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美丽文字 -> 凤凰的饲养方法
 XML   RSS 2.0   WAP 

<<   1   2  >>  Pages: ( 1/2 total )    
--> 本页主题: 凤凰的饲养方法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fanjin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1
发帖: 1688
威望: 1847 点
金钱: 25085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06-23
最后登录:2018-09-2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凤凰的饲养方法

作者:大风刮过

重葛是一只活在大山里的狐狸  但它不是一只平常的狐狸,它比较走运,投了个好胎,生来就是一只天蚀狐。天蚀狐是仙狐的一种,天生有仙根,可以变化成人的模样,如果勤奋修道,就能飞升成仙。

  生为一只天蚀狐,重葛却觉得一点也不幸福。族中的规矩很多,和它差不多大的幼狐各个在长老们面前都乖得像鹌鹑一样,拼命表现得又老实又听话,只知道修炼,不肯和它玩耍。它就独自溜出去和那些平常的小狐狸玩,不过,天蚀狐长大的速度和一般狐狸是不一样的,一年两年的过去,曾经和重葛一起玩的小狐狸都长成了大狐狸,壮年狐狸,最后变成了老狐狸,重葛还是一只没长大的幼仔。于是后来的小狐狸都知道它不是同类,不再和它玩了。

  十一岁那年,重葛可以化成人形了,长老将它拎进洞中,语重心长地告诉它,它漫长的修道之路,从今天正式开始。它从今后要养气食素,参详道法,日日勤修,不可懈怠。

  所谓养气食素,就是从今以后,它只能吃素,不能吃荤。  重葛听到这一项时,非常抑郁,它一直觉得做狐狸挺好,对飞升成仙一点兴趣都没有。为了成仙,居然连肉都不能吃,身为一只狐狸,活着还有什么乐趣。  重葛悲愤地跑到山峦中僻静的湖泊边,在一棵大树下趴着,将头搁在两个前爪上,注视着波光粼粼的湖面。
  
  鹿肉、野兔肉、鱼肉还有最香最鲜嫩最美味的山鸡肉……这些从今后全部都不能吃了,只能餐风饮露啃啃野果草根。的
  那么,它这只狐狸和兔子还有什么两样?  重葛恨恨地咬住鼻子旁的一根狗尾草,狗尾草的绒毛戳进它的鼻孔,它颓废地打了个喷嚏。
  我是狐狸,我要吃肉!  老天爷居然像感应到了它的悲愤,忽然之间,晴朗朗的天空乌云翻涌,遮天蔽日,狂风大起,四周刹那间变得和夜晚一样,一片漆黑。  重葛迅速爬起来抖抖毛,飞快地向自己的山洞奔去。的
  闪电像火蛇一样一道接一道蜿蜒在乌云上,雷声轰隆隆地响,重葛缩着脑袋撒开四爪狂奔,奔到离自己的洞穴不远的树林中,一道闪电划破苍穹,雪亮的电光照得重葛睁不开眼,接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似乎就在重葛的头顶上炸开。的
  重葛一头扎进草丛中,紧闭双眼,缩成一团,一动不敢动,一个物体突然从天而降,穿过树枝,重重地砸在它的不远处
  片刻后,重葛从草丛中抬起头,睁开眼睛,发现四周一片光明,天上的乌云竟然全都无影无踪了,阳光暖洋洋地洒在它的皮毛上,天蓝的发亮。
  而后,它发现,不远处的草丛里,有团花花的东西。  重葛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不由得怔了怔,再吞了口口水。的
  草丛中,居然躺着一只硕大的、湿淋淋的、双眼紧闭一动不动的——山鸡!
  重葛舔舔嘴,绕着那只山鸡转了个圈,它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山鸡,足足有普通山鸡的好几个大,尾巴也特别长,浑身的毛红中带花,虽然湿透了,但仍然比寻常山鸡花哨的多。
  重葛头顶的耳朵动了动,暗想,这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神仙养的山鸡,是只神鸡?
  它再咽咽口水,这只神鸡的肉,不知道是不是比寻常的山鸡美味的多。  长老吩咐过,从今往后再也不可以吃肉了。但是,这只山鸡,简直像是上天送来的礼物。是吃还是不吃?  重葛蹲在大山鸡身边,内心挣扎不已。的
  嗯,假如在外面吃,被长老发现,就不好了。  重葛决定先把大山鸡拖回自己的洞里去,再慢慢思考吃还是不吃的问题。


春有百花夏有月,秋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在心头,便是人生好时节。
楼主 | 2010-01-08 04:01 顶端
fanjin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1
发帖: 1688
威望: 1847 点
金钱: 25085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06-23
最后登录:2018-09-2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重葛用嘴咬住大山鸡的翅膀,将它往自己洞穴的方向拖去,重葛眼下仍然是只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小狐狸,这只山鸡太过硕大,它拼命往前拽,拽得牙都酸了,还是拖不动。
  
