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 你曾经因为寂寞,吻过谁的嘴
 XML   RSS 2.0   WAP 

<<  2   3   4   5   6   7   8   9  >>  Pages: ( 5/88 total )    
--> 本页主题: 你曾经因为寂寞,吻过谁的嘴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2
威望: 3135 点
金钱: 3664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毅然没有写的冲动,这个是前几天写的了。周末在家里,酝酿整天想写小说,结果是——窝在沙发上看了两天两夜的别人的小说。


宅在在家,无所事事,唯一嗜好只剩看书和吃东西,但不动又狂吃的结果是,又长胖不少。

以前买的所有衣服统统不能穿了,原来发胖也是一件很费钱的事情,需要重新置换衣服。但我已经没有兴趣穿衣打扮,就把以前宽松的旧衣服,当顶梁柱穿啦。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40 楼 | 2009-08-31 16:05 顶端
木木小猪





级别: 骑士
精华: 0
发帖: 512
威望: 554 点
金钱: 1221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02-24
最后登录:2018-04-2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越来越吸引人了,坚持写下去啊.

阿圆阿圆我爱你
41 楼 | 2009-08-31 18:37 顶端
姜兰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678
威望: 713 点
金钱: 1600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1-22
最后登录:2019-05-2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感觉很流畅呀!看来写小说不是一般人可以做的事。也是一件很辛苦的工作。
嗯,为着身体建康也好,有时还是要动动。爬爬楼梯,散散步也好。
关弓加油喔!等你这本书出了,我想找你亲笔签名呢!


顺便问一下,你在看什么其它书?


幸运者做猪不幸者做人,我是个幸运的不幸者,起码我睡的象猪.
42 楼 | 2009-08-31 18:43 顶端
寂寞流星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34
威望: 35 点
金钱: 922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8-04-3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好喜欢关弓

lie to me
43 楼 | 2009-08-31 18:54 顶端
lilycat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0
发帖: 615
威望: 702 点
金钱: 1550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4-26
最后登录:2013-01-2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世界上愚蠢的男人有好几种,其中两种这里面都出现了。一个是女主她爹(我一直都认为国家应该有政策规定这种男人没有当爹的资格),另外一个就是姓胡的。关弓,还有坑要添哦。不管你胖到几多,我依然粉你啊。
44 楼 | 2009-08-31 22:19 顶端
秋皓



级别: 骑士
精华: 0
发帖: 476
威望: 497 点
金钱: 1223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10-11
最后登录:2019-05-2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没有关系,好故事都是需要慢慢酝酿的
——盘腿坐着
写故事的人不急,有了文思才动笔
看故事的人不催:有故事看故事,没故事看随笔也好

最近发现一种豆沙为馅、绿豆蓉做皮的饼
不甜不腻,少油,吃多也不会发胖
杏花村出品
推荐关弓尝试


月有阴晴圆缺
人有悲欢离合
45 楼 | 2009-08-31 22:52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2
威望: 3135 点
金钱: 3664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在看倾泠月的书,喜欢看兰因璧月,这个是武侠小说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46 楼 | 2009-08-31 23:12 顶端
hxwcj99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1721
威望: 16867 点
金钱: 1388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8-01
最后登录:2019-05-1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好看啊!期待!
47 楼 | 2009-09-01 15:15 顶端
hxwcj99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1721
威望: 16867 点
金钱: 1388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8-01
最后登录:2019-05-1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的确,边看书边吃东西曾经也是我最大的乐趣,可是,随着年龄增长,狂吃不胖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只能控制自己的嘴巴了。

如果实在还是想吃点啥,建议吃点水果,瓜子之类,前者美容,后者即便吃了半天实际下肚的东西也不过一点点。

48 楼 | 2009-09-01 15:18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2
威望: 3135 点
金钱: 3664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跑到家的时候,慎言已经浑身尽湿。
“你怎么不等雨停了再回来?”母亲惊叫着冲过来,顺手扯过一条毛巾将慎言裹起来。
可是,晚了一步。
老沈还是瞥见慎言湿淋淋的身子,白色连衣裙,被淋至半透明,裹在身上,内衣裤都若隐若现。
“都是大姑娘了,还这么不注意形象,衣服都湿透了,还好意思在院子里跑,叫人看见,还以为我们家缺乏管教!”老沈吼起来,震得门框都在抖。
慎言低下头,嘴角含着笑,闪进浴室,让哗啦啦的水声,掩盖老沈的咆哮。
“好啦,别说了。她还是个孩子。”母亲赶紧替她说好话。
“心是孩子。身体可不是了!”老沈压下声音:“何况,你这个女儿,心思重着呢!你多管着点,我一个男人不好意思同她多说。”
慎言听见了,忍不住讪笑,老沈已经念得她耳朵起了老茧,还会不好意思吗?

