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关于亦舒 -> 244《爱情只是古老传说》全文
 XML   RSS 2.0   WAP 

<<  1   2   3   4   5   6   7  >>  Pages: ( 3/15 total )    
--> 本页主题: 244《爱情只是古老传说》全文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charlielee



级别: 认证会员
精华: 0
发帖: 2211
威望: 214748364 点
金钱: 611711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07-01
最后登录:2013-12-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以下是引用julyhappy在2005-9-21 9:41:35的发言:
哭泣.....贞嫂是好人....
.....


这个,她当然不是坏人,但是似乎也不能说是好人吧?


生命是一个幻觉,我们都被它欺骗了
20 楼 | 2005-09-21 03:21 顶端
hxwcj99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1721
威望: 16867 点
金钱: 1388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8-01
最后登录:2016-02-0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以下是引用charlielee在2005-9-21 11:21:48的发言:
[quote]以下是引用julyhappy在2005-9-21 9:41:35的发言:
哭泣.....贞嫂是好人....
.....


这个,她当然不是坏人,但是似乎也不能说是好人吧?
[/quote]


哎,看来楼上对于好人的定义太苛刻了。

试想想,如果我们对一个经常愿意为乞丐无偿提供食物的人,一个愿意在大雪天没有任何回报的去救人的人,一个愿意收留一对身份不明的流浪者只是因为可怜他们的人,对这样的一个人都不能称之为好人,那么,这个世上又有多少人可以配得上这个称呼?

没错,贞嫂当然是好人,毕竟好人不是圣人,不代表不能有一点私心。其实贞嫂的错误并不是她的那一点私心,而是她头脑太简单,她天真的以为人真的可以和狼去做交易。


可惜的是,好人一生平安,的确常常只是我们的希望。

21 楼 | 2005-09-21 11:28 顶端
zhenyi





级别: 侠客
精华: 5
发帖: 218
威望: 402 点
金钱: 10219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1-04
最后登录:2018-09-0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他看不到足迹或是挣扎痕迹,假使有,这场大雨也肯定帮助了行凶者。
松山说:“警长,陪我到王家去一趟。”
“王子觉今晨举行婚礼,他没邀请任何亲朋。”
“警长,我们也是多年朋友。”
“好好好。
他还是去年由王子觉努力推荐,才由巡逻警员晋升。
倒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不愿打扰王家,而是他由衷认为拄着拐杖走路的王子觉同镇上任何坏事都没有轇轕,倘若世上还有一个干净的人,那就是这个患重病的王子觉。
警长与松山到达王宅,刚巧碰到牧师。
牧师微笑,“相请不如偶遇,两位请进来观礼。”
王子觉已经准备妥当,坐在大厅等候新娘,看到不速之客,丝毫没有不悦。
王子觉穿着深灰色西服,大病初愈,仍然消瘦,可是神清气朗,他左手握着拐杖。
大厅里全是鲜花,两位证婚人安医生与平律师也已准备好了。
这时琴键轻轻响起,原来平律师兼任司琴,王子觉缓缓站起,慢慢走到讲台之前,微笑站好。
大厅门前新娘出现,她似一团亮光,皎洁的容颜在这个雨天早上照耀了整个大厅。
她的微笑安详秀丽,她挽着他兄弟的手臂,随着琴声,走到王子觉身边。
警长点点头,“他俩十分相配。”
松山发呆,只有那纤细的身形告诉他,新娘是深恕之。
她穿着一袭贴身软纱衣,头上罩着小小面纱,似仙子一般,她的兄弟谨慎地把她的手交给王子觉。
牧师行礼,讲出简单誓词。
他俩在证书上签名。
警长上前恭喜。
恕之笑说:“多谢两位观礼。”
王子觉问客人:“恕之是否世上最美新娘?”
警长答:“肯定是。”
他并没有忘记执行任务。
他轻轻问新娘兄弟:“各位今晨一直在这间屋里?”
深忍之笑答:“我一直睡到九点,由新娘拉我下床。”
“他们打算去何处蜜月?”
“还未决定,子觉不适合远行。”
警长抬头,看到平律师把松山拉到一边,详细交谈“。
然后,松山低下头,对警长说:“我们走吧。”
警长意外,这是怎么一回事,松山像是泄了气。
他们坐警车离去:
“婚礼简单圣洁。”
松山不出声。
警长送他到门口,“贞嫂回家时,同我说一声。”
松山应一声。
刚才,平律师告诉他,东部华园市有一间咖啡店出售,请他过去看看,如有意思,她可代为接洽。
华园市离他们子女近,本来,两夫妻可以立即动身前往东部,可是贞嫂偏偏要节外生枝。
客人走了,王子觉问平律师,“警长有什么事?”
平律师答:“他说松山以为贞嫂来了此地。”
“何用惊动派出所?”
“在这小镇上,每个人都是朋友。”
安医生走近,“子觉可望完全复元,双喜临门。”
他们享用茶点,安医生这时与王子觉走进书房,关上门。
开门出来时,王子觉双眼与鼻尖都有点红,他一声不响,过去握紧新娘的手。
平律师走过去,低声对医生说:“告诉他了?”
“他俩已是夫妻,他娶她,并非为着她救他一命。”
“君子成人之美。”

