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 你曾经因为寂寞,吻过谁的嘴
 XML   RSS 2.0   WAP 

<<  1   2   3   4   5   6  >>  Pages: ( 2/88 total )    
--> 本页主题: 你曾经因为寂寞,吻过谁的嘴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flying_1972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43
威望: 47 点
金钱: 934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9-08-02
最后登录:2012-05-0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再搬个板凳坐着等。

人生不易,快乐依然!
10 楼 | 2009-08-26 02:37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让我们随小沈一起,将时光大书,快速后翻十三页)
           
一九九七年,那是个晦涩保守的年代。
爱情对于当时,正处于青春期的少女来说,是心底默默潜流的暗涌,危险而汹涌,渴望又不敢触碰。
彼时,沈慎言刚刚十七岁,尚未发育停当,偶尔撞到胸部,还会隐隐作痛。
但这无疑是她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身体簇新,手脚纤细柔软,浑身仿佛都笼着一层莹色的光。
但此刻,她尚不懂得什么是快乐。
对于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的慎言来说,父母对她的要求无疑十分严格,慎言甚至终年在父亲脸上,看不到笑容。
慎言的父亲在部队带兵多年,不知多少倔强的青年,屈服于他手上那条皮带。
慎言虽然没挨过打,但从父亲给她取的名字“谨行慎言”便知道,她做错事,必然没有好脸色可看。
叛逆的少女时代,慎言唯一为自己争取的利益,是换来高中在学校的住宿权,从此一周有五天时间,可以在学校度过,不用在父亲目光的压抑下,唯唯诺诺,缩手缩脚。
那时候,双休日还没开始实行,一周要上足六天课,要到周六的下午,学校才会放学生回家。
幸亏,慎言也人如其名,在学校循规蹈矩,说话做事,统统谨小慎微,读书勤奋卖力,成绩一直在全年级前三名内徘徊。
所以,父母对她住校,反而较为放心。
少女时代的沈慎言,较为沉默,全部时间用在演练各种习题,也较少与同学打闹嬉戏,作为班里的学习委员,自有一种威严。
连最调皮的男生,也要给她三分薄面。别人收不齐的作业,只要慎言出马,即使是成绩排最后的几名男生,就算抄,也要抄整齐,交到慎言手中。
慎言不止一次想过,为何自己威信如此高呢?难道父亲那种刻板阴郁的气质,遗传给了自己?
其实,不然。
小男生哪里懂得欣赏女生气质?
他们只觉得,沈慎言同学斯文沉静,说话慢条斯理,细软柔糯,比唱歌还好听。何况慎言每次有求于人,必先红一下脸,然而目光沉静,态度不卑不亢,他们都不忍忤逆她的意思。
但是,受男生喜欢的慎言,却很难与同班女生交好。
在女生眼里,她无疑是骄傲清高的,说话得意时,总是先眯一下眼,一副目空一切的感觉。看到男生在她面前唯唯诺诺的样子,其余女生都嗤之以鼻。
一个女生如果成绩优异,偏巧又长的特别好看,讨同性喜欢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所以,在所有女生都有手挽手,同上厕所,同说私房话的好友时,慎言只能独来独往。
大概从那时开始,慎言注定没有女性的朋友。
每次看到两三女友,把臂同游,共话家常的时候,她总是满心羡慕。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1 楼 | 2009-08-26 02:51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不过,能避开父亲目光的审视,慎言仍然觉得无比轻松,即便没有人愿意与她聊天,做朋友,她仍旧很愿意窝在学校。何况那时候,她疯狂沉醉于书中的世界,恨不能,搬张床,住进学校的图书馆里。
最令慎言觉得愉快的事情,莫过于每天晚上熄灯后,寝室女生的夜谈会。
虽然慎言很少加入,可睡前,听室友们兴致勃勃谈论学校出色的男生,仍旧不失为一件趣事。
那个少女不怀春呢?
只是,慎言自视甚高,目光向来不屑放在同龄男生身上。
原本少女的心智发育便超过同龄男性,加上慎言嗜书如狂,也算饱览群书,虽然涉世未深,却对人生自有一番看法。
要到此刻,慎言才知道当年的自己多么幼稚无知,拿着书中一片羽毛,便当令箭,以为自己可以俯视众生。
何况她心中,早有理想对象,这人便是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瑞特. 巴特勒船长。
慎言不知看过多少遍《飘》,那荡气回肠的年代,亦正亦邪的男人,都深深吸引她。
少女的爱情,尚停留在做梦的阶段,疑幻似真,最动人。

