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亦舒论坛(旧版) -> 精 华 区 -> 有兴趣说金庸吗?
 XML   RSS 2.0   WAP 

<<   1   2  >>  Pages: ( 1/2 total )    
--> 本页主题: 有兴趣说金庸吗?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runrun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1709
威望: 3724 点
金钱: 5563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1-08-08
最后登录:2014-05-0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有兴趣说金庸吗?

金庸笔下的人物中,女子我最喜欢赵敏。聪明美丽,却又愿为情牺牲!

万科周刊是我见过办得最好的企业内刊,其实现在已远远超过内刊的范围,其中有个叫王怜花的家伙,有一个《古金兵器谱》的栏目,喜欢金庸,古龙的人可去看看。http://www.vankeweekly.com/

古金兵器谱[19]:人淡如菊(阅读:270)


    ——王怜花

我回过头来,只见一个清秀绝俗的少女正在观赏菊花,穿一身嫩黄衫子,当真是人淡如菊
--------------------------------------------------------------------------------
    司空图的二十四《诗品》是汉语诗学史上的不朽篇章,其中的《典雅》一章更是汉人千年传颂的绝唱:

    玉壶买春,赏雨茆屋。坐中佳士,左右修竹。白云初晴,幽鸟相逐。
    眠琴绿荫,上有飞瀑。落花无言,人淡如菊。书之岁华,其曰可读。

   在司空图写作《诗品》后一千年,一个叫亦舒的女人以《人淡如菊》为名写了一本言情小说,一个叫金庸的男人用《人淡如菊》作为他的一本武侠小说中的一个回目标题,这本部武侠小说叫《连城诀》,其第三回即是《人淡如菊》。若干年后,一个叫王怜花的人又用《人淡如菊》这四个字演绎了一回《兵器谱》。历史和现实就是这样血肉相连。

   《连城诀》在金庸的作品中是个异数,就象《欢乐英雄》在古龙是个另类一样。《连城诀》中所写到的人心阴险和人性卑劣,在金庸的作品中唯《笑傲江湖》庶几可比。这是一本完全令人绝望的书,在这本书中,金庸对人类几乎完全失去信心。因此读《连城诀》殊无欢乐可言。但是,在金庸的作品榜单上,《连城诀》占有重要的位置。

   在《连城诀》中,唯有丁典和凌霜华的悲惨爱情故事,显现了人性的光辉,是这本如同暗夜一般的书中唯一耀眼的星光。“人淡如菊”,在书中是丁典用来形容凌霜华的,其实,这用来形容他们的爱情,他们的人生态度也许更为恰当。在弥留之际,丁典追忆了他和凌霜华的爱情始末,倾听者是全书的主人公狄云:

     “那是在九年之前,九月上旬,我到了汉口……做完了生意,[药材店主人]邀我去看汉口出名的菊花会。这菊花会中名贵的品种倒真不少,嗯,黄菊有都胜,金芍药,黄鹤翎,报君知,御袍黄,金孔雀,侧金盏,莺羽黄。白菊有月下白,玉牡丹,玉宝相,玉玲珑,一团雪,貂蝉拜月,太液莲。紫菊有碧江霞,双飞燕,剪霞绡,紫玉莲,紫霞杯,玛瑙盘,紫罗繖。红菊有美人红,海云红,醉贵妃,绣芙蓉,胭脂香,锦荔枝,鹤顶红。淡红色的有佛见笑,红粉团,桃花菊,西施粉,玉楼春……”
      ……
     丁典说到这些花名时,嘴角边带着微笑,神色甚是柔和,轻轻的道:“我一面看,一面赞赏,说出这些菊花的名称,品评优劣。当我观赏完毕,将出花园时,说道:这菊花会也算是十分难得了,就可惜没绿菊。”
     “忽听得一个小姑娘的声音在我背后说道:小姐,这人倒知道绿菊花。我们家的“春水碧波”,“绿玉如意”,平常人哪里轻易见得?
      “我回过头来,只见一个清秀绝俗的少女正在观赏菊花,穿一身嫩黄衫子,当真是人淡如菊,我一生之中,从未见过这般雅致清丽的姑娘。她身旁跟着一个十四五岁的丫繯。那位小姐见我注视她,脸上登时红了,低声道:对不起,先生别见怪,小丫头随口乱说。我霎时呆住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丁典初见凌霜华这一幕,就象范遥初见黛绮丝时一样:“那是一见钟情,终于成为铭心刻骨的相思。”从当天午后到天快黑,丁典徘徊于凌府前,不能自持:

      “那天晚上,我在凌府外的石板上坐了一夜。”