平律师点头,“他俩仿佛注定要在一起。”
这时,恕之切了一小块蛋糕,送到王子觉口中。
平律师旁观者清,她认为这是真情,并非假意。
王子觉转过头来说:“小镇沉闷,我与恕之打算离开此地,到城里居住。”
安医生说:“春季再说。”
恕之抬起头,“忍之呢,他在什么地方?”
仆人轻轻回答:“深先生回到客舍,正在摔东西。”
恕之一怔,没有反应。
王子觉问妻子:“可要问他为何发脾气?”
恕之缓缓说:“还不是喝多了,酒醒便没事。”
王子觉说:“忍之应该少喝一点。”
平律师不好理他们家事,“我告辞了。”
安医生连忙追上去:“我送你平。”
“我自己有车。”
“那么你送我,平静,给我一个机会。”
他们走出门口。
恕之笑出声来,“他俩若可以成为一对,那该多好。”
“平律师嫌安医生老相。”
“平律师不是那样肤浅的人。”
王子觉笑着抚头,“幸亏我的头发渐渐长回来了。”
恕之看着他,“我可不重视那些。”
他俩穿着结婚衣服并排坐在一起,像结婚蛋糕上装饰用的那对小小人形,恕之握着王子觉双手,从此她有一个家了。
她轻轻说:“子觉,其实,你不认识我。”
她把脸靠在他肩膀上,他虽瘦小,但是她觉得他可以保护她。
王子觉看着她,“刚相反,我对你有深切认识。”
恕之不安,“我想向你解释。”
“不用多说。”
“我有些过去,可能会给你惹若干麻烦。”
王子觉笑,“应在婚前告诉我。”
“我知道,”恕之吁出一口气,“可是――”
“嘘,恕之,不要解释,你的事即我的事,你若像我在鬼门关打转两年,你也会觉得世上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他俩肩靠肩那样坐着低谈。
仆人进来,微笑着替他们添茶,又轻轻走出去。
恕之忍不住饮泣。
三天之后,松山向警署报案:人口失踪,他妻子一去不返,并没有回家,她的银行存摺、旅行证件、衣物全部留在家里。
警方帮松山发出寻人启事,他再三到迷失湖那个公路出口去寻人,徘徊又徘徊,始终找不到蛛丝马迹。
警长说:“松山,水温再回暖一两度,潜水人员会到湖里打捞。”
松山变色,垂头不语。
“贞嫂可有亲戚,是否为着赌气回转娘家?”
松山摇头叹气。
不知怎地,他没有把特别刑警调查深氏兄妹的事说出来。
警长说:“我若不是认识你一辈子,松山,我第一个怀疑的人是你,据警方统计,百分之七十五女性遇害者认识凶手。”
松山把王子觉付出的支票存入银行,把松鼠餐车交回平律师,打算沉默地离开松鼠镇。
他没有任何证据指控任何人,在小镇上住了几十年,这是他唯一可以到城里呼吸新鲜空气的机会,他不愿失去那笔补偿金。
现在,他可以住到子女身边,试图亲近他们,他若是乐意付出的话,他们大抵不会讨厌他,想到这里,松山悲哀落泪。
松山离去的第二天,就有工人开来一辆推土机,把旧谷仓铲平,接着,又推倒了餐车,从前的松鼠咖啡店,已变成一个空置地盘。
这几天,恕之比往日更加沉默,仆人只见她独自坐在窗前,看向窗外,动也不动,像具瓷像,只有王子觉走近她身边,她才会抬起头握住他的手。
下午,王子觉在书房见客人,恕之坐在窗前,忽然入梦。
她看到一个灰色人形,恕之走近,那人是贞嫂,恕之轻轻说:“我知道你迟早会来,你要的,王子觉已经付给松叔,快快离去,莫再多事。”
贞嫂指着她说:“你骗人,我知道你做过什么,你伤天害理,你诈骗行窃,你做过什么,我全都知道,我要揭发你。”
恕之忽然笑,“我做过什么,你全知道?我想不,否则,你会站在我这边。”
贞嫂过来扯住她衣襟。
恕之挣扎,“贞嫂,我们原是朋友。”
拉扯间她惊醒。
恕之定一定神,取过外套,驾车往松鼠餐车,她得三口六面与贞嫂说明白。
可是她只看到一块用铁丝篱笆围着的空地,恕之以为走错路,再兜了几次,又回到原处。
恕之猛然醒觉,松鼠餐车已经拆除。
有两名少年在附近吸烟。
恕之扬声问:“餐车呢?”
“真烦可是,以后不知到什么地方打趸,听说要改建酒吧,十八岁以下恕不招待。”
恕之发呆,竟没有人告诉她。
“松山与贞嫂呢?”
少年弹去烟蒂,“你不知道?”他十分诧异,“松山夫妇离开了松鼠镇。”
恕之忽然觉得呼吸不顺,掩住胸口。
少年笑嘻嘻问:“你是谁,你来探视,还是游客?”
他渐渐走近,恕之一惊,连忙把车驶走。
回到家中,她立刻找忍之。


