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 如果这都不算爱
 XML   RSS 2.0   WAP 

<<   1   2   3   4  >>  Pages: ( 1/4 total )    
--> 本页主题: 如果这都不算爱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如果这都不算爱

其实,这是一段自说自话的凌乱回忆——————杂乱、无序、且艰涩。

今天早上,开车上班的路上,妈妈打电话告诉我,我们住的老房子拆了,整个小区已经成为一片废墟。
早知会有这天,可是在听到消息的那一瞬,我的心里的某处,还是随着房子轰然的倒塌沉陷下去。
从这一刻开始,胡波——我将永远失去关于你的消息,永远无法再看见你了。
你知道吗?隔了将近十七年的时光,在2000公里外的某座高架桥上,有个女人,因为这个消息而陷入一种巨大的失落中。
我被这忽然来袭的情感乱流搞得茫然失措,仿佛一个孩子,忽然发现自己埋下的某个宝盒,从此再也找不到了。
回忆,就在我被上班高峰的车流,堵塞在高架桥上的这一刻,淹没了我,像巨大的洪流,轻易覆灭一叶薄舟。

记忆是那样漫长,繁琐而庞杂,它像巨大蓬勃的藤蔓,让人不知哪里才是故事的主干,哪里又是细微的转折,那么让我想到哪里,就随意地讲到哪里吧——那么多年时光的转换,我已经记不清所有的过程,但一切细节在此刻翻涌,却仍然像昨天一样清晰。

不知道是不是人年纪大了,就开始爱听老歌,因为老歌会帮你唤起很多很多深埋的记忆,重新擦亮那些已经被时光抛磨得暗淡的情怀。
此刻,我反反复复在听一首由赵鹏演绎的“如果这都不算爱”,我想就以此作为故事的背景音乐吧。其实,那个时候,我并不懂得什么是爱,连这个词,都羞于提起。

胡波——此刻轻念你的名字,我仍觉荡气回肠,也许在别人的认知里,这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名字,可是这个名字却曾经在我的少女时代,占据了我整颗心。
让我怎么介绍你呢?
我仍然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方式。
有人说,女人同男人交往,通常只有两种结果,一是收获教训,二是收获婚姻。可是,我在你这里,收获的却是心动。大概在我所交往的所有男人当中,你是唯一一个从来未曾给过我任何伤害的男人吧,因为从头到尾,你都不知道我爱你。
是的,从头到尾,从我十三岁第一眼看见你,到以后的很多很多年,到现在,你都不知道我爱你,那是我一生中、在执着、最纯净、最甜美、最羞涩、而又最隐秘的一段感情。
一名少女,矜持、高贵、酸涩的暗恋。
后来,当我看到“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这本书时,我拥书痛哭,那种私密的、孩子气的情感,我再熟悉不过。