   每次看到这里,我必定想起我所熟悉的两句诗:“有一个人/在露水的石凳上坐到天明。”每当我想起这动人的诗句,梅花便落了下来。

      “到了第二天早晨,狄兄弟,我好福气,两盆淡绿的菊花当真出现在那窗槛之上。我知道一盆叫作‘春水碧波’,一盆叫作‘碧玉如意’,可是我心中想的,只是放这两盆花之人。就在这时候,那张天下最美丽的脸庞悄悄的露出半面,向我凝望了一眼,忽然间满脸红晕,隐到了帘子之后,从此不再出现。
       ……
       “这样子的六个多月,不论大风大雨,大霜大雪,我天天早晨去赏花。凌小姐也总风雨不改的给我换一盆鲜花。她每天只看我一眼,决不看第二次,每看了这一眼,总是满脸红晕的隐到帘子之后。我只要每天这样见到一次她的眼波,她脸上的红晕,那就心满意足。她从来没跟我说话,我也从不敢开口说一句。以我的武功,轻轻一纵,便可跃上楼去,到了她身前。但我从来不敢对她有半分轻慢。至于写一封信来表达敬慕之枕,那更是不敢了。

   之后丁典受伤,凌小姐的父亲凌翰林凌退思,带着一个天大的秘密到荆州当了知府。丁典历尽一年多的追寻,终于探到凌霜花的踪影:

       “这天晚上,我悄悄捧了一盆蔷薇,放到凌小姐后楼的窗槛上,然后在楼下等着。第二天早晨,小姐打开窗子,见到了那盆花,惊呼了一声,随即又见到了我。我们一年多不见,都以为今生再无相见之日,此番久别重逢,真是说不出的欢喜。她向我瞧了好一会儿,才红着脸,轻轻掩上了窗子。第三天,她终于说话了,问:‘你生病了吗?可瘦得多了。’以后的日子,我不是做人,是在天上做神仙,其实就是做神仙,一定也没我这般快活。每天半夜里,我到楼上去接凌小姐出来,在江陵各处荒山旷野漫游。我们从没半分不规矩的行为,然而是无话不说,比天下最要好的朋友还更知己。

   幸福到此为止。凌退思为了得到丁典的“连城诀”以便寻宝,设下毒计,用“金波旬花”毒倒丁典,穿了他的琵琶骨,定期严刑拷打。凌小姐在丁典牢房可见的高楼上每天放一盆鲜花,作他的伴侣。当丁典终于练成神照功,当晚便越狱去见霜华,怎知霜华已因抗婚而自毁容颜,决意终生不下楼了。这一夜,肝肠寸断。

      “东方渐渐亮了,我和她分了手,回到了狱中。那时我虽可自由出狱,但我每天要看她窗上的花,我是永远永远不会走的……有人行刺凌退思,我反而救他,因为……因为如果凌退思给人杀了,霜华一个人孤苦伶仃,在这世上再也没有依靠……”

   终于有一天,高楼窗槛前的花谢了却没有人换。当丁典扑倒在凌霜华的棺材悲恸欲绝时又中了凌知府的“金波旬花”之毒。丁典死时,有一件真相他并不知道,否则更加死不冥目。那是全书快结束时狄云为合葬丁凌两人时发现的:凌霜华是让他爹活着关进棺材的……人心之毒,竟至于斯。不过丁典临死前却说出了人与人的不同:

      “凌退思这种人,于功名利禄,金银财宝看得极重,以己度人,以为天下人都如他一般的重财轻义,以为他女儿倘若向我索取,我一定不允,反而着了形迹,令我起了提防之心……狄兄弟,虽然这是武林中的奇书至宝,可是与霜华相比,在我心中,这奇书至宝也不过是粪土而已……他若叫女儿向我索取,我焉有相拒之理?”

   只可惜人和人确实不一样,而世上象凌退思[枉自有如此儒雅的名字]这样的人却多,象书中的戚长发,万震山,言达平三个师兄第,象“落花流水”四大侠,着实让人不寒而栗。象丁典和凌霜华这样的人,从来就不多。说来奇怪,这两人,始相遇于菊花,中相逢于蔷薇,终丧身于金波旬花,是为因花成谶。而落花无言,人淡如菊,令人一声长叹。

   最后我想起的是威廉。詹姆斯的一句话:“人的难题并不在于他要采取何种行动,而在于他要成为何种人。”

楼主 | 2001-10-18 14:46 顶端
白秋练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1200
威望: 2477 点
金钱: 3795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1-01-25
最后登录:2002-12-0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有兴趣说金庸吗?

不是没兴趣说金庸,而是没力气说他,他难道吃央视一次亏还不够,居然把射雕也送去给人糟蹋。今天看了这几张烂照片,真是连隔夜饭也要吐出来了。有人说金庸势利我还不信,虽然他说书是自己的小孩,看到别人乱改就像看见他们被人打------指杨佩佩,可是央视简直是强奸民意,他也忍得。不就是因为他怕批央视而得罪某些人吗?
其实杨佩佩并没有那么糟糕,有些改动只是让片子更生动而已。至少不像央视让仪琳在油菜花地里大发花痴!
原来看书时看到仪琳对着哑婆婆倾诉心意,忍不住泪下,淡淡的悲凉感觉被那人高马大的仪琳破坏得一丝也不存了

1 楼 | 2001-10-18 15:17 顶端
小朵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91
威望: 163 点
金钱: 276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1-07-02
最后登录:2006-02-1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有兴趣说金庸吗?

