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 咬人的爱 连载完毕(删文)
 XML   RSS 2.0   WAP 

<<  1   2   3   4   5   6  >>  Pages: ( 2/49 total )    
--> 本页主题: 咬人的爱 连载完毕(删文)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luzerne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65
威望: 67 点
金钱: 954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9-08-07
最后登录:2011-08-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报道~~
10 楼 | 2010-06-06 01:06 顶端
5411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20
威望: 21 点
金钱: 908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9-03-1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搬好板凳等

你見或者不見我,我就在那裡,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我就在那裡,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愛就在那裡,不增不減
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裡,不捨不棄
來我的懷裡,或者,讓我住進你的心間
默然 相愛,寂靜 歡喜

11 楼 | 2010-06-06 07:26 顶端
hxwcj99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1721
威望: 16867 点
金钱: 1388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8-01
最后登录:2019-05-1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关弓加油!字改大了看着舒服多了。

这篇小说看了后发现我还记得,以前曾经贴过一些,这次一定要完成啊!

12 楼 | 2010-06-06 07:37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2
威望: 3135 点
金钱: 3664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穷得只剩20年的房贷


“你有什么打算?准备一辈子窝在家中,乞人同情?”子晴不客气地问我。
“我?”我想一想:“老实说,结婚这么多年,突然恢复一个人的生活,我有些不知所措。”
子晴笑嘻嘻同我说:“绍宜,不要悲观,你应该好好享受自由的生活,再战江湖,重新接受鲜花和仰慕。”
我苦笑:“以前我渴望自由的时候,也不外是希望可以随心所欲的加班!可是现在,我连工作都没有了,自由要来又有何用呢?况且,你认为我还会再相信,有人会爱我,对我忠诚吗?”
“绍宜,不是每个男人都是温旭生。”
“可是,又能有多大的区别呢?”
“江绍宜,你少跟我说什么曾经沧海难为水!”子晴不屑地说:“现在,有的人结婚三四次,还在反复折腾,你才一次,就以为自己历经沧桑啦?还早得很!”
“我不跟你争。”
子晴仿佛什么都为我考虑好了:“先把你的外形好好打理一下,统共就这一具肉身,你也爱惜。本来我比你大三个月,可是现在看起来你起码比我大三十岁!”
“你太夸张了吧,我看起来岂不比我妈年纪还大?”我气得直翻白眼。
“雯姨的状态当然比你好!”子晴毫不留情地挖苦我:“你现在这个身材,扔进游泳池都不会沉下去。”
我不吭声,暗自摸摸自己腰上凸出的游泳圈。

吃过饭,子晴带着珊珊,押着我直奔百货公司。
我耳边全是这母女俩殷勤的声音。
“绍宜,这支樱花色唇膏适合你!”子晴殷勤介绍。
“我已经过了擦粉红色的年龄!”我赶紧推开。
“江姨,肉色指甲油最大方!”珊珊品味出奇的好。
“好,买下!”
“绍宜,你皮肤白,用浅玫瑰色胭脂最好看!”子晴拼命往我脸上抹试用品。
“我不是十八岁小公主!”我撇过脸。
“不要永远只买米色的外套,这款杏红色大衣很衬你皮肤!”
“太鲜艳!”我拼命摆手。
“绍宜,这款眼霜虽然贵,保你一周皱纹变淡。
“江姨,这双靴子穿上好像公主啊!”
“绍宜,这丝巾颜色很亮,赶紧包起来!”
“绍宜,这款减肥霜试试也不妨!”
“绍宜……”
……
我一样样买下,刷卡刷到手抽筋。
“小姐,你这银行卡上已经没钱了!”收银台小姐笑嘻嘻望着我。
“啊?”我明明记得卡上有三十几万现金:“不会我买东西花光了吧?”
我低下头,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这条羊毛披肩,我不要了!”我拿回卡,悻悻得走开。
“怎么回事?”子晴跟过来。
我压低声音同子晴说:“我忘记了,我同旭生离婚,房子归了我,所有的现金都被他提走。我此刻总共有两张卡,一张卡上有一万多快,已经被我刚才买东西刷光了。还有一张卡上好像也只有2万块,我还有剩下的20年房屋贷款要还,我不敢再买东西了。”
“你太夸张了吧!离婚,你才分到一套贷款都没还清的房子?”子晴夸张地惊叫。
我用力捂住她嘴巴:“小声点儿!”
子晴挣开我的手:“小姐,你现在生存都成问题,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在家失业扮怨妇?”
“我完全忘记了钱这回事!”我怯怯回答。
“你还真不识人间烟火啊!”子晴狠狠剜我一眼:“枉你平日精明能干,一副女强人模样,关键时刻比谁都糊涂!”
我唯唯诺诺连连点头,不敢说话。
子晴气得一把抢过我手中的披肩价码牌,冲到收银台,掏出自己的信用卡,递给收银员,又转过身,恶狠狠地对我说:“这条披肩我送你!”
我低下头,拉住珊珊的小手,走到一边等她。

