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 咬人的爱 连载完毕(删文)
 XML   RSS 2.0   WAP 

<<  2   3   4   5   6   7   8   9  >>  Pages: ( 5/49 total )    
--> 本页主题: 咬人的爱 连载完毕(删文)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hxwcj99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1721
威望: 16867 点
金钱: 1388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8-01
最后登录:2019-05-1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过节也不忘来留爪一下!
大家端午节快乐!

40 楼 | 2010-06-15 15:59 顶端
圆豆儿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43
威望: 49 点
金钱: 926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9-01-21
最后登录:2019-01-2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楼主是天涯的安逸吗?
41 楼 | 2010-06-16 05:23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2
威望: 3135 点
金钱: 3664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空窗期与空床期的困惑


等所有工作都做得七七八八,天也快亮了,我便让大家回家休息,明日下午再来继续手头未完的工作。
大抵太疲累了,人人都无心说话,全部默默收拾东西,陆续离开。
我关了电脑,掏出手机,替自己上好明日起床的闹钟。
我和老孔最后离开,老孔轻车熟路地关闭所有电源,我跟在后面,一一记在心头。
进了电梯,狭小空间内只有我们俩个人。
老孔咳嗽一声,打破沉寂:“没想到,你这么能干,这样快就把事情做得像模像样了。”
“我不过安排了一下人手,很多事情还是靠这帮兄弟!”我谦虚地笑笑。
“一点也不肯贪功?”
“等比稿成功再来贪也不迟,此时八字还没一撇!”我同他开玩笑。
出了电梯,清冷空气扑面而来,虽然寒意逼人,可是比起办公室内的憋闷烘热,清爽许多。
风一吹,倦意也消散一些。
这个时间最尴尬,竟然没有出租车经过,我只得同老孔沿着马路向前走。
我们都没有说话。
我微微扬起头,此刻紫蓝色天幕正一点一点转亮,天际出现一抹若隐若现的胭脂红。
平时繁华的大街,静得只余风声,连半个人影都没有。
一切都还在沉睡。
连耸立在街道两边的大厦,也减慢了呼吸,不再自空调排气孔里,呼出热气。
我吸口气:“经常加班到天亮吗?”
老孔点点头。
我微微笑,将双手受插进衣服口袋里,仔细看着天色慢慢转变。
大抵每个广告人,都经历过无数这样的清晨。
从喧闹的办公室出来,走上清冷的长街,看着丝绒一般的蓝色天幕由暗变亮,这种感觉十分奇特。
老孔应该能体会我此刻的心情。
果然,他看我一眼,意味深长。
不了解广告的人,大抵永远也不会明白广告对于这个世界的影响力有多么巨大。
它不仅仅是刺激消费,疏导经济,引领潮流。
它更是深入人们的生活,甚至改变着人们的观念和生活方式。
每个人,每天接受到的最多信息便是铺天盖地的广告。
我们的行为,在潜意识里,都受到广告的影响甚至支配。
一个人,一天中,至少有五个决定是受到广告潜移默化的影响。
多么神奇!
我们将青春与才智,奉献给广告,由它来改变世界!
在离婚之前,我一直为我是名创意人而感到骄傲。
只是现在,我不知道,我是否为它付出得太多。

一辆出租车开过来,老孔替我招手拦下,并十分绅士地拉开车门。
我上了车,冲他挥手道别。
他站在路口对着我微笑。
“同男朋友难分难舍?”司机好笑地打量我。
“怎么会?那是我同事!”我觉得这个误会真旖旎,他也许以为我同老孔缠绵到天亮,才依依不舍自酒店出来。
“可是,他一直站在路边目送你!”司机不相信我的话。
我望望倒车镜,路口依稀还有一个人的影子,是老孔还没离去。
“他不过是站在路口等出租车!”我好笑地说。
人类想像力至为丰富,许多看似平常的事情,总能延伸演变出各种精彩的背后故事。
不然,怎会有那样多绘声绘色的流言蜚语。