不说金庸。咱聊他的书,的确好呀!
不好说喜谁厌谁。
我只最怜那程灵素。
还有那山歌,啧---真正叫我心伤!

2 楼 | 2001-10-19 16:28 顶端
runrun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1709
威望: 3724 点
金钱: 5563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1-08-08
最后登录:2014-05-0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有兴趣说金庸吗?

伊莎贝拉:程灵素——永远的七心海棠(阅读:278)


    ——伊莎贝拉

七心海棠的主人死在了爱人的面前,那盆不起眼的神奇的小花,也凋谢在清晨的微风里………
--------------------------------------------------------------------------------

   金庸的作品中,《飞狐外传》算不得出色,但是在这部不长的小说中,金庸却塑造了一个与他笔下其他人物迥异的形象——程灵素,让这本小说在很多人心中留下了相当重的分量。

   说程灵素不同于他人,最主要的一点是相貌。金庸笔下角色稍微重要一些的女子,无论正邪,不是清丽脱俗,就是娇媚如花;碰上年长些的,年轻时候也一定是名动江湖的大美人。好不容易出来一两个难看的,比如梅芳姑、殷离等,那也是因为种种曲折毁去了原本如花的容貌。

    金庸笔下的程灵素一出场,却是一个形容憔悴的穷村贫女形象:

    … …. 见她除了一双眼睛外,容貌却是平平,肌肤枯黄,脸有菜色,似乎终年吃不饱饭似的,头发也是又黄又稀,双肩如削,身材瘦小,显是穷村贫女,自幼便少了滋养。她相貌似乎已有十六七岁,身形却如是个十四五岁的幼女。

     除了一双眼如点漆、精光四射的眼睛让胡斐一怔之外,胡斐对她的印象甚是平淡,就连这一怔,他也很快放在了脑后。

   可是这样一个相貌稀松平常的女子,却是金庸所有作品中真正担得起“冰雪聪明”四个字的人。从她第九章出场到第二十章死去,大大小小的事情,她都是料事如神,从容应对:赠花救人,化解师兄师姐怨仇、救胡斐脱险、解救马春花、破掌门大会……赴死之前布的连环局,更是将她的聪明过人之处体现到了极点:一救胡斐;二清除慕容薛鹊,清理门户;三毒瞎石万嗔并告诉胡斐石万嗔可能才是害死胡一刀的真正凶手,以防胡斐感念她的情意自绝,并为他日后为父报仇扫清障碍。

     相比之下,金庸笔下黄蓉之类的聪明女子,只能算得是小聪明。

     所以尽管她出场的时候全书已经快过半了,可是,她出场之后,热血仗义的胡斐、飞扬洒脱的袁紫衣、顶天立地的苗人凤,都相形失色。

    这样一个聪明的女子,身为无嗔大师的关门弟子,有着天底下最厉害的下毒解毒功夫,却处处以德化怨,有着菩萨一般的善良心肠。她宽恕作恶的师兄师姐,救治作乱的小铁,替弱者王铁匠出气,援手替姬晓峰疗伤…… 身为毒手药王的弟子,她却从来没乱下一次药,生前也不曾杀死一个人。直至生命方休,她才出手布局,假手于一段蜡烛,在她死后替师父清理了门户——即便是这时,她也了那三个蛇蝎一般的人最后一个机会:如果他们不那么夺书心切、乘夜赶来,他们是不用点上那致命的七心海棠蜡烛的。

    不仅如此,程灵素的宽容坦荡,也同样叫人难忘。

    有两个细节很典型。

    一是当程灵素讲起八岁时被姊姊骂丑八怪扔镜子的事情时,见胡斐脸有异色,猜中了他的心思,直截了当地说:“你怕我毒死姊姊吗?那时我还只八岁呢。嗯,第二天,家中的镜子通统不见啦。”

  此时的程灵素和胡斐,已经经过了许多患难,胡斐已经说过当她是好朋友。若换一般女子,见到“好朋友”这样揣测自己年仅八岁时的举止,心中自然不快,可是程灵素并不曾有丝毫的怪罪和不快,更是坦然说出了胡斐的心思。

    二是在为苗人凤治眼睛时。程灵素与苗人凤素不相识,只知他是胡斐要救的人,于是风尘仆仆离开药王庄,为苗人凤治病。但在她准备扎针,叫他“放松全身穴道”时,胡斐却是心中一动,生怕程灵素暗藏阴谋欲借机加害苗人凤。

    聪明的程灵素又看出了胡斐的心思,她不仅没有怪他这样猜忌自己,反而问胡斐:你说我是好人呢,还是坏人? 在胡斐答她是好人时,她抱以一笑,再不提此事。

这一份磊落宽容的气度,在我看来,是胡斐所不及的。如果说苗人凤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那么,从替苗人凤治眼睛这样事情上,我觉得只有程灵素的磊落才可与之匹敌,就像俗语中的“英雄识英雄”一样,她问也不问就相信他会信任自己,问也不问就知道他忍受得住七心海棠叶带来的剧痛。整件事情当中,胡斐反而成了一个第三者。

