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 你曾经因为寂寞,吻过谁的嘴
 XML   RSS 2.0   WAP 

<<  1   2   3   4   5   6   7   8  >>  Pages: ( 4/88 total )    
--> 本页主题: 你曾经因为寂寞,吻过谁的嘴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雪泥鸿爪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160
威望: 162 点
金钱: 1049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9-01-16
最后登录:2019-03-0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to smile2575:

忍不住想说两句,看到你最近的发言,颇为心痛,也能设身处地的感受到你的难过。

只不过,如果要希望开心,过去的事情就一定要放下。再好的人,再致死不渝的感情,过去了就过去了。生活一定要继续,我们一定要狠下心来,向前走。其实如果当初没有分别,可能到现在不过也成了鸡肋。只因为音乐在最好的时候嘎然而止,所以多年后仍然余音绕梁。可是,可是又如何?

得不到,和已经失去的东西,就一定要忘记。否则,只能让我们更加难过。

当然我也不是幸福的典范,这么多年,仍然孑然一身。不过,即使在最低潮的时候,仍然时时鼓励自己。因为历史不可以重写,我们能够做的,就是尽量在未来的所有可能的选择中,挑那只最大的麦穗。

希望我们将来都能够幸福,如果不能够,即使短暂的快乐也好。

30 楼 | 2009-08-27 03:41 顶端
笑看云起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92
威望: 167 点
金钱: 949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06-26
最后登录:2015-04-2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时隔两年,又看到熟悉的文字,幸福
31 楼 | 2009-08-27 03:57 顶端
曾经深爱过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0
发帖: 663
威望: 3331796 点
金钱: 214748364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1-25
最后登录:2016-08-0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关弓又恢复状态了啊
很期待
加油哦


除了吃和睡,生命也许还有别的意义,不过我觉得没有就挺好。
 


32 楼 | 2009-08-27 06:58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好久不写啦,天天都偷懒想看小说,完全没心思写。

最近宅在公司,部分昼夜得看玄幻小说,没有自己动笔写东西的动力。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33 楼 | 2009-08-27 22:50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不是胡启初呢!
虽然他没有来,但没来,总比来了以后发现他不过是个平庸而普通的男生好。