这是一个暮春的下午,与慎言过去经历的十六个春天,并没有任何的不同。
可是,这个下午,却改变了一个女孩的一生。
周六下午的自习课,慎言偷懒窝在寝室里睡午觉。
春睡日迟迟,夏睡日沉沉,秋睡日缓缓,冬睡日暖暖。
十七八岁,心无城府,成日无忧,正是睡不醒的年龄,对于慎言来说一年四季都是睡觉好时光。
这个午后,长风浩荡,自窗口灌进来,拂得窗帘哗哗作响,令人意识恍惚,慎言抱一卷宋词,蜷在床脚,闭目安睡。
都说时间就是金钱,慎言只愿日日床头金尽。
正在慎言沉迷梦境,兰舟催发,她正与柳永,立于溪边,执手相看,无语凝噎时,电话铃响起来。
全寝室就这一部电话,为了方便家长们查勤,学校特意安装的。
几乎能肯定没有人会找自己,慎言紧闭双目,妄图把铃声忽略过去。
可是,那铃声却意志坚定,仿佛若没有人接听,便会这样天长地久地响下去。
慎言终于受不了,自床头伸出手,抓起桌上电话。
“喂?请问找哪位?”慎言原本声音便特别温柔清糯,此刻睡意朦胧,声音低低从嗓子里逼出,七分慵懒,三分不耐,竟生出了淡淡缭缭的女人味。
电话那头的人,听得差点失神,这甜软的声音,像一片糯糯的云片糕,入口即化,回味清甜,良久尚有余甘。最特别是,那声音里浓浓睡意,听起来竟有几分娇憨,像一只湿滑的手指,不断撩拨人的耳垂。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2 楼 | 2009-08-26 02:51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谢谢,我找胡真臻。”电话里的男人不由得将自己的声音也放柔。
“胡真臻?她上课去了!”慎言礼貌的回答。
“哦!请问你是?”
“我是她同学。”慎言老实回答。
“那你怎么不上课?”对方似乎好奇心特别重。
原本慎言可以如实回答,下午自习课,不是必须去的。可是偏生她从对方的声音里听出,那声音的主人非常年轻,不知怎的,一向谨慎的她,忽然说:“你不知道,世界上有跷课这回事吗?”
对方扑哧笑出声:“你倒是很坦白啊!”
“坦白不好吗?”不知为何慎言竟然放松警惕,同对方耍起嘴皮子:“心胸磊落之人,事无不可对人言。”
“那么磊落的小妹妹,你敢不敢告诉你爸妈,你此刻没有上课,而在躲在寝室睡觉呢?”
“谁是小妹妹?”慎言有些不快,少女最怕别人当她小孩子。
“你啊!我是胡真臻的表哥,你是她同学,当然也是小妹妹啦!”那男孩听出慎言语气里的恼意,竟然笑起。
慎言吸口气:“一码归一码,你是她表哥,可与我没关系。”
“你怎么知道没关系呢?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绝对的事情。也许有一天,就有了呢?”男孩忍不住逗起慎言,他甚至能想象,那小女生,噘着嘴巴,气鼓鼓的样子。
“谁说事无绝对?这个世界上有件事就是绝对的。那就是绝对没有绝对的事情。”慎言狡黠地笑起来。
果然,那男生愣了一下:“绝对无绝对。小妹妹,你可知道瑞典有一支酒,名字就唤绝对伏特加。广告语就是:绝对非绝对。”
“是吗?”慎言忽然有点神往。。
“有机会,我请你喝,尝尝绝对的滋味。”那男孩听出她声音里的渴望。
“谢谢!我尚未满18岁,不能饮酒!”慎言故意提醒对方,不要引诱未成年少女饮酒。
“那就等你18岁,我请你喝酒!”
彼时彼刻,慎言还不知道,她以后会喝很多很多这种叫做绝对伏特加的烈酒,甚至她18岁的生日,便是抱着这支酒,醉卧街头。
但此刻,慎言懵懂无知:“不用啦!”与这素未蒙面的陌生男孩,说了这么多话,她自己也觉察出有点不妥:“我挂电话了。”
“那麻烦你转告胡真臻,她表哥找她。”
“哪个表哥?”
“真臻只有我一个表哥。”对方不肯透露姓名。
“好!”
“谢谢!”
“不客气!”慎言不等对方说完便挂断电话。
她忽然松口气,奇怪,难道刚才自己很紧张吗?
慎言皱皱眉,觉得有点诧异,竟然同陌生人聊得那么起劲。是寂寞吗?
17岁的自己,已经开知道寂寞了吗?
也许懂得寂寞,距离长大已经不远了。
慎言得意地笑起来。
只是,若当时,慎言便会知道后来发生的那些事情,她还会不会,接听这一通电话呢?
人的命运改变,往往就在一瞬之间,一些看似不经意的动作,便将生命的轨迹划拨到另一个完全相反的方向。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3 楼 | 2009-08-26 02:51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自习课后,胡真臻回到寝室,慎言正斜依在窗前,看一本书。
白色窗帘,被长风吹得猎猎如旗,慎言纹丝不动坐于窗边,眉目素淡,那样专注,彷如魂魄已经离体,进入书中世界。
习惯了慎言的老僧入定,胡真臻拿过床头的书包,准备回家。
可是,一向寡言的慎言,听到响动,居然放下书,转过脸,看着她:“胡真臻,刚才有个男的,说是你表哥,打电话找你。”
“我表哥?”胡真臻眼睛立即弯成两道月牙,兴奋地像头刚偷吃了母鸡的小狐狸。
“是的,他说是你表哥,让我转告你,他找你。”慎言不明白胡真臻怎么会听见表哥找,也这样开心。
慎言自己也有表兄弟,大多与她关系疏离,她实在看不出他们有什么趣味可言。
逢年过节见面,不过点点头的交情。