    可是,可再聪明之人,遇到了爱字,也会身不由己。聪明如程灵素,同样过不了一个“情”关。或许,比起“离于爱”的人生来说,即使忧怖一生,也是难以抗拒的。

     程灵素生活在下毒高手当中,日日过着提防算计的生活。所以,胡斐行事的坦荡不羁,胡斐待人的善良厚道,深深吸引了程灵素)——程灵素本来就是识人高手,见她如何和苗人凤“英雄识英雄”便知——所以她会送他蓝花、做好饭等他回来,然后陪他去给苗人凤医治眼睛。只是程灵素第一缺乏美貌第二太过聪明,连犯两条一般男性择偶的天条,所以没有好收梢是肯定的了。我这样说,并不存损贬男读者之意。《飞狐外传》之中,我也曾试图站在男性的立场,揣测为什么胡斐没有爱上程灵素。结论就是上面提到的:缺乏美貌、太过聪明。

    第一点不言自明,可是,为什么聪明反而也是致命伤呢?胡斐虽有一身好武艺,论心思缜密却远不及程灵素,程灵素对他的心思,可谓洞之若烛,一丝一毫都逃不过她的眼睛。加之她个性坦白,所问之话,让胡斐很是“窘迫意外”了几回。留下蓝花之事,走神想起袁紫衣等等…….自己的小心思被别人看了个通透明白,坦荡如胡斐尚且“大窘”,何况常人?!所以胡斐曾有一段:

     他(胡斐)心中又想:“这位灵姑娘聪明才智,胜我十倍,武功也自不弱,但整日和毒物为伍,总是……”他自己也不知“总是……”甚么,心底只隐隐的觉得不妥。

     这个不妥,其实就是对程灵素一切都了然的隐隐畏惧。

     聪明如程灵素,自然对此不会毫无觉察。所以,细心的读者一定不难发现,情节越往后,程灵素冲口而出的话越少、含蓄深沉的话越多,原因何在?她也知道,自己的镜子般的清晰透彻给了胡斐无形的压力。

    可是,爱情似乎总是这样,当一个痴心的人爱上另一个人的时候,被爱的人似乎也总是心仪着另一个似乎永远无法达到的目标。无论程灵素如何尽力而为,袁紫衣的影子何曾在他们中间消失片刻?但是,程灵素却一直不肯面对这样一个现实。所以,她曾自己提出来要离去、胡斐丝毫不曾挽留时,她还是留了下来。(如果她走了,这不又是一个郭襄的故事吗?)直到胡斐提出结拜为兄妹时,一向深藏不露、从容淡定的她,却是再也控制不住,“言语行动之中,突然间微带狂态”。——金庸于此只是淡淡一笔带过,便将无限的想象空间留给了看书的我们,真真叫人心碎。

     自后,在往京城去的路上,程灵素睡得越来越少,人越来越憔悴。北京终于到了,胡斐和程灵素并骑进了都门。进城门时胡斐向程灵素望了一眼,隐隐约约间似乎看到一滴泪珠落在地上的尘土之中。胡斐心头也是一震:“这次到北京来,可来对了吗?”

    他对于这个二妹执著痴情的前景,有了不详的预感。

    爱是个多么变幻莫测的东西,有人要长相厮守,有人只求曾经拥有,程灵素呢,大概是但求不负我心吧。

     而一个人爱另一个人到极深处应该是什么样子呢?整天眼睁睁看着自己爱的人心头爱着另外一个人,这种“生离”的滋味,怕是比“死别”更加折磨人吧?!

    所以在最后,这个忧郁沧桑的程灵素,无怨无悔地选择了死亡,真正演绎了一曲用生命去爱一个人的情歌。

    七心海棠的主人死在了爱人的面前,那盆不起眼的神奇的小花,也凋谢在清晨的微风里………

   我自始至终都不欣赏金庸在程灵素死后、胡斐醒来的那一番评价,说程灵素自知得不到胡斐的爱,选择一死,以期在胡斐心中留一个永久的位置。这样的猜测,让药王庙里的这场变故,仿佛变成了程灵素的一场阴谋。聪敏的程灵素,早已知道胡斐的感情所在,袁紫衣也已出家,如果不死,活着的日子不会比袁紫衣出家前更难过。

    我也不认为《雪山飞狐》里那个爱上了苗若兰的胡斐和《飞狐外传》里这个情深义重的胡斐是一个人。程灵素死后,胡斐在双亲墓前遇上了一度朝思暮想的圆性,圆性走得不是很坚决,可胡斐竟然没有再挽留她。我想,他或许开始明白,那个让他敬畏、让他怜惜的二妹,其实早已经在自己意识到之前,成为了这个世界上,自己最亲的亲人了!
   