遇到你那一年,我十三岁,我刚刚从一名幼女发育为一名少女。小小的胸部,刚刚隆起,一碰就痛得流眼泪。那时候的我,长手长腿,瘦得只剩一把骨头。脸色苍白,厚厚的刘海压下来,眼睛便可以安全地藏在下面,那些汹涌的感情,便在这厚重的刘海下起起落落。
你妈妈和我爸爸是同事。
那一年,爸爸的单位分了新宿舍,于是我和你都住进了同一个宿舍区。
第一次看见你,是上完晚自习的冬夜,骑车回家的路上,我忽然看见了你。
你穿了一件深灰色的厚大衣,骑一辆赛车。夜色里,你骑得那样专注,嘴里在轻轻哼着一首歌,我没听清,我甚至没来得及看清你的轮廓,但你愉快的情绪感染了我,然后,我发现我们进了同一栋宿舍区,而你与我住在同一个小院里。
再后来,我托人打听到你的名字,胡波——从此这个名字,便成为我心里最甜蜜、最心酸的一个秘密。
从那以后,我常常偷偷跟踪你,孩子气的、执着的、羞怯的,远远地跟着你穿过大半个城区去上学。每天早上,我都会偷偷躲在自行车棚深处,等着你取了了自行车,然后再偷偷尾随你,一直跟着你,看你进了你的学校,我才会折返回来,骑车去我自己的学校。
我也常常在你放学的必经之路上,悄悄等你。有时候能等到,但多数时候会落空。
整整一年,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过我,我从未曾尝试与你交谈,只需远远看着你,巨大的幸福感,便会令我一整天都处于一种极为亢奋的状态。
天知道,那个时候哪里来的毅力啊。我一向嗜睡,早上从来都要老爸三请四喊,才肯磨蹭着起床。可是直从遇见了你,我每天天不见亮便起身了,一早便猫在充满霉味的巨大车棚深处,透过一扇小窗,默默地等着你。夏天又潮又闷,但还能忍受。
冬天最惨,车棚里只有一盏昏黄的小灯陪着我,你上学很迟,常常冻得我手脚快麻木了,你才姗姗出现,可我一点也不敢晚到,因我太怕错过每天早上与你的约会。
而且那时候,我一点也不觉得冷,心里像成天揣着一个小火炉,随时都要燃烧起来。
只要一看见你,我的心脏便不由自主加速跳动,成日苍白的脸上,也会不争气地泛起红潮。

我现在还记得你自行车的模样——深黑色,直把,前杠上有一段淡粉色的装饰,车牌号是8367。
这大概是一辆好车,因为你骑着它的时候,快得像飞。而你总是很迟才出门,在车棚推出它以后,便会一路狂奔,而我骑着我的小破车,拼死命在后面跟着,一开始,常常在跟了你几条街后,我便失去了你的踪影。于是,为了跟上你的速度,我便暗地里练习骑快车,直到,再也不会被你抛下。
记得好多年以后,你曾经对我说过一句话:很少有女孩子能够骑这么快的车。 我为此暗暗得意了好久,要知道,为了能和你并驾齐驱的这一天,我付出过多少汗水,多少次默默跟在你后面,骑到腿软、喉干、脸色潮红,冬天里也会因为汗水,将贴身的衣服湿透。
现在想想,如果这都不算爱,那这感情是什么?可是,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这是爱,这情感汹涌澎湃而又那样陌生,第一次接触到它,我便被它击败了,成为它的俘虏,成日做着痴痴傻傻的事情。

有一天,我在车棚里等你,等到上学时间已经过了,你还没出现。那天被老师狠狠地批评了——因为我迟到了整整两节课。我默默站在教室的后面,固执地不肯让眼泪掉下来。那一整天,我心里都很慌乱,我不知道你怎么了?
后来,有我知道,你生病了。我听说,纸鹤可以传递祝福。于是,一向笨手笨脚我学会了叠纸鹤。我买了许多许多的透明玻璃纸,叠了好多好多的透明的、精致的小纸鹤。每天早上,我会偷偷放一只,在你的自行车兜里。这一放,便又是好多年,从我的十三岁,到十八岁。
可笑的是,你从来不知道这些你认为是无聊的纸鹤,是我放的。因为你一直以为,是守车棚阿姨那个淘气的儿子干的。
而我也一直没有勇气告诉你,这些纸鹤并不无聊,而是我在每一个静谧的夜晚,在台灯下,非常用心的,仔细细细得、反反复复得、不厌其烦得,一边想着你,一边为你而折的。
即便后来,我们没有再联系,但我还是习惯取自行车时,往你的车兜里,放一只透明的纸鹤。

十四岁那年,我上初二,而你考到了重点高中。你一时成为我们院子里所有孩子的楷模,父母们都在谈论你,说你如何的优秀,如何的自律。我每每听见,比听见别人夸赞我还高兴,总是暗暗发誓,我也要考到你的学校,和你一样优秀。

