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亦舒论坛(旧版) -> 精 华 区 -> 《事情并非必定如此》亦舒  关于小郭和琦琦的啊
 XML   RSS 2.0   WAP 

   
--> 本页主题: 《事情并非必定如此》亦舒  关于小郭和琦琦的啊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ohlala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31
威望: 72 点
金钱: 120 RMB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2-04-19
最后登录:2002-12-0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事情并非必定如此》亦舒  关于小郭和琦琦的啊

事情并非必定如此
事情并非必定如此
小郭双腿搁在茶几上,深深沉醉在梵哑铃声中。
崎琦摇摇头,笑。
她对古典音乐一窍不通,亦不喜欢,但羡慕他人有这种修养,并不妒忌。
小郭见她进办公室来,抬起头。
崎琦脱口问:「是什么曲子,调子这样怪?」
「是相当现代的一首曲,由大师海菲兹演奏,叫做IT AIN’T NECESSAILY SO。」
琦琦诧异,「这么怪的曲名?」
小郭点点头,「翻译出来,即是『事情并非必定如此』。」
「唔。」
小郭指指脑袋,「令你深思是不是?」
「真的,」琦琦说:「我们开侦探社尤其要把这句话视作金石良言:表面是此,不一定如此。」
小郭笑,他伸手关上录音机。
琦琦说:「嗳,你继续听呀。」
小郭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往楼下看。
「琦琦,」他叫:「过来。」
琦琦走到窗前,往他手指的方向看,只见楼下空地的长凳上,坐着一对年轻的男女。
那女子不过十七八年纪,正在掩脸哭泣,那男生比她稍大一点,正劝她。
「琦琦,单看表面,这对男女令你想起什么?」
琦琦简单的说:「一对闹意气的情侣,许有解决不了的烦恼,男方正希望女方回心转意,继续为他牺牲。」
「牺牲?」
「当然,」琦琦感喟,「在任何时间里,吃亏的总是女方。」
「太偏激了。」
那女子似不愿听,欲起身离开,男方拉住她,女子掩脸痛哭。
「看,」琦琦说:「那男人多没良心。」
小郭笑了,「来,我同你去了解真相。」
琦琦扬起一条眉。
「跟我来。」
小郭拉起琦琦的手,一起离开办公室,走到楼下,走近长桥,只听得男方说:「你放心,手术不会有危险。」
琦琦看小郭一眼,不作声。
女子仍然不能释怀,哀哭不已。
琦琦生气了,她最看不过妇孺遭受欺侮,她冲动地踏前一步,小郭拉住她。
小郭缓缓走到那女子身边,很客气的问:「这位小姐,身体可是不适?」
她看见有陌生人向她走来,又开口发言,便向身边男子的怀里靠去。
琦琦这时才发觉这一男一女长得非常相似,心中打一个突,噫,这件事里恐怕另有乾坤。
小郭坐在他们对面的长桥上,煞有介事地搭腔:「生死由命,富贵由天。」
琦琦暗暗好笑。
谁知那男子却听得非常顺耳,点点头,「这位先生说的是,」随即对那女子说:「妹妹你听到没有,母亲一定吉人天相。」
琦琦松一口气,「你们是兄妹?」
他们点点头。
草坪上面,正是本市设备最完善的医院。
琦琦说:「放心好了,有你们这样可爱的一对子女,老太太起码活到八十岁。」
那女孩子看看表,「时间差不多了。」
他俩向小郭及琦琦摆摆手离开。