   
晚上,又是快熄灯的时候,寝室的电话铃声又响起来。
慎言已经有点闻铃色变,立即飞扑过去接起电话。
果然,又是胡启初。
她躲进蚊帐里,用手掩住话筒:“都说让你不要打电话给我。”
“我也不想打给你,可是手不听使唤了。”
第一次有人对自己说这样暧昧的话,慎言忽地手足无措起来,不知道该说什么样的话回应他。
她只得沉默,呼吸在电波里流淌,一波一波传递出她心里的慌乱。
电话那头他也没说话,俩个人就那样尴尬地沉默着,只有彼此的呼吸在滋滋的电波里交替。
一种别样的情愫,像藤蔓一样,恣意生长,纤细的触须自听筒里伸出,直撩拨进人心。
慎言生平第一次尝到一种软绵绵,无力的感觉。
“你长得真好看!”胡启初突如其来地说。
“你说什么?”
“怎么?还想听一次?”他佻达得,近乎引诱地说。
慎言只觉得心跳忽然擂得像鼓,呼吸也乱起来。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压低声音,黑暗中,她也知道自己双颊绯红,烫的吓人。
“我说你真好看!”胡启初的声音,懒洋洋的,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蛊惑。
“你怎么知道?”慎言小声反抗。
“我亲眼看到的。”
“你见过我?”
“当然!”
“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胡启初笑起来:“早上,你是不是穿了套紫色的运动装?站在双杠那里?”
“怎么你觉得那是我吗?”慎言心里一松,又觉得略微有点失望,原来他赞漂亮的那个不是自己。
可是想到他竟然真的来找自己,一种被人重视的感觉,又令她心里又有点小小的骄傲。
“真臻说你每天早上跑完步,都要到操场去休息一下。她说你是你们学校第一美女,所以我能肯定是你!”胡启初想起早上看到的那个,有几分艳丽的女孩,小小年纪,却有几分与年龄不符的韵味,应该是电话里这个故作成熟的女孩。
“怎么你觉得第一美女就是陈丽娜那样吗?”慎言有点不屑,今天穿全套紫色运动装的女孩,是隔壁班的陈丽娜。
不过她早起,可不是为了锻炼身体,她是为了勾搭早上起来训练的,排球队特长生。
也许漂亮女孩,天生就会排斥对自己有威胁力的同类。慎言一直不喜欢陈丽娜,觉得她太过热情奔放,成天花痴一般,那里有长得好看的男生,她就出现在那里。
“不是你?那我搞错了。”胡启初努力回忆,想忆起早上还有没有见过别的漂亮小女生。
“那你穿什么衣服?”
“白短裤。”
“那我没见到!”胡启初有点失望:“你出来,让我见见。”
“什么?”
“出来让我见见!”
“不行!”
“那么,我就只好求真臻,替我约你啦。或者我到你们寝室楼下来找你?”
“不行,绝对不行。”慎言慌张地拒绝。要是胡真臻知道自己同她的表哥,常常电话聊天,那还不知道会被传成什么呢。
说不定,话传到老师那里,再传达给父母,那自己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慎言忽然想起,父亲常常对她说: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
是自己做事,太不谨慎,过于轻率,这才招来如此恶果。
“反正,我一定要见你。要么我来你学校找你,要么,我们约个地方,你主动出来让我见一见。”胡启初居然知道慎言怕什么,所以肆无忌惮地要挟她。
可是如此无赖的要挟,由他口中说出来,慎言却并不反感,反而有淡淡喜悦和慌乱。
是什么原因呢?
慎言想,一定是他的声音,太过温柔好听,令人不忍拒绝。
“怎么不说话?我当你同意了!”胡启初笑起来,他知道这个女孩不会拒绝她,很少有女孩能拒绝他声音的魅力,何况这个小女生。
“你只能远远看一眼。”慎言终于妥协。    
“好!”
“你保证?”
“好!”
“那么——”
“星期六下午2点半,我在你们学校对面小花园见。”胡启初果断地说。
“嗯!可是,你怎么认出我呢?”
“你拿本三毛的书?”
“好!”慎言自己都惊异自己怎么会那样听对方的话,好像这个胡启初给她施了一道,叫做“乖乖听话”的魔法。
不管他说什么,她都只懂得说好,完全没有抵御力,甚至根本没有想过要反抗。
好像,她天生下来,就是等着他来约的,那样自然,自然到她仿佛已经期盼这件事情很久了。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34 楼 | 2009-08-27 22:51 顶端
找朋友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184
威望: 187 点
金钱: 1074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10-14
最后登录:2009-08-2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呵。。

自我、敏感、刻薄、粗俗、爱伪装、善欺骗。这就是真实的我!
[img][/img]
35 楼 | 2009-08-28 15:07 顶端
木木小猪





级别: 骑士
精华: 0
发帖: 512
威望: 554 点
金钱: 1221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02-24
最后登录:2018-04-2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你的文字,依旧那么吸引我,继续等待。

会想到十多年前的自己,和那一段没有最终答案的往事。或许,时间已给出答案,尽管,往事也沉寂在内心深处,但是如果有机会,总想从那个人那里,得到最后的求证。


阿圆阿圆我爱你
36 楼 | 2009-08-28 15:07 顶端
芋儿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34
威望: 35 点
金钱: 922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02-02
最后登录:2018-06-0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今天上来看到这么多,真过瘾
37 楼 | 2009-08-28 21:49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挂了电话,慎言闭眼躺在床上,居然兴奋地睡不着。    
于是,沈慎言迎来了她生命中第一次失眠。
然后,一向上课专注的她,也开始走神,偶尔她会偷偷想一想,这个胡启初长什么样呢?
带着三分好奇,三分不安,和三分兴奋,还有一份紧张,沈慎言迎来了生命中第一次约会。
以后,她生命中的无数个第一次,将持续拉开帷幕。
胡启初,这个名字仿佛就是为了开启慎言最纯的美好而存在的。