回到家,洗完澡,我才发现自己已经累得快脱掉一层皮。
我真怕有一日,精魂受不住折磨,像蝉蜕一般,自这层薄薄的人皮中,蜕出,逃走。
可是,躺在床上,我脑子来翻来覆去的全是工作的内容。
我强迫自己数羊,一只、两只、三只……怎么这一只在喝果汁?
完了!
我中了广告片的魔咒!
我爬起来,摸了一粒安眠药吃下去。
又折腾了好久,总算迷迷糊糊。
可是半梦半醒之间,我看到插画师帮我们画的故事版,全都似儿童简笔画,粗陋不堪。
我惊出一身汗,醒过来。
还好是个梦!
我摸着胸口,看着空出来的另外一半床,忽然悲从中来。
旭生已经离开这个家半年有余。
可是,我仍旧习惯缩在床的左侧,腾出另一半,仿佛他还会回来睡。
前尘往事在这个我意志最薄弱的时刻,袭击了我。
一直以来,我都颇为畏寒,每个冬夜,总是要将手脚塞进旭生怀中,才能睡得安稳。
七年来,我已经习惯睡觉时,总可以挨着一个温暖身体。
白天思维繁杂,想像力丰富,夜间我总是有许多凌乱繁杂的怪梦。
每每我在梦中发抖或呻吟,旭生总是及时察觉,将我自梦中唤醒,搂在怀中,轻拍我背,令我安然入梦。
我以为,这样便是一生了。
可是,可是他半途退出,独留我在这唏嘘的梦中,不肯醒来。
刚离婚的时候,最最难以面对的,不是背叛,不是分离、不是争执、也不是不再相爱,而是不习惯。
那些日积月累,由两个人共同营造堆砌起来的生活习惯,最最折磨人。
本来是俩个人的生活,忽然要拆成两半,令停在原地的人猝不及防,束手无策、茫然失措。
刚开头那半年,我睡到半夜必然醒来,习惯性向右侧伸手一摸。
空的!
立即潸然泪下。
我曾经以为,自结婚那一日起,便大局已定。
没想到,不过七年,又要推倒一切,重新开始。
多可怕!
我得再次面对感情上的空窗期,和生理上的空床期。
但和年轻时不同的是,我们已经是徐娘半老,肌肤松弛,精力同体力都大不如前,怎么同活力四射、美艳无敌的年轻女子争男人?
博得异性喜欢的手段,我也不是不会,想当年,也是个中好手。
可是,毕竟都是年轻时候掌握的伎俩,现在完全施展不上。
比如,年轻女孩同男人撒娇,会令人男人骨头发酥、膝盖发软。
我等年龄之辈,再撒个娇、装个嫩,嗲起声音,说两句话,怕是会令人从头皮到脚底都起满鸡皮疙瘩。
单是重新找一个伴,这个过程便漆黑丑陋、无边无际,永远摸不到头。
更别说,好不容易凑合找到一个,又得挨过漫长的适应期。
那血糊糊的磨合期,不知道又会搓掉人的多少真性情。
离过婚的女人,就像被标上打折出售的标签,给人的感觉,再精美,也是个次品,多少有些瑕疵。
愿意同离婚女人交往的,不外也是些有相同经历的男人。
同样都是受过伤的人,哪里会再如以前一样,轻易便交出心,坦诚相待?
彼此都有肚皮官司要打,要走到一起,比登天还难。
更何况,现在外头那些年轻女孩,专找离婚男人。
她们认为,离婚男人年纪偏大,有经济基础,经过上一任妻子的调教,已经褪去青涩,懂得服侍女性,单接吻与做爱的经验,都非青涩的小男孩可比。
如果男人有小孩,还可以省去生育之苦,永世保存完美身线。
有此青春劲敌,我们自然被比下去老远,男人选谁,还不是一目了然?
唉……
难怪人说,女人离婚立即贬值,男人离婚,立即升值。
谁让男人天生有优势,永远能找到比自己年轻的伴侣。
女性皮相的确衰老较快,只敢同较自己年长的异性交往,才不致太过自卑。
但是,在生猛的青春面前,谁又没有几分自卑感呢?
但是,也有一些男人心理素质特别出众。
我身边有好几位四十出头的男性朋友,离婚不久,立即有二十出头的少女围在身边,争相献媚。
连小超人都会迁就小女友梁洛施学说娃娃话:“你要多吃一点鱼鱼才乖!”丝毫也不觉肉麻。
曾经有一名四十多岁的男性朋友,对我发牢骚,说他同二十五岁以上的女人都有代沟,不知该如何交流。
“二十五岁以上的老女人,像开败了的花,皮肉松弛,呼吸之间全是陈腐之气,同她们上床,晚上是会做噩梦的!”他痛苦得同我述说。
我吓得再不敢与此君联系,在他眼中,我想必已经是骷髅头一枚。
有的时候,我会觉得奇怪。
这些男人,永远觉得自己不会老吗?
他们以为人人都是007,拥有金刚不坏之身?
要知道,007也是需要更新换代的。
唉……
总之前路茫茫,离婚之后还是替自己保留一份尊严,不要再似一只迟暮的花蝴蝶,盲目扑来扑去。
还是洁身自好,做一名独身女人,来得潇洒矜持!