是那一年,我开始真正了解了你。
那时候,院子里的娜娜成绩不好,她妈妈找到你帮她复习功课,而她是我的好朋友,我便常常去找她,费尽心思地向她打听你。每一次,我都要为怎么样假装漫不经心提起你,而又能让她滔滔不绝地向我讲述你的每个细节而煞费苦心。
她口里的你,是那么乏味古板,一副典型的好学生、规规矩矩的样子。可是,她口里的你,并不是我心里的你。我心里,你是那样沉默而又倔强的一个少年,总是独来独往,会慢吞吞地,心事重重地走路,也会骑车时突然大声唱歌。
那一天晚自习后,我又在路上遇到了你。我像往常一样默默跟在你身后,跟着你一起进了车棚,然后跟着你一起从车棚出来,就在你快要走到你家那栋楼前,鬼使神差的,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勇气,推着我一路向前。
我几乎是踉跄的,左脚绊右脚的冲到你面前,然后结结巴巴地喊了一声:胡波!
这是我暗恋你一年多以后,第一次有勇气,喊出你的名字,并且站在你的面前。虽然事后你告诉我,我的样子飞扬跋扈、理直气壮,像个拦路抢劫的女飞贼,但实际上,我当时腿软得差点就地跪下了,过了好几个小时,膝盖还一直不停打颤。
我听见自己用非常古怪而陌生的声音说:你可以把你初中的历史书借给我用一下吗?我们老师要提前给我们上初三的课。
你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继续向前走。
我大声在你身后喊到:我明天早上在这里等你!
你头也不回,继续前行。
我不知道你听见了没有,是否真的会借书给我,但是那个晚上,我兴奋的整整一夜都没有睡着。
早上5点我就起来,傻傻地跑到车棚门口站着。不知为何,我心里有点恐惧,我怕我唐突到了你,让你提早去上学以便躲开我。
但事实上,那天你按照平时上学的时间出现,手里拿着一本用旧了的历史书。
那天,我幸福地接过书,一把抱住,像抱住了你。多年后,我仍然会翻出这本历史书,悄悄地抱在怀里,想象那是你。
在默默跟着你上了一年学以后,我终于得到一个机会,同你一起上学了。
后来,我总是假装与你偶遇,在无数个清晨、或者夜晚,不动声色的等在车棚,或者学校外的十字路口,我们也有过无数次相谈甚欢的经历。
一年、一年,又一年。
但第一次,我们骑车并行时,你很沉默,几乎一路无话,我被迫找各种无聊的话题,来打破僵局,快到你学校的时候,我记得我说:你还没问我叫什么名字。
然后你笑了,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大声说出自己的名字,你重复了一遍,表示记住了。
我当时就觉得,幸福不过就是当我的名字,由你的唇轻轻地念出来,那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两个音符。
可惜,从此以后,你很少唤我的名字,你总是微微笑着,或者皱着眉、或者轻轻抿一抿嘴角叫我:喂——
喂,成了我的代号。
我抗议过无数次,重复过我的名字无数次,可是你会笑着对我说:我记住了。然后继续叫我——喂。
我偷偷揣测,是不是你总也记不住我的名字呢?

但是,你的名字对于我来说,却是世上最甜蜜,最独一无二的两个字。
而且,胡波——这两个字,是我迄今为止写得最好漂亮的两个汉字,因为我曾经在课本上、草稿纸上、课桌上描画过上万次,在听课的间歇、演算习题的当中、甚至发呆痴想的时候,直至将这个名字写进我的心里,再也擦不掉。
后来,我真的上了初三,那本你曾经用过的历史书,也真的放在我的课桌上,一页一页被我翻阅。我从来没有如此全情投入地看过一本书,每个标点符号,我都烂熟于心。我无数次摩挲那本书上的每一行你写下的笔记,我的手仿佛和你写字的手重叠在一起。
我惊异地发现,平日严肃刻板的你,也会偷偷在书本空白处,信笔涂鸦,给书上的人物,穿上衣服,或者画上胡子。