晚上,躺在自己的小床上,闻着被子上太阳晒过的香味,她又想起胡启南的呼吸。
黑暗中,她也觉得有一双灼灼的眼睛,正看着她。
面颊不由自主,一点一点烫起来。
彼时没有空调,只得一部老式风扇无力地转动,发出规律单调的嗡嗡声音,越发令一切变得恍惚。
潮湿的空气,闷得人直流汗。
可是,此刻她也不觉得热,只是身子发虚,仿佛正漂浮在湖面上,随着水波,一荡一漾。
慎言睁开眼睛,天花板上有一小片水渍,她越看越觉得像胡启初的侧面。
她的嘴角不自觉上扬,电话亭里短短相会的细节,不断重复上演,仔细回味。
他浅灰色的T恤,他牛仔裤下裹着的长腿,他好看的手,凉薄的唇,他懒洋洋说话的声音,他柔软的发角……
她就是不敢去仔细回想他的眼睛,一想,她就觉得心慌,仿佛那春水般的目光,要将她溶化。


周日时间过得极缓慢,慎言恨不能一睁开眼睛,就返回学校
不知为何,她很怕胡启初打电话来的时候,她不在。
好不容易,在家吃过晚饭,神游太虚、点头捣蒜地听完老沈的训话,慎言便像出笼小鸟一般,飞回寝室。
她悄悄将电话,挪得距离自己近一点。
可是,整整一个晚上过去,电话铃声响了好几次,都不是找她的。
难道还是错过了他的电话吗?
又或者,他根本没打过?
也许他觉得自己不够美,还是他认为自己突然跑走的行为,显得太过小女生了吗?
慎言开始不自信了,反复猜测他不打电话来的原因。
她很想主动打电话给他,可是她不知道他电话号码。
她忽然发现自己对他知之甚少。
除了名字,在哪里读书,是胡真臻的表哥以外,她对他几乎一无所知。
慎言想,好不好找胡真臻打听一下呢?
但冒然谈起别人的表哥,多少会引起她怀疑,何况胡真臻是著名的小喇叭,最爱传播小道消息,尤其爱把男女间的事情,往不纯洁的方向想。
于是,慎言只能将满腹疑问都硬吞回肚子里。

就这样过了两天,对于慎言而言,已经像过了两年那么漫长,每日对电话的渴望,已经成为一种煎熬。
有时候上着课,她也会偷偷的走神,幻想寝室里电话铃响了。
幸亏这时,传达室的阿姨,替慎言送来一封信,淡蓝色封面,用灰蓝色钢笔写着“沈慎言亲启”。
慎言仔细对着光,看了看邮戳,就是学校前面不远的邮局。
又是谁寄给自己的情书吗?
慎言已经收情书收到腻味了,来来去去都是那些话,慎言已经看得麻木。
可是,不知为何慎言觉得这封信一定不是出自自己那些仰慕者之手,她看着信封上清瘦秀逸的字,隐隐觉得那字有胡启初的风骨。
慎言忽然有点不舍得将信封拆开,仿佛拆开了,就破坏了信的完整性,就像一个旖旎的梦,做完了,就没有了。
可是,偏偏她又好奇,他会写什么给她呢?
为何不打电话,偏要写信呢?
慎言偷偷走到学校走廊的僻静处,将信打开。
她几乎是怀着前所未有的虔诚,在开启这封信,双手因为紧张,因为激动,因为期待,因为好奇,而有些微微僵硬。
这是一封没有称呼的信,雪白的纸张,非常特别,柔得像一种半透明的丝绵,看起来略微粗糙,摸起来却异常光滑。
信上只有一句话: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句:“噢,你也在这里。”
刹那间,慎言只觉呼吸都要停止了,整个人仿佛被电流击中,像有无数幽蓝火花,在体内不断闪烁绽放。
她知道,这荡气回肠,而又寂寥苍凉的句子,摘自张爱玲的小说。
只是这一次,她从这句话里读出宿命、读出欣慰,读出淡淡的喜悦。
她仿佛看见他推开门,与她狭路相逢在小小亭子间。
慎言捧着信纸,忍不住贴在心口。
如果这也算一封信,那么这无疑是她收到过的,最美最动人的信。
慎言深深呼吸,信纸上仿佛还带有某个人的体温,她忍不住轻轻伸手抚摸那一个个灰蓝秀逸的字。
从这有一天起,沈慎言爱上了下雨天,无论是清风细雨,还是狂风暴雨,她都觉得内心一片宁和平静,总觉得会有美好的事情发生。