接下来两天,我又亢奋又疲惫,只恨分身乏术。
还好,一切都很顺利,插图师画的故事版,十分精细,人物神态栩栩如生,非常传神。
有外援帮忙,平面也做得极有冲击力。
我又特地熬了一个通宵,亲自做了PPT演示,还剪了两条提案的开场video,活跃气氛。
提案那一天,我也是发挥自己全部本领,连比带划,甚至不惜出绝招,一人分饰多角,为广告广告片中男女主角配音,务求把片子表现得淋漓尽致。
客户见惯各种提案,再新的点子也难让他们眼前一亮。
所以,有时候提案的方法就变得十分重要,务必使对方感到耳目一新。
我甚至安排公司高妹与胖张将其中一条片子,现场演出来。
果然,这一招十分见效。
过几天,客户拍板选中我们的两支广告片脚本,与我预期的一模一样。
虽然,还有许多细节需要调整,但这已经不再是问题。
当天晚上,客户部请客,我们整组人一起去狂欢,K歌到凌晨,才尽兴而归。
他们轮番敬我喝酒,我推辞不掉,几乎醉倒。
谁说酒入愁肠愁更愁?
那是因为没有喝足量。
我只觉得天地一片眩晕,整个人分不清东西南北,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又怎么记得那些烦人恼心的事情?

