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关于亦舒 -> [短篇集]《一个夏天》之《说不完的故事》
 XML   RSS 2.0   WAP 

<<   1   2  >>  Pages: ( 1/2 total )    
--> 本页主题: [短篇集]《一个夏天》之《说不完的故事》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琉璃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26
威望: 27 点
金钱: 914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03-07
最后登录:2011-06-2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短篇集]《一个夏天》之《说不完的故事》

每个人都认为他的故事可以写成一部小说。
  他们老说:“几时我讲给你听。”
  但与许多作者谈过,都笑道:“太曲折离奇,反而不令人置信,要删去许多枝叶,才能专注地成为一篇小说,而且,女主角要长得美,平凡而悲惨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读者是不会有兴趣的。”
  谁不恋爱呢,谁不把初恋视作刻骨铭心,谁不认为自身多姿多彩,生活沉闷,存有一些幻想,调剂平凡的日子,也是很应该的。
  爱许莉也希望讲故事。
  “真羡慕写文章出书的人,所有经历可以记录下来,是不是,将来老了可以拿出来看。”
  她一个做记者的朋友梅恩同她说:“不是这样的,衣服穿脏了,总希望马上洗干净,与其闻自己的体臭,不如闻肥皂香。”
  爱许莉呆了一会儿,“我的故事,是不一样的。”
  不足为奇,年轻女孩都这样想。
  都认为最迟在三十岁的时候,便可以写自传。
  梅恩笑说:“你的故事,同你的孩子,一定是全世界最独特的,毫无疑问。”
  爱许莉固执地说:“你一定要听。”
  梅恩说:“大暑天并不是听故事的好季节,待秋天吧,天气干爽,我俩的眼袋小一点的时候,穿着薄毛衣,捧一杯蜜糖茶,我听你细说。”
  爱许莉说:“一言为定。”
  梅恩松口气。
  夏季很快到了尾声,立秋那一日,爱许莉到报馆找到她,“怎么样,我们的约会呢。”
  梅恩叹口气,“十月还有一个小阳春。”
  爱许莉悻悻说:“谁来与你谈天气。”
  “实在忙得透不过气来,你知道吗,我已有几个月没去见家父母,一直邮寄家用支票。”
  “那么你已经忘记怎么谈话了?”
  “下个月。”
  “那时怕又太冷了。”语气讽刺。
  “爱许莉,最好找个男朋友,异性相吸,他们会爱听你的故事。”
  “你太不懂事,再也不能给他们知道,我曾经那样吃苦。”
  “好的,下个礼拜,我上你家来,共渡周末,届时让你说个两日一夜。”
  爱许莉感动了,“你是我的好朋友,梅恩。”
  做朋友的先决条件是要有双好耳朵。
  爱许莉住在她父母给的大房子内,本来要拆掉改建,因为私家路窄,救火车上不去,所以一直搁置。
  这种旧式公寓的住客,特别有气质,像是小说 中的女主角,净坐在幽暗的角落谈恋爱即可,而住新式大厦房子,则会被逼现实起来。
  梅恩带着必需品上门去。
  她同爱许莉说:“一点意思也没有,两个年轻女子对牢说故事,男人呢,男人们哪儿去了?”
  “别这样好不好,”爱许莉说:“你将会听到一个比红楼梦更动人的爱情故事。”