  重葛没有办法,只好变成了人形,它人形的模样是个十一二岁穿着短衫的少年,因为刚会化形,变不了完整的人形,尾巴还留在外面,耳朵也依旧是狐耳,在头顶上尖尖地竖着。
  变成人形后,它终于拖得动这只大山鸡了,两手抓住山鸡的翅膀,将它一路拖回了自己的小山洞。  把大山鸡放在山洞中的草垫上,重葛坐到一边,喘了口粗气,大山鸡湿淋淋的羽毛顿时将草垫也染湿了一大块。重葛仔细地又端详了一下山鸡,山鸡的羽毛太湿,要是把鸡肉泡酸了,恐怕会影响口感。  重葛重新变回狐狸的模样,跳到大山鸡的脊背上,用尾巴将大山鸡的羽毛仔仔细细擦了一遍。刚才拖回山鸡就费了它不少力气,用尾巴擦完鸡毛后,它觉得很疲倦,便跳回地上,拽了一个软垫在大山鸡旁边,蜷在软垫上呼呼地睡了。  在梦中,它蹲在一个火堆边,一只硕大的拔光了毛的山鸡被松枝串着架在火堆上,大山鸡自己在火上缓缓转动,表皮已被烤得黄黄的,亮亮的,油水不断地滴进火堆中,滋啦滋啦地响,烤鸡的味道异常地香,是天下最美好的味道……  重葛在酣梦之中流着幸福的口水傻傻地笑了。  从美梦中醒来,重葛带着倦意睁开眼,眼前忽然一片耀眼的斑斓,将它吓了一跳,一骨碌从软垫上坐起来。  原来那片诡异刺眼的颜色是大山鸡的羽毛,它的羽毛已经干透了,羽茎朱红,末梢五色斑斓,长长的尾羽竟然微微晕着光晕,像染着美丽的霞光。  这是它见过的最花最好看的鸡毛!重葛呆呆地看着浑身散发着七彩流光的大山鸡,它,它该不会真的是一只神仙养的神鸡吧,如果是神鸡,鸡肉是不是不能随便吃,吃它的肉会不会拉肚子?
  
  重葛用嘴碰碰山鸡的身体,山鸡的鸡毛实在太过漂亮,它想拔一根下来。

  重葛绕到山鸡的尾巴那里,山鸡有三根异常华美的尾羽,重葛用嘴叼住最中间它觉得最好看的那根,抬起一只前爪按住大山鸡的臀部,用力一扯。  尾羽没被拔下,大山鸡的身体却突然微微动了一下。  重葛吓了一大跳,连忙松开山鸡的尾毛,跳到一边,吐吐刚刚拔鸡毛沾在嘴巴里的绒毛。
  大山鸡的身体又微微动了动。  重葛闪出老远,小心翼翼地绕到山鸡的面前,正对上一双漆黑漆黑的眼睛。
  大山鸡居然睁开了眼!原来它只是晕过去了,并不是只死鸡。重葛和山鸡大眼瞪小眼地两两相望,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怎么会有一只小狐狸。”声音冷冰冰的,但异常清冽,十分好听。  接着,大山鸡的头动了动,缓缓打量四周,而后,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为何我会在这个小小的洞穴之中?”  这个声音,似乎是从大山鸡的鸡嘴里发出来的。  大山鸡会说话!  啊啊,它果然是只神鸡!  重葛壮着胆子回答道:“是我把你拖回来的。”  大山鸡黑亮的双眼又向重葛看来,似乎是在端详它:“哦?原来你这只小狐狸竟然会说话?难道你是狐精?但你的身上并没有妖气。”    重葛坐直身子:“我不是狐精,我是天蚀狐。”狐精是靠修炼邪术成精的寻常狐狸,天生有仙根的天蚀狐一直觉得狐精是下等的,对它们十分不屑。“我拖你回来,是要吃掉你!”
  就算这只山鸡是只会说话的神鸡,它依然是鸡,狐狸吃鸡,天经地义,重葛说的理直气壮。
  大山鸡却笑了一声,重葛觉得,这只鸡看自己的目光中,有那么一点点不屑:“你?你打算怎么吃掉我?”  重葛老实地回答道:“拔掉你的毛,在火上烤一烤。”  大山鸡又笑了一声:“所以刚才,是你在动我的尾羽?”  重葛默认。  大山鸡道:“小狐狸,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重葛道:“你不是山鸡吗?”  大山鸡的目光忽然蓦地变得冰冷起来,浑身似乎散发出了一股冰冷的寒意。
  重葛小心翼翼道:“当然,你会说话,肯定不是平常的山鸡,你是天上神仙养的山鸡吧,你是一只神鸡吧?”  大山鸡的目光更冰冷了,身上散出的寒意更浓重了。  重葛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胁迫感,它忍不住有点畏缩。  是不是因为这只山鸡觉得要被吃掉,所以不高兴了,它是只神鸡,想来是很讲尊严的。
  重葛看着七彩缤纷花里胡哨的它,心里没来由地软了软,用商量的口气试探着道:“你既然是只神鸡,又会说话,要不这样吧,我不吃掉你,你做我的鸡,我来养着你,怎样?”
  同族的狐狸中,经常有在修炼时豢养其它比自己仙阶低的灵兽的,据说这样既可以增益修炼,又可以积些仙德。不过豢养灵兽的前辈大都是驯养平常的狐狸,或者貂精狼精,养鸡的,似乎还没有过。  大概是因为像大山鸡这样的极品神鸡很难遇到,同族的前辈们都没有机会吧。
  重葛甩着尾巴想了想,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这只山鸡是神鸡,吃了它的肉不知道会不会出现什么不适。它够大,又花又好看,养起来肯定很有面子,唉,反正以后大概也没有机会吃肉了,养一只活鸡在身边,时刻看着,时刻回忆起鸡肉的味道,也是好的。  大山鸡对它的这个提议却没有任何表示,目光依然很冷淡。重葛和它讲道理:“你看,我拖你回来,虽然是打算吃掉你,但我既然没有吃你,就等于救了你,你应该报答我,是不是?而且,你如果做我的鸡,我一定会好好地对待你,给你吃好的,喝好的,你绝对不会觉得委屈。”
  大山鸡的目光已经从冷淡变成了冷笑,懒懒地道:“好吧,反正我受了重伤,暂时飞不起来,居然遇到了你这只呆头呆脑的小狐狸……就随你便吧,如果你仍然想吃掉我,也可以继续试试看。”
  重葛抖抖毛皮,很郑重地道:“我保证,我一定不会吃你。”  大山鸡冷淡地再看了看它,梳理一下自己的羽毛,闭上眼睛。的


春有百花夏有月,秋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在心头,便是人生好时节。
1 楼 | 2010-01-08 04:06 顶端
shampoo1000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208
威望: 219 点
金钱: 1106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9-08-06
最后登录:2016-10-1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继续!