小郭双手插在裤袋里,「看见没有,事情并非必定如此。」
崎琦说:「可是人们仍然只肯相信表面现象。」
「其实,」小郭说:「天性单纯亦是一种福气。」
他们返回办公室去做正经事。
已有客人在侦探社等小郭。
郭大侦探连忙照呼,「有劳久等,阁下尊姓大名?」
「我姓古。」他是一个风度翩翩,举止优雅的中年男子。
「古先生有何贵干?」
古某略为犹疑一下,自皮夹子取出一张照片,递给小郭,小郭接过,相片中人是个美貌少女,巧笑倩兮。
小郭不动声色。
古某说:「我怀疑她同这个人走。」他又取出一张照片,轻轻放在办公桌上。
照片内是个英俊小生,小郭直觉上认为他同少女十分匹配。
「我想得到他们二人来往的详细资料。」
小郭点点头。
「这是她同他的住址。」
古某随即取出支票簿,开出一张支票交予小郭。
小郭说:「我们每隔三日向你汇报。」
姓古的中年人离去。
小郭把两张照片放在面前。
他同琦琦说:「表面上,你看到什么?」
「古某怀疑年轻的情妇有外遇。」
「唔。」
琦琦笑,「但是,事情并非必定如此。」
小郭诉苦,「我最讨厌做这种差使。」
「但酬劳非常丰厚。」
「更加显得事情卑劣。」
「让我这个弟子来服其劳如何。」琦琦笑。
钉梢第一天,琦琦便发现这一对男女的经济状况非常悬殊。
女方住在酒店式豪华公寓内,一年租金已足够购置男方所住的中下级住宅楼宇。
女方独居,男方与家人同住,人口众多,经过约莫统计,琦琦认为他们是男方的父母、兄嫂,以及两个侄儿,男方未婚。
第二天,琦琦带同摄影师前往,查获男方名叫庄世平,他生活作风朴素,任职一间小型广告公司,每日清早准八点出门,下班时间不定。
他与女方,天天见面。
毫无疑问,他俩是情侣。
琦琦回去报告,「已经可以交差了。」
照片拍得很好,艺术气氛浓厚,花前月下,非常浪漫,一点不见猥琐。
小郭却说:「不,我们继续调查。」
他跟琦琦一起出去,车子停在豪华大厦对门,等女方露面。
她真是一个美女,丰硕的身材,孩子般脸蛋,姿态天真活泼。
琦琦说:「这样的才貌,甘为外室,生女没前途。」
「她叫什么名字?」
「她的名字同人一般标致,叫邱晴。」
小郭赞好。
「他们是真的相爱。」琦琦说。
「谁同谁?」小郭问:「古某同邱晴,邱晴同小庄,抑或古某与小庄?」
琦琦不去理他,「真正相爱是看得出的。」语气中带着怅惘,带些向往,带些遗憾。
小郭微笑,女人,永远感性重于理性,他也情愿她们那样,纯理性女子会可怕。
崎琦说:「古某应当放弃邱晴。」
「你看,她穿得这么好吃得这么好,全由他供给,换了是你,你会放过一个吃里扒外的人吗?」
「让我找机会与她讲几句话。」
「喂,何必冒这个险。」
但是琦琦已经推开车门走过对面马路。
琦琦作等计程车状。
她转过头去,向邱晴颔首,「等车?!」
邱晴见是个打扮入时,脸容秀丽的年轻女子,没有戒心,便点一点头。
「你比我先,你先上。」琦琦说。
邱晴不得不说:「不,我等人来接我。」
琦琦笑,「一定是男朋友了。」
邱晴不答,过些时,一辆黑色大车驶进来,司机下车打开车门,邱晴上车。
琦琦回到小郭处。
「认得那辆车子?它的主人是老古。」
小郭在沉思,「我在想,邱晴毫不掩饰她的行踪,老古为什么还要我们侦查她行动?」
「他要证据。」
「不!他已经有证据了。」
「他要百分之一百肯定。」
「或许是。」
小郭向老古汇报业绩。
老古问:「她只见他一个人?」
小郭点点头,「有时候一天见一次,有时候一天见两次,通常在情调上佳的西餐馆,有时在她寓所。」
「留到很晚?」
「不,最晚十一点必定告辞。」
「他有没有见别人?」
小郭一怔,他没有留意这一点。
老古说:「自明天开始,把他的行踪也做一份报告,自早到夜,一桩不漏。」
小郭弄不懂,古某要知道庄世平的行踪干什么?