  梅恩说:“别讲外行话,红楼梦中的爱情故事并不出色。”
  “你别打岔。”
  梅恩跑到露台去站着,对面有间小学校,下午班的小朋友正放学,叽叽喳喳边走边笑边闹边叫,令人莞尔,谁没做过小学生,不幸美好时光一去不返,不长大也不行。
  她伏着看风景良久,待最后一个孩子也由家长带走,才回到室内。
  爱许莉开亮一盏枫叶型玻璃吊灯,灯泡米黄柔和,十分清雅,的确是一个好地方。
  爱说:“将来结婚,要叫他入赘,实在舍不得搬出去。”
  “那你不用担心,不知多少男人乐意带着牙刷进来住,现在他们都不计较这些了。”
  “是的,地位平等嘛。”
  “所以,现实到这种地步,谁还谈恋爱。”
  “我第一次恋爱,是在十五岁。”
  “不知为什么,”梅恩笑,“每个人都承认他在十五那年初恋。”
  “我说是真的。”
  “对象是谁?”
  “客座教师。”
  “噫。”
  “他同一般官中教师不同,他是教育司署派出来的教育官,气质非常好。”
  “阶级主义。”
  “真的,”爱许莉笑,“多多少少牵涉到条件成分。”
  “你与他有没有说过话。”
  “何止有,不然怎么算初恋。”
  “他有没有请你出去吃茶?”
  “我一段一段说与你听。”
  梅恩索性沉默地吃起冰淇淋来。
  原来当年的他也不过廿多岁,只是从前比较流行早婚,他第一个孩子刚出生,不幸就认识爱许莉。
  先是爱许莉问功课,一直称他胡先生,虽然态度亲热,他总认为是少女应有活泼的姿势,没有怀疑什么,一个学期下来,他却爱上爱许莉。
  “所以这并不是我的单恋。”
  他写了许多许多信,用钢笔写,麻密小楷,每封信七八张纸,一方面指导她功课,另一方面教她做人之道,夹杂着倾慕之情,非常复杂。
  每封信都挂号寄出。
  “可惜被母亲偷拆,都看个仔细。”
  梅恩忍不住说:“老一派的母亲专门扮演女巫角色,就会煞风景。”
  “是呀,总不让人做一个完整的梦,看完后还要断章取义,取笑我,讽刺我。”
  对她们来说,女儿也是仇人。
  但是胡先生与爱许莉在白天见面的时候,又绝口不提书信的事,小女孩哪里懂得成年已婚男人的情意结,只当是一种游戏。
  她还是吃亏了。
  稍后胡太太知道这件事,可笑得很,她打探得爱许莉的地址,也写起信来。
  也是厚叠叠的好几张纸,谩骂不已。
  最乐的是爱许莉的令堂,直指责女儿,搅得爱许莉精神一度非常困惑。
  梅恩气道:“这种故事有什么好听?三个大人各得其所,也不为少女着想,丑恶。”
  爱许莉怔怔地,“是吗,我可没有从这个角度看。”
  “傻瓜。”
  “他们后来分了手。”
  “并不是为你。”
  “不是吗?”
  “当然不是,”梅恩说:“你真胡涂。”
  “我保存了所有的信。”
  她跑进房去,捧出一只大盒子,打开一看,都是那些大封大封的厚信。
  “真亏你的,是我,早扔到垃圾桶。”
  “不值得保留?”
  “你白给人家两夫妻利用。他们仍住在本城?”
  “嗯。”
  “有没有再见他们?”
  “有。”
  “爱许莉,你真好脾性。”
  “不是故意约的,他们另外又结了婚,只是在偶然场合碰到,男女都不大得志。”
  梅恩点点头,“男人一欠缺锋头便显得萎琐。”
  “有一点那种味道,当年的风采不知什么地方去了,”爱许莉语气积郁,“都是因为我的缘故。”
  梅恩实在忍不住,大笑起来。
  一个人的事业失色,当然因为其他人比他更用功更精灵更幸运。
  爱许莉偏偏要把事情同她自己扯在一起。
  “假如我肯同私奔的话……”
  梅恩吸一口气,“好斗胆,他那样建议?”
  “没有没有。”