付完帐,子晴便急急拖着我进一家咖啡店坐下。
“说,你和温旭生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你才分到一套破房子。”子晴愤愤不平:“你一个月薪水也有两三万呀?”
我低下头,不敢看子晴。
有时候,突如其来的打击,会令人的思维变得呆滞。
特别是当你处于巨大的震惊、悲伤之中时。
当时,我只顾紧紧抱住自己,死死捂住伤口,生怕一个深呼吸之后,伤口蹦开,血淋淋心脏跳出来,自己便再也醒不过来。
旭生说:“一个女人有套房子,总是好的,留给你吧!你薪水高,付后20年的贷款也应付有余。”
我茫然地点点头。
旭生又说:“车子我开走吧。你太爱走神,开车对你来说不安全!”
我还是茫然地点点头。
旭生还说:“房子大概值100多万,所以我们买的股票和基金,还有40万现金,我提走了。我还得买房重新成家!”
我还是点头。
他说什么我都拼命点头。
我什么都不需要,我只想快快结束这一切,让所有伤痛、背叛和屈辱都快点结束。
旭生问:“你还想要什么?”
我摇头——“我什么都不想要!”
是啊,我最想要的东西是爱,是忠诚、是信任,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想要的是两颗心紧紧相依,彼此温暖。
我想要的,是一个忠诚的,始终爱护我的伴侣。
温旭生夺走了我赖以生存的情感。
我想要的,他给不了!
一切外在的、物质的东西,我都不在乎,那些冰凉的东西,拥有再多,也不能温暖我的心。
那个时候,关于财产分割的一切事宜,我都没有放在心上。
我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已经穷得只剩下20年的房屋贷款。
否则,我也不敢半年不工作,整天在家吃吃睡睡,浑浑噩噩混日子。
我简单将我同旭生分配财产的过程同子晴讲了一遍。
子晴气得差点用手指戳穿我脑袋:“结婚七年,你就换来一套20年后才能属于你的房子。温旭生不愧学经济的,什么好处都让他占尽了。他带走所有的钱,你背起20年的债!”
我平静地说:“没关系,钱财身外物,一切都可以再赚回来!”
“绍宜,你可真慷慨!自己辛辛苦苦工作、没夜没日的加班,赚的钱让老公卷走,去给别的女人花,你还真想得开啊!”子晴毫不留情地刺激我。
“你何苦这样说我?”我难过地低下头。
“我不说你,便没人敢说你了!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最可靠的东西,莫过于自己荷包里的钱!”子晴恨铁不成钢地用力掐了我手臂一把。
痛得我眼泪都差点掉下来:“汪子晴,你一向为人最清高,现在怎么也变得这样狷俗?”
“狷俗?你知道犹太人的圣经里怎么说吗?‘钱不是罪恶,钱是神对人的祝福’‘《圣经》发射光明,金钱散发温暖’,‘身体依心而生存,心则依靠钱包而生存’!明白了吗?觉得钱狷俗的人,才真的狷俗!”子晴狠狠地说。
我忍不住笑起来:“对于犹太人来说,金钱就是唯一的阳光,它照到哪里,哪里就亮!”
“有什么错?我在英国六年,不知吃过多少没有钱的苦头。你现在还不知道钱的重要性,等你知道了,已经晚了!”子晴说:“你若还不去找份工作,就等着银行把房子收了,睡大街上去吧!”
我点点头:“这确实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知道就好,别赖在家中装死了!”
“汪子晴,你不要说话那么难听,好歹在珊珊面前给我留点面子!”
“面子?面子值多少钱?不知多少像你这样心高气傲的女人,被面子两个字害死!”子晴说:“换了我是你,撕破脸,也要让温旭生把钱都留给我!”
“可是,在感情面前,金钱毕竟只是身外之物,失去它,还不至于像失去爱侣一般,令人有切肤之痛。彼时,我只觉得心都快碎了,哪里来得及同旭生计较这样多。只希望他早点消失,好让我自己一个人独自呆着。”我抱住手臂,那种剜心之痛,仿佛又回到我体内。
“江绍宜,我从来没想到你会如此文艺腔,别在我面前说什么爱情。”子晴用力挥着她的手:“一对男女再来电,停电的时候也不可能点亮灯泡!明白吗?爱情最虚无不可靠,但凡化学试管里找不到的东西,我们都不可以盲目相信!”
我点点头:“是,爱情最虚无飘渺,不值得信任!”
“可是——”子晴忽然低下头,无限凄楚得说:“我们却无限向往,哪怕它千疮百孔,爬满虱子。”
“不,我不会再向往了!”我咬咬牙:“从今天开始,我已成为绝缘体,再不与任何异性通电。”
“绍宜,你刚离婚,不会明白的!”子晴说:“在爱情面前,我们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痛的!”
“不,我不会,这疼痛将困扰我终生!”
“绍宜,会好起来的!”
“好了,心口也留碗大个疤!”
子晴握住我的手,我们都不再说话。