翌日起床,已是晚上。
头照列痛得快要裂开,胃里似被人放入了一部绞磨机,翻江倒海得难受。
身体受难,心灵的创伤立即变得不值一提。
我根本忘记自己是名弃妇。
若此刻能让我的肠胃、脑袋回复正常,我愿意被温旭生再抛弃100次。
我倒了半杯牛奶,喝了一半,连苦胆汁都差点吐出来。
正好老妈打来电话,说煲了当归雪豆猪脚汤,让我回家吃饭,我立即扑回去。
吃过饭,我妈有些忧心地告诉我,子晴最近有点不对劲,好几天都不见人,连珊珊都寄住在我家。
“半夜会听见对门有开关门的声音。”老爸说:“早上,她会自己过来接珊珊去幼儿园。”
我松口气,还好没有夜不归宿。
我坐在客厅里,同珊珊一起玩游戏,不动声色地等子晴回来。
我知道,她一定有事情瞒着我。
我不欲刺探她的隐私,我只想确定她安好!
10点,珊珊上床睡觉。
11点,我爸妈也睡了。
我早已训练成夜猫,故此精神抖擞,竖起耳朵留意对门的动静。
12点过,我听见对门有轻微的响动。
我立即自沙发上跳起来,猛地拉开门,子晴吓一跳,回头看着我。
我也吓一跳,几乎没惊叫出声。
门外的女子脸色惨白,嘴唇发青、神情凄惶、整个人又倦又憔悴,大概还淋过雨,头发湿湿地拢在身后,额前一缕发丝,还在嗒嗒的滴水,活脱脱刚刚从水里爬起来的女鬼。
“你怎么啦?”我声音咔在喉头,嘶嘶作响,暗夜里听来,不知多可怕。
子晴松口气:“你怎么在这儿?”
“你怎么才回来?”我抱起双臂,看着她。
她知道躲不掉,慌乱地低下头:“进屋说吧!”
她一进门,便瘫坐在沙发上,动也不动,仿佛被谁勾走了魂魄,只余一具疲惫不堪的空壳。
我替她找了条干毛巾裹在头上,胡乱帮她擦了擦头发。
“你干嘛去了?”我忍不住问。
“加班!”她说。
说完她自己忍不住苦笑:“我自己都不相信!”
“大冬天跑去淋雨,你不要命啦?你病了,珊珊怎么办?”我心中有怨气,手上不由加力,大概把她的头发扯疼了。
她惨叫一声,便抱住我不动了。
要过一会儿,我才知道她哭了。
我站在沙发边,一动也不敢动,任由子晴闷声痛哭。
过了好久,我脚都快麻木了,她才抬起脸,一双大眼睛成了两个烂红的核桃。
我的心不由软了:“子晴,不是所有事你都非得告诉我,可是如果你想说,我有一双好耳朵!”
子晴抬起头,看着我,然后惨笑一下:“我去跟踪他了!”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42 楼 | 2010-06-16 07:09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2
威望: 3135 点
金钱: 3664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在我被工作和唐美妍折磨的短短一个星期,子晴却在承受更大的痛苦。
我没想到,今时今日的她,仍然会像名冲动的少女。
也许,我永远也无法明白,她那种炙热到可以焚化一切的感情。
也许,每个女人一生中,总会遇到这样一个男人。
这个人,是你唯一的破绽,华丽、阴郁、溃腐,不可触碰,一碰便会令你整个人都坍塌。在他面前,你永远无法无法做你自己。
你注定是他的傀儡,他站在那里,什么也不做,你就已经一败涂地。
孤傲如张爱玲也说,没有办法,在他面前,你会不自主低到尘埃里,然后再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些。
而是在他面前,你会不可遏制得变笨,笨到明知是错,也要坚持。
而王子晴的破绽,从来都只是莫运年。
她所有的欲望,在见到他的那一瞬开始,便合并成一种单一的执念。
他像一个魔障,轻易便将她网罗其中。
即便隔了六年的时光,即便她已经不再是他的妻子,但她仍然疯狂地想知道一切与他有关的信息。
他过得怎么样?
有新的伴侣了吗?
是否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她?
失去她,他可曾后悔过?
她像被邪灵附身,言行举止统统不再受自我意识的支配。