    所以,在下一本书里,写过这么一段:月黑风高,孤灯如豆,胡斐对剑自酌,窗外月华如水,寒意稍浓,不知从何处,飘来当年王铁匠唱过的小调:‘小妹子对情郎——恩情深,你莫负了妹子——一段情,你见了她面时——要待她好,你不见她面时——天天要十七八遍挂在心!’声音暗哑,如泣如诉,事隔这么多年,如今唱歌的又会是谁呢。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胡斐握刀的手许久未动,映射出五彩光环的锋刃上,不知何时,留下两滴四散的水珠……抬头遥看漆黑的天际,灿若流星的一双大眼睛,分明是程灵素在暗然不语,渐渐的似被这人间月色所感,眼中升腾起蒙蒙的雾气,长长的睫毛慢慢合上,而两行清泪——潸然而下。

   这是多年后,胡斐的眼泪。
 
   又:程灵素是金庸书中我最喜欢的女子,可是,中国梧桐问众大虾"灵素"跟谁比较好时,我倒真的答不出来。  

   我心里或许是有答案的,那就是同样侠义磊落、情深义重的苗人凤,只有以苗人凤这样不凡的男子,以他的心胸和本领,才不至于畏惧她的一身出神入化的下毒功夫和聪明之极的心思,才不至于计较她没有如花的美貌。两个人的品格心性都很接近。只可惜,有南小姐在前,两人也分明是两代人,所以他们两个都是悲剧。

3 楼 | 2001-10-19 16:34 顶端
宋雨霖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699
威望: 946 点
金钱: 1662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1-07-25
最后登录:2006-07-0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有兴趣说金庸吗?

小妹子对情郎——恩情深,你莫负了妹子——一段情,你见了她面时——要待她好,你不见她面时——天天要十七八遍挂在心!
天天挂在心上的是另一个女子!

4 楼 | 2001-10-19 18:49 顶端
泠昕越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264
威望: 1862 点
金钱: 3222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1-01-25
最后登录:2003-10-0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有兴趣说金庸吗?

他手下的英雄
总是名门后代+深仇大恨+身收重伤+误入深谷+食得仙物+巧得秘籍=一代大侠
韦小宝除外

5 楼 | 2001-10-20 15:37 顶端
rosemary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267
威望: 1773 点
金钱: 2054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1-01-25
最后登录:2017-10-2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有兴趣说金庸吗?

令狐冲算不得名门之后,他是一个孤儿,亦无国恨家仇,他最大的理想无非是想和小师妹快快乐乐终老在华山之上,奈何造化弄人,一至于斯。
6 楼 | 2001-10-20 16:54 顶端
小朵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91
威望: 163 点
金钱: 276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1-07-02
最后登录:2006-02-1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有兴趣说金庸吗?

我想大多数人初看金庸会在少年时,那个意气风发的年代,策马江湖-----多浪漫!
那时的自己但看至小说结尾就心有不忍:陈家洛率红花群豪终究淹没与西域黄沙
                                 华山论剑后杨过携小龙女隐居世外
                                 郭襄的看破红尘程英的失落
                                 张无忌漂泊海外                                
甚至韦小宝抱得美人归我都遗憾他从此不再浪荡江湖!

7 楼 | 2001-10-21 09:47 顶端
琉璃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2249
威望: 3601 点
金钱: 5989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1-01-25
最后登录:2003-01-2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有兴趣说金庸吗?

曾看过一篇写得很动人的关于程灵素的文章:


原作:七心海棠
这个话题我不讲话就说不通了,不过我可能不会说:我最喜欢程灵素之类的话。因为我对她的感觉很复杂,很难化约,有很多个人的痕迹在里头。
我第一次看飞狐外传大概只有十三四岁吧,那个时候正是对自己的外貌很敏感的年纪,看到程灵素对胡斐描述小时候因为姊姊嘲笑自己是丑丫头,然后把镜子全都丢到水井里,心里就觉得很凄凉了(对多愁善感的少女来讲那种凄凉感就是世界末日了),可是她的灵慧、善良...让这个金庸唯一不美的女主角光芒万丈(谁敢说她是配角,她可比胡斐还耀眼!!!)。我觉得这个角色以艺术美感来看,如果写的人是我,也会把她写成悲剧,像春天一样,早夭而美丽。我看到程灵素吸毒那段,真是泣不成声,看完后好久不敢再看一遍飞狐外传,离第一次看已经过十年(糟糕,暴露了自己的年龄^_^),这段我看过的次数只有三次,哭了两次。倒不是因为现在还停留在那种少女状态而不敢看,而是会勾起那种伤春悲秋,痛断肝肠的感觉。最后一次看大概也离现在两三年了,我控制自己不哭的方法(要控制是因为泪水会模糊眼前以致于看不到字)是一直告诉自己,金庸的艺术手法有多么高超,他把自己带入胡斐的眼光来看逐渐死去的程灵素,身为作者的他恐怕也已经泪眼模糊了。因为金庸的叙事基本上是以第三者的眼光来关照全局,当他忍不住进入书中说话时,显示他的感情也到了不可克制的浓度(不过现在想来,克制不了的人恐怕只是我)。
灵姑娘对自己容貌有很深很深的自卑感,当她发现胡斐说到袁紫衣所赠的玉凤有特殊的反应时,马上就说胡斐那个赠玉凤的朋友「自然是个很美的姑娘」(大意是如此,手边现在没有书)。灵姑娘很有可能把爱情上的失败归咎于自己的容貌,她一直到死都没有走出这个结;说到这里,不得不小小批评一下金庸「果然」是个男人,他似乎很难想象不符合美貌标准的女人怎么可能谈一场成功的恋爱,灵姑娘如是,殷离也如是。不过幸好金庸的人物非常的立体,一个容貌不美的女人所激起的美感经验却是电光火石的,所以我还可以原谅他。胡斐这个人物虽是金庸有意要塑造的「大侠」形象,却意外地被程灵素这个更高明的人物所发散的光芒所掩盖,胡斐的大侠形象无损,但是作为人,他却是大大地不如了;这或许也是他们注定不能产生爱情的原因,按照我主观意见,少年胡斐完全不能领略灵姑娘生命中的自毁与辉煌。
金庸用七心海棠来隐喻程灵素这个令人难以理解的少女是神来之笔;要理解程灵素,就要记住七心海棠的特质,外表朴实无华,非常难培养,只能浇酒不能浇水;虽有剧毒,但是如果不刻意使用是不能致人于死的,致人于死时无香无味无色,干净俐落,了无痕迹。
程灵素的外表像海棠一样不起眼,有一种独特的美丽但是绝不耀目。七心海棠浇酒不能浇水的培养法很有意思,金庸角色中大有好酒的侠客,侠女只有周绮一个,重点不在于有多少人好酒,而在于好酒的人绝对不会冷漠无情,也不会循规蹈矩,不管是任性自由的令狐冲,慷慨悲壮的萧峰,豪迈磊落的胡一刀,连小周绮都是唯一想都不想,绝对相信霍青桐的性情中人,程灵素虽然不好酒,她的性情却与他们相通,有其热烈如焰,无法羁勒的本质(看她和胡斐结拜时那种令胡斐不安的「狂态」就知道了),她爱胡斐的方式是生死与之,但是因为她本质上的不安所形成的压迫感,让被爱的胡斐事实上是难以承受的。程灵素的聪慧机智对别人(包括胡斐)而言是种剧毒,而她那种无处安身的炙热情感对自己而言就是一种解不了的剧毒,这毒下在她自己身上,毁灭是不得不然的结局;在这一点上,她和阿紫是相同的,唯一不同的是,程灵素自毁,阿紫却要连别人也要拖下水。程灵素绝对不下解不了的毒,连毒物之最的七心海棠如果不刻意炼制,等于没有毒性。这一点差异,就让她们的形象相去千里,但是在爱情际遇上,阿紫还得到游坦之的奉献,灵姑娘在生前却什么也没有,胡斐为了她而留的大胡子,她却看不到了,要论金庸角色的悲剧性之最,男角当然是公认的萧峰,女角就只有程灵素。萧峰的悲剧是推到极限,断喝一声,烟消云散,还留着悲壮;程灵素却如春蚕,如蜡炬,丝尽泪干后还让人哽着心酸。
我看过有人批评程灵素小鼻子小眼睛,每当讲到胡斐和袁紫衣时抑制不住的酸意让人很讨厌;等我生气完了之后就觉得他说的很对,在某些人看来,不像小昭、双儿那样「温柔有度量」的女人的确让人很讨厌,她要的东西太彻底,就像她的人是很彻底一样;我无法真正怪罪胡斐,他不爱程灵素不是过错,他的温柔之处在于就算他没有办法领略灵姑娘的生命格调,也没有办法与之共鸣,他到最后终于了解了程灵素一些些,知道她对他的感情到什么地步,而且他永志,不忘。对于一个你没有办法爱,却深爱你的人,知道她对你的感情有多深,并且深深感激,是胡斐唯一能做的事;程灵素还好没有爱上一个连这一点都做不到的人,这样的一个人也不配得到这样的感情。
程灵素到底为什么会爱上胡斐是一直以来的疑问;当然我们可以说因为胡斐是男主角嘛,可是如果偏偏不这么说,而要找到一个丰盈程灵素形象的看法,那么会是什么?
「从小也没有人送我什么物事,还不是长这么大了。」当她第一次发现那只玉凤而显露出的在意,但却装作不在意的话语里,可以看到程灵素的寂寞。她应该不是孤儿,因为她提过一个姊姊,但是毒手药王去世后,她却过着独自一人的日子。师哥师姐只想夺得药王神篇,视她为眼中钉,自然不会对她有感情;还有师哥师姐的仇家(孟家),似乎也常莫名其妙地寻衅。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没有亲人,只有仇敌,她遇到胡斐的那个黄昏和夜晚,她突然有了一个会不问缘由、不计危险保护她的人,就算此举只增添了她的麻烦,她却因此视他为这世上唯一可以相依为命的人。程灵素对胡斐的爱,和胡斐与袁紫衣之间的相互吸引非常不同;程灵素把胡斐变成了自己可以活在这个寂寞世上的唯一依靠,而胡斐和袁紫衣之间是一场很美很美的春梦,梦有该醒的时候,虽然百般不舍,也有千种遗憾,但是没有对方,还是可以活下去。程灵素如果没有为胡斐而死,她也离不开他;但是最终她又没有办法不离开他,因为她会希望,而胡斐自己也会爱上别人,到时候,她还是孤单一人。石万嗔的碧蚕蛊、孔雀胆和鹤顶红诚然造成了程灵素的死,但是她不会选择砍下胡斐的手,只延他几年生命的原因,除了因为她深深谅解胡斐的感情,也因为她不愿意再次孤单,和一个没有办法爱你的人在一起的孤单,她选择的牺牲是让自己终于不再孤寂的方法,如果她死后无知无觉,孤寂也就不存在;如果她魂魄有知,她得到的是胡斐永远无可替代的刻骨铭心。这对她而言,是唯一的、最好的结局。
程灵素的多愁善感与永不言悔都是很少女的,而这种少女的命运大概真是美丽而早夭,当我可以不再为她哭泣时,离这样的少女形象就越来越远了;不过偶尔,我还是愿意为了她而痛快一哭。