晚上,子晴带着珊珊,同我一起回我父母家吃饭。
看到我穿戴整齐,出现在家门口,我妈眼圈都红了。
我心中更加觉得愧疚,因为自己的婚姻没有处理好,连累老人受罪。
看着老妈新添的白发,我真正痛恨自己的任性。
吃饭的时候,妈妈不断给我夹菜:“半年没好好吃过饭,人都瘦得不成样子了!”
我差点被饭呛到——
“雯姨,绍宜明明是已经胖得不成样子了!”子晴哈哈大笑。
“胖?她那是浮肿!”我妈妈恨不能把所有菜扒到我碗里。
我哭笑不得,天下父母心啊!
“你还是夹菜给珊珊吧!”连我爸都看不下去了:“绍宜再吃下去,明年可望参加相扑大赛了!”
我赶紧点头:“是是是,珊珊最乖,你还是奖励她多吃点吧!”
珊珊皱起眉头看着我们,又不敢出声反抗,只得无奈得把我妈妈夹到她碗里的一大堆菜,硬塞进嘴里。
看到她的怪表情,我们所有人都笑了。
有多久,我家里,没有听到过笑声了?
自从我离婚以来,爸妈这里便成日被愁云惨雾围绕,我爸爸更是小心翼翼,连话都不敢同我说。
我妈私下告诉我,爸爸整夜整夜躺在床上叹气,一向挺拔的背,也佝偻了。
我一个人的婚姻失败,连累了全家!

晚饭后,子晴带着珊珊与老同学聚会。
我则独自回家。
本来一整天情绪都还不错,可是此刻,走进房间。
黑暗中,似乎还残留着旭生的气息。
这熟悉而令人心酸的味道太容易勾起人的回忆,那些过往似一场缠绵的感冒,一直淋漓不尽,反反复复折磨人的身与心。
我站在客厅中间,环顾四周。
房间已经被打扫干净,所有的物品家具都像新的一样。
可是此刻,它们却散发出陈腐衰败的气息,似一件件古旧的死物。
往事一幕一幕,无处遁形,附体在这些物件上,重获新生。
那张桌子,是我同旭生买的第一件家具。
为了买它,我们逛遍了所有的家具店,我们曾经无数次想象过,儿女成群,围坐桌前的热闹场景。
彼时,我绝对想象不到,有一天,会只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抚摸过冰冷的桌面。
这张床,是旭生买给我的圣诞节礼物,他说要同我一辈子同床共枕,相拥而眠。
可是,现在每夜只有我躺在上面辗转难眠。
这浅蓝色的窗帘,是旭生同我一起亲手挂上去,那桌上的水晶花瓶,是我们自外贸店小心翼翼捧回来的。
这里的一切,大到一组沙发,小到一根筷子,都是倾注了我的青春和感情。
我曾经为了这个家,付出自己的一切。
像所有夫妻一样,我们一起熬过拮据的青春期,然后不断奋斗,拥有了第一辆车、第一套房,就在我们计划要第一个孩子的时候,我们的爱情却夭折了。
组建一个家庭,从恋爱到结婚,我们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
可是,拆散它,从旭生移情别恋,到办理离婚手续,才不过年余。
我曾经以为会天长地久的爱情,就这样仓促的结束了。
我所付出的一切,像误入沙漠的涓流,被无情地耗尽,只留下这堆死物,无声无息。
这房间原本记录了我们之间太多太多的经历,这些经历都是最私密、最亲密的回忆,与灵魂和情感无法分割。
然情已死,心已变,如今它只是一间堆满爱情遗骸的坟墓。
我忽然寂寞地想放声痛哭!
霎那间,仿佛有一头叫做寂寞的怪兽,在我身后张开血盆大口,向我直扑过来。
我跌跌撞撞奔出房间,跑到大街上,双腿一软,失控地蹲在地上。
这个卷缩的,躲起来的姿态,让人仿佛回到母体内,如果可以,我希望永远不要站起来。
可是,大街上人来人往,不知多少人被感情狠狠咬过,他们都没有倒下,都依旧迈着匆匆的步伐,奔赴下一个未知的节点。
我茫然地环顾四周——
我的家已经没有了,再也不会有一盏灯,在我疲倦的时候为我点亮。
此刻,风很大,推着人踉跄前行。
潜意识,我向着灯光明亮,温暖的地方走去。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3 楼 | 2010-06-06 09:07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2
威望: 3135 点
金钱: 3664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同是天下寂寞人,相逢一定要长谈