顾客至上,顾客永远是对的。
他与琦琦采取分更制,每人工作十二小时。
琦琦问:「为什么这样容易?」
小郭拍一下大腿,「我也有这种感觉。」
跟踪这对年轻男女好似跟踪一个人,他俩形影不离,一有时间便约会见面,小庄在广告公司绘图部工作,很少出外开会,也不用接触闲杂人等,他是个单纯的好青年,却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他不该爱上他人的情妇。
琦琦说:「太简单的事使我不安。」
「是,因为越简单的表面往往有最复杂的底面。」
小郭与老古在咖啡座见面。
古某问:「你肯定他生活中没有其他异性?」
小郭摇摇头。
「再跟他半个月。」古某又掏出支票簿子。
小郭早已注意到古某脸上一直有丝伤感的表倩,他教养好涵养亦好,衣着用品皆显品味,小郭不讨厌他,只是不明白此人为何要勉强一段经已逝去之感情。
那日,他回到侦探社,看见琦琦放下电话。
琦琦笑道:「雷老太经已出院,情况更好。」
小郭丈八金刚,「谁是雷老太?」
「动手术的雷老太。」
「有这样一个人吗?」
「当然有,可记得她的一对子女坐在空地的长凳上哭泣引起我俩的疑窦?」
小郭奇问:「你怎么知道他们姓雷?」
「很简单,那个男孩子身穿恒正银行制服,领扣别着名牌,一看有数。」
「咦,怎么我没有留意?」
琦琦笑笑,「你心里有别的事。」
「后来你到银行找到他,他很乐意把事情经过告诉你。」
琦琦默默头。
小郭在庄世平工作的地点等他下班,他亲眼看见邱晴来接他走,两人先在闹市里兜了个圈子,然后找个地方坐下喝咖啡歇脚,接着到戏院买票子,至此,小郭一个人去吃饭,然后把车子开到邱家楼下。
他们在九点多上楼,大约在十一点左右,小庄告辞离去,并无疑点。
小郭觉得这对年轻人的生活再寻常不过。
邱晴神色自若舒坦,不似一个背主别恋的女子可以做得到。
庄世平光明磊落,也不像三角恋案其中一名。
小郭回到家中,斟出一杯酒,喝将起来。
到深夜,倦了,上床睡觉。
半夜,他惊醒,自床上跳起来,大声呼叫:「事情并非必定如此!」
谁敢说他的工作没有压力。
天亮之后他匆匆出门,赶到庄宅,刚来得及看见庄世平一家出门,各由各去上班上学。
小庄毫无疑问是个好青年。
这年头,大家都明白了,丰盛的物质固然重要,但不必过份追求,最要紧是找个知心朋友。
小庄正是理想人选。
他上了公路车,小郭例牌跟在他身后。
他没想小庄会在中途下车。
这是半个月来第一次。
小郭连忙慢驶,眼见他推门进入一间咖啡室,他急急把车停在附近,跟到咖啡室,四处张望,被他发现小庄坐在近窗处等人,小郭在附近找到位子,摊开报纸,叫杯咖啡。
约莫过了十分钟,小庄笑着站起来,小郭知道他等的人来了。
除出邱晴,还会是谁呢。
小郭吃惊了。
来人不是邱晴。
那位艳妆少妇与小庄状甚亲昵,一坐下来便与他喁喁私诏,似有说不完的话。
小郭大奇,幸好带看小小照相机,急急偷拍。
小郭忽然明白了,古某在等的,莫非就是这位少妇,所以嘱侦探注意庄世平行藏。
少妇有极白暂的皮肤,偏偏又穿黑衣,小郭觉得赏心悦目。
半小时后,两人分手。
小郭放弃庄世平,跟着少妇,直到她返回酒店,小郭轻而易举得到少妇的房间号码。
他没有即时去报告老古,回到侦探社,他开了音乐,沉醉其中。
琦琦回来,看到那少妇的艳照,惊问:「这是谁,天下好者的女子恁地多,咦,她身边的不正是庄世平,邱晴呢,我知道了,小庄难道不是好人?」