周六下午,寝室里的女生结伴去上课。
慎言很自然地独自留下来。
胡真臻出门的时候,慎言特意观察了一下,并没发现她有任何异常。
看来这个胡启初还是讲信用的,保守着两个人的秘密。
她仔细想过,如果让她发现胡真臻知道此事,她就决计不会去了。
她那样清高,怎么可能被人知道她与人约会,而且还是个没见过面的男生。
待所有人走了,慎言独自对着寝室里,那窄窄的一小条镜子。
镜子只有半人宽,看不全样子,靠地底的位置已经生了厚厚的锈斑,星星点点,似老人的手背,不知是哪一年的学姐留下来的遗物了。
这镜子,默默静立此处,日日与少女的倩影为伍,真像个蚕食青春的怪物,一屋一屋的女孩老去,只得它,还幽幽地泛着冰冷的蓝光。
慎言对着镜子,第一次那样仔细得打量自己,从头到脚,转个身,转个圈,她并不觉得自己美。
但从小,人人见了她,都夸她长的好看,总不至于全是奉承话吧?    
今天以前,她甚至从来没有关心过自己长得是否讨人喜欢,父母自小教导他,一个女孩至美是她的内涵,否则徒有个空荡荡的皮囊。
于是,她也严格要求自己,尽力充实自己的内在。
此刻,她却有点担心,我有没有有陈丽娜长得美呢?
会让他失望吗?
慎言想想,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选了自己最美的一条白裙子。
然后拿上早就准备好的三毛的书《梦里花落知多少》去赴约了。
出门的时候,她小心仔细得看过,确定没有遇到认识自己的人。

刚走出校门,大颗大颗的雨点就砸了下来,重重摔在地上,溅起生铁般的土腥味。
初夏的雨,来得这样急,像突如其来的爱情,令人促不及防,避无可避。
来不及折返回去找雨伞,慎言只有不顾形象地跑起来。
可是,校园中只有绿森森的林荫道,并无其他遮挡,冰凉雨点密而急的落下来,豆子一样撒在皮肤上,隐隐作痛。
然后,风也跟着来了,原本闷热的空气中,有种异样的骚动。
看来是不能如期赶到花园了,慎言瞥见路边电话亭朱红的一角,立即闪身躲了进去。
电话亭躲在一排半人高的栀子花丛旁,被繁茂的枝叶遮了一半,不注意很容易被忽略。
关了玻璃门,那一天一地的雨,还有起起落落的风,都被隔在了外面。
慎言赶忙甩手跺脚,妄图把身子弄干。
她抬头看看雨,正下到兴头上,不尽兴,不淋漓尽致,是不会停了。
虽然她面前就有一部电话,可那个时候手机还只是少数人的奢侈品,慎言完全无法联系到胡启初。
不知他到了没有?
没看到自己会不会着急?生气?
这雨来得太突然,令人毫无准备,早知道出门带把伞。
慎言一边想着,一边甩着书上的水,淡绿色的书封已经皱得像风吹过的湖面。
父母给慎言的零花钱刚够她生活,这本《梦里花落知多少》还是她省吃俭用才买来的。
没想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场雨,令她的约会和书,都泡汤了。