  梅恩悻悻说:“他不怕坐牢?”
  “你听你的口气。”爱许莉抱怨。
  “后来怎么样?”
  爱许莉狡猾的笑,“你不得不承认,这故事对你,颇有吸引力吧。”
  梅恩说:“听得人头晕脑胀。”
  后来小小的爱许莉觉得很划不来,恋爱就恋爱,里边渗了这许多杂事,不能专心,而且她怕胡太太,觉得她像只狼,她到处控诉十五岁小孩拆散她的家庭,争取到她不应得的同情,把爱许莉说得十分不堪,令她名誉受损。
  爱许莉受了一点侮辱,因此觉得自己伟大。
  “你们之间其实没有什么吧。”
  “他倒真吻过我脸颊。”
  “幸亏如此。”
  “而且我真的爱他,以后的男朋友都使我有戒心。”
  “胡某也不过是很普通的一个人。”
  “他很了解我。”
  “小女孩总觉得没人了解她。”
  “是家母,她与我相差四十岁,更年期才生下我,母女本来是最好的朋友最佳伴侣,但我自她身上得不到任何恩慈。”
  梅恩笑,“果然不错,怪起母亲来了,再进一步,就要怪社会。”
  “你再也不信的。”爱许莉无奈。
  “信有什么用,情节老套,一点新鲜感也没有。”
  爱许莉怅惘说:“那时实在太小,只会哭,不会自杀。“
  梅恩忽然说:“现在的孩子却懂了。”
  两人沉默良久。
  爱许莉说:“今夜就说这么多。”
  “怎么,累了?”
  “是,当年不知道如何熬过来,现在光是讲一讲大纲,已经疲倦。“
  梅恩说:“作为听众,我有同感。“
  爱许莉苦笑,“把那一年浪掷了的精力,挪到今年用,可以多赚一百万。“
  梅恩笑,“我还以为你是顶顶浪漫的一个人。“
  “休息吧。“
  房间的天花板非常高,睡的床是有蓬顶的,给人安全感。
  梅恩一整夜都仿佛听见小爱许莉在邻房哭泣。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小爱许莉已逝去,成长的爱许莉头脑清醒,哭前要三思。
  第二天,梅恩还是问:“昨夜你哭过吗?”
  “没有,我应当哭吗?”
  “我好像听见有人哭泣。”
  爱许莉微笑,“那一定是我幼年时的灵魂,回家来哭泣,你知道,我们一直住在这里。”
  梅恩没好气,“胡说什么,一个人只得一个灵魂,哪有分童年老年的。”
  “不,”爱许莉说:“分的,人长大了,那纯真可爱的幼魂会得离开,现实精明的灵魂取而代之。”
  梅恩说:“真不知道如何与你辩驳。”
  爱许莉悠然自得。
  星期六,对面学校休学。
  梅恩忽然问:“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在一个酒会,你过来问,我的套装在哪里买,后来发觉你我都爱打桥牌,成为熟友。”
  “你终于有否买那套衣服?”
  “没有,太贵了,而且你穿得那么好看。”
  爱许莉说;“当时你心情不太好。”
  梅恩承认:“是。”
  “你也会有感情纠纷?”
  梅恩笑,“是的,我也呼吸,我也摄取营养,我也睡觉,好了没有?”
  爱许莉故意上下打量她说:“真看不出来。”
  “说呀,把故事说下去。”
  “后来过了许多许多年,他已经转到大学去教书,我有个侄儿刚刚升上去,同我说,他们听人讲,胡氏以前追求过我。”
  “你有没有承认?”
  “没有。”
  “你怎么说?”
  “我说,胡先生那样德高望重的人,怎么会追女孩,别开玩笑了,一定是误会。”
  “答得好。”
  “我也认为如此,过去的已经过去,别让他以为我还想沾光,真有什么好处,我也不致于清高到那种地步,偏偏他又自顾不暇,我怕偷鸡不着蚀把米。”
  梅恩说:“你再不是个易上当的小女孩。”