是的,印象中的你,总是不苟言笑,每次我用尽力气骑车跟在你旁边时,总能看见你抿得紧紧的薄唇。难怪大家都说你古板。
可是,只有我知道你笑的样子。因为当我搜肠刮肚讲出某个笑话时,正好触及到你的笑点,你的唇角也会飞扬起来,露出雪白的牙齿。
我那时候常常想,不知道你用什么牌子的牙膏,你的牙齿真白啊,笑起来一派天真灿烂,好看得耀目。
你完全不像你那个年纪的男生,你一点也不爱打扮,终年穿着深灰浅褐的外套,面部表情也是严肃而正经的,可是即便这样,也遮掩不了你清秀的模样。我无数次骑车走在你的旁边,为你英挺的鼻子、菲薄紧抿的嘴唇,还有睿智的目光所打动,我常常这样看着,看着便痴了,忘记了我们需要骑大半个城上学的辛苦。

印象中,只有一次,你穿了白色卫衣,修长的腿裹在浅蓝色的牛仔裤里,新理了发,整个人爽朗清新极了,我好奇地打趣你,怎么想通了要打扮自己。你笑着回答我:今天有领导来学校检查卫生,要穿干净一点。我差点笑岔气。
后来我不无遗憾的说,你要是天天这样穿,一定很多女孩子喜欢你。没想到你正色道:如果一个女孩子喜欢我,是因为我长的好看,或者穿得好看,那么她的感情也太虚荣和浅薄了。
我羞愧地低下头,为自己的浅薄和虚荣。

回忆这些细碎到近乎琐碎的往事的时候,我想这些过往,在我看来是那样的明亮、闪耀、每一个片段都是珍珠,被我珍藏在忆海的贝壳中。可是对于你来说,恐怕早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吧。但是,对于我来说,这不只是一段隐秘的感情,而是我整个少女时代的一种基调。因为我的整个青春期,都是以你的一颦一笑,每一句轻描淡写的、不经意的话,构成的。

爱看王小波的你,还记得十几年前,有个女孩子因为你,也爱上了王小波吗?那时候为了和你有更多共同的话题,我涉猎了大量的书籍,某某看到精妙处,总要折抄下来,反复背诵,然后在早上与你一起上学的路上,不露痕迹地讲出来。
多么幸福,那个时候,读书只为了获得心上人的赞赏。有一年夏天,我曾经向你借阅过很多书,也主动借过一些我喜欢的书给你。可是最后,你借给我的书,我看得倒背如流,可惜我借给你的,你说没时间看。不知道是没时间,还是没兴趣,总之,我和你的关系便是如此。

有一次,我生病了,早上起晚了,车棚里你的车已经不在了。我看着空落落的车棚,伤心了很久。你从来没有想过要等我。

还有一次,下雨。我忘了我们正在聊什么话题,骑车到半路,我夹在车后座的书包掉下来了。等我停下车,将书包捡起来,抬起头已经看不见你了。
我沮丧地慢慢骑着车,眼泪不断在眼眶打转,你真的从未想过,我是你上学的伴,你从未曾为我停下过脚步,从来目不斜视,看不见我因疲于追赶你,而显得狼狈的身影。
可是,等我骑过两个街口,发现你停在路边,并没有回头。但当我骑到你身边时,你很自然地蹬动自行车,与我并行,继续刚才的话题。仿佛你从未等过我。
但是那一刻,我的心被一种喜悦盈满,简直可以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是的,我多年的努力,终于得到回报,哪怕回报是那样微小。
其实,你给我的已经太多太多了,每个微小的举动,都足以让我在多年后回想起来,觉得心软,因为我从未曾想过会获得回报。
你是沉默的少年,可是在那几年我们一起上学的路上,你也曾滔滔不绝,向我倾诉过你的梦想、你的观念、你的理想世界,你也为某件事慷慨陈词,也曾激动地反驳过我的观点。
我们像朋友一样,分享着彼此的思想。