8 楼 | 2001-10-21 17:59 顶端
2000surname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0
发帖: 926
威望: 1499 点
金钱: 2484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1-01-25
最后登录:2011-01-3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有兴趣说金庸吗?

我也喜欢金庸的书,所以以前写了一篇相关的文章。金庸在这个疯狂的年代(crazy century)是一个奇迹,现在的人们已经越来越虚无,越来越不肯承认一切,但金庸依旧屹立不倒,被各种各样的人所承认,所以说金庸是一个奇迹。我无一例外的被这种奇迹所击倒,并且媚俗的评论着由他创造的小说里的情节人物……,俗是俗的,但还是要谈,因为他好。这是一个真正的理由,万古不变。

这两天看了不少武侠小说,颇有所感。从笑傲江湖到倚天屠龙记还有鹿鼎记这三部小说是我比较喜欢的,无论从可观赏性还是写作的手法上。

看武侠已经很多年了,但奇怪的是竟然从未整理过自己的想法,今夜无眠,故彻夜清谈。

最喜欢的小说是鹿鼎记,最喜欢的结构是飞狐外传,最喜欢的女主人公是胡夫人,羡慕她的刚烈与执著,不知道这世上是否还有生死相许的爱,或许象胡一刀这种人只会在书中出现,现实生活中有太多太难分辨的假象,遇人不淑惨过引刀自尽。最喜欢的男主人公是萧峰,其次还有杨康、杨过、令狐冲、胡斐、韦小宝、杨逍、韦一笑。余下人等杂七杂八不说也罢。

在所有历史、小说、短剧、电影等,情字一关乃是人生最大关口,最高境界了,而我最喜欢最向往最折服的却是胡一刀和胡夫人的相恋相许。

多少次,看到胡一刀低啜:“我不怕死,知识我死了,你也必不能独活着,那这才出生的孩子,今后谁来疼他?爱他?”胡夫人应道:“大哥,你放心,我定活着”胡一刀大喜:“妹子,苦了你了”。不禁泪盈。二人境界之高,无以复加,但这一番生死相许,看过了荡气回肠。

相比之下,萧峰与阿朱的情关虽切,但却含蓄了许多,不及胡家夫妇的回味无穷。而石清与闵柔则更是大大不如了。

杨过与小龙女太过神仙伴侣,读起来仙气飘飘反而不实,没有力气。不如李莫愁是敢爱敢恨、更似有血有肉的活人。

张无忌身兼四爱与韦小宝坐拥七美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张无忌几次欲杀张敏而下不得手却有感人之处。

令狐冲一腔柔情尽付与岳灵珊,对任盈盈之情感,不能不说是莫名其妙了。

段誉与张无忌不是我喜欢的人物,反倒是杨康与慕容复有几分喜欢。至于郭靖,木头木脑不提也罢。

成吉思汗之敢坐敢为和耶律洪基的权术伎俩不相上下,盖是英雄豪杰也。

陈家洛傻头傻脑,办事不力,其人可诛,不要提他。香香公主更是笨蛋一个。

夏青青与袁承志简直匪夷所思。倒是夏雪宜,不拘世俗礼法,好汉一条。

连城决中的技巧较多而人性较少,小傻子有福(狄龙)不过是运气好。而那个大个子却也太呆了(丁典)拘泥于礼教自送前程。

韦小宝一无可取之处,不过处世圆滑变通天下独步!

小玄子,有情有义,就封他为古往今来第一名君好了:)

喜欢黄药师是因为他的博学多才与专情,还有感对世事的一种不羁的挑衅,如若天不顺我,则天地与我共亡;何等才气又是何等狂放不羁!!!