  “可是人家提到他的名字,我仍觉得荡气回肠。”
  梅恩突然转过头来,看着爱许莉。“你瞒掉某些情节,事情不止这么简单。”
爱许莉不理她,说下去,“上个月我看见他。”
  “喂喂喂,顺着序一章一章地说,别跳情节。”
  爱许莉瞪眼,“你听不听?”
  梅恩已被故事迷惑,只得忍声吞气,先听结局,再听中段。
  “那是一个小提琴演奏会,五百元一张票子,散场时我与约翰走后面,我已看见胡氏背影,他身型并没有变,只胖了一点点,忽然间他转过头来,注意到是我,目光拚死命盯在我面孔上,不知要寻找什么蛛丝马迹,我并没有别过脸,我很自然地朝他那个方向看去,眼神空洞,像是不认识他,不避他,亦不同他打招呼。
  梅恩极佩服,“他呢?”
  “他又再看了我一会儿,才离去。”
  “约翰是谁?”
  “公司里最吃香的王老五,长得非常英俊,又会得打扮,替我争足面子。”
  “您老自己呢?”
  “我也不赖呀,市场组的皇牌。”
  “谁管你的事业。”
  “嗳,你不可不知,事业顺利,会令一个人容光焕发,略加打扮,便有种神采。”
  “对对对,整个人会得发亮。”
  “大抵胡氏也看到了,可惜我不是故意做给他看的,否则倒应了‘成功乃最佳报复’这句话。”
  爱许莉再三强调她不恨他。
  “一点都没有?”
  “没有。只是偶而会想:他有无后悔呢,恐怕没有,要很敏感的人才会后悔。”
  “你们分手的过程,断没有这么平和简单。”
  “真的很平和。”
  “但很复杂。”
  “拖了一年多。”
  “那意思是,分手时你已十七?”
  “十八。”
  “呵,走了三年。”
  “可不是,一个女孩子最好的三年,所以我什么都没学会:法语、游泳、打字,以及该数年最新的舞步,三年在那时几乎有一世纪长。”
  梅恩同情的说:“这倒是真的,是你年轻的生命五分之一呢。”
  “他值得吗?”
  “你认为呢?”梅恩反问。
  “我希望他会离婚。所以一直等,觉得都等老了。”
  “这不是促使他们一刀两断的原因。”
  “出去散散步,屋后曲径通幽。”
  “不去,大毒日头。”
  “爱吃什么,让佣人替你做。”
  “凉拌香露笋。”
  “真刁。”
  “告诉我,爱许莉,这之后,你还有没有恋爱?”
  “怎么还有可能,一切都已榨尽。”
  “你还年轻。”
  “断不可能全无旁骛。”
  梅恩料她要把故事最紧张一段留待晚间才说,增加气氛。
  最好只开一点点灯,躺在贵妃榻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说,偶而啜口酒,或是吃一片水果。
  故事就慢慢出来了,像古时书生伏在桌子上做的梦,黄梁还未煮熟,他在梦中已过了一生。
  说故事就是这点好玩,片段片段集在一起,慢慢绘出一整幅图画。
  不过爱许莉是夜没有再讲什么。
  她们观看电视录影带汤姆猫与谢利老鼠。
  梅恩怏怏说:“都没有电话来找。”
  爱许莉说:“没有人知道你在这里。”
  “我已留下了话。”
  “哦,等谁找呢?”
  “男人。”
  “别这样好不好,你不懂享受。”
  “女的听女的诉心声叫享受?”
  “回家去回家去,”爱许莉推她一把,“反正你已活得不耐烦。”
  梅恩不出声。
  过一会儿她问:“叫你嫁胡氏,你干不干?”
  “现在?”
  “是。”
  “荒谬。”
  那样叫人流泪的爱情也会过去。
  “当时呢?”
  “你看汤姆,永远失败,这则卡通里有寓言。”爱许莉顾左右而言他。
  她或许要培养情绪才能把故事说下去。
  终于她道:“不知恁地,一说出来,份量仿佛轻了一半。”