十五岁那一年的圣诞节,我送了十二张贺卡给你,每一张都是我精挑细选的,因为不知道该送哪一张给我,于是我很傻的全都送给了你。每一张上面,都密密麻麻写满了话,这大概是我唯一的一次,向你倾诉我的心语。可惜在提到爱的时候,我用了友谊来代替。

奇迹般的,你也回赠了一张卡片给我。我清晰记得那一天的雾很大,整个世界都仿佛陷入浓雾中。整条上学的路上,仿佛只有你和我。周遭的一切,都隐遁在白腾腾的雾气里。
那张卡片上,是一束白色郁金香。对的,我有告诉过你,我喜欢白郁金香。
没想到,你竟然记得。
卡上面写着:都市生活繁琐乏味,学业枯燥紧张,你的友谊是一抹清流,滋润我干涸的世界,照亮我每天上学那条漆黑的路。

我多么惊喜,每天都要枕着这张卡片睡觉,现在,它也依然躺在我最珍爱的小盒子里。盒子里,还有一些粉色的干花花瓣。当时我做了很多很多的花瓣书签,挑选了形状最美,脉络最清晰、颜色最饱满的几枚,送给了你。剩下的,我便保留下来,当做是我和你共有的联系。

十六岁那年,你曾经惆怅地告诉我,你喜欢上一个女同学。我很难过,像自己最珍爱的瓷瓶忽然从中裂开一条用无法弥补的裂痕。
你告诉我,她有干净的笑容、可爱的酒窝,还有一头卷卷的头发。
但是——她不喜欢你。
但是——你爱她的天真和单纯,你说在这浮躁的年代,一个女孩子的纯真与善良是多么稀缺。
我在心里对你说:我也有干净的心灵、我也有酒窝,我也有微卷的长发,而且我爱你,我只是没勇气告诉你。
是的,那个时候,作为一名十六岁的少女,我已经知道我爱你。
是的,这么多年,你是我心里唯一的、最初的悸动,难道这还不算爱吗?

十六岁的夏天,院子里的少男少女们,开始疯传说我追求你,爱慕你。
是流言,但这流言也是真相。
那么多人看我用如此狼狈的方式跟随你、追逐你,可是你却看不见。
是的,我的确是在用我自己的方式、隐秘的、热烈的,以一个孩子、一个少女最大的热情与全部的勇气在追求你、爱慕你、欣赏你、珍惜你。
但是,我是那样的怯懦,我是那样的自卑,我怕你知道真相,便不再与我联系,连每天早上,我刻意的偶遇,你也会拒绝。
于是,在一个晨曦微露的早晨,我冒昧地、慌张的、心虚地问了你,有没有听过这个留言。
你沉默了片刻。你知道吗?在你沉默的那几秒里,我的心如同放在沸水中,已经死去无数次。
但是你救了它——
你说,你从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也不会去听流言。
我安心了,甚至是雀跃的,那就是说,其实你应该隐约的,也感受得到我的爱慕。
可是你又说:难道别人说你喜欢我?你就真的喜欢我吗?我们的友情是纯粹的。不是别人想的那么邪恶阴暗。
我低下头,不敢看你的眼睛。
我多怕你知道,这么多年来,我其实一直怀着一颗邪恶的、鬼祟的、阴暗的、不可告人的心,在恋慕着你。
我就是一直,偷偷从那厚厚的刘海的缝隙里,用我的眼睛,热烈的、真挚的、毫无保留地窥觑着你。
可是,你能看见我厚厚的刘海,却看不见我炙热的眼睛。
你能看见我终年苍白的肤色,却看不到我因你而泛起的潮红。

是的,从头到尾,在你心里,我是一个厚脸皮的女孩子,总是粘着你,主动的、热情地和你交谈,讨要你的电话号码,却从来不敢拨打。
知道你家的住处,却只敢站在楼下仰望。
明明一年又一年,风雨无阻的等候,却只能假作是偶遇。
我故作爽朗的笑声和大方磊落的姿态,不过都是虚张声势,用来掩饰我渴慕你的、卑微的灵魂。

