我厚重的衣服。

我起身盖了件羽绒服在身上,却还是冷。

其实,也并不是真正因为气温低才觉得冷,冷是发自骨子里的寂寞、清冷造成的吧。

一个人形单影只,难免如此。




我斜斜靠在单人床上,随手翻开案头的一本医学杂志。

真的很枯燥,让我不得不想念志谦。

心动不如行动,我干脆给志谦打了个电话。

“喂?”

“志谦,你在干嘛?”

“赶一个设计图,上次去上海的哪个设计没有通过。对方很苛刻!!”志谦的声音非常平淡,真的寻不到一点想念我的味道。

“我想和你聊聊,晚上暂时没什么事情。”

“我没空,你无聊,我可忙得很。”志谦非常不耐烦,也不等我说完话,就断然把电话挂断了。

听着电话里的盲音,我的心也沉下去。

以前不是这样,以前每夜我值夜班,志谦总是会殷勤地和我通电话,常常整个通宵都有说不完的话题。

也许,当初话太多,严重透支,所以现在我们才会相对无言吧。

原来,激情真的有个期限,只是不知道爱情有没有期限。

也许,一切完美的爱情,都是因为还来不及变坏,就突然变故,嘎然而止了吧。

最佳例子便是——梁祝。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9 楼 | 2005-04-21 04:50 顶端
<<  1   2   3   4   5   6  >>  Pages: ( 2/50 total )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08072(s) query 4, Time is now:01-17 09:29,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