小小声:可不可以排一下版?表打我。。。。


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彻,净无瑕秽。
2 楼 | 2010-01-08 04:36 顶端
杨柳依依





级别: 骑士
精华: 0
发帖: 302
威望: 377 点
金钱: 11746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2-16
最后登录:2018-06-3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看了前头 觉得不错 把后面搜来贴上

山鸡原来是凤凰



  从那一刻之后,大山鸡再也没有和重葛说过一句话。重葛问它有没有名字,究竟是不是从天上下来的等等,它一个字也不回答,只是偶尔冷淡的看重葛两眼,而后立刻挪开视线,或闭上眼睛。重葛只好一直喊它山鸡。

  重葛一向觉得做一只好狐狸要一言九鼎,既然已经许诺了要好好养这只山鸡,就一定要尽心的对待它。它不知道山鸡喜欢吃什么,询问山鸡,山鸡也不回答。它便拔来各种各样的野草,寻来各种各样的野果和草种子放在山鸡面前,山鸡刚开始还冷冷的看两眼,后来连看也不看,更是一口也不吃,只是偶尔饮一两口放在前面的清水。
重葛觉得山鸡身上的肉在一天天变少,心痛不已。山鸡不肯吃东西,也不肯动,重葛怕它在洞里闷坏了,只好每天变成人形扯着山鸡的翅膀,吭哧吭哧的将它拖到山洞外,让它晒晒太阳,到了傍晚,再吭哧吭哧的拖回山洞里去。

  如此这般过了十来天,山鸡依然不吃东西,不说话,更连看都似乎不屑看重葛一眼。

  山鸡的前主人,一定是个神仙,所以它觉得变成了我这只狐狸的鸡,有失它的身份吧。重葛是这样猜想的,它经常将一只前爪搭在山鸡身上,慎重的说:“山鸡,我会一直对你好的。”山鸡仍然一动不动,也不理它。

这天上午,重葛照例变成人形,把山J拖到洞穴外的软草丛中晒太阳。然后又变成狐狸来回叼着野果草籽放在山J面前。而后它又窜到树丛里,发现一枚红色的果子,刚刚叼在嘴里,忽然后颈上的毛皮腾空而起,被拎到半空中。

四爪乱蹬,拼命扭动的重葛,突然落入一个温暖的怀中,一只手摸了摸它的头,有个声音笑眯眯的道:“乖,不要怕。”

  抱住重葛的,是一个穿着碧色长袍的年轻人,他的双眼笑的弯弯的:“乖,我不是坏人,我是天庭的神仙,叫做碧华灵君,你是天蚀狐的幼狐,应该能化成人形,也会说话吧,告诉本君,你叫什么名字?”

  重葛的惊恐渐渐平息,感到抱着自己的这个人身上果然有非常浓重的纯澈仙气。
他真的是神仙,神仙不是应该在天上吗?为什么到这座山里来?难道,他是山鸡的前主人,来找山鸡了?
重葛忽然有点害怕,它小心地将嘴里叼着的果子吐到两个前爪间,牢牢抱住,方才小声回答道:‘我叫重葛,就住在这个山上。你是神仙,来这里干什么?’
神仙温和地抚摩着重葛的毛皮:‘我只是偶尔路过,正好就看见了你。小狐狸,本君觉得你很可爱,又有仙根,你要不要和本君一起回天庭去?天庭很好玩,在我的府邸中我可以教你修仙,不必像凡间那么辛苦,也不用经历天劫,既逍遥又自在,你愿不愿意?’
重葛立刻摇头。
神仙叹了口气:‘你不愿意,本君便不勉强你。’像是恋恋不舍地又抚摩了几下重葛的毛皮,方才将它放回地上。
重葛立刻变成人形,它听长老们说过,如果有缘遇到神仙,一定要变成人形,这样代表恭敬。
神仙微笑着拍拍它的头:‘变成人形也很可爱。’又看了看他手中的果子,‘你喜欢吃这种野果?’
重葛摇头:“不是,我养了一只山鸡,这枚果子是拣给它吃的。”
神仙哑然地道:“哦?你养山鸡?狐狸养鸡,可真是有趣有趣。”
重葛低着头,头顶尖尖的狐耳微微耸着:“但是它不喜欢我,不理我,一直不吃东西。对了,你是神仙,你知不知道山鸡喜欢吃什么东西?”
神仙摸着下巴道:“本君还真的没有养过山鸡,天庭中似乎也没有谁养过,所以我也不太知道。”
重葛道:“啊?但是我养的这只山鸡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长得和寻常的山鸡很不一样,又大又花,应该是只神鸡。”
神仙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神鸡?你愿不愿意带本君去看看你那只山鸡?”
重葛领着神仙出了树林,指着自己洞穴的位置道:“你看,在那里卧着的,就是我拣的山鸡,很大很花吧,它不吃东西,所以现在瘦了点。”
神仙看了看那只山鸡,再低头看看重葛:“你....在哪里捡到他的?”
重葛说:“就在树林里,天上打雷,它掉下来了。”
神仙再看看他:“你为什么以为,他是只山鸡呢?”
重葛眨眨眼:“难道它不是山鸡/”
神仙微微笑道:“他当然不是山鸡,他是凤凰。”
重葛攥着手中的红果子,傻了。
凤凰,那是百鸟之王,是神鸟,不是神鸡,更不是山鸡。
怪不得它那么大,怪不得它那么花。
神仙道:“凤凰都很要面子,所以他如此落魄时,便宁愿被当成山鸡,也不愿承认自己是凤凰。你一直喊他山鸡,难怪他不理你。”
重葛的耳朵又耸了耸,深深低下头。
神仙再拍拍他的头:“不过不要紧,你做不成养鸡的狐狸,做一只养凤凰的狐狸也很不错很有前途。”
重葛抬起头道:“我,我还能养它吗?”凤凰是了不起的神鸟,怎么可能让一个狐狸养。