十七岁的夏天,我和别人谈恋爱了。那个人也是我们院子里的。
我不再等你上学,忽然间,我和你的一切联系都切断了,我们又回到了没有交集的过去。
有时候我的小男朋友送我上学,路上遇到你,我们俩也从不打招呼,像是我们从来不曾认识过。
仿佛那么多年,一起上学、放学,都只是我一个人的臆想,而你从未曾参与过。
每每看见你一个人埋着头,骑着车与我擦身而过,我便会觉得,你是那样的孤单。
我本是你在这座城市,唯一的朋友,可是因着我不可告人的感情,我必须疏远你,令你再次陷入孤单。

那个夏天,你忽然爱上了足球。
周末的下午,你总是对着我家窗外的一面墙壁,一个人踢着足球,墙壁反弹回你的球,你接住,又踢回去,不断重复、又单调、又无趣。我看不见你的脸,但从你的背影,我能感觉到很深很深的寂寞。
而每每这个时候,我都会躲在窗帘后面,静静地看着你。
不知道,那个时候你是不是觉得孤单?其实,我一直陪伴着你。

十七岁的那个暮春。闭上眼,我现在也能回忆起当时栀子花那种浓郁而令人怅然的香味。
我失恋了,我的小男朋友爱上了别的女孩子。
我不知道我是伤心,还是开心。但是,我终于找到一个很好的借口。
那个暮春的,周五的晚上,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拨打了你家的电话。你妈妈接的电话,我说找你。然后你来接电话,在等你接电话的这个间隙,我差点紧张地挂掉电话,当个逃兵。
但是我没有。
很好!
我说,我在你家楼下,我想找你谈谈。
你只说了一句:等我。

几分钟后,你出现了。
那个晚上,你陪我一起去了家旁边的大学散步。那是我们多年关系中,唯一的一次散步,也是唯一的一次约会,也是唯一一次不是在上学、放学的路上见面。
我们终于也有了骑自行车以外的,一次并肩而行。
1个月后,你也考上了这所大学,本来你应该去到更好的大学的。但不知道你为何,没有发挥如常。
后来,我想考这所大学,却又与它擦肩而过。但我选择了这所大学旁边的一所末流学校——因为它离你最近。

还是回到那个晚上吧——那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那天我们聊了很久,你聊了很多很多你从未告诉过我的,你的思想、你对人生的看法、你对我的看法。你鼓励我、安慰我,并告诉我,总有一天,会有男孩子真正地欣赏我,爱我。
我想,原来你也知道我失恋了。
大多数时候,都是我在安静地听你讲话,那时候你意气风发,等着要考入名校大展拳脚。你充满理想,但是又愤世嫉俗,你又偏激、又骄傲,又清高,却又那么阳光。
我是多么迷恋你,迷恋你的手、你的发、你的嘴唇、你的气味、你的思想、你说话的语调,还有你慢吞吞走路的姿势……
我多想偷偷牵起你的手,但是我怕,怕这举动亵渎了你。
我只得不断地告诉你,我多么爱那个抛弃了我的小男朋友,他是如何地伤害了我,我是多么的伤心难过。
我想让你同情我,留下来多陪伴我一会儿,你安慰的每一句话,听在我耳里都是仙乐。
那个晚上,我整个仿佛一只处于一种梦境,幸福得那样不真实。

后来下雨了,但是你仍然坚持陪我。于是,在夜深人静的校园里,我们坐在栀子花丛边的小亭子等雨停。
后来,直到深夜,雨还没停。
我多想我们就此被困在在小小亭子里,四面有风,栀子花的香味永远包围你和我。
可惜,那时候还在读高中的我,还畏惧父母的权威,不得不主动提出要回家了。
于是,你又淋着雨,陪我走回家。
回到家,我才发现已经深夜1点了,和你单独相处的这6个小时,永远封存在我的记忆力。
以至于后来我再谈恋爱,总是会不由自主回到这个学校,走进这亭子间。
我多希望时光倒流,坐在我身边,牵着我的手的人是你。
可惜——我身边的男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却再没有一个是你。

后来我才知道,当时你在发高烧,在你高考前夕,因为淋了这一场雨,你的感冒又缠绵了很久。不知道,这是不是你考试发挥失常的一个原因呢?