习惯性,我推开“浮生”的大门我走到角落里,要了一整瓶Cointreau,将自己的身体重重扔进沙发里。
小马将酒送过来,细心得替我加上冰块,倒了一大杯。
我几乎是抢过酒杯,一口饮尽,当酒精融进我的血液,我才觉得深入骨髓的寒气,慢慢被逼出体内。
我又活过来了。
我静静坐在角落里,细碎的音乐声轻轻摇曳。
“I can’t help myself,I’ve got to see you again……”
“Late in the night when I’m all alone,And I look at the clock,And I know you are not home……”
Norah .Jones浅唱低吟,梦游一般的声音,吐出一句句缠绵的歌词,句句都仿佛唱着我的心声。
我低着头,捧着酒杯,沦陷在宏大的寂寞中。
夜越来越深,浮生”的客人都散尽,只剩下老板仍旧安静得坐在我对面的角落里翻一本书。
明明早上,还信誓旦旦,重新振作起来。
可是晚上,整个人的情绪又降到谷底,差点歇斯底里得嚎啕大哭。
我只能安慰自己,情绪朝夕骤变,也是离婚后遗症的一种。


正想好好收拾自己的情绪,小马走过来:“江小姐,我们快打烊了……”
我愣了一下:“要打烊了吗?可我酒还没喝完!”
“小马,如果江小姐愿意,可以再多坐一会儿,我书没看完,还不急着走!我来关店就好了!”老板走过来,手上还捏着那本他看了一整晚的书。
我如释重负,忙不迭地说:“好好好,我再坐一会儿!”
这寂寞的长夜,似乎没有尽头,能够在温暖的小店里多赖一会儿是一会儿。
小马笑嘻嘻说:“寂寞的人都不想回家!”然后哼着歌自顾自下楼。
同是天下寂寞人?我忍不住抬起头看向老板,没想到他的目光也正停留在我的脸上。
我的心莫名其妙慌乱起来,赶紧抓起桌上的酒杯,猛喝了一口。
老板仿佛看出我的窘迫,走到他的专属角落里坐下,继续埋首书中。
我松口气。
偌大的“浮生”此刻,只剩下我同老板俩个人各自占据二楼的一角。
细碎的音乐,仿佛已经溶入空气。
我感激老板没有无情得将我赶出“浮生”,让我们俩个寂寞的人可以相互陪伴。
霎那间,我竟然对他产生了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相惜之情。
我忍不住举起酒杯,打破沉默:“老板,要不要一起喝杯酒?”
说完,我便后悔了,我怕这高傲内向的老板,会对我说:抱歉,我不负责陪客人喝酒!
果然,他抬起头,诧异地看着我。
然后他说:“江小姐,喝太多酒很伤身体的,特别是在这么冷的夜晚,酒里还加这么多冰块!”
我窘极了,他用更委婉的方式拒绝了我。
我低下头。
谁知,他却站起来,走到我对面:“我请你喝一杯,如何?”
我抬起头:“你请我?”
他微微一笑,点点头:“等我一下!”
他将手中的书,放在沙发上,然后快步走下楼。
我听到他走到吧台处,然后打开柜子,在找东西。
我好奇地拿起沙发上那本书——《高尔夫球场疑云》。
我拥有全套阿加莎.克里斯蒂,对她笔下的每个人物都熟悉得如同老友。
我又对老板增加了几分好感。
这沉默的男人,喜欢读侦探小说,也许没有看起来那样沉闷乏味。
“酒来了!”老板坐下来,将一整套东西放在桌上。
我好奇得盯着他,他将用来煮茶的玻璃器皿,放在点燃的烛火架上,然后将玻璃器皿中倒上清水,又将一只小小的青花瓷瓶放在水中。
“天寒地冻的时候,喝一壶温热的米酒,最暖身子!”老板说:“整个冬天,我都等客人走了,喝上两杯!”
我点点头:“有时候,不喝点酒,真不知道长夜漫漫,如何熬过去!”
他点点头表示同意:“江小姐,我——”
“我叫江绍宜!”我伸出手:“大家都叫我绍宜!”
老板也笑着伸出手:“孙晋洲,朋友都叫我老孙。”
“我光顾浮生四年有余,今日终于得知老板大名,实在三生有幸啊!”我故意开玩笑说。
“你光顾浮生四年有余,今日我终于得知小姐芳名,也实在不易啊!”他居然也不示弱。
我们相识而笑,气氛就这样变得轻松起来。
我忽然很高兴,在这个寂寞的夜里,有人能够和我轻松得说几句话。
“你在看《高尔夫球场疑云》?”我故意明知故问,找话题。
“我是阿加莎的忠实读者!”孙晋洲说:“我收集了全套她的著作。”
“我也是!”我立即展开话题:“夜深人静,无心睡眠时,看侦探小说最易打发时间!”
“这种小说吊人胃口,一拿起来就放不下。我每次非要与作者比智商高低,看自己能不能在谜底揭开前,找出元凶,洞察一切。”老孙笑着替我斟一杯热的米酒。