神仙眯着眼睛微笑道:“为什么不能,万物众生皆平等,并没有上下之分,既然你捡到了他,救了他,现在还在尽心地照顾他,他就是被你养的凤凰。恩,凤凰,本君倒也养了一只,虽说脾气和你这只应该差了很多,但同是凤凰,还是有些共通之处。”神仙在袖中摸了摸,摸出一本书册,放进重葛手中,“这是本君所写的一本养凤凰心得,大概会对你有些帮助。”
重葛捧着书册,傻傻地看着神仙,神仙又摸摸他的头顶:“诶,你这只小狐狸真可爱,可惜不肯随本君回天庭,恩,碰见你,算是你我有缘,这样吧,我再送你一样东西。”神仙又从袖子里拿出一样东西送到他面前,“这道灵符你拿好,假如有什么危难时刻,只要撕碎它,本君就会尽快赶过来帮你。”
重葛收好灵符,夹着书册,道了声谢,神仙说他还有要事,化作一道仙光,消失不见。
重葛走到洞前,在凤凰的身边蹲下,摸摸它的羽毛:“原来,你是凤凰。”
凤凰睁开漆黑的双目,目光依然冷漠。
重葛低声道:“对不住,我不知道你是凤凰,一直喊你山鸡。从今以后,我会按照养凤凰的方法,重新好好喂养你。”
凤凰的身体忽然动了一下,然后又闭上双眼。
-饲养凤凰的窍门-
神仙送给重葛的书册名叫《养凤诀窍》。
《养凤诀窍》的第一篇叫《沐浴篇》,第一页第一条写道:“凤凰喜洁,需日日清水沐浴。”
重葛看到这一条,内心自责不已,他把凤凰当山鸡养的这些天,一次都没给它洗过澡,而且每天拖它出去晒太阳,把它在地上拖来拖去,不知道沾了多少灰尘。
它立刻决定带着凤凰去附近的小溪中洗澡。
但是凤凰太大,重葛狐狸形时还没有它的一只翅膀大,变成人形也不够力气将它抱起,重葛尝试把凤凰背起来,或者抗到肩头,都失败了。第3次从重葛的肩头滑落下来的时候,凤凰终于睁开眼睛道:“你要做什么?”
这是这么多天来它和重葛说的第一句话,重葛很惊喜,很激动,半晌才结结巴巴地道:“我~我想带你去洗澡。到洞外的小溪那里。”
凤凰淡淡地吐出六个字:“不必了,太麻烦。”说完,又闭上眼。它依然很冷淡,重葛有点伤心,低头片刻,忽然想到了一个方法。
他翻出一条崭新的草垫,把凤凰拖到草垫上,在草垫的一头绑上绳子,抗在肩头,连凤凰带垫子一起吭哧吭哧地拖到了小溪旁。
溪水很清澈,被太阳晒得暖暖的,重葛把凤凰按进水中,仔仔细细地洗干净。凤凰水淋淋地被他捞起来,放回草垫上,重葛又变回狐狸,跳到凤凰身上,用尾巴将它全身的水滴擦去,而后再变作人形,拧了拧自己湿漉漉的尾巴,捡起一片大树叶,在凤凰身边来回扇着,让它的羽毛快点变干。
他一边替凤凰扇着风,一边翻开《养凤诀窍》。
第一页第2条写道:“沐浴完毕,羽毛需用玉梳梳理。”
洗完澡后,原来还要替凤凰梳毛,可是重葛没有梳子,更别提是玉做的梳子。他蹲在那里想了一想,砰的变回狐狸,跳到凤凰身边,抬起右前爪,一下一下在凤凰身上轻轻地挠:“我,我没有梳子帮你梳毛,我用爪子帮你梳吧。”
凤凰回过头,看了看它,叹了口气:“诶,你这只小狐狸....多谢。”
重葛乍听到这句话,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多谢,凤凰居然和它道谢,它异常喜悦,半天才结结巴巴地道:“没~没什么.....”越发卖力地用爪子梳理凤凰的羽毛。
凤凰的羽毛渐渐干了,摸起来滑滑的,阳光下亮得耀花了重葛的眼,重葛的爪子都酸了,却仍然一下一下地梳着。

《养凤诀窍》第三篇,《饮食篇》,第一条:“凤凰,非竹实不食;饮清泉水,当以碧玉器皿盛之。”
竹实?是竹子上结的果实吗?重葛用爪子挠挠头,他从没见过竹子结果子,竹实,竹实......凤凰确实是野果草籽之类的什么都没吃过,它这样下去一定会越来越瘦。
重葛拎着竹筒大老远跑到山涧的清泉边,盛了一竹筒,再气喘吁吁地跑洞穴,放到凤宵面前:“这不是溪水也不是河水更不是湖水,是我从泉眼里打的水,你喝吧,但是我没有玉做的东西,只有竹筒。你先将就一下。”