她请了一个星期的假,租了辆车,像个傻瓜一样,守在他公司门口。
小说里,惨遭背弃的女子,过几年与旧日恋人重逢,对方一定已经多了三分疲象七分邋遢,不复当年容光,令一直耿耿于怀的女主角从此释怀,甚至惊异自己当年怎么会为着这样的男人流泪饮泣。
可是,显然王子晴没有这样的好运。
时间对这个男人特别眷顾,他的样子同六年前没有任何区别,新添的那一点白发,也没有染回黑色,反倒更显出一种不经意的潇洒。
离婚后,他并没有颓废,反而升华到另一个境界,比之前更加风流,脸上每一丝纹理都是风情,一举手一抬足,便交织出一张无形的网,专门捕获女人的视线。
她的每个细胞,都再次为他折服,匍匐于他西装裤下。
是的,他还是他,而她也并没有比以前更强大。
她坐在车里,他站在车外,他丝毫也没有发现,他曾经的妻子就在他身边。
而她却知道,一打开车门,只需走两步,她便能再次握住他的手。
他的无知无觉,与她的汹涌澎湃,恰到好处地再次诠释了他们之间悬殊的情感天枰。
他站在那里,每个动作都是诱惑。
他对她的吸引力丝毫没有减弱,反而变本加厉,他连眼风都不必使一个,她就已神魂颠倒。
我仿佛看见,汪子晴必须死死按住胸口,以防她被渴望撑满的心脏会承受不住负荷,挣脱胸腔的束缚。”
然后,她开车跟着他,像最拙劣的肥皂剧剧情。
一天、一天、又一天。
她跟着他上班、下班、见客户。
她也跟着他,亲眼见他与一个又一个女人约会周旋。
六年不见,情场浪子对女人的品味更加庞杂。
第一天晚上,他同一个年轻的,几乎可以做他女儿的女孩吃晚餐。
以前子晴曾经不解:“除去身体,他还能同她们有什么交流?”
可是现在我们都明白,身体上的交流,对有的男人来说,已经足够。单是看着女孩青春饱满,不经世事的光洁皮相,便已经能令男人春情勃发。
第二天晚上,浪子棋逢对手,是他最爱的性感野猫类型。二十五六岁的女孩,成熟得像会流蜜的桃子。浓重的烟熏妆,将青春与世故完美结合,满足他对女人的双重需求。
第三天,是下午。对方是他合作伙伴的秘书。
他一向喜欢女秘书,办公室里眉来眼去,最容易撩拨得双方心猿意马。端杯茶、递份文件,就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交换彼此荷尔蒙的味道。
他同她去事务所附近的酒店开了房。
汪子晴坐在车内,像六年前一样,默默等他与女秘书玩完性爱游戏,从酒店大门口走出来。
唯一不同的是,以前的他,还会与女秘书一前一后出来。
而现在,他可以肆无忌惮,搂着小秘书的嫩腰,光明正大地走出来。
六年前,她惊异她完美婚姻的表象下,竟有如此狰狞的真相。。
六年后,她依然讶异。
她讶异,为何她的人生已经翻天覆地,怀揣一颗破碎的心,苟延残喘;而他的还能继续沿着故往的轨迹,纵情声色,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她疑心,对于他来说,她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她从未在他的生命中留下过任何痕迹。
或者,根本,她同任何一个与他上过床的女人没有丝毫区别!
原来,这个男人竟然真的真的,是没有心的。
六年来,她所承受的一切,在这一刻,忽然变得没有任何意义。
这个男人永远是汪子晴身体里的一根软肋。
不管她走得多远、飞得多高、变得多坚强,他都能够轻易地至她于死地。
“绍宜,为何如此不公平?他甚至连我的存在都不知道,便可以伤得我体无完肤。”她虽然在问我,可是心里却比任何时候都能更明白答案。
“子晴,你何苦折磨自己!当年你就明白莫运年是怎么样一个人!现在,你又何必逼自己再去面对他斑斑劣迹!”我抱紧子晴:“不管他多风流、多无情、多堕落,他的生活都不再与你有交集!你要明白,对于你来说,他只是个过去,是一个陌生人,他便再无能力伤害你。”
可是,陌生人能令人痛彻心扉吗?
我自己也知道我的话多么苍白无力。
在强烈汹涌的爱与恨中,理智是那样脆弱单薄,像一叶飘摇的小舟,很快便会被愤怒的大海击碎、吞没!