我端起来,酒杯微烫,那热度自掌心专递到心里,果然比握住一杯凉沁沁Cointreau舒适许多。
我赶忙呷了一大口——温热的、带着淡淡清香的米酒,顺着喉头温柔的滑下,满口清甜,又略微有一点回酸。
我接着说:“不过,阿加莎的小说,还是略微显得琐碎,有时候结构没有那样紧密,有好几本,甚至有点拖沓,且不够刺激。”
“柯南道尔在这方面要强一些!”老孙说:“但可惜,每一本情节都烂熟于心。侦探小说最忌讳知道结果,再看就觉得索然无味了。”
“你可以尝试看日本侦探小说,我个人觉得还不错!”我积极建议。
“金田一、江户川乱步、横沟正史、东野圭吾……我都看过不少。”老孙说:“我是地道的侦探小说迷!”
“我也是!”找到同好,我的话匣子也打开了:“前几年,我甚至热衷看《名侦探柯南》。”
“《少年金田一事件簿》我也没放过。”老孙也明显激动了。
“除了小说,看推理电影和电视剧也是很过瘾的事情。”我说。
“特别是,关了灯,一个人,看到汗毛竖起来,简直过瘾!”老孙接着说。
我简直遇到知音,抢过话:“所有烦恼全在九霄云外,整个人沉浸剧情,不能自拔。”
“有时候,天怎么亮起来,都不知道。”老孙果然是同道中人。
“不过,一些欧美的推理小说也不错,比如《希腊棺材之谜!》”我说。
“《三口棺材》也不错!”老孙说:“是最好看的密室杀人案!”
我们俩都有些激动,几乎把看过的所有推理小说的作者和作品,都拿出来讨论了一番。
然后老孙进入另一个话题:“你喜欢倪匡吗?”
“当然!但是只喜欢卫斯理系列!”我说:“他其他的作品我不太敢兴趣。”
“我也是!”
“你最喜欢那一个故事?”我问。
“《老猫》《大厦》《极刑》……”老孙说了一串我喜欢的短篇。
“我最爱读他小说的开头,充满悬念,很吸引人。”我差点口沫四溅,忽然间所有不愉快都忘记了。
“他想象力非常人所能及,他甚至能想出,万里长城,是外星人为宇宙飞船修的引航标!”老孙一边替我斟酒一边说。
“我大学时候最喜欢看卫斯理,吃饭、走路、上课、睡觉都在看。半夜里总觉得有股寒气自背心升起。”我想起大学那段疯狂沉迷倪匡的日子。
“我也是,为此,好几门功课都补考了!”老孙几乎没跳起来:“来来来,喝一杯,为我们惊人相似的经历!”
我们举杯相碰,有一霎那,我觉得世态安康,一切都那么平静祥和。
“大学时光,令人留恋!”老孙说:“彼时还不知道人间疾苦,更不知道寂寞为何物,成天埋首书中,要么与同伴嬉闹,连睡觉都七八人挤在一间屋里。不知多热闹!”
“是啊,渐渐长大,过了三十,总觉得有一头叫做时间的怪兽在身后追着你,你不拼命往前跑,它便会一口吞没你,让你瞬间成为白发老妪!于是,努力工作似乎成为生活中唯一的目标,有时候连看自己的兴趣爱好都得牺牲。”我忍不住唏嘘。
“对,三十以后,总觉得时间不多,尝试让生命变得更有宽度。但是我们往往认为在工作上做出成绩,获得认同感,就能实现人生的价值。却反而错过许多人生真正有意义的东西。
我忍不住连连点头:“有时候,工作会令你迷失自己,让你不知道什么才是生活中最重要的。”
老孙说:“所以现在,我停下工作,尝试体会生活中更多微妙的感受。”
我苦笑:“我就没这个福气,我明天便得找工作,否则连生存都有问题。”
“那你就学会享受工作!”老孙说。
“也只得如此!”我摊开手:“人类的一切情感问题,在生存危机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
“来再喝一杯,这种酒很清淡,就算多贪几杯,都没关系!”老孙又替我将酒添满。
我们一边喝酒,一边继续之前的话题。
没想到,我同老孙这样投契,那样多相同爱好,单挑其中一样嗜好,便可聊足一整晚。
我从未想到,自己居然可以这么多话!
我更没想到,这沉默寡言的老孙,居然如此妙语连珠,见识深广,爱好庞杂。
我们都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仿佛有一肚子话,放了几十年,就等着今日说给对方听。
结果,我们一共喝了5壶米酒,直到天际发白,才各自摇摇晃晃,醉意朦胧得回家。
打开房门,点亮灯,再看见这些静默的家具,我居然没有任何感觉了。
看到松软的大床,我像看到救星一般,猛扑上去。
根本不及多想,便睡死过去。
有时候,人胡思乱想、伤春悲秋、自怜自哀,完全是因为太闲,没有其他事情可做。
这年头,除了总统,谁还能比广告人更忙?
况且我比谁都需要一份工作来维持生计。
可是年末,是最难找工作的时候。
要找一份薪水和职务都好的工作,大概要等到明年了。