凤宵眯着眼看他:“小狐狸,你为何对我如此尽心,是否想从我这里要什么报答?你若有什么愿望,待我的伤好后,可以满足你。”
重葛在凤宵身边蹲下,又挠挠头道:“我没有愿望,你肯让我养,就是报答我了,我说过我会对你好,所以我说到做到。长老们都说我是没有用的狐狸,修仙道修得很慢,也不用功,什么都做不好。我想我至少养你的时候能做得好一点。”
凤宵眯着双眼,不再言语。
重葛忽然丢下一句:“你等着啊。”又起身跑出洞穴。
重葛这次跑出去,很久都没有回来,凤宵在洞里睡了一天一夜,到了第三天傍晚,凤宵开始思考小狐狸在外面是不是遇到别的大妖怪,被抓去当了点心的时候,洞外钻进一个圆滚滚的土色泥团。
凤宵诧异了一下,端详着那个泥团,正在考虑它是个什么东西,泥团突然开口说话:“对不起......”
凤宵听出是重葛的声音,又诧异了一下。天蚀狐的毛皮与寻常狐狸不同,是玄黑色,从头顶到尾巴稍有一条白道,但是此时重葛的毛皮上糊满了泥土,像个泥巴球儿,只剩下两只眼在一眨一眨。凤宵忍不住开口询问:“小狐狸,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模样.....”
重葛蹲在墙角低下头:“对不起,我找了前后两座山,都没有找到竹子树上的果实。”
凤宵注视着它,片刻后缓缓道:“我,并非只吃竹实。”凤宵看着重葛瞪大了乌溜溜的眼,续道:“鲜果我本都吃一些,但这些日子,我都在静卧疗伤,不能进食,故尔你摘的鲜果我都没吃,并不是嫌它们不好。”
呜?这样啊,重葛傻傻地笑了,原来神仙送的书上也有写错的地方,凤凰其实什么果子都吃的。它高兴地啃了几枚枣子,再喝两口水填饱肚子,而后道:“这两天都没有带你去洗澡,你一定很不舒服吧?对不起,我这就......”
它一边说,一边就要变回人形,话还没说完,一直卧在垫子上的凤宵突然立起身,抖抖羽毛,重葛惊喜道:“你,你可以站起来了?”
凤宵突然用喙轻轻叼住了它后颈的毛皮。重葛的身体腾空,离开了地面,它惊诧地扭动一下,凤宵叼着它,缓缓优雅地踱出洞穴,振翅飞起。
重葛升到了半空,看着越来越远的地面,呆呆道:“你的伤已经好了吗?”
凤宵的伤并没有完全好,只能飞到和树差不多的高度,祥光缭绕的凤凰舒展双翅,盘旋片刻,轻轻落到了洞穴旁的小溪边,而后一张口,重葛扑通落进了溪水中。
重葛在水中扑腾了两下,站起来,抖抖毛皮,凤宵栖在岸边,半卧着,悠然地看它,重葛明白过来,自己的身上太脏,凤宵嫌弃它了。
它立刻蹲进水中,连鼻子也埋进了水下,卖力的清洗着毛皮。
夕阳的光芒金灿灿地掠过粼粼的水面,重葛蹲在树下,用右前爪一下一下地替凤宵梳理羽毛,凤宵的羽毛在夕阳下看更加漂亮,就像夏天的山涧中,雾气在阳光折射下的瑞虹。凤宵眯着眼睛,似乎也很享受,能这样用爪子摸着凤宵的羽毛,重葛觉得很幸福。
“凤宵凤宵,你的伤快好了吧,等好了之后,你是不是就可以吃鲜果了。”
凤宵半闭着双眼,恩了一声。
重葛道:“那我每天都摘各种鲜果给你吃。”
凤宵再恩了一声,缓缓道:“小狐狸,等我好了之后,你想要什么?只要不是太过分,你有什么愿望,都可以向我开口。”
重葛摇头道:“我没什么愿望啊,现在这样就挺好。”
就像现在这样,和凤宵在一起,吃的饱睡得香,它已经非常非常满足。
重葛继续用爪子轻轻挠着凤宵的羽毛,落霞的红晕融进了凤羽上淡淡的祥光。
-养好的凤凰飞走了-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凤宵的伤一天天地好起来。
重葛每天替凤宵从清泉中打最洁净的泉水,凤宵叼着它飞到溪边沐浴,其他的时候凤宵大都在洞穴边的软草丛中继续静修,重葛到树丛中寻觅各种野果,它对肉尤其是鸡肉已经没那么执着了。
凤宵的伤终于快痊愈了,这天,它吃了几个重葛摘回来的野果,重葛很开心。第二天,重葛天刚亮便起来,跑到山中,寻了一大捧山枣,整座山中,惟有山涧里的山枣最甜脆,他变成人形,用衣襟兜了满满的山凿,快步往回赶。
出了小树林,重葛在离洞穴不远处站住了,他看见自己的洞穴门口站着两个人。他们穿着朱红色的衫袍,头束玉冠,有浓烈的仙气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
是神仙!神仙来他这只狐狸的洞穴门口做什么?难道是为了凤宵?是凤宵以前的主人来找它了?