明月出天山
-。-
22 楼 | 2005-09-22 03:23 顶端
echo830314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7
威望: 59 点
金钱: 8996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9-19
最后登录:2005-10-0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太过分了,结果呢!!!!!
23 楼 | 2005-09-22 03:57 顶端
charlielee



级别: 认证会员
精华: 0
发帖: 2211
威望: 214748364 点
金钱: 611711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07-01
最后登录:2013-12-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以下是引用hxwcj99在2005-9-21 19:28:34的发言:
哎,看来楼上对于好人的定义太苛刻了。

试想想,如果我们对一个经常愿意为乞丐无偿提供食物的人,一个愿意在大雪天没有任何回报的去救人的人,一个愿意收留一对身份不明的流浪者只是因为可怜他们的人,对这样的一个人都不能称之为好人,那么,这个世上又有多少人可以配得上这个称呼?

没错,贞嫂当然是好人,毕竟好人不是圣人,不代表不能有一点私心。其实贞嫂的错误并不是她的那一点私心,而是她头脑太简单,她天真的以为人真的可以和狼去做交易。


可惜的是,好人一生平安,的确常常只是我们的希望。


哎呀不是啦
天秤估计你没看完全文吧?
看完之后,也许你会同意我的话


生命是一个幻觉,我们都被它欺骗了
24 楼 | 2005-09-22 05:45 顶端
charlielee



级别: 认证会员
精华: 0
发帖: 2211
威望: 214748364 点
金钱: 611711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07-01
最后登录:2013-12-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贞嫂并不是恕之和忍之杀的
凶手另有其人


生命是一个幻觉,我们都被它欺骗了
25 楼 | 2005-09-22 05:48 顶端
黯夜飞行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104
威望: 180 点
金钱: 9696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1-12
最后登录:2017-09-1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倒~
该不会是老好松山杀的吧?
——名侦探波洛(当然是比利时籍)曾说过,但凡妻子被杀害的,首先该怀疑的就是她的丈夫。


世界并非黑白两色,其间夹杂着无数深深浅浅的灰。。。
26 楼 | 2005-09-23 00:16 顶端
夏天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17
威望: 75 点
金钱: 9061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7-21
最后登录:2006-10-2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以下是引用charlielee在2005-9-22 13:48:38的发言:
贞嫂并不是恕之和忍之杀的
凶手另有其人


凶手是王子觉吗?
他应该知道一切真相吧。

27 楼 | 2005-09-23 01:48 顶端
julyhappy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1441
威望: 1589 点
金钱: 24749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3-24
最后登录:2018-10-1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
看大家说的...

胃口就这般被吊起来..


抱抱
28 楼 | 2005-09-23 01:51 顶端
hxwcj99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1721
威望: 16867 点
金钱: 1388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8-01
最后登录:2016-02-0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估计其实就是王子觉做的,他原本就知道了妻子的身份,但他爱她,何况目前为止还没有披露过他的经历,说不定王子觉也非善类,所以为了维护爱人,他去解决掉贞嫂也是情理之中。

lee既然如此说,难道都已看至结尾,贞嫂还有另外的隐情?如果不是,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也许她只是稍微贪婪了一点,但是其实这不过也是人之常情。






29 楼 | 2005-09-23 02:35 顶端
<<  1   2   3   4   5   6   7  >>  Pages: ( 3/15 total )
BaoBao论坛 -> 关于亦舒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05145(s) query 4, Time is now:12-19 13:21,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