再后来,我们便失去了联系。

有好几次,我在院里远远看见你,你都快步躲开,仿佛我是不干净的、邪恶的。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想,我永远也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了。

后来,我们又在街上遇到过几次,我留过电话号码给你,可是你一次也没打。

最后一次见面,那也是几年前了,我和我的男朋友在一起,我抱着一堆东西从院子里经过。
忽然,我看见了你。
那一刻,我脑子里一阵轰鸣,然后什么也听不见、看不见,除了你。
我的心再次狂跳,像又回到了青涩的少女时代,汹涌的情感,再起夺去我的理智。
我没有想到,在经历过那么多失败的恋情、收获了那样多感情的教训之后,我以为我已经历经沧桑了,在看见你的那一瞬间,我仍然会像个少女般雀跃、悸动、兴奋、甚至心慌。
我扔下我的男朋友,快步追上你,我笑着同你打招呼,你开口第一句话问我:你结婚了吗?
我赶紧说,不,没有!
你又问我,你有男朋友了吗?
我不顾廉耻地说:不,没有!
是的,只要你点一下头,我便再也没有男朋友,即便当时我已经快要和他结婚了。
你笑了笑,走进了单元楼里。

从此,我再也没见过你。
世事漫如浮云,终于渐行渐远——

后来,在无数过起得早的清晨、在无数次听到熟悉的音乐、在无数个寂寞的夜里,我都会想起你,我甚至会和我爱的人,讲述那段我青涩的暗恋之路。
我也曾经上同学网、开心网寻找过你。也曾经用百度、谷歌搜索过你,可是一无所获。
现在,我与你唯一的交集,那栋老房子,也在喧嚣的尘埃中,化为飞灰。

我很想知道,你实现少年时的梦了吗?
你找到你爱的人了吗?
她是否也像我曾经那样爱慕着你?
你结婚了吗?
有孩子了吗?
他是不是也像你一样,有薄薄的嘴唇,且习惯紧紧抿着?
你会偶尔想起,曾经有个傻傻的女孩子,假装偶遇你的青春岁月吗?
我还想知道,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哪怕一点点?或者有没有为我有过一次情感的悸动,哪怕一次?
又或者,你知道曾经有个女孩子,以那样干净的、虔诚的心,爱慕过你吗?
虽然,此刻我已经是三十岁,体态臃肿、肤色暗黄、额头溜光的新中年妇女,时时疲惫倦乏。
但每次想起你的时候,我体内那个肤色苍白,四肢细弱的少女,便会透过厚重的刘海,偷偷看向你。即便你从来不曾真正出现在我面前过。


我的故事杂乱而没有头绪,但是,它那样真实。
如果不巧有知道这个故事的人,请替我告诉他——胡波。
我曾经用那样一颗心,毫无保留地爱过他。

是爱,对吗?
如果这都不算爱,还有什么样的感情,才是爱呢?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楼主 | 2010-05-07 14:25 顶端
刹那芳华0305



级别: 总版主
精华: 35
发帖: 3278
威望: 3417 点
金钱: 4304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05-18
最后登录:2019-01-1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爱情只是古老传说?这算爱吧。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1 楼 | 2010-05-07 15:15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现在,反而不知道了。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2 楼 | 2010-05-07 15:27 顶端
秋皓