果然,当珊珊考到理想的托儿所,子晴也到本市一家甲级医院,担任皮肤科主任。
我投出的简历,却始终音讯全无。
我明白以我的资历,迟早等找到工作。可是现在时机不对,需耐心等待。
晚上,我心浮气躁,又摸到“浮生”去找老孙聊天。
这几天,我同老孙,已经涉猎了十几个话题。
他完全是个聊天的好对手,你说什么他都知道。
其实,单看看他搜集的那三墙壁书,便已经够骇退很多人了。
不过,好在为了做一名出色的广告人,我也曾猛扎书海,很多领域,都有所涉猎。
所以,我们聊起来,正好棋逢对手。
每次道别,都觉得意犹未尽。
我忽然之间成为“浮生”的首席贵宾。
这不,我大摇大摆走进“浮生”,直接坐到老孙的专属位置上。
招呼我的人,已经由以前的小马变成了老孙。
“吃什么?”老孙完全变身伙计。
“吃你推荐的!”我完全信任老孙的对食物的品位。
“一份蜜汁烧鹅饭,外加一碟鲜芦笋,再来一碗青红萝卜莲藕花胶汤。”老孙问。
“听你的!”我笑眯眯说。
不知为何,走进“浮生”,我整个人松懈成一堆懒人沙发。