慎言失望地看着亭外的雨幕。
不时有人,顶着啪啪作响的雨,飞奔而过。
一个男生举着包,趟着地上的积水,跑过去,半个身子都暴露在雨里。
几秒后,男生也发现了灌木丛边的电话亭,折返回来。
他用力推开门,牛仔裤裹着一双长腿,一步就迈进来。
他进得那样急,卷起一股湿淋淋的风,差点把慎言冲到玻璃上贴着。
“对不起,对不起!”男生一叠连声地道歉。
“没关系,没关系!”慎言赶忙缩到一角。
男生用力跺跺脚,抹了把头发,动作不敢大了,也赶紧缩到另外一个角落。
看起来,两个人是各占了个角落,其实小小亭子间,能有多大呢?两个人的呼吸,彼此都听得清清楚楚。
慎言有点窘迫,想走出去,可是雨还那样大,势必要湿透的。
马上就要期末考试,文理分科了,如果感冒了就糟了。
于是,慎言只得又贴着玻璃挪了一点,她低着头,不好意思把目光放在对方身上,只得认真地看着脚尖。
白色的球鞋,已经湿了,轻轻一动,发出轻微的嘎吱声,这是她前天刚洗过的。
男生却不像慎言这么害羞。
他兴致勃勃地,打量与他一起困在电话亭里的女生。
一双雪白的球鞋,鞋面微湿,沾了几个小泥点,像豆子般的圆眼睛,居然有几分可爱。
再往上,是少女修长的小腿,小腿圆润光洁,皮肤质感细洁,摸起来,一定很滑。
男生想着,目光继续上移,哦,这个是刚刚发育停当的小女生,白色的裙子被雨淋得半透,贴在身上,胸部随着呼吸轻轻起伏,还显得很青涩,小小腰身,盈盈裹细窄的白裙里,怕是一把就握住了。
——咦?
少女纤细的指尖,捏着一本书,《梦里花落知多少》,“三毛”两个草写的黑字,在皱巴巴的素色封面上,非常惹眼。
男生愣了一下,猛地抬起头,可是女孩的头垂得太低,看不清楚,只能看到披散而下的黑发,几缕发丝上,还淌着水,顺着发线,一滴滴落在她的肩头,半边肩膀都湿了。
“沈慎言?”男生试探着叫了一声。
少女仿佛触电一般,抖了一下,然后抬起头。
那女孩皎白的面孔,便扬了起来,然而又迅速低下去,黑发顺势散下。
只一刻,男孩已经觉得无法再移开目光,他情不自禁想到那一首著名的诗: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象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沈慎言,你是沈慎言?”男生试探的语气,充满了兴奋与期待,甚至带着几许笃定。
仿佛如果这个女孩,不是沈慎言,他也要立即将她变成沈慎言。
“你是?”少女终于抬头正视他。
那一刻,他只觉一团莹白的光,迎向自己的眼睛,差点不敢逼视。
“我是胡启初!”胡启初努力压抑住心中的惊喜,尽量用大方而冷静的语气介绍自己。
于是,少女的脸一下红了,薄薄的耳朵,立即烧成了透明,粉得像胭脂花上,刚滚过的露水。
“居然遇到你了!”慎言松口气:“太巧了。”
“是啊,证明我们注定是要遇上的。不管有没有这场雨。”胡启初缓过气,恢复了镇定。
这次,轮到慎言仔细得打量他。
原来胡启初,长成这样子啊,和自己想得有些不一样。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38 楼 | 2009-08-31 16:02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她想象中,他该是个成熟而英俊的男人,可眼前这个,分明只是个容貌勉强算得上清秀的大男生。
然而这个男生,长了一双桃花眼,简直可以勾魂摄魄。可彼时,慎言毫无阅历,识人尚浅,只觉得这双眼睛,宝光灵动,像蓄了一池春水,随时要溢出来,那双眼只随便轻轻一瞄,她的心脏便不听使唤的乱跳,几乎要从嘴里蹦出来了。
于是,她的脸更红了。‘
但不服输的性格,让她努力仰起头,回应着他的目光。
那一刻,她紧紧拽着手里的书,倔强地凝神看着他,胡启初只觉得这少女的美丽与青春,咄咄逼人,竟然带着几分锐气。
其实,17岁的沈慎言,还没有长开,像一朵花卷缩着花瓣,无限芳华只释放了冰山一角。
但这份青涩和鲁莽,在她素洁的容颜下,反而有种奇特的矛盾美。
“沈慎言,你要记住今天。”胡启初笑着伸手弹开慎言发梢的一滴水。
“为何?”慎言晃晃身子,躲开他暧昧的动作。
“因为我们有缘分啊。我们都迟到了,都没有赶到约定的地点。但是,学校那么大,躲雨的地方那么多,我们竟然都选择了这个转身都觉得困难的电话亭。难道不应该记住吗?”胡启初自信笃定地说:“反正,我会永远记得这一天,多么特别的见面方式,多么特别的约会地点。”
“谁知道呢?时间能改变一切,尤其是记忆。”慎言耸耸肩,故作深沉。