晚上睡觉的时候,慎言将信放在枕头下,不时会忍不住拿出来摩挲一下,她已经能背出上面的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甚至知道每个字笔迹的形成轨迹,一撇一捺以什么样的方式连接在一起。
隔了信封,用手指,她也能把这些句子读出来。
这个晚上,慎言终于迎来了她生命里的第一次悸动。
她隐隐觉得,一切都不同了。
在这个夏日,汗津津的夜晚,十七岁的沈慎言尝到爱情最初的滋味。
淡淡的甜,微微的酸,青青的涩,以后,她还将尝到更多更多的滋味,直到所有的味道融合在一起,凝结成单一的苦。
但此刻,梦里的慎言,却做着最甜蜜浓稠的梦,梦里她拥有全世界最完美的爱情。

天色微青时,慎言起身去跑步。
她比往日多跑了一圈,因为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精神与气力。
绕回操场的时候,天光渐明,浅碧色天空,通透如琉璃。
慎言坐到栀子花丛旁的石条椅上休息,用白色毛巾,一点一点擦干身上的汗水。
少年的爱情,像极了这栀子花初绽花蕾,雪白芬芳,有一抹淡淡的碧色还未褪尽。
慎言微微闭眼,让浓郁花香,沿着衣角贴身而上,将眉目发丝都浸淫其中。
忽然,有人坐到她的身边,递过来一瓶水。
谁这么鲁莽?
慎言转过脸,胡启初的脸便这样突兀地出现在她面前,那桃花眼里,带着浓浓的笑意。
慎言惊得差点叫出声,需要极大毅力才能忍住。
“你怎么来了?”慎言紧张地看看四周,还好并无相识的同学。
“我怎么不能来?”胡启初笑嘻嘻地看着她:“我说过要陪你跑步的。”
“我已经跑完了!”
“我知道,已经欣赏了好一阵了。”
“你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神出鬼没,会吓到人的?”慎言轻声抱怨,然语气里,却半分责怪也没有,反有一点腼腆的娇嗔。
“你逃跑的时候,也没同我打招呼啊。”
“谁说我是逃跑的。”慎言轻咬嘴唇:“我是光明正大的弃你而去。”
“强词夺理。信收到了吗?”
“嗯。”
“回信呢?”
“什么?”
“我写信给你,你不是应该要回信的吗?”
“怎么,不打电话了,想和我做笔友?”
“不可以吗?不是你害怕我打电话给你吗?”
“我不知道你地址。”慎言小声说:“你写给我。”
“那你得每天给我写一封信。”胡启初霸道地看着慎言。
“你写一封,我才回一封。”慎言说:“你要我写那么多信给你做什么?我可找不到更多话题和你说。”
“可我有很多话想同你讲。”
“那你怎么不多写。”
“因为,我喜欢读你写的信。”
“你又没见我写过。”
“只要你写,我就喜欢,”
“我又没写过,你怎么知道你喜欢不喜欢。”
“但凡是你写的,只言片语都是好的。明白吗?小丫头。”
“我不是小丫头。”
“那我叫你什么?沈慎言?慎言?言言?小言?”
“叫沈同学。”慎言绷起脸,神情严肃:“我叫你胡同志。”
“好的,小沈同学!”胡启初故意加个小字,果然慎言的脸又红了。
“为什么要加小字。”
“因为你本来就很小啊。”
……

上晚自习的时候,慎言偷偷铺开了信纸。
信纸,是她中午从学校外的精品店买来的,雪白扉页下,有一小簇淡紫色雏菊。
闻起来,暗香浮动。
于是,在教室明亮的灯光下,在身边同学翻书,写字的沙沙蚕食声中,她开始写生命中的第一封情书。
写什么呢?
慎言想来想去,不知如何下笔,明明有千言万语要说,可是话到嘴边,又都觉得可以不说。
她想一想,写下:这是我第一次给人写信,因为不知道要写什么,所以我就不写了。
然后签上自己的大名。
她反复看看,想象胡启初看到信后的惊讶的表情,她忍不住想笑,于是笑容真的就扩大在脸上。
若干年以后,每次回望,明亮教室里,那个纯稚天真的少女,想起那一刻心无城府的笑容与幸福,慎言便想用力抱住那个还没来得及受伤的自己,想将她永远留在那完好无损的时空里。
然而,往事犹如穿过指间的风,明明真实存在,却什么也抓不住。
再美好,伸手一握,也终是空。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49 楼 | 2009-09-01 16:52 顶端
<<  2   3   4   5   6   7   8   9  >>  Pages: ( 5/88 total )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08582(s) query 4, Time is now:05-24 23:58,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