重葛握紧了兜着山凿的衣衫,那两个神仙在洞穴口恭敬地弯着腰,像在对里面说些什么。
其中一个神仙似乎已发现了他,犀利的视线向这里扫来,重葛向前走了几步,那个神仙皱着眉头看他,喃喃道:“原来就是这只小狐狸,天蚀狐,确实是很珍贵的仙兽。”
重葛壮着胆子奔上前:“你们是谁?来做什么?”
那个看着它的神仙面无表情,没有回答,洞穴里忽然缓缓道:“少钥,不可怠慢它。”是凤宵的声音
那个叫做少钥的神仙竟然低下头,恭敬地道:“遵命。”而后再抬起头来,就对着重葛和蔼地一笑。
重葛被他这一笑笑的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凤宵缓步从洞穴中踱出,它依然是凤凰的模样,望着重葛道:“小户里,我要回天庭去了。”
重葛愣了愣,揪着衣襟的手送开来,衣襟中兜着的山凿落了一地,有很多砸到他的脚上,他听见自己的声音结结巴巴地道:“你,你要离开?你,你不愿意让我养了?”
另一位神仙立刻冷起神色:“大胆,在凤帝陛下面前,修得胡言乱语!”
凤帝?凤帝是什么?凤凰一族的王?那不就是神鸟之王吗?
难道.....凤宵它其实是神鸟王?
凤帝是多厉害的角色,重葛明白,天蚀狐一族也有狐帝,而住在天上的凤凰,他们一族之帝应该比狐帝厉害了很多很多吧。
总之,是他这个小狐狸只能抬头仰望的厉害。他忽然觉得,面前的凤宵蓦然变得很遥远很遥远,它的样子,声音,羽毛的颜色,都陌生起来。
那个叫少钥的神仙依然很和蔼地对他微笑着,声音更加和蔼地道:“陛下答应满足你的任务愿望,你有什么想要的?”
重葛低下头,尖尖的狐耳颤了颤,低声说:“我....我什么都不想要。”
少钥还是笑着道:“小狐狸,你还是仔细想想的好,错过了今日,可能再也没机会了。”
再也没机会了,再也没机会见到凤宵了。重葛垂着头,鼻子有点酸,眼睛很涩,他大声道:“没有,我什么都不想要!”
少钥和另一个神仙看着他,都摇了摇头。凤宵轻声笑道:“也罢,我送你一件信物。”
一根朱红的凤羽轻飘飘地飞来,自动落入重葛的手中,重葛捧起它,听见凤宵继续道:“你有了想要的东西的时候,就用狐火将这根羽毛烧到,然后说出愿望,我无论在何处都会知道,然后帮你实现。”
重葛捧着羽毛,依然一动不动地站着,听见凤宵说:“时辰不早,我真的要走了,小狐狸,后会有期。”
很多很多年后,重葛偶尔会和同族的其他狐狸讲起当天看到的情形:“你知道么,凤凰飞翔到天空之上,是最美丽的景象,那么灿烂耀眼的祥光,那么五色斑斓的瑞云.....”
听他叙说的狐狸一般都会撇一撇嘴,抬爪拍拍他的肩膀:“别说梦话了兄弟,你还没成仙呢,上哪看得到凤凰?凤凰会从天上掉下来给你看?”
重葛总会挂着懒洋洋的笑反驳道:“那只凤凰,还真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我还养过它呢,你不信?”
“鬼才信你,你要是养过凤凰,我还养过太上老君的那只麒麟呢。梦太多对身体不好,还是抓紧时间修炼吧!”
重葛就只是笑笑不再还口了,他抬头看看天:“是啊,谁会相信呢,那确实只是一场梦罢了。”
-凤凰归来-
凤宵离开之后,重葛握着那根朱红的羽毛,又呆呆地站了很久,有水滴不断地从他的眼中滚下来,顺着脸颊滑到下巴上,再啪嗒啪嗒砸到草丛中,就像那些他好不容易摘回来的山枣一样。
他走到小溪边,坐在岸上,捧着那根羽毛又坐了很久很久,掏出那本神仙送的《养凤诀窍》,把那根羽毛和《养凤诀窍》一起放进溪水中,《养凤诀窍》一入水便化成了一道白光,无影无踪,羽毛在水上打了个旋,随着流水渐渐远去了。
重葛抱着膝盖,望着那根朱红的凤羽慢慢消失不见。
他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这根凤羽不是属于他的。
他养的凤凰已经飞做了,再也不会回来。