级别: 骑士
精华: 0
发帖: 469
威望: 490 点
金钱: 1216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10-11
最后登录:2018-12-0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这样固执地埋于心的底处
不轻易提起亦不愿放下
时间久了
都记不清:
执守的是当时最美的你
还是初初那个最真的我
—— 感谢:在这样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用文字带来一份甘涩的甜美


月有阴晴圆缺
人有悲欢离合
3 楼 | 2010-05-07 15:30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其实是上午开会间隙写的,也不知道为何,忽然想起好多好多往事。

原本以为已经埋于尘烟了。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4 楼 | 2010-05-07 16:03 顶端
fanjin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1
发帖: 1688
威望: 1847 点
金钱: 25085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06-23
最后登录:2018-09-2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大约7、8年前吧 。
我们高中同学聚会,我见到了很多以前的同学,其中自然有人是曾经心动过的。后来大家一直保持联系,也曾经有人说过,差一点点我也许就成为他的新娘,也曾经开玩笑问对方是否娇妻如玉,女儿如花。

自然还会记得高中时那种透明的心情,透明的忧伤,那些躲在角落里反反复复纠结了又纠结却总也说不出来的迷茫和纤纤细细的一次次心痛寂寞。甚至记得请清楚楚大家各自走开时说不出来的理由和当时自己也回答不了的为什么。照片都会保留 但从来不看,不为什么。

自然还是好同学,每次聚会时甚至还会感觉到那一点点关切和怜惜,都老了,生命那么长,而路不可以不继续。

很多时候甚至觉得感激,那些心动的感觉一定是因为没有被生活的锉刀折磨蹂躏过才会依然有完整清晰的美丽,而成为雕塑珍藏在记忆的博物馆里。
是爱吗?不知道,但自然是喜欢,一直觉得那些说不出的喜欢是来不及培养扶植成爱的被遗弃的孤独的植株。
而这一生种活种好一棵树现在觉得,真难真麻烦。
敢不敢 呵呵 肯不肯   能不能
会终身守着一棵树,永不厌倦,永不离弃吗?

是爱吧,不过也许爱上的不是一个人,而是爱的那种感觉,也许不过是一不留神,自己的付出感动了自己。


[ 此贴被fanjin在2010-05-19 09:38重新编辑 ]


春有百花夏有月,秋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在心头,便是人生好时节。
5 楼 | 2010-05-07 16:43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是爱吧,不过也许爱上的不是一个人,而是爱的那种感觉,也许不过是一不留神,自己的付出感动了自己。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6 楼 | 2010-05-07 16:46 顶端
何欢!



级别: 认证会员
精华: 0
发帖: 606
威望: 869 点
金钱: 11624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01-18
最后登录:2016-12-1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是爱。
无论千帆过尽,铭刻心底的,始终是最初的那片云影。
呵呵,这位“此刻已经是三十岁,体态臃肿、肤色暗黄、时时疲惫倦乏,额头溜光的”“新中年妇女”,让我恭喜你吧,这样珍贵的记忆,算不算暗夜里如水的光,辉耀心室?即便片刻温暖,也可抵一时风寒雨骤。


[ 此贴被何欢!在2010-05-07 22:37重新编辑 ]


昔年种柳 依依汉南
今看摇落 凄怆江潭
树犹如此 人何以堪
7 楼 | 2010-05-07 22:28 顶端
如何说再见





级别: 骑士
精华: 0
发帖: 302
威望: 483 点
金钱: 12165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02-12
最后登录:2019-01-1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真遗憾,不是我的同学~~~~

此胡波非彼胡波

初恋暗恋都是美的吧


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
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
8 楼 | 2010-05-07 23:27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3
威望: 3136 点
金钱: 3665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什么年纪,做什么年纪该做的事儿。

缅怀是一时的,但在现实生活中,浮浮沉沉才是长久的。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9 楼 | 2010-05-10 09:20 顶端
<<   1   2   3   4  >>  Pages: ( 1/4 total )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03750(s) query 4, Time is now:01-18 07:53,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