白马啸西风真是无可奈何花落去。

鸳鸯刀更是不知所云。

不喜欢王语嫣是因为她的游移与懦弱,虽说这两项是美女的特权,但对一个男人来说要真正一辈子背负这种感情的包袱,是一种毅力与耐力的考验,但显然段陛下的想法与我大相径庭。我若是王语嫣也不会喜欢那个整日不知所云的段公子。只是钟灵后来怎样,书中却无交代。

所有人物中,最讨厌的是丘处机,狗拿耗子,扰人自由,该刮。讨厌丘处机是因为他的自我膨胀,做人有所为有所不为,什么东西是一定的???你认为对的,或你认为大多数人认为对的就一定对吗?人家是不是爱荣华富贵你要管,人家是不是爱娶嫁离,你也要管,你以为你是谁?!!可怜的杨康,身为一国的储君,一直热爱自己的国家,轻视的污蔑的敌国,以及爱自己宠自己的爹,还有亲人,一夜之间忽然全变成相反的了,不过是18岁的少年,要是我也要疯掉,出于任何角度我都选择帮助杨康,如果包惜弱不是一直对杨铁心有爱情,而对完颜洪烈的是感情和恩情,则这个故事将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尤其是这个悲剧的绝大部分是性格造成的。
还有就是太多的不知道是什么人规定的狗屁伦理要人遵守而造成的,更加可恶的是,有些卫道士不但自己屁颠屁颠把朝廷的理论当成玉旨纶音,还强迫他人一同遵循,简直%¥不通。

但单就任何一部小说而言,它也是难得。

在倚天中,杨逍之深情、范遥之专情、殷野王之滥情、张无忌之无奈情、谢逊之疯情,杨顶天苦情、成昆之毒情、小昭之纯情、杨不悔之奇情、殷利亭之长情、纪晓芙之难情、赵敏之直情、周芷若之悲情、殷离之断情、灭绝之无情、张三丰之少年情、何足道之一见钟情、张翠山之外海定情……
处处有情,但满篇不见一个情字,可谓之一绝了。

另外金庸笔下插科打诨的小丑则绝不可不提。

顶峰者如桃谷六仙。次之如南海鳄神、澄观老师侄、马光佐、周博通、周大姑娘、全真教的牛鼻子(被杨过在被窝里拉尿)、丁不三、丁不四、周颠、华山二老……,无不令人捧腹大笑。罗里罗嗦,也想不起来许多。
其实小说写到金庸这个份上,就应该有好多人拿来照抄才是,不知道是我目光狭隘没有看到,还是大家都一下子提高了自己的素质,忽然不敢抄袭了,还是没有想起来,若是最后一种,我就给大家提个醒——江湖上的朋友不要客气,抄啊!

如,飞狐外传之多管齐下——一案之奇,莫过于此。
   倚天屠龙之传奇不断——张无忌一生传奇贵人不断。
   天龙八部之高潮迭起——不断有新的重要人物出现,目不暇接。
   神雕侠侣之时续时断——男女主人公分分合合不计其数。从小龙女不救杨过到二十年后神仙伴侣绝迹江湖,两个人分分合合才出了这么个故事。
   笑傲江湖之遭难传奇——从小尼姑被抓,引出主人公后,被打、被怨、被废被逐出师门。总之,这个人的倒霉事多的数不过来,这个案子还没有按下,下一个又涌出来。
   笑傲江湖与鹿鼎记异曲同工,只不过一个是不断倒霉,一个是不断交运,到最后,一个是武林盟主,一个是位极人臣,都是一统江湖,后来也都急流勇退了,可谓是大智大勇!




9 楼 | 2001-12-29 09:24 顶端
runrun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1709
威望: 3724 点
金钱: 5563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1-08-08
最后登录:2014-05-0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有兴趣说金庸吗?

写得好,我喜欢南海鹗神和桃谷六仙。
最爱赵敏,妹妹,不是张敏!

10 楼 | 2001-12-29 10:41 顶端
Romy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1909
威望: 4953 点
金钱: 7054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1-08-17
最后登录:2007-11-1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有兴趣说金庸吗?

我也喜欢桃谷六仙,天真烂漫,不按牌理出牌,是化外高人,所以痛恨电视具版拍得如同花痴。
11 楼 | 2001-12-29 19:15 顶端
焦日朗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218
威望: 1814 点
金钱: 2046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1-11-03
最后登录:2003-05-0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有兴趣说金庸吗?

真要谢谢runrun转贴如此好文,可惜我一直没有机会看《连城决》,读罢此文恐怕更不会有勇气看了。
12 楼 | 2001-12-29 20:27 顶端
2000surname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0
发帖: 926
威望: 1499 点
金钱: 2484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1-01-25
最后登录:2011-01-3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有兴趣说金庸吗?

是RUNRUN姐,笔误笔误。
日朗,连城决你要有勇气看的。看吧,不要紧。
能挺住。

13 楼 | 2001-12-30 16:54 顶端
白秋练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1200
威望: 2477 点
金钱: 3795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1-01-25
最后登录:2002-12-0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有兴趣说金庸吗?

初中时曾仿着三毛写了读金的文章,如今不知安在?
14 楼 | 2002-01-06 01:23 顶端
<<   1   2  >>  Pages: ( 1/2 total )
亦舒论坛(旧版) -> 精 华 区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136416(s) query 4, Time is now:05-20 10:28,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