3 楼 | 2010-01-10 04:34 顶端
杨柳依依





级别: 骑士
精华: 0
发帖: 302
威望: 377 点
金钱: 11746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2-16
最后登录:2018-06-3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凤宵和两位随侍一起回到天庭,幻化回人形的仙身站在云端,忍不住负手回头,向下界的方向看了一眼。在云路上,他遇到了一位穿着碧色长衫的神仙,那神仙笑嘻嘻地向他打招呼:“哦,凤宵,你已经回来了。”
凤宵虽然是凤族之王,位阶仍远在这位神仙之下,摆客气地躬身抬手道:“灵君。”
那位灵君飘到他身边:“不必多礼,你在下界这几天,和那只小狐狸一起,过得还好吧。”
凤宵道:“说起此事,我正有一处不解。那日在小狐狸的洞穴边,灵君分明已经认出了我,为何不说破,仍让我留在凡间?”
那位灵君微微笑道:“哦,我是觉得那小狐狸稀里糊涂把你害得重伤,让它补偿补偿你是天经地义,这样凤宵应该就会宽宏大量,不再追究它了。诶,说起来,天蚀狐真是非常珍贵的仙兽,天劫比寻常的小妖们厉害了这么多,竟然连凤族的王都抵挡不住,被劈得重伤。那只小狐狸,更傻的可爱,自己的天劫到了都不知道。”
凤宵的神色变了变,负着双手淡淡道:“那是因为我当时偶尔经过,没有留意。我也从没打算和它计较。”
原来,天蚀狐是天生仙种,与一般修炼成精的还要怪不同,10岁左右能化成人形时,就会经历第一次天劫。重葛修炼不用功,到了十一二岁才能化成人形,长老们以为化形后会经历天劫这种事情是天蚀狐一族每只狐狸都知道的最基本常识,便没有提醒它,偏偏重葛就是那非常稀少的,不知道此事的狐狸。
就在它的天劫来临时,恰好凤宵路过,结果最厉害的那道天劫之雷劈下来的时候,没有劈到重葛,反而劈到了凤宵。
堂堂凤帝就这样被劈得重伤,落到地面,那个罪魁祸首的小狐狸还傻呆呆地把他当成山J拖回洞中,甚至一度打算吃掉他。
凤宵回响起那只巴掌大的小狐狸呆头呆脑的样子太阳穴就隐隐作痛。
它说:“你是一只山J吧,你从天上掉下来,难道是神仙养的神J?”
它说:“我本来打算吃掉你,但是你是神J,我不吃你了,你做我的鸡,我来养你吧。”
凤宵被它的这一大堆话,堵得内伤发作,又晕了过去,再醒过来的时候,那个长得像黑皮豆沙包一样的小狐狸就蹲在他头旁边,含着两汪泪水巴巴地瞅着他:“山J,你要吃东西喝水才能好起来,山鸡你喜欢吃什么,告诉我吧。”
本帝没被它气死真是胸襟广阔。凤帝陛下站在云端,回忆历历往事,嗟叹不已。凤宵一边回忆一边叹气,到了后来,却忍不住微笑起来。
碧华灵君在一旁悠悠道:“那只小狐狸虽然害得你被雷劈成重伤,但它确实一直在拼命地照顾你。一欠一还,它亏欠你的,已经还清了,凤帝你和它之间的小小缘分,应该至此消除了吧。”
凤宵再回首,望着下界的方向,微微眯起双眼:“或许是。”
重葛像其他天蚀狐一样生活着,过了很多很多年,他从一只小狐狸变成了大狐狸,就那么得过且过地任着日子流走,他懒得数自己已经有多少岁,更懒得去回想,从凤宵走后至今已过了多少年。
和他同辈的狐狸们大都成了仙,后一辈的小狐狸也渐渐长大,重葛还是一只修行稀松平常的天蚀狐。别的狐狸修炼的时候,他总喜欢偷懒,叼着草在山坡上睡觉,看着远方的青山和头顶的蓝天。
天永远都那么蓝,山也永远那么青,不管人间已变幻多少朝代,有多少凡人瞬息出生,瞬息白头。

他有时候会和同族的狐狸说关于凤凰的事情,说凤凰喜欢栖息在梧桐树上,并不是只吃竹实,也吃野果,等等等等。
同辈的狐狸不信,他便讲给小狐狸听,渐渐连小狐狸也不信了,他也懒的说了,让那些事情睡在自己心里,被别的事情一点一点深深埋住。
长老们有时候会叹息他不整齐,他就无所谓地看天空:“成仙有什么好啊,哪有在山里做狐狸自在。”
长老们叹着叹着,也懒得管他了,随着他有时候变成人形,有时候化为狐形,在山坡上睡觉晒太阳,任凭日子一天天地过。
直到有一天,他又在山坡上晒太阳,忽然天空瞬息乌云翻涌,四周狂风骤起,刹那间如同黑夜忽至,天地间漆黑一片。
蜿蜒如蛇的闪电划破黑云,雷声大作。这个情形,实在很熟悉,很令他怀念。
重葛看了看天空,连动也懒得动,喃喃道:“闹得和当年一模一样,难道老天你还能给我再掉下个凤凰来?”
响雷一个接一个,就像炸在他身边,重葛终于觉得不对劲,翻身爬起来,左躲右闪,一道道闪电像瞄准了他一样,追着他劈,他方才躲闪落脚的地方已经有数处被劈成焦土,还冒着白烟。
这样下去,会劈掉狐命的啊!
重葛一边狼狈地左跳右跳,一边自言自语:“完了完了,难道要在这里变成雷烤狐狸?天地良心,自从变成人形以来,我真的一口肉都没吃过,更没吃过烤鸡,不应该有天打雷劈的报应吧....”
他的话没说完,一道雪亮的闪电笔直地劈中他身边不远处,又是一块焦土,又有一股白烟。
重葛正在束手无策时,忽然想到了自己的怀中貌似还有根救命的稻草。
那是当年告诉他凤宵不是山鸡而是凤凰的神仙送他的灵符,据说只要撕碎,神仙就会立刻赶来相助。
重葛立刻从怀中摸出灵符,三把两把撕碎,不知道神仙说的立刻赶来,究竟代表多长时间,是按凡间的立刻算,还是天庭的立刻算,天上一日,地下一年,如果按照天庭的立刻来算,等神仙赶来,自己怕早变成被雷劈熟的一堆烤肉了,而且那堆肉还应该凉透了。
他正这样想着,一道异常亮的闪电已经从天而降。正对着他的天灵盖劈来。
重葛抱头闭着眼往旁边一跳,老天保佑,这次躲得过便过,躲不多便是祸吧。
他紧紧闭着眼,等着,再等着,貌似,并没有雷电劈中头顶的感觉,他小心的睁开眼,顿时怔住。
他的身边,站着一个人,华贵的锦袍随风拂动,祥光灼灼,他宽大的衣袖轻轻挥动,一个灿烂的光罩便将重葛和那人一起罩在其中。