每个人的生活都有无穷烦恼,除去你自己,无人可替你消化。
好在我们都是成年人,再尴尬难堪,再酸楚难受的事情,睡一觉,都当没发生过。
第二天早上,子晴像个没事人一样,精神抖擞地替珊珊准备早餐,连红肿的眼睛因为用级好的眼霜仔细涂抹过,不留心,也察觉不到了。
此刻她是最温柔摩登的单身母亲,一点潦倒失落的踪迹都找不到,除去当事人,谁也不知道,她镇定的笑容下,藏了多少艰涩与酸苦,压抑了多么澎湃汹涌的爱与恨。
在感情上,人们特别爱钻牛角尖,为某人神魂颠倒,痛不欲生,可某日,一但茅塞顿开,立即发现,不过尔尔。
希望子晴早日自牛角中逃出生天。

至于我,单一份工作已经耗去我全部心智,忙得焦头烂额,连性别都忘了,哪还有精力伤春悲秋,为感情烦恼?
又是接连一个星期的加班,每日差不多有18个钟头对着这群同事,渐渐与这个团队配合默契起来,大家相处变得较为活泼,也添了几分真感情。
连看到唐美妍也没有那么碍眼。
工作比感情更实在,因付出必有所获。
不分昼夜奋战的结果,是我们又赢得了一个大客户,老板陈守翰更是对我赞赏有加,大会小会都把我挂在嘴边,让众人向我学习。


好不容易周末不加班,便去书城寻宝。
我一直觉得看书是寻求生活感知的捷径,许多事情,不需要你自己去经历、感受、吃亏、受骗、上当、犯傻、碰壁……自然有过来人,娓娓向你道来。
阅读别人的思想、感情、经验、教训,最省事省力省时不过。
以后再遇到障碍物,就不会再横冲直撞,碰得头破血流,一定早早就饶开走。
多好,早日读到,早日逢凶化吉。
我尤其爱看小说,无数精彩的人生,浓缩在一本本册子里。
真要让你自己去亲历个中种种生离死别、爱恨情仇,早就九死一生了。