  “它根本经不起分析。”
  “我还以为它挺完美。”
  “藏在心中太久了,不知不觉把它升值,其实有什么是完美的呢,一位朋友花三倍价钱买一颗完美钻石,镶好戒指戴了三天,开车门时撞到,崩了边,也变得不完美。”
  大约是邻居的婴儿,脾性刚烈,一直哭,声音直传到隔壁,不停地,可以想像他挣动胖胖的手手脚脚,眼泪直洒,小嘴巴张老大,奇怪,这样小小的人儿,有何不满有何不悦有何委屈?
  梅恩走去张望。
  “不知是哪一家,”爱许莉知道她找什么,笑道:“很坏的一讨债孩儿,大清早就哭。”
  “不知谁带他,真惨。”
  “不知他晓不晓得隔壁有两个陌生的阿姨在欣赏他的哭声。”
  梅恩说:“不知道我小时候哭的时候有没有人听见。”
  越说越远。
  “心底的事最好不要见光。”爱许莉后悔。
  “是你一直求我听,可不是我好奇。”
  “是,求你借出耳朵一整年。”
  “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好好好,”爱许莉说:“都是我的错。”
  “慢着,我吊瘾,你们到底是怎么分的手?”
  “我不想说。”
  “真要命。”
  “你自己猜好了。”
  梅恩气结,“见鬼,叫我来玩十八猜。”
  “睡吧。”
  梅恩不放过她,“你们私奔,走漏消息,被家长抓了回来。”
  “不是。”
  “你临时怯场,没有到约定的地方见面。”
  “不是。”
  “你去到约定的地方,看到的却是胡太太。”
  “别胡思乱想,睡吧。”
  “告诉我,结果怎么样。”
  “结果烟消云散,不值一哂。”
  “你一直说是本世纪最伟大的爱情故事。”
  “我错了。”她闷闷的说。
  要爱许莉承认错,还真不容易。
  “唏。”
  “没想到落到这样。”
  “总有几场戏是叫你刻骨铭心的。”
  爱许莉笑得苦苦的,不回答,转回房去。
  电话铃轻轻响起来,开头梅恩以为同婴儿的哭声一样,由邻屋传来,听真了,就近在眼前。
  她顺手接过,正是找她的。
  “嗯嗯,朋友家,当然是女友,问这么多,当心掉入陷井,巴不得?别嘴响,一想要负责,你们要害怕的……”
  爱许莉靠在墙角,双臂抱在胸前。
  也是这具电话,多年前,爱许莉也站在这个角落,专等它响,抢先去听,免得她母亲多事。
  日子就那样悄悄溜走,爱许莉想哭,不为谁,不为什么事,光为自己。
  只听得梅恩说:“好好好,我出来。”一脸的笑。
  爱许莉完全明白。
  她放下电话,歉意的说:“我要走了。”
  “不中留的女人。”
  “你又不肯把故事说下去。”
  “混赖什么,我会说一千O一夜你也不见得会得留下来,去去去。”
  “是你赶我走的。”
  “得了,一切是我的错。”
  梅恩匆匆收拾杂物,忽然之间精神百倍,谁也没想到一个电话有这么大的功效。
  爱许莉满有兴致地看着她。
  “那人什么时候来接你?”
  “十五分钟后。”
  那么匆忙她也肯,爱许莉在心中非议。
  不到一会儿,楼下有车号响起,梅恩拎起袋袋就走,并不敢迟半步。
  爱许莉关上门,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中,听得车子远去。
  现在的感情是廉价的匆忙的,急就章式,像拉夫似,根本没有选择,差不多就凑伙作数。
  真不惯。
  所以,未说的故事也让之长留心底算了。
  没有人会明白,没有人会专心聆听,对别人来说,故事最最普通不过,但对当事人来,感慨苍茫。
  爱许莉独个儿坐在那时良久,也没有开灯,然后静静回了房。