不知为何,她想在这个胡启初面前,表现得特别一点,成熟一点,不希望他觉得自己只是小女孩。
“傻丫头,有些记忆是刻骨铭心的。即便你忘记了自己是谁,也不会忘记有些人,有些事。”胡启初感慨得说。
他年纪不大,可是一双桃花眼,让他经历过不少事情,他也懂得,这个世界有些东西是自己无法做主的,特别是记忆。
“我不,我只记住想记住的。”慎言固执地说,她觉得这样子,会比较有个性。
“你太年轻了!”胡启初笑起来,桃花眼眯成条缝,有狡黠地光一闪而过。
“请不要用一个人的身理年龄,衡量她的心理年龄。”慎言胸有成竹:“理论上讲,女生要比同龄的男生,心理成熟5岁。也就是说,我现在的心理年龄是22岁。”
“是吗?那我们俩不是没有代沟,可以沟通无阻了?”胡启初笑起来,伸出手:“那么沈慎言,我们交个朋友吧!”
慎言犹豫了一下,这样的动作在她看来太过亲昵。
可是,她又不想被他看扁了去,也许在成人的世界里,握手是最普通简单不过的礼仪。
于是,慎言伸出手,指尖轻轻自胡启初的掌心掠过,妄图敷衍了事。可谁知,他一把握住她的手,用力握了握:“你手好凉。”
慎言只觉那双手宽且厚,掌心干燥温暖,紧紧握住时,她的手指甚至能辨出他细密的掌纹。
于是,她有了生平第一次和男人的肌肤接触。
“我一年四季都手脚冰凉!”慎言轻轻接过话题,努力调整呼吸,掩饰自己的慌乱。
胡启初倒是坦荡,放开慎言的手:“那你冬天要注意保暖,女人最怕身体寒了。”
慎言瞪圆眼睛,仿佛不相信这种话出自一个男生的口。
“我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男生。”胡启初明白慎言的惊异,同她调皮的眨一眨眼睛。
慎言不便接话,只得自动忽略这个话题:“你说,雨要下到什么时候呢?”
“怎么,你不想和我呆在一起了吗?”胡启初故意逗慎言。
“不是,我——”
“那你是希望这个雨,永远都下不停吗?”他继续捉弄他,此刻眼前局促不安的少女,令他觉得十分有趣。
她皮肤本来就白得清透,像冰沁沁,水盈盈的昆仑玉,一说话,整张脸都烧成绯色,竟有剔透流光的质感。
是以,胡启初更加觉得令她害羞,是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慎言一向口齿伶俐,此刻在这狭窄空间里,他的呼出的每一口热气,都仿佛在她裸露的肌肤上燃烧,她只觉得浑身发烫,喉头发干,脑子锈住了一般,生怕一开口又说错话,只得维持缄默,保留尊严。
“好了,不开玩笑了!这雨,估计要下到晚上了。”胡启初看看外面,白筋似的大雨,已经迅速淌积,淹没了路面,汪汪得一大片,反着白银色的光,这小小电话亭,仿佛泽国中的一只孤岛。
“晚上啊?”
“怎么?你怕吗?”胡启初笑起来,狭长眼睛,竟有点狐气。
慎言看得心惊,可是,他目光灼灼地凝视着她,她心里又隐隐有喜悦在泛滥,泛滥到将她整个人,整颗心都淹没了。
“我不怕!”慎言强迫自己抬起头,与他对视:“因为,我不会和你呆到晚上!”
说完,慎言对着胡启初,展颜一笑,迅速推开电话亭的门,一脚踏进积水里,溅起雪白的水花。
然后她冲进雨幕,潇洒地转过头,对着胡启初用力挥挥手:“拜拜啦!”。
看着惊讶的神情,一点一点地爬上胡启初的眼眸,她满意地笑了,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谁说她一定要处处落于下风?
谁说每一步都得按他的方式来?
谁说她一定要被他握于股掌?
慎言痛快地淋着雨,倾泻而下的雨,淋得她睁不开眼,可是她心里却充盈着快乐,小小心房被涨得鼓鼓的,容不下任何其他情绪,仿佛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忽然绽放,开出一朵一朵喜悦的小花。
慎言只觉得身体说不出的轻盈,长了翅膀一般,随时可以飞起来。
她忍不住,掩住胸口,那里有什么东西正在发芽,正在壮大,正在填满少女的心。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39 楼 | 2009-08-31 16:02 顶端
<<  1   2   3   4   5   6   7   8  >>  Pages: ( 4/88 total )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07800(s) query 4, Time is now:03-21 14:04,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