抱着沉甸甸一叠书,我走出书城大门。
天气鲜有的晴朗,蓝得象一块通透澄净的美玉,我的心情也被这片碧色,渲染得清明起来。
刚走了两步,忽然有人在后面叫我:“绍宜姐——”
声音如此甜软娇俏,可是听在我耳朵里,却象破玻璃片刮着墙壁,令人汗毛倒立,从骨头里痒出来。
我加快脚步,我可不想在公司以外的地方见到这个小狐狸精。
“绍宜姐——”一只手热情地拍上我的肩头。
我厌恶地皱皱眉头,真想顺势拽住这只手,给她一个漂亮的过肩摔。
我不耐烦地转过身,心中猛地以抽——
唐美妍笑眯眯站在我面前——
她身后站着目瞪口呆的温旭生。
自他搬出后,我便再没有见过旭生,没想到会在此时此地以此种方式重逢。
旭生一点也没有变,还是一副斯文温厚的样子,穿着浅驼色的外套,同以前一样干净清爽,甚至更意气风发!
我忽然有点呼吸困难——
这个男人,他本来属于我,可是此刻,却堂堂正正握住另外一个女人的手。
而我,不过是个臃肿发胖,憔悴寂寞,连逛街都只得一个人的下堂妻。
一时百感交集,千头万绪涌上心头,眼睛差一点便红了。
原来,这大晴天,竟然真的有霹雳当头击下!
我只觉耳朵嗡的一响,有那么一两秒差点失去知觉!
不——
我可不能自乱阵脚,让人看了笑话去!
我调匀呼吸,冷笑看向这对男女,以不变应万变。
唐美妍激动地拉起我的手,仿佛看见亲人一样:“绍宜姐,这是我男朋友温旭生!”
我不动生色地将手自她掌中抽出,最害怕她这种自来熟的女人,以为人人都当她是甜心公主,与她亲密无间。
“旭生,这是我的新上司,绍宜姐!”唐美妍又转过脸,向旭生介绍。
原来一切都不是假装,唐美妍真的不知道我是谁!
忍字心头插把刀,枉我还天天对着她,差点憋出内伤,她居然浑不知情,每天过得不知多痛快。
我是早知道情况,可是旭生却丝毫心理准备都没有,象挨了当头一棒,当即僵在原地,脸色不知多窘迫,多尴尬,多难堪,半张着嘴巴都忘记合上。
我心中暗呼痛快——
他大抵死也想不到,天下那么大,他的情人和前妻居然可以走到同一片屋檐下。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冤家路窄。
与仇人狭路相逢的,绝不会只有我一个,千百年来这样的戏码不知上演过多少次。
就象一个拙劣的编剧,总是反复使用相同的桥段。 大抵,一个人干一件事情久了,多少会产生懈怠,免不了偷工减料,将前面写过的内容,改头换面,随便敷衍一下,又是一个新剧。
老天爷这个超级大编剧,也不例外啊!
果然,旭生半天不吭声,只难以置信地看着我。
直到唐美妍都起疑心了,他才说:“绍宜,近来可好?”
到底是快四十岁的人了,他并没有更失态,立即打破沉默,掩饰自己的慌乱。
我戴上面具,故作客套地说:“马马虎虎!”
“没想到你和宝宝做了同事!”他仍然掩饰不住自己的惊异。
“我可不是故意的!但凡有一点可能,我唯恐避之不及。”我不温不火表明立场。
“你说话,还是这样不留情面!”旭生叹口气。
不留情面,真不留情面,听见他唤她宝宝的时候,我便应该一耳光刮到他脸上了。
原来他叫她宝宝!
这样肉麻的称呼,真想不出来,是温旭生这样腼腆的男人能够喊出来的。
以前,他稍微对我说几句亲昵的话,声音便低得象蚊子叫,现在大庭广众也说得脸不红,心不跳,不知多自然顺溜。
也许,他从来没有待我如珠如宝过。
我还一直以为他敦厚木纳呢!
却原来同床共枕多年,也还是看不清对方的本相!
唐美妍果然有两下,经她之手,他长进不少,连衣着都风骚了许多。
我看到旭生翻出外套的粉红色衬衫领子。
“怎么你们认识?”唐美妍讶异地看着我们。
“老朋友了!”我故意牵牵嘴角说。
“那更好了,既然绍宜姐是旭生的朋友,以后更要多多照顾我了!”唐美妍不知是装傻,还是真蠢。
她居然没看出我与旭生之间的生硬与尴尬。
倒是旭生沉不住气了:“宝宝,绍宜是我的前妻!”
“什么?”这次轮到唐美妍的晴空出现霹雳。
我见唐美妍惊地脸色都变了,立即将烫手山芋扔给旭生。
“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一步,恕不奉陪!”我赶紧走掉。
我可不想听旭生费舌费力解释我同他的关系,这种话,最好还是少听为妙,哪怕他在背后胡乱抹黑我,我也只图耳根清净。
“等等——”旭生唤我!
我故意充而不闻,快步走开。
在我们结束婚姻之前的那段时间,我忍辱求全,对他所做的一起,所说的一切,他不是也充而不闻、视而不见吗?
我不过是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我拦下一辆出租车,飞快跳上去,我脱口说了“浮生”的地址,催司机快开。
挣扎了一下,我还是转过头看旭生最后一眼,自汽车尾窗看出去,唐美妍已经夺路而去,旭生紧随其后,搓着手解释什么……
我回过头,专心看着前面的路,我以为我会震怒,可是心内却一片平静,好似在看别人的故事……
怔怔坐了好久,直到有眼泪滴到手背上,我才发现自己哭了。
到底,不是别人的故事!
我象木偶一样僵坐在车内,眼泪无声无息流了满脸,身子却纹丝不动。
悲伤这种情感再私人不过,最好不要惊动任何人,这样比较有尊严。
下车前,我伸手抹干净脸,掏出镜子补齐残缺的粉。
有些真相,永远只有当事人知道就好。
我捂着血糊糊的伤口,推开“浮生”的大门。