胡真臻几乎是欢呼着,拿出201电话卡,回拨过去。
当时,这种201电话卡,可是风靡一时,住校的学生,几乎人手一张。
然后,慎言皱着眉头,听胡真臻在电话那头,滔滔不绝地说话。
慎言一向性格冷淡,对人对事都很难上心,看见胡真臻热烈急切的样子,她只觉好笑,拎了书包兀自回家去了。
她一向以自己淡定冰静的性格为傲,父亲自小灌输她,淑女喜怒须不露于形。
此时,慎言还不知道,她沉静外表下,藏着怎样热烈汹涌的一座火山,只是需要一个人,一些事来引燃而已。
当那小小火山醒转,喷发,火烫滚烈的岩浆可以摧毁溶化一切,甚至一个人的青春和生命。

学生生涯最是简单,上上课,看看书,便是一天。
转眼又到周六,慎言照例躲在寝室,享受自己一个人的时光。
做学生十分清苦,学校里,课业繁重,竞争对手无不咬牙紧追,若要不落后于人,必然半点也不敢松懈,回家父母殷切目光下,更是只能埋头苦读,务必把练习题做成一座小山,才使他们安心。
唯独周六下午,慎言乐得看看闲书,做做绮梦,权当给自己放半日假。
她正在读《荆棘鸟》。
慎言从来不敢把小说带回家,父亲沈博坤最反对她看小说,总说不务正业。
但凡和爱情沾一点边的小说在沈博坤眼里,都是邪恶的化身。
琼瑶在沈博坤嘴里,简直成了荼毒青少年心智,污染纯洁灵魂的巫婆。
连《飘》,他也可以言简意赅地总结为:一个虚荣的寡妇,通过不断勾引男人,来实现自己目标的小说,听得慎言真担心作者从坟墓里扑出来,绞杀老父。
想来,老沈是很怕女儿早恋吧,是以,但凡他认为有可能成为导火索的东西,统统要封杀。
可是爱情要来的时候,遇人杀人,佛挡弑佛,根本无计可施。
单凭他一人之力,在少女蓬勃的爱情渴望面前,无疑于螳臂挡车,无力抗衡。
此时,慎言正全神贯注沉浸书中情节,秀丽双眉轻轻颦拢。
电话铃声,又执着地响起。
声音单调刺耳,慎言无法忽略,只能中断阅读,扑过去抓起电话:“你好。请问找谁。”
“是我!”电话里传来陌生男人的声音。
要想一想,慎言才能反应过来,这陌生的声音,却有几分熟悉,正是胡真臻的表哥。
他一开口便是如此熟稔的说话方式,估计是把自己错听成他活泼的表妹了。
“我不是胡真臻!”慎言说:“我是她同学。”
“我知道,你是沈慎言。”胡表哥有一把淡淡的,宠辱不惊的好声音。
慎言皱皱眉头,这个胡真臻,真多嘴:“嗯!你晚点打来吧,真臻上课去了。”
“怎么你又没去上课?”胡表哥声音里都是笑意。
“偷得浮生半日闲。”慎言只觉得对方声音十分特别,像薄荷糖一般凉薄,但又带着淡淡暖意,她不由对他生出几分好感,愿意同他闲聊几句。
“你们老师不说你吗?”
“是自习课,没规定必须上。”
“那还好。你不上课,又躲在寝室睡觉?”
“没有,在看书。”
“看什么书?”
“荆棘鸟。”
“哦,一个残忍的故事。你看过《基督山伯爵》吗?”
“看过。”
“红与黑?”
“看过。”    
“战争与和平?”
“嗯!”
“咦?你看得书挺多,你们小女生,不是就翻翻琼瑶,看看三毛吗?”
“我也看啊!”慎言笑起来:“但是我也会翻翻其他的书,只是最近比较沉迷国外的翻译小说。”
“你看这么多书啊?”对方挺惊奇。
“学生的职责就是读书啊!”慎言偷梁换柱。
“你偷换概念。”对方果然笑起来。
“你看什么书?”
“最近在看《出埃及记》。”
“哦,《摩西五经》第二卷,你看得懂吗?”慎言挑衅,她曾经潜心研读过此书,初始觉得艰涩难懂,但看到后面,反而觉得趣味无穷。
“咦?你这也看过?”胡表哥平淡如水的声线,终于有一点波澜。
“那有什么奇怪?”慎言骄傲地说。
“我小表妹成日只知那个明星长得帅,哪部日剧女主角衣服好看。”
“不是人人都必须和你表妹一样。”
“沈慎言,你很特别。”
“我当你在夸我。”
两人又闲扯了两句,慎言觉得再聊下去有失矜持,便要挂电话:“我看书去了!”    
“你还没问我叫什么名字!”对方忽然说。
“哦!不必了!”慎言这才想起自己忘记了,她一向不大关心这种细枝末节的事情,只要知道对方是同学表哥已经够了。又不打算再联系,何必知道名字。
“可我想告诉你!可以吗?”温和的他,也固执起来。
“你非要说,我也不能拒绝!”慎言淡淡地回应。
“你听好了,我叫胡启初。开启的启,混沌初开的初。”
“胡启初?!”慎言轻轻念。
从这一秒,这名字便注定烙进她的生命,生命里,好的坏的,她已无法再做新的选择。
“我记好了!再见吧!”慎言潇洒挂断电话,可是他与她的联系,却已经来不及挂断。
因为到了周六,慎言居然又接到电话。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4 楼 | 2009-08-26 02:52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很久很久很久没写过东西了,完全没有写的欲望和念头。
生活困窘,整个人邋遢无比,爆肥,极度自我厌恶中……………………