吃过饭,老孙照列过来同我聊天。
他借了几本东野圭吾最新出版的推理小说给我:“借给你晚上失眠的时候看!”
“每晚来同你聊聊,”我笑:“比吃安眠药还管用”。
“那我要收治疗费!”老孙开玩笑:“按小时计费。”
我们开着玩笑,把话题扯开。
然后我们惊奇的发现,我俩都是标准的爵士乐迷,把过往的爵士名伶一一细数了一次。
等说到茱莉伦敦的时候,老孙忽然站起来:“放张专辑给你听,我才发现的一个纽约的乐队IVY,里面的主唱是个法国女孩Durand,声音简直棒极了,和茱莉伦敦有异曲同工之妙。”
说完,老孙便到楼下去换音乐。
“Bye bye baby,don’t be long!
I’ll worry about you while you’are gone……”一把又甜腻又伤感的声音,迅速填满整个空间。
我惊异极了,居然有人拥有如此矛盾的嗓音,仿佛腻暖的蜜糖融进了冰凉的苦艾酒里。
整个晚上,我同老孙将这张专辑,反反复复听了无数遍。
开头是老孙请我喝米酒,后来他的米酒被我们喝光了,我又把我存在这里的Cointreau拿出来喝。
临走时,我只觉得熏熏然然,整个人轻得几乎可以飞起来。
出门时,我握住老孙的手:“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老孙谨慎地将手自我掌中抽出:“我如今算是有了生平第一位红颜知己啊!”
“红颜?”我低头打量一下自己日渐粗壮的身形,我胡乱比划了一下:“你别错把黄颜当红颜了!”
老孙笑着猛摇头。
我冲他用力挥手,大步流星向家走去。

借着酒精,很快便入梦。
梦中,我四处面试,都遭受无情拒绝。
所有人都冷笑看着我:江绍宜,你也有今天。
我躲进一条幽深的巷子里,心内无比凄惶。
只想找到最亲近最亲密的人,赖在他肩头痛哭一场。
我掏出手机,拼命拨着号码。
终于,旭生声音传过来,这一刻,周围一切都忽然淡出,全世界只剩下他的声音。
旭生说说:“我在陪妻子逛街!”
妻子?
我不是他的妻子吗?
即便在梦中,我也忽然明白,不,我已经不是温旭生的妻子了。
我沉默了,如被人当胸猛插一刀。
我想说话,想求旭生不要离开我。
可是,电话忽然碎了,紧接着,我整个人开始龟裂成碎片。
我惊得从梦中坐起来,一背的冷汗。
原来,在梦里,在我最深的潜意识里,我仍旧当温旭生是最亲近,最亲密,最可靠的那个人!
出了状况,我还是会条件反射地寻找他,固执得认为,只要握住他的手,天大的事情都能解决。
我鼻子一酸,眼泪便滚滚而下,拥住被头,像个孩子般呜呜痛哭起来。
在外人眼里,我一向是雷厉风行,刀枪不入的女强人。
但此刻,理智与学识都救不了我,黑暗里回忆最是伤人。
铜墙铁壁筑成的意志也会被这一刻的虚弱无助所摧融,
除去最亲密,最信赖的人,谁还能令我们毫无防备的遭受致命一击?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4 楼 | 2010-06-06 09:09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2
威望: 3135 点
金钱: 3664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下面是引用hxwcj99于2010-06-06 11:37发表的:
关弓加油!字改大了看着舒服多了。

这篇小说看了后发现我还记得,以前曾经贴过一些,这次一定要完成啊!



一定完成!这次是做足了准备功夫。小说写了大半。现在只是一边修改一边放上来了。修改的同时,也在写后面的内容。所以,应该每天都有新东西。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5 楼 | 2010-06-06 09:13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2
威望: 3135 点
金钱: 3664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其实,写故事这种事情,也是会有人来疯的。看得人多,捧场吆喝的人多,下笔也会特别迅猛。

有人捧场,总比冷场好。因为一个人蹲在家里写字,还是挺寂寞的。但是写完后,看到大家七嘴八舌,褒褒贬贬,又觉得满足了。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6 楼 | 2010-06-06 09:17 顶端
小猫2000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170
威望: 173 点
金钱: 172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0-03-07
最后登录:2019-04-2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又看一遍,写的真好!
17 楼 | 2010-06-06 10:15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2
威望: 3135 点
金钱: 3664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下面是引用小猫2000于2010-06-06 14:15发表的:
又看一遍,写的真好!



多谢捧场。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18 楼 | 2010-06-06 12:23 顶端
琥珀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69
威望: 72 点
金钱: 959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7-10-25
最后登录:2017-01-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写的真不错,期待中

如果没有钱,那拥有健康也是好的
19 楼 | 2010-06-06 16:49 顶端
<<  1   2   3   4   5   6  >>  Pages: ( 2/49 total )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07257(s) query 4, Time is now:05-26 02:58,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