闪电携着雷声一道道地落下来,却都被挡在了光罩之外。
重葛慢慢站起身,揉了揉眼,眼前这位救命的神仙,似乎和当年送自己灵符的长的不太一样。
虽然年岁看起来相似,但眼前的这双上挑的凤目,俊秀的面容以及雍容的气度,都与当年那位神仙相差甚远。
尤其那双眼睛,总觉得有点熟悉。
现在,那双熟悉的眼睛正盯着重葛,锦袍神仙叹了口气,缓缓开口道:“你这只狐狸,为何总不知道自己的天劫。”
天劫?重葛抓抓后脑,干笑道:“原来是天劫吗?我还以为天劫只是要成仙的狐狸才会遇到,像我这种修炼不成功的狐狸不会有来着。”急忙向面前的神仙抱了抱拳头,“多谢大仙救命。是不是那位叫什么灵君的神仙没空,所以才让大仙你代为前来?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感激不尽!”
那双熟悉的眼睛依然注视着他:“人间不过过了一千年,你却果然已经把我忘了。”锦袍神仙微微扬起嘴角:“虽然你没有见过我的身身,但我以为,你总该记得我的声音。”
重葛目瞪口呆地愣住,天上的闪电还未停歇,一道道继续劈在光罩上,眼前的身影在闪电的白光下忽明忽暗,重葛听见自己的声音结结巴巴地道:“你,你是凤宵....”
凤宵,竟然是凤宵。
难道飞走的凤凰,还有飞回来的一天,还是这不过又是一场幻梦?
闪电和雷声渐渐停歇,乌云忽而在瞬间散去,天地间重新明亮起来,阳光和煦,天空如同蓝色的美玉,凤宵再轻挥衣袖,罩住他与重葛的光罩消失不见。
重葛仍然愣愣地站着,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他站在那里将凤宵看了又看。凤宵微笑道:“你一直不敢相信,难道非要我化回凤凰不可?”
他的话音刚落,周身忽然仙光灿烂,一只祥光缭绕的凤凰双翅舒展,在半天中盘旋一圈,优雅的落在草丛中,凤凰眯着眼,看着重葛道:“如何?”
确实是凤宵的声音,确实是凤宵的模样。
凤宵,凤宵难道真的回来了?
重葛念动口诀,变回狐狸的原形,凤宵仍然在眼前,他再抬起前爪揉揉眼睛,凤凰依然在那里,没变。确实是凤宵,是凤宵回来了。
但是,凤宵他是凤帝,这次恐怕只是做个人情顺路过来看看自己,属于九重天上的凤凰,终究还是要回到天上去。
重葛期期艾艾地道:“多谢凤宵......多谢凤帝陛下你救了我一命,你这次前来,我很感激,不知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凤宵却又变回仙人之身,站在草丛中,淡淡道:“马上变回去。”
果然。
重葛将头埋进草丛中,小声道:“哦,那么,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真的还会后会有期么?它不敢期待。
凤宵没有说话,重葛继续低着头,忽然,它后颈的皮毛一紧,身体腾空而起。
重葛微微挣扎了一下,在瞬间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有一股,很熟悉的,凤凰的味道。
它诧异地抬头,发现已离地面越来越远,它扒住凤宵的胳膊呆呆地道:“这....这是...”
凤宵摸摸它头顶的毛皮:“你刚才已经度过第二次天劫,算是成仙了,当然要到天庭去。”
重葛的耳尖动了动:“成仙?我怎么可能成仙。我在天庭能做什么?”
凤宵道:“能做什么等到了天庭再慢慢想吧。”
重葛又结巴起来:“那,那我今后住在哪里?”
凤宵微笑起来:“你是连凤帝都养过的狐狸,当然不能住在一般的地方。你在地上曾养过我,我只当报答你,让你住在我的凤宫里,你愿不愿意?”
重葛瞠目结舌,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仙风悠悠,云霭浮动,南天门就在不远处。
重葛终于想起了一句话,问凤宵:“你说,经历过两次天劫的算成仙,但我明明只经历过刚才那一次天劫,为什么多算了一次?”
凤宵抚摩它皮毛的手似乎顿了顿,但没有回答它这个问题。
远远的,天界的方向。隐隐又有雷声响起。
不知道又是凡间的哪道山沟里,哪只倒霉的狐狸,正在渡天劫。

END

4 楼 | 2010-01-10 04:35 顶端
violaine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0
发帖: 792
威望: 886 点
金钱: 1763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04-10
最后登录:2018-09-0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可爱的小短篇~~~

Ca fait déjà un bout que je me suffis
且陶陶
乐尽天真
5 楼 | 2010-01-11 02:21 顶端
杨柳依依





级别: 骑士
精华: 0
发帖: 302
威望: 377 点
金钱: 11746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2-16
最后登录:2018-06-3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搜罗这个作者的其他小说来看
原来还是耽美系列

6 楼 | 2010-01-15 03:22 顶端
smile2575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1102
威望: 2140 点
金钱: 2577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0-08
最后登录:2018-10-3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耽美也不错啊,狐狸爱上凤凰,这个耽美够奇特的。

如果生在唐朝,也是个美女
7 楼 | 2010-01-15 16:59 顶端
夭夭



级别: 骑士
精华: 0
发帖: 305
威望: 379 点
金钱: 11991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2-20
最后登录:2018-12-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有意思,不觉得就把它看完了。

子之燕居,申申如也,夭夭如也。
8 楼 | 2010-01-20 03:07 顶端
如果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282
威望: 291 点
金钱: 1078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07-20
最后登录:2018-03-0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竟然看得落泪,很傻吧

这一生我不会向任何人乞求时间、金钱和怜悯。
9 楼 | 2010-01-26 18:56 顶端
<<   1   2  >>  Pages: ( 1/2 total )
BaoBao论坛 -> 美丽文字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21037(s) query 4, Time is now:04-19 23:07,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