这是我现在的常态。

姐妹们好吗?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5 楼 | 2009-08-26 03:28 顶端
刹那芳华0305



级别: 总版主
精华: 36
发帖: 3287
威望: 3428 点
金钱: 4315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05-18
最后登录:2019-03-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报告亲爱的关弓:胖了五斤,今天开始节食和跑步。

可否尝试调整你的常态?

这小说开头相当吸引啊!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16 楼 | 2009-08-26 04:19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你居然还在啊?


我最近一年对自己处于极度厌恶中,换了工作,每天做无比弱智低能的工作,但非常轻松,有大把时间写小说,看小说了。晨昏颠倒,昼夜加班的情况少了。

但是,对自己也无端厌恶。整天坐在电脑前发呆,要不就捧本书一看就是整天,一个字也写不出。

这个夏天,剪短了留了一辈子的长发,又一口气买了一打几乎一模一样的白T恤,完全一模一样的白球鞋买了5双,配着几条破牛仔裤,每天轮流换,看在同事眼里,大概觉得我邋遢无比,不修边幅。

完全不化妆,不打扮,不修饰,天天狂吃,不运动,爆肥,体重长了十五斤,真的逼近中年发福大妈。

最近发现,眼角鱼尾纹加深,但是也不愿意做护理,是十足十的宅女。不,准确说周末是宅女,周一到周五是准时上班的乏味中年妇女。

除了家和公司,几乎不去任何地方。

性格孤僻到自己都厌恶。

周末窝在家里,看书看碟就是一天,楼也不用下。

越来越喜欢一个人呆着。

对写小说也提不起任何兴趣,往往很艰难开个头,便直接自杀于摇篮。

不知道这个能不能坚持写完。

所以不敢保证。



现在忽然能回这里了,好像人生又看到一点暖光。

总之,回家的感觉,是很好的。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7 楼 | 2009-08-26 04:34 顶端
木木小猪





级别: 骑士
精华: 0
发帖: 512
威望: 554 点
金钱: 1221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02-24
最后登录:2018-04-2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呵呵,关弓,先过来抱抱,来个温暖的拥抱。

阿圆阿圆我爱你
18 楼 | 2009-08-26 14:41 顶端
violaine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0
发帖: 792
威望: 886 点
金钱: 176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04-10
最后登录:2018-09-0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唉呀~~~久违了,关弓~~~,出手就不错啊~~希望不是悲剧。

Ca fait déjà un bout que je me suffis
且陶陶
乐尽天真
19 楼 | 2009-08-26 15:08 顶端
<<  1   2   3   4   5   6  >>  Pages: ( 2/88 total )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70802(s) query 4, Time is now:03-22 11:58,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