天空一无所有

为何给我安慰
楼主 | 2006-04-19 15:15 顶端
hikoko_0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15
威望: 17 点
金钱: 904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03-07
最后登录:2009-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谢谢 正找 《一个夏天》的文章呢
万分感谢!!


上苍不会亏待任何一个人
1 楼 | 2006-04-20 02:44 顶端
charlielee



级别: 认证会员
精华: 0
发帖: 2211
威望: 214748364 点
金钱: 611711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07-01
最后登录:2013-12-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藏在心中太久了,不知不觉把它升值,其实有什么是完美的呢,一位朋友花三倍价钱买一颗完美钻石,镶好戒指戴了三天,开车门时撞到,崩了边,也变得不完美。”

寒一个,钻石会被车门撞崩边?
这叫什么钻石啊?
没有人怀疑它是西贝货?


生命是一个幻觉,我们都被它欺骗了
2 楼 | 2006-04-20 04:40 顶端
顾自在



级别: 骑士
精华: 0
发帖: 372
威望: 432 点
金钱: 12543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9-30
最后登录:2019-01-1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继续楼上的八卦。

对啊,应该是钻石把车门划一条流畅的痕迹,就像心痕。

估计是玻璃球。呵呵。

3 楼 | 2006-04-20 05:47 顶端
gennygenny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0
发帖: 644
威望: 736 点
金钱: 12159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7-03
最后登录:2012-12-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看过一个无聊节目,问一个问题,让来宾猜,然后现场演示结果。那天的问题是钻石会被敲碎吗?大家都认为不会。然后主持人拿出一颗钻石和一个锤子,一锤下去,碎得七零八落 ~~~~~~~~~~

不过,也可以认为那颗也是玻璃,除非自己亲自搞来一颗钻石试试。

4 楼 | 2006-04-20 06:03 顶端
琉璃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26
威望: 27 点
金钱: 914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03-07
最后登录:2011-06-2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没有人会明白,没有人会专心聆听,对别人来说,故事最最普通不过,但对当事人来,感慨苍茫。”
——深以为然。有什么事,宁可深深埋在自己心里。为了宣泄而倾诉,事后往往会后悔。电影《花样年华》结尾梁朝伟对着树洞倾诉的场景,令人戚然。我们是这么的寂寞。


天空一无所有

为何给我安慰
5 楼 | 2006-04-20 12:49 顶端
初初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16
威望: 68 点
金钱: 9062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1-31
最后登录:2006-04-3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也最喜欢楼上这句,年轻的时候最喜欢说,芝麻绿豆的事也以为是悲欢离合。等到现在随着年纪的增长,真的有一些经历了反而懒于开口,一个人的笑,一个人的泪,又有多少其他人能真正明白?
6 楼 | 2006-04-20 18:19 顶端
yingxinhu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3
威望: 4 点
金钱: 891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08-24
最后登录:2008-05-0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下面是引用顾自在于2006-04-19 23:47发表的:
继续楼上的八卦。

对啊,应该是钻石把车门划一条流畅的痕迹,就像心痕。

估计是玻璃球。呵呵。


事隔一年后继续八卦....撞花的不是钻石,是用来镶钻的戒托。

再美再珍贵的实物,衬的不好,也就掉价了。

7 楼 | 2007-08-28 17:43 顶端
carolyn_xin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0
发帖: 822
威望: 832 点
金钱: 1719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11-06
最后登录:2010-10-2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同意楼上的,镶的不好的钻石是会脱落的,我就听说过被马桶盖子砸坏的戒托。但是钻石。。。肯定不会崩的。
8 楼 | 2007-08-28 23:32 顶端
lilycat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0
发帖: 615
威望: 702 点
金钱: 1550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4-26
最后登录:2013-01-2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下面是引用初初于2006-04-20 12:19发表的:
我也最喜欢楼上这句,年轻的时候最喜欢说,芝麻绿豆的事也以为是悲欢离合。等到现在随着年纪的增长,真的有一些经历了反而懒于开口,一个人的笑,一个人的泪,又有多少其他人能真正明白?



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9 楼 | 2007-08-31 01:51 顶端
<<   1   2  >>  Pages: ( 1/2 total )
BaoBao论坛 -> 关于亦舒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15428(s) query 4, Time is now:05-22 13:31,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