小郭笑起来。
琦琦不好意思,她咳嗽一声,「她是谁?」
「我不知道。」
「我不相信这样好看的女子会无名无姓。」
「她的确有名有姓,她在酒店注册为李裕民太太。」
「人家的太太,与庄世平私会?」
小郭点点头。
琦琦吹一下口哨,「莫非庄世平独爱别人妻子情妇?」
小郭说:「你这样假设,是因为一口咬定邱晴是古某的情人。」
「不是吗?」琦琦睁大双眼。
「老古有没有这样说过?」
「当然没有。」
「所以呀,我们纯凭猜测。」
「不是情人,那么只好做他的女儿了,」琦琦笑,「年纪上恰恰好,可惜邱晴姓邱不姓古。」
「她毋需必定姓古。」
「我不明白。」
「老古对邱晴关切之情,不能言喻,他又丝毫没有露出烦燥嫉妒之情,我初步推测,邱晴不是他情人。」
琦琦静下来。
过一会儿她说:「这么说来,他想借我们之力,查查未来女婿的品行。」
「直到昨天为止,我也是这么想。」
琦琦好奇,「今天有什么新发现?」
「庄世平与邱晴走了不止一段日子了,他是怎么样的人,连我们都可以肯定,何况是古某。」
琦琦怪叫起来,「那是为什么?闷死人了。」
「琦琦,」小郭笑,「不如我同你一起去问古某,究竟他葫芦里卖什么药。」
琦琦忽然叫起来,「私生女,邱晴是古某的私生女。」
小郭说:「我可以肯定这一说。」
他取过照片,上古氏写字楼去。
他从不在顾客面前卖弄小聪明,只是把照片呈上。
老古一看,神情有刹那激动,随即平静下来。
小郭把少妇所住的酒店房间注在相片后面。
「谢谢你,郭先生。」
小郭颔首。
古民忽然问:「郭先生,见了她,我应当说什么?」
小郭踌躇半刻,才说:「她现在是李裕民夫人。」
「但是,」古民终于自揭谜底,「她也是邱晴的母亲。」
一切似在小郭意料之中,丝毫不觉讶异,他只是点点头。
古氏见小郭了解,便说下去,「二十年来,她一直避开我。」
这些事,他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这一刻,他忍不住,全部对一个陌生人披露出来。
「女儿快要结婚,我猜想她一定会露面,所以才请你跟踪庄世平。」
小郭欠欠身,「没有我们,庄世平也会向你透露她的住地。」
「你不懂得小庄这个人,他有点愚忠,」古某笑了,「是个罕有的老实人,他答应过人不说,就一定守口如瓶。」
「太难得了。」
「是,我很喜欢他。」
「古先生,你来委托我们的时候,为什么不说明邱晴是你千金?」
「本市并没有什么人知道我有这个女儿,当年,我作出错误的选择,我自愿放弃她的抚养权,以致她跟母亲姓邱,你想想,郭先生,我好意思说出来吗。」
小郭看着地。
见过邱氏母女的人,都会赞成离开她们是一个愚昧的选择。
「……家父不赞成我们来往。」古某的声音低下去。
小郭忍不住说:「令尊的杀手锏不外是断绝你经济来源,你有一双手,哪里找不到生活。」语气已有谴责意味。
谁知古某却并不动气,「你说得是。」
小郭说:「古先生,我的任务已经完成。」
他却抬起头来,「我一直没有结婚。」
小郭一怔。
「郭先生,请你继续替我留意邱女士的行动。」
「有这个必要吗?」
「我至少要知道李裕民有否与她同来。」
生意是主意,不管小郭多不愿意,侦探社需要开销。
小郭回到办公室,琦琦一见他便说:「我弄清楚这四个人的关系了。」
小郭笑,「你很聪明。」