我坐下来,老孙立即上前替我接过满怀的书:“大丰收?”
我挤出一点笑容:“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
他温和地将我引到二楼靠窗的位子,阳光斜斜射进来,有细微灰尘悬舞其中,不断幻变,似一束聚光灯,等待牵引主角的出场。
我坐下来,整个人略微放松。
“喝什么?”老孙熟稔地问。
“ absolut vodka!”我说。
“小姐,太阳还没有下山,你便喝这么烈的酒?太颓废了吧?”老孙表示抗议。
“有什么关系,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我随意的地说:“最好有一支酒,叫 absolut sadness!”
“怎么?心情不好?”老孙关切地看向我。
“不是,发发牢骚而已!”我故意笑嘻嘻说,可是嘴角每牵动一下,心中的伤口便裂开一些。
“替你倒杯咖啡!”老孙以不容拒绝的口吻说:“我请客!”
“至少要加大份的朗姆酒!”
“行!”老孙做个手势,表示妥协。
看着老孙迁就的笑容,我忽然心中一暖。
在这种时刻,一点点旁人的关心,也显得那样可贵。
简直是雪中送碳,我已经熄灭的心火,又开始回暖,特别在喝下加了大份朗姆酒的热咖啡之后。

可是,情绪明显受到之前事情的影响。
老孙与我说话,我难免心不在焉,脑中反复出现的全是旭生与唐美妍牵手的画面,要不就是旭生追着她,急急辩解讨好的样子。
“你有心事!”老孙笃定地说。
我叹口气没作声,真人面前不打诳语,掩饰也是没有用的。
“我有一双好耳朵!”老孙婉转地说。
我低下头,目光停在老孙握住杯子的手上,他的手指细长干净,指节平缓,指甲修得整整齐齐,这是一双稳而静的手——
我的思绪忽然牵回到十几年前,那年我才16岁,对窗住了一名十分清秀的男孩,至今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
我偷偷爱慕他好多年。
他如常在窗边看书、学习、偶尔站起来活动一下,全然不知对面有一双眼睛,静静留意着他的每个动作。
他也有一双老孙这样斯文干净的手,我最爱看他拧开墨水瓶盖的手势,一度为这个动作痴迷。
我忽然觉得,有这样手的男人,应该是值得信赖的吧。
为着这双与我青涩恋情中重叠的手,我忽然想向老孙敞开心扉。
“我离婚了!”我故意很平淡的说。
“早知道了!”老孙用比我更平淡的语气说。
我猛地抬起头看向老孙,转念一想:“也对,有家有口的女人,怎么会天天留恋这里?”
老孙气定神闲地微微一颔首:“最开始,你总爱同你先生一起来。后来,是你一个人,一来就要整瓶酒,边喝边偷偷落泪,情绪无比低落;有一段时间你没来,可是天天三餐叫外卖,可见已经足不出户;再出现,人憔悴了、胖了、钝了,手上的结婚戒指也不见了!”
不知为何,老孙的话平淡简洁,可是听在我耳朵里,却分外荡气回肠。
看,我就是这样失去我的婚姻,听起来那样平淡,可是个中滋味却五味杂陈,说不出得酸楚辛涩。
我低下头,右手无名指上光秃秃的,九年的婚姻,只为我留下一道深深的戒痕,时刻提醒我的失败。
真不明白为何那样多女子要求男方婚前一定要买钻戒给自己?
要知道煮熟的鸭子也会飞,感情、婚姻都没了,颓留一个突兀的身外物,亮闪闪直刺你要害,届时你只狠不能将戴戒指的手也砍下来扔了,眼不见为净。
现在不比古代,即无战乱,又有一份薪水傍身,哪里用得着,靠套现一枚戒指来解燃眉之需。
想想也觉得唏嘘,现代女子对男人全部的所图,不过是一颗心。
这样简单的要求,男人都只能交白卷。
“幸亏我熬过来了!”我小声说,我简直不敢回忆那段痛苦的经历。
“每个人都会挺过来的,只要你不死!”老孙淡淡地说:“我是过来人,我明白其中感受!”
我扫了一眼老孙的手:“早知道了!”
“哦?怎么知道的?”虽然是问的语气,可是他的神态里却丝毫没有半点差异。
“若家有贤妻,又怎么会天天将时光耗在这弹丸之地?以你这样的条件,不可能没有女人倾慕。你正值壮年,能过如此心静如水的生活,必然曾经沧海!”我的观察力也不弱。
“是啊,离一次婚,简直伤筋动骨。我甚至万念俱灰,大病一场。熬到现在,前尘旧事都仿佛是前生的事情了!”老孙长嘘一口。
他双眼光彩忽然黯了下去。
我见他动了心念,赶紧将话题引回自己身上:“我也想当所有事情都是前世的残梦,可是偏偏我运气出奇的背,当初的第三者,我婚姻的终结者,现在居然是我的下属,天天朝夕相对,好好对她,我对她又有夺夫之恨,借机留难她,我又不屑卑鄙至此,我有时候矛盾的想以头戕地。”
老孙大呼:“你也太不走运了吧!”
我耸耸肩膀:“可不是?”
然后我开始向老孙大吐苦水,倾诉欲望如决堤洪水,挡也挡不住,滔滔不绝流泻出来。
一边说,我一边觉得沉郁的心情一层层剥离明亮起来。
终于明白心理医生为何收费昂贵,原来很多事情淤积在心底,得不到宣泄,终于会变为腐烂的塘泥,令人也一并霉烂其中。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43 楼 | 2010-06-16 07:11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2
威望: 3135 点
金钱: 3664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各位,粽子节快乐。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44 楼 | 2010-06-16 10:16 顶端
anna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121
威望: 128 点
金钱: 1005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6-03-26
最后登录:2018-04-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报到了......

无风,无月
45 楼 | 2010-06-16 16:21 顶端
东三草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222
威望: 299 点
金钱: 11312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8-31
最后登录:2019-03-1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渴望更新···········
拜托勤快些关MM


最强悍的生活态度就是改变自己!
46 楼 | 2010-06-16 16:48 顶端
关弓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7
发帖: 2762
威望: 3135 点
金钱: 36647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4-10-23
最后登录:2018-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三草也终于进坑啦?放心,这绝对不是个坑

荼蘼花间惹尘埃,香风过处衣衫轻。
47 楼 | 2010-06-17 05:23 顶端
hxwcj99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1721
威望: 16867 点
金钱: 13888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8-01
最后登录:2019-05-1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今天还没新文?

敲打一下关妹妹,该上文了哦!

48 楼 | 2010-06-18 07:56 顶端
东三草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222
威望: 299 点
金钱: 11312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5-08-31
最后登录:2019-03-1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只知道这不是坑,这只是个有点深的洞········
三天时间巡视五次,这个洞依旧很深很深,不见底


最强悍的生活态度就是改变自己!
49 楼 | 2010-06-18 20:05 顶端
<<  2   3   4   5   6   7   8   9  >>  Pages: ( 5/49 total )
BaoBao论坛 -> 理想家园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11080(s) query 4, Time is now:05-22 09:18,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