「古某早廿多三十年是个颇着名的花花公子,不学无术,其中一名女友姓邱,是他父亲秘书室女职员,故事一如旧言情片子,他结果并没有娶邱小姐。」
小郭想知道古氏有否说谎,「他有没有同任何人结婚?」
「没有,今年四十八岁,未婚,往来女友多加过江之鲫,但没有心上人。」
小郭稍微原宥古某,虽然人家并不需要他的谅解。
「看样子他对邱女士仍存余情。」
小郭点点头,「对他来说,不过是浪漫的一个姿势,人家邱女士却为他吃了不知多少着实的苦头。」
琦琦温柔的看着小郭,「我爱你,小郭,是因为你爱女人。」
小郭困惑地问:「我那么爱女人,为什么没有伴侣?」
琦琦笑起来。
第二天,庄世平仍然约了邱女土在咖啡室见面,过一刻,邱晴也来了,母女两人相见甚欢,笑谈片刻,一对年轻人离去,邱女士,亦即是李裕民太太,忽然转过头,对准小郭笑。
小郭一楞,硬着头皮低下头。
谁知邱女士不放过他,索性走到他对面坐下。
小郭只得叹口气,抬起头来。
「你跟踪我?」她问。
小郭哪里肯承认,「我不过习惯在这里喝咖啡。」
「是吗,你亦习惯打听陌生女子房间号码,你亦习惯用照相机替陌生女子拍照?」
小郭僵住。
郭大侦探从来未曾试过如此尴尬过。
「是他叫你来的吧?」
「他?」
「姓古的那个人。」
小郭默认。
邱女士笑了,一默苦涩都没有。
小郭最佩服这样的女性,历尽沧桑,却不抱怨,默默承受一切,因为心平气和,所以无损容颜。
「小女与庄先生下个月旅行结婚。」奇怪,她也把小郭当朋友。
「恭喜你。」
「还似个孩子一样,」邱女士感喟,「我二十岁的时候,已经生下了她。」
「这一代的确比我们幸福。」
「你回去吧,同他说,我不打算见他,过去种种,我不放在心上。」
小郭无言,看得出她的生活过得不错。
「我明天就走,你不必再跟着我了。」
小郭说:「他对你仍然有感情。」
邱女士不予置评。
她是个刚强美丽的女性。
「不能给他一个机会?」小郭代问。
邱女士像是吃一惊,「机会?不,他也从来没有给过别人机会。」
小郭完全明白了。
这时候,有一位中年人向邱女士走来,他长得粗犷强壮,看上去很有男子气概。
邱女士笑说:「我的先生李裕民,他一直照顾我与邱晴。」
小郭肃然起敬,用力与李先生握手。
然后鞠一个躬,告辞。
他把一切都告诉琦琦。
琦琦问:「那老古怎么办?」
「寂寞呀。」
「他会寂寞?」琦琦耻笑他。
「一定寂寞,灯红酒绿,夜夜笙歌都无法解决他心底下至深至黑的寂寞,这是他对他自己的惩罚。」
琦琦笑,「这样说来,古某还不愧是个好人,他还懂得惩罚自己,他还晓得内咎。」
小郭拍拍琦琦肩膀,「行了行了,别趁机发牢骚。」
这件调查了结得很漂亮很磊落。
小郭把过程写成一个短篇报告,给一个名字,叫它「事情并非必定如此」。
琦琦奇问:「你在干什么,郭大侦探,你打算学华生医生在退休后出回忆录?可别忘了你可不是福尔摩斯。」
「只有福尔摩斯才有资格说我不是福尔摩斯,你连我都比不上,扯老祖宗的名头来压我有什么用,赶快练好工夫,帮我做生意是正经!」


楼主 | 2002-04-28 21:29 顶端
亦舒论坛(旧版) -> 精 华 区    



Copyright © 2000-2006 21Dove.com
Total 0.002721(s) query 3, Time is now:05-20 10:26, Gzip enabled